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更新时间:2018-09-15 02:55:17本章字数:3301字

    莫玉儿听着程小小的话,心里很是感激。转念一想,自己虽然离开了莫家,但毕竟好过程小小孤身一人,前途未知。

    “我当初弃武学医,因为我本就厌恶江湖上那些争斗不休的事儿。后来我来到山庄决定跟在他身边,我很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至少现在看来,我还有能力帮上他。”

    “时间会证明一切的吧。”程小小道,“只要能留在他身边。”

    莫玉儿以前从未这样和程小小说过话,此时聊起自己的心事,她意外的发现程小小很是善解人意。不过显然,她对于自己的事儿似乎要迟钝一些。

    “小小,你对安云怎么想?”

    “咦,怎么突然问这个?”程小小有些纳闷。

    莫玉儿看见程小小一头雾水,不免觉得好笑:“当初三刀门的人来山庄,我只跟安云说让他多照顾你,他却自己要求住到你旁边的院子里去了,说是这样能更好的保护你。”

    这话一出口,程小小着实反应了一阵才终于在莫玉儿的笑声里明白了个中含义,居然有些不知所措的脸红起来。

    “看,脸都红了。”莫玉儿打趣道,“安云虽然是个下人,但却是个可靠的人,你们同是命苦的人,若是情趣相投,做个伴不好吗?省去一个人受寂寞之苦。”

    “我刚十八岁……”程小小有些语无伦次,找了个理由想闪避这个问题。

    “扑哧”一声,莫玉儿笑得前仰后合:“十八岁已经不小了,我可是从十六岁就跟在樊大哥身边了。”

    程小小只顾着害羞,竟然忘了古人婚嫁都比较早,谈情说爱自然也早一些,此时听到莫玉儿这样说,更是不知所措。

    “我只是给你提个醒,成与不成还看你了。”说着,莫玉儿拉着程小小的手,“这些天我一个人总胡思乱想,你就陪我聊聊吧。”

    程小小一笑,自从梅竹走后,她便许久没有和人聊过这么多了。这天,她们一直聊到子夜。程小小第一次知道莫玉儿原本也是出身江湖名门——莫家。莫家精于武学和医术,但并不轻易涉足武林。莫家有个奇怪的规矩,医、武只能择一习之。到莫玉儿父亲这一代,莫家人更重武学,可是她偏偏选了医术,所以在莫家待的也不顺心。直到十六岁那一年,仿佛命中注定似的,她遇到了比她大三岁的樊予风,自此便跟在他身边了。

    “父母重武的缘由我不得而知,不过于我而言,就算意见不合,莫家始终是家。”

    听着莫玉儿这样说,程小小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她似乎长大后也没有真正和父母沟通过,而不去沟通就能了解一个人的想法,实在太困难了。

    “你不想家吗?”程小小问。

    “在我心里莫家是家,但是事实上,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对我来说也是。”程小小发现自己多愁善感起来,她透过半掩的窗看见漫天的繁星,即使过了百年千年,后世的人抬头望天,看见的应该也是这同一片夜空吧。看起来和未来全然不同的世界,和未来却有着看不见的联系。这样的感慨,透着些伤感。初秋的风虽然混杂着夏季的味道,却透着丝丝寒意。程小小不免感伤,也想到这种时候要是有一个人陪在身边该有多好。她想起了莫玉儿对她说过的话,想起花园里安云紧握住自己的手,心跳不争气的加快了。自己对安云究竟是什么想法呢,她说不清。但还是忍不住问道:“如果真的喜欢上一个人,要怎样做呢?”

    莫玉儿笑着对她道:“那就留在他身边,无论他到哪里,无论发生什么,只要留在他身边就好。”

    真的可以安心的在这里喜欢上一个人,安心的在这里生活吗?程小小这样问自己,片刻之后又觉得自己这纯粹是无谓的担心,面对如今这样混乱的状况,首先应该想得是自保。

    第二天清晨她回到自己的院子,暂时抛开了这些烦恼,思考着午饭该吃些什么。安云自从搬到了隔壁的院子就偶尔被她邀来吃饭,一则是为了感谢他,二则一个人吃饭实在太寂寞。

    “不知道安云喜欢吃什么?”她对着灶台自言自语。

    “对我来说,有的吃就可以了。”突然出现的安云吓了程小小一跳,险些把碟子扔在地上。缓过神来时,安云已经在生火了。程小小静静的看着,日常生活中的安云是个安静的人,似乎并不会有什么烦恼,可是今天看起来有些不同,他比平时显得更加平静,可是越是这样,程小小越觉得不对劲。

    “你有心事?”她问道。

    安云抬眼:“今后要提防冯三,见到他不要和他说话。”

    “你在意上次那件事?”

    安云点点头。

    “他们也是一心想从我这里问出些什么吧,关于葬月谷的。不过,我总觉得你还有其他事,是不是不能对我说?”

    安云顿了一下,他不知道程小小为什么下这样的判断。

    “你好像和平时不太一样。我这么说也许很奇怪,总觉得有的时候你是安云,有的时候好像又不是。”

    安云没有说话,或者说脑子出现了瞬时的空白。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经意的在她面前放松了伪装,让这个看起来迟钝的女孩有了这样的感觉?失误,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失误,他有些懊恼。他从小到大接触的女子并不多,慕秋是最为亲密的,他了解她,习惯了她的任性,总是迁就着她,却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让别人看透心事。他苦笑着摇头,不得不承认,他对眼前这个女子过分关心了。

    “哟,我没打扰两位吧。”

    说曹操曹操就到,冯三来的真是时候。

    真是难缠的人。所有对她好奇的人之中,冯三是第一个让她感到厌烦的。安云也是这样想的。

    “阁下不请自来,有何指教?”

    “没什么,看这院子有人生火开灶,想来讨顿饭吃。”冯三也不理两个人,自顾自在厨房里转悠起来。

    “阁下是客人,三餐自然有人侍候,若是招待不周,也请去管家那里……”

    “你的刀工不怎么好呀。”冯三兰花指一捻,捡起案板上青菜,皱了皱眉头。

    “好了,走了。”似乎在开玩笑一般,冯三转了一圈,临走之前对着一头雾水的程小小摆了摆手。

    “手……”安云紧盯着冯三的手,眼看他走了出去,却总觉得不太对劲儿。

    “不管他了,吃饭吧。”程小小瞪了冯三一眼,继续干起活来。

    安云被程小小这样一说才缓过神,蹲下身往灶台里添了些碳,道:“这次不怕他了吗?”

    “他看起来没上次那么凶,何况……”程小小道:“我想学会保护自己,就要就要勇敢一些,不能再畏畏缩缩的。”

    “奥?”安云道,“你刚来时,先学的是在山庄生活,所以你当了山庄的下人,现在是学自保?”

    “总得一步一步来,日子总要一天一天过。”程小小叹道,“我知道自己很迷糊,也很胆小,不过我想生活下去,总得明白自己的处境。”

    “你来到这里已经一个月了,现在才明白自己的处境吗?”安云忍不住笑了起来。

    程小小有些呆了,她第一次留意到,安云笑起来的时候眉宇若飞,眼神和煦而温暖,让人倍感心安。在那一刹那,她有一种错觉,这笑容是那么熟悉,仿佛从未离开她身边。

    “你怎么了?脸有些红。”

    被安云这样一说,程小小惊觉自己失态,忙扭过头,仍旧能听到自己的心怦怦的加速跳动。自己这个样子,该不会真的喜欢上了他?

    怎么可能。她猛的摇摇头,一个劲告诉自己这不过是错觉。

    “该不会是哪里不舒服吧?”

    “不不,我只是觉得……有些闷。”

    “一个人在这里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也难为你了。”

    “我只是有些寂寞吧。”程小小道,“安云,你一个人时寂寞吗?”

    “怎么问这个?”

    程晓晓暗恼自己口不择言,忙找说辞道:“我……那个……因为你也没有家人了呀……”

    “同病相怜吗……”安云没再多说什么,还有太多事情是程小小不知道的。不过,在当下,恐怕他也有这种感觉吧。

    “这个给你。”不知什么时候,程小小眼前出现一串珍珠,“上次你说喜欢珍珠,想要自己的珍珠,我就想这个忙我还是能帮的。那天在街上看见就买了,虽然不能代替父母要给你的珍珠。”

    程小小大喜,她自从来到这里,就没想过自己还能拥有一串珍珠。她小心接过来,珍珠很小,即使不懂珍珠的人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程小小心中的喜悦溢于言表。

    “谢谢……”这应该是她来到这里后最高兴的一天了。她除了兴奋,更在脑子里一个劲儿的思考着怎么感谢安云。

    “照你的想法,好好学会保护自己吧。”安云看到程小小这么高兴,心里也觉得愉快。

    “好。”程小小一口答应了下来。握着自己生命中第一串珍珠,她的心里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那感觉比快乐更令人醉心,十分奇妙。

    就在这时,院外传来一声响哨,安云说了些什么就急忙奔了出去。沉浸在喜悦中的程小小并没有留意,等反应过来,安云却已经不再院子里了。她只以为安云有事出去了,也没想太多,收拾心情继续着手里的活儿,突然一张黑布从天而降,蒙住了视线。

    安云听到响哨便急急忙忙赶到庄外的树林,她听出,那是慕秋联络时使用的哨音。

    “你太不小心了,现在是白天……”

    “你不问问我给你带来什么消息?”慕秋一脸不满,她可是求了人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拿到了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