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妖精也穿越

    更新时间:2018-09-15 03:10:10本章字数:3378字

     这小鬼真爱问,我干脆直接咬住那块鱼,心道,我干那么好心啊,是他自己要吃的,又不是我硬塞给他吃的。

     虽然想是这么想,但是还是不能害死他的,毕竟现在我是他的宠物,“小弟弟,你不会不知道我是有毒的吧?”

     “蜘蛛有毒吗?”听小鬼的口气,明显不信,也是,普通的吃蚊子的蜘蛛对人类是没有害的,但我偏偏不是普通的蜘蛛,我可是臭名昭著的‘黑寡妇’。虽然人类的传闻有点夸张,但我有毒却是不争的事实,而且毒性还相当之强。

     如果在现代,我这点毒素,自然不会毒死人,但是这是古代,医疗条件差是想当然的了,如果他真吃下去,估计只有死路一条了。

     我眨了眨头顶的八只眼道:“你见过的别的蜘蛛有没有毒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是绝对有毒的,如果你不怕死,欢迎品尝试。”说着,我移开爪子,顺着他的手爬了上去,顺便拿他的衣袖当纸巾。

     “原来你有毒的呀?”小鬼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然后见鬼似的扔了手上的鱼块,“喂,你快下来。”突然他见鬼似的将我甩了下来。

     我无辜的看着受惊的小鬼,敢情他一直以为我是无毒的,怪不得他敢发地么欺负我。我看着小鬼头,不停转动着我的蜘蛛眼,一抹坏笑在嘴角荡开。

     “小鬼头,如果你以后再欺负我,我就直接咬你一口。”我语带威胁的向小鬼头靠近。

     “走开了,臭蜘蛛,坏蜘蛛。”看着小鬼受惊似的跑开,我这才得意的笑开了。

     敢情蜘蛛太善良了也会被人欺负的,以后一定要恶点才行,我继续爬回桌上,享受着我的美食。

     原来穿越也不错的,我酒足饭饱的趴在桌上,准备美美的睡一觉,却惊见小鬼手上拿着一块硕大的木板,踮着脚尖向我走来。

     我马上站了起来,想必这小鬼打算谋杀千年蜘蛛精,煞是生气。

     我冲着小鬼露出我的毒牙,“小鬼,你要是敢拍下来,我保证会先咬你一口。”

     小鬼举起木板的手停在半空,似是真被吓倒了,我这才慢条斯理道,“小鬼头,拜托你用用你的小脑袋瓜子好不好,如果我真要咬你,毒死你,刚才就不会提醒你了。”

     小鬼头愣了下,手上的木板慢慢放下了,我可不敢放松警惕,人类是最善变的,我头顶的八只眼,仍注视着他手上的木板,一边继续道:“虽然我是蜘蛛,但是我也知道要守信用,我既然答应了你的三个条件,自然不会反悔的。”

     我看着小男孩放松的神情,继续道:“当然了,如果你先欺负我,那就别怪我不守信用了。”

     瞥见小鬼明了的点点头,我这放心的向小鬼爬去。

     我正准备爬到小鬼头身上好好睡一觉,却见小鬼头蹭的一下跳开了,不悦的扬了扬我的蜘蛛爪。

     “喂,你那是做什么,我不是说了吗?要咬你早咬了,我现在只想睡觉。”我伸爪轻拍拍了打哈欠的嘴,实在太累了。

     “你真的不会咬我?”小鬼头似乎还是不太相信,瞪着黑亮的大眼询问着。

     “小鬼头,小孩子不要那么多话,老了很容易让人嫌的。”我不耐烦看着小鬼头,怎么还不将我抱上去,我都快合不上眼了。

     小鬼头这才怯生生的擒起我,感觉还是有些害怕,“将我放在你衣袖里就可以了,睡醒了我会自己出来的。”本来想趴在他肩上睡的,可一想到自己目下的外形,还是隐蔽点好,小命最紧要。

     “你说了不会咬我的。”小鬼头咬着唇道:“蜘蛛也要守信的哦。”

     我不耐烦的举起了前面的两只手,“你要不是不相信,我可以拉勾。”

     小鬼头愣了下,手指伸到半途又缩回去,眼睛瞄了瞄他白嫩的小指,又瞄了瞄我毛绒绒的蜘蛛‘手’,似是有点怕。

     看他的样子,不拉勾似乎又有点不放心,拉勾似乎又有点害怕,良久才将小指伸到我面前,轻触了触我的前脚……

     我八只脚往他手上一吸,“好了,勾拉过了,可以放我进去睡了吧。”

     小鬼头这才小心翼翼的将我放进衣袖,我在里面爬了几步,还不错,挺柔和,虽然没有我的床软和,不过在这里,只有将就了。

     我挑了个舒服的角度,安心的闭上眼睡觉。小鬼头的声音却不适时宜的响起。

     “恬恬,你可不能在我衣袖里尿尿,更不能拉把把。”闻言,我一头栽倒地上。

     我摸了摸摔痛的肚皮,这小鬼头怎么这么多话,我现在虽然是蜘蛛,但是不能随地大小便我还是知道的。不过就算我在他衣袖里大小便,他也不会知道的,想想不禁有些脸红。

     正准备爬回去,却惊见小鬼头抬脚离去了,不得已大喊道:“喂,等等,我还没上去呢?”

     看着小鬼头越来越远的背影,我无奈的蹬了蹬脚,心想,下次一定要在他的衣袖里织张网。

     见小鬼头已远去,我不得不就近找了张桌子,在桌底简单的织了张小床。

     我伸了伸懒腰,这一觉得睡的真舒服。我小心翼翼的从桌底爬出,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天已经黑了,想必这一觉我睡了不少时间。

     不知道小鬼头现在在哪,我四下看了看,朝着门的方向爬去。希望小鬼头能及时发现我不见了,虽然我一只蜘蛛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有小鬼头在,相对来说总会安全点。

     总算爬到门外了,看着从桌子到门边几米的距离,爬起来还真不是一般累的。不由再次痛恨蝙蝠精,如果我现在有法力,就不会这么辛苦了。

     突然一阵风吹来,我打了个冷颤。好冷,这才忆起小鬼头说过现在好想是秋天,妈呀,我们黑寡妇蜘蛛向来生活在热带同温带,受不了的就是寒冷,看这的天气,莫不是还有冬天。

     这下小命休矣,如果能迅速恢复人形,那到没什么,如果在冬天到来之前还不能恢复人形,只怕我就要成为第一只被冻死的黑寡妇了。

     又一阵冷风吹过,我不由缩回了已伸出的脚,与其冻死,还不如躲在房里吧。

     回到房内,我开始思考自己冻死的机率,我试着运了运气,除了法术失灵外,身体其它部位到没任何异状。照这情形,约莫一个月我就可以恢复人形。

     缩回桌子底下,思索着明天无论如何也要找到小鬼头,至少他的衣袖里比这要暖和多了。想到这不禁有点庆幸,幸好小鬼头能听懂我的话,要不然只怕我会成为第一只意外死亡的蜘蛛精。

     想到小鬼头,对于他能听懂我的话甚是奇怪,按说人类是听不懂蜘蛛说话的,可那小鬼头为何会听懂呢?而且小鬼头那样子好似一点都不奇怪。似乎能懂蜘蛛的话是件很平常的事,不行,明天找到小鬼头,一定得好好问问。

     真的很好奇,我活了一千年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能听懂蜘蛛说话的人类。虽然以往也听其他种类的妖精说过人类有些奇人异士能看出他们的元形,但是能听懂说话的还真是头次见到。

     我对小鬼头的好奇心顿时大增,不知道有没有别人知道小鬼头能听懂蜘蛛说话。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就过去了,当第一声鸡鸣传入耳内时,我竟意外的兴奋,不记的有多少年没听过类似的鸡鸣了。虽然我们也时常到人类中走动,但人类的高楼大厦早已不适合养鸡。而且人类有了精确的钟表,更不需要公鸡打鸣来报晓,公鸡那种动物也就只能成为人们餐桌上的一道菜了。

     看着外面越来越明亮的天空,我有点蠢蠢欲动,尤其是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好想出去晒晒太阳,可又怕找不到小鬼头,尤其是自己现在爬行的速度,吃力且不说,行动起来,比人类要慢好多。

     正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小鬼头的声音由远处传来。

     “恬恬、、、恬恬、、、你在哪?”听着小鬼头焦急的声音,我有些意外。昨天他明明怕得要死,今天却如此担心。

     虽然他只是人类的小孩,看样子也不过六七岁的样子,可活了千年的我,仍然不了解人类,就连那个小鬼头我都看不懂。

     听着小鬼头的声越来越近,我有些兴奋,撩开八条腿就往外跑。

     “康康,大清早的你喊什么?”是个男人的声音,听声音应该很年轻,声音沉稳,浑厚,想必是个不错的男子。

     “爹,孩儿昨天新认识的朋友丢了,孩儿正在寻她?”小鬼头稚嫩的童音听在耳中有些感动。

     想必他口中的朋友指的是我,我还以为他只当我是玩具,原来他却将我当朋友,不禁有些感动。这还是第一个人类将蜘蛛外形的我当朋友,真的很感动。

     不由对自己昨天的恶形恶状后悔。想想身为千年蜘蛛精,我真不该威胁一个只有几岁的小孩子,虽然他一开始有些可恶,但总得来说他还是不错的。

     “康康,爹不是同你说过了吗?那些只是动物,不能算朋友。”男人的声音里有些无奈,还有些担忧。

     我有些怔忡,想必康康的父亲知道康康口中的恬恬非人类,而且听他的话音,似乎还不止我一个,好象还有别的动物。如此说来,小康康,不仅仅是能听懂蜘蛛的话,估计也能听懂别的动物说话,不知道这算不算天赋异能呢?

     “爹,康康知道,可是恬恬不一样。”小男孩固执的语气中有着坚持。

     “康康,你要爹怎么说你才明白呢?我们是人,而那些只是动物,同我们是不一样的……”男人语重心长的声音里更显担忧。

     “爹,康康明白,可是恬恬真的不一样。”小男孩的声音里有着执著的肯定。

     我趴在门槛上看着站在院中的父子,有些感动,有些失神。

     人类的男人我见的多了,可是像眼前这么吸引我的很少。他刚毅的脸上有着淡淡的忧愁,还有浓得化不开的感伤,让我有种亲近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