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身份神秘的洋娃娃少女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23本章字数:10005字

    下课铃缓缓打响,唐秋秋收拾了书包走出班级大门,一阵微风幽幽拂来,带来一阵好闻的花香,唐秋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顿时只觉得神清气爽。

    她抬头,看向湛蓝的天空。白云朵朵,那些云朵好似在不断地变化形状,时而变成一只朝着她笑的小狗又时而变成了一个慈祥的老爷爷,最终……竟然变成了宥央俊秀的脸庞……

    宥央……对,是宥央,并不是宥佯学长。

    唐秋秋吓了一大跳,她倒吸一口冷气,拍打着自己发红的小脸。

    怎么会是宥央呢?她疯了嘛!

    想着,唐秋秋赶紧朝前走去,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在经过宥央班级之时,她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透过玻璃窗望去,只见全班的人都已经离开,只剩下宥央一个人,静静地伏在桌子上睡觉。仔细观看一番,他睡觉的样子,真的是很帅呢。

    想着,唐秋秋莞尔一笑,脚步不受控制地走了进去。

    线条分明的脸廓在她的视线里极其帅气,那紧闭的眸子少去了平时的戾气,多了几分儒雅与温和,那绯红色薄唇紧紧地抿着,勾勒出一条好看的弧。

    唐秋秋一步步走过去,直到来到他的身旁,她停下脚步,半伏着身仔细凝视着他白皙的肌肤。

    这家伙的肌肤真的很好,甚至,比女生还要好!好的,就像是剥了壳的鸡蛋一样,令人妒忌。

    看着看着,唐秋秋的脑海里,又不由得蹦出今日在走廊的那一幕。

    嘶,如若他不是那样的毒舌,如若他没有跟宥佯学长发生冲突,他应该在自己的心里是如同天神一般的人物吧?

    想着,她轻轻地伸出手,欲去抚摸他那白皙的侧脸,可是很快地,她便清醒过来,一边摇头,一边对自己自言自语:“唐秋秋,你是疯了不成?他不是宥佯学长啊,况且,他还在宥佯学长面前说你是他的女朋友,这不是给你抹黑吗?切记,你们是敌人,敌人!”

    她对自己反复重复着,可是见少年那搭在眼帘上的睫毛是那样的浓密,堪比女生,还有那端正的眉眼,仿若在诱惑着她的手一般,令她又不由自主地伸出手,直到指尖刚刚碰到他肌肤的那一刹那,突地,宥央睁开眼睛,朝着她凛冽地一笑,那皓白的牙齿在阳光下闪烁着明亮的光芒:“怎么?你在偷看我?意图不轨?”

    “嗬!”

    唐秋秋被他吓了一大跳,往后飞快地退了一步,正欲辩解,忽而,只听得身后传来师恩熙戏谑的声音:“啧啧!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了你们两个人啊?”

    “师恩熙!”

    她转过头,愤愤地瞪了他一眼,师恩熙耸了耸肩,一脸地单纯无辜:“我刚刚看到了吗,你离宥央那么近,嘿嘿,真的想意图不轨?”

    不知是否是师恩熙的这句话戳穿了她的想法,竟令唐秋秋的脸颊莫名其妙地挂上两团红晕。

    她脸色通红地瞪了他们彼此一眼,然后抓紧肩上的包包走了出去。

    望着少女离开的背影,师恩熙耸了耸肩,看向身后的宥央:“你们是不是真的有奸情?”

    “你的废话怎么那么多。”

    宥央抬起头,不悦地瞅了他一眼,尔后也拿起凳子上的背包,单手插兜帅帅地走了出去。

    望着两个人一前一后在阳光下的身影,师恩熙感到怪异地挑了挑眉毛。

    不是吗?

    为什么,他从他们之间嗅出了一种奇怪的味道?

    唐秋秋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人像是牛皮糖一样地跟在自己的身后,完全不给她一点私人的空间!

    唐秋秋无比气愤地转过身,却意料之外地对上宥央漫不经心的目光:“你们两个干嘛跟着我!”

    “回家啊。”少年理所应当地回答。

    “嗬!”

    她翻了个白眼,彻底地无语了。

    回家?!她真的开始后悔,为什么拨通那个电话又为什么把他们引狼入室的带回家。

    唐秋秋明显还是在为今日走廊跟刚刚的事情生气,她继续愤愤地往前走,将宥央跟师恩熙两个人远远地甩在了身后,宥央跟师恩熙也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跟在心情不好的唐秋秋身后走着。

    夕阳,一点点地落了下去,皎洁的明月缓缓地升了起来,在那墨色的天空上尽情地跟星星嬉闹,发出明亮的月光。

    眼看着,马上就可以到家了,唐秋秋不禁加快步伐,宥央两个人走在后面,脚步,却不由得愈来愈慢。

    现在是傍晚……

    也就是说,他们两个人……很有可能要面临着被寒气侵蚀的危险,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补充能量了。

    师恩熙瞥了一眼宥央,正打算说要不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只见宥央的呼吸一点点地变得急促起来,师恩熙连忙停下脚步,看向他:“怎么了?老大?”

    少年紧紧地蹙住眉头,一语不发,那脸上难受的表情,却令师恩熙感到胆颤心惊。

    “唐秋秋!唐秋秋!老大出事了!”

    师恩熙朝着唐秋秋的方向喊去。

    闻声,唐秋秋停下步伐,转过身来,不解地看向他们两个人,只见宥央正倚在墙上,神色极其的难受,唐秋秋急忙跑了过去:“呃……怎么回事?!”

    呃,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好好的宥央变成这样了?

    师恩熙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明月,深深地叹息一声:“是月亮。”

    “呃……月亮?”

    她对于师恩熙的话有些迷惑不解。

    月亮怎么了?

    “好像是月亮的寒气太重,老大原先身体就不是很好,被这种寒气伤过,所以,我怀疑是复发了。”

    “复发?那现在怎么办?”唐秋秋闻声,有些恓惶。

    嗬,她从来都没有听过,还有这种病!不过,看宥央惨白的脸色,也不像是装的吧?

    一刹那间,她对他的恼怒消失殆尽,包括他在宥佯学长面前污蔑自己的那些事,她尽数抛之脑后。

    唐秋秋抬起他的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快步朝着回家的方向走去:“真不知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多麻烦事!师宥央!说好了,你欠我一个人情!”

    说罢,她加快速度地拉着他朝前走,师恩熙一开始还有些没有缓过神,直到几秒钟之后,他这才如梦初醒地跟了上去。

    望着两个彼此亲密的身影,师恩熙的脚步却顿时放慢了许多,陷入了思索状态……

    刚刚他太着急,没有静下心来仔细的想一想。

    月亮的寒气真的那么重吗?他怎么不觉得?现在只是傍晚,老大什么时候,因为这种寒气而身体孱弱过?况且,就算他们的能量没有及时补充,老大又怎么会将自己这种状态展现在人类面前?

    莫非,他是故意的?

    “嗷!你这个死人!真是重!”

    唐秋秋愤愤地将少年扔到沙发上,揉着发痛的胳臂,然后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冷冷地看着沙发上脸色发白的少年。见他慢慢地睁开眼睛,那双迷人的眼眸内射出一丝光芒,她这才松了一口气:“呼,你这人真是怪。”

    她说着,抬头看向刚刚进门的师恩熙:“我真开始怀疑,影号店是不是帮助残疾人士的。”

    “喂!死女人,你说谁是残疾人士?”

    突地,一声中气十足的男音自沙发上响了起来,唐秋秋侧过头,对上宥央满是不满的目光:“谁接的话说谁。况且,你身体怎么那么弱啊,真是的,看起来块那么大。”她说着,瘪了瘪嘴。

    “唐秋秋!你!”

    宥央双手紧紧握拳,那俊秀的脸上染上一丝不快,她吐了吐舌头:“干嘛,我又没说错。”

    说着,她站起身欲回房间,倏尔,只听得身后传来一声微弱的男声,尽管那么微弱,她却还是捕捉到了……

    “咳咳,不管怎么说,今天,还是谢谢你。”

    嗬!他也会说谢谢?

    唐秋秋不可置信地转过身看向沙发上的少年,只见他原本白皙的脸上骤然升起两团红晕,唐秋秋微微一笑,嘴角透露出掩饰不住的得意:“你也会道谢?”

    她说着,摆了摆手,径直走向卧室,咚地一声关上门。

    望着唐秋秋关上的那扇门,宥央脸上的红晕却霍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半眯起眼眸,正揉着发肿的太阳穴,忽地,站在一旁的师恩熙凑了过来:“老大,你是故意的?”

    他一向善于观察,怎么可能没有看出他是故意的?

    “是。”少年毫不否认。

    师恩熙却感到有些诧异:“为什么?”

    宥央面对他的疑问,并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他一眼,尔后淡淡地笑了起来:“没有什么为什么,只因为……她是唐秋秋。“

    “诶,这话怎么说的?”

    师恩熙还是不解他的这句话,宥央却站了起来,双手插兜朝着旁边的客房走去,原地,只留下迷惑的师恩熙一人。

    月光清冷地洒在客厅的玻璃茶桌上,折射出晃人眼眸的光,师恩熙顺势望去,想到适才那血红色眸子内闪过的阴森,忍不住地打个寒颤。

    莫非,老大是想开始实施计划了?

    但是,那样做,是不是对唐秋秋有些不太公平呢?

    想着,师恩熙望向唐秋秋紧闭的房门……

    唉,他也不知道,老大那么做,是对是错,但是他知道,只要是他师宥央想做的事情,就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拦住他。

    只因为,他是师宥央……

    “啊!师恩熙你要死啊!”

    唐秋秋一大早刚起来,就看到师恩熙正倚在她门的旁边做倒立,唐秋秋吓个半死,她一边拍着受到惊吓的小胸脯,一边赶紧往后退。

    师恩熙摇了摇头:“你至于这么怕吗?”

    “废话!你大清早的没事在我门旁做倒立干什么!”

    她扔去一记白眼,对于他在自己门口做倒立的这件事情,极其不爽。

    她本来早上就懵懵懂懂,睡眼惺忪的,他如今又闹出这么一出,快把她的心脏都吓出来了。

    唐秋秋深吸一口气,环顾一周,见四周并没有宥央的身影,唐秋秋有些奇怪,她挑了挑眉毛,不解地看向师恩熙:“宥央呢?”

    “晨跑去了。”他淡淡地回答,目光却若有若无地扫过唐秋秋,只是可惜,唐秋秋并未留意到。

    “这么一大早就去晨跑啊?真勤奋!”

    唐秋秋说着,便走向客厅,去吃早餐,师恩熙见状,也从墙上下来,重新站回了地面上,见她正坐在饭桌前喝牛奶,少年随之也走了过去。

    师恩熙拉开一把椅子,坐在了唐秋秋的对立面,但他没动手去拿面包,只是凝视着她的脸庞许久,看的唐秋秋全身一阵发寒。

    呃,他要干什么?干嘛这么看着自己?

    唐秋秋停下喝牛奶的动作,抬头看向他,只见少年盯了她良久,忽地,他开口:“哎,秋秋,问你一件事。”

    “啊?”

    “我好奇一件事,所以想问问你。”他随手拿起一片吐司,看着她说。

    “呃,什么?”

    唐秋秋挑了挑眉毛,望着坐在她对面的少年,见他支支吾吾的,顿时心生疑惑。

    “怎么了?”

    “你为什么喜欢宥佯?”

    唐秋秋没有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唐秋秋的面皮迅速一抽,还不等她回话,房间的大门便被人打开了,紧跟着一身运动装的宥央走到了玄关换鞋。少年眸子淡淡地瞥了一眼正在吃早餐的两个人,尔后径直回到自己的房间去换衣服。

    见唐秋秋望着少年房间的那扇门望了好久,师恩熙不甘地重新问道:“唉!唐秋秋,我问你话呢?”

    “呃……”

    “我想知道,为什么你会爱上宥佯。”

    他深吸一口气,将这个问题重新重复出来,唐秋秋眨了眨眸子,一刹那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这个问题,可是突地,她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蹙住眉,不解地凝视着跟前的少年:“你没事问这个干嘛?”

    “我只是好奇。你的房间里挂了那么多他的海报,连电脑桌面都是他的照片。”他耸了耸肩,唐秋秋的脸颊却霍然飘来两团红晕。

    “这个……喜欢一个人,需要很多的理由么?其实,我也不知道啊,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就本能的一种反应告诉我,好像是喜欢上了。”

    “哦……”

    他拖长声音,唐秋秋却满是疑惑:“你为什么会想到问这种问题啊?”

    “没……真的没什么!好了,我吃完了,先去换衣服,一会儿我们学校见。”

    他说着,转身就走,似乎生怕唐秋秋看出什么端倪一样。

    其实,他只是在想,如果她真的那么那么爱宥佯的话,到时候,一旦她知道真相,那她会怎么办?还不疯了啊?

    他只是通过昨天晚上宥央对于她的态度,有些担心这个小丫头而已。

    她那么单纯,什么都不知道,如果宥央真的按照他的设想去做,后果,他真的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

    望着少年思索的背影,唐秋秋却一时间木讷住了。

    呃……只是,好奇?

    可是,他一大早就问自己这个问题,不觉得太诡异吗?

    唐秋秋想着,感到怪异地耸了耸肩,正打算再吃最后一片土司,突地,无意之间,眼眸惊鸿一瞥,看到了站在房间门口身穿墨绿T恤的少年,那双血红色的眸子与她的双眸对视还不到一秒便匆匆移开,朝着外面走去。

    唐秋秋顿时惊愕住了。

    呃……宥央?!

    嗬!莫非,她刚刚的话他都听到了?

    不对啊,就算他听到了又有什么关系,脸干嘛那么臭?

    唐秋秋想着,单纯地摇了摇头,重新拿起那片吐司吃了起来,可是吃着吃着,她的心里不知道怎么的,竟然莫名其妙地升起一种很奇怪的预感来,好像,是有什么事即将要发生一般……

    到底,是什么事呢?

    今日的空气似乎很好,天空纯净的犹如山间小溪,朵朵白云漂浮着不时变换形状,路旁开满了小花。

    可是,今天唐秋秋却很郁闷。。

    因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宥央跟师恩熙那两个家伙像是吃错了药一样,今早刻意比她早出发,让她自己一个人坐公交车上学,唐秋秋觉得有些诡异。

    可是,她又说不清是哪里诡异了。

    唐秋秋揉了揉发肿的太阳穴,继续朝着教学楼方向走去。

    学院的两旁开满了不知名的鲜花,在阳光的折射下,显得灿烂无比。

    只是唐秋秋并没有任何心情去欣赏。

    “唐秋秋!”

    蓦地,身后传来一声男声,唐秋秋顺势回过头,只见宥佯正推着单车朝着她走来,那一刹那,唐秋秋只觉得自己的心霍然跳动起来,什么乱七八糟有的没的,尽数被她抛到了后脑勺,她的眼里心里此刻只有宥佯一个。

    唐秋秋咽下一口口水,结结巴巴的道:“宥佯学长!早、早、早安!”

    宥佯学长今天好像没开车来……呼,他们真有默契!

    “嗯。早安。”

    宥佯幽幽点头,瞥了一眼她身后:“咦,你男朋友怎么没跟她一起来呢?”

    “噗!”

    唐秋秋一个控制不住,差点满口盐水都喷向宥佯,不过幸好,她及时地控制住了。

    因为,她要是真的把那满口盐水喷向少年,她不知道得懊悔多长时间,估计,宥佯学长以后再也不会跟她接触了。

    “学长,不带你这样吓人的!我都解释过了,他不是我男朋友!”她面皮抽搐地说。

    少年颔首,眼眸里却闪过一丝诧异,可是很快地便消失殆尽:“嗯。”

    “学长!你相信我!真的,真的不是!”

    见少年只是淡淡地一个嗯,唐秋秋以为他不相信,又认真地说了一次。

    她现在,就差着举着三个小手指头来发誓了。

    她怎么可能跟宥央那家伙是男女朋友关系?!她唐秋秋还没有那么蠢蛋!

    “嗯,我相信你的话。”

    少年优雅地一笑,那双眼眸里流转的光芒在金黄色的阳光下熠熠生辉,唐秋秋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一束彩虹之光笼罩住了一样。

    啊,突然之间,她发觉这世间的一切都变得那么美好。

    学长相信她了,相信她了!

    唐秋秋紧紧地抿着唇,心里开心的要命。宥佯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臂,见时间快到了,便道:“马上就要上学了,那我先走了。”

    “嗯。”

    她点了点头,目送着宥佯离开。

    金色的阳光自然地折射在他身上,仿若为远去的少年披上一层薄薄的金纱,那般的耀眼夺目,尤其是他修长而俊秀的背影,带着一种天生便令人无法比拟的气质。

    唔……太帅了。

    唐秋秋心里默念着,甚至忘记了,马上就要上课这件事。

    结果,自然就是很悲剧……

    在她还愣在原地发傻的时候,上课铃已经叮铃叮铃地响了起来,石子小道上站着的,唯独她唐秋秋一人。终于,唐秋秋被那道铃声拉回了神。

    少女霍然瞪大眼眸,二话不说地便冲向班级方向:啊啊!!完了!要迟到了!

    等唐秋秋赶到教室外的时候,里面已传来了朗朗的读书声。

    唐秋秋嘴角一抽,她徘徊在教室门口,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推门进去。

    如若她此刻推门进去,必定会受到老师的责罚,可是如若她此刻不推门进去,那到时候教导主任说不定还会给她扣一个逃学的帽子……

    唐秋秋想着,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到底,该怎么办呢?

    “请问……你是这里的学生吗?”

    突地,身后传来一声甜美无比的女声,唐秋秋吓了一大跳,她诧异地转过身,只见一个如同洋娃娃般的小美女正站在她跟前。似是波浪般的大卷发配上甜美的金黄色显得极为耀眼夺目,那巴掌大的瓜子小脸上,五官清秀动人,尤其是那一双似是水波潋滟的眼眸,令人委实心动。

    唐秋秋与眼前的这个小美女仔细对比之后,顿时心里自卑至极。

    在十个人里面随手就可以找到好几个美女,而她呢?在一大堆女生里面,便是那百分之一的机率!因为她实在是长的太平凡了,没有一点可称之为美女之处。

    “你好。”小美女见她不说话,便主动地伸出手来。

    唐秋秋霍然缓过神,连忙也伸出手来,与她握手:“呃,美女你好。”

    “Halo!我叫槿依幂,是从韩国来的交换生。”

    “韩国?你是韩国人?”唐秋秋望着跟前这个名叫依幂的小美女,不解地问。

    咳咳,真奇怪啊,现在还有人会起依幂这二字?不觉得很矫情么……

    “不是啦,我只是在韩国上学而已。”她莞尔一笑,幽幽地道。

    唐秋秋轻轻地点了点头,尔后又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她转过头,望了一眼自己身后的班级,倒吸一口冷气:“哦!你进去吧,已经开始讲课了。”

    “已经讲课了吗?”小美女眨了眨眼睛。

    “是。”

    唐秋秋点了点头,那小美女见状,叹息一声:“没想到紧赶慢赶,还是来晚了呢!”

    唐秋秋在一旁沉默不言,只是看着这小美女自怜自爱,嘴角跟面皮一起在抽。

    她现在突然有些怀疑,这个名叫依幂的小美女父母是不是芭比娃娃的前身。

    怎么越看,越觉得这个女孩长的像洋娃娃?

    白白的肌肤、漂亮精致的五官、娇媚的身材、奶声奶气的声音还有高贵的气质,几乎是将所有的优点集于一身,她从小便梦寐以求,可是谁知道,天公不作美啊!

    唐秋秋此刻有一种仰天长啸之冲动,大喊——老天爷,我到底上辈子是做了什么错事,今生要给我这么一张稀松平常的脸啊!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忽而,小美女打断她的仰天长啸,唐秋秋迅即转过头,慌忙之中对上她的目光,讪讪地道:“唐秋秋。”

    “你好,唐秋秋!那,我们以后可以做朋友吗?”

    “呃……当然可以……”

    唐秋秋点了点头,心里却暗自腹诽。

    现在外国人果然都很开放,才聊了没几分钟,便表现的如此熟络啊!

    “秋秋,现在大家都在上课,我也不好贸然进去打扰大家,不然,你要是有空的话,带我去参观一下学校吧?”

    依幂隔着玻璃看了一眼身后的班级,又转过头来看向唐秋秋,甜甜地笑着问。

    唐秋秋感到为难地皱了皱眉,她其实本来是想进去的,可是见这个女孩子这么说了,她也不好回绝人家,只好点了点头:“好吧,我带你去参观一下明洋学院。”

    “谢谢!”

    依幂点了点头,正准备跟着她去参观,忽而,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她的脚步,依幂抱歉地看了一眼唐秋秋,唐秋秋无谓地摆了摆手,示意没事。

    见状,依幂从包包里拿出手机。

    唐秋秋站在旁边,无所事事,眸子云淡风轻地在四周扫视着,然而,就在依幂翻开她手机的那一刻,唐秋秋惊鸿一瞥,目光无意间留意到了她手机LED屏幕上的一抹身影……

    那脸,怎么看起来那么像宥央?

    尤其是五官,看起来好熟悉啊!

    唐秋秋蹙住眉,她再想认真地看一看,可是依幂却早已接通了电话,放在了耳边喋喋不休地煲起了电话粥。

    唐秋秋不解地眨眨眼睛,凝视着她一直拿着的手机,顿时陷入了深思之中。

    怎么可能?这个槿依幂,怎么可能跟宥央那个死家伙有关系呢?

    不!不可能的,一定是她看错了!

    唐秋秋心里暗暗地想,又使劲地晃了晃头。

    宥央那小子如果认识这种美女,肯定会跟她显摆,就算不显摆,她也会发现什么蛛丝马迹的吧?

    唐秋秋正思忖着,依幂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笑靥如花的看着她:“怎么了?秋秋?”

    “呃……”

    闻声,唐秋秋木木地看向依幂,只见槿依幂正歪着头打量着她,唐秋秋猛地清醒过来,摇着头,讪讪地往前走,依幂见状,也连忙跟了上去。

    然而,走在最前方的唐秋秋,心里却布满疑惑。

    这个依幂,跟宥央,到底认识不认识?

    刚刚屏幕上熟悉的五官,组合起来真的很像宥央啊!难道这世界上,还有长的像宥央的人吗?

    天气真的是瞬息万变,刚刚还是晴空万里的,下一秒,却变成晴转多云。

    阴霾的天空,仿若随时随地都会下雨。

    唐秋秋带着依幂走在学院的小道上,时不时的看到一些建筑物,便为她介绍这都是什么什么。

    依幂跟在旁边,不亦乐乎。

    唐秋秋心里暗暗的想:就是一些破建筑物而已,何必一副刘姥姥到了大观园的表情?

    唐秋秋耸了耸肩。

    这幸好是上课时间,要是午休或者放学的时候,明洋学院内的那些学生看到突然出现如琉璃娃娃一般的美女,还不要炸翻天了?

    “秋秋,这里是什么啊。”

    忽而,依幂停下步伐,指着她们东边不远处的一处造型奇怪的楼问。

    唐秋秋顺势望去,却嘴角一抽,拉起她的手就欲往其他地方走,那避之不及的样子,令依幂觉得有些古怪:“怎么了?”

    “我告诉你啊!那里可是我们学院最最最最最最恐怖的鬼屋。”唐秋秋先是警惕地看了一眼四周,尔后这才拉长声音,望着她道。

    “鬼屋?”

    “嗯!就是那种鬼故事里描写的特别恐怖的鬼屋!传说啊,死过人的!所以你没事的话,千万不要去那里啊!”

    唐秋秋脸上溢满真挚,仿若她所说的全都是事实,如若不属实,天打雷劈!

    小美女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似乎是有些不太相信,那双眼眸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可是很快地,便又消失殆尽。

    “哦……”

    “走,我带你去其他地方!”

    唐秋秋说着,拉着依幂便快速朝着反方向走去,而依幂,却不时地回过头,打量那栋造型奇特的屋子,那屋子看起来,像是一双手一样的造型,只不过,她突然有些好奇,如果要是把一个人关在里面,啧啧,会不会发生什么很好玩的事情呢?

    唐秋秋平时不逛明洋学院还不知道,这一逛才发现,原来明洋学院的好多地方她都没有去过。这一趟下来,竟把她累了个半死不活的了。

    唐秋秋想着,扭了扭头,她觉得现在肩膀麻麻的,累死她了。

    唐秋秋坐在座位上,环顾一周,才十一点的功夫,所以食堂并没有多少学生来,而槿依幂在刚刚说她有什么事,就先走了,唐秋秋便只好一个人来食堂吃饭。

    唔……带同学参观学院可也真的是累死人的差事,下次啊,谁要让她做学院的导游,她一定要收费!呜呜呜……

    唐秋秋揉着发酸的肩膀跟胳臂,悻悻地想着,忽而,只听得身后骤然响起一阵脚步声,唐秋秋本来是没太在意的。她现在累都累个要死了,哪还有心情在意什么脚步声啊!

    唐秋秋正垂头喝着桌子上的可乐,倏尔,只感到自己的肩膀上传来一股压力,紧跟着,一双手顺势蒙住了她的眼睛,唐秋秋身子一抖,略有嫌弃地开口:“喂!师恩熙……师大帅哥,你能不能不玩这么幼稚的把戏!这都几岁小孩子玩的了!”

    “呀!秋秋,你怎么知道是我啊?”

    师恩熙见她能猜测到是自己,不禁有些诧异,唐秋秋狠狠扔去一个白眼:“废话!我不光知道是你,我还知道你比宥央更无聊!”

    除了这个家伙没事找抽?还有谁会玩这么幼稚的把戏?第一次她见他吧,觉得他是一个好有型好有型的妖孽小正太,可是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之后她才猛然发现,所有的真相都隐藏在面具之下——还真是验证了这样的一句话:就算人有再帅的面孔,他的内心还是跟小孩子一样的找抽……因为,很——幼——稚!

    师恩熙所做的那些幼稚事情,她数都数不过来了。

    “我有惹过你吗?你说我做什么?”

    师恩熙还未说话,忽而,身后不远处却飘来一声很不爽的声音。

    唐秋秋顺势回头望去,只见宥央双手插兜,铁青着脸朝着他们二人走过来,唐秋秋耸了耸肩:“我只是说他比你无聊而已,你不必那么敏感吧?”

    哼!他倒来的真是时候呢!

    看起来,他的身体是好了,不然,他怎么还有力气跟自己说这样的话?

    宥央没说话,却默默地走到她的跟前,那双漂亮的绛红色眸子凝视着她,看的唐秋秋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

    嗬!

    他老这么看着自己做什么?

    “唐秋秋,我忽然发觉,你的五官真的很不好看。”

    半晌,他憋出这么一句话,唐秋秋的脸顿时黑得比他还要难看。

    她有时候会突然这么想:他是不是就是上帝派来与自己做对的?先是在最亲爱的宥佯学长面前污蔑自己跟他有关系,尔后又处处都跟她做对,说她的坏话!枉她昨天差一点被他脸上的表情骗了!

    唐秋秋脸皮一阵地抽,正欲开口反驳,突地,一阵脚步声打断了她,唐秋秋蹙住眉,一边心里咒骂着是谁这么没有眼力价,一边再度回头望去,只见依幂跟宥佯学长正提着一个箱子站在她们跟前,唐秋秋眼眸瞬间瞪大。

    宥佯学长?!槿依幂?!

    “是她?”

    突地,身后传来一声颇为疑惑的男音,唐秋秋却并未在意,只是诧异地凝视着跟前的两个人,有些发懵:“呃……依幂……学长……你们?”

    “哦,我刚刚啊在学校门口见到槿依幂同学,然后看她提着这么大一个箱子便就帮她把箱子接到食堂,她说,你在这里。”

    宥佯学长儒雅的解释着,那脸上如沐春风般的笑容晃了唐秋秋的眼。

    唔,她的宥佯学长果然是一等品啊!

    对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都这么的好,这么有爱心。

    槿依幂微微一笑,迈着淑女莲花小步走过来:“我刚刚就是想到我的箱子落在了门口,所以去拿……”

    她话音未落,目光却猛地停留在宥央的身上,唐秋秋顺着那目光望去,只见宥央正冷着脸看着跟前的依幂,而依幂在这里见到宥央,似乎也有些意外,看她们两个人的表情,是认识的?

    唐秋秋不解地挑了挑眉毛,只看到依幂已主动地伸出手,那白皙如洋娃娃般的绝美小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红晕。

    “宥央。”

    “你怎么来了?”

    宥央的语气很不好,那口气几乎可以冻死人一般。

    离他很近的唐秋秋不禁打个寒颤。

    这个家伙要不要那么冷啊?

    好歹人家槿依幂也是个美女哦!

    “宥央,你,见到我不高兴吗?”

    依幂眨眨眼睛,有些伤心地看着他,宥央却顿时不答话了,瞥了一眼身侧的师恩熙,便迈开修长的双腿走了出去。

    望着少年离去的背影,依幂愣了一下,尔后连忙跟着追了出去,见他们一前一后的两抹身影,唐秋秋遽然陷入了迷茫之中,与她的猜测相反,他们两个人认识?!

    她将目光移到师恩熙的脸上,发现师恩熙一改之前的魅惑,脸上满是肃杀。

    “怎么了?她们两个,真的认识啊?是什么关系啊?”

    她好奇地问,师恩熙瞅了她一眼,摇了摇头,径直也跟着走了出去。

    见状,唐秋秋更加不解了。

    嗬!到底是怎么了嘛!怎么没有一个人跟她解释啊?

    唐秋秋想着想着,忽而意识到她的身边还有一个人,急忙抬头望去,却只见宥佯学长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依幂的那个粉红色箱子上。

    唐秋秋眉毛一挑:“学长,你在想什么?”

    “呃……哦,没事。”

    闻声,宥佯学长缓过神,摇了摇头,示意没有什么事,唐秋秋则感到很诡异。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见宥佯学长像是有些失神的样子啊?

    “秋秋,很抱歉,我忽然想到还有一点事没有完成,不好意思,我就先走了。”

    “啊?!”

    唐秋秋目瞪口呆地望着他急速离去的身影,懵懂地挠了挠头:“奇怪,我有说错什么么?怎么一个一个的脸色都这么怪?大家这是怎么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