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埋怨

    更新时间:2018-09-15 02:10:16本章字数:3071字

    林婉梦回到经理办公室,随后进来拿文件的秘书看见面色难看的她,小心翼翼的喊道。

    “林经理?”

    “怎么了!”林婉梦没好气的回答道。

    “城南的文件,刘经理说要拿去看一下。”

    林婉梦从柜子里拿出文件,“啪”的一下扔到桌面,双手环胸的冷眼看着电脑。

    小秘书不敢多说话,连忙抱着文件就跑了。

    “听说了没,林经理今天又在梁总那里碰了一鼻子灰。”

    小秘书走出办公室就听见几人在偷偷议论什么。

    “小颖,里面的脾气不好吧?”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女人看着小秘书出来,神神秘秘的笑道。

    “嗯。”

    “我早就说过,现在蒋茜失宠了,苏晓默又经常不在公司,她巴不得攀上梁总那个高枝,可是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

    “就是,论家世比不上蒋茜,论相貌,又没有苏晓默那么清纯惹总裁喜欢。”

    “不过话说回来,苏晓默已经好几天没有来上班了吧?”

    “你知道什么,人家有特权,想不上班就不上班,再说了,人家表面是总裁助理,实际上啊,是生活助理才对。”

    小颖看着几人议论着就变成了八卦,也没兴趣听,于是看都不看一眼就直接走开。

    “假清高,跟着林婉梦的,没几个好人。”

    “就是,这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那几个女人看见小秘书连招呼都不跟她们打,有些气恼。

    而梁君鸣此刻发疯的奔向医院,进了医院大厅,一路上撞到不少人,身后不断的有人咒骂埋怨,梁君鸣也没有在意,直接奔向手术室。

    孙扬帆已经在外面等着,还有一个年轻的女人,梁君鸣有些紧张,也没多注意,直接走到孙扬帆身边。

    “她怎么样?”

    “还在里面治疗,你别担心。”梁君鸣皱着眉头,一张冷峻的脸上更是面若冰霜。

    程紫涵在一旁有些压力,好像感觉到了他身上的寒冷,于是偷偷的往旁边移了一点。

    这细小的动作被梁君鸣看在眼里,也就盯上了刚才没有注意的程紫涵。

    “这是谁?”梁君鸣问着孙扬帆。

    “我不认识她。”孙扬帆回答道,“跟苏小姐一起来的,好像是她的朋友。”

    听到是苏晓默的朋友,梁君鸣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这一看,梁君鸣有些意外,虽然没有化妆,可是梁君鸣也看出来了,这个女人就是那天在包房外拉着苏晓默去解释什么自己是学生的女人。

    “你在这里做什么?”梁君鸣对程紫涵没有什么好印象,他料定上次的出现绝对不是什么巧合。

    这几天听保镖说苏晓默在一个女人家里照顾弟弟,可是一直在忙的他也没调查,那个女人竟然就是眼前的程紫涵?

    “我,我看她……”程紫涵迫于梁君鸣的气场,说话都不利索了。

    “有什么话这么吞吞吐吐的?到底怎么回事?”梁君鸣的耐心已经被消磨的快要一干二净了。

    “今天突然来了两个人要带走晓默的弟弟苏晓鸥,晓默要拦着他们,被推开了,她说肚子疼,一路上都在说肚子疼,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带走?什么人?”梁君鸣语气有些激烈,程紫涵吓了一跳,好像自己的小心思全被梁君鸣看穿,这下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快说。”梁君鸣上前一把拖起程紫涵的手,大手用力,程紫涵感觉自己的手腕都快要碎了。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程紫涵吓的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梁君鸣看见她快要哭泣的样子,一甩手,走在一边不说话,孙扬帆准备上前开解,看见他放手,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没事吧?”孙扬帆看着程紫涵的手臂,手腕处被捏的通红。

    “没事,我没事。”程紫涵小声的说,又抬头偷偷看了一眼威严的梁君鸣,很快的低下头不说话。

    很快,手术室的灯关了,梁君鸣精神有些紧张,连忙赶了上去。

    “怎么样?”

    给苏晓默观察的是沈芳,看了一眼焦急的梁君鸣,想说什么,最终还是舒了一口气。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在这仅仅几十秒的空隙,梁君鸣甚至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停止了。

    “到底怎么了?”

    “胎儿已经稳定下来了,还好,就是手指骨折,一些小擦伤,只不过病人需要休养,她有些感冒的迹象,而且身子也很虚弱。”

    听到这里,梁君鸣这才放心了下来,倒是程紫涵大吃一惊。

    “怀孕了?苏晓默怀孕了!”

    听到程紫涵的自言自语,梁君鸣冷眼看了她一眼。

    “苏晓默我会接回去休养。”梁君鸣对孙扬帆说道,程紫涵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看见梁君鸣那表情,立刻咽回肚子里。

    真是奇怪,苏晓默怀孕的事情,一看梁君鸣这样的神态,他明显的是提前知道了,可是苏晓默却从来都没提起过,难道说,苏晓默根本就不想告诉自己?

    看见梁君鸣走远,程紫涵这才给林婉梦打了电话。

    林婉梦这会还正在气头上,接了电话语气也有些不好。

    “不是让你没事别总是打电话吗?”

    林婉梦像吃了炸药一般对自己吼叫,程紫涵一愣,怎么今天每个人都是那么奇怪啊。

    “就是有重要的事情我才打电话给你的。”程紫涵丝毫没有软弱的成分。

    “什么事?”

    “苏晓默怀孕了?”程紫涵的这句话带了一些疑问,林婉梦也听出来了。

    “我知道。”

    “你知道?”程紫涵语调上扬,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瞒着自己。

    既然选择自己来做这件事,为什么不把所有的事情告诉自己呢?

    程紫涵语气的怀疑让林婉梦很生气,本来就窝了一肚子的火的她,现在更是将气洒在程紫涵身上。

    “我当然知道,你凭什么这么跟我说话,如果我决定做一件事都要全盘告诉你的话,那不如换你来坐我这个位置好了。你只是一个坐台小姐而已,仅仅是需要拿你需要的钱养活你的家人而已,别的事情,你最好不要过问。”

    程紫涵沉默着不回答,林婉梦也不愿意多说。

    再说了,现在梁君鸣知道苏晓默怀孕,自己已经不能再靠着贺灵了,蒋茜已经派人抓回了苏晓鸥,剩下的也没必要让程紫涵来参与了。

    “给你的钱我一分钱都不会少,但如果你将这件事透露出去的话,你的身份将会第一时间透露给你的父母和你尊敬的老师们。”

    程紫涵有把柄在林婉梦的手上,自然是不敢说的,也就忍气吞声。

    “我知道。”

    “这就好,做人还是要看清楚自己的身份的。”

    挂了电话,程紫涵心里特别的难受。

    有那么一刻她突然很羡慕苏晓默。

    梁君鸣还没等苏晓默苏醒,就将她带回北岛别墅,林阿姨看到梁君鸣抱着昏迷的苏晓默,也是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了?”林阿姨手忙脚乱的想接苏晓默,但是看见梁君鸣将她抱的紧紧的,连忙闪过身子,退两步,让梁君鸣先进屋。

    “林阿姨去做些补身子的汤,要随时准备热着。”梁君鸣头也不回,快速的说道,同时脚下也不停,抱着苏晓默到了她的房间,看着苏晓默安静的躺在床上,这才轻轻的吐出一口气。

    苏晓默静静的躺着,就连呼吸都弱不可闻,梁君鸣甚至感觉躺在床上的只是一个安静的娃娃。

    也许是自己真的太大意了。

    梁君鸣有些懊恼。

    沈芳说苏晓默不仅仅是因为摔倒,这几天因为下雨受了凉,又长时间的劳累,让她的身子很虚弱。

    梁君鸣从来都没想到苏晓默会这么脆弱。

    这些天来,自己一直以为她会好好的,即使自己心里想关心她,但仔细想想,自己做的事情没有一件是让她高兴的。

    眼前的这个女子,到底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他梁君鸣还从来都没有认真的考虑过。

    他只想到了自己,他总是这样自我的生活着,想到什么,就要别人按照自己的方式来。

    而现在,梁君鸣突然发现自己有些做错了。

    就好像被眼前这个弱小的女人改变了一样,梁君鸣第一次审视自己。

    这样一个位高权重,看似从来都不缺任何东西的人,到底真正少的到底是什么?

    梁君鸣在床边守着苏晓默,看她仍不见苏醒过来的样子,心里也有了几分焦急。

    “梁总。”林阿姨端着热茶进门递给梁君鸣,看了一眼床上的苏晓默,苍白憔悴。”还没有醒?”

    “身子很虚弱,估计一时半会醒不了。”梁君鸣喝了一口热茶,这才觉得浑身的寒意去除了一些。

    “前几天出门还好好的,怎么会这样?”林阿姨不解的问。

    梁君鸣嘴唇动了动,停顿了一下。

    这些本是不应该说的,可是林阿姨一直照顾自己,就像自己的母亲一样,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把自己当做亲生儿子。

    林阿姨的丈夫和儿子再一次车祸中双双死去,在梁家做了保姆,梁海峰念她可怜,于是将年幼的还在上学的梁君鸣交给她带,林阿姨丧父丧子之痛之余,把梁君鸣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对待,这也是梁海峰新任林阿姨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