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更新时间:2018-09-15 02:55:16本章字数:3055字

    “可是,真的医的好吗?”有人质疑道。

    “一定可以。”樊予风语气坚定。

    薛晋山从刚才开始便一直没有说话,樊予风此言一出,他立即一拍掌道:“谁都知道寄啸山庄有位墨家医术的传人,相信有莫家的人相助,不难医好那姑娘的病。既然樊庄主已有打算,等探出谷内虚实,我等自当尽力协助。十年前寄啸山庄有办法力排众议,十年之后当也不逊色。”

    资格最老的前辈已经表了态,自然没有人再提出异议,众人随即附和。樊予风冲薛晋山点点头以示感谢。

    “那就烦劳各位了,如果有任何进展,我一定吿知大家。”

    何潜刚要开口询问什么,只见薛晋山站起身,缓缓道:“既然决定了,我也早些回去,利用薛园在江湖中的关系打探打探,希望能对樊庄主有所帮助,如此不打扰了。”

    其他人一见薛晋山要俩开,也纷纷站起身。樊予风只能把还没说完的话都吞回肚子里。

    十年前他初见薛晋山便知道此人在武林中的号召力非同一般,想不到十年之后有增无减。他禁不住捏了一把冷汗。他有一种预感,若想重振寄啸山庄,在武林中占据一席之地,此人很有可能是最大的障碍。想到这里,他对薛晋山产生了一丝厌恶,但还是热情的引路,把一众人送到了门口。

    刚出寄啸山庄,薛晋山俨然变成了这次集会的主角,成了众人追捧的对象,被嘈杂的人群拥着离开。早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何潜此时拍了拍樊予风的肩膀,然后微笑着离开了。

    日头西落,这一天的忙碌总算结束了。樊予风了了一桩心头的大事,却怎么也轻松不起来。

    书房里,莫玉儿见他心事重重,急忙端出一杯茶,小心的询问道:“结束了吗?”

    樊予风过了很久才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想到自己苦心设计的集会竟成了薛晋山的舞台,他愤恨不已。

    事情的进展似乎不如想象中顺利。想到这里,莫玉儿犹豫了一下,握住他的手道:“樊大哥,你放心,我一定把小小治好,早日帮你完成心愿。”

    仿佛没听见她的话,樊予风转头瞥向书架的最下方,眉头皱的更深了。

    程小小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处境所发生的重大转变,对于她来讲自从来到这里生活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只是山庄里的客人渐渐散了,也不会总有人盯着她交头接耳。虽然被人当成客人对待着,每天好吃好喝,还有人伺候,她总觉得不自在。

    也许,这种不自在来源于自己的不劳而获吧。程小小思考着自己的处境,她在这里一无所长,未来不可预计,她总不能靠寄啸山庄养一辈子。于是,她下定决心自力更生,迈出她在这里生活的第一步。

    在她的一再的要求下,她搬出了别院住进了梅竹的屋子,并从莫玉儿那里谋了个简单的差事,平时跟着梅竹给花除除草,给池子里的锦鲤喂食,活不多,可是程小小很安心。

    除此之外,她闲暇时就定时到玉儿那里检查。

    果然,如果人能做一些让自己心安的事,就连心情也变好了。时间一长,程小小和山庄的下人熟了,偶尔大家一起说说笑笑,日子也过得快了,每天做完自己的工作,她都会帮梅竹打扫屋子,梅竹对此很是感激,闲暇的时候就教程小小做简单的饭菜。一段时间下来,程小小惊异的发现自己已经可以做出几碟像样的小菜招待客人了。她和梅竹越来越熟络,两个人也慢慢成了知心的姐妹。

    她和大家一起在园子里干活的时候也遇到过安云,她每次都很想叫住他,问问他的伤怎样了,可是安云每次都是低着头,自顾自的走开,似乎不愿意和她说话。

    这一天,结束了工作,程小小独自坐在园子的池塘边喂着锦鲤。

    “你今天已经喂过一次了,别喂太多,鱼会撑坏的。”

    程小小一回头,看到了背着木柴的安云。

    “奥,我……”程小小像犯了什么错误一样,匆匆忙忙收起了鱼饵。

    安云见状笑笑,把木柴放下,坐在池塘边休息。

    程小小一直惦记着安云的伤,好不容易遇见了他,赶忙问道:“你的伤怎么样了?”

    “没事儿。”安云依旧低着头。

    “那天谢谢你。”程小小边道谢边手忙脚乱的在衣兜里一通乱翻,然后拿出一个木盒,“这是我从玉儿那儿拿来的,她说这个治疗瘀伤效果很好。”

    安云犹豫了一下,伸手去接木盒。在接到木盒的一刹那,程小小的手腕上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他愣了愣。

    “怎么了?”

    “没什么,谢谢。”安云收回目光,把盒子揣进口袋。

    “你的病治好了吗?”

    “什么病?”

    “我说的是失忆的毛病。”

    程小小有点哭笑不得。

    见她不说话,安云略带歉意的道:“对不起,我不该那么问。”

    “没关系。”程小小挤了挤嘴角,笑容显得落寂,“反正无论我记不记得,我都回不了家了。”

    接着是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儿,只听安云道:“那个,其实你不必那么难过,这世上回不了家的人很多,比如我。”他耸耸肩,“一年前我家里遭了灾逃难到这里,是莫姑娘收留了我。”

    程小小听到安云这样说很是惊讶,她第一次在这个世界找到了同病相怜的感觉。

    “你也回不了家了吗?”

    安云点点头。

    “也许现在情况很糟,不过一定会好起来,你很坚强。”

    “我?我可不坚强。”程小小摇头,安云之所以这么说,是没看见自己刚来的时候成天伤心痛哭的样子吧。

    “其实,我并不是很想呆在这里,但是我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不知为什么,程小小一股脑把实话说了出来。

    “在这里有什么不好?山庄的人可是都把你当客人对待呢。”安云毫不掩饰羡慕之情。

    程小小只是摇头:“我不可能一辈子这样啊,总的学点什么……”

    安云看看她手里的食饵:“所以,你就在这里学当下人?”

    “恩,别的,我不会……不过还好这里的人都帮了我很多,梅竹也是很好的朋友。”

    安云沉思了一会儿,抬头望了望日头,又重新背上木柴:“至少你在这里还有梅竹他们,以后有事也可以来找我,我也会帮你的。”

    “谢谢。”程小小着实感动,使劲点了点头。

    傍晚时程小小回到屋子,梅竹站在桌子前,一脸愁容。程小小本想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儿,可是梅竹一见她,脸上便堆满笑,像往常一样张罗起晚饭。每个人都有不想被别人知道的事,程小小也没有追问。

    梅竹一边烧开一锅水,一边随口和程小小聊着天。其间她关心起程小小的身体,也问了和安云同样的问题。虽然程小小现在已经习惯面对这类问题撒谎了,可是对着梅竹撒谎,她总觉得有些歉意。

    “我……我还是想不起发生了什么。”她道。

    “是吗?”看着程小小失落的样子,梅竹低下头,一脸的失望。

    程小小不知道梅竹情绪为什么如此低落,便掳起袖子,拉着梅竹一同收拾起来。

    饭做了还没一半,梅竹突然惊讶的盯着程小小的手腕。

    “呀,这不是安云的东西吗?”

    “你说这个?”程小小抬起手。自从那天捡到珍珠项链开始,她就一直随身带着。

    “你怎么会有这个?”

    “这个是我捡的,还以为没人要的。”程小小有些不好意思。

    “奥,我想也不是安云送的,这个东西好像对他挺重要的,他以前也是每天带在身边的。有一次我好奇抢过来玩,他就生气了。”梅竹一摊手,表示不能理解安云生气的原因。

    程小小万没想到这从天而降的礼物原是安云的,又听梅竹讲述这东西对安云极为重要,急忙放下手里的活,匆匆穿过花园,直奔厨房后的柴房。

    安云正在整理木柴,看见程小小急急的跑来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程小小没多想就取下手腕上的珍珠链子,递到安云眼前。

    “这个,是你的吧……还你。”

    “什么东西?”安云站起来,把手在衣服上蹭了蹭,这才看清程小小手上的东西,不由得一愣。

    “这是我捡的,梅竹说这是你的,还你。”

    安云郑重的从她手中接过珍珠链子,仔细的端详起来。

    “怎么,不是你的吗?”程小小问道。

    “不,这是我的,没想到还能找到。”安云冲程小小感激的笑了笑。

    看到安云的表情,程小小很欣慰:“我刚才还在想,这没准是你家人留给你的东西,所以……”

    “谢谢。”安云把珍珠链子揣进怀里,道,“我正想对你说,你给的药,很好用。”

    “那就好。”程小小说完,想起自己把还在忙晚饭的梅竹一个人丢下,说了声再见就消失在柴房的门口。

    安云站在原地,望着程小小离去的方向,眼睛里闪动着锋芒。

    “怎么看都不像是会说谎的人。”他自言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