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他们之间有“奸情”!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23本章字数:10725字

    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蒲公英般的甜美味道,唐秋秋一个人静静地走在学院铺满鹅卵石的小道上,周围两排高高的榕树遮住了耀眼而有些炙热的阳光。微风拂过,吹起蓝舞葵的裙角,舞出朵朵的波浪。

    “唔……好无聊啊。”

    唐秋秋揉着脸,一个劲儿地说着无聊二字。

    她现在真的很无聊。

    且不说她没有任何胃口吃中午饭,就连师恩熙跟宥央那两个家伙都不知道跑哪去了,想去找宥佯学长,但学长也是急匆匆地便离开了,她一个人,真的很烦。

    唐秋秋停下脚步,忽而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不对劲啊!仔细想想,刚刚,看起来依幂对宥央的态度很不寻常,莫非,她们有一段往事?莫非……她们是男女朋友?!”

    想到这一点,唐秋秋立即打了个寒颤。

    真是令人感到诧异,依幂怎么可能跟宥央那种臭小子交往过呢?她的眼睛又不瞎!

    唐秋秋踢着道路上的小石子,一边继续无聊地走,走着走着,这时一阵争吵声却突然钻进了她的耳朵里——

    “宥央,你干什么要躲我?”

    “你为什么会来?”

    “我只是听说你也在明洋学院啊,想碰碰运气,所以我才……”

    “马上退学。”

    “什么?!”

    “我说,让你退学!”

    那霸道而略微有些高分贝的男声好熟悉,唐秋秋迅速停下脚步,走到一棵年岁较大的榕树后面,偷偷地露出一个小脑袋,朝着声音发源地望去。

    只见宥央双手插兜倚在树干上,一副童话王子般享受的神情,而站在他面前的女生,却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呃……这是怎么回事?

    “宥央!你不可以这么对我的!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查到你在这里,为什么你要让我离开?!为什么?!你给我一个解释好不好?我就是想要一个解释而已。”她抓着他的手,哀伤地问。

    宥央瞥了她一眼,那眼神里夹杂着一丝的嘲弄。

    “解释?你是不是忘记了我的任务。”

    “没有……”依幂摇了摇头,紧紧地咬住下嘴唇,男生冷冷一笑:“那不就是了?”

    “可是……”

    “那你知道不知道你的突然出现很有可能打乱我一切的计划?!”宥央冷着眉,突地朝着女生大吼起来。躲在树后面的唐秋秋闻声,身子不禁浑然一颤。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宥央这么生气的样子,而他刚刚所说的任务?呃……那是怎么回事?

    妈妈咪啊!她怎么越听就越听不懂了呢?

    “唔……宥央!你明知道我是那么的爱你,为了你,我可以不惜一切的!”

    她抓住他的手更加用力了,宥央蹙着眉,几次想要挥去,可是都被她紧紧地拉住了,少年无可奈何地叹息一声:“我知道,可是你更应该清楚,我……”

    他话音未落,只见依幂已经踮起脚,极其大胆地用自己的唇封上他的唇,一刹那间,唐秋秋再一次被雷了,而且是彻彻底底地被雷了。

    大地啊耶稣啊王母娘娘雷公电母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秋秋正想着,忽而这时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唐秋秋顿时一惊。

    妈啊!会被发现的!!

    想到如果被宥央知道她在暗地里偷听的后果,唐秋秋立即手忙脚乱地开始在自己的身上找手机,可是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手机在哪,唐秋秋心里焦急万分,再这样响下去,肯定会被发现的!

    “唐秋秋?你在偷听?”

    果然,人不能做贼,她还是被发现了……

    闻声,唐秋秋抬起头,迎上双手交叉的少年满是不悦的目光,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朝着四周看去,发现依幂早已经不见了。

    嗬,这速度,可真快,都能比上航空母舰了。

    “那个,我……”

    唐秋秋哆哆嗦嗦地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少年拿起自己手中的手机,摇了摇,又摁下关机键,唐秋秋身上的铃声终于停止。

    霍然之间,唐秋秋眼眸瞪的比鸡蛋还大。

    是他?!

    娘啊!这小子的头是怎么长的?!

    “唐秋秋,你听到了什么?”他眯着眼睛,凛冽地问,那口气就像是以前日本皇军逼供似得。

    唐秋秋全身再度打个寒颤,连忙摆手:“没……没!我向上帝发誓,保证我刚刚什么都没听到也没看到。”

    “真的什么都没有?”少年不信地挑了挑眉毛。

    她当他是傻子吗?什么都没听到?嗬!怎么可能呢?

    “唐秋秋!不要骗人!”

    “我真的没有骗人!我只听到了什么任务还有你跟依幂是男女朋友她爱你她还吻了你,其他的我什么都没听到!”

    她举起手,噼里啪啦地讲了一大堆,少年的脸却黑的跟煤球一样。

    他咬牙切齿地从唇里挤出几个字:“唐秋秋……你真不要脸。”

    “靠!这跟我要脸不要脸有什么关系?!你至于这么骂我么!”闻声,唐秋秋不爽地反驳起来。

    宥央凭什么说她不要脸?难道,随便听了一下她们的说话,这就是不要脸吗?!他未免也太专制了吧!

    “你鬼鬼祟祟地站在后面偷听人家说话,事后被抓到还死不承认,这不是不要脸是什么?”

    他冷哼一声,眼眸里全然都是嗤笑,唐秋秋却气地浑身发颤。

    啊啊啊啊啊啊!这个该死的男人实在是太可恶!太毒舌了!

    呸呸呸!她哪是鬼鬼祟祟?!她哪是死不承认!

    混蛋!有本事他说话别说的那么大声啊!

    “现在反驳不出来了吧?”他环起双手,冷漠无比地瞅着她,那轻蔑的神情,连唐秋秋顿时火气更冲。

    “嗷!你凭什么说我鬼鬼祟祟?!还说我?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在宥佯学长面前诋毁我不说,还说我们是男女朋友?呸!谁跟你是男女朋友?!依幂是你的女朋友吧,你这么说也不怕她生气!”

    她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堆,宥央的眉头却紧紧地皱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她唐秋秋的错觉,她总觉得,在提到依幂两个字的时候,宥央的脸色很是难看,是她自己也说不出来的难看……

    “说啊,这次,你怎么不说了?”她得意地仰头看向他。

    他以为她是软柿子吗?老虎不发威,他当她是HOLLKT啊!

    “无理取闹。”

    半晌,宥央的唇中吐出这几个字,尔后转身凛冽离去。

    唐秋秋望着他的背影,却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无理取闹?呀呀个呸!

    他竟然还敢说自己是无理取闹?他怎么不说他自己才是啊!不就是听了一下他跟别人的谈话而已嘛?他有必要上纲上线的吗?还说自己不要脸!混蛋!可恶!

    唐秋秋一边咬着小银牙想着,一边转身朝着他离去的反方向走去。

    可是走着走着,唐秋秋又觉得有些不对劲。

    到底,他口中的任务是什么?

    他来明洋学院,是有目的的吗?

    下午上课的时候,唐秋秋一直在打量着依幂,她越看,越觉得这个女生有些不普通,可是哪里不普通,她又说不上来。

    直到一下午的时间被她虚度之后,见依幂收拾好桌子上的那些东西,朝着发呆的唐秋秋走了过来。唐秋秋小心肝一颤,连忙垂下头去,生怕被发现她其实一直都在打量她。

    “秋秋,听说,你跟宥央是朋友啊?”她微笑的望着自己问。

    唐秋秋没有想到,依幂一上来说的便是关于宥央的话题。

    她嘴角狠狠一抽,尔后摇头:“朋友?你想多了,才不是呢……”

    他哪是她的朋友?是敌人还差不多!

    “哈哈……秋秋,你可真有意思!”她咯咯地笑了起来,那笑声如同银铃一般的悦耳动听,可是唐秋秋听着却不禁身子浑然一抖。

    “那你跟宥央是什么关系?男女朋友吗?你该不是为了他才来明洋的吧?”她歪着头,望着依幂,问。

    依幂闻声,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殆尽,唐秋秋面皮跟着嘴角一起开始抽,她该不是发现什么了吧?只见依幂动了动嘴皮,正欲说什么,忽而,一声男音却从中打断了依幂:“依幂,怎么样,可以走了吗?”

    宥佯学长!那是宥佯学长的声音!

    唐秋秋转过头,双眸发光的看着跟前的少年。

    只看到少年正儒雅翩翩地走过来,他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只停留了一秒,可是却又迅即移开,移到依幂的身上,唐秋秋的小脸蓦然垮了下来。

    在宥佯学长的心里,恐怕,她是很不起眼的吧?

    就像是在看平时的桌子椅子一样?

    唐秋秋正想着,只听得一阵交谈声传入了她的耳朵——

    “嗯,当然可以啊。”

    “我是怕再不去,图书馆就要关门了,你才来明洋,就让我当你的导游吧。”

    “哈哈!好啊!”

    唐秋秋抬起头,看向正在交谈的两个人,男的俊,女的美,典型的帅哥美女,她们两个搭配在一起,也真的是令人赏心悦目。唐秋秋正想说什么,可是宥佯早已经拉着依幂离开了,望着两抹逐渐淡化的身影,唐秋秋的心不知道怎么的,霍然觉得像是有一把刀子,正在剜着她的心一般。

    那感觉,无法言语。

    唐秋秋捂住胸口,站起来,朝着外面一步步走去,却猛地觉得,空气好生沉闷。

    她仿若无法呼吸了一般。

    “秋秋。”

    忽而,她感到自己孱弱的身子被一把扶起,透过肌肤传来的温暖,使得她心无法遏制地一颤。

    她回过头望去,只见师恩熙正站在她的身后担忧地望着她,那双明亮似太阳的眼眸,令她觉得心蓦地感到踏实许多。

    “师恩熙……”

    她无力地挤唇笑了一下,却不知道她此刻笑容是有多么的难看。

    “秋秋,你怎么了?看起来你的面色不是很好,眼睛里也红红的?”

    “没……没什么……”

    她摇了摇头,可是,眼睛却不知道怎么的,觉得好痛啊。

    “秋秋,你哭了?”耳边,突然传来师恩熙略微紧张的声音,她下意识地用手一抹眼睛,发现手背上真的被沾湿了。

    “唔……师恩熙,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很差劲啊?人家都是王子公主,而我连公主身边的仆人都够不上资格。”她吸了吸鼻子,看着师恩熙自暴自弃地问。

    “哎!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啊。我听人家说过,就算是夜空里再渺小的星星,也要相信自己可以散发出非常耀眼夺目的光芒。因为这个世界上,无论高低贵贱之分,只有你自己想不想努力拼搏。”

    “真的么?我一直以为,自己是最没有用的那一个啊!”

    师恩熙摇了摇头,原先脸上的妖冶骤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你想太多了,其实秋秋你还是很好的。真的,以我本人的眼光来看!”他努力的开解着她。

    “唔……真的吗?”

    她眨了眨眼眸,不可置信地望着跟前的少年。

    少年重重地点了点头。

    唐秋秋的脸上,露出一丝向日葵般地微笑。

    唔,如果宥佯学长也可以跟师恩熙的想法一样该多好?可是,她很清楚,宥佯学长是根本看不上她的,看不上的!

    “好了,不要想那些不开心的了。在这里这么久了,你不嫌腿酸么?我先扶你回去吧!”

    “好……”

    她点了点头,正欲迈动脚步,倏尔,像是又想到了什么一样,启唇问道:“对了,宥央那个死人呢?”

    奇怪,他不是一直都跟师恩熙在一起的吗?他们两个人,不是一向形影不离,跟双胞胎、连体婴似得吗?

    “哦,他去办事了。”

    他耸了耸肩,唐秋秋却感到诡异地皱住了眉:“去办事了?”

    “嗯,怎么了?”

    他见她脸上有些疑惑的样子,不禁开口问。

    唐秋秋缓过神,晃了晃头:“没……没什么。”

    她只是觉得奇怪而已,奇怪他有什么事情要办。

    可是,转念又一想,她没事担心他做什么?

    他爱办事不办事,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嗬,她真的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啊!

    “嗯。那我们走吧。”师恩熙微微一笑,重新扶住她。

    唐秋秋颔首,任由少年拥着她朝着校门外走去,心,却不知道怎么的,隐隐约约地察觉到了什么。

    似是什么不好的预感?

    可是……是什么呢?

    唐秋秋嘟了嘟嘴巴,她想不出来,索性就不想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切,都会迎刃而解的,她还是不要杞人忧天了。

    雨珠连绵,一道闪电突地划破天际,闷雷随之响起。唐秋秋独自坐在桌子前,望着跟前的电脑,她却顿时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她托着下巴,看着黑黑的屏幕发着呆,完全就是在自我打发时间。

    忽而,门被人轻轻地打开,师恩熙端着一杯热牛奶走过来,那唇角闪烁的全然都是妖孽般的笑容。他恭恭敬敬地伸出那白皙而骨节分明的手,将热牛奶杯子递到她的跟前,唐秋秋闻到那牛奶的香味,霍然清醒过来:“呃……”

    “睡前喝牛奶对皮肤很好哦,我的女王殿下。”他说着,又魅惑无比地眨了眨眼睛,那眨眼睛的动作可真的能说是——风情万种……

    唐秋秋嘴角一抽,接过少年手中的杯子:“我突然觉得你真的很适合做男仆。”

    “是吗?我也这么觉得诶。”

    他点了点头,嘴角妖孽的笑容愈来愈在她的眼眸里扩大,唐秋秋只觉得她此刻被这一抹灿烂的笑容给雷的眼花缭乱。

    不成,不成,再这样看下去,她的小心肝啊迟早会被这家伙给电死的!

    “打住!停!”

    她伸出手,挡住他那隽秀脸上比太阳还要灿烂无数的笑容,师恩熙不解地锁住眉:“怎么了啊?”

    “师恩熙……我觉得,你还是别对我这样……我受不了……”

    她锤了锤自己的胸口,表示她现在早已内伤。

    她真的受不了啊!

    大晚上的,他风情万种地对她抛媚眼,她很容易理解为这是在勾引她诶!

    呼啦……呼啦……

    她受不了……受不了,实在是太罪孽了!

    “为什么啊?”

    “你信不信……你再这样下去我会忍不住地扑倒你……”

    她佯装很凶悍很凶悍的声音冲着师恩熙一字一句地说,没想到,师恩熙听罢之后反而脸上露出一丝欣喜:“好啊,好啊!只要秋秋你愿意,我怎么样都Ok啦!”毕竟,这可是他求之不得的呢!

    “师——恩——熙——!”

    唐秋秋因为他的这句话彻底气结。

    他难道真的以为她是“正人君子”嘛!

    啊啊啊!他再这样魅惑地朝着她抛媚眼,恐怕她真的会忍不住的……

    所以,为了不要令自己太花痴的那一面表现出来,唐秋秋深吸一口气,拉住师恩熙的手臂拖着他朝着外面客厅轰去,少年却是一脸的无辜:“唔……秋秋,怎么了嘛?不是说要扑倒我的吗?”

    “师恩熙!我保证,你再多说一个字,我就把你团成球从这里扔出去!啊啊啊!”她说着,又抬起腿朝着他的PP狠狠地补上一脚,少年一记闷哼,朝着客厅沙发闷闷倒去。见状,唐秋秋顺势关上了房门,又反锁住,任由他在外面呜啊啊的痛呼个不停。

    唐秋秋走到床边,拿起床头的两个阿狸娃娃堵住自己的耳朵。

    呼……呼……

    呼……呼……

    她低低地喘息着,胸脯也因此而上下剧烈起伏起来。

    可是,当她的目光望向外面的时候,发现,那雨下的越发的大了,可是,宥央还不见人影……

    鬼知道他到底是干什么去了?

    “唔……唐秋秋,别再想了好不好?”她反复对自己默念着。

    她为什么要担心宥央那家伙的死活?!他跟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她心里想的,是宥佯学长、宥佯学长、宥佯学长……

    唐秋秋打算给自己做自我催眠,他们两个人的名字一定是太相似了,所以,她才会念错,嗯,一点是这样的……

    宥佯学长、宥佯学长……

    宥佯学长……

    她想的,只有宥佯学长……宥佯学长,才是她心里的白马王子,是她的唯一……

    宥佯……宥佯

    龙宥佯……师宥央……

    啊!疯了!为什么又会念成他的名字!

    唐秋秋暴怒地从床上站起来,揉着本来就已经乱糟糟的鸡窝头:“师宥央,你这个混蛋!”

    窗外的雨兀自不停地下,然而,那一滴滴自天空降落下来的雨珠打在窗台上,却也好似打在了唐秋秋的心湖之中,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宥央……宥佯……老鼠老虎,傻傻分不清楚……

    灿烂的阳光透过云层温柔的洒在大地上,雨后的空气,清新无比,到处都可以闻到一股泥土的芳香味。

    唐秋秋闷闷地坐在椅子上吃着早餐,眼睛上,却顶着两个乌黑乌黑的黑眼圈,吓得刚刚从房间里出来的师恩熙一个没站稳,差点摔个四脚朝天。

    “秋秋!不带你这样吓人的!你要去动物园看亲戚啊!”

    “呸!”

    她朝着师恩熙飞去一记白眼,师恩熙耸了耸肩,扭头,望了一眼宥央的房间,见房门紧闭,就知道他昨天晚上一夜没回来,师恩熙眨着眸子,暧昧地走到唐秋秋跟前,用着略微有些伤心的语气道:“秋秋,你该不是担心老大吧?唔,你这样,人家会伤心的啦……”

    然而,他话还未说完,唐秋秋便伸出手,狠狠地弹了一下他的额头,痛的师恩熙立即发出一声“狼嚎”

    ——“嗷!你打我干嘛!好痛啊!”

    “谁叫你废话那么多,被打活该。”她嘟了嘟嘴巴:“再说了,我管他去哪?他撞南墙去死都跟我没关系!”

    “哦?真的吗?”

    师恩熙拉开一把椅子,坐下去,目光则紧紧锁定在唐秋秋的脸上。她点了点头,心里却不禁泛起了嘀咕:她顶多就是好奇而已,好奇那家伙到底是去哪了!一夜没归来诶!说到底,他们是影号店的人,他也算是自己的愿望,既是如此,他就算一夜不归,也要跟自己打一声招呼吧?莫非……是跟依幂在一起?

    想到她们昨天在学院里接吻的那一幕,唐秋秋不知道怎么的,心里有些微微的堵塞。

    哦!她真的是疯了,彻底的疯了!

    他爱跟谁跟谁谈恋爱,跟她有个一分钱的关系?!

    她不能再想了!

    否则,迟早会被那家伙搞疯掉的!

    “师恩熙,一会儿吃完了跟我一起去坐公交上学吧!”她抬头,看向师恩熙,道。

    “啊……为什么?”

    师恩熙皱了皱眉,那双魅惑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厌恶,却被唐秋秋瞬间捕捉到了。

    “怎么,看样子,你很讨厌公交?”

    “呼,难道你不觉得坐公交很讨厌吗?要挤来挤去的诶。”

    当然,实际上,他还在心里默默地补下了一句——那就是,他们是影子,最好不要在人群太密集的地方出现,不然,很有可能出事的。

    影子是因为阳光跟月光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所以,只要有光的地方,他们的生命就不成问题,而人群太密集的地方,通常会将阳光遮挡住,而且空气太复杂,对他们是绝对没有任何好处的。

    “好吧……的确是这样。”唐秋秋嘟着嘴点头,师恩熙却像是又想到了什么一样,抬起头,笑嘻嘻地看着她:“既然不能坐公交,那我们用双人脚踏车吧?”

    “嗯?双人脚踏车?”

    “是啊!我昨天特地跟老大买回来的,本来是想回头我们可以一起去郊游,嘿嘿,今天就先试试呗!”

    他笑容堪比阳光般的灿烂,唐秋秋不受控制地点了点头。

    好吧……脚踏车就脚踏车……

    但愿,一会儿去明洋学院的时候不要碰到宥央,不然她真的很怕自己会控制不住情绪地想要拿刀直接杀了他啊啊啊!

    他当自己的家是什么?!旅馆?!嗬!可恶!

    唐秋秋突然后悔跟师恩熙骑双人脚踏车去学院了……

    虽然,一开始从家里出发的时候,一切都是好好的。

    鸟语花香,到处都是一副阳光灿烂的景象,可是当她跟师恩熙骑着脚踏车双双进入学院的那一刻,便立即引来了无数花痴女的围观……

    唔……她这下子真的是跳进黄河水都洗不清了!

    “呀!你看!这不是唐秋秋吗?”

    “是啊!天哪!她怎么跟恩熙坐在一起啊?”

    “啊啊啊!我的恩熙啊!恩熙怎么会跟这种女人骑双人脚踏车来学校!”

    “唔!一定是被下药了!可恶的唐秋秋!宥佯学长的主意没有动成,又将注意力转到了恩熙的身上!吼吼!她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个样子,出来逛街人家还嫌弃她有碍市容呢!”

    “就是!就是!”

    一时间,四周流言蜚语不断,唐秋秋就差把脸直接埋进师恩熙的后背里了,可是尽管如此,她还是能听到这家伙不亦乐乎的笑声。

    他干啥玩意?!他笑什么啊!有什么好笑的!

    “师恩熙!”

    她咬着牙从里面挤出这三个字,师恩熙回过头,笑眯眯地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你笑个毛线球啊!”

    她扔去一记大大大的白眼,他耸了耸肩:“没有啊,只是觉得,如果我们每天这样来上学,一定很好玩。”

    “用毛巾擦死你!你当然觉得好玩啦!我都快被这些疯女人的眼光杀死了!”

    她说着,又将脸死死地埋进他的后背里,却引得师恩熙笑容愈加的张扬。

    “哈哈!唐秋秋,你好逗啊!”

    “唐秋秋!喂!你的口水啊!”

    阳光下,他不知不觉地放慢车速,为的,只是想跟唐秋秋多待一会儿,他第一次发觉,如果他可以一直这样无忧无虑地生活下去,也不错啊……

    只是可惜,童话终究是童话,总有醒过来的那一天,等到醒过来的那一天,一切,会发生是那样的狼狈不堪又悲怆无比……

    然而,他现在能做的,只有好好享受现在的时光……以至于,梦醒了的时候,不至于太仓促太失望……

    “师恩熙……呜呜呜……你这个混蛋……”

    一直到上课的时候,唐秋秋都还能听到四周那些女生的窃窃私语,以及感受到她们不怀好意的目光!她快疯了,她快疯了!

    这一路上,乃至于到了班里的时候,一直在被她们的这种小眼神秒杀,她宁愿现在有人给她一堵墙,然后她撞上去直接见阎王!

    最起码,阎王不是女的,阎王更不会花痴!

    老师迈着沉重地步伐走了进来,周围一片怨声载道,唐秋秋将一本书打开放在自己的跟前,将脸藏匿与后面。

    可是,她在无意间瞥到依幂的位置上的时候,却发现,那座位上空空如也,依幂没有来。

    槿依幂没有来?!

    她去哪了?!

    唐秋秋倒吸一口冷气。

    该不是,真的被她猜对了吧?

    妈妈咪啊!她有那么准吗?

    唐秋秋揉了揉自己有些婴儿肥的小脸,她不相信她可以那么准,准到,宥央真的是跟依幂在一起……

    Oh!My,god!

    这一切全都是巧合,巧合……

    她自言自语,心却不知道怎么的,开始噗通噗通快速地跳了起来:“唐秋秋……让它停下来啊!赶紧让它停下来啊!糟糕……怎么好像不受控制了……”

    一节课终于在唐秋秋的胡言乱语之中结束了。

    唐秋秋拍着胸脯,从座位上站起来,垂着头朝着外面走去。

    她现在,心觉得好慌乱好慌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她的心脏就是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唐秋秋耷拉着小脸,默默地朝着前方走去。

    今天,阳光很温暖,温柔地照射在人的身上,总有那么一种暖洋洋的暖意,好似活在春天一般。

    唐秋秋抿着唇,脚步轻柔地往前走,四周走过三三两两的学生,她却没有心情做任何事情。

    她的脑袋现在是木的,觉得周遭一切都跟她早已没了关系。

    走着走着,忽而,她感觉自己撞到了一个硬梆梆的东东,额头霎时间痛了起来,唐秋秋捂住发痛的额头,抬起头,对上宥佯那张灿烂笑容的脸庞:“怎么了?想什么呢?那么入神啊?”

    “啊!宥佯学长!”

    她惊呼一声,有些不可思议,宥佯则微微一笑:“嗯?”

    “没有啊……随便想一点事情而已。”她摇了摇头。

    “对了,槿依幂来了没有?我刚刚说想去找她,结果看她不在。”

    宥佯学长突然问起槿依幂,唐秋秋的心咯噔一怔,尔后闷闷地又摇头:“她没来。”

    奇怪,宥佯学长为什么要问槿依幂的事情呢?

    “宥佯学长。”

    她抬起头,打量着他线条分明的侧脸,发现他的脸上竟染上一丝失望,一刹那间,她忽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感觉,学长跟槿依幂之间,好像……

    只不过,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学长你跟依幂什么时候那么熟了?”她眨着眼睛,八卦地问。

    她知道,她不应该问这个话题的,可是,她还是控制不住。

    “呵呵呵,没有啊,只是觉得,那个女孩子很可爱。”

    少年说着,身子倚在旁边的栏杆上,深蓝色的衬衣配上深蓝色的领带,使得少年有一种超凡脱俗似是精灵般的气质。

    唐秋秋歪着头,对于他的这句话,心里,有些微微的诧异。

    他说,依幂很可爱?

    她好像还是第一次剑宥佯学长如此认可一个人呢,莫非,他对她……

    “学长……你是喜欢她吗?”她握紧双手,问出这句话,闻声,宥佯似乎也有些吃惊,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说,可是唐秋秋不是傻瓜,她看得出,宥佯学长对于槿依幂的好感,唐秋秋深吸一口气:“是喜欢吗?”

    “呵呵,不知道……”半晌,少年回答出这个答案,唐秋秋的手,却默默地握成了一个拳头形状。

    不知道……唔,她好羡慕槿依幂!

    同时,她的心里,也有一点微微的哀伤。

    这种哀伤虽然不足以令她感到撕心裂肺,可是,却像是有一根细细的针在不断地戳着她的心脏一般,一点点地侵蚀着她的神经。

    唐秋秋抿住唇,不再说话,宥佯垂下头,淡淡地笑了笑:“不过,不知道她对我的印象怎么样。”

    唐秋秋闻声,不可思议地转过头,看向宥佯学长。

    嗬,宥佯学长果然喜欢上槿依幂了,这便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吧?只可惜,并不是对她……

    不对!等等!!!!

    忽而,唐秋秋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眸子瞬间瞪大!

    记得,昨天她在学院里,看到槿依幂跟宥央在接吻,而且那家伙也没有否认他们是男女朋友的事实,如果是这样,那么宥佯学长岂不是,喜欢上了一个有男朋友的女孩子?!妈啊!

    唐秋秋惊愕地捂住嘴巴,不知道这句话该不该说出来,而宥佯却是发现了她的怪异动作,转过头来,不解地看着她:“怎么了?”

    “嗬!没!没什么。”她摇了摇头,胸口却因为那句话,而变得堵塞起来,说呢?不成,不说呢?也不成!诶呀!把她彻底的弄烦了!

    不过……有这么一句话,叫做什么来着——

    对了!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她唐秋秋别的不擅长,这个嘛……嘿嘿……

    “唔……学长……我……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事,那我就先走了哈!”

    她说罢,撒腿就跑,也不顾宥佯看她的诧异目光,她只知道,她现在再呆下去,真的会一不留神就将那件事说出来,可是,她不想看到宥佯学长伤心的目光,她真的,一点一点也不想。

    唔……宥佯学长千万不要怪她,她也是实在怕他伤心而已。

    想着,唐秋秋更加用力地朝着前方奔跑,可是跑着跑着,唐秋秋却发现有些不太对劲了……

    咦……

    这是哪?

    唐秋秋锁住眉,在四周打量一圈:什么时候,她跑进了一个破屋子里面?

    唐秋秋想着,回过头望去,发现玻璃门已经被锁上了,唐秋秋蓦然瞪大眸子——这莫不是传说之中的鬼屋?!

    唐秋秋身子忍不住地一颤。

    妈啊!她怎么跑到这个地方来了?!

    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唐秋秋双手环住肩膀,她愣在原地,不敢再动,生怕这时会出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可是,耳朵里却不争气的开始出现以前小时候听到的那些鬼故事……

    什么《一只绣花鞋》、《人鬼恋》、《千万别说话》、《它就在你身后》……

    唔哇!

    可怕!太可怕了!

    唐秋秋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喘,小气也不敢出,只觉得,这个地方好阴冷好阴冷。她轻轻地挪动脚步试图去开门,却发现,她怎么打都打不开,像是被人刻意锁住了一样。

    奇怪……

    唐秋秋环顾一周,这屋子内空荡荡的,可是却挂满了蜘蛛网,而且连一丝阳光都看不到。

    怎么办!?怎么办?

    唐秋秋心里急得要命,她猛地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拿起口袋里的手机,正欲打电话求救,可是……

    妈啊!上天不带这么玩她的!

    没电了啊!!!!关键时刻竟然没电了!要不要这么雷人啊!又不是拍小说、演电视剧,干嘛呢!

    唐秋秋眼泪急的都快涌出来了。

    她真的很胆小,而且从小,最怕的就是鬼啊这些不干净的东西。

    “天哪,难道,我英明一世、美貌动人的唐秋秋就要命丧于此吗?“

    唐秋秋话音刚落,一声诡异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在这空荡荡的屋子内,显得好生诡谲——

    吱嘎——哇呜吖——

    嘠唔——嘠唔——

    这都是什么声音啊!

    唐秋秋紧紧地抿着唇,冰凉的地板她稍稍一踩,也会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像是老鼠在啃什么东西一样……

    唐秋秋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她一定要让自己淡定下来,一定要让自己淡定下来,可是,淡定了半天,都没用……

    “唐秋秋!不成,再这样下去,你肯定会完蛋的!嗷!一定要想办法啊!你才十七岁啊!花一样的年纪啊!”

    她自言自语之后,便开始在这空阔无比的房子内大喊起来:“唔!有人没!!!救命啊!!来人啊!!!救命啊!!”

    经过三个小时的呐喊,唐秋秋累的嗓子都已经干了。她瘫坐在一个小角落里,用双臂捂着自己的肩膀,试图给自己一点暖气,她觉得她现在又累又渴又饿,可是,喊了半天,都没一个人来……

    她发觉,自己真的好倒霉,估计,明天的报纸标题便是——花季少女唐秋秋因误闯学院鬼楼,而诡异死亡……

    唐秋秋吸了吸鼻子,委屈的泪水在眼眸里不断地打转。

    都说红颜薄命,难道,就是这个道理吗?

    唔,她宁愿不做红颜啊!

    宥佯学长、宥佯学长……师恩熙……宥央……

    唔,他们在哪儿?!

    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发现她失踪了呢?为什么……

    眼泪顺着唐秋秋的眼角一滴滴地流了下来,她突然觉得,自己很悲哀很悲哀。

    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

    不就是知道了槿依幂跟宥央是男女朋友而已嘛!为什么她不可以大胆的跟学长说出来呢?!她为什么要跑呢?!现在可好,跑着跑着,她给自己跑的没命了……

    唐秋秋紧紧地抿着唇,她努力地不想让自己流泪,因为那样会显得好懦弱,可是她真的很怕,这里又黑又暗,时不时地还有什么诡谲的声音响起,甚至,她闭上双眸都想像得到,她万一在这里累倒或者睡着之后,有一只或者无数只老鼠朝着她跑了过来,它们开始啃她身上的肉,又或者,是有什么半透明嘴唇还滴着血的鬼魅露着大尖牙,伸着手朝着她幽灵似得飘过来……大喊着,我要吃了你,我要吃了你……

    一想到这些,唐秋秋就觉得她的身上立即出了一层汗。

    细细密密的……全都是传说之中的冷汗。

    不要!她不要喂老鼠!

    她更不要被那些鬼魅所吃了!

    不要,不要啊!!

    已经差不多是晚上八点钟了,唐秋秋透过外面的门,看到了依稀的月光,而房屋内,却也显得更加的凄凉而冰冷……

    唐秋秋是彻底累瘫了,她已经绝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