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龙昱航成亲

    更新时间:2018-09-15 03:10:10本章字数:5611字

     为了早点告诉小鬼头这令人兴奋的消息,我下午早早的就爬回了他的寝居,只待小鬼头回来。

     睡得正迷糊,却突然感到一阵冷风,眼未开,脚先动。直到纱帐挡住了去路,这才停下来。

     有没有搞错,铺个床也这么大动静,吓死我了,看清是婢女铺床,突然提起的心这才落下,还以为冬天提前到了呢。

     “康康,醒醒,到床上去睡。”龙昱航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

     小鬼头终于回来了,看样子还睡着了。真不知道读的什么书,竟然让活力充沛的小鬼头累成这样,不禁有点埋怨昱航。怎么说小鬼头也只有六岁,六岁的孩子正玩的时候呢……

     “王爷,床铺好了。”婢女恭敬的站到一旁,等着龙昱航将小鬼头放到床上。

     “哼,你且退下吧。”龙昱航说着开始动手解小鬼头的衣服。

     “我要睡觉,不要动我。”小鬼头呢喃的声音从口中溢去。

     “好,不动,不动……”龙昱航宠溺的替儿子盖好被子,唇角上翘,一抹不易察觉的温柔在他眼中散开。

     龙昱航在床前站了良久,见小鬼头睡得安稳这才吹灯离去。

     真是可怜的孩子,“小鬼头,你后娘来了。”我飞快的爬到小鬼头脸上,并不是想吵他睡觉,只是想将这天大的好消息告诉他。

     “娘……康康要娘……”小鬼头呢喃着翻了个身,又沉沉睡去。

     听着小鬼头发自内心的呼唤,我有些心疼,他再倔强,再顽皮,心里始终有着遗憾。我用蜘蛛脚轻抚小鬼头稚嫩的脸庞。真是难为他了,小小年纪,却要学人扮坚强……

     “娘、、、”小鬼头的手叭的一声,差点拍到我,我赶紧往上爬,脚下湿湿的……心头一动,愣了下。低头用唇角轻触脚下的水,咸咸的,有点涩……好半晌我才明白,这是小鬼头的眼泪,此时一种热乎乎的感觉袭上我的心头,漫延全身。

     我忍不住又低下头,原来这就是人类的眼泪,有点咸,有点涩,还有种暖暖的感觉。印象中人类的眼泪很复杂,既有喜泪也有悲泪,还有苦涩,艰辛……

     我们蜘蛛是从来没有眼泪的,即使修成人形,我也从来没有流过眼泪,不知道小鬼头因何流泪,我有点羡慕,又有点失落。

     “恬恬,是你吗?”声未落,小鬼头的手已准确的将我罩住。

     “嗯,你不是睡着了吗?”我有些不自在的,轻轻挪了挪脚。

     “谁让在我脸上爬来爬去。”听小鬼头的语气,好似是我惊醒他的,汗,早知道会惊醒他,我就直接从他耳边滑下去得了。

     “你这几天去哪了?回家了吗?”小鬼头侧身,将我放到床上,打了个哈欠,眼睛又闭上了。

     “小鬼头,别睡了,你马上就要有娘亲了。”我拽着小鬼头的头发荡秋千。

     “娘?什么娘?”小鬼头蓦得一坐,我就变成了空中蜘蛛了,在他眼前晃啊晃的,刚想稳住,小鬼头却甩了甩脑袋,直接将我从他发丝上甩到床沿。

     “你谋杀啊。”我赶紧巴住棉被,虽然杀蜘蛛不犯罪,但好歹也是一条生命吧。

     “恬恬,你刚才说什么?”小鬼头似乎清醒了,眼睛闪亮闪亮的望着我。

     “刚才,叫你别睡啊。”我故意装傻,慢吞吞的往被上爬。

     “后面?”小鬼头显然有些沉不住气,语气有些急躁。

     “后面?后面还有吗?”我继续迈动自己的八只短腿。

     “恬恬……”小鬼头的声音拖的很长,MS企求。

     “别叫了,别叫了,知道你想问什么了,你下月初六就会有一后娘了。”我兴奋的向小鬼头透露这个绝对大喜的消息。

     “下月初六?”小鬼头疑问的语气,听起来好象没啥时间概念,果然,后面的话就接着出来了,“今天是初几?”

     “今天十八,很快了,也就半个来月吧。”

     “这么快?”小鬼头的话听起来我好象误会了似的,刚才他说初几我还以为他心急呢?现在听来完全不是这意思。

     “媒婆说不快,以你爹的权势地位,似乎这半月都有多。”想起媒婆讨好的样子,有些恶心,媒婆还真不是普通人能做的,光是那张嘴,还有那妆,万中挑一估计都难。

     “哼,这么急着嫁过来,一定不安好心。”小鬼头鼻头的那么声哼,透露着他的不满,这人可是他挑的,好吧,虽然我有份,但是拿主意的还是他,这会人还没嫁来,他就说人不安好心,真难侍候,看来龙昱航美好的愿望有点难达到了。

     “小鬼头,这话可别让你的到。”我提醒着小鬼头,要是让龙昱航听到,就不太好了,尤其是新娘嫁来后,要是知道小鬼头曾经这么说,别说对他好了,只怕没坏心的人也让他说得有坏了。

     “爹听到就听到,我又没说错。”小鬼头倔强的坚持着自己的的想法。

     晕倒,这叫什么话啊,早点有娘叫,说什么也是他合算啊。不过反过来想想小鬼头的话,似乎也有点道理。嫁人,对女人来说一辈子的大事,这么急。不过也没啥,女婿是王爷吗,而且是当今万岁的弟弟,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虽然有个孩子,但是嫁过来也算正室,闺女的下半辈子就有着落了,怪不得女方家长那么急。

     无论小鬼头再怎么不满,龙昱航同刘家的这门亲事还是要结的,最主要是小鬼头不满的情绪只有我知道。

     说快也快,半个多月的时间很快就过了,因为今天龙昱航成亲,小鬼头难得不用进宫读书,一大早,婢女就给小鬼头送来一身大红的衣服,红的耀眼。

     可小鬼头说什么也不穿,最后还是龙昱航妥协。看着同平时一样穿着的小鬼头,我很有想法,这小鬼头也真是的,今天他爹大喜也,红色代表喜庆,当然得穿红色了。再瞧他身上,那峰蓝色的衣服虽然也很漂亮,但是今天理当穿喜气的红色啊,就算他不喜欢有后娘,但是至少应该替他爹高兴一下啊……

     “恬恬,爹是不是也要穿那种难看的衣服。”小鬼头瞅着床上那套未打开的红衣,眉角挑的老高。

     “你这孩子真不懂事,今天是你爹大喜的日子,红色代表喜气,当然要穿了,红色的衣服才叫漂亮呢,你小P孩不懂的欣赏。”我爬上红衣昂头教训小鬼头。

     “难看就是难看。”小鬼头不悦的转过头,说完嘴抿得更蚌壳似的。

     “说了也白说,你要不信,等新娘来了你就知道了。”印象中红色的喜服可是最漂亮的,上面一般都用彩线绣着凤凰,彩云,漂亮之极,记的几百年前刚修成人形时,第一次看到穿喜服的新娘时,就一直想穿上试试,只可惜我不是人类,不会结婚。

     小鬼头似乎对我的喋喋不休有些不耐烦,扔下我,自个跑出去了。任我在后头怎么喊他就是不回头,幸好他还算有良心,站在原地没动,直到我爬上他的衣袖。

     一上午小鬼头就在王府内东游西荡,我根本不敢再说新娘的事,怕他一不高兴将我扔了。府里的人几首都在忙,只除了小鬼头。

     小鬼头看着忙碌的众人,脸面微皱,眼神有些暗,就连眉毛都挤在了一起,那表情,别提有多古怪。直到下午,他才悠悠的走到前厅,很不巧,一进前厅就见身着大红喜服的龙昱航,似乎正要出门。“爹……”小鬼头错愕的看着一身喜服的龙昱航,似乎有点接受不了。

     “康康,你在家里乖乖别乱跑,今天人多,我一会叫小月陪你好吗?爹要去接新娘。”龙昱航蹲下将儿子有点皱的衣摆拉了拉。

     “爹,一定要去吗?”小鬼头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哀怨。

     龙昱航愣了下,皱眉道:“爹如果不去,康康就没有娘了,康康听话,爹很快就会回来,带着你娘一起回来。”

     “康康不要娘,康康的娘已经死了……”小鬼头大声的对龙昱航吼着,话未完就冲了出去。

     “康康、、、”龙昱航看着已冲出厅的儿子,脸色微变。

     “王爷,吉时快到了,你去迎接新娘吧,小王爷那,交给奴才就是了。”管家说完就跟上了小鬼头。

     “唉”龙昱航的叹息声远远传来,小鬼头愣了下,用衣袖一抹脸蛋,眼泪鼻涕更是弄得满脸都是。

     管家从小鬼头身后追来,好声哀求似的说道:“小王爷,今天是王爷大喜的日子,你可千万别使小性子。”

     小鬼头突然回头,却在瞥见龙昱航向正门而去的身影时,又剑一般的冲了过去。“爹,不要去。”

     龙昱航愕然的看着突然冲过来的儿子,双手自然的张开了……

     看着抱着龙昱航大腿的小鬼头,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过,我知道这个时候我不应该出声的,可是我却控制不了自己,“康康,你爹再不去,后娘就让人抢走了。”

     我感觉到小鬼头小小的身躯震了下,好半晌才放开放开抱着龙昱航两只手,一松开,却又拉起龙昱航的衣摆在脸上用力的抹了抹。

     “爹,你去吧,康康会乖乖的。”小鬼头好象突然懂事一般,昂着小脸对着龙昱航天真的笑道。

     “嗯,爹很快就回来。”龙昱航将小鬼头牵到管家跟前道:“管家,你吩咐小月好好照顾小王爷。”

     看这爷俩的表情我不觉气结,不就是去接个新娘吗?干吗非得像生离死别似的。呸呸呸……我暗骂了自己,人家大喜的日子,说什么不吉利的话,真是的,赶紧吐了口唾沫……结果吐出的只有白色的蛛丝,我现在是蜘蛛体型,叶唾沫这么高难度的动作,对蜘蛛来说太难了。

     看着小鬼头难过的神情,我有些不忍,对着小鬼头道:“我们回房,我变戏法给你看。”想起自己恢复了些功力,变点小戏法应该是绝对没问题的,只要小鬼头高兴起来。

     “不要,我要在这等爹回来。”看小鬼头固执的表情,我知道现在就算有十头牛也拉不走他,这小子固执的脾气不知道像谁,真让人受不了。

     无奈,我只好陪着小鬼头在这等着,幸好管家体贴端了把椅子出来,而被唤作小月的婢女则静立一旁等候小鬼头的随时差遣。

     不禁有些嫉妒,小鬼头倒是舒服,坐在椅上看风景,身边还有美女体贴的侍候着。我这个蜘蛛精可就苦了,为了怕吓倒人,躲在衣袖里动都不敢动一下,甚至连说话都不敢。

     也不知过了多久,隐约听到街上传来锣鼓声,心中一动,应该是龙昱航迎亲回来了吧。正想对小鬼头说,却听管家的脚步声从内而来,“小王爷,起来吧,王爷迎亲回来了,新人要经过这,让奴才将椅子搬回去吧。”

     小鬼头这时似乎才意识到为何门外的鼓乐越来越近,眼神冰冷的看着大门的方向。

     看着小鬼头似冰的眼神,我有点发怵,方才天真的眼神里只是带点忧郁,可此时眼神里却多了些我根本看不透的东西。就好象突然间长大了……眼见花轿已在门前停下,我小心翼翼的提醒着小鬼头,“康康,高兴点,这样你爹心里会很难受的。”

     这本不关我事,我却有些担忧,似我这般在山中修炼的妖精,本不应与人类有太多的接触,可是如今这父子俩的情绪竟有些牵动我,我有些迷茫。

     不知小鬼头是否听进了我的话,虽然他依旧注视门外,但我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方才僵硬的身体柔和了许多了,眼神也慢慢恢复了孩童的纯真。我有种感觉,小鬼头的身体似乎隐藏着什么,我法力未恢复,无法窥知。尤其是每次小鬼头眼神转变的时候,我总感觉到他眼中有个模糊的身影,可是太淡,最初发现的时候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得,后来特别注意,才知道并非我的错觉,而是确有其事……

     噼里啪啦的鞭炮震耳欲聋,根本听不见外面说话的声音。小鬼头身形动了动,我这才察觉龙昱航已步入府内,一身大红喜服的新娘则由媒婆同婢女搀着跟随其后,大红的盖头掩住了新娘的娇容。

     虽然今天是龙昱航大喜的日子,但他依旧是那副严肃的表情。

     小鬼头突然微笑着走向龙昱航,龙昱航拉起儿子的手,这时才见他眼神柔和,唇角有抹不易察觉的笑意,突然觉得这两父子很像,两人都很会隐藏自己……

     小鬼头注视着走近的新娘,眼中闪过一丝嫉妒,虽然我有八只眼,但是我依然认为是自己看错。那一闪而过的眼神一定是我的错觉得,此时的小鬼头却天真的仰头看向龙昱航,“爹,康康想看娘。”

     我察觉到新娘的身形震了下,因为盖着大红盖头,让人睢不见她的表情,却听媒婆满脸堆笑道:“小王爷,这新娘的盖头要待入洞房后才能掀的。”

     “爹。”听小鬼头央求的声音似乎非要看新娘不可,龙昱航有些犹豫,而旁人估计此时都在捏汗,如果此时掀开盖头可是极不吉利的。

     “爹,康康想看娘、、、”小鬼头听似撒娇的声音里却有着坚持,我知道小鬼头的性格不达目的他是不会罢休的,眼下就看龙昱航这个当爹的如何处理了……

     此时鞭炮声已过,所有人都注视着龙昱航,现场的气氛有些沉重,我有些担心,“康康,你急什么啊,早看晚看不都一样吗,反正你娘也不会跑,快让你爹进去拜堂吧。”

     小鬼头却并未理会我,依然拉着龙昱航的衣摆。这时管家匆匆的脚步声跑了过来,“王爷,吉时快到了。”

     龙昱航看了看眼前的大红盖头,目光又转回儿子身上,停了会,终于弯腰将儿子抱起。

     身着大红喜服的龙昱航,抱着儿子站在大红喜字前,气氛有点凝重,主婚人也是龙昱航朝中同僚,我曾听众人叫他李太宰。

     站在龙昱航同新娘跟前的李太宰清了清嗓子,看向龙昱航的脸色有些不自然,“昱王爷,吉时到了,新人拜堂,您能不能先放下小王爷。”

     想必这位太宰大人是第一次见新郎官抱着儿子拜堂的,但考虑到现场的宾客以及新娘的感受这才尴尬的提醒龙昱航。

     小鬼头凝眉直视着主婚的太宰,明显的不高兴。年逾六旬的太宰,想必是第一次被小孩这样看,脸色十分怪异,嘴角向上翘起,明明是笑的表情,可脸色却不太好看,想似要生气似的,看起很是别扭,不知他是想笑还是想怒。

     “康康,你去旁边坐会好吗?”龙昱航似商量的口吻听在满堂宾客耳中不知是何感受,但我猜新娘的心里肯定是不好受的。

     女人一辈一次的婚姻,她却好象配角一样站在那不能吱声,只能等待她的准夫婿安慰孩子之后再拜堂,时间过得很快,吉时已到了。

     龙昱航虽放下了小鬼头,但他却并未离开,站在一旁边拉着龙昱航的衣摆,龙昱航脸色变都未变,只是向太宰道:“开始吧。”

     太宰大人似不愿再看小鬼头,平视着站在堂前的新郎新娘,朗声道:“……一拜天地”

     新娘在婢女的搀扶下,弯腰拜天地。

     “二拜先皇。”

     婢女搀着新娘朝放在堂前先皇的牌位一拜……蓦地,站在龙昱航身旁的小鬼头手一伸,将新娘那红艳艳的大盖头拉了下来……

     一片抽气声后,厅中陷入了一片沉寂。露在众人面前的新嫁娘一脸的惊愕,脸色霎间由红转白,温柔的眼神闪过一丝愤怒,只是一闪而过,即刻就恢复了新人该有的羞涩。估计除了我这只蜘蛛没人发现,谁叫我有八只眼呢。我有些担忧的看向小鬼头,却见他一脸天真的看着新娘……

     我有种预感,今后王府里的日子怕再也不能平静,以我对小鬼头的了解,他此时的天真只是给众人看的,或许……

     “爹,娘好漂亮哦。”小鬼头纯真的笑脸从新娘脸上转向龙昱航,红盖头从他手中轻轻落下。

     “康康喜欢就好。”龙昱航弯腰拾起盖头交给了新娘身旁边的婢女,似乎方才突发的只是众人的错觉。他抬头向主婚的太宰轻笑道:“太宰,请您老继续。”

     震惊的太宰这时方清醒,咳了声继续朗声道:“新人交拜,送入洞房。”

     想必他是怕再出状况,竟将两个步骤一次说完了,底下众人面色都不甚自然,我隐约看到有几人脸色成了猪肝色,估计不是碍于厅中太多大人物,只怕一早就发火了。

     这场婚礼就在这看似平静,却波涛暗涌的气氛中结束了。小鬼头此时却一脸神秘的离开了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