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更新时间:2018-09-15 02:20:14本章字数:4032字

    “公子,快看,那边有打架的。”明儿喜欢凑热闹,指着某处拽着梦涟漪的袖子高兴的喊着。

    梦涟漪想说,青楼可比打架好看多了。顺着明儿的目光看去……几个彪形大汉手握兵刃朝一个身子纤弱的……男子袭去。

    隔着太远,梦涟漪看不清楚那纤弱男子的容貌,只觉得那一副身子似乎顷刻间就会倒下,羸弱的不堪一击。

    明儿紧张又是不安的看着远处处于若是的男子,只觉得身旁一阵疾风呼啸而过,她一愣,转头一看,哪里还有的梦涟漪的身影?

    啊?在一看那飞奔而去的身影,明儿胆儿都被瞬间吓破了。夫人啊,你还怀着孩子,怎么可以跑,而且跑的如此之快啊。

    “夫人啊,快停下来啊,快停下来啊,孩子,孩子啊!!!”明儿紧张的甩着袖子撒腿就跑,双腿交叠险些摔倒。这个时代的女子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身子骨怎么会好?

    梦涟漪身如风,身为警察的她这是本能使然。哪里还顾及自己的身份和孩子?

    一道破空虹光砸向那纤弱少年的头顶,那少年惊恐的回头,早晨的太阳刚刚升起,照应在他那苍白的脸庞上,近乎透明。漆黑的双眸中惊恐,绝望,瞬间而至。

    绝望的闭眼,面对死亡的时候人们往往看的极为平静。

    只听头顶啪一声,轰隆一声,一个汉子的疼痛声,众人的惊异声,异口同声的问:“你是谁?”

    纤弱少年没有感受到意外的疼痛,只闻身边一股药香淡淡袭来,沁人心脾,若有若无,夹杂着还有一股幽兰之香。他睁眼,就见一缕发在自己眼前扫过,他转头一看,逆光中,一张美轮美奂的脸庞含笑着说:“牡丹公子,就是在下。”

    唰,打开折扇,膳面上的牡丹栩栩如生。

    这名牡丹公子悠哉游哉的扇着扇子,她笑着问:“我牡丹公子生平最爱的就是行侠仗义,看见你们欺负一个少年,实在是看不惯,所以……这件事,我可要管一管。”

    梦涟漪汗一个,她凭借记忆将行侠仗义的话说的乱七八糟,抽了抽嘴角。

    “哼,这件事可不是你说管就能管的了得。”为首大汉说:“这公子,这是我们自己的家务事,请你少插手为妙。”

    此时,明儿披头散发的跑来,蹲在地上直喘气。“公,公子,我们,我们,呃,就不要管这些闲杂的事情了,好不好?”仿佛,她已经去了半条命了。

    梦涟漪只回答明儿:“明儿,你的身子骨还需练习,实在太弱不禁风了。”

    所有人都能一目了然的看清楚,这位狼狈不堪的小厮是一位姑娘。那汉子皱着眉头说:“公子,我们可是西出隆王府。”他目光灼灼,盯着梦涟漪说:“公子识趣的就尽快离开吧。”

    西出隆王府?梦涟漪脸色一凌,隆王府,当今天子昭武帝的仅存的一个哥哥--申屠攸惪。

    明儿一听是嚣张跋扈的窿王府,立即恢复了生龙活虎的姿态,拽着梦涟漪的手臂说:“公子,我们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好不好?窿王府,不是我们惹得起的。”

    梦涟漪不回答,侧头看了看纤弱的少年,一愣!真,真是个美丽柔弱胜过女子的少年啊……约莫十七八岁的样子,唇红齿白的,就是脸色苍白的有些病态。

    “你和他们是什么关系?”梦涟漪身为警察本不为强权,窿王府的这位王爷对总政涟漪似乎还不错的。

    “住口!!”为首的大汉脸色一变,捏着手中的兵刃威胁:“你若是敢多说一个字,王爷立即杀了你,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看不见梦涟漪是如何出手的,只见她身影一闪,已经翩然的站在那汉字身边,对那纤弱的少年笑眯眯的说:“不用怕他,说吧,你和他们是什么关系?”

    梦涟漪的扇沿抵在汉子的咽喉处,一副随时都能让对方毙命的可能。

    明儿目瞪口呆的看着梦涟漪。似乎从未真正认识过她一样,结结巴巴的说:“公子,窿王府……”当然,就算再怎么惊讶,她也不会让自己的主子做出这样不理智的事情来。

    纤弱少年张张嘴看着梦涟漪,一张脸就这样面红耳赤起来,那汉子得意的冷哼一声,讥笑出声。

    梦涟漪疑惑的看了看两个人,想到自己表哥申屠攸惪,记忆中,这个位表哥总喜欢接触美貌年轻的男子。那时,宗政涟漪还小,申屠铭瑄成为太子后,这个大表哥就牵引出京城了。

    现在看来,原来如此。

    唰,收起扇子。梦涟漪笑容依旧不改,只是对那汉子说:“这个人我要了,若是王爷喜欢的话就另外找一个人。”不看大汉瞬间变化的脸色,她笑着说:“我和你家王爷是好友,年少的时候都在京城待过,后来他离开了,我们也没有再联系,你就跟他说,在下丰联。”

    丰联,的确是宗政涟漪和申屠等人的好友。

    纤弱少年羞得面红耳赤,梦涟漪拍拍他瘦弱的肩膀轻声说;“你还好吗?”

    那少年如触电一般的躲闪,脸色瞬间一白。勉强又歉意的说:“谢公子搭救之恩,我还好。”

    看少年如同惊弓之鸟的模样,梦涟漪忙澄清自己的身份,温和的开口说:“你不要害怕,我是女子,不是男子。”然后将自己高耸的衣领拉下,露出光洁的脖颈。

    少年一看,没有喉结,这才放心起来,脸色也温和了许多。“谢谢姑娘搭救。”

    “不用客气,举手之劳而已。你也不要太过于放在心上了。”梦涟漪看了看这天色,响午到了吧,该回去吃饭了,着怀孕的身子,经不住饿啊。

    “既然没有别的事情,那么在下就告辞了。”梦涟漪拱拱手微笑,转身对明儿说:“走吧,我饿死了。”

    明儿一面整理自己的行头,一面心有余悸的说:“夫人啊,你以后千万莫要在吓奴婢了,就算奴婢有再多的胆儿,也不够你吓啊。”先是青楼,再是不顾孩子就乱跑,而后是就是救人,还得得罪了窿王府,真是让她心惊胆战啊。

    “好啦,好啦,日后我会注意的,不会让你做个没胆的人啦。”梦涟漪十分不雅的柔柔肚子,真是饿死了。明儿手疾眼快的排掉她的手说:“小心肚子。”

    梦涟漪觉得明儿太大惊小怪了,无所谓的笑了笑,这孩子才两个月呢,哪有这么小心的。

    “夫人……”身后弱弱的声音响起,梦涟漪和明儿双双扭头,就见那纤弱的少年手脚无措的站在原地,宛如不经风霜的杨柳,只要微风吹来,立即就会飘然而去。

    “还有……你,你这是做什么?”只听扑通一声,那少年挺着脊背就这样跪了下来,吧梦涟漪和明儿吓了一跳,梦涟漪心中本就心疼这个纤弱的少年,立即上前扶起他,不料明儿在一旁制止,说:“夫人,男女有别啊。”

    梦涟漪翻个白眼,淡淡的说:“我只是把他当做弟弟看待而已,没有当做男人。”轰,明儿和那少年均红了脸颊。

    “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梦涟漪立即上前想要扶起少年,奈何那少年纹丝不动,抬起光滑的额头说着:“夫人,请你收留我好不好?我给你当小厮,如何?”

    啊?????!!!!梦涟漪的脸色一愣,素手愣在半空中,十分意外的看着少年,许久才说:“那个……我,我现在也是借助啊,我也没有地方住啊。”

    明儿先是同情的看着少年,下一刻去扑哧笑出声来。这个夫人,有时候真是让人觉得可爱。

    那少年没有料到她这样说,在她听来就是委婉的拒绝,不过话还留了几分。忙说:“夫人,没有地方住可以,我可以盖房子,我可以干很多事情的,我,我虽然瘦弱,可是,我很勤快的。“

    看着露出迫切的双眼,梦涟漪的心微微泛着疼惜,明儿在一旁也为之动容:“夫人……”

    “哎,好吧,好吧……你说你会盖房子的哈,我以后的房子就靠你了。”梦涟漪打趣的说。心里却实在是不好意思,自己吃穿度都是用王霄的,现在不打一声招呼,就……她实在不好意思。

    “谢谢夫人,谢谢夫人。”纤弱少年想要磕头,梦涟漪忙托起他,含笑道:“我看你气质不凡,当下人埋没了你,不如认我做姐姐可好?”

    对这个少年,她是真心的疼爱。

    回王府的路上,三人交谈之下才知道这个纤弱的少年姓真,名康,是开国功臣真家一族的后裔,后来越来越落寞了。真康自小就美貌不凡,因为家族疾病从此疟疾缠身,无意间被窿王府的人王爷给看见了,那王爷好男色,想真康这样的柔弱少年,他真是爱不释手。

    莫要看真康柔弱,性子可是刚烈的很,真康虽然好男色,可也不强求,一再讨好真康,真康不为所动,后借机逃了出来,这不,就上演了方才的那一幕。

    明儿从五岁开始就在王府生活,王霄对下人也好,明儿听说过的怪事也多,没有想到一个皇亲国戚竟然喜欢男子。她瞪着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样子。

    梦涟漪叹息一声,对他亲和一笑:“你以后就叫我姐姐吧,我唤你康儿可好?”

    真康点点头说,眼里闪着雾气。梦涟漪看了十分感动。真家啊,开国的功臣,若是没有真的家的将门虎子,也没有今日的大明朝啊。

    梦涟漪感慨一番,越发着急的想要筹钱另谋出路了。自己总不可能一直在王府呆着吧。

    回到王府,梦涟漪看着下人们好奇的眼光,自己有些尴尬,明儿倒是没有异样,自顾自的开始让人准备午膳。然后又让丫鬟带真康去沐浴……一翻下来,打家也就准备用膳了。

    “明儿……罢了,我自己去吧。”梦涟漪想到明天还要随王霄出门一趟,原本是愿意的,可是看到真康,便打消了这个想法。

    看着真康狼吞虎咽的样子,梦涟漪有些心酸的说:“慢点吃,慢点吃。”微笑的看着真康,这个孩子真是招人心疼啊。

    饭后,明儿带着真康歇息去了,梦涟漪则来到小亭,看着王霄正在一手执书,一手品茗,身边并没有伺候的丫鬟们。她走过去轻声问:“王公子?”

    王霄也没有看她,嗯一声,徐徐放下书转头看一眼梦涟漪:“有事?”

    “是这样的,明日我恐怕去不了了。”梦涟漪抱歉的看着王霄,知道自己反悔很不厚道,可是眼下最重要的不是厚道,而是银子啊。她实在没有脸面在在王府上吃了。

    “有事?”王霄淡淡的问,没有丝毫生气的迹象。

    “呃……我,我要去说书。”梦涟漪尴尬的说。

    这下,王霄终于正眼看她了,神色一如既往的清冷如水,只是那好看的眉头微微一皱,并没有问她为什么要说书,而是说:“你缺银子?”那样的肯定,梦涟漪神色一囧。

    “呃,是的。”梦涟漪看一眼王霄说:“我不能白吃白喝啊。”现在还加一个人,多部好意思啊。

    “无事。”王霄淡淡的说。

    梦涟漪摇摇头,态度异常坚决:“王公子虽然心善,可是我也不能老这样下去不是?这太不好意思了。”

    王霄终于听出来了,最后这一句话才是重点。他看一眼男装打扮的梦涟漪,实在像足了一个翩翩公子的模样,仿佛是古代走出来的美男子,有着说不出的风情。

    梦涟漪的态度很坚决,王霄缓缓支撑着脑袋说:“好吧,既然你决定了,我也不好勉强,偌大的王府,也不缺你们的吃穿用度。等哪一日你有了去处,在做决定吧。”

    “多谢王公子。”梦涟漪实在是感谢自己的好运,初来乍到碰上了王霄这样的好人。

    “不用道谢。”王霄重新拿起书,显然已经有了逐客的意思,梦涟漪行礼过后,便退身离开。而王霄半响之后才放下书,叹息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