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更新时间:2018-09-15 02:20:15本章字数:2523字

    淑媛宫,铁佳卿看着自己的兄长,军营里的历练,让他现在变得高大有威武,他对她行礼,铁佳卿并没有起身相扶,而是轻声说:“兄长,你我身份都出身卑微,这宫里的规矩,我们不能落下话柄。”

    “是。微臣谨记。”铁戳颔首。

    “起来吧。”铁佳卿一扫大殿四周吩咐道:“你们都下去吧,我想和兄长好好说一会儿话,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得来打扰。”

    宫人们贯穿而出,眨眼的功夫就剩下兄妹二人。没有人旁人的眼睛盯着,铁佳卿那温婉的面容是瞬间柔和了不少,拉着兄长的手坐下,问:“哥哥这段时间可好?”

    “你呢?你和孩子可好?”铁戳笑着问。

    现在兄妹二人彼此都成了自己的倚仗,一荣具荣,不曾像以前那样了,只要日子过得好,便好了。

    铁佳卿的脸庞是慈爱之色,抚上自己已经微微隆起的小腹,微笑着说:“孩子和我都还好。”虽然这样说,眉眼都是哀愁之色,作为兄长的铁戳自然知道其中缘由。

    “无论是公主还是皇子,都将成为陛下的第一个孩子,你莫要忧心了,这样对孩子和你都不好。”铁戳劝慰。其实,他心里也希望铁佳卿能够一举得男,日后,也不会辛苦。

    尤其是,现在昭武帝铲除孝天长公主这一外戚后,朝中势力渐渐平稳,也开始了广纳后宫的举动。这也是铁戳入宫来见铁佳卿的目的。

    “娘娘,陛下广纳后宫这件事你可要看开一些,也莫要太注重,伤了孩子就不好了。铁戳是个粗人,虽然读过书,可也没有几天。也不知道如何说的委婉一下。

    铁佳卿笑着说:“不用哥哥说,妹妹知道。这天子的后宫从来没有荒废过。自我入宫开始就已经知道了。唯有庆幸的时候,我比她们早怀了孩子,这样已经很好了。只要生下皇长子,我也就有了依靠了。”

    “娘娘……”

    “好了,不说这个了。我记得哥哥今年已经有二十五岁了吧,是该娶亲的时候了……”铁佳卿微笑着说:“现在的哥哥可是陛下跟前的红人,一定可以给妹妹找一个好嫂子的。”

    铁戳摇头:“哥哥现在还没有这个打算,等日后建立功勋……等,日后再说吧。”

    铁佳卿心里其实也有计较,微笑着说:“好。”

    德武宫,申屠铭瑄看着一幅幅画像中的女子,个个美艳绝伦,豆蔻年华。有的宛如桃之夭夭那般娇艳动人,有的甚似牡丹那般高贵宜人,有的如出水芙蓉一样娇艳欲滴,有的如荷那般宁静悠长……

    申屠铭瑄是个容貌上乘的男子,他过去的皇后宗政涟漪容貌就已经压盖京城了,现在的淑妃也是个美艳不输宗政涟漪的女子,所以,他向来要求颇高。

    贴身伺候的桂公公指着一幅幅画像介绍:“这是崔大人的女人,崔玲珑,年芳十六岁……”

    申屠铭瑄一面批阅奏章,一面时不时的把头抬起来看一眼一,一听崔大人,又听他女儿才十六岁,冷哼一声:“这个崔老头,真是等不及了。”

    桂公公问:“陛下,这&……留还是不留?”

    “……留下吧。”申屠铭瑄颇为头疼的揉了揉鼻梁,抬头见桂公公正在整理画像,他问:“完了么?”

    “回陛下,完了。”桂公公将右手边的那些女子递过来,恭敬的说:“陛下,您看,就是这三位小姐。”一幅幅画像摆开,申屠铭瑄点点头到:“就这些吧。”

    看了看窗外的天气,气候宜人,随后起身吩咐说:“随朕去御花园走一走。”

    “是。”桂公公对门口的太监说:“摆驾御花园--”

    …………

    御花园内花香四溢,申屠铭瑄负手踱步走着,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他脱口问:“姑姑这段时间还好吗?”

    桂公公一愣,谨慎的回答:“回陛下,前日子听说孝天长公主病了,大夫说是忧虑于心……且说……伤心过度引起的,每天都吃着药。”

    申屠铭瑄一愣,神色微微动容着:“朕知道了,派几个太医过去看看。”

    桂公公说:“奴才记住了。”他没有说,他也不敢说,庆乐公主之前派人探望过,后被孝天长公主给轰出来了。经过自己莫名起来的一问,申屠铭瑄有些心烦意乱起来,他和这个姑姑,终于走到了尽头,这也好。

    铁佳卿送了哥哥离开,心里开始沉甸甸的难受,她明自广纳后宫这事必不可免,她的心依然微微疼着。情不自禁抚上小腹,叹息一声。指希望自己能生个皇子,这样,日后也让自己安心。

    听闻这次送入宫中的那些贵族小姐,都是朝中大臣的千金,他们举足轻重,而自己,只是个宫女奴才而已,能够成为嫔妃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了。

    “娘娘,陛下来了。”一个宫女慌慌张张的赶来,匆匆行礼后惊喜的说。

    哦?陛下啦了?”铁佳卿闻后一喜,忙看了看自己衣着发式有没有不妥之处。宫女笑着说:“娘娘在奴才眼中就已经美若天仙了,都好,都好。”

    为了见兄长,她也花了一些心思打扮,只为了让兄长觉得自己过的好。想着,应该没有什么地方不妥当吧。

    殿外的太监开始喊着,铁佳卿整了整衣袖,方才上前躬身相迎,柔软的声音问:“臣妾参见陛下。”刚一弯腰,就被一双大手有力的托起来,铁佳卿太头看一眼俊美非凡的男子,轻声唤着:“陛下……”

    审图铭瑄难得温和的问:“这段时间身子还好?孩子还好么?太医怎么说?”最后这句话则是问一旁伺候的宫女,那宫女忙到:“太医说娘娘的身子很好,皇嗣也很健康。”

    “这样,朕便放心了。”申屠铭瑄淡淡的说,对于他的长子(女)他还是很期待的。

    “摆膳吧,朕还没有用膳。”申屠铭瑄坐下微笑着说,身后的宫人们立即着手去安排。

    ……………………

    梦涟漪来到擦楼时候,老板十分客气的说:“公子,实在对不住了,这上下楼都满了。”

    梦涟漪微微一愣,而后了悟的一笑,问:“这是为何?”

    老板立即眉开眼笑起来:“这不都是那说书的先生们,最近有个叫《三国》的故事,客人们都赶来听故事呢。”当然,作为老板她也不枉推销:“公子若是想听,只能等明天来了。”

    “是吗?”梦涟漪心里满意的一笑,然后转身到对面的那栋门庭冷落的茶楼去,

    相比之下,这间茶楼雅致一些,装饰都别具一格,环境也很幽静。这是一家上好的茶楼。

    心绪不平的点小二拿着抹布使劲的擦桌子,一面说着:“老板啊,你说我们要是再没有生意,这该如何是好啊?人家将了三天,我们这三天里一个客人都没有……哎呀,欢迎光临,客观里面请。“

    环顾四周,可不是一个客人都没有吗?

    梦涟漪今天带着真康和明儿,都是男装打扮,个个都相貌出众,梦涟漪宛如一个翩翩潇洒的富家公子,真康则是带着病态的柔弱的,明儿就如同一个机灵的小厮。

    三人各自点了一杯茶,梦涟漪笑着说:“这位小二哥,劳烦你将你们的老板叫来,我有事找他,可以么?”

    小二瞧他温文儒雅又器宇轩昂,点点头说:“好嘞,小二我这就去。”然后咚咚的跑去二楼。

    明儿好奇的问:“公子啊,你叫这里的老板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