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更新时间:2018-09-15 02:55:16本章字数:2960字

    这边莫玉儿正在给程小小检查,见安云慌张的跑进来,听说了前厅的事儿,便放下手里的活儿匆匆赶到。到了前厅,客客气气的施礼,又叫管家换上茶水,道:“几位,你们来得不巧,庄主不在庄上。”

    “奥?”冯大讥笑,“这么巧?”

    “是。”莫玉儿答道。

    “那还真是不巧。”儒雅的冯三终于开了口,“不过莫姑娘,我们今日来是有要事相商,庄主虽然不在,我们却不能这么走了。”

    “……”

    “此事与葬月谷有莫大关系,兹事体大,还望姑娘容我们在庄上住上几日,等樊庄主回来。”

    “这……恐怕不妥。”

    “有何不妥?”

    “没有庄主同意,我不能留几位。”

    “哼!”冯大毫不掩饰厌恶之情,“樊庄主那日才在山庄召集了一干人,说葬月谷之事需众人合力。如今我们有重大消息前来相告,难道要被拒之门外?”

    “并不是这个意思。”莫玉儿心下自知,今日若不让这几个人住下,日后他们不知会到外面说些什么。

    “那就委屈几位了,管家,带客人去客房。”

    管家一脸沮丧,引着三个人进了后院。莫玉儿心情惆怅。寄啸山庄今非昔比,早已不是十年前武林上呼风唤雨的名庄,况且她一个女流之辈不便争执,只得以礼相待,等樊予风回来再作打算。虽然那些人未言明来意,不过莫玉儿明白他们八成是为了程小小的事而来。想到这,她不免有些担心程小小的处境。梅竹走了,算起来和程小小最为熟识的应该是安云,思量再三,她决定安排安云去照应程小小。

    虽然安云只说是受莫玉儿指派来照顾她,她却隐约感到那天来到庄上的人果然是和自己有关。她静下心来,思考着整件事。现在的她,已经和初来山庄的她不同了,她已经清醒的意识到自己会在这个世界生活下去,既然如此,仔细思考一下自己的处境是必要的。她在这里无所依靠,也没有什么技艺,想老老实实生活,却又没头没脑的被卷进江湖纷争。想到这里,程小小又只剩下叹气了。

    “怎么这么晚了还在院子里?”安云端着夜宵走进来。

    “睡不着。”程小小垂下眼皮,“安云,庄上那些人,是不是为了葬月谷来的?”

    安云眨了眨眼睛:“恐怕是。”

    “果然。”程小小自言自语。

    “莫姑娘本不让我对你说。”安云把夜宵放在房门前的台阶上。

    “那你为什么告诉我?”

    “如果不告诉你,你可能连自保的意识都没有,告诉你反倒好些。”安云点点头,嘴角带着诚恳的笑。

    听到安云如此为自己着想,程小小心里有着莫名的感激。前一阵梅竹走后,她一度感到孤独无依,安云的关心让她找回了些许安慰。

    “谢谢你,我以为梅竹走了,我就再没有朋友了。”

    安云张张嘴,清咳一声问道:“你把她当作好朋友,有没有想过她是怎么想的,也许她并不在意你。”

    程小小摇摇头:“我相信梅竹,她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安云沉默良久,才道:“从今以后若有什么事也可以找我帮忙。”

    看程小小充满感激的望着他,他急忙回避了她的目光。

    “我知道,谢谢。”程小小笑得很舒心。

    “也许我注定一辈子都回不了家,还好你们肯和我做朋友。”

    安云看看程小小,记忆不自觉的倒转回从前。把目光聚焦到远方:“……有时候我在想,忘记过去,重新开始生活也是件不错的事儿,何必那么拘泥……”

    程小小耸耸肩,“没有人能这么轻易的放下过去,毕竟那些都是实实在在存在过的。”

    安云的涣散的目光重新聚焦在眼前这个女孩身上,心绪浮动。

    “过去吗……”他默默念着,手不知不觉的放在胸前,那里面有慕秋送给他的珍珠项链。

    “早些睡吧。”他转身道,“我就在隔壁院子,有事可以大声叫。”

    程小小点头,坐在院子里继续看着满天繁星。

    山庄的客房里,白天的三个男子围拢在圆桌前。

    “我看,那个樊予风肯定已经知道了些什么。”冯大双手握拳。

    “我也这么觉得。”冯二附和道。

    只有那儒雅的冯三沉默不语,悠闲地摇着扇子。

    “三弟,你这几天怎么变得这么犹豫,这件事你怎么看,你倒是说呀。”

    冯三闻言立刻一拍手:“我看……”

    “怎样?”

    “不知道。”

    “什么?”冯大微怒。

    “大哥别急。”冯三不慌不忙的站起来,眼珠一转,“明天待我先去看看。”

    这一晚,寄啸山庄的人各怀心事,寒夜漫长。

    第二天,艳阳高照。

    “喂,老头,你们庄主什么时候回来。”冯大一早便不依不饶。

    “就是,什么时候回来?”冯二帮腔。只有冯三悠闲地闭着眼,仿佛并不在乎他们之间的谈话。

    管家张张嘴实在找不出什么理由搪塞这三个人。

    看着管家狼狈的样子,在一旁打扫的安云忙上前来。

    “几位,真是不好意思,庄主要过几天才回来。”

    “这句话我都听腻了。”冯大不满的扭过头,看都不看安云一眼。安云寻思着怎么轰走这三位闲人,却没注意一旁的冯三早已睁开了眼睛,正紧紧盯着自己。

    “……你……”冯三突然一脸惊恐的指着安云。

    众人被他一惊,忍不住看去。

    “……你……”冯三的舌头似乎被卡住了。

    “三弟,你怎么了?”冯大有些纳闷,“这个人怎么了?”

    “你是?”

    “我……我……”安云见冯三如此怪异的表现,顿时被吓住了一般,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管家怕惹出什么事儿,急忙上前解释道:“他叫安云,是山庄的下人。”

    “安云?”冯三疑惑的将安云上下打量了几遍,表情随即由惊变喜,而后仿佛忍下笑意,不可置信的摇摇头:“像,太像了。”

    “像什么?”冯二好奇的问道。

    “像我认识的一个……朋友。”说完,他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啊?你朋友?”冯大上前,也细细将安云打量一番:“你有这样的朋友吗,我怎么没见过?”

    “奥,并不是很熟。”冯三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安云一眼,起身便走。

    “大哥,二哥,我们回房吧,在这等也等不到人。”

    冯大,冯二听了拍拍脑袋,不明所以的跟了出去。

    “这帮人呀,怎么看怎么像是来惹事的。”管家收拾起茶具,无奈的摇摇头。

    安云站在大厅门口,望着远去的这三个人,感到了一阵不安。

    接下来的几天相安无事,三刀门的人似乎也安静了下来。程小小每天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的院子里,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安云每天除了工作,似乎就在隔壁院子,程小小为此很是安心,可是安云看起来似乎没这么轻松。

    是夜,山庄外的树林里响起一声响哨,如夜莺的嘶鸣。

    “这林子还真是个好地方。”女孩笑靥如花,随声而至,“以后我想见你便可以直接在这里等了。”

    “慕秋……”安云愁眉不展。

    “怎么了,什么事这么急找我来?”似乎看出安云的困惑,女孩问道。

    “想让你帮我查个人。”

    “哎?什么人还得我去查,如果不是什么大人物,以你的轻功,晚出早归,要查出线索也不是难事。”

    “我现在走不开?”

    “哦?那你说是谁?”

    “三刀门的冯三。”

    慕秋不解:“这只是江湖小门派,这个人好像也不是很有名气,查他做什么?”

    “我有些在意这个人。”安云道,“他们现在就在山庄。”

    “他们来这里了?”

    “是。”

    “跟你在办的事儿有关?”

    “恩。”

    慕秋望着安云,她从他脸上看出了担忧。

    “你放心,查出来以后我会联络你。另外……”慕秋欲言又止,她拉起安云的手,握在胸前,郑重的说道,“看来这次的事儿不比从前,三刀门的人来了,以后也会有其他人来吧,今后说不定会有恶斗……”

    “我明白,到时候我会想办法抽身的。”安云笑着安慰慕秋,“当初我们不就是想避开这种争斗吗?”

    “但最终还是不能幸免。”慕秋松开安云的手,叹了一口气。

    “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答应我。”慕秋打断他,“这次的事情办完,和我一起走吧。”

    “慕秋……”

    “你答应过我的。”她撅着嘴摇头,示意他不要继续说什么。安云知道她一向任性,自从他们相识,他便时常忍让,反倒使她更加骄纵。安云知道这会她恐怕听不得否定的答案,自己也无暇思考以后的事情,索性不再说话。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慕秋欢快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