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更新时间:2018-09-15 02:20:14本章字数:4126字

    “头疼了?”清雅如泉的声音想在身后,正是王霄的声音。她转头一看,就见一男子立于月光中,模样静雅入宛如睡莲不忍让人触碰。或许是夜晚随意的关系,此刻袍子松松垮垮的披着,微微露初白皙的胸膛,满头青丝宛如瀑布一样倾泻而下,柔顺的不可思议。

    此时,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梦涟漪,心荡起了微微涟漪。“你来了。”她微微笑着站起来,两人相隔不远均是站立,身姿不同凡人。那微笑,让王霄微微一怔,转瞬即逝。

    “嗯。”王霄手里提着一个灯笼,慢慢的踱步过来,说不出的优雅脱俗。袍子随着他的步伐一动一动摆出好看的幅度,梦涟漪对他行礼:“谢谢你就了我,我是梦涟漪,敢问公子名讳。”

    王霄也不疑,一如既往的淡淡的回答:“王霄。”

    深夜,孤男寡女在一起实在不妥当,王霄将手里的灯笼递过来,手指纤长秀美,在月光下发出淡淡的白晕。“提着灯笼,回去吧。”然后转身而去,背影消瘦却不是病态。

    半月后,梦涟漪渐渐适应了古代的生活,好在有个叫明儿的小姑娘照顾自己,否则,凭自己这样笨手笨脚怕是连衣裳也穿不好的。她也彻底明白了自己身份,也无奈的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

    从小丫鬟明儿那里得知王霄是个妙手神医,有枯树再生的本事,是王焕然的徒弟。王霄家中乃是南方商贾之族,据说王家的财力能让天启动上三动,有人说王家富可敌国,也有人说天启国库,一般来自王家的税收。

    总之,外界将王家传说的神乎其神。

    王霄,王家最小儿,深厚王家上下一众的宠爱,无论王霄决意什么,他们都给予支持。王霄自母亲去世后,就坚定了学医的决心,毅然决然的放弃了奢华的生活,远去求学。

    又得知王霄只有二十岁时,梦涟漪的脸色有些不大好,原来王霄小‘自己’两岁啊。她问明儿:“明儿,你看我多少岁?”

    明儿仔细端详她的面容,十分肯定的说:“夫人约莫十七八岁。”让梦涟漪顿时心花怒放起来。谁听到自己年纪平白的小了很多,她都会十分高兴的。

    这日,王霄正在抚琴,梦涟漪一身清装带着丫鬟走来,步履不疾不徐,神态举止有着说不出的贵气。

    王霄微微抬头看着渐渐走进的女人,她从骨子里刻出来的贵气真是让人不忽视已经不行,他猜测她的身份,面上微微含着如风一般的微笑,目光缱绻流转。礼貌的问:“夫人。”

    梦涟漪不仅感慨,这个王霄当真不愧是‘温文如玉’般的男子啊。她微笑着说:“王公子不要这样客气了,不要唤我夫人,叫我小梦就好了。我已经被家人遗弃,当不得夫人两字了。”

    这些都是对方的私事,王霄不好过问,淡淡笑着。他继续微微低头抚琴,脸上笑容不减,神情说不出轻柔但还是十分疏离。双腕间的云袖形如流水一样飘过,琴声渐渐逼近,梦涟漪静静的找个地方坐下来,微笑着看着王霄抚琴。

    记忆中,宗政涟漪的总会有一个男人的模糊画面,梦涟漪看不清楚他到底长何模样,应该是英俊的吧。听明儿说,当今圣上,可是一等一的美男子呢。

    梦涟漪问:“和王公子相比较呢?”

    明儿一愣,想了想说:“圣上的容颜奴婢是没有看到过的,不过我们公子的容貌那是绝无仅有的。”明儿很得意,又说:“奴婢见了这么多的男子,还真真没有一个比的过公子呢。”

    这话梦涟漪自然是相信的,迄今为止,她也很少看见过像王霄这样的美男子。纯天然,包装过的就不算了。

    清风拂过,花香袭人,庭院里的琴声伴随着这暖暖的初夏,有着说不出的心旷神怡。

    只见凉亭内,一女子容貌绝色倾国,嘴角挂着慵懒无比的笑容,十分舒服的靠在亭栏上,闭上眼似乎在假寐,又似乎睡着了。谁知道呢?倒是一旁的男子,同样的清雅绝伦,同是一身素衣青衫,眉眼如画一般。

    半响过后,琴声依然绵绵不绝,梦涟漪笑着问王霄:“王公子,我身无长处且手无缚鸡之力,抚琴也只是略知皮毛而已,今日看见公子心情不错的样子,不如让小梦来抚琴一曲,也算报答公子这些天的照顾。”

    王霄一如既往的冷淡的说:“夫人……小梦客气了。:”他有些不太习惯叫小梦这个名字一样,看到的梦涟漪拿眼睛瞪他,他才改口叫了小梦。

    梦涟漪满意一笑,来到琴前,王霄则起身让开位置出来。她坐了下来,两人动作几乎一直,彼此都能闻见淡淡的清香,梦涟漪雀雀欲试,并没有发现身边王霄的神情有多么不自然。

    这么近的距离,王霄自然能够清晰的闻见眼前女子身上发出来的幽兰香味。他不是第一次亲近女子,美丽的女子他又是见过不少,可是像眼前女子,这般高雅又这般美丽的人,他还真是第一次看见。

    梦涟漪前世学过几天琴,因为自己天赋极高,所以也是手到擒来。可是自己对这一方面的确没有太多的兴趣,就作罢了。摆好姿势,虽然有些怪异,可是还是优雅的。

    “铮铮……铮铮……”梦涟漪先是熟悉了一番后,才渐渐开始弹奏起来。她嗓音带着女儿特有的柔软,微微低沉的唱出,

    小桥又停霞

    鬓边一年一年鸦

    秦扫六合罢

    剩下谁剑啸天涯

    饮过血的马浸过霜的发

    散落狼毫墨点蜡

    纵横的百家明日的黄花

    六国烽烟一剑划

    笑问你飞剑百步穿扬花花落谁人家

    一人虽当千却挡不住年华

    笑看今日射虎少年他朝执戈试天下

    明月清风随你我一起去吧

    别离歌飒沓

    秋风一任身潇洒

    白衣送蓼华

    吹灯看剑断毫发

    秦宫上的瓦易水岸的沙

    斑驳年岁几人家

    远天的窗纱故地的新茶

    与你同话同纵马

    笑问你飞剑百步穿扬花花落谁人家

    一人虽当千却挡不住年华

    笑看今日射虎少年他朝执戈试天下

    明月清风随你我一起去吧

    你看皓月化暮雪落千山凝成一幅画

    西风猎六城都满盖了蒹葭

    看你放眉一笑生死化作我掌心月牙

    抬头望天涯却望不断无涯

    笑问你飞剑百步穿扬花花落谁人家

    一人虽当千却挡不住年华

    笑看今日射虎少年他朝执戈试天下

    明月清风随你我一起去吧

    …………

    梦涟漪唱着唱着,连同自己都觉得痴了。目视小院的风情,那样的怡人,那样的精致,可是却不是21世纪。终究不是自己的国家,也不是自己的家,更不是自己的身份。

    她迷茫的想着,自己是谁?梦涟漪还是宗政涟漪?难道是因为来两个人的姓名相似吗?所以她才会穿越,才会成为废后宗政涟漪?想着,越发看不清楚自己是谁了。

    风,吹来,撩起了她的发丝,惊醒了出神的她。等她回神过后就见我王霄正看着她,依然含着淡淡的微笑。这个时代的歌曲不仅跟唱大戏的一样,还依依呀呀的听不清楚。

    “献丑了。”梦涟漪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静静的坐在哪里的她,丝毫不知道自己的这个笑容宛如吹风拂面一样,似莲,似风,如此的风轻云淡,又这般的撩人心弦。

    “夫……小梦真是妄自菲薄了。”王霄撩袍子坐了起来,身边的明儿说:“公子,不如和……夫人对弈如何?夫人会琴还会下棋呢。”不等王霄说话,她就蹬蹬的跑去拿棋盘棋子去了。

    “呵呵,你不要听明儿乱说,下棋我也仅是知道一些皮毛而已。”她略带干笑的回答。她不太习惯明儿对她的夸奖,仿佛在明儿眼中自己就是一个才女一样,不仅有美貌,还有才情,实在让她汗颜。

    王霄一直都不是不多话的人,只要没有开口的必要,她总是以微笑代之,时不时一笑而过。实在是有股谪仙的味道。

    不一会,明儿拿着东西摆好,原来,明儿敢这么吹嘘自己,是因为是围棋啊。她仅是偶尔有一次说自己会下围棋而已,没有想到这个丫头倒是记住了。

    王霄的棋艺很高超,不一会,梦涟漪败下阵来,她十分秀气的打了一个哈欠说:“王公子的棋艺让人自叹不如啊。”

    王霄知道孕妇嗜睡,随之起身让人丫鬟们带梦涟漪下去休息,梦涟漪歉意的对王霄行礼后,跟着丫鬟们离开了。她走后不久,一个黑影从阴影出现身,站在王霄身后,看着王霄把玩手指的棋子,他恭敬的说:“回禀公子,暂时没有查出来。”

    “哦?”王霄一愣,然后饶有兴趣的说:“没有查出来吗?真是让我意外啊。”

    来人静静的退了出去,临走前王霄说:“尽快查出来。”

    “是。”

    睡梦中,梦涟漪又梦见了宗政涟漪,更让她惊悚的是,宗政涟漪竟然对着她说:“我要走了,以后你就替我好好活着,好好照顾我的母亲……他,我希望你不要在步我的后尘……”

    哀伤的神情,目光的留恋,梦涟漪想要唤住梦中的女子,可是只感觉自己浑身竟然一动也不能动,她张张嘴看着宗政涟漪就这样消失在自己眼前,不,是梦中。等她醒来的时候,宗政涟漪话语依然萦绕在耳边。

    其实,那晚宗政涟漪说了什么,可是能让她记住的就只有这段话。

    她在床上细细的回想宗政涟漪到底都说了什么,直到丫鬟来到时候,她依然都没有想起来。明儿看她眼睛成青色,担忧的看着她说:“夫人,你没有休息好吗?”

    梦涟漪淡淡的笑着,由着丫鬟们伺候自己,要是换作以前她是不愿意的。可是最近因为怀孕的关系,她已经变得很懒了,这些繁琐的衣服,还有长长的头发,她实在没有心思打理。

    “夫人,今天府上有客人来了,王公子问你要见客么?”明儿一面整理梦涟漪的头饰一面问,时不时的瞄着镜子。

    梦涟漪这次倒是奇怪了,王霄的来的客人,要她见干嘛?她心里虽然疑惑,更想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客人,可一想到自己是宗政涟漪的身份,她实在不想认识太多的人。

    “公子说夫人整日闷在府上,一定闲慌了,这次客人是位姑娘,公子想让夫人去结交一番。”看完镜的打扮,明儿痴迷的说:“夫人,你真如天人一样的美丽,长的真真是好看啊。”

    梦涟漪毫不在意这张皮囊,又不知自己的,自豪也不顶用。“只是皮囊而已,在乎她做什么?”她无所谓的说,立即让明儿瞪大的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也是,现在这个朝代,女子个个都爱漂亮,这般好看的容貌竟然有人不知道珍惜。要是换作梦涟漪听见旁人这样说,一定也会露出明儿这样的神色,可惜,这长脸终究不是她的。

    “不用了,我想出去走一走,明儿,给我准备一面面纱吧。”梦涟漪摇摇头,王霄的贵客非富即贵,她还是少沾惹微妙。以免自己身份暴露。

    明儿找来一面纱给梦涟漪戴上,两人正要出府,在阴蒙蒙的小道上看到了两个人渐渐走来。

    一身青衫的王霄负手踱步走来,身边站着一位大约十七八岁的少女,模样秀美,气质高雅,嘴角含这微笑,眼光在看向王霄时候,流转的墨色的涟漪,显然是暧昧着王霄。

    她似乎说着什么,而王霄则静静听着没有说话,显然还是算愉悦的。

    梦涟漪正瞧见两个人,忙转身打算从另一个小道走去,可身旁的明儿却道:“奴婢见过少爷,少见表小姐。”明儿的话一落,王霄和那位表小姐都侧目过来,梦涟漪的想走也不成了。

    “王公子,表小姐。”梦涟漪带着面纱,所以没有人看见她面纱下是多么无奈的笑容。只是瞧见她身姿曼妙,眉眼很动人,举手投足都带着一股从容与淡定,一看就知道是个容貌上乘的美人。

    那表小姐似乎很意外的看见梦涟漪的样子,她本矜持的神情忽然变得十分的惊讶,她脱口问:“你是谁?”一下子就暴露了她的本性。

    王霄淡淡说;“她是我府上的客人,梦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