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苏晓和莫朗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21本章字数:3525字

    苏晓在来云辰工作之前,曾经在电台当过一段时间的兼职主播。

    每天晚上负责十二点到凌晨两点的广播,工作也很轻松,只是读些心灵鸡汤的文章,讲一些煽情的,让人听了不免潸然泪下的故事,然后放上几首音乐,读一点短信平台上听众发来的留言而已。

    赵怡宁曾经劝过她不要做这个,毕竟下班的时间太晚了,但是苏晓只是笑笑。

    苏晓遇见莫朗的那一天,也是这样的一个无波无澜的晚上。

    摘下耳麦,收拾好东西走出电台大门已经子夜时分了。苏晓将围巾围得更紧了些。每天她都是电台里走的最晚的DJ,谁让她负责的节目是零点至两点的时间段呢。当然她没有怨天尤人的意思,这是她自己的选择,还在中学时她就喜欢听深夜的节目,每个夜晚都是这些夜班DJ的声音陪她度过的。

    刚开始做节目时她有点怕黑,怕下节目之后一个人走在没有什么行人的街上那种空荡荡的寂寞,但是习惯之后就都好起来了,渐渐的她甚至还喜欢上了安静的街灯,安静的路,安静的街灯,安静的一个人走回家。

    这是她做这份兼职之后的第一个冬天。

    据气象预报说这会是一个温暖的冬天。

    不过她很明显的有点不相信气象专家的话,刚刚就有一阵冷冷的冬天的风吹过来,她不觉打了个寒战。

    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了。

    苏晓向路边看看,几家小吃店已经打烊了,店里的waiter懒懒的打着呵欠,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走进了一间cafe。

    那是间很小的店,透过明亮的玻璃门窗可以看见桌椅和壁纸都是浅浅的蓝色,屋子里柔柔的光线让气氛显得很旖旎,cafe里没有服务生,一个男人坐在角落里,桌上只有一朵插在蓝色长颈花瓶里的红玫瑰一杯咖啡,那咖啡的热气和香味氤氲着盘旋,上升,把他和那朵显得不合适宜的玫瑰缠绕得有点梦幻迷离。

    苏晓推开门,那个男人很快的从角落里站起来,微笑着招呼:“您好,欢迎光临,要来杯咖啡吗?”

    “卡布奇诺。”简叶找了张桌子坐下,打量着他的脸,他长得很清秀,眉目的轮廓都不是很清晰,英挺的鼻子下薄薄的嘴唇好像总是带着笑意。墨蓝色的头发下藏着一枚小小的耳钉,是雨滴的形状,苏晓毫不惊讶的发现,他的耳钉也是蓝色的。

    这个人,应该是很喜欢蓝色的吧?他的店装潢都是蓝色,他自己也是蓝色的。苏晓看着他的背影,不知怎么,只觉得他就像是在一团蓝色的雾气里漂浮的精灵,静川明波般澄澈进她心里。

    “您的咖啡。”他把咖啡杯端过来,又对她笑笑。

    “谢谢。”她淡淡的说,也笑了笑。

    他们就都没有再说话。苏晓慢慢的喝完了咖啡,买过单,他对她笑着深鞠一躬,为她拉开店门,说:“欢迎您下次光临,咦?”

    苏晓看向门外,十一月的凌晨三点,外面,下起了雨。带着满满的凉意,淅淅沥沥。

    苏晓犹豫地回头看向他:“老板…我可不可以…”“等雨下过之后再走吧,冬天淋雨会受凉的。”他接过她的话,善意的笑笑,“放心,我不是色狼,不会欺负你。”

    苏晓的脸红了红,在门口的桌前坐下,呆呆地看着外面的雨。

    可那雨一直没有要停的意思,反而越来越大,苏晓有点着急的轻轻的跺了跺脚,他端了两杯咖啡,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喝杯咖啡吧,别着急。”

    苏晓的脸又红了红,没有接他手里的咖啡。

    他清浅的笑笑,眼睛里的光芒便像星子一样闪烁起来:“我又不是欧阳锋,不会投毒暗害你,皇军,人家是大大的良民呢。”眨眨眼,又开口道:“不用买单的哦。”

    苏晓接过他手上的杯子,是很漂亮的白瓷,釉是细小的蓝色雨滴,cafe里用这样的瓷具,倒也别有种情趣。

    他也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喝完自己的那杯咖啡,不知从哪里取出支笛子来,那笛子上挂了条流苏,简叶看了看,似乎是玉,可颜色却是蓝色的,好像氤氲着迷迷蒙蒙的水烟。

    他起身,在cafe的门阶上坐下,吹起一首曲子。简叶不知道那是什么曲子,只觉得柔软光滑仿佛绸缎,却又带上了淡淡的清冷。苏晓无言,却看不到他的表情,只看到他的背影,挺拔俊朗,蓝色的衬衣一角被风扬起,他却仿佛全无寒意,而他的发,似乎也隐隐有些潮了。

    笛声一直缠绕到天明,雨已停了,简叶起身出门,又回头对他莞尔道:“谢谢你的咖啡和,你的曲子。”

    他把她送下门阶,简叶看到他的眼睛,他的瞳孔是清澈的蓝,蓝得安静明亮,她看到他眼睛里深深的笑,他说,欢迎您下次光临。

    苏晓的唇角,忍不住也上扬起来,可是,是冬雨之后的空气太潮湿了吗?为什么她的眼底,也隐隐有潮润呢?

    是空气的原因,仅此而已。

    这个冬天好像真的很温暖。

    这样的日子一天一天的继续,悄无声息的就走到十二月了,旧年历的尾巴,可是连一场雪都还没有。

    苏晓看看窗外,不知为什么,竟轻轻叹了口气:又下雨了么?这是这个冬天的第几场雨了?她抬头看了看时间,下午三点,可是天灰蒙蒙的。自从做了夜班DJ,她好像已经很久没在下午出门了。想到这儿,简叶站起来,撑了把印着蓝色碎花的伞,出门时,心情似乎也好了很多,甚至还有了点莫名的期待。

    雨不是很大,路上没有太多行人,她就撑着伞漫无目的地走,偶尔遇到熟悉的人,就抬头笑笑着打招呼。额前的头发有点湿了,雨滴顺着发丝滴到睫毛上,简叶眨眨眼,深深呼吸,冬天的空气很凉,很清香。

    苏晓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下,靠着椅背,触感很坚硬,是没有温度的冷寒,一对情侣在对街紧紧拥抱,蒙蒙的雨雾里,简叶能感受到他们身边辐散出来的暖意,那种暖,和她身上的冷冲击在一起,格格不入,她怔怔出神,毫无理由的,眼泪突然就滑了下来。

    在长椅上一个人坐了好久,雨点滴滴答答的打在伞上,迷茫的水汽让一切都变得朦胧起来,简叶起身,那对情侣早已离开,路上行人也更少了些,一家酒吧闷闷的放着周杰伦的曲子,听着《青花瓷》的歌词,苏晓安静了许多,心中却换上了另一种陌生而难以名状的感情。

    既然是新的一年,那么,就再走走吧。简叶毫无逻辑的想,信步向前,有些累了,见到路边的一间cafe,便收了伞进去。

    cafe里没有客人,店主正在柜台后专心的煮咖啡,屋子里满是浓浓的咖啡香,温馨的包裹着人的嗅觉。浅蓝色的桌椅和壁纸,还有背对着她的那个挺拔身影的墨蓝色头发,让她很快记起,她又来到这家店了。

    “您好,欢迎光临。”他还在煮咖啡,没有抬头,但很明显的听到了她走进来的脚步声,熟练的招呼道。抬起头来,简叶看到他怔了一下,随即清浅的笑了笑:“卡布奇诺?”

    苏晓点头,他接过她手里的伞,轻轻甩干上面的雨水,挂在旁边的椅背上。

    她看向他的背影,他还是穿着那件蓝色的衬衣,袖口松松的卷起来,不知怎么,她竟觉得他的皮肤有点透明。苏晓被自己这个奇怪的想法吓到了,但很快就平静下来:“自己一定是失眠出现幻觉了。于是也就不再细想,安安静静的等咖啡。”

    他把煮好的咖啡端上来,然后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上次你来也是雨天。”他笑了笑。

    他的笑很干净,苏晓看着他的眼睛,蓝色的,清澈的,却又朦朦胧胧好像有水雾,她可以感受到他眼睛里的温暖,却还有莫名的隐隐凉意。

    “嗯,很凑巧。”苏晓没有抬头,答得有些疏离。

    他点头,依旧在门阶上坐下,只是看着外面的雨,也不再说话。

    沉默了很久,苏晓的手机响起来,很轻快的彩铃声打破寂静时显得有些生硬。她按下接听键,赵怡宁的声音很兴奋的传出来:“晓晓,要不要出来玩?今天下雨了呢,天气真是不错!我就喜欢下雨的天气,刚逛了一圈,现在买了好多东西在路边吃……”

    苏晓轻轻打断她的喋喋不休:“不了,今天我有点累了,谢谢。”但是赵怡宁好像一点也没被苏晓的冷淡打击到,兀自说着什么,即使隔着手机简叶都可以想象到她手舞足蹈的样子:“晓晓你又是这样,没精打采的,为什么不活的亢奋一点呢?像我这样多好,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天高皇帝远。”

    赵怡宁还想要说些什么,大概是感觉到了苏晓的心不在焉,挂电话说:“算了算了,我自己去玩了啊,挂了挂了。”

    放下手机,他淡淡的开口说,今天的你好像很冷漠。

    苏晓没说话,只是抬起头,安静的看着他。

    “彩铃很好听。”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

    苏晓把杯子里的咖啡全喝下去,眼睛眨了一下,开口说:“是庾澄庆的《命中注定》”

    “人的心中,总有个孩子,特别容易,和纯真接近。是这样的吧?”他笑笑,轻轻唱了几句,又看向窗外:“嗯,雨停了。”

    苏晓随着他的眼睛看过去,是的,雨已停了,天还是灰蒙蒙的。她放下手里的杯子,白瓷上水滴形状的釉色很明亮。她站起来,走过他身边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停了下来。

    站得那么近,许是淋了雨的缘故,她可以清晰的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潮潮的雨水的味道,一滴细小的雨水悄悄从他发梢掉下来,安安静静,却在苏晓耳边发出“滴嗒”的响声,就好像打在屋檐下古老的滑滑的青石板上。

    心里有一个很轻很低的声音柔软的在说:“人的心中,总有个孩子,特别容易,和纯真接近。是这样的吧?那么,为什么不停下来呢?”

    那么,就停下好了。

    苏晓在他旁边的门槛上坐下,笑笑着说:“Hi,我叫苏晓。”

    他转过头来,湛蓝的瞳孔里是晶晶亮亮的笑意:“我叫莫朗,很高兴见到你,晓晓。”

    白瓷杯里咖啡残余的香味和热气早已经消散在空气里,但是,莫朗的眼睛慢慢升起了一种深深的光芒。

    很高兴见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