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抛弃自己

    更新时间:2018-09-15 02:10:16本章字数:3132字

    “谁说不要,总的来说,也还是蛮有特色的嘛。何况,你亲手绣的,比什么都宝贵。”梁君鸣的心里泛起久违了的满满的感动,想不到这锦囊竟是她亲手绣的,不过,旁人想要绣得这样难看倒也是做不到,心里偷笑几声。

    “也没什么,不过是一个锦囊罢了,几块布拼成,也不知什么钱的。只是这是我一点心意,前几天听林阿姨说这些天什么有难,她是信这个的,于是我跟林阿姨去拜了菩萨,里面那些东西啊都是开光的呢,林阿姨说绣吧,我就绣了,谁知道我这么笨。”

    苏晓默看到梁君鸣眼里满满的感动的样子,心里有些自得,也有些愧疚。

    第一次绣这个东西,自己也不会,在说那个图案到现在她也不知道怎么看,于是就胡乱的绣了,如果梁君鸣不喜欢,那就重新求一个再让林阿姨绣了。

    不过林阿姨硬是让自己来绣,还真是为难自己啊。

    “我会一直贴身带在身上,好好保管它的。”梁君鸣意外的重重地承诺,将锦囊小心翼翼地放入自己的衣袖,再温情脉脉地看着她,牵起她的手。

    苏晓默更感受着周边静谧的空气里,光影斑驳处旋旋飞舞着的有着好看的绿色翅膀的昆虫,只感到此处花香幽浮,人影寂灭,实在是个独自观赏美景,不受打扰的好地方。

    左手却又冷不防被梁君鸣握起,温暖的触觉再次贴近自己的手心,慢慢侵袭向心扉。

    她微带反感地挣了挣自己的手。

    她的心早已紧闭,自己也尝试过太多次,却是怎么也不容易再次打开。

    心里又不禁暴汗,梁君鸣近日却总是来这招,真是的。

    似是怕她疼痛或是不舒服般,梁君鸣将她的手攥地不轻不重,是不会痛又怎么也挣不脱的地步,恰到好处。

    “你的手,被刮得严重吗,还疼不疼?”

    “不疼了,孟艳儿拿药膏擦过就不疼了。我,我没事。”

    苏晓默有点局促。

    之前孟艳儿小心翼翼地就将那冰凉清香的膏药涂遍了她的几根手指,伤了的地方无一处拉下,那膏药也真神奇,抹上几分钟便不疼了,果真是有钱人家里的东西,真是好用。

    “那就好,其实,有你在身边,我就是快乐的。恐怕天底下,也没比我更快乐的人。”梁君鸣眉眼里真是在笑,笑得满足又心酸。

    那个之前的自己真是天底下最大的傻子,竟然忍心伤害她,这样利用她,不过却也将她一手推到自己的身边。

    温柔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地却无比清晰地萦绕,苏晓默却感到难受无比,向后退一步说:“我真的希望你快乐,因为你是一个好人。”

    这句话却稍微惹怒了梁君鸣,又感受到她的排斥,微微向后,克制了一下自己的情感。

    气氛有点冷,风也吹得更凉快。

    良久,远处传来低微的风刮过的声音,却显得这幽静的后花园一角,花树底下更是空寂。

    梁君鸣淡淡的声音响起。

    “晓默,这些日子,你都不怎么开心,日日把自己关在房间中,我很担心你,真的希望你重新变得快乐起来,而我,快不快乐却不是那么重要的。”梁君鸣看着她,面色如常,眼里却流光转动,显然是极力压抑内心的情感。

    他真的很怀念很怀念从前那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

    “我没事,真的没事,你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苏晓默回答,想要抽开手,想不到梁君鸣握得更紧。

    “苏晓默,不知你的心,什么时候才能停稳下来,我可以对你承诺,决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梁君鸣靠近她一步,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她,越发显得晶亮。

    “只是,你希望有一天,你可以彻彻底底地忘记以前的事情,然后安安心心地呆在我身边。”

    苏晓默的心微微疼痛,像是被谁一把攥住似的,有点呼吸不过来。

    这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梁君鸣吗?

    以前的事……

    梁君鸣,他们的差异,他们的相识,相处,相知,共同度过的美好生活。他们未曾实现的相守。

    他现在向她向她许诺的幸福未来……

    一切的一切,真的够了。

    苏晓默的心越发疼痛起来,连眉头都微微皱起来。

    “我不能够承诺什么。”

    苏晓默用了用力,想要抽开手,面色冷淡的说。

    梁君鸣却更用力地握紧她的手,感觉到她的异样和疼痛,可是自己却知道他心里的痛不比她少一分。

    “难道你还是想要逃走吗,你的父母那么对待你,你却一心对他们念念不忘?”

    苏晓默惊异于他口吻的剧烈情感,那深深的疼痛气息一步步灼伤了她的心,她实在是不想听到从梁君鸣的口里说出自己父母的事情,仿佛说一次,当日的惨痛经历便会再次重演一般,说一次,当日的回忆便又历历在目地出现在眼前,如此清晰。

    苏晓默不要这样的生活,她已经发誓要忘掉眼前这个人,要跟自己的父母一起生活。

    可是现在,他却告诉自己要记得,是自己的父母要抛弃自己的。

    即使是想走的远远的,却为什么就算是想到梁君鸣的名字,听到他的名字都会如此疼痛?

    痛到快不能呼吸。

    “我求你不要再提了,你也有父母对吗,你能理解我的,你一定可以理解我的。”

    苏晓默的脸微微抬着,睫毛似是沾了泪水,泫然欲滴。

    瞳孔里的颜色却是深黑,似是带着微微的祈求。

    可是梁君鸣却明明看到,她的她在说这句话时,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疼痛,心里也不愿意承认,泛在她眼底深处的明明是不舍。

    梁君鸣内心凄楚,把她拉得更是靠近自己,一股淡淡的幽香萦绕在鼻间,是她独有的味道,不同于世间任何一种味道。

    他狠狠地拉住她,只想占有她的味道,将她永远永远留在身边。

    “我能理解,我和你一起等……”梁君鸣慢慢的说道。

    苏晓默心里一惊,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苏晓默摇摇头,刚才一直都没有机会问。

    “是我母亲最喜欢的花园,我一直都不让别人来,今天,我带着我的女人,来看她了。”

    苏晓默震惊不已,身子仿佛失去了力气。

    想说话,却是一句也说不出来。

    这个男人,还是梁君鸣吗?

    梁君鸣猛地拥紧苏晓默,只想永远永远不放开她,任何人都休想抢走她,今生,她注定是他的女人……

    平静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梁君鸣就收到了律师函。

    “怎么了?”正在吃早饭的苏晓默,看着梁君鸣的脸色变了又变。

    “没什么,先吃饭吧。”梁君鸣不动声色,将信函递给林阿姨,“先放一边。”

    林阿姨接过来一看,大吃一惊,看了梁君鸣的神色,也知道了其中的意思,连忙拿走了。

    “今天公司里出了点事情,你在家好好休息。”梁君鸣匆匆吃完早餐,苏晓默感觉气氛有些奇怪,可是想到梁君鸣一向都是能够解决所有问题的,也就点点头答应了。

    梁君鸣出门的时候,找陆文俊去要了律师函,并且要陆文俊转告林阿姨。

    “千万不要让苏晓默知道。”

    上了车,梁君鸣才仔细看着手里的信函。

    曾洛彦,果然还是下狠手了,这一次,他掌握了证据起诉梁君鸣,就是要自己名誉扫地。

    梁君鸣心里很不舒服,他不知道这次的官司会不会输,但赢与输,都不会给他带来什么好的结果。

    赢了,会有媒体说他仗势欺人。

    输了,会说他做的太过分,罪有应得。

    这就是一个站在高端的人,得到的下场。看看古代,有哪几个英雄,得到了好下场呢?那些个义薄云天的英雄,那些个无视自己生死存亡的英雄,不是个个都凄惨度过余生。

    能活到最后,还是结果好的,那些结局不好的,都不会逃离横死、或者天炉英才,直接给弄死了,这就是过刚易折的典故。

    梁君鸣自认为自己向来是冷静出了名,任何事都不能掀起他心中一点,哪怕就是一丁点的情绪。但在苏晓默身上,自己完全失了控。

    梁君鸣暗自笑了笑,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想这么多,想的这么天马行空。

    曾洛彦坐在法庭上,得意的看着梁君鸣,那副神情,让梁君鸣有些寒心。毕竟两个人都是朋友一场,如今却要对薄公堂。

    梁君鸣的律师走了过来坐到一旁,对着梁君鸣点了点头。

    来这里旁听的,都是一些企业家们和一些举足轻重的人物。这种场面,当然少不了记者们,记者把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法官不耐烦的敲了敲桌子。

    片刻之后,一个人的到来,让这里所有人都不再说话,也不再交头接耳,那个人,就是丁南司。

    丁南司,在律师界中极为出名,虽然年轻,但是这几年因为做事雷厉风行,打官司又剑走偏锋,让人措手不及。

    他过手的案子,几乎没有不赢的。所以,哪个律师如果和他打对手的话,气势都会先输一半,不是怕,而是他的名头太过响亮。

    不光是梁君鸣的律师,现在这个律师心里已经开始紧张了,他做梦都没想到,曾洛彦会把这个律师界的金字招牌给请了过来,看来,这场仗,并不好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