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死了这条心

    更新时间:2018-09-15 02:10:17本章字数:2273字

    “你在害怕?”曾洛彦笑道,身子也靠着叶彤移动了一下,挨着她身边坐下。

    叶彤有些不自在,往旁边挪,却不料自己挪动半分,曾洛彦就跟着挪过来,叶彤紧咬着下唇,她从来都没有遇到这样的无赖事件,也不知道如何去解决,只要一步步的挪着,却没想到挪到了沙发边上,扶手挡住了去路,曾洛彦挨着坐下来,身子都快贴在她身上了。

    “你要做什么?”叶彤伸手挡着曾洛彦的身子靠近自己。

    不得不说,曾洛彦也是个美男子,此刻离她这么近,身上有些淡淡的烟草香。

    叶彤突然记得以前自己的父亲也是喜欢抽烟的,但是他一直都是一个有魅力的男人,即使是抽烟,身上也只是淡淡的烟草香气,指甲也是干干净净,甚至牙齿都是白皙明亮,从来都没有失去优雅。

    以前自己的母亲也是总是跟父亲说,不要抽烟,会影响健康,可是父亲总是不听。

    还对叶彤说:“吸烟,是男人的魅力呢。”

    叶彤不懂那个魅力,柯安铭也不喜欢抽烟,那个温润优雅的男子,完美无缺,让人感觉到一种宁静,眼前的这个男人,身上的淡淡香气,竟让叶彤有了一些的恍惚。

    难道,这就是魅力?

    不过还有的,却是叶彤说不清楚的味道,仔细的想想,应该是某种香水。

    早就听说了曾洛彦是个花花大少,果然不假。

    叶彤眼中流露的厌恶,让曾洛彦目露凶光。

    “怎么了,你很讨厌我?”

    “我,没有……”叶彤轻轻的说道。

    曾洛彦捏起叶彤的下巴,逼着她看着自己。

    “还没有?叶彤,你不要口是心非了,你心里爱的一直都是柯安铭,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对柯安铭的感情,比你自己想象的还要深,叶彤,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曾洛彦的言语威胁,让叶彤狠狠的低下头,感觉到曾洛彦不再动,叶彤找了个机会,连忙站起身来,逃窜了出去。

    “哼,你以为我对你有兴趣吗?”曾洛彦整了整衣服,看着倒在地上的叶彤,“如果你不是柯安铭的女人,我保证,你根本就别想出现在我面前。看来,你还是很享受啊?是不是柯安铭没有满足你?”

    叶彤见曾洛彦口无遮拦,说话完全没有一丝羞耻,脸色绯红,手下摸索到旁边一个东西就砸了过去。

    曾洛彦反应极快,连忙闪躲了开来,“啪”的一声,水晶的落地花瓶在地上绽开晶莹的碎片。

    “你,真是!”曾洛彦眼中怒火熊熊燃烧,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不知好歹!

    曾洛彦刚要上前,门却被打开了,曾洛彦的母亲惊讶的看着这一幕,捂住了嘴巴。

    曾洛彦连忙拉起叶彤,装作温柔的样子,挽住叶彤的腰。

    “没事吧?早就告诉你要小心了,这台阶走路可要当心。”曾洛彦一边温柔的说,一边背后用力的掐了一下叶彤的腰,叶彤吓了一跳。

    嘴里的呼叫立马变成了违心的赞叹。

    “谢谢,如果不是你拉我起来,怕是我还站不起来呢。真是太感谢了。”

    曾洛彦的母亲看着两人和和睦睦,又看见叶彤衣衫不整,捂住嘴的惊讶变成了偷笑。

    “你小子,稳着点,别急于这一时,吓到人家了,我一会给叶小姐送件衣服来。”

    曾洛彦刚要回答,却听见腰间一阵震动,曾洛彦放开了叶彤,看了一眼电话,是林婉梦打来的,曾洛彦想着叶彤在场,别让她去跟柯安铭和梁君鸣告密,也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可是叶彤却没有看见自己衣衫不整,曾洛彦母亲的话又让她窘迫不已。

    腰间还隐隐约约的疼,叶彤握住了手臂,暗自咬牙。

    这样的男人,一定是个魔鬼。

    于此同时,因为蒋茜去了国外,一时孤立无援的林婉梦开始着急了,给曾洛彦打电话也没打通。

    “这两个人,到底怎么了?”林婉梦郁闷的将手机扔在桌子上。

    之前蒋茜还说要曝光程紫涵,这记者之前打了电话,说明天就要见报纸,问蒋茜是不是还能多提供一些照片,可是她竟然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还有曾洛彦的事情,本来如意算盘打的好好的,谁知道蒋茜却意外倒戈,最终呢,还不是没见梁君鸣承情。

    林婉梦也顾不得什么旧情和友情了,程紫涵的事情已经捅出去了,苏晓默也很快就会身败名裂,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苏晓默肚子里的孩子。

    可是,蒋茜到现在也没告诉自己,下一步棋到底是什么。

    如果只是说报纸能够让苏晓默失去名誉,但是梁君鸣还是会像蒋茜说的那样,是相信苏晓默的,并且还会想尽各种办法帮苏晓默开脱。

    “真是的,果然都是不靠谱的,这些有钱人的生活,还真是多姿多彩,一个都靠不住。”

    唯一能相信的,就是这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

    第二天,果然报纸杂志网络上铺天盖地的传了程紫涵的消息。

    “星海学院优秀音乐系学子”、“夜宫十大花魁之一”、“华胜总裁新任助理和夜宫坐台小姐关系不明”……

    苏晓默看到这条新闻,还有那些自己和程紫涵在一起的照片,脑子里嗡的一下。

    自己早就习惯了被人迫害,可是程紫涵还是有学业在身,听说家里也是很困难。

    苏晓默暗叫不好,连忙站起身,就要去找程紫涵,当下却因为站的急,只感觉腹部被拉扯了一下,接着又是一阵钻心的疼。

    苏晓默歪倒在沙发上,林阿姨此刻正好进来,看见苏晓默满头冷汗,连忙将她送去了医院。

    孙扬帆看着被送进医护室的苏晓默,嘴角一抹浅浅的笑容。

    病房中,苏晓默静静的躺在床上,脑中里却是乱哄哄的。

    此刻去找程紫涵,到底该说些什么呢,的确是因为自己,才无端的让程紫涵受到了伤害。

    可是现在去找她,只会给她添麻烦吧?

    苏晓默在病床上思前想后,也得不到一个满意的答案。

    “苏晓默,苏晓默?”一个小护士拿着记录表到了病房,喊着苏晓默的名字。

    “我,我在。”苏晓默举起手,小护士看见苏晓默,眼中尽是讽刺和不屑。

    “没有家属作陪吗?”

    “没有,他们刚走。”苏晓默小声的回答。

    林阿姨去买营养品,梁君鸣又不在,连陆文俊都不在。

    “没有家属怎么行?”小护士瞥了一眼苏晓默,“自己怀孕这么久,一点都不知道注意,现在差点流产,还不放在心上?”

    小护士一句无意的话,苏晓默却如遭遇电闪雷鸣。

    怀孕这么久……

    怀孕这么久……

    苏晓默脑中重复着那一句话,苏晓默想安静下来,但是脑子里却不听使唤,隆隆的似乎有万马奔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