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散步

    更新时间:2018-09-15 02:10:16本章字数:2995字

    梁君鸣却没有看到,此时她脸上的表情,脆弱的像即将谢幕的花蕊般,在凄凉的狂风暴雨的摧残下,萎靡着。

    苏晓默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只想响应着心底那个重复的声音,她要逃跑,她要逃跑,她要离开这个地方……

    心内如五味杂陈般不是滋味,却不防神脚下一个踉跄,精致的高跟鞋踩上繁复的裙裾,她差点不小心跌倒,却一个不留神,撞到熟悉的怀抱里。

    苏晓默狼狈地抬头,遇上梁君鸣的眼睛,慌忙又四处躲闪,只怕叫他看出她深藏眼底的心慌。

    梁君鸣正全神贯注地看着苏晓默,不明白她为什么越走越快,正要阻拦她,却只见她的鞋子踩上裙角,一个踉跄,便要栽倒。

    梁君鸣赶紧上前接住她瘦削的身体,温柔地问:“怎么这么不小心,摔伤了可怎么办?慢慢走,这夜还早。”

    “我,我没事,只是一时没看清……”

    听着他温柔的声音,苏晓默只觉得更加得局促不安。她赶紧起身,离开他的怀抱,稍稍整理衣服,转身便欲行走。

    梁君鸣却是一个腾身便挡在她的面前,眼里捎带了几分压力,正欲叮嘱她夜晚不好行路,还是慢点走,以免摔伤。

    开玩笑,苏晓默可是怀着孩子呢!

    却听到前方隐约一阵喧闹。

    “怎么回事?”苏晓默看着梁君鸣。

    “去看看吧。”梁君鸣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牵着苏晓默的手往屋里走。

    苏晓默想睁着着松开,但是梁君鸣握的很紧。

    小心的抽了几下却没有得逞,苏晓默也就任由他牵着了。

    梁君鸣牵着苏晓默的手到了大厅,看见地上跪着两个小小的仆人,林阿姨,陆文俊和梁家的管家站在一旁,一脸心疼,但是却没办法上前劝说。

    看见梁君鸣到了,几人脸上露出求助的神色。

    此刻沙发上坐着的,却是骄傲如女王一般的蒋茜。

    “你来这里做什么?”梁君鸣问道。

    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怎么想的,以前仗着是自己的未婚妻,在北岛别墅里胡作非为,肆意打骂下人也就算了,可是明明婚约已经解除,她还在这里以女主人自居吗?

    蒋茜听出来梁君鸣的恼怒。

    从梁君鸣牵着苏晓默的手进来的那一刻,蒋茜的眼光就没有从他们身上离开过。

    他一直都没有这么对过自己,从来都没有。

    刚来的时候,本是打算直接就找上苏晓默的,速战速决。

    来的时候也没打电话,更没跟林阿姨说,蒋茜悄悄来到北岛别墅的时候,却听见了意外的对话。

    “你听说了没,好像苏小姐怀孕了,这么说来,我们这里要换女主人啦!”

    孟艳儿虽然自己不是喜欢嚼舌根的,可是看见梁君鸣带着苏晓默出去散步还那么亲昵的样子,实在忍不住的将昨晚无意中听到的告诉了自己的同伴李怀宇。

    “可是,可是不是听说蒋小姐才是内定的儿媳妇吗,就算苏小姐怀孕了以梁老爷子的身份,怕是不会同意的……”

    “我想也是,他们大富人家,怎么会看上像我们这样出身平凡的人,可是我担心的是苏小姐怀孕了,会不会像上次蒋小姐那样……”

    孟艳儿依旧很担心的样子,手里的盘子也捏的紧紧的。

    想起上次蒋茜滚下楼梯的样子,没几天就听说蒋茜的孩子夭折了,孟艳儿还是心有余悸。

    “孟艳儿,你不要担心嘛!你看梁总和苏小姐感情那么好,一定不会的,我听说啊,是因为蒋小姐有了外遇。”

    李怀宇摇摇头,又摆摆手,笃定地微笑着,试图打消孟艳儿的顾虑。

    这样的事情,实在不该自己这样的下人来担心。

    “小心点,这样的事情,最好不要跟别人乱说。”

    “对了,今天张连琴有些不舒服,要我给苏小姐送药呢,这下完了,我给忘记了。”孟艳儿气恼的锤锤脑袋,一脸懊恼。

    “没事吧,梁总不是带着苏小姐去花园散步吗?”

    “不行不行,就算是散步也要把药送去,林阿姨说了,这药得按时喝,宁愿现在被骂,不然晚了过了时间出了事情就不好办啊!”孟艳儿却是越来越焦急的样子,猛地站起来,担忧地说。

    孟艳儿话还没说完,便被李怀宇打断了,她果断地说:“不行,你是不是傻了啊,现在去如果打搅了梁总和苏小姐的好事,你还想不想在这里呆了啊?”

    “没事的吧,苏小姐那么好,一定不会说我的,如果被林阿姨知道了不送药,肯定得挨骂了。”

    “可是也不能这么冒失啊,苏小姐的确是比蒋小姐好说话。”

    “是啊是啊,你陪我,我就把药送过去,你在一边等着我。”

    “你怎么这么死脑筋啊,不过苏小姐的为人真是不错。”

    “嗯啊是的呢,你就陪陪我吧?”

    孟艳儿的语气几乎就在恳求了,李怀宇正思忖着,突然后面响起一个尖利的声音,刮得人的耳膜生疼。

    “好啊,你们这两个小蹄子,暗地里不知在商量着什么事情,在我背后说坏话是不是!什么叫苏晓默比我好说话,我在这里的时候,亏待过你们吗?”

    孟艳儿与李怀宇倒是吓了一大跳,定睛细看,后面的花圃间气势汹汹地走出一个人影,穿着华丽拖地礼服,一头耀眼的金发,在月光下闪着凌冽的光芒。

    那女人提着长长裙裾,急急地走进她们,气势压人地逼迫着她们。

    原来蒋茜隐在那大团树荫后越听越不是滋味,貌似这两个小贱人知道梁君鸣和苏晓默在哪里,不但刚才有人瞒着自己说梁总不在,这下两人小丫头片子也会在背后说起自己的坏话来了。

    蒋茜心里的火气不由得”腾”地爆发出来,早就说苏晓默那个贱人从头到尾没安什么好心,故意拉着梁君鸣到偏僻的花园想要拉拢他,好讨好梁君鸣,巩固自己的地位,还派了这两个小蹄子来防风,背地里还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勾当说自己的坏话,一时忍不住,便气势汹汹地跳出来与她们对质。

    “说,你们到底说什么鬼话,是不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好啊,都被她苏晓默收买了!”

    “没有啊,蒋小姐,我们没有说什么,真的,蒋小姐我们……”

    看着蒋茜凶神恶煞的样子,胆小的孟艳儿的身体不由得轻轻抖索起来,似乎是怕急了她,甚至膝盖一软跪了下来。

    李怀宇看着她那不争气的样子,不由得火气也冲上来,还是压抑着自己,拉着孟艳儿不卑不亢地说。

    “我和孟艳儿正在这说要去给苏小姐送药,因为梁总带着她去了花园,所以找不到,不知道蒋小姐突然冲进来为什么要给我们一顿骂,蒋小姐刚刚说的那些话,奴婢实在是不明白……”

    “你不明白,难道还要我解释给你听么?我刚刚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你们两个贱蹄子偷偷商量着梁君鸣要娶苏晓默,你们最好给我解释清楚,否则,我让你们明早就离开北岛别墅!”

    蒋茜看见孟艳儿身边那个女孩子居然还敢正视自己的眼睛,说出那么大逆不道的话,不由得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真的没有瞒你,梁总之前说了,苏小姐这些天怀孕了,要好好照顾,又感冒受惊吓,所以我们要时刻注意着。结婚的事情,也是林阿姨透露的啊。”

    孟艳儿眼里聚满泪水,瘦削的肩膀微微颤抖,一张小脸吓得苍白,看起来不甚娇弱的样子颇惹人怜惜。

    “你这个小贱人,装这可怜兮兮的样子给谁看!我可不吃你这一套,之前我有一次来就故意使着坏烫伤我的手,如今又拿着谎话搪塞我,说林阿姨透露的,你只要我去问林阿姨吗?你当我是好欺负的么,由着你这样一个下人轻贱!”

    蒋茜说得剑拔弩张,一张眼睛瞪得老大,恶狠狠地在孟艳儿和李怀宇的脸上转来转去,好像恨不得当场把她们的嘴撕裂似的。

    “上次也是孟艳儿生病了不小心打翻了茶水,之后也帮蒋小姐上药了,怎么现在又说是故意的,事情本来就是林阿姨他们做主的,我们只是一个轻贱的下人,是没有资格讨论什么主人结婚的……”

    李怀宇的脸上神色淡淡的,口气却始终不卑不亢。

    大家都是人,凭什么有钱就可以高人一等,做下人的就活该处处被人欺负吗?

    “好啊,我倒是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嘴硬,我看你是要翻了天了!居然还敢以这般口气与我说话,你以为你是谁啊!”

    说着,便抬起手,大力地朝着李怀宇打过去。

    眼见着那个蛮横的手掌狠狠地扫过来,明知她是蒋家的千金小姐,自己若是反抗不知闹到什么田地。

    李怀宇强制着内心的怒火,一动不动地接受着。

    “啪”地一声,伴随着一阵阵剧烈地疼痛,李怀宇口里不禁忍不住叫了起来。

    一股钻心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