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长得丑陋不是我的错

    更新时间:2018-09-15 03:10:11本章字数:3794字

     我躲在阴暗的床底,不敢出去,甚至动都不敢动。我就像个做错事的小孩躲在这不敢见人。

     外面传来一连串的脚步声,接着又是一串嘈杂声……

     “醒了,醒了、、小姐醒了、、”又是荷香那一惊一咋的声音,这丫头就爱小题大作。

     “荷香,蜘蛛、、、快打死它、、”刘燕惊魂未定的声音听在我耳中很是难受,我又没做什么,只是不小心爬到她身上了,没想到她醒来的第一句话竟是打死我。

     刘燕温柔善良的印象在我脑中大大折扣,她的温柔善良原来都只是针对小鬼头,针对人类的,对于似我这般丑陋的蜘蛛想必只有厌恶同恶心吧。

     我不知道人类这样算不算虚伪,但是脆弱的蜘蛛心真的很受伤。她们怕我,我有理解,但是见我就想杀,这点让我心很痛,虽然我活着有千年,但我可从来没伤害过人类。如果方才不是我跑的快,只怕真的会命丧荷花的三寸金莲之下。

     “小姐,黑蜘蛛已经跑了,不见了。”

     “哦,吓死我了。”刘燕似乎在安抚自己受惊的心,过了会又听她道:“你们都退下吧,我已经没事了。”

     又是一串离去的脚步,众人离去听,方听见刘燕一声长叹,“荷花,荷香,待会,你们将屋里好好打扫一下,造成别再有什么蜘蛛虫子的。”

     “是,奴婢知道,若有发现,奴婢立即用扫笤打死它。”

     荷香凶狠的话听在耳中,很是刺耳,我只不过是外形同她们不一样,有必要这样赶尽杀绝吗?想到先前的惊慌情形,我不则暗吁了口气。幸好我的法力已恢复三四成了,要不了几天我就可以恢复人形了,否则以自己现在这样的蜘蛛原形出现,我真怕小命会丢在这个被架空的年代。

     一千年了,我从来没见过有人类见到蜘蛛会晕倒的,在现代更是常听人称我们为美丽的黑寡妇,而且我数是黑寡妇中的美女了……

     “恬恬、、、”突然小鬼头的声音从门面传来,心下一惊,莫非小鬼头也知道我吓倒了他后娘,这会换我兴师问罪来了。

     我更不敢动,也不敢吭声,想必此时在小鬼头眼中,他那后娘比我重要多了,我何必出去送死呢。

     “恬恬,是你吗?”小鬼头的声音听在耳中,让我又有点期待,虽然我未曾注意到小鬼头是啥时来的,且不管他是来关心刘燕还是寻我问罪,但是他喊我的声音却是真切的。

     我犹豫了,八只脚有点蠢蠢欲动,却听荷香不悦道:“小王爷,我们这可没有别的小孩来过,你可别又说我家小姐……”

     “荷香、”刘燕适时制止了荷香后面的话,其实大家也都能猜出,就是不知小鬼头能否猜到。知道的人明了荷香忠心护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荷香比主子还大,竟在主子面前同小王爷顶嘴。

     “恬恬不是小孩,恬恬是我的朋友。”小鬼头的声音里明显有着被激怒的痕迹,听得我心里暖暖的,原来他是来找我的。

     “小王爷,荷香虽然无礼,但她说的没错,我们这没有来过别的人,或许你那朋友上别的地方玩了,再不然,我让荷香荷花帮你一起找找。”刘燕温柔的嗓音听来还是很舒服,可是我并没有忘记她们打死我的话,这会只当她是假惺惺。

     “不用了,我会找到恬恬的。”小鬼头说着并未离开,我见到他的脚仍在房内走来走去,似是在寻找我。

     看着小鬼头停在床前的小脚,我真想爬出去,可是一想到先前吓倒刘燕,只怕现在一出现,就有可能惨遭毒手,很犹豫,八条腿不停的互搓,就是没敢向前移出一只。

     “小王爷,这房里只有这么大地方,难不成我家小姐还会将人藏到床底不行。”荷香的声音里开始有怒气,这次刘燕到没制止,估计她也做此想吧。

     小鬼头并未理会,只是弯下身子趴倒床底。看小鬼头黑亮的眼睛一闪一闪,我感动不已,终于忍不住爬了出来。

     “康康,你别出声,也别动,我爬过去。”我怕小鬼头再喊我,忙向小鬼头示意不有喊。

     小鬼头果真没喊,我飞快的爬到他手上,顺着我他的手腕爬进了衣袖,“康康,我们快走吧,她们看到会打死我的。”

     说起来很难为情,我都千岁了,这会居然像受委屈的小P孩一样,对着小鬼头告状。

     我注意到小鬼头的眉毛皱了下,但是此时不是皱眉的时候,赶紧离开才是上策。小鬼头是小王爷,而且又是人,自然没人敢对他怎么样,也不会有人对他怎么样。

     但我不同,我是蜘蛛,而且是吓坏新王妃的蜘蛛,如果是人自然罪不至死,但我现在不是人,恐怕死个十次百次,也得不到旁人的同情吧,更别说谅解了。

     “小王爷可曾看清,我家小姐……”又是那牙尖嘴利的荷香,现在我对她的声音超级敏感,不想听。

     “荷香,小王爷若是喜欢可以在这多玩会。”小鬼头身体动了下,想必是刘燕淡淡的嗓音,让他觉得舒服,我怕小鬼头真的想留下,急得直跳脚。

     “小鬼头,走吧,你快带我回去,我不要在这里。”我催促着小鬼头,因为我的眼睛已经瞄见刘燕淡蓝的罗裙向小鬼头靠近。

     “打扰了。”小鬼头终于朝门口移动了,虽然对于小鬼头突然这么彬彬有礼很不习惯,但是只要对象不是我,管它呢。

     “不多玩会吗?”刘燕的声音里透露着失望。

     小鬼头停下转头看向刘燕,我心又蹭的一下悬起……

     当然不玩了,小鬼头要是在这玩,我小命可就不保了,当然小鬼头并未回答,只是我自顾自的言语。幸好小鬼头并没停留太久,虽然没有言语,但是他的行动就说明了他对刘燕又有了新想法。

     直到回到南院,我才确定自己逃过一劫,这才想起应该向小鬼头道谢。

     “谢谢你,康康,要不是你,我只怕小命就玩完了。”我感激的从小鬼头衣袖爬出。

     “你没咬她吧?”小鬼头不太确定的语气听得我心一凝,好像我真的咬了刘燕似的。

     对于小鬼头的怀疑我很不谅解,遂爬到小鬼头掌心淡淡道:“你先前不是让我帮你吗?而且你还说要我帮你咬人的。”

     我八目注视着小鬼头,看他脸色由粉转红,又由红转白,然后风一样向外冲……

     “喂,你要做什么?别跑了。”我大喊着。

     完了,小鬼头向东跑,他不会真以为我咬了刘燕,打算将我交出去吧,我再也不敢开玩笑了,对着小鬼头大嚷道:“快停下,我没有咬人,我从来不咬人的,快停下……”

     幸好小鬼头听见我的声音,这才停下脚步瞪着我,“幸好,幸好、、”

     看小鬼头夸张的表情,我心里酸酸的,什么叫幸好,他是在为刘燕庆幸吗?方才我被人欺负的时候怎么没见他这么紧张,还朋友呢?

     我看着小鬼头夸张的神情,心里很不舒服,遂酸酸道:“怎么?你怕我毒死你后娘?”

     哼,刘燕只是刚升级的后娘,小鬼头就如此紧张他,看来我这个朋友在小鬼头心中越来越没地位了。敢情小鬼头去东院并不是要寻我,更不是要救我,而是去看他后娘有没被我咬。

     想到小鬼头救我只是顺便,我蹭得一下从小鬼头掌心跳下,算了,他不当我是朋友,不要我这朋友,我也没必要赖着他,天下之大,我就不信我韶华恬没地方可处。

     “恬恬,你这是干什么?”小鬼头对于我跳出他掌心似乎很是不解,蹲下身子欲让我爬回去。

     “能干什么,你现在有后娘了,不需要我这个朋友了,我当然是去我应该去的地方。”我不理会小鬼头,径自往处爬。

     “恬恬,谁说我不要你,我只是……”小鬼头看我的表情变了变,不过没先前那么夸张,仅仅是稍稍紧张了一下。

     “你只是担心你娘被我咬死,毒死,放心吧,我韶华恬活了一千了,还从来没咬过人呢?”我不再同小鬼头辩嘴,迈动八条腿向外跑。

     “恬恬,我不是那样的,我是担心你咬她,可是我更担心你……”

     哼,小孩子骗蜘蛛,谁信啊,如果不担心刚才会疯了样的往外冲,哼,想骗蜘蛛没门,不相信,不理,继续爬,门口快到了……

     “恬恬,你别走,我说的是真的,如果你真的咬死她了,我爹一定会要抓你送到官府的,到时你就要偿命了……”小鬼头心急的辩解,虽然听起来好象也有点对,但是又好象那不对。

     我停下脚步,回望着小鬼头,终于想起那不对了,这会他想到我有可能会被他爹抓,为什么他昨日要我咬人的时候没想到呢?哼,小骗子。

     虽然我心里这么想着,可是脚却未往外移,骗就骗吧,偶尔让小孩子骗骗也没什么,谁叫我们是朋友呢?归根到底不是怪我长得丑,如果我不是又黑又丑的蜘蛛,或许命运就不同吧。可是长得丑又不是我的错……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姑且相信了小鬼头的谎言,认命的继续被小鬼头奴役。

     小鬼头在前厅转来转去,眼睛不时向门外张望,他这样至少已经一个时辰了,我不禁好奇,爬到小鬼头手上,八只眼齐看小鬼头,他好像很心急,又好象在等人。

     “小鬼头,你这样转来转去,至少一个时辰,你还要转到什么时候?你要等谁不妨对我说吗?”我以一副理解的眼神看着小鬼头。

     “我、、、爹,您回来了,康康好想你。”小鬼头本来看我的眼神突的一亮,小手一舞兴奋的朝着正进门的龙昱航冲去。

     妈呀,原来小鬼头在等他爹,瞧他那兴奋样,差点将我摔出去,幸好我机灵,一听他喊出爹,就下意识的躲进了他衣袖。

     “康康,你怎么在这?”龙昱航宠溺的声音里透着惊讶,显然,龙昱航对儿子的出现有些意外,尤其是小鬼头那夸张的神情,别说严肃的龙昱航,只怕换做我也惊讶。

     “康康想爹。”小鬼头说着竟搂着龙昱航的脖子撒起娇,甚至将小脸贴上龙昱航的严肃的俊颜。

     没眼看,凭我对小鬼头的了解,他今天这么夸张,肯定有什么阴谋,还想爹呢?他们父子俩天天见面,就算想也不用这么夸张吧,再说了,从早上到现在才几个时辰呢?

     小鬼头定有阴谋,以我对小鬼头的了解,他绝对有阴谋,而且还是非常大的阴谋,通常小鬼头表情越夸张,阴谋也就越大,我也懒得想,反正很快就会知道答案的,我懒懒的窝在小鬼头的衣袖,冬天越近了,我发现没过冬天的我,竟有冬眠的迹象,虽然我知道有些蜘蛛冬天会结网冬眠,但我们黑蜘蛛是从来不会的,难道是因为气候地区的变化?

     我打了个呵欠,不再理会小鬼头对龙昱航撒娇,先睡一觉再说吧,反正这阴谋应该同我没关,正所谓事不关已,高高挂起,还是睡觉第一。

     我在小鬼头衣袖内织了一张舒服的小网,这样即使小鬼头动作再大,我也不怕被甩出去。

     我往网床上一躺,真舒服,几乎立即就合眼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