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更新时间:2018-09-15 02:20:14本章字数:4494字

    慕容齐兰也不是个俗人,从王府随身伺候的下人哪里知道了梦涟漪的真是‘身份’,他挂起迷人的笑容说:“哦?她不是你们公子的夫人么?”

    “不是,听夫人说,她是被夫家休了,抛弃的女子。”丫鬟愤愤不平的说;“像夫人那般绝色的女子,为什么要休了夫人,夫人性子好,对我们下人也好,而而且容貌又美丽,真不知为什么要休了夫人,夫人的腹中可还怀着孩子呢。:

    慕容齐兰一惊:“什么,你家夫人还怀着孩子?“

    “可不是么。”那丫鬟嘟着嘴说。

    丫鬟离开,慕容齐兰心头又是惊讶又是高兴,惊讶的是梦涟漪竟然怀孕了,而且是被休的女子,高兴的是她现在孤身一人。他皱着眉头,慕容家也算的上是百年的家族,他不是慕容家的独子,可是娶这样的女子,他还是……

    第二天一早,他收拾妥当之后,问一旁的丫鬟:“你们夫人呢?”

    那丫鬟恰巧从那头过来,笑着说:“我们夫人还没有起身呢!公子,用饭吧。”

    慕容齐兰用完了早膳,期间一直没有看到梦涟漪的身影,随后起身离开,跟那丫鬟说:“在下要去找你家的那位夫人,请姑娘带路可好?”

    那丫鬟小脸微微一红说:“公子莫要客气,请随奴婢来就好。”然后有些拘谨的走在前面带路,或许是都客房,两个地房都隔着很近,穿过回廊和小亭就来到了梦涟漪那家小院。

    “明儿姐姐?夫人起来了么?”丫鬟乖巧的问,无形之中对着明儿有几分恭敬之态。

    明儿一愣过后微笑着说:“夫人起来了,正在翠竹林呢。”看一眼的丫鬟身后的慕容齐兰,明儿行礼道:“明儿见过慕容公子。”打个眼色给带路的小丫鬟。

    小丫鬟乖巧的离开。明儿微笑着说:“慕容公子向来是来找夫人的吧,请随明儿来。”

    慕容齐兰也不意外明儿的意料之中,他只打算入这王府就已经表明了态度,今天一早再次现身,更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微笑着说哦:“有劳明儿姑娘了。”

    明儿灿烂一笑:“慕容公子莫要客气了,明儿愧不敢当。”

    初夏的清晨微微泛着凉意,时不时干爽的微风拂来,渐渐的可以闻到一股青竹的甘甜味。一入眼,翠竹林显然已经到了,青青翠竹中,一素衣女子负手站在林中,看不清楚神色。

    “夫人每天早上一起来,就会在竹林呆上半个时辰,夫人说那里的空气很好,可以让人心情愉悦。”明儿看了看时间说:“请慕容公子稍等片刻,夫人不喜欢这个时候打扰。”

    “明儿。”明儿话落,竹林响起女子清如甘泉的声音,淡淡的说;“慕容公子。”负手而立的女子渐渐转身,仿佛沾了露气一般,让人觉得她眉眼都是青竹的苍劲。

    “夫人。”慕容公子一愣,然后恭敬有礼的唤着。

    “嗯。”梦涟漪淡淡的应着,嘴角含着一抹笑容,恍然如风而去,有着说不出的脱俗出尘。

    明儿仿佛知道慕容齐兰有话要说似的,十分机灵的说:“夫人,奴婢把早膳摆在这里吧。”她知道梦涟漪不是个难伺候的主子,几乎没有什么要求,只要明儿说什么,她一般都不会反驳,好伺候的很。

    “慕容公子请坐。”梦涟漪微笑的看着他说:“慕容公子是来向我辞行的么?”

    “不是。”慕容齐兰见她率先优雅的坐下来,自己也不客气的掀袍坐下,英气逼人的面庞的含笑着:“听书夫人被夫家休了?在下敢问夫人现在可有意中人么?”

    啊?梦涟漪眼睛微微一瞪,打量慕容齐兰……容貌不差,气质也出众,谈吐文雅也很直接,因该是出身良好家庭的少爷。她笑眯眯问:“莫非慕容公子中意我?才由此一问。”

    纵然是慕容齐兰这等直言不讳的男子也会有脸红的时候,他隐约能猜出来梦涟漪是个性格豪爽的女子,可是女子面对这样的问题不是要含蓄一些么?他尴尬的看着梦涟漪,掩饰的咳嗽一声。算是回答了。

    “我以为,公子已经得到答案了呢。”梦涟漪笑着说:“你难道没有打听我的消息么?我不仅被休了,而且身怀有孕,慕容公子,你认为……你的家族,你的父母能够允许我们在一起?”

    “……这事就无须夫人担忧,在下一定会妥善处理。”慕容齐兰抬头看着笑吟吟的梦涟漪,不是羞涩的笑容,也不是尴尬的笑容,不是欣喜的笑容,而是浅浅的笑容。

    “哦~~~~抱歉慕容公子,我们怕是不成的。”梦涟漪微笑着说:“我不想做个罪人。”

    若哪一天审图铭瑄知道了她没有死的消息,而且还嫁人了,让皇家子嗣叫别人爹爹,估计他会立即杀过来。到时候,估计她就是慕容家的罪人。

    “我有把握让父母同意我们的婚事,而且,我有会待孩子如亲生那般。”慕容齐兰却想歪了。他看着依然笑吟吟的女子说:“夫人……”一时间窘迫在哪里。

    “慕容公子,你很好,只是我们不合适。”无论是性格还是身份,都不合适。梦涟漪看到明儿端着早膳悄悄藏在拐角处,偷听呢。她正巧逮住了,笑着说;“明儿!!!”

    明儿皮笑肉不笑的说:“夫人啊!!”

    慕容齐兰最后看一眼梦涟漪,轻声问:“夫人不考虑么?我觉得我们在一起很好,我也在许兄弟面前承认你是我的妻子,日后我回去他一问,若是知道我说的是假话,他的妹妹恐怕又会找在下,而其--你的孩子也需要一个爹爹不是么?这个孩子我会告诉父母,你的腹中的孩子,就是我的。”

    呃???梦涟漪一愣,不会吧。

    明儿在一旁对梦涟漪挤眉弄眼,意思就是让她赶紧答应啊,这么难得的机会,这么好的男子,一定要留住啊。看最后看见梦涟漪无动于衷的样子,明儿急了。

    此时,明儿却见拐角出站着一个素衣男子,宛如谪仙一样宁静,在着初夏中,似一莲,静静而立。

    王霄没有想到从这里走的时候,竟然听到了这样赤剌剌的表白。他看了看梦涟漪,她并没有半分羞涩,双眸之中依然清澈见底,不见丝毫爱恋。而一旁英俊逼人的男子却十分认真的瞧着她。

    一个男子能给这样的承诺,也算是难得了。王霄想着,转身不再打扰。

    “慕容公子的厚爱,妾身感激不尽,只是妾身已经打定主意此生不会在成婚,日后孩子长大了,我会独自抚养孩子长大成人。”梦涟漪歉意的看着慕容齐兰,微笑且真诚的说:“慕容公子值得更好的女子对待,而非我这个无心之人。”

    慕容齐兰有些尴尬和窘迫,估计是连自己也没有想到,这样直白,这样不顾一切的表白竟然被对方无情的给拒绝了。而且对方拒绝的比他还要坦白。慕容齐兰的脸,红了,估计是羞得。或许是因为自己太断定这样的自己,能够打动对方。

    “慕容公子,你可是看重我的皮相?还是你已经把我作为了挡箭牌,何不挡到底,是不是?”梦涟漪不疾不徐的说:“或许是我自己先入为主了吧。皮囊这种东西只是表面罢了,若是注重皮囊,我的夫君也不会休了我。”

    “夫人,在下并没有冒犯,也无这个意思。“慕容齐兰皱着眉头说,他不认为自己就是这样肤浅的男子。

    “那就是妾身冒犯了。”梦涟漪微笑的说,然后再一次强调数:“慕容公子,我们不合适。”

    既然对方都这样说了,若是还留在这里就无趣了,也实在不知进退。慕容齐兰牵强的笑了笑说:“夫人既然这样说了,在下也不唐突了。在下就告辞了。”

    “慕容公子慢走,告辞了。”梦涟漪一如既往微笑着,从容淡定。看着慕容齐兰的背影消失在自己视线内,她惋惜的说:“他是个好男人,只可惜我们并不适合。我不想做个罪人。”

    明儿不解的问:“为何?慕容公子许给夫人这么多,可见他是真心对待夫人的,夫人为何不答应了他呢?不合适,不相处怎么不知道不合适?罪人?为何这样说?慕容公子都在意这些啊!“

    “明儿,我这都是为了慕容公子好,你不懂得。”她故作高深的说:“等你以后有了心上人,就知道合不合适了。”

    明儿瘪瘪嘴说:“夫人说话总是让明儿摸不着头脑,一会这样一会那样,明儿都不知道主子你到底在想什么。”看着梦涟漪丝毫不放在心上的样子,又开始凑过来说:“夫人,你真的打算一个人抚养孩子长大么?以后孩子若要爹爹怎么办?”

    梦涟漪微微一愣,淡淡的说:“爹爹自然是生父,他生父都不要他,他便是没有父亲,若是要爹爹,认个干爹就好了。”

    这般的风轻云淡也只有梦涟漪说的出来,本来在前世就已经不算什么,这个时代重男轻女已经十分严重了,她即便是生了女儿,还有什么指望?

    梦涟漪前世就出生在孤儿院,亲情渴望久了也就淡了,至于爱情,她还是少女的时候渴望过,后来也就现实了。

    明儿僵着嘴巴看着梦涟漪,最后叹息一声。

    早膳过后,梦涟漪让明儿拿一套王霄的男装古来,明儿不明所以,问:“夫人,你莫非要给公子做衣裳?公子的尺寸我告诉夫人便是…………”在梦涟漪怪异的注视下,她终于说不下去了。

    “明儿,你的想法可真是……”她觉得明儿有想法,可是这想法总是让她目瞪口呆。

    这日,梦涟漪穿上王霄的长袍,赫然是一位翩翩美少年,只见她一张俊美的脸庞带着温和有礼的笑容,谈吐举止恰到好处。唰,一打开折扇,扇上提着一首诗,一朵牡丹妖艳欲滴。

    明儿大惊,将梦涟漪上上下下打量个透顶才惊叹道:“夫人,你这样打扮,真是活脱脱的少年郎君啊,真是羡慕死我了。”

    梦涟漪见明儿少女怀春的模样,笑眯眯的挑起明儿的下巴说:“小美人,怎的,对公子我动心了么?本公子现在家无妻妾,不如你就随本公子一道去了吧。”随后宛如邪魅的公子那般在明儿面红耳赤的脸颊旁边低语:“本公子会好生待你的。”

    明儿羞得面红耳赤,她若不是知道梦涟漪的真是身份,怕真的会动心。这样的一个翩然的少年郎,她……呜呜,她看一眼梦涟漪,就见梦涟漪打开扇子遮着半张容颜,哈哈哈哈大笑起来。

    “夫,夫人……”明儿老羞成怒的喊着:“夫人戏弄明儿。”

    “非也,非也,这是在下的肺腑之言,明儿姑娘,可否答应在下?在下可是一片赤诚之心啊……”梦涟漪微笑着说,看着明儿娇艳如花的面容,她笑着说:“好了,今天随本公子出去玩玩吧。”

    “夫人……”

    “现在唤我公子……嗯,就叫牡丹公子吧。”梦涟漪看了看扇上的牡丹,微微笑着说。

    “牡,牡丹公子……这名字真是……”明儿无语的看着梦涟漪。

    “呵呵,这才显得公子别具一格不是?反正只是个称呼而已,在意他做什么?”梦涟漪淡淡的说。

    ……唰,打开牡丹扇,梦涟漪大摇大摆的走在大街上,一副富贵公子的装扮,一副世外仙人的气度,纷纷引来了不少人的侧目。梦涟漪拽着一个容貌猥琐的中年男子,有礼的说:“这位大哥,在下初到贵地,不知这里有名的青楼,在哪里?”

    啊????一大早逛青楼?那猥琐中年男子打量梦涟漪一眼,伸出手做了一个钞票的姿势,梦涟漪眯眯眼冷漠的看他一眼,哼一声,默然转身而去。留下猥琐中年子咬牙切齿。

    “明儿,跟上!!!”梦涟漪走了一段路,才发现身后没有人,扭头一看,赫然间明儿那张如花似玉的脸庞红青交替着,让她目不暇接。

    “夫……公子,你,你怎可去青楼啊。你,你……”明儿红着脸,羞德那叫一个清纯哦。丝毫没有留意此刻不是个姑娘,而是小厮打扮。她扭扭捏捏的跟在身后,上前一把拽住梦涟漪的手臂,支支吾吾的说:“公子,你,你不能去青楼。”

    梦涟漪一愣,看吧这个明儿吓的。微笑着说:“无碍的,我只是去看看。”

    “看看也不成。”明儿大声的说。

    梦涟漪只好作罢,安抚的说:”好好好,我不去青楼,不去青楼还不成么?看把你吓得,好了好了。”

    “公子,青楼那种地方不是我们能去的,明儿开始义正言辞的说。梦涟漪点头称是,然后擦了擦了明儿额头的汗,关切的说:“看把你急的,走,我们随意的逛一逛。”

    “真不去青楼了?”明儿不放心的询问。

    “真不去了。”梦涟漪微笑着说。明儿这才松一口气。

    丹阳城也没有什么看逛得的,梦涟漪本就不喜欢逛街,今儿本想去看看青楼长长见识,没有想到把明儿吓了好大一跳,实在是罪过啊。

    漫步于杨柳提岸,梦涟漪看着脚下的江水绵绵不绝,恍然怔住。心中升起了一股迷茫的感觉,这天下之大,何处是自己容身之地?自己又该怎么打算?

    叹息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