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蜘蛛精不嫁人

    更新时间:2018-09-15 03:10:10本章字数:4360字

     看着小鬼头不可一世的表情,我痛恨自己的法力全失。我一只千年的妖精竟然受胁于一个六岁的人类小鬼头,说出去,将会成为妖精界的笑话。

     我再也无颜在妖精界混了,真想一头撞死在小鬼头的掌心。

     “你就答应吧,你看我这么可爱。”方才还不可一世的小鬼头,此刻竟又成了六岁的小男孩,用他天真的笑脸迷惑着我。

     我八只眼睛看着小鬼头天真无邪的小脸,不自觉的点了点头,真的很可爱。

     “是吧,你想想,像我这么可爱的儿子,你上哪找啊。”天真的表情马上又成了臭屁的样子。

     “既然你这么可爱,当然得找个贤良淑德,温柔体贴的娘啊。”我趴在小鬼头的掌心一动不动。

     天真可爱,这个词用在别的六岁小孩身上我绝对相信,可是用在眼前这小鬼身上,我很怀疑。方才就是证明,他那天真的表情不知有没有维持十秒钟,真不知道是谁让一个六岁的小孩变得这么可恶。

     “不好,看她们的样子就知道她们不会陪我玩。”小鬼头嘟着嘴斜视着桌上的画。

     哦,原来他是要找人陪他玩啊,如果只是这样就好解决了,吓死我了,只要他不逼我做他娘,陪他玩这种小事,我乐得接受,反正我现在也没啥事可做。

     “没关系,你挑一个娘,我呢,继续陪你玩。”我笑着转了转身子,“你想想,这样一来,你既有了娘,又有玩伴,还有宠物多好啊。”

     “当然不行,你没听我爹说,不准再同动物说话,而且不准养你。”小鬼头皱眉看着我。

     我一愣,这才想起,龙昱航确实说过,而且他好象还试图杀死我,我继续诱哄道:“这没什么的了,只要我小心点,不让你爹发现就好了。”

     “你还说,上次我叫你见着我爹躲远点,你怎么不躲。”小鬼头质问的表情我看着有些恼火,这小鬼明显的得寸进尺。

     “喂,你说话可要凭良心,我又没见过你爹,那知道那个男人是你爹啊,再说了,先前也是你先叫我的,你要是不叫我那会爬出来啊。”这小鬼头就会推卸责任,如果不是他鬼吼鬼叫的嚷嚷着‘恬恬’我那会出来啊。

     小鬼头显然知道自己理屈,不好意思的摸着脑门道:“好吧,总算是我错吧,但是我还是不喜欢她们。”

     小鬼头那表情,明摆着吃定了我,我才不吃你那套。

     “你喜欢不喜欢有什么关系,虽然她会是你娘,但也会是你爹的妻子,只要你爹喜欢就好了。”我好心的提醒着小鬼头,他挑的女人可不当是他娘这么简单,她还有另一个身分,他老爹的娘子。

     小鬼头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排斥,良久才咬唇道:“只要我不选,爹就不会娶了。”

     我无语,依龙昱航对儿子的关心,选不选估计他都会为小鬼头娶回一个后娘的。

     “我这就同爹说我不要娘。”小鬼头说着将手一收,也不管我痛不痛,撒腿就往门外跑。

     唉,可怜的孩子,想必他是怕后娘抢走了他爹,我可以想到他爹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大部分单亲家庭的孩子性格都有些怪异,小鬼头说起来算不错了。

     只是不知道小鬼头的娘亲是什么时候不在的,看龙昱航工作狂的神情,估计小鬼头经常一个人。这么一想,又觉得小鬼头实在挺可怜的,整天关在这深宅大院,没有玩伴,没有朋友,连唯一的爹也是工作狂,他性格上没有出现太大的偏执算不错的了。

     小鬼头有时的成熟狡頡或许同上天赐与他的这份能力有关吧。我可以想象一个孤独的孩子独自在房间里,或在院子里的情景。如果没有动物陪他聊天,可以想象他的生活将会是多么的孤独,可能他的生活只是空白一片,因为有各种不同的动物陪他说话,告诉他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他对生活的态度才会这么不同于六岁的小孩吧……

     “爹,爹,康康不要娘。”小鬼头说着一头撞进了龙昱航的书房。

     “康康,爹,告诉过你,进来之前要先敲门的。”龙昱航的声音里并没有指责。

     “是,康康下次一定会记住的,爹,我不想要娘。”小鬼头仰着脸看着站起来的龙昱航。

     龙昱航轻叹了声,将儿子抱起,“唉,康康,你还小,需要有个娘来照顾你。”龙昱航宠溺的将儿子放在膝上。

     “可是,爹,康康已经六岁了,不是小孩子,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小鬼头捏紧的拳头松了松,我趁机钻进了他的衣袖。

     “傻孩子,六岁还是孩子,要等康康娶新娘了,才能算长大。”龙昱航轻笑着拢起儿子额前不驯的黑发。

     “爹是不是想娶新娘,是不是不喜欢康康了。”小鬼头的声音有些哽咽,说话的语气就像即将被人遗弃的小狗,我听得心都酸酸的。

     龙昱航皱着眉看着儿子委屈的小脸,轻捏了下他的小鼻头道:“谁说的,爹只是要为康康娶个娘。”

     “可是,娘会是爹的妻子啊。”小鬼头很显然没听出龙昱航话中的意思。

     虽然小鬼头听不出龙昱航话中的区别,但我却是听得明白,敢情他真的只是想娶个女人回来照顾儿子,所以他才会说为儿子娶个娘,而不是说为自己娶个妻。

     龙昱航愣了会,显然没想到儿子会这么想,好半晌才道:“是,但她首先会是康康的娘啊。”龙昱航试图让儿子明白,儿子的娘才是最重要的,做他的妻子只是附属的。这话听在我耳中,就觉得做他龙昱航的妻子,就好比买东西的赠品。

     我真不知道该为龙昱航伟大的父爱感动,还是为他自私的想法感到可耻。站在父亲的立场他的想法或许没错,但是他应该想到他对娶的女人,他儿子的后娘,也有父亲,她也是别人最疼爱的孩子啊。

     “但她会是爹的妻子。”小鬼头依然坚持着他的想法,突然小鬼头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从龙昱航的膝上站起,“爹,那是不是说康康很快就会有小弟弟,小妹妹。”

     我一震,小鬼头怎么想的这么远,可是他的话却是不争的事实,如果龙昱航娶妻,他们都那么年轻,再生孩子是必然的……

     龙昱航显然也没料到儿子会想这么多,愣了好半晌才听他悠悠道:“那也是康康的弟弟,妹妹,有人陪你玩不好吗?”他的声音里透露着一丝喜悦,估计小鬼头是听不出来的。

     很显然龙昱航并不排斥会有新的孩子,甚至好象有点期待,就不知他是因为高兴儿子有弟妹陪,还是为自己再做父亲而高兴。

     “那爹是不是也会喜欢小弟弟小妹妹?”小鬼头的话说的有些犹豫,看起来他有些期盼,又有些担忧。

     我能猜到他犹豫些什么,光多一个娘他都有些接受不了,更何况以后还会有多出的弟弟妹妹。不过想必龙昱航那句有人陪你玩不好吗?也让他很心动,可以想见小鬼头心里的矛盾。

     龙昱航似乎被儿子打败了,好半天都没说话,他将儿子放在案桌上,与儿子平视。

     “康康,你是爹的孩子,以后出生的弟弟妹妹也是爹的孩子,不管是谁,爹都一样的喜欢。”龙昱航似乎从儿子眼中看出了犹豫,对着儿子道:“告诉爹,你在担心什么?”

     小鬼头乌黑的眼睛直视着他爹,好半晌才道:“爹,那你能不能娶恬恬。”

     “砰。”我在小鬼头的衣袖里滚了好几圈,差点摔出去,我头晕眼花的拽着先前吐出的蛛丝,好险,幸亏我有先见之明,要是摔出去,非被龙昱航踩扁不可。

     小鬼头也真是的,都说了蜘蛛不可能嫁人的,他还乱说,真不知他是嫌我命长,还是觉得我比较好欺负。

     龙昱航愕然的看着儿子,好半晌才低声道:“康康,你可以告诉爹,恬恬是谁吗?她是那家的姐姐?”

     还好,还好,我暗自吐了口气,幸好龙昱航不知道恬恬就是我,更不知道我是蜘蛛,我在衣袖里对小鬼头道,“小笨蛋,你想害死我啊,赶紧告诉你爹,就说恬恬是你……就说恬恬是你梦里见到的。”对,只有这样说才不会引起龙昱航的猜测。

     小鬼头却未吭声,我有些担忧,在袖子里跳了起来,“求求你了,小祖宗,要是让你爹知道恬恬是我这只蜘蛛精,我一准被他踩扁,那以后谁还陪你玩啊。”

     我感觉到小鬼头明显的瑟缩了下,想必他是听进了我的话,良久才听他哀愁的道:“恬恬是我在梦里见到的,可是康康喜欢恬恬,爹如果娶恬恬,康康会很开心的,而且也会很喜欢小弟弟小妹妹的。”

     我再次滑倒,还小弟弟小妹妹呢?不生出一堆蜘蛛吓死你就不错了。

     龙昱航失声笑道:“康康,你都说了恬恬是你梦里见到的,就算爹想娶,也娶不了啊。”

     小鬼头无语,只是盯着我藏身的衣袖,我有些害怕,又往衣袖里面爬了爬。

     龙昱航似乎看出了儿子的不快,轻笑道:“这样好了,爹答应你,如果康康能找到梦里的那个恬恬姐姐,爹就娶她。”

     “砰”这次我直直的掉到桌子底下。

     幸好我体轻,也幸好蛛丝,要不然那么高摔下去,只怕要头破血流。我顾不上晕眩,拽着蛛丝飞快的往上爬,生怕一不小心让龙昱航发现。

     终于又躲到安全的地方,我吁了口气,心道:这父子俩还真是对宝,尤其是龙昱航,竟然将儿子的玩笑话当真似的。不过这更加证明了他娶妻只是为了儿子,看来不管哪个女人是谁,只要能照顾好小鬼头,能赢得小鬼头的认可,龙昱航都会无条件的接受她为自己的的妻。

     我益发同情眼前这个可怜又伟大的男人,当然还有将来那个自我牺牲的女人。当然,如果那个女人能赢得小鬼头的认同,她在这王府的生活肯定会很舒服,反之,只怕这华贵的王府将会成为她的地狱……

     “爹,真的吗?只要我找到恬恬,爹就会娶她吗?”听小鬼头声音里难掩的兴奋,我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不管这里是天堂来是地狱,反正那个女人绝不会是我,且不说做妖精多自在,光想到人类可怕的世俗礼教,我就恨不能马上回到‘云霞山’。那里才是人间天堂,才是蜘蛛精的乐园。我暗暗下定决心,待法力一恢复我就寻找回去的路,万一真的回不去,我也要找个可以潜心修炼的世外之地,等有天我成仙了,自然就可以回到未来了。

     “当然是真的,爹几时骗过康康了。”龙昱航笑着将儿子放到地上,“好了,康康,你自己的去玩,爹还有公务要处理,待爹忙完了去找你好吗?”

     “嗯,但是爹你不可以骗康康哦。”小鬼头笑着一蹦一跳的往门外走,走到门边的时候,又回头对龙昱航道:“爹,康康一定会找到恬恬的。”(龙昱航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儿子啊,总是将现实同虚幻分不开。就好象那些动物,他从来不认为儿子真的能同那些动物沟通,他认为儿子只是一个人太孤单才会对着那些小动物自言自语。刚开始的时候他很担心,幸好儿子除了自言自语外也没别的异常,因此,他也就不再放心,只是期望儿子长大后能改掉这个自言自语的毛病。看着儿子消失在门外,龙昱航这才收回笑容,将视线转回案桌上。)

     “恬恬,你听到没有,爹答应了,爹同意了。”几乎是一出书房,小鬼头就将手伸进衣袖里抓我。

     我左避右闪,最后索性爬到他肩上,这小鬼头太过得寸进尺,说什么也不能让他得逞。

     “恬恬,你听见没有?”小鬼头索性将头对着衣袖,他黑灿灿的眼眸,在黑暗的衣袖格外的闪亮。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听见了又怎么样,我不是同你说过了吗,我是蜘蛛不是人,所以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眯着眼决定不再理会小鬼头。

     “可是,恬恬,你是蜘蛛精啊。”小鬼头站在原地,似乎得不到答案就不会离开的样子。

     “你管我是不是蜘蛛精,再不走,我这只蜘蛛精只怕就要被你阿爹踩成蜘蛛标本了。”我没好气的瞪着小鬼头,要知道这可是在书房外,他那么大声,要是让龙昱航知道,即使不当自个儿子是疯子,也会灭了我这蜘蛛精的。

     “什么?”

     看小鬼头傻愣愣的表情,我这才想起,标本这个词对小鬼头来说太深了,遂道:“没什么,有话到你房里说,在这会妨碍你爹的。”唉,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有着属于孩子气的天真。

     且不说我对人妖恋没啥兴趣,光是想到做人要经历的生老病死,我就觉得恐怖。想当年,我就是怕死才会去修炼的,如今眼看成仙路就在眼前,我才不会傻到去送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