• 第1章 :影王驾到!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23本章字数:11132字

    湛蓝的天空,漂浮着朵朵白云,时而变换成物,时而变换成人各式各样的笑容。

    空气清新无比,走在街道上形形色色的人们,彼此不是开怀大笑就是匆忙地朝前赶路。

    整个城市都在高速运作着,呈现出一片欢乐景象。

    唯独……

    这城市最古老的一所学院——明洋学院内,气氛低沉无比。

    “宥佯学长!我喜欢你!”

    唐秋秋面对跟前的绝美少年,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将自己手中的情书递了出去。

    这是她第一次喜欢一个人,第一次给一个男生写情书,她知道,宥佯学长是明洋学院内数一数二的风云人物,根本不可能看上她一眼,但是她还是想要努力去试一试。

    本来正站在走廊上跟别人谈笑风生的少年根本没有意料到,会在这个时候有女生突然跟他告白,而且,跟他告白的女生,长的未免也太……“平凡”了。

    不算大的眼睛被一架黑框大眼镜所挡住,显得更加平庸化。那肤色也不算白皙,完全就是上了年纪们的阿姨所呈现的那种肤色,就连嘴巴也长的小小的,瘪瘪的,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夺人眼球之处,唯独她的鼻子还算不错,看起来小巧高挺。

    然而,他对于这种女生,一向没什么太多好感。

    “同学,这个……”

    宥佯犯难地望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粉色情书,那清秀的字迹其实还是挺好看的,只是一开头便是六个感叹号,令他委实有些无语。

    “那个,同学……我想,我们现在还不太了解,所以……”

    男生不知道如何回绝,因为眼前的女孩子,正在努力瞪大眼睛看着他,那眼眸里十分无辜单纯的目光仿若是在说,如果他回绝便立即纵身投河一般。

    “所以,我想,我们可以先做朋友……”终于,宥佯涨红着脸说出这句话来。

    其实,他不算是第一次收到女孩子情书,可却是第一次有女孩子递给他情书时,像她这样瞪大着眼睛看着他一动不动。

    唐秋秋,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子。

    他在心里,默默地往她身上加上“特别”这个代名词。

    “唔,所以,算是拒绝吗?”她眨着不大的眼睛问。

    “那个……”

    少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心情略有一些紧张,旁边围观的人群似乎也看出了什么端倪,主动地替他把答案说了出来——

    “哎呀!唐秋秋,你就别想癞蛤蟆吃天鹅肉了!你没戏的!没戏的!”

    “就是!就是!”

    四周响起一片附和之声,但只见唐秋秋的脸上并没有露出为难之色,反而尽力地扬起小脸,迎上起宥佯深邃的目光:“但是我相信,这次不成功没关系,我总会追到宥佯学长的!”

    “切~”周遭的哄笑之声更加强烈。

    尽管很想忽略那些人的不屑与讥诮,但毕竟只是一个女孩子,自尊心向来很强的唐秋秋捂着脸,小跑着离开了。

    四周的人群见状一哄而散,只有少年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拼命往前奔跑的娇小身影上,心,没来由地一颤。

    唐秋秋?

    她叫,唐秋秋?

    “唉……失败了……最终还是失败了……”

    唐秋秋一个人坐在花园里,望着眼前绽放的五颜六色的小花,心情却低落万分。

    她刚刚之所以没有在众多人面前展现她脆弱的一面,是希望宥佯学长不要觉得她是那种普通的告白女生,被拒绝了,便躲在悄无人声之处,开始嚎啕大哭。

    但,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宥佯学长拒绝了她,她心里能不难过吗?

    想到第一天,她来明洋学院上学的时候,是他,笑如春风的把她手中沉重的行李接过,又带着她去了校长办公室报道。从那一天起,她便在心里认真地刻下了他的名字——宥佯二字。

    她曾经想过,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跟他表白,然而,她万万想不到的是,她最后会选了这种恶俗的方法。

    唔,其实,责任全都是她的那个死党——霍小白!

    想着,唐秋秋愤愤地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拨通了霍小白的电话,只是,不知道那死丫头正在干什么,等了好久,她这才慢吞吞地接通电话:“喂?”

    电话这头,传来霍小白慵懒的中性女音。

    唐秋秋用力地呼了一口气,尽量令自己不要太激动,因为她很怕,她的高分贝一喊出来,她的电话说不定都要报废,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霍小白!你个杀千刀的!昨天晚上竟然还鼓励我,用情书方式去给宥佯学长表白!你太可恶了!你知不知道,我被人家无情的拒绝了啊,霍小白!”

    “唔……球球,你能不能不要河东狮吼……人家,人家……人家……哎呀!哎呀!我怎么听不清了呢?呀,是不是信号不好啊?我先挂了哦!”

    一阵狡辩女音未落,便传来一阵滴滴的声音。

    唐秋秋的眉毛一挑,好她个霍小白!竟然敢找这种破借口挂掉她的电话!

    想着,唐秋秋又再一次拨通了霍小白的电话,她本以为,霍小白是万万不可能再接通她的电话的,谁知道,电话不到三秒钟,便被接通了。

    唐秋秋不等人家开口,立即破口大骂起来:“霍小白!你个杀万刀的!你还敢挂我的电话!你以为老娘那么好欺负啊你!你给我等着,我要是不把你的皮剥了骨剁了血喝了肉炖了,我就不是唐秋秋!”

    她一通不着边际地河东狮吼,对方那边沉默了许久,才蹦出一声极为磁性的男音——

    “请问……你是谁?”

    诶……男的?

    而且声音好像还不错?

    唐秋秋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一道闷雷所劈中。

    她没有听错吧?那真的是个男的?又或者是霍小白假扮男的?

    可是……霍小白那死丫头怎么可能有这种脑子呢?不……绝对不可能的……

    唐秋秋想着,将手机自耳边移下,看了一眼她所拨通的号码,不由得瞬间瞪大眼眸——

    我的妈啊!她怎么拨通了这个电话?!

    ——【影号殿】!!!

    传说,影号殿的创立,就是为了服务那些广大失恋人群……

    只要是失恋的人拨通了这个电话,便就可以提一个要求,并且,并且影号殿还会专门给你匹配一个超美型少年做你的贴身奴仆。

    这么说……

    “喂?”

    那边,低沉的天籁之音再度响起,唐秋秋一个激灵,立马重新拿起电话:“啊!我要说愿望!我要说愿望!”

    “什么愿望?”

    对方那边似乎是在隐忍着什么,又是良久才问出这句话。

    唐秋秋想也没想,便脱口而出:“我要宥佯学长爱上我!”

    “宥央?你确定?”对方那边传来一声颇为疑惑的声音,然而,心情激动的唐秋秋也根本没有注意——“宥佯”与“宥央”的区别,立即点头回答:“是!”

    “那么,请您现在就来影号殿一趟,我们要进行登记。”

    “嗯嗯!好的!我马上就来!等我哈!”

    唐秋秋一边兴高采烈的答应着,一边快速地挂掉了电话,兴匆匆地拿起草坪上的书包,像是一阵风一样,快速地朝着学院门口冲了出去。

    啊!她的宥佯学长啊!她的宥佯学长马上就要爱上她了!万岁!!!

    之前,唐秋秋还一直很好奇,到底影号殿是一个怎样的地方,直到她现在走进影号店,她才发现,原来真正低调的奢华就是如此!

    且不说那金碧辉煌的装潢,就是这小店的陈设以及三层旋转楼梯别致格局便令人感到眼花缭乱。

    唐秋秋站在沙发前,深吸一口气。

    这里,就像是童话里才会出现的城堡……

    “打扰一下,请问,这里……有人不……?”

    她愣神一会儿,清醒过来,环顾一周,发现四周没有任何一个人,除了那些金闪闪的古董花瓶又或者是什么名贵琉璃打造的海豚玩赏物之类,没有其他。

    唐秋秋觉得有些古怪。

    这么多名贵东西放在这里,难道他们就不怕人家偷了去?

    唐秋秋正想着,这时,只听得一阵沉沉的脚步声传入她的耳朵,唐秋秋身子一颤,连忙扭过头去,只见旋转楼梯上正缓缓走下来一位少年。

    亚麻色的碎发随风飘扬,白皙的肌肤令她不由得都妒忌起来。眉下的那双深棕色的眼眸魅惑万分,高挺的鼻梁犹如上帝缔造的雕刻品一般完美华贵。他一步步朝着唐秋秋走过来,每一步都是那样的优雅,犹如一只慵懒的暹罗猫一般。

    那狭长的丹凤眼只需轻轻一挑,便会将人的魂儿勾了去一般。

    唐秋秋不知不觉地咽下一大口口水。

    妈啊!这还是人吗?

    “你就是唐秋秋吗?”少年轻轻启唇,举手投足之间都是那天生贵族的气息。

    唐秋秋傻呆呆地点头。

    她现在是懵的。

    只觉得,眼前的少年令她好生惊愕。

    她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妖媚”的男生。

    对!就是妖媚!

    此时他迷人的丹凤眼内散发出的妖冶竟叫人魂不守舍,她的心,没理由地狠狠抖了一下。

    “你……你……”

    她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

    他就是那个接通自己电话的人吗?可是听声音,好像不太像啊。

    “你好,我叫师恩熙。”

    他伸出骨节分明的手,与她左手相握。

    时间过了好一会儿,一直凝视着眼前美少年的唐秋秋回神,心里,却像是霍然爆炸了一样。

    不断地默念着三个字——师恩熙、师恩熙……

    好好听的名字啊!像是漫画里的绝美少年一般!从走进了影号殿到遇见这个少年,她好像真的走入了童话世界之中。

    “亲爱美丽的唐秋秋小姐,请问,你确定,你所许的愿望就是想要宥央吗?”他微笑地望着她,彬彬有礼地问。

    唐秋秋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可是突地,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立马摇头:“那个!稍微等下……我问下啊,咳咳……我能不能换一个愿望?”

    她望着他妖媚的脸庞,心里,却开始打起了小算盘。

    哇!这个师恩熙真的特别特别的帅!虽然,她喜欢宥佯学长没错,可是,并不代表,她对于其他帅哥就是有着超高免疫力的!

    唔,她突然觉得,如果跟师恩熙天天可以在一起,那也是很养眼的一件事啊!!

    “唐秋秋小姐……”少年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之色,正欲说什么,蓦然,唐秋秋打断他:“不用叫小姐啦!叫秋秋就好了!”她花痴的笑着说。

    少年讪讪地点了点头,那双漂亮到有些过分的眼眸闪过一丝无可奈何:“一旦你拨通电话并且说出愿望,就无法再改变了……”

    “啊……”

    听到这个回复,唐秋秋感到有些失望地垂下小脑袋,可是很快地,她就想到了——做人不应该那么贪心。

    她既然喜欢宥佯学长,那么她就不应该再把目光放在别的帅哥身上。

    想着,唐秋秋深吸一口气,意志坚定地道:“好!那,我决定了!我要宥佯!”

    “确定?”

    少年眼眸里闪过一丝异样,只是很可惜,唐秋秋并未看到。她重重地点头:“YES!我确定!”

    “那个……”少年挠了挠头,这个可爱的动作却令唐秋秋再次大发花痴。

    “怎么了?”

    “没事没事。那,你去跟我登记吧。”

    他看了她一眼,声音仿若从天际飘来一般空灵。

    唐秋秋想也没想,立即颔首:“嗯、嗯!好!”

    说罢,她便屁颠屁颠地跟在人家美男身后,朝着楼梯一步步走去。直到伫立在第二层的某一间房前,少年推开那一扇带着严肃感的深色梨花木门,俊逸的身影率先走进去,跟在他身后的唐秋秋只见里面一片灰暗,有点诡谲。她睨了一眼身侧的师恩熙,见他启唇像是在跟什么人说话,直到几秒钟过后,他做了个手势,让她进来,唐秋秋这才敢走进来。

    “唔……这里是?”她环顾一周,呆呆地问。

    这里看起来好恐怖啊!深紫色的窗帘遮住了外面所有的阳光,显得房间内昏暗一片,唐秋秋正锁眉打量间,骤然,只见师恩熙朝着她缓缓走过来,手上多出了一份需要填写的表格跟一支笔。

    少年将手中的表格跟笔拿给她,甚是同情地看了她一眼。

    唐秋秋也不知道为何师恩熙会露出这种目光,但是她一想到以后就可以跟宥佯学长“双宿双栖”,心里便特别高兴。

    “呀!是不是只要填完就OK了?”她看着师恩熙问。

    “是。”少年缓缓点头,却因为她脸上的一阵欣喜若狂而嘴角一阵地抽搐。

    这女生为什么非要宥央?

    难道她不知道,宥央是他们影号店出了名的死神少年吗?

    他看着唐秋秋,不禁为她的选择感到可悲。

    然而,唐秋秋根本不知道,宥佯跟宥央的一字之差,她也根本没有去理会来自于身后的炽热目光,更不会想到,那拥有炽热目光的主人一双绛红色的眸子里尽是肃杀。

    半晌,唐秋秋将那些繁琐的表格填好,交给了师恩熙:“嘿嘿,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实现愿望?”

    “48小时之内便可。我们会将你的专属仆人以及你的愿望一起送过去。”

    “呃?好!”

    唐秋秋欢快地点了点头,只见师恩熙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做了个请的手势,唐秋秋会意:“哦!好!”

    说着,她便由师恩熙带领着走出这间诡异的屋子,当深色的梨花木门被人缓缓关上的那一刻,一抹倨傲的帅气身影自旁边走过来,他的目光,紧紧锁定在那关闭的木门上,却不由得冰冷的嘴角牵起一丝鬼魅似得弧。

    唐秋秋?

    呵呵,她到底是一个什么女生,她竟然敢要他?

    真的是不可思议,从始至终,只要是人都会躲避着他,因为在这影号店之内,他是至高无上的影魔大人,更是冷血无情的死神少年。

    只要他说不,没有人敢说好。

    如今,却莫名其妙地出现一个小女人,她竟然还说要他?

    这个“要”字,可真的是引人遐想啊……

    不过,既然他当初成立了影号店,就是要为失恋人群服务,既是如此,此事他定不能推脱。

    他愈来愈好奇,到时候见到这个叫做唐秋秋的小女孩之后,会发生什么事……?

    破破烂烂的小房子内,传出一声超高的女音,划破蔚蓝的天际,同时,也惊扰了外面树梢上正在憩息的小鸟,拍着翅膀四散着连忙飞走,不敢逗留。

    “你说……他……他……他……他就是宥佯学长?!”

    唐秋秋食指直指跟前一脸冷淡的美少年,用力地呼吸了好几次,这才勉强将目光又移到师恩熙的身上,她不可置信地凝视着眼前的两大美男。

    虽然……

    这位名叫——宥央的少年,是个美男,比起宥佯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那头栗色的碎发,在阳光的折射下此时显得耀眼无比,楞格分明的脸廓如同被刀削一般堪称上帝缔造的完美模型。其他的每一个部位都是那样的精致,那双深邃的绛红色眸子如同鲜血一般,虽然渗人,可是也带着一种致命的诱惑力,令人只是那么轻轻一瞥便不由自主地深陷其中,如同掉进一个沼泽里一般。还有那高挺的鼻翼堪比韩国最帅男明星,绯红色而美的过分的薄唇……白皙的肌肤、挺拔而修长的身影、超完美的气质,往这里一站,活脱脱的就是全世界第一美男!

    但是……唔……他不是宥佯学长啊!

    “师恩熙,你确定你没有跟我开玩笑吗?”她眨着眼睛,欲哭无泪。

    “是的,请你放心,我绝对没有跟你开玩笑。咳咳……可能,是当时听错了吧,不过,现在既然已经宥央人来了,就没办法再送回去了。SO,秋秋……从今天开始,你就要接受这个事实。这三个月内,由我作为你的男仆,而宥央嘛……嘿嘿,随你怎么样都OK啦!”

    师恩熙咧唇一笑,那脸上灿烂的笑容却不知道怎么的,令唐秋秋有些觉得……怎么说呢?像是,贩卖人口的骗子!一本正经又或者笑若春风地竭力在跟你推销——哎呀!买他吧,买他吧!就是他了!

    唐秋秋嘴角狠狠一抽,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一直站在旁边未曾开口说话的宥央大帅哥忍不住了:“师恩熙,你是不是皮又痒痒了?”

    哇!!!天籁之音啊!!!

    唐秋秋捂住嘴巴,避免自己太过惊讶地叫了出来。

    “咳咳,老大,别这样啊!好不容易有客人主动点你了,你就高兴点嘛!别弄这么一张死鱼脸,会把客人吓跑的!可爱的秋秋,你说是不是?”

    师恩熙接收到来自于宥央极其不满的目光,淡淡一笑,又眨着那双迷人的眼眸看向唐秋秋,见状,唐秋秋只感觉自己像是被丘比特射中一样,立即点头。

    “嘿嘿,老大,你看嘛!”师恩熙满意地转过头,看向身侧的少年。

    “两个脑子有问题的家伙。”

    宥央冷冷地扔下一句,便开始环顾四周,打量起来:“喂!这里就是你的家?”

    他看向唐秋秋,唐秋秋即刻从美得冒泡的梦境里醒过来,用力地点点头:“是的!你叫我秋秋就好!”

    “秋秋?球球?”

    他蹙着眉,反复念着这两个字,突地,笑了起来,唐秋秋则脸色一黑。

    球球?!她唐秋秋哪里像个球了!很苗条的好不!

    “我叫你球球吧。”

    他说着,嘴角牵起一丝魅惑的弧,唐秋秋深吸一口气,她觉得,站在她跟前这个与宥佯学长几乎同名的宥央少年,实在是太具有诱惑力了,成功地便将她瞬间秒杀了。

    “好吧……球球就球球。不过,既然是说三个月的期限,那么,师恩熙、宥央,你们两个,就先住在我家吧!反正,我父母平时都在国外,很少回来的。”

    她想了想,觉得还是这个办法比较好。

    可是,话音未落,师恩熙便脸上挂满邪恶地笑容凑了过来:“哎,秋秋你还真是大胆啊!你就不怕,我们两个人趁着月黑风高之时……把你……毕竟,这年头看人可不能看脸啊。”

    那脸上犹如恶霸调戏良家少女的笑容令唐秋秋一阵嘴角抽搐。

    她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看似极其风度翩翩的优雅少年师恩熙,实际上,是这样一个喜欢恶作剧的白痴家伙。

    唐秋秋淡淡一笑,对于他的话,并不放在心上,然后从身后掏出一个棒球棍:“没有关系啊,有这个保护我,我不怕的。来一个,放倒一个!”

    师恩熙耸了耸肩,回过头,看了一眼宥央,却发现他早已经忍受不了他们的幼稚行为,自顾自地拿起行李朝着客房走去了。

    师恩熙一怔,随之连忙也跟着跑过去:“诶!拜托,老大,你等等我好不!”

    两个人打打闹闹的消失在唐秋秋的视线之内,原地,只剩下唐秋秋一个人,唐秋秋无奈地摇了摇头,扔掉自己手中的棒球,坐在沙发上,用手托起下巴,闷闷地思索起来。

    为什么不是宥佯学长?而是另一个少年?

    虽然,他也很帅,可是,她的心还是在宥佯学长身上的。

    莫非,这是上天在告诉她,宥佯跟她,是注定不可能的吗?

    想着,唐秋秋只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些苦恼。

    为什么不可能?她为什么要放弃?

    既然爱上了,为什么要听从别人的意见?

    她决定了!

    想着,唐秋秋正气凛然地站起来,一只手举成以前红卫兵做操时的动作:“我唐秋秋,势必追到宥佯!!!”

    “宥央?啊!秋秋,你果然跟宥央有奸情啊!”

    突地,一声戏谑的男声自她的身后响起,唐秋秋转过身,望向那声音的发源地,只见师恩熙正站在房间门口,一脸“奸笑”的望着她。

    唐秋秋无力地垂下头,对于他将宥佯念成宥央或者认成宥央这种事,已经不足为奇了……

    怪就怪,为什么她唐秋秋要拨那个电话,为什么他们店里又会有跟宥佯学长差不多名字的人!!!

    然而,垂着头,无精打采的唐秋秋根本没有意识到,她的左边,有一双血红色的眸子正在凝视着她,一闪即逝的神情过后,他握起了拳头……

    宥佯……终于,他还是等到了。

    晨光熹微,清晨的时分,正是一天里最宝贵的时间,然而……

    “哇靠!你是说你们……也想……跟我……一起去上学?!不是吧两位帅哥?!”

    唐秋秋望着眼前两个正在喝咖啡,一脸“当然”表情的少年,不禁大吼。

    她发觉,自从他们两个人来了这里之后,她使用“河东狮吼”的次数便愈来愈地多了。

    因为她很郁闷,郁闷他们两个为什么也要跟她一起去上学!

    “秋秋,别这样,我是你的贴身仆人嘛,自然要做到随身岁的保护你的安全,任凭你的差遣,有需要就立马出现在你的身边啊!”某少年眨着眼睛,用着低沉甚至可以蛊惑人的声音朝着她说。

    唐秋秋顿时很没出息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美男诱惑,这绝对就是传说之中的美男诱惑!!!

    “你……你们……”

    因为怒气,她全身发颤,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突地,一直喝咖啡良久不曾说话的宥央径直站了起来,他那双极其冷淡的眼眸悠悠扫过她的身子,尔后道:“我觉得,我们如果跟你一起去上学,可以帮你争点面子回来,而且,你不认为,这是一举两得的明智决定么?”

    “面子?”她挑了挑眉毛,有些不太懂得少年这句话的含义。

    “当然,面子。难道,你不希望那个与我同名的宥佯知道两个少年在追你?你不觉得,这样反而可以激发出一些什么来吗?”

    宥央的话令唐秋秋瞬间明了什么。

    或许,他的话是对的。

    如若要他们两个一起去跟她上学,到时候宥佯学长见此状,说不定,还会吃醋什么的呢?

    想着,唐秋秋咯咯笑了起来,宥央颇为嫌弃地瞪了她一眼:“你至于吗?”

    “切!我怎么不至于?!”

    她抬起头,愤愤地扔过去一记白眼。见状,师恩熙便知道唐秋秋是答应了,微微一笑,嘴角悬挂的弧度堪比天上最灿烂的太阳。

    骤然,他从旁边的书包里拿出两张入学通知书:“OK!那么从今天开始,秋秋,我们跟你,可就是同学了哦!”

    说着,他朝着唐秋秋魅惑地咧开嘴,那炫白的牙齿闪的唐秋秋是一阵头晕目眩,她懵懂地点了点头,脑海里,却不争气的开始幻想起了宥佯学长吃醋的画面……

    宥佯学长……宥佯学长……嘿嘿嘿……嘿嘿嘿嘿……

    要说宥央跟师恩熙这两个家伙也真是太奢侈了。

    就连上学都开辆跑车来!唐秋秋坐在最后面,像是没有见过大世面的乡下人一样,到处动一动,看一看,一向喜欢坐在后座的师恩熙为此连忙赶紧跑到副驾驶座位上坐,生怕看到身后那个小女人雷人的场景。

    车子缓缓地驶进明洋学院的地下车库,阴森的气息令唐秋秋不由得打了个喷嚏,宥央回头看了一眼,尔后随便找了个车位,停下车子,便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唐秋秋见车子停了下来,也抓紧拉开车门跟着跑下去,师恩熙尾随其后,三个人静静地在车库小道上走着,唐秋秋本来正在研究哪儿是出口,没有想到,这时一阵刺耳的刹车声突地在他们三个人身后响起,唐秋秋被吓了一跳,想也没想便立即跳到了师恩熙的身后,当她露出一个小脑袋看向那刹车声响起的地方之时,只见宥佯学长正在关车门,唐秋秋急忙推开师恩熙,跑了过去:“宥佯学长!”

    她扬起小脸,兴奋地看着跟前的少年。

    “呃……唐秋秋?”

    宥佯似乎没有想到,唐秋秋会忽然出现在地下车库,正讶异着,唐秋秋指了指后面的两个少年:“我是带我朋友去校长办公室报道的。”

    “你的朋友?”

    闻声,宥佯的眉头微微蹙了一下,抬头看向宥央跟师恩熙,然而,当他的目光无意间瞥到宥央那张看起来极为熟悉的脸的那一刻,他瞬间身子僵住了。

    很奇怪,这家伙,怎么看起来那么熟悉?似乎很早以前就认识了一般?

    少年正想着,只见唐秋秋早已经不见外地拉起他的手臂,将他拖着,走到宥央跟师恩熙跟前:“这就是宥佯学长。”

    那绝美的小脸庞上闪烁着兴奋的笑容,她正高兴可以此刻跟宥佯学长近距离接触,蓦地,一双手揽住她的纤腰,紧跟着用力地一拉,唐秋秋便撞入了一个强壮的胸膛之中,她脑袋被那似是大石头一般的胸膛撞了一下,正发懵着,忽地,一声男音自她头顶上响起,瞬间使得她清醒过来:“你好,我是唐秋秋的男朋友。”

    男朋友?!

    这三个字,霎时间唤回了唐秋秋所有的理智。

    妈啊!谁是他的女朋友啊!

    唐秋秋正欲说什么,而宥央似乎早就料到一般,一只手在后面悄然地做了个动作,唐秋秋便发现,她再想说话,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宥佯学长先是一愣神,尔后微微颔首,转身离开。

    委屈的眼泪无助地在她的眼眶内打转。

    什么嘛!什么就变成了宥央的女朋友!他凭什么当着宥佯学长的面,给她往脸上抹黑!

    唐秋秋气愤得要命,突地,她发现她能开口说话了,唐秋秋迅即目光憎恨地看向宥央,想也没想,举起一只手,朝着他的脸上狠狠挥去:“你个混蛋!谁是你的女朋友了?!可恶!”

    宥央没说话,只是眼神复杂地看着她,这种复杂的目光,令唐秋秋懵住了。

    呃……

    他干嘛这么看着自己?

    唐秋秋眨了眨眼睛,可是很快地,她便从这种迷惑之中挣扎出来,愤慨地捂着脸,飞快离开。

    她觉得此刻心好痛,好痛。

    尤其是在看到宥佯脸上毫无所谓的表情,她真的觉得好痛!

    “唐秋秋!!喂!!秋秋!!!!你等等啊!“

    身后,传来了师恩熙的喊声,可是她自当没听到,她只是感觉,自己好不容易将要实现的愿望,突然被人狠狠踩灭了一样,那种绝望的心情,是没有人可以懂得的。

    她现在恨死宥央了!恨死他了!

    他凭什么在宥佯学长的面前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凭什么啊!

    混蛋!!可恶!!!

    唐秋秋闷闷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她没有任何心情去看黑板上的内容,她现在只是庆幸,庆幸师恩熙跟宥央他们两个人不在她的班级,否则她真的有一种马上退学的冲动。

    她本以为,令宥央跟师恩熙他们两个来学校,可以帮助宥佯学长爱上她,谁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他们两个人才来这里多久啊!就……

    唐秋秋双手紧紧握拳,她觉得她好气愤,好气愤,她现在都不知道,该如何跟宥佯学长是解释,难道,去跟他说,刚刚的那两个人只是两个神经病吗?

    唐秋秋悻悻地托着下巴在课桌上发呆,外界的一束阳光透过玻璃窗,折射在她的身上,涌现出无数的暖意,可是,她的心里却觉得好冷,仿佛,她生活在月亮上一样,那寒冷的寒宫,令她不由自主地颤栗。

    就这样,一节课在唐秋秋的晃神之间度过,唐秋秋跟随着大家的脚步,魂不守舍地走了出去,她原本以为,她跟宥佯学长不会再有任何交集,谁料到……

    “秋秋!”一声男音突地自她身后响起,那声音,极其的熟悉!唐秋秋立刻转过身,正好对上宥佯学长温柔而儒雅的目光。

    唐秋秋捂住嘴巴,忍不住地倒吸了一口气。

    嗬!她根本没有想到,宥佯学长会主动找她!

    她甚至还记得,就是这条走廊,当时,她跟他表白,他却婉言回绝了自己。

    那一天,她哭的伤心欲绝,活的撕心裂肺,可是……

    “宥佯学长……”

    她怀着一颗噗通噗通跳个不停的心朝着少年走过来,谁知道,还未走到宥佯学长的跟前,身后,便传来了另一道魅惑的男声:“秋秋,我们去吃饭吧!”

    是师恩熙的声音……

    唐秋秋闻声,嘴角狠狠一抽。

    他们两个人还来干吗?!

    唐秋秋转过头,只见帅气无比的师恩熙已经优雅地走到了她的身边,那双眼眸里所透露出的暧昧,令她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他那眼睛里的暧昧是什么意思?

    唐秋秋皱住眉,偷偷地掐住男生的胳臂,压低声音道:“师恩熙,你别忘记,你可算是我的男仆!”

    “是啊……没错。”

    他一脸无辜地眨了眨眼睛,那纯真的模样,令她忍不住又狠狠地吸了一口冷气。

    “既然如此,那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对吧?”

    “是的,秋秋同学。”

    “很好……那你现在——赶紧——给我——滚!”

    她双手紧紧握拳,用尽力气在他的耳边喊出这几个字,被那河东狮吼震住的师恩熙完全的懵住了。

    他呆呆地望着跟前的少女,一时间,眼神也是木的。宥央走过来,见师恩熙呆在原地半天都没有动,不由得眯起了眼睛:“怎么了?”

    嗬!怎么这个坏事的家伙也来了?

    看到宥央的到来,唐秋秋的心里一阵不爽,也不看他,转过头来重新看向宥佯学长,却发现,他的目光一直凝视在宥央的身上,唐秋秋不禁觉得有些疑惑。

    呃……学长,为什么要看宥佯啊?

    “听说,宥佯学长可是明洋学院里的佼佼者,既是如此,那么我们可要跟宥佯学长好好学习。”

    忽而,宥央将手伸出来,握住宥佯的手,那双深邃的眼眸里却闪过一丝阴冷。

    宥佯微微点头:“呵呵,过奖了。”

    宥佯说罢,将目光落在唐秋秋身上,而此时唐秋秋正在不解他们两个人做什么,宥佯却优雅地一笑,那唇角牵起的弧,极其具有绅士风度:“秋秋,你的两个朋友都很特别哦。”

    “特别?”

    她挑了挑眉,嘴角一阵地抽动。

    她觉得,那不是特别,而是找抽。

    唐秋秋正想着,只听得身前再次传来宥佯的声音:“最近学生会有好多的事,那你们先聊,我先走了。”

    说罢,少年转身离开,唐秋秋一惊,刚欲喊他还要不要一起吃饭,突地,身侧便传来宥央的一阵嗤笑声:“人家都走远了,你还看?眼珠子不怕掉出来?”

    闻声,唐秋秋立即转过头,正好对上宥央那双犹烈日耀眼却透着深邃的双眸,她深吸一口气,尽量控制住自己心里正在愤怒燃烧的小宇宙:“有时候我都在怀疑,你是不是故意来跟我做对的!”

    唔……

    她好不容易的机会啊,竟然就被这家伙活生生得给毁掉了!她越想,心里就越生气!

    总有一天,她要扒了他的皮,喝了他的血,吃了他的肉!否则,根本不能弥补她心头的创伤!

    “我觉得,我说的没错。有时候,女孩子太花痴,反而更加引得人反感。”

    他耸了耸肩,语毕,转身径直离开。

    唐秋秋歪过头,痛恨地望着他的背影,一束阳光顺势折射在少年的身上,犹如少年被轻轻地披上一层金黄色的薄纱,那简直像是童话之中才会出现的场景,

    唐秋秋没说话,却愤愤地移开眼神。

    她哪里花痴了?!唐秋秋双手紧紧地握成两个小拳头,蓦地,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她抬起头,看向师恩熙:“师恩熙!”

    “嗯?”

    师恩熙挑了挑眉毛,不解她突然叫自己作甚,只见唐秋秋的嘴角露出一丝鬼魅般的微笑,那双眸子里,也溢满了狡黠:“你是我的男仆对不对?”

    “是。”

    他点了点头。

    “那你什么都会做,对不对?”

    “是。”

    少年继续点头,却不料早已经跌入了少女布好的圈套之中。

    “无论你知道什么,你都会告诉我,对不对?”

    “是。”

    “很好。那么你现在告诉我,宥央为什么那么看不爽宥佯学长?”

    “呃,这个……”

    这下子,师恩熙答不上来了。

    唐秋秋双手环胸,望着眼前有些语塞的美型少男,深吸一口冷气:“经过这两次他跟宥佯的见面,我总觉得,他对宥佯学长有敌意,可是我不知道,宥佯学长怎么惹他了。”

    她说着,嘟了嘟嘴,师恩熙没说话,只是摊了摊手,示意他什么也不知道。

    唐秋秋无可奈何地叹息一声,她其实,并不是生宥央的气,而是宥佯学长。

    她努力了这么久,可是却没有半点的收获,她真的很苦恼。

    想着,唐秋秋转过身,托起下巴,静静地俯瞰着下面操场的风景,然而,师恩熙站在旁边,看着唐秋秋有些小忧郁的样子,不知不觉地,他伸出一只手,欲去抚上她的肩膀,给予她支持,可是不知道怎么了,那只手,却在半空之中再也落不下去……

    他第一次看到唐秋秋,也会有忧郁的一面,他第一次,看到这个小丫头托着下巴发呆的样子,情不自禁地吸引住了他的视线。

    可是……

    他很清楚,他们,是什么人,而她,又是谁。

    无论再怎么样,他们身为两个不同地区的人,是绝对不能发生任何感情牵扯的,否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