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取消婚约

    更新时间:2018-09-15 02:10:16本章字数:3316字

    梁君鸣不喜欢她,这一点蒋茜很清楚,她现在到底喜欢不喜欢梁君鸣,也不得而知。

    只是,这是家族的使命,这是长辈们的希望,她不敢不去按照长辈们的要求去做。

    因为她一直都是一个乖孩子,一直都是一个非常孝顺的女孩。

    想起曾洛彦,蒋茜又是一阵难过。

    从小追自己的男孩子真的是不少,可以说用一个部队形容都不为过,什么样的男孩都有,在学校里打球很好的主力,唱歌很好弹琴很好的文艺男生,懂得浪漫的法国男人,绅士的英国男人,幽默的美国男人,各种各样,但却没有一个人能打动蒋茜的心。

    她现在迷茫的想哭,就像是一个人,站在宇宙之中,找不到阳光,找不到星辰,找不到任何东西来为她引导方向。

    但是一想到梁君鸣到了现在,还是不肯看她一眼,蒋茜却意外的依赖上了曾洛彦,她心里始终有一个声音在告诉着她,嫁给他,他就是那个喜欢自己的男人,他就是你寻找了这么多年的男人。

    一直以来,蒋茜都是死心塌地的喜欢梁君鸣,可是一次又一次的绝望之后,蒋茜的心竟然慢慢的发生了变化。

    她甚至不清楚自己还要去拆开梁君鸣和苏晓默是为什么,难道仅仅就是为了出一口气?

    对于梁君鸣,蒋茜还是有盼望,可是一想到曾洛彦,这样曾经在自己身边无处不在的男人,心里的依恋,也终究是藕断丝连。

    她毕竟也是一个需要人疼爱的女人啊?

    蒋茜收拾了一下心情,她告诉自己,必须要忘掉那个男人,绝对不能喜欢上他,哪怕自己喜欢上另一个人也不能喜欢他!

    蒋茜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打开了电视。

    看看时间,爸妈大概也快回来了,蒋茜赶紧收拾了一下心情,擦了擦脸,去卫生间补了一下妆,看不出眼泪的痕迹才走出来。

    一出来,听到了一则新闻,曾洛彦定下了婚期,马上就要结婚了!

    听到这则消息,蒋茜彻底的疯狂了,她再也冷静不下来,跟佣人说了一声不舒服就回了屋,并且告诉佣人,晚饭不要叫她了,也不要让爸妈叫她,把饭端到房间给她吃。

    因为她怕面对妈妈,会忍不住掉眼泪,而没有理由的眼泪,爸妈一定会追问的,如果让他们知道了自己爱上别人,这对蒋茜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

    蒋茜回到房中,拿起手机,想了一想,按下了曾洛彦的电话号码。

    电话接通了,曾洛彦那里仿佛很乱,不知道在与谁说着话,曾洛彦对着电话说:“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

    蒋茜一听到曾洛彦的声音,哭着说:“我、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对不起,打扰你了。”

    曾洛彦露出了得意的笑,此时他正在与朋友聚会,因为他刚刚公布了婚讯,所有人朋友都来为他祝贺,这让他感觉,自己的名誉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但曾洛彦不愿意承认的是,这只是他的自欺欺人,他也只是创造出一个假像而已,他心知肚明。

    只是,现在有人愿意陪着他一起创造假像,想到这点,曾洛彦满足了。

    “没事,不怕打扰,是美女的话,欢迎打扰。怎么?想在我结婚之前,来个一夜激情吗?如果是这样,我可以奉陪。如果有别的事,不好意思,我现在有一些忙。”曾洛彦故意笑着说。

    蒋茜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缓缓掉落,拿着电话的手不住的颤抖,半天,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回答道:“对不起,我打错了,你继续忙吧。”

    蒋茜虽然感觉很屈辱,但是她依然等待着对方挂掉电话,她做不到自己先挂掉,先结束这场通话。

    曾洛彦却讽刺说:“本来,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我以为自己游戏人生,总算找到了归宿。但是我错了,她在我最需要她帮助的时候,捅了我一刀,狠狠的扎了我一刀,让我差点就陷入低谷,再也走不出来了。所以,我再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真爱可言。我也不会再对任何的女孩付出我的心和我的情。现在的婚姻,也只是一个假像罢了。呵呵,你这么好的女孩,梁君鸣一定会好好的疼你的。说实话,你也是我见过,最坚强的女孩了,梁君鸣现在也许抱着别的女孩在亲热,而你却为未来的丈夫和他的情人挽回局面,甚至不惜为他们遮丑,你这点作为,真是另我佩服。”

    “我曾经以为这样,就可以打动他的心,让他知道,只有我才能帮助他,才配站在他的身边。可惜,我错了……现在,连你也离开了。”

    蒋茜说完最后一句话,立即挂掉了电话,她躲到被窝里,轻轻的哭泣着,为着自己,也为着自己心底那最纯真,最毫无保留的爱情。

    曾洛彦已经开始后悔了,他被这段话彻底的打动了。

    他以为,像他这种人,是永远不会有女孩真心喜欢他的。也就是曾家的钱,能吸引着一些美女的注意和惦记,像是一些内心纯净的女孩,肯定不会甘心嫁给曾洛彦这种小人。

    而蒋茜,她是非常的很清楚,从来不会为了对方是谁而去巴结。

    如果是以前,曾洛彦一定会最讨厌这种女人,因为在他的眼里,这种女人一定是装的。这种在他的面前装的女人,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吸引他的注意力。

    只是,蒋茜从小就成功的吸引起了自己的注意力。

    这些年,蒋茜就是他生活下去的动力。

    此刻的蒋茜也是痛不欲生。

    她一遍遍的告诉自己,自己只是习惯了曾洛彦的存在,习惯了他的保护,根本就不是什么爱情。

    不是的。

    曾洛彦想了想,赶紧起身,扔下一帮朋友,开车就往蒋家去了。

    一路上,他想了无数个可能,无数个冷脸,但是他不后悔,因为在曾洛彦的字典中,不允许有后悔两个字出现。

    并且如果今天他不去见那个女人,他就一定会后悔。

    到了蒋家别墅的门外,曾洛彦给蒋茜打了电话。

    也许是知道了失去才会懂得珍惜吧,绝望的蒋茜哭着哭着睡着了,听到电话响吓了一跳。

    这个时间段,能给她打电话的人太少,所以蒋茜赶紧看向屏幕,竟然是曾洛彦。

    蒋茜有些不敢接电话,她怕一放到耳朵旁边,就是曾洛彦的嘲笑,她不怕任何人的嘲笑与中伤,因为他们的话都到不了她的心底。

    而曾洛彦刚才的话,字字句句,都像是一把把尖刀,直接插到了蒋茜的心底。

    蒋茜犹豫着,这电话是接还是不接。接了,她怕又是难听的话,不接,她却又不甘心,到底接是不接。

    蒋茜听着一阵阵的电话铃声,终于鼓起了勇气,接了起来。

    曾洛彦本来以为蒋茜不会接电话,所以一遍又一遍的给她打,但当她接起来了,一肚子话反而不知道要怎么说好了:“你……你能出来一下吗?”

    蒋茜听到曾洛彦温柔的声音,眼泪又流了出来,她点了点头,突然意识到曾洛彦看不到,便重重的“嗯”了一声。

    随后,蒋茜赶紧收拾了一下自己,穿上了一件白色的裙子,拿起自己的包和手机,就出门了。

    来到门外,蒋茜看到了曾洛彦在车里面,一脸的温柔,心中一动,脸上有些发红发烫,便低着头,走进车里坐下,对他说:“你还想说什么,难道是羞辱我羞辱的不够吗?好,今天我就给你个机会,让你可以尽情的出气。但是,你的期限只有今晚,明天就不行了。”

    曾洛彦平时很会说话,只是此时却不知道说些什么,他搓了搓手,干脆,转身,张开双臂,紧紧的抱住了蒋茜。

    蒋茜吓了一跳,挣扎着:“你这是干什么!你快放开我!要不然我喊人了!你都快要结婚了,还要来这样对我吗,你拿我当什么人了!”

    说着,捶打着曾洛彦的脸和身体,曾洛彦被这一顿打,给吓得推开了蒋茜。

    蒋茜推开曾洛彦,又在他的脸上狠狠的打了一巴掌,哭着说。

    “这就是你的报复吗?你是要把我的心撕碎,然后狠狠的踩上几脚对吗,好,你做到了!你成功了!你现在能放过我了吗?你是不是想让我死给你看!你已经快要结婚了,还这样对我,难道是把我当成了情人小三吗!我告诉你,我蒋茜虽然命不由已,但是我不会自轻自贱,对不起,你找错人了!”说着打开车门,跑回了家。

    而曾洛彦,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他从来不会探视女孩子的内心,更不会分析她们的行为和想法。现在的这一段话,把他满肚子的话都给挡了回去。

    他原本可以告诉蒋茜他的婚可以不结,这次官司的事,他真的没有当真,以后也不会再翻出来和她计较,但是蒋茜没有给他机会。

    曾洛彦坐在车上,想着刚刚蒋茜的话,他第一次真正的去关注一个女人的内心,去在意她的想法。

    是啊,自己没有取消婚约,在订婚不久就抱住她,甚至还想吻她,如果自己是那个女人,肯定会认为这个人要玩弄自己。

    而自己,到底有没有爱上蒋茜呢?

    曾洛彦不知道答案,他也没有耐心去寻找答案,他从小就是不断的寻找答案中,然后不断的否定自己,又不断的验证自己。

    他怕自己真的会习惯了蒋茜的存在,有一个女人在家等着自己,饿了,她会给你做饭,渴了她会给你端水,如果病了,她会照顾你,你痛了,她会比你还痛,你难过,她会心疼的不行。这样的生活,好像正是曾洛彦比较向往的。

    曾洛彦拿出手机,想给蒋茜发个信息,告诉她一切,但是男人的尊严在做怪,使他始终都拉不下面子来给女人低头。

    犹豫了半天,终于,他发了几个字:“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