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母子争夺战

    更新时间:2018-09-15 03:10:11本章字数:3587字

     待我一觉醒来,天早已黑了,我伸了个懒腰,这才慢悠悠的从网床上爬下,最先传入耳中的还是小鬼头的声音,只是此时小鬼头的声音里有浓浓的睡意,害得我又想睡了。

     “爹,康康要同爹睡。”小鬼头依然赖在龙昱航腿上,双手占有性的搂着龙昱航的脖子。

     我不禁疑惑,记得龙昱航回来那会约莫申时,而现在,我看看了,至少应该是对于戍时了,这么说,龙昱航回来也有也有两个时辰了,难不成小鬼头保持这姿势两个时辰了?

     我旋即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猜测,按说晚膳早已过了,小鬼头再怎么黏,龙昱航再怎么宠儿子,吃饭时间也不可能让儿子赖在身上。龙昱航凡事认真,尤其对于儿子生活中的细节,要求极其严格,想必是不可能让小鬼头赖在他身上用膳的。

     照这样,小鬼头极有可能饭后又赖上了他爹,看龙昱航此时无奈表情,就知道他被儿子缠的有多惨。龙昱航在外人面前向来表情不外露,只有在面对小鬼头时才例外,此时他无奈的表情,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康康,待爹爹将这些看完好吗?爹,答应你,将这些看完就陪你睡觉。”龙昱航对着儿子几乎用上了企求的表情。

     “好,那爹你看吧,康康会乖乖的。”小鬼头打了个呵久,嘴上说的很好听,手却依然搂在龙昱航脖子上,且没有松开的迹象。

     想来龙昱航还是心疼儿子多点,舍不得儿子强撑着睡意,只见他站起身将小鬼头抱起,“算了,爹今天就不看了,我们去睡觉吧。”

     “嗯,爹,你不可以离开康康,康康醒来的时候要、、看到、、、爹、、”小鬼头语音未落眼睛已经合上了,小脑袋向龙昱航肩上一偏见周公去了。

     我趁龙昱航没注意的时候偷偷溜出了小鬼头的衣袖,很是郁闷,现在天越来越冷了,可是我已经两个晚上没睡在被窝里了,真不知道小鬼头为啥非要龙昱航陪,以前没龙昱航陪,他还不是一样睡到天亮,唉,苦命,我还是找个暖和点的地方吧。

     晚上实在太冷,我一晚上就没怎么睡,怕自己一睡就醒不来,好不容易熬到龙昱航起床。

     龙昱航一离开,我就飞快的奔向热呼呼的暖床,贴着小鬼头温热的身体真是太幸福了,我终于可以舒服的睡一觉得了。

     “恬恬、恬恬、、你醒醒,我爹呢?”我是被小鬼头虐醒的,他不停的用小手挤压我的肚皮……

     “别捏了,再捏我肚子就破了。”我忙用八只脚护着自己的的肚皮,对小鬼头的叫床方法很不认同,这根本就是虐蜘蛛吗,不过我也只能抗议,谁让蜘蛛没有人权呢。

     “我爹呢?他昨晚没陪我睡吗?”小鬼头似乎比较在意龙昱航有没陪他睡,对于我是睡醒并不做太多计较。

     我揉了揉眼道:“你爹现在是什么时辰就知道了,就算你爹陪你睡,他也不可能等你醒了再上朝吧。”真是的,龙昱航又不是第一天上朝,用得着这么心急吗?儿子再大,也大不过皇帝啊,难不成小鬼头还想同皇帝抢龙昱航不成。

     抢龙昱航?我蛛眼一睁,大胖子霎时清晰,我总算知道小鬼头的阴谋了,原来他是在抢龙昱航。对,绝对没错,自从前天龙昱航成亲,小鬼头就开始撒娇,尤其是昨天,更是溺的不行,原来目的只有一个,那就要霸占龙昱航,他那帅气的爹呀。

     看着小鬼头孩子气的神情,我不禁嘲讽,“小鬼头,就算你不想你爹上后娘那,每天这样缠着也不是办法啊。”

     小鬼头脸一红,尴尬的别开脸道:“才不是,我只是怕冷才要爹陪的。”

     又想骗蜘蛛精,哼,不是,你脸红个啥呀,我眼睛一转,打趣的看着小鬼头,“要是我将你也变成蜘蛛或是小耗子什么的,你不就可以十二个时辰都窝在你爹身上了。”

     小鬼头听完我的话一愣,显然很意外。

     我坏坏的向小鬼头道:“真的,你可以考虑一下,这样一来,不但可以缠着你爹,而且你爹去哪你都知道。”

     虽然我的提议很诱人,但是小鬼头似乎并不喜欢,并未理会我,坐在床上看着窗外。

     我不知道小鬼头是怎么想的,今天不用上皇宫读书,按说他应该好好玩才是,可是一上午他都埋头在房里做画,也不知道他要画什么,画了又扔,画了又扔,直到晌午也没见一副完成的作品。

     我在小鬼头扔下的画上爬来爬去,虽然小鬼头还年幼,但是这画总的来说还是不错,虽然不是栩栩如生吧,但也有模有样,就不知道他要画什么惊世之作。

     晌午,饭后,小鬼头同昨日一样,又在厅里等候张望,今天不用猜也不用想,小鬼头肯定还是等他的亲亲老爹。

     真没见过小鬼头这样的孩子,如果真不想龙昱航去找刘燕,就直接同龙昱航说啊,天天这样黏着,缠着,赖着龙昱航也不是办法啊。懒得理他,我还是去找个温暖舒服的地方睡觉吧。

     小鬼头这么缠着龙昱航约有半月了,即使进宫读书,回到府里,小鬼头的手也不肯松开龙昱航。

     这天晚上,龙昱航刚将睡着的小鬼头放在床上,门外就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幸好只是响了三下,但这三下已让龙昱航皱起了眉。

     “王爷,你在吗?妾身特来……”

     妈呀,这声音是刘燕,温温软软的,这个时候她来南院干嘛呀?莫非是来找昱航的。

     “王妃、、”龙昱航凝眉,似乎这会才想起自己的家里多了位王妃这号人物,“你稍等,本王即刻出去。”

     唉,我不禁同情刘燕,记得他们成亲也有半月多了,不知道龙昱航前后看过她几次,就我知道的,也就新婚当晚一次,好象应该算二次,第一次虽然刘燕是晕迷的,但龙昱航总算见过了吧。

     半个月了,只怕刘燕同龙昱航创造了什么斯什么纪录来着,我记得未来的人类,好象有那么一种什么纪录……唉,想不起,蜘蛛脑还是没人脑好似,反正像他们这样的夫妻绝对可以算得上另类了。

     很快,龙昱航将小鬼头盖好被子就出去了。我虽然很好奇,可是只能留在屋内陪小鬼头。

     看着由外关上的门,我看着小鬼头沉睡的脸,不禁道:“小鬼头,今天你失败了,你爹终于让后娘抢走了。”

     那晚之后的事我不是很清楚,虽然在那之后,每晚小鬼头依然缠着,赖着龙昱航,但是每当小鬼头熟睡后,龙昱航都会离开的,不论有多晚,他都会悄悄的走。也幸好如此,我每晚终于可以睡温暖的被窝了。

     又过了十来天,小鬼头似乎知道了什么,脸上又恢复了以往的冷漠,孤傲。而且小鬼头竟不再似以前那么缠着,黏着龙昱航了。虽然我不知道小鬼头是否真的知道什么,但是小鬼头的不开心我却真切的感受到了。

     做为小鬼头的宠物兼朋友,他不开心我有义务,责任逗他开心,我几乎想尽了办法逗他,可他还是不开心,白天他依然进宫读书,晚上回来的也很晚,我同小鬼头相处的时间又少了。

     为了找回小鬼头的快乐,为了弄清龙昱航每晚的动向,这天晚上,我终于再次动用了法术,想是来这后懒散,没有修行的缘故,法力的恢复比我想象的慢多了,我依然只能变些动物,仍旧不能变回人形。

     这次我聪明了,变了只小虱子藏进龙昱航头发里。这晚,龙昱航向往常一样,待小鬼头离睡后,又起身离去。

     一出小鬼头的寝居,我就冷得直打颤,只好尽量往龙昱航头发里钻,但我没忘记自己的的目的。强撑着快合上的眼皮,终于随着龙昱航到了东院。

     呵,终于看到东院桔黄色的灯光,原来龙昱航每晚先陪完儿子再陪娇妻啊。

     我不由同情小鬼头,连他最亲爱的,最信任的爹都在骗他,怪不得他不高兴。

     龙昱航推开了东院的门,直直的走进了刘燕的卧室。不对,应该是他们的新房,好象也不对,他们成亲有一月了,管他算什么房,反正龙昱航是来找刘燕就对了。

     “王爷,您来了。”刘燕温软的声音里多了女性的羞涩,想必这样的声音在听在雄性的耳内,定是酥酥麻麻的。

     龙昱航这不就是例子吧,他此时已走到刘燕跟前,轻搂着刘燕在床沿坐下。

     龙昱航搂着刘燕在床沿坐下,我猜想龙昱航此时眼中定是燃烧着情欲之火,我在头上都感觉到他的血液在沸腾,似乎大量的血液都涌上了头顶。

     “王爷,妾身为您宽衣。”被龙昱航搂在怀中的刘燕,不胜娇羞的站了起来,伸手解开了龙昱航腋下的暗扣,然后是腰带……

     “还是本王来吧。”龙昱航的声音变了,不再似以往那么冷漠,里面似乎多了我不懂的东西。

     我咋知的看着眼前的两人,我还以为龙昱航那句我来吧,是要自己的脱,不曾想他的手竟移到了刘燕的身上,而且从上到下在游移……

     我脑袋嗡嗡……隐约猜到自己将要目睹人类‘交配’的过程。虽然未来的人类称之为做爱,但此时我的脑中却出现了交配二字……

     刘燕的外衣已经飞了,只剩下亵衣了,龙昱航的手伸进了衣内……

     我眼前的两人倒在大床上,刘燕的亵衣不知啥时飞到了地上,龙昱航的双手都欺上的刘燕胸前……

     流氓,色狼……不知为什么我脑中出现的就是这些不好的词汇,俨然忘记这只是人类正常夫妻生活的一部分。

     “啊、、、”我尖叫着闭上眼,妈呀,天老爷啊,不是我故意要看的,你千万不能让我长针眼……

     如果此时我不是一只小虱子,我一定飞回南院,可是现在我在龙昱航头顶,而且又不能在他们面前用法力,那样会吓坏人的……

     老天爷,你要惩罚就惩罚这两个色胆包天的人类吧,我是被迫看的。我不得不承认那白乎乎的肉是比我的黑色亮眼,但是他们也要顾忌一下我脆弱的蜘蛛心啊、、、

     “嗯、、、、啊、、、王爷、、、妾身、、嗯、、、”

     神啊,你让我晕倒吧,我只是只渴望成仙的蜘蛛精,你千万不要惩罚我……

     随着龙昱航身形一上一下,我头晕乎乎的,尤其是在刘燕那肉麻又淫荡的声音下,我全身打颤,但是我真的晕倒了,晕倒前我脑中闪过千年的片断,这竟是我千年来第一次晕倒,而且晕倒在不合适的地方,不合适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