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总裁助理

    更新时间:2018-09-15 02:10:16本章字数:3106字

    华胜集团大厦的顶层上,开阔的办公室里,沉闷的钢琴曲释放着都市的压抑,叮叮咚咚地音阶仿佛小锤轻轻重重地敲打在心上。

    梁君鸣坐在橡木靠椅上,双手抱胸,注视着对面的老人。

    说他是个老人,其实不算老,年不过五十,依旧乌黑的发,剪裁得体的西装勾勒出健美有力的颀长身躯,坐下来仿佛是一尊鼎,站起来仿佛一座丰碑。

    也许是谈话间,不经意留露出对人生的沧桑感,让人无端觉得他就是老人。

    梁君鸣盯着他,实在猜不出来他的那句话到底为了什么。

    一个小时前,戴维,就是这位老人向梁君鸣这个忘年交提出来一个要求。他要带走苏晓默,他要聘用苏晓默为总裁助理。

    全欧洲最大的猎头公司的总裁要聘用苏晓默。

    梁君鸣的脑袋里一团乱麻,他实在琢磨不透,戴维只见过苏晓默几面,话都说不上,怎么会突然要聘用她?

    之前都是在交谈的时候无意提起,梁君鸣还以为是戴维一时兴起,可是直到现在他还是不肯放弃。

    苏晓默根本算不上一个值得猎头公司动用人力物力来抢的人才,难道,他看上了苏晓默?

    可是,年纪都这么大了,口味还真是特别……

    就在梁君鸣要发话时,戴维放下咖啡,说道:“梁先生,我们合作这么长时间,冲着我们的情义,我想你不会拒绝我这个小要求的。”

    “这个……”梁君鸣再次迟疑,心里竟产生了一丝丝不舍得。

    “哈哈,梁先生这么为难吗?”

    “这个我做不了主,苏晓默算是梁氏的员工,员工享有的自由她也拥有,我需要先问了她的意见再给你答复。”

    “那好,我等你的消息。”戴维刚起身,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苏晓默进来了。

    “您好。”苏晓默躬身退到一边,想到以前戴维救助自己,现在又和梁君鸣在一起密切的谈着什么,这样心里一紧张,脚下有些不稳,险些撞到了旁边的绿植。

    戴维大手一把拉住了苏晓默,才没有摔倒,苏晓默窘迫的恨不得变成空气。

    “谢谢您,见笑了。”

    “再见。”戴维笑容温和,这让在他面前这么尴尬的苏晓默的脸再一次红到耳根。

    这一幕让梁君鸣胃里酸泡泡直冒,这个女人,自己真不该让她自由出入总裁办公室。

    门刚关掉,梁君鸣几部跨过去,把刚回神过来的苏晓默拉倒自己面前,他低估了这个瘦小女人。

    “说,你在脸红什么,见到他你这么紧张,况且,他那么老?”梁君鸣的手牢牢地固定住苏晓默的肩膀,苏晓默动也动不得。

    “他老吗?看起来很年轻啊。”完全没搞清楚状况的苏晓默发表自己的意见。

    苏晓默的这句话更是火上浇油,梁君鸣还没有搞清戴维为何一定坚持要苏晓默,苏晓默这个女人已经开始为他辩解了,五十多岁的老头,还不算老?

    “那你是看上他了?”梁君鸣的脸色十分难看,苏晓默才发觉危险已经来临。

    “不,不是,我就是觉得他很有魅力,让人想靠近。”

    苏晓默,这个白痴。

    “哼,”梁君鸣不屑地哼了一声,酸泡泡好像原子反应堆,越来越多,堆积到一定程度时,梁君鸣死死地盯着苏晓默,苏晓默抬起一双眼睛也盯着他。

    娇小的轮廓,黑白分明的眼睛,小巧的鼻子,吹弹可破的皮肤,丝丝红晕,涂了唇彩的唇,好像美味的果冻。

    梁君鸣的眼光越来越迷离,就在苏晓默回神时,梁君鸣把自己的嘴巴压在了苏晓默的唇上,摩擦,吮吸,占有的欲望里裹挟着怒气,种种压抑让这个强吻持续了十来分钟,苏晓默的呼吸快要断掉了,她挣扎着要挣开梁君鸣的手臂,可是,她高估了自己的力气。

    梁君鸣的嘴唇滚烫,一到哪里,苏晓默哪里的皮肤就红起来,此刻她的全身发软,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梁君鸣越来越放肆,苏晓默已经完全迷失。

    “叮铃铃——”电话响了,空气中的暧昧被这声铃声刺破,苏晓默的灵魂被拉回来,“梁,梁总,电话。”梁君鸣放下苏晓默,刚要去接时,电话又断掉了。

    “苏晓默,”梁君鸣嗓子嘶哑,极力忍着欲望,胸前的女人已经浑身瘫软,嘴唇红肿,满面桃花。

    “以后,你就在这里休息,就在我身边。”梁君鸣的声音让苏晓默片刻的迷失,她此刻想流泪,再辛苦也愿意,终于再一次接近他了。

    “好。”苏晓默努力忍住心中的喜悦,抬头看了一眼梁君鸣,这一眼让梁君鸣呆住了,这是多美的眼睛,亮如星辰。

    梁君鸣懊恼极了,难道自己爱上这个女人了?

    不,一定是自己疯了,一定是。

    梁君鸣以苏晓默的名义回绝了戴维,并把自己休息的套间整理出来,拆了一道墙,安装了玻璃墙,并煞有介事地在门上贴上了”总裁助理休息室”。

    梁君鸣做好这一切后,就立刻命令人事部把后勤部的苏晓默调到秘书组,担任总裁第一助理。

    苏晓默还未察觉,自己掉进了大坑啊,大坑里还住着一只饥肠辘辘的大灰狼。

    苏晓默正式成为梁君鸣的第一助理,就已经让梁氏集团里的各种女人十分眼红,现在还特意在总裁办公室腾出这样一个休息室,这让那些八卦的女人们言谈中更是充满羡慕,在羡慕之余更要贬低一番,把苏晓默说成一文不值。

    对于这样的留言,苏晓默置之一笑,不怎么理会。

    对什么都是云淡风轻,唯有在工作上一丝不苟,这让梁君鸣十分赏识。

    明明已经是秋末,可是苏晓默感觉春天就要来了。

    作为最大的投资公司,梁君鸣的眼光永远都比别人要独特,城南老城区的地界竞标时,很多商家都不敢下手,城南是个老城区,这个城市在发展中城市中心渐渐向西转移,城南的老楼房还是三十年前的地产,下水系统破落复杂,仅仅拆建就要耗费大成本,远不如外环的农用耕地。

    而梁君鸣一改常态,竞下那块地,他看重了城南环境,要比中心区好,决定建成小别墅区。

    工作越来越忙,各种企划案堆在桌子上,苏晓默也忙的不可开交。

    两年前的放荡生活让梁君鸣的胃变得十分脆弱,这段忙碌的时间,作息饮食都不规律起来,梁君鸣的胃病再次来袭。

    这一天的傍晚,苏晓默正在给一个文案做策划,但梁君鸣不让她接触电脑,只是给了一些纸质的文件来查看。

    这让苏晓默前些日子很是不解。

    苏晓默甚至觉得这样有些不算是工作,拿着人家的钱吃白饭,还不如回北岛别墅呆着。

    可是梁君鸣不同意,把她放在身边才安心。

    梁君鸣正在伏案工作,只有空调的释放冷气的声音,梁君鸣感觉十分不舒服,胸口左侧的地方隐隐作痛,想想抗一会儿就好了的,谁知道一阵剧痛,梁君鸣嘴里一口腥甜涌上来,眼前一黑,高大的身子从椅子上瘫软下来。

    苏晓默听到外间的响动该快跑出来,大惊失色,她冷静下来,赶紧拨打了急救电话,并护送梁君鸣到了急诊中心,梁君鸣急性胃炎发作,并伴随浅表胃出血,需要休息并静养。

    苏晓默前前后后挂号,缴费,等梁君鸣安顿下来,苏晓默瘫坐在椅子上,动也不想动。

    孙扬帆看着忙碌的苏晓默,让她休息会,给她倒了杯水。

    “你不要这么劳累。”孙扬帆说道。

    “我不累啊?”苏晓默接过水,大口的喝了起来,却因为有点烫,连忙吐着舌头。

    “你自己要注意身体。”孙扬帆碍于梁君鸣的身份,还是没有说明。

    “我会的,谢谢你啊。”苏晓默笑了笑,有些垂头丧气。

    “你看,果然啊这个医院是不能来多了,你说下次还有小病记得来啊,这不,我就来了。”

    孙扬帆听着她略带调侃的语气,嘴唇动了动,还是没有说话。

    “我去让护士给你加个床,你晚上肯定要守着他。”

    “孙医生你想的真周到。”苏晓默感激的对孙扬帆说道,“我以后会记得你的恩情的。”

    “都是小事,不用记在心上。”孙扬帆笑道,目光柔和。

    夜深人静,苏晓默睡不着,于是趴在梁君鸣的床头看着他。

    看着病床上的梁君鸣,苍白的脸,眉头紧凑,苏晓默心里一软,这个男人在睡着的时候也是眉头紧锁,不得片刻的轻松。

    多想抚平他紧皱的眉头啊,苏晓默痴痴地想着,不知不觉趴在床边睡着了。

    梁君鸣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刚睁开眼睛,就看见一个毛茸茸的脑袋趴在自己手边,再一看,竟然是苏晓默。

    苏晓默感觉到异动,换了个姿势又睡着了,这次她的脸正对着梁君鸣,疲惫不堪,梁君鸣看着这个瘦弱的女人,心里的那一堵墙崩塌了。

    不论自己如何隐忍,还是爱上这个女人了,既然爱了,那就放心大胆地爱吧。

    就在此时,项目部来电告诉梁君鸣,戴维决定给予华胜项目支持,这让梁君鸣十分意外。

    正当梁君鸣诧异不解时,手机响了,是戴维的私人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