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更新时间:2018-09-15 02:20:14本章字数:2702字

    远处,矫健的马儿飞奔到那陌生男子面前,将手里的枪长一直:“慕容齐兰,我今天看你往哪里走。你看了我妹妹的身子,你必须要为她负责才是。”

    原来那人是叫慕容齐兰啊。梦涟漪刚喝下去的哽在咽喉,原来这人看了人家妹妹的身子不负责啊,然后人家哥哥就追过来了,果然,这个很有看头。

    慕容齐兰皱着眉头说:“许昌问,都是慕容的莽撞,仅是看了贵妹的背部而已,而且我也是无心冒犯,该陪的罪我也已经赔了,你这样强追着不放,是不是太过分了。”

    这下,梦涟漪有些无语了,原来这是看了一下人家妹妹的背部而已,人家就要求负责啊。古代,真是让人害怕啊。明儿也觉得这件事有些有趣起来,随着梦涟漪一起乐滋滋的看着。

    许昌问有着英气逼人的国字脸,一看就是忠肝义胆的人。他怒视慕容齐兰说:“我不管,现在云儿正哭的闹着要你负责,你就要负责。走,今天随我一道去,否则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慕容齐兰淡淡的说:“我是不会跟你回去,也绝不会像令妹负责。”他一想到那个骄纵跋扈又爱哭的女子,浑身就发麻,就连头皮也开始发麻了。

    当然,梦涟漪和明儿在一旁看好戏的样子他注意到了,忽然开口说:“我已经有妻子了,我答应过她,绝不会在娶旁的女人。”

    那许昌问眼睛一瞪:“你,你已经有妻子呢?你,你不是说你尚未……哼,慕容齐兰,你何必骗我?你现在跟我回去,回去和云儿成亲。否则,你休想过我这一关。”

    梦涟漪将他们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明儿蹲着地上看着孜孜不倦,这可比说书的还要精彩呢。

    慕容齐兰缓缓踱步走到梦涟漪跟前,梦涟漪看的一脸莫名其妙,而明儿则警惕的看着他,认为这个男子心性一定不是什么好人。自己有了妻子了,还去看女子的后背,真是无耻。她挡着梦涟漪的前面,瞪着慕容齐兰。

    慕容齐兰鸟都不鸟她,只是对许昌问说:“这就是我的妻子。”

    轰----明儿惊呆了,然后怒了。这个人真是好,好无耻。

    哦----梦涟漪了悟,然后看着蓦然齐兰,挑挑眉。带着面纱下的嘴唇微微翘起来,这个男人拉她做挡箭牌啊。

    啊----许昌问愣住了,她看着梦涟漪的身影,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胜自己妹妹不知多少倍。他现在才看到一旁还有两个女子的存在。

    有人侮辱主子的名声,她明儿头一个不答应,立即跳出来指着慕容齐兰的鼻子骂到:“你这个……”手却被人用手摁住,她诧异的转头,就见梦涟漪对她摇摇头,她不可置信的说:“夫人你!!!”

    梦涟漪看着慕容齐兰,又看了看许昌问,轻柔的声音说:“这位许公子,我的确是慕容齐兰的妻子,他也的的确确应承我,若是她娶旁人做妻子,他一定会头顶光秃,一辈子长出来头发。”

    呀--明儿惊住了,然后了无了。嘻嘻,夫人真是……这个慕容齐兰肯定要领取他人,因为夫人不是她的妻子不是?一辈子长出来头发啊,那就是和尚啊!和尚~~~哈哈哈,明儿乐了。

    啊--许昌问再一次愣着了,这个女子真是慕容齐兰的妻子?云儿不是说他不曾娶妻吗?怎么忽然就有一个妻子呢?这下,这下该如何是好!

    呃--慕容齐兰的嘴角微微颤抖。

    “你,你真是他的妻子?有着证明?”许昌问是不会相信的,为何?他家与慕容家有些关系,也不算深。没有听说过慕容家独自娶妻生子的消息。怎么会就成婚了呢?他一定是找个女子来骗他的,让他知难而退。

    “证明?”梦涟漪仿佛笑了,她歪着脑袋看着许昌问,然后走到慕容齐兰身边,缓缓的摘下面纱,在所有人的惊讶中,包括慕容齐兰的震惊中,她踮着脚吻上那温热唇。

    哦呀--她来到古代的初吻么有了。她虽然是个警察,可以点也不保守,也没有打算学古代女子那一种三从四德。

    明儿尖叫了,真正的尖叫了,她失声的喊着:“夫人--”

    许昌问没有想到慕容齐兰的妻子这般的绝色艳丽,更没有想到这样的豪放大胆,他羞得脸红耳赤。梦涟漪看着他说:“你的那位妹妹我不允许我的夫君娶她,让她另嫁他人吧。你认为,她哪一点能胜过我?”

    这个实在不是她吹嘘啊,她见着宗政涟漪的容貌,都会忍不住垂涎,更何况是个男人。

    许昌问受刺激了,他的长枪握在手里,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慕容齐兰从呆愣中回过神来,脸色微红的看着他说:“许兄,请回吧。该受罚的,我已经受了,你何苦这样咄咄相逼呢?”

    梦涟漪忽然微笑着说:“夫君,不如这样吧,我们找来一个女子,让她在这位公子面前裸了背部,让他娶了她可以好?”她的眼里满是看好戏的狡黠之光。

    她这么一说,许昌问立即毛孔倒竖起来,瞪着梦涟漪说:“你这个妇道人家,怎会又这样歹毒的心思?”

    梦涟漪冷笑道:“我歹毒,我且问你,我相公无意之间看到你妹妹的后背,若你有一天无异中也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是不是也要去负责?人之过错,谁都可以犯,能忍着忍,我想,你若是遇到这样的事情,或许是答应娶了人家姑娘,可是,这样一来,你也不回真心带对她好,你说,这样做不是浪费了一个女子大好年华么?你难道要你的妹妹一辈子古老终身?”

    许昌问一愣,是啊,慕容齐兰就算接纳了自己的妹妹,也不回真心待她好的。这样一来,岂不是误了真真的幸福?

    梦涟漪又说;“长兄如父亲,你可嫩不这能这样由着她乱来。”

    许昌问一时间没有了话语,最后还是慕容齐兰说:“许兄,你回去吧。”

    许昌问握着枪,看一眼慕容齐兰又看一眼梦涟漪,最后叹息一声,策马转身而去。一旁的明儿终于回过神来了,她上前责备的问:“夫人,你,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等……”

    “伤风败俗?”梦涟漪接下去说。

    “不是。”这个言辞太重了,不是她做一个丫鬟该说的。

    “不知廉耻?”梦涟漪又问。

    “不是。”这个太低速了,也不是她身为一个丫鬟该说的。

    “大胆豪放?”梦涟漪问。

    “……是,夫人,你你……”明儿她看着自己的夫人,夫人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呢?你不知道一个女子的清白名誉好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情么?结果,梦涟漪充耳不闻,对慕容齐兰说:“公子今天遇上我,方大事化小,作为酬劳,不如请我如何?”

    “好。”慕容齐兰定定的看着梦涟漪,想到那个吻又有些脸红起来。

    “夫人,我们回去吧,公子该等急了。”明儿特意强调公子两字,就是打算造成误会。果然,慕容齐兰的脸色开始变了。她得以的看着慕容齐兰,而在下一刻却被梦涟漪拉到一旁,低低的说。

    “明儿,你知道我被夫家抛弃了,现在孤身一人无依无靠不说,孩子也没有一个爹爹,你不认为这是个好机会吗?”梦涟漪当然不会这样想,然而明儿却被她说的一呆。

    是啊,她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夫人被夫家嫌弃了,而且腹中还有一个孩子,这样下去,一个人怎么生活?梦涟漪知道明儿开始犹豫了,又说:“你想啊,我不可能依靠你家少爷辈子不是吗?他以后要娶妻生子的。”

    明儿点点头说:“夫人,可是……”

    “再说了,我吻也吻了,也帮了他这么一个大忙,报酬总该要吧,吃一顿饭不过分吧。”这才是她梦涟漪的关键。反正被人误会也不会少块肉,吻这种东西,也不是什么大事。

    明儿想了想说:“好吧。”

    梦涟漪转身对慕容齐兰说:“走吧,我要吃大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