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质问

    更新时间:2018-09-15 02:10:16本章字数:3018字

    蒋茜躲进了自己的被窝,突然听到了手机短信声,她拿出一看,是曾洛彦的对不起三个字,哭的更凶了,在她看来,曾洛彦的这三个字,是确认了他在玩弄她,从来没有拿她当真,但有一个好消息,那就是这个人,终于肯良心发现了。

    曾洛彦看着手机三个字,感觉有些不妥,便又发了几个字:“蒋茜,我想告诉你,婚约可以取消,那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形式,是长辈的事情,但是我爱的是你,我发现,婚姻并不是一个形式,我愿意和你走下去,走到以后。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与你一起走完后面的路?”

    蒋茜哭着看完了这条信息,她心里说不感动是假的,这个人,为了她可以改变,竟然可以改变!

    蒋茜回想起,她刚刚出门看到曾洛彦的那一刻,曾洛彦的眼神,竟然是那么的专注,深情。她有些后悔了,刚刚自己打了那一巴掌,是不是有些重呢。

    所以就回了一条信息:“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

    曾洛彦收到这一条信息,反而不知道再说什么了。

    他想了一会,发了一条:“不,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做的对。我明天就取消婚约,我希望你能给我个机会,让我重新体验生命的含义,因为你,我突然发现以前活的就像是个行尸走肉,没有灵魂,找不到一丝温度。你刚刚的一巴掌,打醒了我,很有力度,今天晚上你早点休息,明天等我的消息。”

    蒋茜满怀希望的收到了这条信息,看的很是激动。但转念一想,想到了家族的期望,突然间,犹如一盆冷水从头扣到脚底,她回复道:“算了,就算你取消婚约,我们也是不可能的,你继续结婚吧,祝你们幸福。”

    想到此事如果一出,整个家族对她的指责,蒋茜就一阵心寒,更多的是害怕,所以,她一定要早些拒绝,这样才能杜绝以后出的事。

    曾洛彦看到这条消息,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以为蒋茜还是打算嫁给梁君鸣,难道他又输给了梁君鸣吗?

    曾洛彦气的不行,他心底那分爱意,让这份拒绝击的粉碎。

    他发信息说道:“如果你今天晚上不过来,我就在你们家闹,你们家的大门还是挺不结实的,不知道是大门结实,还是我的车结实。如果我死了,也请你替我跟我那未婚妻说一声,是我主动想和她分手的。”

    说完就把车子打着火,故意弄的很大声。

    蒋茜怕曾洛彦出事,如果他真的撞大门了,爸妈惊到不说,而且他也会受伤。

    不管是哪种结果,都不是蒋茜愿意看到的,所以她再次快速下楼,飞奔到了门外,曾洛彦的车里,生气的质问。

    “你到底想做什么!你能不能不要闹了!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就不能成熟一点呢!我已经放弃了,你为什么还要逼我!”

    “呵呵,真是好笑,现在怎么就成了我逼你了呢。是谁给一个有未婚妻的男人打电话,然后说着自己爱上了那个有妇之夫。现在你就不认帐了,我告诉你,没有那么容易!”说完,便发动车子,一脚油门开走了。

    蒋茜害怕了,她颤着声音问曾洛彦:“你要带我去哪!我不要和你走,你快送我回家!”

    曾洛彦笑着说:“你不是想和我在一起吗?我听说,有一种爱情,可以不用管婚姻和家庭,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试一下呢,正好我有个别墅在这附近,我们去那里谈谈如何!”

    虽然曾洛彦是问句,但语气却十分肯定。他今晚很生气很生气,却不知道这份怒火到底从哪里来。

    曾洛彦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他此时,只是想找个地方,单独与蒋茜谈谈,至于谈什么,怎么谈,谈的结果是什么,他完全不想。

    “你到底要做什么,你能不能放过我。我错了,我不应该和你表白的,我不应该喜欢上你的。就算喜欢上你,也不能在你快要结婚的时候和你说,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放过我吧。”

    蒋茜有些害怕了,她看到曾洛彦的这副样子,小心地说。

    曾洛彦不再说话,只是用心的开着车,开到十分钟的样子,就到了他的别墅,他停下车,为蒋茜开门,让她下车。蒋茜虽然害怕,但也下了车。

    曾洛彦拉着蒋茜进了屋,屋子里面一片漆黑,一个人都没有。

    曾洛彦仿佛对这里很熟,连灯都不开就进了卧室。

    蒋茜坐在床上,问曾洛彦:“你到底想说什么,你快些说,这么晚了,我也要回去睡了。”

    曾洛彦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要和她说些什么。

    眼前的这个女人,漂亮,自负,以前他总是把她当做公主疼着捧着,可是现在呢,对于蒋茜的心意,曾洛彦反而一颗心踏实下来了。

    蒋茜还是被自己感动了。

    女人啊,一颗心就是这么善变。

    曾洛彦竟然有了一丝不甘,他仿佛突然有一个念头,直直的击打着他的心底。

    那个念头就是,占有梁君鸣的人,让梁君鸣的未婚妻怀上自己的孩子,这顶绿帽子,一定要给他带上,那么,这将是对梁君鸣最大,也是最妙的羞辱!

    蒋茜看着曾洛彦变幻的脸色,心里有些害怕,此时的灯并未打着,只是月光透着帘子,慢慢的透了进来。

    蒋茜借着月光看曾洛彦的脸,那样的阴森,更让自己害怕。

    曾洛彦突然抬起了头,那双眼睛里的凶狠,竟然是蒋茜完全没有见过的。

    蒋茜在法庭上那么过分,曾洛彦的眼光里也只是生气,发怒,但绝没有这么凶狠。

    蒋茜害怕的向床中间退了退,说:“你……你要干什么!”

    曾洛彦笑着说:“你说我要干什么,你在法庭上那么帮着梁君鸣,现在,你也应该补偿我一下夫债妻还,天经地义,你们的关系,不也像我和叶彤一样公开了吗?不要怕,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还指望着将来的儿子,在你的肚子里出生呢!”

    曾洛彦说完,就向蒋茜扑去。

    “我以为你会永远保护我的,是我值得信赖的,但是,我真的错了,我喜欢上的,竟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人!血浓于水啊,将来你看到你的孩子叫别人父亲,你会甘心吗?也就是说,你将来也许会是最后悔的那一个!现在还来得及,你停手吧,我会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曾洛彦停下了亲吻着蒋茜嫩白脖颈的嘴,抬起头,对蒋茜冷笑着说:“后悔?痛苦?你错了,我只要想到梁君鸣痛苦,我就会开心。我这个人,只要看到我的对手比我更痛苦,那么我所有的不适与难过,就会通通消失。”

    蒋茜绝望的看着天花板,上面有玫瑰花的图样,很是漂亮,那玫瑰很逼真,就像是真的一样,只是这一切,蒋茜无心欣赏。

    她眼泪再次落了下来,绝望的说:“好,你自私到了一定的境界,我最大的错误,就是把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甚至一度认为,你会改好。”

    曾洛彦咬着牙根说:“梁君鸣,一切都是梁君鸣,凭什么是个女人都喜欢他!凭什么生意什么的都是他的。他就像是个魔鬼一样,把一切都吸引到他的身边。我就纳闷了,他怎么不吸引一些丑女呢,或者是一些赔钱的生意,他为什么不死掉,即生瑜,何生亮,既然有了我,为什么还会有他呢!”

    蒋茜冷冷的看着曾洛彦,突然笑了起来。在一个有月光的夜晚中,这样的笑声是很吓人的,曾洛彦怕蒋茜出事,连忙观察她的脸色。

    “以前,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的家人都喜欢我嫁给梁君鸣。但是我今天明白了,他是个真正的男人,有担当有责任,也从来不会欺负女人。”

    “但是他根本不爱你!”

    “是的,他不喜欢我,但他只要和我结婚,就会对我负责,他不会一边娶着我一边算计着我。而你不一样,你是个十足的小人,生下来就是要算计别人的。我甚至能想像,如果在古代,真的到了易子而食的地步,你会不会不用易子,就把亲生儿子当口粮吃掉。”

    曾洛彦目光凶狠,这样的蒋茜他根本就没有见到过,他不明白一个女人的死心,竟然是这样容易的。

    “你这种人根本就没有心,没有情,所以你活的很累,因为你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患难与共,什么叫深情相拥,什么叫不离不弃,什么叫触动灵魂。你这种人,只知道肤浅的金钱与快乐,好吧,如果你以为精神快感就是快乐的话,我不再劝说你了。”

    蒋茜现在已经不求他会心软了,她的心死了,她也认定了,自己的命本来就是很苦的。

    从小就带着家族的使命,学着一切嫁人后当贤妻的课程。

    长大后,自己的未婚夫对自己比陌生人还不如,这样的打击,不是每个女孩都受得了的。

    所以,蒋茜真的认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