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更新时间:2018-09-15 02:20:14本章字数:2989字

    梦夫人?这样的身份也算是划清梦涟漪和王霄两个人的身份。那美少女一听是‘夫人’级别,立即喜笑颜开,福身行礼说:“原来是梦夫人啊。我是李嫣然,夫人可以叫我嫣然。”

    “不敢。”梦涟漪淡淡说:“王公子和表小姐似乎还有话要说,我就不妨碍两位了,妾身这就离开。”于是同样行礼,转身朝另一处走去。一身嫩绿色的长裙在这初夏中,仿佛是一抹新绿。

    “表哥,这位夫人是谁啊?”李嫣然微笑的问,她心里一直都在猜测面纱下的容颜是何等的姿色,她同样身为女人,知道一个女人身姿能让人过目不忘,那么容貌一定也是。

    “我不知道,那日我经过一条河边的时候,救了她。”王霄负手淡淡的说:“伯父这段时间身子还好么?”

    李嫣然摇摇头说:“还是老样子也,也不见得好,吃了表哥配的药房才稍微好一些。爹爹一心想要哥哥从商,可哥哥却甘愿入仕,爹爹现在还在和哥哥怄气呢。”

    “官场沉浮,比商场惊险百倍,毕竟伴君如伴虎。”王霄想到自己的那位表格,神色也微微动容着:“再过两月就是试考了,表哥可有参加?”

    李嫣然立即嘟起红唇不满的说:“哥哥他说一定要参见,他不会放过这难得机会的。现在哥哥和爹爹已经快到了恩断义绝的时候了。所以,嫣然这次来就是想请表哥过去一趟,劝劝哥哥。这也是爹爹的意思。”

    王霄的脚步一顿,想着李嫣然的话,并没有马上回答,李嫣然立即开始哀求的说:“表哥,这次你一定要陪嫣然去啊。爹爹这次可给嫣然下了死命,一定要把表哥给带回去,否则……否则就不用回去了。”

    王霄看着李嫣然哀求的面庞,美丽动人,他皱着眉头想了想说:“好吧,表哥若是不答应,我也没有法子。”

    李嫣然一听王霄要去,立即喜笑颜开的说:“表哥,你真是太好了,你若是能去,哥哥一定会同意的。”打小哥哥就对这位表哥十分‘听话’,只要王霄说什么,无论大小事情,他总会答应的。

    “这个我可不敢保证。”王霄淡淡的说,负手朝自己书房走去。

    “表哥,我们什么时候启程?”李嫣然跟在身后奇娇声的问,看着王霄清瘦的背影,她眼里露出痴迷的神情。这个从小就陪伴在自己身边的男子啊,这个她一直芳心暗许的男子啊,为何总是这样冷冰冰的?

    “后天。”王霄想了想说,他走了几步又停下脚步说:“我能带一个人去吗?”

    李嫣然一愣:“表哥打算带谁去?”

    “就是方才的那位夫人,她怀有身孕,我不放心她,毕竟人是我一手救起来的。”王霄淡淡的说。李嫣然不留痕迹的看着他的神情,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情绪在里面。她这才放心的说:“表哥要带,就带吧。”

    …………

    这是梦涟漪穿越这个世界来,第一次接触。她走在大街上,看着商贩们四处叫卖的声音,人群吵闹的声音,来来往往的人群都是长衫广袖,挽着长发。她一愣,第一次有一种生活在天启的感觉。

    梦涟漪带着面纱走在大街上,不断的有人朝她投来惊艳或好奇的神情。让她十分不自在,这样的瞩目还是生平头一遭。她叹一口,实在没有逛下的意思了,沮丧的说:“走,我们回府。”

    明儿倒是没有察觉出来,她是王霄身边的贴身丫鬟,王霄容貌出色,走在大街上每每都是引人瞩目。久而久之她已经习惯了人们的注视。梦涟漪的姿色很出众,人们打量她也属于自然,她倒是觉得和平常没有什么区别。

    听见梦涟漪打道回府的打算,她以为梦涟漪累了,忙说:“夫人,前面不远处就有一座小亭,那里风景独好,我们不如去哪里坐一坐怎么样?”

    梦涟漪一听说有安静的地方,也不反对,淡淡的说:“好。”在前世她就不是个爱逛街的人。她在明儿的指临下来到一处凉亭坐下,这里有一处小湖,湖上有一条小船停泊在湖面上。

    “夫人,来坐。”这个时候,正是中午刚过,没有多少人来。她悠闲的靠在凉亭的围栏上,迎着春风,看着湖上的景致。笑着说:“现在要是能饮茶,就好了。”

    明儿笑着说:“夫人要品茗么?奴婢这就去给夫人准备。请夫人再次稍等片刻就好。”然后转身而去。

    梦涟漪取下面纱,趴在围栏上迎着春风有些昏昏欲睡,享受如此的雅趣,忍不住还是悲伤秋月起来。想她前世是个没有结婚,没有生孩子,没有怀孕的女人,一早穿越,她竟结婚还怀着孩子。真是--

    让她万分无语啊。

    或许天气怡人,或许是怀孕的关系,她昏昏欲睡起来。也不知什么时候,感受身边有人,却不是明儿的气息,立即站起身转头一看,就见自己身边坐着一位假寐的男子,衣着不限华贵,容貌十分英俊。

    他似乎和梦涟漪正在享受周遭的一切,闲情逸致的闭上双眼感受微风拂的感觉。等梦涟漪在观察他时,他慢慢睁眼,这是一双承载着许多的双眼,梦涟漪无法形容这双眼睛,直觉的此人一定会有一番大作为的男人。

    “夫人……”明月捧着一个盒子走来,一看梦涟漪身边坐着一个男子,器宇轩昂,不像是登徒子这样的坏人,便问:“公子,你是谁?”当然,警惕还是少不了的。

    那男子淡淡一笑说:“陌路人。”这下,倒是引起了梦涟漪的好奇了,她微笑的看着他,能说出这样话的人,一定是性格冷漠的人。她摇摇头坐了下来,安抚对明儿一笑,明儿开始摆弄茶具。

    “这位公子如果不介意,不如我们一起?”她微笑着相邀。实在不是她愿意,她本来就不是个多事的人,可是……可是她不能自己一个人若无其事的自己喝这茶吧。

    “是在下的荣幸。”那男子微微一笑,闻着茶随意的说:“是江山烟雨。”

    明儿一愣,梦涟漪知道他才对了,其实她不知道什么是江山烟雨,她只晓得这茶喝着十分相似菊花茶,正是她前世喜欢喝的那种茶,所以明儿常常备着。

    两人开始自顾自的喝着手里的茶,那陌生男子不看她,她也不看他,只是一面喝茶一面看着明儿,嘴里有着哀求的意思:“明儿啊,你能给我找几本野史或者鬼怪之类的书籍么?”

    “咳--”男子显然被呛到了,梦涟漪的奇怪的看着他,此时明儿的一张俏脸绯红,羞涩的支支吾吾的说:“夫人,夫人……怎么喜欢看野史这样的书籍,那都是……奴婢给你找一些诗词典籍来?”

    诗词典籍?要那个干什么?不要!她摇摇头说:“看哪个?没有什么意思!还不如野史来的有趣。”

    “咳咳咳……”这下,身边的男子咳嗽的更厉害了,她心里嘀咕,怎么一说到野史他们就这个神情?难道野史看不得?寻思刚才明儿说的话,她恍然大悟的哦一声,原来野史就是情史,或则是乡野小说啊。

    明儿看梦涟漪的神情,不仅开始汗颜,这个夫人怎么连野史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呢?要不是她了解夫人的性子,还以为她在挑逗一旁的男子呢?也不知那男子有没有误会什么。

    陌生男子将梦涟漪上下打量了一番,梦涟漪微微有些脸红,笑眯眯的说:“公子一定看过野史的。不然你怎么会知道呢?“其实,这句话本该打趣明儿的。

    那公子脸一僵,梦涟漪心里瘪瘪嘴,谁叫你一直看我来着。再看,再看把你吃掉。她转过头做一个龇牙咧嘴的动作,然后恢复了安静如初的模样。

    陌生男子嘴角不漏痕迹的勾了勾,忽然他的眼神一黑,只见一旁的羊肠小道上一辆骏马飞奔而来,马上之人远远的看不真切,手里好像拿着兵刃。他立即站起来,吩咐明儿说:“姑娘,请带你家夫人离开。”

    看着来势汹汹的马儿,感受马背上那人的气息,明儿吓了一跳,立即拽着梦涟漪的手就打算离开。梦涟漪却站在远处笑嘻嘻的说:“不走了,我们在这里看戏,这可是免费的戏。”

    明儿一呆,忙说:“夫人,我们还是赶紧回去的好,你还怀着孩子呢。万一他们动粗起来,伤着你,怎么办?”

    “不会的,我们小心就是。”梦涟漪喜滋滋的说:“看,他们打起来了。”

    明儿怎么可能喜欢看人家打架呢?她紧张不安的护住梦涟漪,梦涟漪转着头开始左右寻找有没有事石头,然后满意的找到了一个矮石坐了下来,吩咐:“明儿,上茶。”

    明儿一倒,看梦涟漪津津有味的看着,无赖的开始摆起茶具,沏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