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更新时间:2018-09-15 02:20:14本章字数:3110字

    大酒楼内,二楼一般都有说书的先生,这傍晚,梦涟漪一口气点了十道菜,都是自己爱吃的。

    孕妇喜欢吃,明儿已经知道的,但由于女子的矜持,她还是不好意思的看一眼慕容齐兰,后则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喝着茶水。

    梦涟漪则是支撑着头看着说书先生卖力说着,皱着眉头淡淡的说:“当真是无趣的很。”然后索然无味的等着饭菜。他们是包厢,所以没有太多人注意他。

    “夫人,奴婢觉得还好啊。”明儿笑着说。

    梦涟漪耸耸肩膀不置可否,一会儿,饭菜就上来了,梦涟漪一面吃着一面想着事情,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明儿给她夹菜,她一口没一口吃着,时不时的抬头看着说书先生,皱着眉头。

    “夫人,你在想什么?”明儿关心的问。

    “没想什么。”她淡淡的说着,饭菜用了一半,那说书先生也告退了,有些悻悻的离开。他说的倒是绘声绘色,只可惜故事却不吸引人,真是可惜了。

    看说书先生一走,她也蓦然站起来说:“我先出去一趟。”然后跟随说书先生一道离开。明儿忙追了出去,慕容齐兰慢条斯理的起身,也跟了出去。

    “老先生,等一等。”梦涟漪走的时候自然是戴面纱了,她可是废后宗政涟漪,说什么都要把自己给隐蔽起来,这里人多眼杂,万一有人认出自己的身份,那岂不不是遭了?

    “夫人?”说书老者有些谨慎的看着梦涟漪,看她一身贵气,也不知道有什么事找自己。

    “没什么,就是觉得先生说的故事很好,我想请先生,算是答谢先生给我们带来了这么好听的故事。”梦涟漪微笑着看着说书老者,老者一愣,显然和意外。

    明儿赶来时,就见梦涟漪带着说书老者赶来,她微微一愣,不解的问:“夫人,你这是做什么?”

    梦涟漪看着明儿身后的慕容齐兰,含笑着说:“公子,不在乎多一个人吧。”

    “随意。”慕容齐兰十分随意的说,一派潇洒模样。

    回到酒楼,梦涟漪又点了一些菜,十分恭敬的请老者用膳,然后在一旁笑着说:“今天,我也给老先生讲一个故事,故事的名字叫《三国》,话说这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老者起先听着,渐渐走入家境,也就一顿饭的功夫,梦涟漪不疾不徐的将到一个小高潮处,然后停下来问说书老者:“老先生认为这个故事如何?”

    老先生显然是吃惊不已,连说几声好。梦涟漪微笑着:“老先生,这故事后续我日后在讲给你,至于说说的这部分吗,先生大可说出去……然后悠闲悠闲的品茗起来。

    “夫人的意思……”不愧是说书的人,脑袋瓜子就是比别人转的还要快,他看那一眼梦涟漪,又看了看慕容齐兰,点点头说:“好。希望夫人能将后续告诉在下,否则,在下可就是砸了自己的招牌。”

    “不会。”梦涟漪微笑着说。

    这个时代说手书一般都很有讲究的,那些家里长短的故事不是,邪气鬼怪的故事不说,爱情乱伦的故事不说,国家大事不说,皇室的忌讳不说……否则都会引来杀生之祸。所以,这说书的工作,也不是好做的。

    说书老者离开,梦涟漪心里有了计划,心情也好起来,吃着免费的午餐,乐滋滋的想着计划。

    “夫人,你说的故事可真好,是从哪里听来的?”明儿给夹菜,一面问。

    “书上看来的。”梦涟漪笑着说。

    “哪本书?“一直沉默的慕容齐兰问。

    “忘记了。”梦涟漪的神情找不出什么端倪,想了想说:“估计是哪一本传纪吧。”

    吃过饭,梦涟漪带着明儿告辞,慕容齐兰对梦涟漪感激的一说:“夫人今日帮了在下,现在天下已晚,就让在下松夫人回府吧、”然后义不容辞的样子,不等梦涟漪拒绝,他做个‘请’的姿势说:“夫人,请。”

    在前世,梦涟漪就是个随意的人,不拘泥小节,点点头说:“那就谢谢慕容公子了。”

    慕容齐兰一路护送佳人来到王府,他似乎对这个里不太熟悉,他并没有觉得这个王府有什么异样之处,只是点点头说:“在下告辞了。”却也不急着转身而去。

    明儿还记得梦涟漪说的话,想要找一位夫君,给自己孩子找一个爹爹。她觉得这慕容公子的长相和气度虽然比自己公子差了许多,配梦涟漪还算有几分勉强,可是,她还是十分关心主子的。

    “夫人?你不请慕容公子上府上坐一坐么?歇一晚上也可以的,我家公子是个好说话的主子,不会为难的。”这个明儿果然聪明,吧‘我家公子‘四字咬的极重,任由谁听见了,也都清楚梦涟漪和她家公子是没有干系的。

    慕容齐兰这样聪明的一个人,立即拱手道:“那就打扰了。”然后微笑着看着梦涟漪,谁知梦涟漪尴尬的说:“这,不太好吧。”她才不想和这个慕容齐兰有牵扯呢。

    明儿还以为这是自家主子的矜持,于是十分肯定的说:“公子不会说什么的,慕容公子,请进吧。”

    慕容齐兰也不客气,微笑着进府。王府建造三分奢华,七分静雅。很合适王霄个人的风格,慕容齐兰想着府上主人的身份,一面打量着。直到进了内厅,一个丫鬟走来,意外的看一眼慕容齐兰,然后对梦涟漪说:“夫人回来了,公子找您。”

    就算大家都知道梦涟漪是王霄捡来的,可是她浑身散发的气度不会让人轻视她的,府上的下人们对她很恭敬。

    “哦?好。”然后让丫鬟带着梦涟漪去了书房。

    明儿则在一旁招待慕容齐兰,也跟随梦涟漪去见王霄,她跟在梦涟漪的身后轻声问:“夫人,你为何对慕容公子这般冷淡啊,你i不是打算让慕容公子给孩子做爹爹吗?”

    梦涟漪的脚下一滑,什么?她差异的看着明儿,这才想到是自己为了那一顿免费的午餐随便说出来的借口。看着明儿眼里的关起和疑惑,她不得不再一次说谎:“我被夫君休了,而且还怀孕了,第一次见他就如此不知道矜持,在他眼里,我不就是那种不知廉耻的女子么?”

    明儿恍悟过来,点头说:“夫人说的有理,不能操之过急,要一步步来。”

    书房,王霄正在看书,听见丫鬟禀告:“公子,夫人回来了。”然后放下书淡淡的说:“让她进来吧。”

    梦涟漪这是第一次走进书房,在王府这些天看到的书都是叫明儿在外面书摊位上买来的。莫说,真是让她看的津津有味,唯一不足的就是,全是文言文,看的累。

    “王公子找我?”梦涟漪看着王霄,又看了看这满是书的书房,静静等待王霄说事。

    “小梦坐吧。你还怀着孩子。”王霄淡淡的说,整个人舒服的靠在一旁的椅子上,三分慵懒七分随行,眉眼如画,发如墨。

    梦涟漪找了一处坐下来,抬头看一眼王霄。他不会盘算着赶自己走吧……这么没有良心?听明儿说王家可有的是钱啊,养她一段时间绰绰有余吧,她还没有挣到钱啊!!!!

    王霄没有看出梦涟漪的内在情绪,朗朗的声音说:“我想出府一趟,估摸四五天就能回来,你要是无事,就随我一道去如何?你的身子,我有些放不下。”

    梦涟漪心里啊一声,想了想说:“那就打扰王公子了。”与其在这里无聊下去,不如随王霄走一走看一看,等孩子大了,她估计哪里也去不了了。王霄见她同意,也没有再说什么的打算,梦涟漪知道这是该告辞的时候了,轻声说:“那我就不打扰公子了。”

    “嗯。”王霄重新拿起书看起来。

    梦涟漪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明儿站在一旁说:“夫人,公子找你有什么事啊?”她的好奇心总是那么重。

    “没什么就是王公子打算出府,又担心我的身体,就让我陪他一到出府。我同意了……”梦涟漪说。

    明儿一愣:“那慕容公子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该怎么办就怎么吧。我们这才第一次见面,明儿,你不会认为他喜欢上我了吧,要娶我了吧。”梦涟漪淡淡的说:“现在和慕容公子说这些,太早了,你话既然已经说出去了,你就想办法让他住一晚吧,等明天就让他走吧。”

    “可是夫人--”明儿还想说什么,梦涟漪打断她说:“经历过一次,我已经看开了,什么都要随缘,不要强求。”说这样文艺的话,让她那绝色的容颜有一股淡漠的凄凉。

    前后矛盾的话,明儿还真不明白梦涟漪到底是怎么想到,等梦涟漪回院子以后,明儿此事已经向王霄禀告,婉转的说出了让慕容齐兰住一晚的说辞,当然,她大部分都在说明这只是主子梦涟漪的打算,重要一点就是给自己找个归宿,给孩子找一个爹。

    王霄听闻以后,皱着眉头说:“罢了,这都是她自己的事情,等以后她能有自己的归宿,就好。”明儿了解这个主子,这个主子不喜欢麻烦,月单间的事情越好。

    “是。”明儿点点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