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更新时间:2018-09-15 02:55:16本章字数:3366字

    那天晚上剩下的时间里,程小小第一次体会到失眠的感觉。她使劲闭上眼睛,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希望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这场真实的梦可以结束,可是周围的声音却是越来越清晰。

    “太好了,樊大哥,这个姑娘虽然是在碧水坡被发现的,但是她听到葬月谷三个字却不像之前那些人那样发了疯。”

    “这事情确实奇怪。”

    “樊大哥,你无需担忧,我看这姑娘只是暂时失了记忆才会有些糊涂。”

    男子顿了顿,声音有些许无奈:“但愿如此。这已经是半年来在碧水坡前救起的第五个人了。不知这些人在葬月谷中发生了什么事,落得一死三疯,现在又是一个失了记忆的。”

    玉儿闻言不忍,却也有些疑惑:“这姑娘看来不像是江湖人,怎么也跑进葬月谷去了?”

    “这就不得而知了。总之,你先照顾她,等到她恢复了,一切或许就能明朗了……”

    接下来的日子程小小仍旧像是游离在梦境里。她像个木偶一样每天按时吃药喝水,每天看着几个丫头模样的人在她的房间里忙来忙去。那个叫玉儿的女孩不仅为她看病抓药,还带来了衣服和首饰。她劝说程小小坐在镜子前,为她梳头,她本以为程小小见了这些新玩意儿心情能好转,可是程小小只是对着铜镜里自己熟悉的脸发呆。玉儿怕刺激了她,什么也不敢问,只是把她及肩的头发梳好,不停地问她喜欢哪只簪花。

    在这样木然的过了几天之后,程小小开始留心周围的一切,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做古代的打扮,他们活生生的,在她的身边来回穿梭。她现在越来越肯定地意识到自己真的到了另一个世界。她开始后悔,后悔自己在兴福寺许愿时不够专心,否则她现在应该是带着朝思暮想的珍珠项链,真心的期盼可以考入一所好大学。可是现在,她不必考试了。她失去了珍珠项链,重要的是,她被留在一个陌生的时空。想到这里,她总忍不住流泪,一连哭了好几天也不能平静。起初,一直在一旁照顾她的玉儿以为她的身体不舒服了,在没有检查出任何病症的情况下,她着实着急了好一阵。后来程小小告诉她,她想家了。

    玉儿叹气,她以为这个女孩一定是因为患了失忆症,不记得以前的事,也不记得自己家在何处。

    “别着急,我会想办法帮你治好的。”

    玉儿并不知道,程小小已经明白,她恐怕彻底回不去了。这边世界不会因为多了一个程小小而发生什么变化,那边的世界也不会因为少了一个程小小而停止转动。程小小明白,虽然伤心,但日子还要继续。

    之后的几天里,程小小不得不每天早上坐在镜子前,认真地对着镜子里她看了十八年的脸默默接受着事实,情绪也终于有了缓和。

    这一天,她发觉自己已经在屋子里呆了七天,觉得不能再这样失落下去,强打起精神提出想出去走走。玉儿很高兴,毛遂自荐的当起了向导。

    山庄大得超乎程小小的想象,房屋鳞次栉比,亭台楼阁、花园池塘一应俱全,又正直初春时节,山庄的花园里遍植花草,到处簇绿蕊红,好不热闹。程小小心情一下子舒畅了许多,忍不住停下脚步,坐到花园里的假山石上欣赏起来。

    “这里真漂亮,很气派。”程小小赞叹道。

    “那是当然。”玉儿停下脚步,脸上洋溢着骄傲,“寄啸山庄可是武林大庄,是正义之庄。曾经是江湖上人人称赞的地方。”

    “啊,有这么了不起吗?”程小小狐疑,她一直不知道,原来自己被捡到一个这么伟大的地方。

    “这是当然,你没听说过吗?”玉儿惊讶的回过头,但很快便转变了语气,话里充满了歉意,“对不起,我忘了,你不记得了。”

    程小小张了张嘴没有说话,她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弄明白,比如她眼前这个玉儿是什么人,为什么他和那天那个华服男子以为自己是患了失忆症,葬月谷又是什么地方?还有,自从她情绪好转以后,她就注意到这个山庄里的人一天比一天多,这些人好像都是匆匆而来的客人,他们每每总是站在她房间的院子外面,透过窗户的缝隙,用疑惑而惊恐的目光打量着她,似乎在看一个怪物……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玉儿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让她想起她们竟还没有相互介绍过。

    “奥,我叫程小小。”

    “程小小,挺好听的名字。我叫玉儿,莫玉儿,你知道的吧。”玉儿笑了笑,很亲切。

    虽然对这里一无所知,但是遇见了一个好人。程小小点点头,突然觉得这里也不是那么讨厌。

    “走,我们回去吧。”玉儿招呼着。

    程小小答应着,拍拍屁股刚站起来,就被迎面而来的庞大物体撞了个结实,“哎哟”一声跌倒在地。

    “对不起,对不起……”撞到程小小的人赶紧搀起她,嘴里一个劲儿的道歉。

    “安云,你怎么这么慌慌张张的?”玉儿问道。

    程小小揉柔磕得生疼的胳膊,抬头审视着这个撞倒她的罪魁祸首。眼前的男子仆人打扮,看起来不过比她大一两岁,高挑瘦削的身体罩在粗布衫里看起来极为单薄,鼻梁高挺,肤色稍有些偏黑。他抬头警惕的瞥了程小小一眼便急忙低下头不敢正视,仿佛显得很不安。

    “那个,莫姑娘,我迷路了……我要去庄主的书房。”安云面露难色。

    “你呀,可真是糊涂。”玉儿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指了指他身后的路道:“走这边就能到。”

    那个叫安云的下人鞠了一躬便疾步走了。

    “那人是谁?”

    玉儿听到程小小询问,“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是山庄的下人,已经在寄啸山庄打杂快半年了,干活挺勤快,可就是有一点,不认路。”

    “奥。”程小小随口答道。

    “嗯,其实说起来他还挺可怜的……”玉儿话说了一半突然停了下来。

    程小小没有察觉到她的欲言又止,只是朝安云离开的方向望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个人有一双不属于仆人的眼睛,在他抬头看向她的一刻,她分明感到他的眼睛里放出一道犀利的光芒,虽然只有一瞬间。

    拥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怎么会只是个仆人呢?

    用过了晚饭,劳累了一天的玉儿向自己房间走去。她的房间与程小小的房间同在山庄的西院,只需穿过一条长廊便到了。走到房门前,她抬手推门,屋里突然闪过一个人影,径直绕到她背后,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房门已经被关上了。玉儿并不惊慌,竟没有理会那人,走到烛台前点起了灯。

    “我说过很多次了,你为什么不肯听?”背后那人冷冷的语气带着责备,“你不肯学武,如果今天我是个要杀你的人,你恐怕早已性命不保。”

    玉儿背对来人深深的叹气,用力地摇了摇头道:“莫家的规矩一向如此,习武之人不可学医,学医之人不可习武,我从没想过要坏了这规矩。”

    来人闻言略顿了一下,良久缓缓道:“你是医者,医者若不能自保,如何去救他人?”

    “樊大哥。”玉儿猛地转身,堵住了那人后面的话,“我们不谈这个,好吗?”

    “……好吧……”虽然很是无奈,樊予风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对不起……”她低下了头,感到一丝愧疚。

    “算了,不谈这个。那个姑娘今天怎么样了。”

    “她呀,今天精神很好。”

    “那就好。”樊予风舒了一口气。

    “可是樊大哥,她才刚刚好了一些,我们就让她回忆一些也许她不愿回忆的事情,这样未免太急了些。”玉儿担忧的问。

    “顾不了那么多了。”樊予风一挥手,眉宇之间多了一份冷漠,“你也知道,这次是千载难逢得好机会,若探得葬月谷内的情况,也许有机会为武林除一大害,山庄也可借此机会重振声威。现在,这姑娘是关键,只要她能想起些事情,对我们会很有利。”

    玉儿皱紧了眉头,她知道樊予风急切的心情,可是,这样未免太过着急了。她张了张嘴,却最终没有将“欲速则不达”这句话说出口。

    “啊~~~~”程小小伸伸懒腰,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蜷缩在被窝里。

    睡觉是可以疗伤的。如今,每天从晚饭后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的她对这句话深信不疑。不管你感觉多难受,只要好好睡上一觉,即使是像她这样身陷未知的伤心绝望也会慢慢淡去。

    “小小,你醒了吗?”玉儿在门上轻敲了几下。

    “嗯,进来吧。”程小小一挺身子坐了起来。

    玉儿笑盈盈的迈进屋门,手上捧了一支托盘,托盘上放着热气腾腾的粥和几样精致的小菜。

    “来,快吃早饭,吃完了带你去见一个人。”

    待程小小吃过了早饭,玉儿帮她梳好了头发,便带她来到了西厢后面的一间书房。书房里站着一个身着青衫的男子,正是程小小初来异地时见到的华服男子。

    “樊大哥,我把小小带来了。”

    樊予风默默地打量了程小小一番,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程姑娘身体好些了吗?”

    “啊,好些了。”被人用姑娘称呼,程小小觉得不太自在。

    “在下今天只是想问一问姑娘,还记不记得被救之前发生的事?”樊予风目不转睛的盯着程小小。

    “我……”程小小被盯得心里发毛,心想既然不能说出实情,只好装作不知道了。

    “我……不记得。”

    “姑娘有没有进过葬月谷?有没有在葬月谷里看见过什么?”樊予风不甘心。

    “我真的不知道。”程小小无奈。

    樊予风眼看程小小对自己的问题一无所知,开始不耐烦起来。

    “……算了,是我心急了,姑娘还是回去休息吧,玉儿,我有话和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