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不要紧张

    更新时间:2018-09-15 02:10:16本章字数:3336字

    梁君鸣看着自己的律师不住的擦汗,心里明白了,曾洛彦这是要致他于死地了。

    梁君鸣的律师为了夺得先机,先开始了辩护,说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看丁南司没有说话,心里才放下了心。

    所有人都知道,当律师不再发问的时候,也就是理由不足的时候,所以众人为梁君鸣捏了把汗,而梁君鸣的律师,则庆幸自己今天没有被丁南司的名头吓到,发挥的很超常。

    丁南司听完了这长篇大论,摘下了眼镜,开始了发言:“请问法官大人,在原因不构成对他人的伤害时,对他人的伤害造成了严重的影响,影响到了人身健康、心理健康、声誉,这样构不构成谋杀?”

    法官犹豫了一下,说:“丁南司律师的话有些说的过了,谋杀还构不上。”丁南司笑着说:“如果人的健康没有了,声誉没有了,而心理扭曲了,这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如果他自杀,也就顺理成章。换句话说,想把人逼疯到自杀,只要做到以上几点就可以了。而这以上几点,梁君鸣却做到了。”

    随后,两个律师开始交战,只是战了半天,梁君鸣的一方仍然没有占到上风,并且被丁南司压的死死的,无法反抗。

    最后,法官给出的判决,是判梁君鸣打人有罪。

    梁君鸣在那一刻,心里犹如被一把枪打透,疼的不行。

    不仅仅是输了官司,而是失去了这样的一个朋友。

    丁南司与曾洛彦得意的望着梁君鸣,那种眼神,让他真的有些不忍,也就是说,从今天起,再也无法和好了。

    曾洛彦走到梁君鸣的面前,笑着对他说:“我说兄弟,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说你当初要是对我认个错,至于沦落到现在这步田地吗?”梁君鸣气的双眼通红,他握紧了拳头。

    丁南司拿起右手食指,冲着梁君鸣摇了摇:“NO,NO,NO,这里可是法庭,你如果再次发怒打了曾洛彦,那么可就不止判罪了,你要考虑清楚啊!”

    而一些与梁家有生意往来的人,也都站了起来,对梁君鸣说:“梁总裁,你太让我们失望了,原本以为你是一个镇定的人,可你的冲动,让我们也跟着名誉扫地,从此以后,我们不会与你再合作!”

    几个人只是站了起来,却不往外走,因为法庭上有条规定,不成文的规定,就是一定要法官先出门,他们这些旁听者才能跟着出门。

    梁君鸣的心彻底凉了,这一次的冲动,给家族的生意带来的灾难,是巨大的,虽然不会毁灭,但也是元气大伤。

    但是,梁君鸣不后悔,他永远都不后悔为苏晓默做的一切,哪怕是粉身碎骨,他也不会后悔。更别提什么生意和金钱,那些在梁君鸣看来,都是身外之物。

    他能支起一个财富帝国,就能再白手起家,再创一个财富帝国,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

    梁君鸣的律师不服,站了起来对法官说:“我要求上诉!”

    法官刚要起身离席,听到了这话,说:“判决无误,你到哪里上诉都是这样。人家提供的证据比你们的多,如果想赢,就准备的充足一些。”说着便要往门口走。

    法官刚走到门口,被一个美丽白嫩的手挡住了。法官很惊讶,谁都不敢拦他,今天竟然有人敢拦他。而那些记者们更加好奇,纷纷拿起相机拍摄。

    从门后,走出来一位妙龄女郎,她披着一头卷发,及腰。穿着一身黑色的裙子,显得身材玲珑有致,而领口开的极大,显出丰满的双峰。不过,这女人的美貌与身材,都构不成被人关注的理由。

    她被众人注意,是因为她出手拦了法官,而这法官也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这一场官司,涉及到的人。

    这两个人,个个年轻有为,个个才华不凡,个个长相帅气出尘,都是人中龙凤,而这个女人的出现,恰好满足了他们的好奇心。这个女人,是因为谁而来。

    女人对法官说:“法官大人,这次的判决不公平,因为,证人都没有到齐,结果要如何,谁都说不好呢!你说是不是?”

    法官看着这美丽女人的脸,那双眼睛有夺人心魄的魅力,他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待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忘了刚才女人说了些什么他才点的头,不等他发问,女人说:“那么,请法官归坐,咱们继续这场官司吧!”

    法官这才明白了,这个女人是为了打官司的两个男人而来。此时,他们所有人都不清楚,这个女人到底是为谁而来。

    有的记者眼尖,对众人说了一声:“这个美女不就是梁君鸣的解约的未婚妻蒋茜吗!”

    “的确是的,不过她跟梁君鸣早就解除婚约了,为什么还来?”

    “我比较关心她帮谁。”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惊讶了,他们都听过蒋茜的大名,而蒋茜的大名,貌似与眼前的梁总裁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心里最紧张的人,莫过于曾洛彦。

    他隐隐感觉到,蒋茜一定是来帮梁君鸣的,如果是帮助自己,是不会在现在这个时候出头。

    蒋茜肯定握着他的把柄,否则不会这么气定神闲的走了进来,也不会这么肯定的把法官留下。

    曾洛彦看了一眼丁南司,丁南司镇定的回了曾洛彦一个眼神,让他安心,不要紧张。

    法官坐了下来,对着蒋茜说:“这位小姐,本法官可是要把话说在前头,你如果做假证,其结果不亚于梁君鸣先生的下场,你要想好。”

    蒋茜笑了一下,那样的神情,令在场的所有男人都为之目炫,那样的自信,那样的魅力,敢问世上,能有几人能达到她这样的境界。

    就像是一朵美丽的玫瑰,在为自己的刺忧伤着,却不知道自己的美丽,已经震惊了所有看到她的人。别人的震惊却被玫瑰看成了鄙视,而更加伤心着。

    只是蒋茜,并没有伤心,此时的她很开心。

    她向法官承上一部录影带,法官拿到录影带,问蒋茜。

    “这是什么?”

    “这个,就是我要提供的证据,到底是谁有理,是谁没理,看看就知道了。我始终相信,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曾先生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梁先生也不会出手打人。试问法官,我不是律师,我讲的只是道理。如果说,有人动了你的老婆,还是当着你的面,那么你还会冷静的对他说,等我的律师来与你讲道理吗?”蒋茜淡然说道。

    法官有些生气了,说:“那肯定不会,我会上去与那人拼命!”

    “连法官大人都不能淡定的事,看来,打人也是人之常情了。那么请法官大人看完这个录影带,再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有人这样对待你的老婆,你会怎么做。换言之,就算是你在大街上,或者在某一个场景中看到了一个柔弱的女孩被欺负,你会怎么做?是视而不见,还是行侠仗义,这个,要看个人的品德如何了。但如果是我,看到了同为女孩的人受欺负,就算是拼了命也要帮上一帮的。是自卫还是有意攻击,请看完再说。”蒋茜笑着说。

    法官点了下头,把录影带递给旁边的法警,法警拿到手,塞到了影碟机里面。一时间,在法庭所有人都注意着小小的屏幕,记者们拿着相机,看看电池,都是满的,生怕错过每一个镜头。

    曾洛彦更是紧张,他下意识的握了握拳,这个影碟机里放出来的东西,也许是对他不利的。

    但他现在开始相信上帝了,也开始求上帝,让这个里面的东西,变成对梁君鸣不利。

    可惜,上帝不帮坏人。

    镜头里,苏晓默被曾洛彦压到了墙角,苏晓默可怜的企求着,让曾洛彦放过她,只是曾洛彦狞笑着,一把撕开苏晓默的衣服。

    苏晓默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滑落,她被曾洛彦推到墙角,按在墙上,不住的亲吻着,一双大手还不断的抚摸苏晓默那诱人的身体。

    当曾洛彦要脱掉苏晓默的裙子时,梁君鸣出现了,他一拳打向了曾洛彦,之后,是两个人的搏斗。

    法官看到此时也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而蒋茜,依然带着迷人的微笑,对法官说:“法官大人,且不说这里被侮辱的女孩是梁君鸣的女朋友,就算是个不相识的女孩,你能看着她被这样欺负而没有作为吗?梁君鸣的作为,往私了说,是自卫,往公了说,那是见义勇为。如果连这样的人都会判刑,那么请问法官大人,你会伤了多少热心的人?”

    法官沉默了,这样的沉默持续了整整五分钟,而梁君鸣在那里安静的等待着。

    此刻,该紧张的不是梁君鸣,更脸无人色的,是曾洛彦,他万万没有想到,蒋茜的手中,会有他的录影带,而且,在这个时候,是蒋茜来告发。

    他们不是一条船上的吗?

    原来蒋茜一心爱的,只有梁君鸣。

    丁南司看着这场官司是不会打赢了,回头看了一眼失常的曾洛彦,拿起自己的包就走了。

    所有的记者都追着丁南司发问,拍照。丁南司做了这么多年的律师,还是头一次打输,任凭他有多脸皮厚,也受不住这样的结局,红着脸,开车走了。

    而那些生意伙伴,看到了梁君鸣这么热心,这么的担当有作为,纷纷起身表示说,以后会与梁氏企业长期合作,并且让利多少,梁君鸣心里暗想,这次的仗,赢的太漂亮了!

    曾洛彦生气的回头看了一眼梁君鸣,走向门口,却立即被人围了起来,当然,是那些记者朋友们。

    而梁君鸣则在蒋茜的跟随下,来到了门口。

    梁君鸣对曾洛彦说:“对不起,我要向你道歉。”

    这句话一出,不光是蒋茜,就连也同样走到门口的法官也愣住了。

    更加惊喜的,只有记者们,他们最喜欢八卦爆料,所以赶紧把话筒移向了梁君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