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更新时间:2018-09-15 02:20:14本章字数:2342字

    庆乐公主入宫来看铁佳卿时,这个女子跟自己初见时一样,眼神清澈,仿佛永远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身处于何地。这种认知,很好,很好啊!

    “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庆乐公主微笑的坐在铁佳卿对面,细细询问了太医一些事宜,又吩咐了伺候的宫人们好生伺候着。末了,铁佳卿起身一拜。

    比新帝年长十岁的她,模样比孝天看上去还要苍老许多,大家都知道,这位公主,是个苦命之人。可是,却没有辱没皇室的尊贵,举手投足之间依然带着天生的贵气。

    “你不用这么客气,等明日册立事宜过后,和陛下一样唤一声姐姐吧。在皇室中,有着正真血脉相连的人,并不多。”是的,申屠铭瑄的父皇共有三子,现在都成了陌路人,要么就是仇人。

    “是。”铁佳卿温柔的回答。

    温柔的人在这皇宫待的时间一般都不太长,但不得不否决铁佳卿贵有温柔,可谈吐却并没有温柔的弱气,反倒温温和和的神情下,掩饰着另一番容颜。

    她们正在御花园的凉亭处,帷幔被风肆意的吹拂撩动,满院的花香清香袭人,时而几只蝴蝶在风中翩翩起舞。蔚蓝的天空之下,阳光温和的很,在御花园呆着,让人心情愉悦。

    哗啦--也不知是什么响动声,接着听见一些吵闹声,庆乐公主和铁佳卿双双抬起头调往远处,之见远处火光逼人,隐约冒着黑烟。

    腾一声,安乐公主已经站起来了,脸色微微一变。她在深宫长大,知道冒烟那出到底是什么宫,什么殿。直接挥袖待人匆匆来开,走了几步才想起铁佳卿似的,头也不回的吩咐:“好生照顾主子。”

    能让安乐公主变色的事情还真不多,铁佳卿扭头询问身后入宫十多年的老太监:“那是什么地方?”

    太监脸色也十分凝重,恭敬的回答:“是……翡翠宫……”

    翡翠宫,宗政涟漪。那个殊荣一生的女人么?铁佳卿不由得想到自己的身处,当年她被逼无奈成为庆乐公主府上的奴仆,有着美貌的她心高气傲,总是幻想着,若自己是宗政涟漪,多好?当她得知宗政涟漪被废黜后,心里冷笑,若是自己,这个皇后定是当的很好,很好的。

    上天,总是听到了她的祈求不是么?让她在一年的时间内扶摇直上九万里,成为淑妃……或许,会成为皇后!她的心渐渐开始愉悦起来,面色依然是温温和和的模样,只说:“望娘娘平安无事!”

    “陛下!”

    “嗯?”申屠铭瑄不耐烦的问:“何事?”

    “翡翠宫--”太监还没有汇报完,申屠铭瑄豁然截住:“让她随便的闹,想怎么闹都随她,等她冷静后朕在去看她,此时若再办不好,你提头来见朕。”

    太监已经是泪流满面了,抖着胆子继续打扰:“陛下……翡翠宫走水了……!!!”

    申屠铭瑄的手一顿,显然没有回味过来,瞬间猛然抬头,瞪着眼睛失态的站起来。一旁打扇的太监们分明看见这位帝王浑身颤抖着。

    珠帘声响,人影一闪,只留下一股龙延香在空中弥漫。众人定眼一看,哪里还有申屠铭瑄的人影?随之,各个等人纷纷追了出去。

    申屠铭瑄的步伐有些急促,远远的就见翡翠宫火势已被人渐渐扑灭,他的神情松了松了。来到翡翠宫时,就见庆乐公主神色哀伤的看着废墟中,侧头对他说:“陛下来了?”

    翡翠宫共十二个宫人,外加两个侍卫,十四人一个不少。当人把宗政涟漪的烧的面无非的残害抬出来时,申屠铭瑄身子一个踉跄,庆乐公主拖住他的身子对人吩咐:“翡翠宫任何人都不得乱动,命张林大人入宫彻查此事。”

    “陛下!”庆乐公主柔声的唤着申屠铭瑄。

    “皇姐,今天翡翠宫的太监回报,说涟漪在吵得厉害,嚷着要见朕,要见铁佳卿,那时朕想着,等她消气了朕再去看她,不料--”申屠铭瑄迅速的闭上眼睛,将眼眸内所有的感情掩盖其中。

    庆乐公主心头也难过,这个消息让众人措手不及,她自持冷静以后方才缓缓开口:“陛下认为这火……”

    “皇姐认为呢?”许久,申屠铭瑄才缓缓睁眼,撑着额头盖住大半张脸,声音没有什么波动,只有手背上的青筋浮动着。到底是姐弟,庆乐公主知道弟弟伤心。

    试问这天下谁敢火烧翡翠宫?“这把火,想来真是涟漪放的。”庆乐公主垂下眼帘说:“陛下,涟漪是个好孩子,对你是真心的,只错生了在了皇家,成为姑姑的女儿。”这一句也算是另一种安慰。

    “皇姐,朕,心里难受。”申屠铭瑄仿佛在回忆:“朕记得小时候犯错事的时候,总是她给朕背黑锅,她有什么好吃的,总是会给朕,那时候朕无权无势,也只有她对朕……是好的。”

    “后来,她大了,姑姑也很少让她入宫了……我们也就生分了,但是再一次相见时,她依然如此……我看她对朕这样上心,心里就有了谋算,那时,朕没有想过她。”

    ……

    申屠铭瑄用手掩着脸淡淡说:“姑姑要带她走到时候,我心里是害怕的,皇姐,朕怕再也没有人如此对待朕,这般一心一意。当朕听见她以死相逼,姑姑愤愤离开的时候,朕心里是开心的……”

    这个,庆乐公主是知道的,她温柔的说:“陛下,涟漪对你,对我们姐弟两人都好。她对你真,是因为她的身份尊贵无比,那些心机谋略对她毫无用处,因为姑姑会保护她,父皇会保护她,先帝会保护她……”

    “皇姐,你说,她为何,为何这样……”这样其他不顾,他并没有亏待她不是么?他这样跟自己说着。

    “陛下!”庆乐公主温柔的注视此刻伤心难过的弟弟,他长大了,不再对自己哭鼻子了,也不会在对自己诉苦了,就算现在难过着,也不回让人看见。

    庆乐公主站在外面眺望远处的翡翠宫,想着那个曾经温暖过他们姐弟的少女,涟漪到底是姑姑的女儿,性子这般刚烈。帝王,往往在懂得感情时,那正是失去的时候,权贵占用他们太多时间,暮然回首,人已远去。

    她看的,太多,太多……看太多了,对这些天家的死亡已经淡然了。

    涟漪的死,也不算是坏处,毕竟:容易记仇的姑姑,不会让铁家做大的。铁家,铁佳卿,并不是个平常角色。庆乐公主一面想着,一面来到翡翠宫,难过的说:“涟漪……我今天入宫来,本想看你,却……最后一面也见不得你了……”

    天启四年,六月,铁佳卿册封淑妃。

    “涟漪,涟漪……你个傻姑娘……傻姑娘……”北苑,长公主府邸,那个曾经尊荣一生,荣耀一生,风光一声的女人,跪在荷塘边,哭的大悲。神情让人黯然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