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下马威

    更新时间:2018-09-15 03:10:11本章字数:3320字

     小鬼头一口气跑到后花园,虽然此时的后花院并无任何人,但是小鬼头却低下头似在寻找什么。

     “小花,小花,你来了吗?”看小鬼头兴奋的表情,我有点疑惑,谁是小花?我今天一天都同小鬼头在一起,怎么没听他说起啊……

     根本不用我想,答案即刻出来了,一条白胖胖的长虫慢悠悠的游来。

     “小花,你看到了吗?”小鬼头兴奋的蹲在长虫面前,表情很是期待,脸上微笑的表情却让人感到冷冷的。

     不会吧,这明明是条白色的王锦蛇,小鬼头难道连白色同花色都分不清?我疑惑地看着白王锦,却见它抬起小圆脑袋,朝小鬼头点了点。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是看小鬼头的表情,才看白王锦,两人神神秘秘的样子,肯定不会有好事。

     不知白王锦对小鬼头说了什么,只见小鬼头不停的点头,说完还笑笑的抹了抹白王锦的小脑袋。

     白王锦吐出红色的信子,轻舔小鬼头的粉掌,小鬼头呵呵笑道:“你去吧,我等你的好消息。”

     白王锦一扭一扭的游出了后花园,小鬼头看着白王锦消失的院门,露出了的笑容。

     小鬼头诡异的表情让我有点担忧,尤其是白王锦朝前院游去,但一想到白王锦是无毒的,也就不再多想……

     “恬恬,你能咬死人吗?”小鬼头将我从衣袖掏出,眼睛闪亮的看着我。

     “你放心了,我不会咬你了。”看小鬼头的表情,我头皮有点发麻,突然明白白王锦去那了。

     “呵呵,恬恬,如果有坏人欺负我,你会不会帮我咬他?”小鬼头一屁股坐在花坛边上,笑嘻嘻的看着我。

     “切,有你爹在,谁敢欺负你啊。”我才不上小鬼头的当,从他手上往下一跳,凭着灵巧的身型同蛛丝的韧性,终于安全着落。

     “如果我爹不在呢?”看小鬼头的表情,似是非要我回答不可。

     说实话,咬人的蜘蛛很多,不过那只是普通的蜘蛛,它们也只是在感觉到威胁的时候才会咬人,而我是修炼的蜘蛛精,一来没人欺负我,二来也没那必要,即使有人欺负我,用点法术稍稍惩罚一下对方就是了。

     “小鬼头,如果真的有人想欺负你,而你爹又不在的话,我会保护你的。”说出来我才惊觉得自己的竟然对人类做出了承诺,这可是千年来头一糟,感觉有点糟,好象是被人算计了一样。

     “你是蜘蛛,怎么保护我啊,除非你能咬死他?”小鬼头捏了捏鼻子,认真的看着我。

     “咬人?不行了,被我咬到,很有可能没命的。”小鬼头蹲下将手伸了过来,我忙退了几步。

     看着小鬼头伸来的手,我不觉得向后退了几步,此时的小鬼头看起来有危险,我还是躲远点好。

     “恬恬,你一定要答应我,如果有人欺负我,你一定要咬他。”小鬼头还是将我抓到了手上,逼着我做出违心的承诺。

     要修炼成仙,首先要戒杀,尤其是不能乱杀无辜,只有心存善念才能早登仙界。“不要,我是不咬人的好蜘蛛。”我坚持着自己的分寸。

     “哼,还说是好朋友,有人欺负我,你都不帮我。”小鬼头孩子气的嘟嘴睨着我,“刚才你还说保护我的,蜘蛛说慌……”

     “停,我既然说了就会做到的,但是保护你也不用咬人啊。”我阻止小鬼荒谬的往下扯。

     “不咬人,你这小不点的样子,怎么帮我啊,再说……”小鬼头正说着,东边传来了凄厉的尖叫声,让人听得毛骨悚然。龙昱航的寝居在东厢,好象新房也设在东厢,几乎不用猜我就知道那声尖叫肯定是白王锦小花引起的,是小鬼头此时的表情,更加说明了这点。

     “啊……”

     尖叫声响起的同时,小鬼头脸上诡异的笑容又起,只是这刻他连眼睛都在笑……

     “恬恬,我们去看看。”小鬼头说着拔腿就向东边跑去。

     不知道该说小鬼头是小孩子的天真,还是耍心机,这一声尖叫估计也是向小鬼头同后娘战争的开始,有总算知道小鬼头为什么担心会有人欺负他了。

     我想再温柔大度的女人,在新婚之日被人摆这么一道,一定都不会愉快的,甚至有可能记恨于心,如果真的是后种,那这场后母与继子的战争真的是无可避免。而身为六岁的孩子,想必小鬼头处于下风的局势也是可以预料的。

     容不得我细想,小鬼头已进跨进了东院,此时院中差不多已围满了人,而且还有为数甚多的宾客,只听里面有带着哭腔的声音传出。

     “蛇、、刚才有条、、白色的蛇、、爬、、爬到小姐身上了、、、”

     小鬼头凭着灵巧的体型很快就挤进了新房。新房内,龙昱航一脸担忧的坐在床沿,眼睛注视着大红喜床上的新娘。

     只见挂着龙凤锦帐的新床上躺着一身红衣的新娘,脸色白的有些吓人,而且双眼紧闭,很想去阎王那报道的样子。我有些意外,白王锦是没毒的啊,她应该不会死才对啊,即使真被咬了,也只是会痛而已,那咱痛,应该不会死人才对啊。

     “让一让,让一让,秦太医来了。”声到人散,中间马上空出一条道,只见一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我有点印象,他应该也是今天的宾客。被称作秦太医的中年男子,神情紧张的来到了床边。

     小鬼头借着这条通道,顺利的跑到龙昱航的身边,“爹,娘怎么了?”小鬼头关心的问着龙昱航。

     我不由叹了口气,这小鬼还真会装,明明他是始作俑者,如今却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而且还一脸担忧的表情,真是太可恶了。如果可以,我说不定会将小鬼的恶行抖出来,看他还怎么扮无辜。

     “没什么,许是被吓倒了。”龙昱航揽过儿子坐到了床的另一端,将靠近新娘的位置让给了秦太医。

     很快,秦太医就松开了新娘的手腕,长舒了口气道:“王爷放心,除了心跳快些,王妃并无异常,想必是受惊过度,只需多休息就好了,如果王爷不放心,下官开几剂定心安神的药吧。”

     “有劳秦太医了。”龙昱航点了点头,这才站起来对着院外道:“各位请继续用膳,本王稍后就到。”

     既然主人都下了驱客令了,围观的宾客自是不好在留下,看众人不时回望的眼神,想必很多人都想继续看下去。

     “康康,你也随小月出去用膳吧,别饿坏了。”

     “不,康康同爹一起用膳。”小鬼头眼神有意无意的总往床上瞄,看来是想继续观望下去。

     “康康,你听话,爹待你娘、、、哦、刘小姐醒来,就出去,你先随小月出去吧。”龙昱航揉了揉额,显然还是有些不放心。

     龙昱航对于新娘的称呼似乎有点犹豫,想必他也知道新娘毕竟不是小鬼头亲娘,突然这么叫有点别扭吧。

     “不,康康要等爹一起,爹今天忙了一天了,一定比康康更饿,要不爹先出去用膳,康康在这等她醒来好了。”小鬼头的脑袋倒是很清晰,这会竟直呼她,而不是先前的娘,看来他终是难以接受。

     “唉,算了,你叫什么?”龙昱航看着陪嫁的婢女问道。

     “回姑、、王爷,奴婢叫莲香。”

     “奴婢叫莲花。”两个被问到的婢女曲膝向龙昱航行礼。

     龙昱航点了点头,严肃道:“嗯,你俩听着,本王先去招待宾客,待你家小姐醒来后即通知本王,一定要小心照顾,别再有差池。”

     “是,奴婢遵命。”

     见两婢女站在床前守候,龙昱航这才牵着小鬼头放心的离开。

     不知道可怜的新娘是几时醒来的,在席间,龙昱航曾离开过一次,不知是否去看望新娘。在那之后,龙昱航直到酒席结束都未离去。

     直到子夜时分,客人差不多才散出,想必是大家考虑到新娘惊魂未定,并未听见有人吵着要闹洞房,反到是小鬼头。以前每晚都是早早就睡了,有时甚至从宫里回来就已经睡着了,可今天他精神却出奇的好,好的让我咋舌。

     只是自客人走后,他就一直缠着龙昱航,半步都不肯离开,就像这会,他正抱着龙昱航的腿,可怜兮兮的看着龙昱航。

     “爹,康康晚上同爹睡好不好?”一听小鬼头撒娇的声音,我就知道他没安好心,要知道今天可是龙昱航的洞房花烛,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是新娘总是第一次嫁人啊,没道理要人独守空闺啊。

     龙昱航显然也让儿子的无理要求震到了,有些迷蒙的双眼,盯着儿子企盼的小脸,龙昱航还是有很犹豫。

     想来也是,前些日子听府上下人讨论我才知道小鬼头亲娘是生他的时候难产过世的。如今小鬼头都六岁了,龙昱航过了六年无妻的生活,此时的心情想必有点迫不及待吧。

     “爹、、、”小鬼头可怜兮兮的声音听让人不忍心拒绝,更别说身为亲爹的龙昱航了。

     “好,爹今晚同康康睡,来,我们去睡觉。”

     我无语,除了同情可怜的新娘外,什么感想都没同,小鬼头毕竟是龙昱航的骨肉,而新娘,对龙昱航来说,在今天之前她完全是陌生人,两者相权衡,自然是儿子比较重要,看来这后母同继儿的第一个回合,小鬼头赢得很轻松。

     看着小鬼头趴在龙昱航肩头甜甜的笑,我不知道自己的该替他高兴还是应该心疼。我们蜘蛛从小就独立,有些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爹妈是谁。我不禁有些羡慕小鬼头,原来人世间的亲情是如此温暖的,无怪乎小鬼头如此排斥嫁进来的新娘,想必是怕新娘抢走他的爹吧。

     这么一想,我似乎又有些懂了,原来人类的感情是如此复杂的,这是身为蜘蛛的我无法体会的,我有点向往这样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