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送药

    更新时间:2018-09-15 02:10:16本章字数:3141字

    苏晓默在睡梦中翻了个身子,梁君鸣见状,心里突然紧张了一下,像是害怕被苏晓默看见自己,连忙大跨步飞快的出了房间。

    苏晓默听见响动,模模糊糊的睁开眼睛,好像看见了一个黑影。

    自己想多了吧,看来真的是累了。

    困倦的苏晓默也没有多想,翻了个身找个舒服的姿势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苏晓默还没起床,林阿姨还在厨房里忙活,梁君鸣穿着衬衣就下楼了,看到林阿姨在厨房,也就走到跟前。

    “起来这么早。”

    林阿姨回头看梁君鸣,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苏小姐还没起床,先给她做点补营养的。”

    “嗯。”梁君鸣淡淡的说,看着厨房里堆的大堆东西,“有什么需要的,就直接去买。”

    “好。”梁君鸣看了一会儿,自己也不懂得什么,公司里还有事情就准备走了,谁知林阿姨翻开柜子找泡芙的时候,却不经意碰掉柜子里的东西,从里面掉出来一个小本子。

    封面是淡蓝色的,巴掌大的笔记本,卡通人物和淡淡的花色。

    梁君鸣本是想离开的,可是看见那本子突然觉得很熟悉,上次叶彤在这里的时候,和苏晓默在厨房里,苏晓默曾经掉出来这样的一个小本子。

    的确很像。

    梁君鸣想着,没等林阿姨伸手,自己就先捡了起来,翻开一看,果然是苏晓默的字迹。

    工工整整,字迹娟秀。

    扉页上还写了一个小小的“苏”字。

    上次苏晓默藏着掖着不给自己看,梁君鸣此刻好奇心大起,却只是随手翻了翻,可是这一翻,修长的手指却停了下来。

    梁君鸣看着这一页一页认真的记录,谨慎仔细的态度,突然觉得眼里有些湿润。

    第一次感觉到有人对自己的事情那么上心。

    以前那些女人,有哪一个不是为了自己的金钱为了自己的势力,跟自己在一起,就算是为自己做了一点点的事,恨不能让全世界都知道,然后过来邀赏。

    可是苏晓默,自己偷偷的做这些也就算了,竟然只是这么谨慎的不让自己知道,独自一个人做这些。

    这个笨女人,是该说她善良还是愚蠢。

    如果自己不细心,运气不好,那么一辈子都不会发现,还有人对自己这么上心?

    梁君鸣将小本子放在原地,苏晓默既然不肯让自己知道,也有她自己的理由。

    看似柔弱的她,也一样有着骄傲和自尊。

    而她的这些好,将会一直在梁君鸣心里。

    对于那个未出生的孩子,梁君鸣现在,信心满满,不管如何,都要给他们一个完整的家,而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为她,荡平一切阻碍,让她安心,让她温暖。

    梁君鸣去了公司,苏晓默还没有醒来,阳光从薄纱的窗帘投过来,有些刺眼。

    张连琴端着开水和药进了房间,看见沉睡的苏晓默还躺在柔和的蚕丝被里,脑中却划过昨晚自己被蚊虫咬了一身的惨状。

    其实也是怪自己贪懒,想着都秋天了,也都没有蚊子了,就没有用上灭蚊液,谁知道晚上就被咬了,一夜都没有睡好。

    虽然苏晓默当她是朋友,可是看见她舒舒服服的躺在这里,张连琴还是有些愤愤不平的。

    同是一类人,为什么苏晓默的运气那么好呢。

    吃好的,住好的,穿好的,如果说大家都是佣人也就算了。

    可是明明是同样的出身,为什么她能得到的,自己却得不到。

    即使是这样想着,张连琴还是乖乖的去送药,这些是自己的工作,如果因为嫉妒因为不平耽误工作,怕是连这样轻松又高新的活也做不了了吧。

    果然人和人还是有差别的。

    这样想着,张连琴放下白开水的时候,分神不小心的时候,就将旁边的汤药给弄洒了,褐色的汤汁顺着床头的柜子流,就连那几张薄薄的纸都遭殃了。

    “怎么办?”张连琴连忙拿起毛巾擦拭,那几张纸已经污秽不堪,又湿了一大半,张连琴想了想,于是拿去窗台上晒着了。

    刚平铺在阳台上,苏晓默就有了苏醒的迹象,看见阳台上站着人,苏晓默猛的睁开眼睛,这才发现是张连琴,心才微微落下。

    “是你啊?”

    “晓默你醒啦?”张连琴回过头,来不及看是不是铺好了,怕苏晓默看见于是连忙拉了窗帘,返身对苏晓默笑道。

    “嗯,起来的很晚吧?”

    “还好,不晚。”

    “小琴是有什么事吗?”

    “哦,我是来送药的。”张连琴指着洒了一半的药碗,“你可不要告诉林阿姨啊,我刚才不小心给洒了。”

    张连琴犯错的样子有些让人怜惜,苏晓默当然不会去多嘴告发。

    “我不会的。”苏晓默微微一笑。

    “那就好,我去再盛一碗来。还是晓默最好。”

    “少来啦,以后你可要在林阿姨面前注意一点啊,被她抓住了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苏晓默目送着张连琴出去,四下里空空的,就如自己的心一般,空旷冷清,说不清楚少了什么东西。

    窗台上,一阵风吹过,那几张白纸悠悠的落下,被风吹走,几张纸吹的远,落入别墅后面的人工湖里,慢慢浸湿,然后沉了下去……

    晚上的时候梁君鸣才回来,苏晓默一直呆在房间里,梁君鸣回来的时候看见她正趴在桌子前不知道干什么,于是也没敲门的就走了进来。

    苏晓默回头一看,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是高兴还是惊讶,连忙转过头不看他,心里却跳的厉害。

    “我带你下去走走吧。”梁君鸣听林阿姨说苏晓默今天都在房间里呆了一天。

    “去哪?”苏晓默头也不回,虽然佯装镇定,可是语气里还是有些忐忑。

    “就去楼下花园里走走。”

    苏晓默想了想,点点头。“好。”梁君鸣一直以为苏晓默醒来肯定是看见了房产证,于是一路上,自己倒是很愉悦,却没有想到苏晓默还是一副怏怏的兴致。

    苏晓默一直在想着心事,弟弟的事情,程紫涵的事情,还有那些黑衣西服的人。

    这一切,都好像有所关联。

    “难道你不应该感谢我吗?”梁君鸣微微抬头,像是要享受这样的仰望。

    听着他那不容置喙的语气,苏晓默反而抬起头,勇敢地对视着他一双幽暗的眼神,如黑晶石一般晶亮的眼眸似乎是沉浸了月色的沁凉,显得湿润而富有情感。

    苏晓默挣脱梁君鸣捏住自己下巴的手,微微皱了皱眉,口气清冷。

    “你要我感谢你什么?”梁君鸣的眼睛微微眯起来,眼里流转着的光芒像是水底闪耀着的隐约而幽暗的光,令人摸不清头脑,却又暗暗心惊。

    他抬起骨节分明的右手,修长冰凉的手指轻轻触上她的脸颊,像抚摸着一件绝世珍品一般细细磨搓。

    略微粗糙的茧抵着温润如玉的皮肤,他感受着她如瓷如玉一般光滑温腻的脸颊,不觉痴了。

    他弯下身子,轻轻靠近她,左手为她捋起额边一丝碎发,小心地抹上那如山般巍峨的发鬓间,贴近她的耳朵,轻轻说:“如果你是这样的态度,我倒觉得,以前是小看你了,我还以为,你是我相信中的那样,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达到目的了,就是这样回馈的?嗯。”

    苏晓默不自觉地后退一步,耳边传来他温热的气息,脸颊上却是他冰凉的手指慢无际线的抚摸,两种极端的感受充斥在她心中,她似是感受到了莫名的不舒服。

    她心里响起大鼓,一个类似于自己的声音不停地在心里某处大喊,她要逃跑,她要逃跑……

    她不想这样下去,梁君鸣的反复无常,她已经受够了。

    梁君鸣的声音却依旧凉薄无情,像淡淡的冰雾般旋转在耳边,两颊,贴着苏晓默的眼睛,使得她有一瞬间的慌神,似乎眼角余光里的团团花影树影都变成了张牙舞爪的暗兽般,令人觉得恐怖惊心。

    “我总是想着,也许我自己所做的,都是对的,可是我却不知道,从来都没有现在这样的感觉,我想,不管怎么样,你我都会这般绑在一起,不死不休……”

    苏晓默感到他虽是语调甚轻,且极是温柔,但是他冰凉的话却像木刺一般刺进了耳朵里,整个人沉浸在阴柔的月光冷影下,从头凉到尾。

    她微微皱着眉头,刚想推开梁君鸣,不经意间,嘴唇却被梁君鸣吻住,由浅尝辄止逐渐变成肆意攫取,冰凉的面容却病态地印上了一抹红,倒真是应了他不死不休的势头。

    苏晓默感到全身僵硬无力,想要推开他,却抵抗不了他的霸道,只好皱着眉头,默默承受。

    良久,他的唇离开她的唇,梁君鸣静静地看着苏晓默,面上渐渐凝聚着沉痛。

    “你是不愿意吗?”

    苏晓默也不回答,微微喘息着,双颊更是苍白,娇艳如花的嘴唇印着苍白得近乎透明的面容,极是触目惊心。

    她眉头轻轻颦蹙,面上却无甚其他表情,一副任由宰割的样子。

    “回去吧。”梁君鸣兴致阑珊,本是好心带她走走散散心,谁知她却这样没趣味。

    “嗯。”苏晓默点点头。

    梁君鸣静静跟在苏晓默的身后,一双幽暗的眼睛时时盯在她瘦削的身上。

    苏晓默走得急促,看似瘦小的身体里却似乎涌发着巨大的力量,支撑着她走得有力而稳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