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喜欢与日俱增

    更新时间:2018-09-15 02:10:16本章字数:3124字

    一开始梁君鸣对林阿姨是有抵触的,可是后来,自己失去了母亲,林阿姨又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心,让梁君鸣心底感受到了一些暖意。

    梁君鸣对林阿姨的情意并不只是像主人和保姆一样,梁君鸣不说,可是在他的心里,是十分依赖林阿姨的。

    林阿姨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高攀,可是每次看见梁君鸣,自己都会感叹一番,还是像对待自己的儿子一样去关心他,体贴他。

    “晓默她,怀孕了。”梁君鸣终于开口。

    林阿姨吓了一跳,说不出来的又惊又喜。

    不管怎么说,林阿姨现在的心情就好像是看见自己的儿媳妇怀孕了一样,那种惊喜交加。

    可是唯一的问题是,梁老爷子那边怎么办,而且梁君鸣和苏晓默,会不会结婚都是问题。

    “都怀孕了怎么也不小心。”林阿姨有些埋怨,上前替苏晓默掖好了被角,”感冒可不是个小事啊。”

    “她自己没发现怀孕了,我也没让医生告诉她。”

    林阿姨听明白了,怕是苏晓默知道自己怀孕了以自己目前的状态和身份,一定会去打掉孩子的。

    虽然林阿姨看出了苏晓默喜欢梁君鸣,并且这种喜欢与日俱增,可是苏晓默心里是逃避的,身份,地位的不平等,生活方式,习惯的不一样,让苏晓默不敢面对自己的感情。

    一直想要逃离这个生活的苏晓默如果知道自己怀孕了,是不会生下来的,她只会狠下心来打掉,看似这个弱小的女人没什么攻击性,可是她弱小的身子骨里,全是倔强和隐忍,难保她不会做出这种事。

    可是苏晓默也是够粗心,自己怀孕了都不知道。

    “她有没有恶心呕吐的症状?”林阿姨问道。

    “很少,上次她也说过,只是很轻微的,所以她一直觉得是胃病。”梁君鸣说起来还是有些懊恼,为自己的粗心感到后悔。

    “妊娠反应不大,怪不得自己都没发现呢。”

    “也是我太不细心了,那段时间她总是嗜睡,脾气又大,我都没怎么注意。”梁君鸣有些自责。

    “这也不怪你,第一次当爸爸的人怎么会那么细心呢。”林阿姨笑道,梁君鸣听到第一次当爸爸这个词,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隐隐的有一股暖流,从头到脚流淌过,一片温热。

    “我那个时候怀小阳,不也是那样吗,妊娠反应小,自己都不知道,嗜睡还以为是太劳累呢,小阳他爸也是,粗心的不得了。”

    林阿姨说起自己的孩子,还是满心的喜悦,可是想到最后失去儿子和丈夫,林阿姨眼中噙着泪,还是在笑。

    梁君鸣有些伤感。

    “那次车祸之后车内起了大火,过后不是没有找到尸体吗,说不定他们还活在世上。”

    林阿姨苦涩的笑了笑。

    “怎么会呢,如果活在世上,怎么会十几年了还不回来找我呢?”林阿姨摇摇头,不说这些了,”我去做些补身子的给苏小姐养身子,怀孕了感冒可要重视。”梁君鸣还没来的及告诉林阿姨自己的犹豫,这个孩子到底要不要,林阿姨早就转身离开了。

    不过梁君鸣看见林阿姨那表情,是很想让自己留下孩子的。

    这些天梁君鸣意外的做梦都能梦到可爱的婴儿,呀呀的张着嘴,挥舞着小脚丫小手臂朝着自己咯咯的笑。

    那种感觉,是他从来都没有的。

    在梦里,苏晓默抱着可爱的宝宝坐在母亲常坐的秋千上,举起宝宝的莲藕般的手臂朝着自己挥舞,嘴里还一边教导着。

    “叫爸爸,叫爸爸……”

    那可爱的宝宝一双黑葡萄般的眼睛,此刻笑的像月牙,跟苏晓默笑起来一模一样,看着自己裂开红润的小口笑着。

    梁君鸣第一次这样沉浸在梦里不想醒来,甚至闹钟响了,他按掉闹钟继续睡去,因为醒了过于懊恼,翻来覆去的想再次进入梦境。

    那种感觉,梁君鸣再也忘不掉了。

    他一直在想这样的自己少了什么,到底缺少什么。

    原来自己只是缺少一个温暖完整的家庭。

    梁君鸣看着像是熟睡般安静的苏晓默,心里涌起一种异样的温暖,如果能够像梦中那样的存在,该有多好。

    可是现实,总是两个人难过的那一段坎。

    梁老爷子肯定不会同意自己娶苏晓默,况且现在华胜集团要进行两个大项目,梁老爷子的意思肯定是要找个”门当户对”的来衬托,最重要的,是苏晓默根本就不想留在自己身边吧?

    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孩子,这个孩子,他总是舍不得的。

    可是如果不结婚让苏晓默生下来,她的性子一定不肯,反而会让她永远的离开自己。

    正在思索间,苏晓默却有了苏醒的动静,梁君鸣打起精神看着苏晓默。

    可是苏晓默却只是有些苏醒的迹象,却没有真正醒过来,梁君鸣看见她浑身好像很难受的样子,于是上前去探她的额头。

    “还好,不是很烫。”梁君鸣也不知道该如何缓解苏晓默此刻的难受,只是握起她的手,苏晓默的手有些冰凉,软绵绵的又像棉花糖。

    苏晓默的手在梁君鸣温暖的手掌里,纤细的五指张开又握紧,握紧了又打开,梁君鸣不敢大力,只是顺着她的动作轻轻的握着,苏晓默毫不知情,只是浑身的难受让她开始梦呓。

    “晓鸥,晓鸥……”梁君鸣仔细的听,却是苏晓默在喊着苏晓鸥的名字,梁君鸣觉得胸口堵着,想要对她说些什么,可是一开口,却还是叹了一口气。

    “晓默……”梁君鸣轻轻的喊着,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听见。

    苏晓默有些难受,即使是被梁君鸣握着手,可是意识不清醒的她仍是不停的扭动着。

    梁君鸣轻轻的用手笼了她的肩膀,阻止她不停的挣扎,一只手却是不肯松开,好像一放手,就会失去她。

    “晓鸥,晓鸥……”苏晓默还是念着苏晓鸥的名字,感觉到有人在自己身边,还在昏迷之中就死死的抓住这个握着自己的手的人。

    梁君鸣感觉脑中突然停顿了一下,也许在这个时候,自己不应该去生气,她本来就担心自己的弟弟。

    但是为什么,知道她在昏迷中念念不忘的,仅仅是自己的弟弟,这让梁君鸣有瞬间的醋意。

    即使那个人,是她的亲弟弟。

    派去追查苏晓鸥的人还没有回音,估计一时半会找不到苏晓鸥,看着苏晓默难受的样子,梁君鸣不得不把自己的情绪压在心里。

    可是他如何能懂呢?

    从小梁君鸣就是独子,因为父母的事情跟家里亲情疏远,根本体会不到这样血浓于水的感情。

    特别是苏晓默现在孤身一人,在脆弱的时候,最是想念亲人。

    这些,都是梁君鸣一时想不到的。

    “爸,妈……”梁君鸣听到苏晓默一直含含糊糊的叫着苏晓鸥的名字,又喊着自己的父母,心中百味杂陈。

    想起自己的母亲,梁君鸣从心底又开始柔弱了起来……

    即使他梁君鸣再铁石心肠,终究还是会心软的。

    其实在梁君鸣的心里,又何尝想要的,不是一个完整温馨的家呢?

    仅仅是因为自己的自私,自己的独裁,就要让一个女人失去完整的家,那么自己跟害死母亲的那些人,又什么区别呢?

    如果自己的母亲知道,一定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在她心里,自己一直都是善良的好孩子。

    也绝对不会想看到今天的自己,完全在她的希望之外。

    月凉如水,清风徐徐。

    透过窗倾泻而下的光滑如锻面的月光在卧室里碎了一地的银辉,斑驳成团,攒聚在一起,随着微风隐约摇曳。伴着四下里秋虫细碎安静的鸣叫,四周越发显得安谧。

    一丝丝异样的情绪流动在月光下相拥的二人之间。

    窗台静静的盛开着夜来香,花香浮动中,若有若无的温情,暧昧交缠不休,与夜月相溶,叫人沉溺。

    梁君鸣揽着苏晓默的腰,一双手既显得温柔,却又霸道有力。

    眼里盛满了一丝丝无奈,伤痛和彻骨的宠溺。

    苏晓默流利的侧面轮廓浅浅的投射在月色斑驳的光滑地面,浮动不休,似乎是水里的倒影一般,显得恍惚飘渺。

    梁君鸣感受着怀里的人儿的瘦削的身影,肩膀僵硬地抵着自己的胸膛,似乎感到她随时会莫名离去一般,只一念至此,便内心剧痛,不自觉将怀里的人儿抱得更紧。

    浓黑的剑眉紧紧皱在一起,鼻尖直至脑海却充溢着怀中人儿身上散发的重重幽香,虽是额头紧皱,心里痛楚,唇边却不自觉溢出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

    起码,这时候,她在他身边。

    这时林阿姨给苏晓默端来了热水,也准备好了熬好的中药进入房间,看见两人亲昵的动作,稍微有些觉得尴尬,不过从早已习惯了,准备推出去的脚又踏了进来。

    “梁总,我给苏小姐喂药吧。”

    “她还没醒。”

    “看样子今晚是醒不过来,不过现在好像清醒了一点。”林阿姨看了看皱着眉头,一张小脸纠结在一起的苏晓默,说道。”趁着现在喝完药好好睡一觉,应该明天能好点了。”

    林阿姨以前也有护士的经验,曾经还在医院做过护士长,梁君鸣自然信她的话,于是放开苏晓默的腰,自己起身整理了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