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蜘蛛奸细

    更新时间:2018-09-15 03:10:11本章字数:3262字

     我并不喜欢老是被小鬼头抓在手中,尤其是现在,他的小手捏的我蜘蛛身体有点痛。

     “小鬼头,你能不能别老是用手捏我,我的身体很脆弱的,下次你只要说一声,我会自己爬到你衣袖里的。”对于我来说,在衣袖里比他掌中要舒服,而且里面空间很大,最主要是我们蜘蛛喜欢阴暗。

     “知道了,下次我不捏你就是了。”小鬼松了松手,将我塞进了衣袖。

     “喂,别呀,我并没说现在要进衣袖。”我忙从里央爬出,我可没有小鬼头厚脸皮,他昨天捉弄了人家,今天还敢去见人家,我忙道:“康康,你现在这样去不太好吧,要不我一人去,你在这等我的好消息。”

     “你去?”小鬼头睁大眼笑盯着我,“你是想让我告诉一只蜘蛛从这里爬到东院要多久吗?”

     汗,看小鬼头那取笑的表情,我很不舒服,这不是小瞧蜘蛛吗?我承认如果凭我现在八只腿爬过去,是有点难,但我可以变啊,就像先前一样变成猫。想到小鬼头先前见猫的表情,我立即放弃了变猫的想法。好吧,就算不变猫,我也可以变别的,就像狗啊,鸟的或者变成小蝴蝶也不错。

     我还给小鬼头一记少瞧不起蜘蛛的眼神,默念咒语……

     我看了看自己的漂亮的羽毛,还不错,这次总算没变差,我得意的抬头看向小鬼头……

     这才发现小鬼头的眼珠快掉下来了,不由得意,“怎么样,这样应该比你快吧。”我得意的扇了扇彩色的翅膀。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小鬼头结巴的语气里,难掩兴奋好奇。

     “哼,这是秘密,不能告诉你。”我得意扇着翅膀飞到小鬼头肩上。

     “恬恬,快告诉我,我也想变成小鸟。”小鬼头转头看向我,眼睛一闪一闪的,就像夜空中最亮的星星。

     我别开头得意道:“这不是谁都能学会的。”

     听小鬼头的话,好象很容易似的,要知道我可是修炼了五百年才能变成各种动物,之后又花了一百年才修炼成人形,要是像他想的那么容易,估计我早八百年就成仙了。

     “快说吗?”小鬼头伸手就想抓我,我机警的飞到旁边的树上。

     “不说,我先去东院打探消息。”才不上小鬼头的当,我扔下失望的小鬼头,扇翅飞向东院。

     还未到东厢就闻得悠扬的琴声,我落在新房正窗户外的一株玉兰树上。这才知道弹琴之人就日昨日的新娘,虽已是深秋,新房靠前院的窗户却大开着。身着湖蓝长衫的淡雅女子坐在窗前抚琴,手虽在琴上,眼睛却不知飘在窗外。

     初时我还以为她在看我,还有些担心,细看才知道她眼神根本是飘忽的,似在想着心事。虽然我不太懂音乐,但是多少还是能听出点。她琴弹应该是不错的,因为听起来很舒服,但是总让我觉得里面有淡淡的愁,让我想起初穿到这里的感觉。那时我因为回不了云霞山而忧郁,也很想念一起修仙的其它的妖精。听了她的琴声,又让我想起了山上的妖精朋友们……

     “小姐,你别再弹了,奴婢都想哭了。”婢女荷花端了茶杯走到刘燕身旁。

     “荷花,如果你是我,会嫁过来吗?”只见刘燕低眉敛目,双手在琴弦上扫过,一串低沉的音符之后消琴声在东院消失。

     “小姐,王爷应该不错的,虽然他已经有孩子了,但是同一般人比起来强多了。”荷花似是不敢直接评说龙昱航,但这话也等于间接回答了刘燕。

     说实话,如果不是这些日子对龙昱航父子的了解,光凭第一眼的感觉,龙昱航真的是不可挑剔的好相公,只是现在我却并不这么想。

     一个没有心的男人,再好也只是表相。倒不是说龙昱航没有心,而是他的那颗心都在儿子同朝廷上,对女人无心,如果他对女人有心也不会等到现在才娶了。

     “小姐,你是不是、、、、”荷香看着刘燕,低头不再吱声,可她这句,你是不是却引起了我莫大的好奇心,猜想她那是不是后面的肯定同刘燕眉宇间那淡淡的愁有关。

     “叽叽叽、、、、”“可是那叫荷香的婢女却不再说了,急得我直叫唤……

     “小姐,你看,好漂亮的小鸟。”荷香难掩喜悦的看着我,妈呀,那眼神怎么让我怕怕的。

     “是啊,真的好漂亮,我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鸟。”微笑终于掩过了刘燕脸上的淡愁,这次总算变得没错,我不禁有些飘飘然,我现在这样子,可是照我妖精朋友的原形变的,她可是云霞山上最漂亮的鸟了,普通人类自然是不可能见到的,我得意的又叫了几声。

     “小姐,你要是喜欢,我让人来抓。”荷香兴奋的看着我。

     妈呀,人类咋这么变态,美好的东西都想据为已有,我还是赶紧逃跑,要是被抓了可就不好了,今天虽然没打探到什么,但是我至少可以确定刘燕不是坏人。

     我不再看她们,拍拍翅膀飞离了东院。

     我寻遍了南院却不见小鬼头的踪影,飞走前小鬼头明明在这的……思及离去前小鬼头的表情,心下一惊,莫非小鬼头也去东院了?

     越想越觉得可能性大,扇扇翅膀我又向东院飞去,幸好我机灵,顺着走的路线往东院飞,终于在快到东院的时候看到了小鬼头的背影。

     眼见小鬼头快到东院了,我忙扯开嗓门叫,“康康,你等等、、、”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想小鬼头这个时候去打扰刘燕。有可能是担心小鬼头去找茬吧,我想也不想就飞到了小鬼头前面。

     “干什么,我自己去还不行吗?”小鬼头似乎还在介意我不教他变幻的事。

     “康康,你别这样吗,我并不是不想教你,只是这变幻不是一时半会能学会的,要知道我可是花了四百年才学会的。”

     如果变幻像小鬼头想的那么简单我肯定会教,只是四百年,别说让小鬼头学四百年了,人类百年的寿命都很少。

     “哼,不教就不教,还想骗我,我就没听说过蜘蛛可以活四百年的。”小鬼头一副休想骗他的表情,让我语塞。

     我才不悄小孩子,蜘蛛确实没有活四百年的,一般大多只有几个月,两三年,似我这般的黑寡妇蜘蛛一般的寿命也就两三年。但我不一样啊,我生在云霞山,长在云霞山,虽然不知道爹娘是谁,但是有妖精带我啊……

     “让开,我要去见娘。”小鬼头别开脸好似不屑看我。

     “你别这样,她现在不开心,你再去找茬,她会……”

     “哼”小鬼头一手将我扫开,伸手叩响了东院的门。

     我拼命扇翅,这才避免了同地面的亲密接触,再看小鬼头,他连看都没看我一眼,心里很难过。他似乎并不在乎我是否会摔伤,只是真实的表露着他的不满,我有些失望,甚至有些怀疑,在人类的眼中,朋友就是这样的吗?

     “谁呀,来了。”荷香的声音自院内传去,我有些忧心,按说小鬼头是我朋友,我应该帮他才对,可我心里却比较担心新王妃刘燕,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眉宇间那淡淡的愁在我心里挥之不去。许是我在云霞山过看惯了开心快乐的妖精,见不得有人忧愁吧。

     见小鬼头进了东院,我也飞了进去,照旧停在那株玉兰上。

     “小王爷?”看着荷香呆呆的表情我不禁摇头,看来她是被小鬼头吓坏了,也是,新婚第一天,小鬼头就来探看继母,只怕一会刘燕也会吓到。

     小鬼头根本不理会身后的荷香,径自往新房走,我很想叫他小心点,但想到方才他那冷冽的口气,恶劣的态度,遂不再言语,只是希望他不要太过分。

     “小姐,小王爷来了。”回过神的荷香飞一般的冲回新房,终于越过小鬼头先一步进了新房。

     “荷香,你慌慌张张的跑什么。”刘燕皱眉看着婢女慌张的神情。

     “小姐,小、、、、”荷香心急的指向已迈进新房的小鬼头。

     “王爷的儿子?”刘燕看到小鬼头眼神仅闪过一丝惊讶,并未似我想的那么夸张,看来小姐就是小姐,定力比婢女要好多了,就她这份处变不惊的定力,就够格做小鬼头的娘。

     “府里除了我爹,我最大。”小鬼头高昂着头,以不可一世的表情凝视着刘燕。

     “那么请问第二大,你是来找我的吗?”刘燕眼里闪过一丝笑意,想是第一次见到小鬼头这样的小孩子吧。

     “除了我爹,府里人都叫我小王爷。”小鬼头神情未变,依旧骄傲的看着刘燕,话里明摆着让刘燕称呼他小王爷。

     “好吧,请问小王爷来妾房内何为?”刘燕这会嘴角已微微翘起,似是发现了极致的趣事般。

     “哼,我只是来告诉你,别想抢走我爹,我爹只喜欢康康。”小鬼头似是脖了酸了,头扭动了下,确实,刘燕的身形比小鬼头可高太多了,以小鬼头仰头的姿势,不酸才怪,连我都想笑。

     还以为小鬼头会搞什么恶做剧,原来只是想来警告刘燕别抢走他爹,幸好这个刘燕不同他一般见识,换做我只怕早同小鬼头对上了。

     “既然你不喜欢我,应该早点阻止你爹娶我。”刘燕的眼神突然变了,不再注视小鬼头,转而看向窗前的古琴,先前的笑意早已不见,漂亮的薄唇抿成一线,似在回想什么。

     “你、、”小鬼头继续仰头对着刘燕道:“总之你别想抢走我爹,你如果聪明,赶紧回自己的家,这里是我家。”小鬼头说完这才将头转回正常的姿态,走到一旁的茶几旁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