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宗政皇后2

    更新时间:2018-09-15 02:20:14本章字数:3246字

    夜晚,翡翠宫站着一个挽着蝴蝶发髻样式的宫女,她站在宫门前张望着,孝天远远的看着,才发现是涟漪从小到大跟随在身边的丫鬟:小翠。

    小翠远远的就见孝天的身影,期盼的脸庞立即浮上笑容,对孝天行礼道:“长公主!快去看看娘娘吧,娘娘她……她……”小翠的脸色有些古怪,孝天一皱眉,冷声问:“怎么了?”

    小翠跟在孝天身后,斟酌的说:“娘娘自打被废黜后,除了和陛下吵了一架以外,和往常没有什么分别,也不哭不闹,奴婢找了太医,太医说娘娘很好。”

    许多人都在私底下说皇后疯了,这个小翠也一五一十的告诉给了孝天,孝天皱眉:“这舌根是谁嚼出来到?小翠,你可做了?”她绕过长廊,来到转为处。

    小翠点点头说:“公主,奴婢都做。”那些嚼舌根的人也是深宫里养出来的性子而已,可是涟漪是她孝天的女儿,而且还是唯一的女儿,什么疯了,孝天最不喜欢听的就是这个了。

    来到寝宫,孝天一扬手,将身后的人退下去,门口的侍卫也机灵的退下了。

    孝天一进寝宫房门,就见自己女儿坐在烛火下绣花,眼神专注,就连自己母亲到来,也没有察觉。孝天皱着眉头看着神情异样的女儿,怎么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呢?这个时侯,她这个女儿不是以泪洗面,扑过来像以前一样抱着她哭诉吗?

    “涟漪……?”孝天来到女儿身边,轻声开口,模样温和,眼里满是慈爱之色。

    宗政涟漪抬起头,一张美丽的娇艳瞬间点燃了寝宫。孝天的眼光很高,她的丈夫宗政前任家主虽然是个窝囊废,但是是个美男子,再说孝天的容貌就十分美丽了,他们生的孩子,自然容貌不俗了。

    “母亲?你怎么来了?”宗政涟漪诧异的看着母亲,然后‘啊’一声了悟的说:“母亲一定是为了废后的事情,对不对?母亲,不要担心涟漪,涟漪很好的。陛下告诉涟漪,废黜只是暂时的事情,现在朝中混乱,大臣人心不稳,现在陛下将涟漪废黜,那些大臣们一定会将自己的女儿送入宫内,到时候,由后宫牵制,大家又看着空空后位,一定会……”

    不用涟漪多说,孝天已经知道申屠铭瑄是什么意思了。因为宗政涟漪的身份,因为孝天的身份,这些大臣们没有一个人敢做出头鸟,将自己的女儿送进宫来。以至于……大臣么对外施压,个个人心混乱。

    于是,将涟漪的废黜,这下……后宫就由各位大臣的女儿牵制,多么其乐融融的景象啊,当然,只有她这个保护太好的女儿,才会相信。

    “涟漪,陛下这一次是真的打算将你废黜了,没有复后的心思,母亲刚从德武宫回来,已经打探到了虚实。”孝天看着自己女儿的脸庞,他们十五岁相识,十八岁两人大婚,;涟漪成为皇后。

    二十一岁啊,她的女儿看起来却是如此的美丽多娇,既然已经被废黜了,她也看清了申屠铭瑄势在必得的一面。孝天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看见襁褓中的涟漪时,她想着,就算这天下给涟漪,她也会同意的。

    宗政涟漪美丽的脸庞微微一僵,孝天看着如此单纯的女儿,入宫三年了,这个女儿显然还是一如既往的那样,没有太多的心机。她抚摸宗政涟漪的脸庞说:“母亲什么时候骗过你?他承诺母亲,只要你跟我出宫,一切他都不会过问,你若是留在这里,他会将你幽闭,涟漪,你知道幽闭是什么吗?”

    幽闭?幽闭是什么?她当然知道了,可是……宗政涟漪拉着母亲的手,皱着眉头软软的说:“母亲,如果涟漪出宫了,是不是再也看不到陛下了?是不是,陛下以后都不会再理会涟漪了?”

    孝天点点头说:“是,你们两个人,互不相干。”

    宗政涟漪一惊,瞬间挣脱母亲怀抱,她仓皇的摇摇头说:“母亲,我,我不打算出宫。陛下说了,这次废后也只是做个样子而已,以后还会有复后的机会。”抬起哀伤的眼睛看着孝天。

    “母亲,我若是里、出宫了,以后就再也看不到他了,我,我不要!!”宗政涟漪摇着头坚决的看着孝天,态度十分强硬:“母亲,我要留在这里,我要留在他的身边。”

    孝天看着女儿眼里的痴恋,闭上眼,内心十分痛苦。她这个女儿也不是随了谁的性子,不想她这样干脆果断,也不想他父亲那样冷漠,反倒是柔柔弱弱,可有的时候执着起来,谁也拉不住。

    真是纵容惹的祸啊。以前,宗政涟漪无论执着于什么,她都会同意,包括嫁给申屠铭瑄做皇后。她那时候一般同意,一般否定。自己的心总是向着自己的骨肉,看着女儿的执着,这一次,她断然不会同意的。

    “不行!你必须跟我回去。”孝天凌厉的看着宗政涟漪,淡淡的说:“你要什么,母亲都可以满足你,唯独这一次不行。”

    “可是,女儿只要陛下。”宗政涟漪也丝毫不服软,她是母亲唯一的女儿,只要自己坚持,母亲一定会同意的。她出言相劝:“母亲,陛下他跟你说假话是让你难过呢。他告诉女儿,说会复后,就一定会复后,绝不会骗女儿的。”

    宗政涟漪不是傻子,申屠铭瑄和孝天两人的猜疑她早就知道的一清二楚。她相信,申屠铭瑄之所以对孝天说那些话,就是想让母亲难过,她相信,申屠铭瑄是不会欺骗自己的。

    看着女儿执着近乎愚昧,孝天的脸色也沉了下来,冷冷的说:“涟漪,母亲照顾你了十八年,难道还不够你入宫的这三年时间吗?你要是觉得两个人以后不能见面,入宫便是。”

    “母亲和丈夫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入宫,入宫看见陛下,可是两个人已经陌路了……母亲,这不是我想要的。”宗政涟漪已经开始哭泣,模样宛如一只振翅却难飞的蝴蝶。

    “小--翠!!”孝天扬声大呵:“把人给我绑回去。”

    小翠候在门口说:“是。”小翠不是傻子,这么多年在长公主府上生活,又是宗政涟漪的贴身女婢,看见的事情,从孝天手里学到的东西,已经不少了,虽然不明白申屠铭瑄的正真用意,但是也觉得事情并非想申屠铭瑄说道那样简单。

    “不。”啪一声,宗政涟漪拔下一根簪子抵挡在咽喉处,眼里瞬间是凌厉的决然之色,她看着孝天徒然变色的脸庞,心里酸楚。她知道母亲这么做是为了自己,但是,若没有申屠铭瑄在身边,她有怎么会快乐?

    “涟漪,你这是做什么?放下!”孝天脸色一变,事情比预料的还要棘手,三年的感情啊,果然比得上十八年的事情。瞬间,申屠铭瑄的事情浮现在脑中,看来,他已经有绝对的把握,才会让自己来翡翠宫。

    “母亲,我要呆着陛下身边,你,你就再纵容涟漪这一会,可好?”宗政涟漪望着自己的母亲,手中的利刃已经划破雪白的肌肤,参出血珠。

    …………

    德武宫,申屠铭瑄把奏章批阅完了,翡翠宫的消息也传来了。

    “娘娘以死相逼,撞了墙后,孝天长公主才离开翡翠宫,出宫去了。”小太监禀报着。

    申屠铭瑄一愣,以死相逼?撞墙?他皱着眉头沉默的把玩手中的扳指,这个答案在他的意料之中,从十五岁相遇到现在的二十一岁,六年的时间内,他在宗政涟漪身上下足了功夫。

    他不怕她出宫,可是,当面对孝天时候,那个疼爱她的母亲,宗政涟漪依然会选择自己吗?等到结果,他心里头微微颤抖着,这个不是利益,也不是威胁,不是猜疑。

    沉默了很久,小太假也不知道这位帝王是什么心思,只晓得孝天长公主怒气冲冲的出宫,片刻也没有停留。想来是生气极了。

    “去,将朕收藏的那对翡翠镯子送给她,就说……就说……”申屠铭瑄想了想还是摇摇头说:“罢了,就送给她好了,什么也不用说。她若是问起来,你就说朕心里清楚,让她宽心。”

    “是。”小太监退了出去。

    翡翠宫,宗政涟漪趴在桌上苦的泪流满面,那是她的母亲啊,从来没有伤害过她的母亲啊,而她今天竟然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孝天离开时的模样,宗政涟漪知道,母亲对她肯定失望的很。

    或许,以后再也不会认她这个女儿了。想到这里,她越发哭的伤心难过了。一旁给她包扎的小翠直言不讳的说:“娘娘,您这次真的让长公主难过了,不过且放心,长公主总会有消气的时候,那时候……长公主就不会生娘娘的气了。”

    “真的么?若真是如此,真是太好了。日后我若是见了母亲,一定好好的赔不是,让她原谅我的任性。”擦擦泪水,心里松了一口。小翠看着她的模样,心里叹息一声,娘娘果然不适合在这深宫中生活……

    当小太监把翡翠镯子拿给宗政涟漪时,她欢喜的接过来时立即展颜一笑,这对镯子可是申屠铭瑄的最爱,她讨要了好多次他也不给,今天倒是给了她。

    “陛下有说什么吗?”她问,满怀期待。

    “陛下让奴才转告娘娘,陛下心里清楚,让您宽心。”太监回答。

    宗政涟漪得到这个承诺,微笑着应下,小翠给了赏钱,太监立即躬身退了出去。离开时,只听宗政涟漪轻轻的说:“我就知道,他不会骗我的,我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