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公司一日游

    更新时间:2018-09-15 03:10:20本章字数:3546字

     青青点头答应:“你就放心吧,你不是教了我好多招了么?实在不行,我就装作摔一跤,腿疼,得赶紧回去。”

     小麦长叹一声:“唉,只能如此了,听天由命吧,走!”

     准备妥当,小麦扶着一瘸一拐走路的青青,往会议室去,小麦是想抢在没开会之前,先带她过去熟悉一下环境,免得待会儿过去青青又瞪着双好奇的大眼四处乱看,招人怀疑。

     把青青扶进会议事,小麦揉着自己的肩,大咧咧的说:

     “床上躺了几天,又吃胖了你!又不是真的瘸腿,干嘛还把重量全压我身上?”

     青青窃笑:“那不是为了演得更逼真一点嘛,被人看出来不就坏事了?”

     小麦把会议室,以及公司重要领导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十点钟就快到了,青青突然想上洗手间,小麦憋着气,狠狠剜了一眼青青,还要扶着这个假病号去厕所。

     到了洗手间的外面,小麦看了看四下没人,就松开青青,让她自己进去,而小麦自己,因为忙了大半天,又说得口干舌噪的,就跑回办公室取水喝,说好了五分钟后,小麦再来接青青。

     但小麦没有事先想到的是,他们公司的洗手间门上并没有写中文的“男”“女”,而是用英文写的,青青走进去,看了半天不知道该往左还是往右,偏偏这时候也没人来上洗手间,青青没办法辨认。

     实在有点撑不住了,青青一想,男左女右,算了,硬着头皮进了右边的洗手间,反正这时候也没人,进错了也不会被人发现。

     青青把道具拐杖搁在门口,进去方便,轻松完了出来,却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声音还挺重,有点像男人,不会这么惨吧?

     干脆厚着脸皮出去,不看他,不看他,假装面前是空气。青青一边给自己打着气,一边侧脸看着墙壁往外走。

     哪知早上刚刚打扫过的卫生间,地上还有水,比较滑,青青心里又紧张,再加上腿上的绷带缠得太紧了,腿脚不灵活,腿下一打滑,“啊”的一声,整个人就朝前面扑去。

     咦?居然是软的,还好还好,没摔疼,青青一睁眼,发现自己正倒在一个男人的身上,两人四目相对,男人眼中是愤怒,青青眼中是震惊!

     “你——啊,呃,对不起对不起!”青青吓得连连道歉。

     男人惊愕之余,不由得愤怒:

     “这是男洗手间,你怎么进来的?!”

     “呃,我,我一时糊涂,走错了,不好意思啊。”第一次靠一个男人这么近,而且这男人还有着一张绝对酷到极致的脸,甚至能比上黎昕了,青青不由得花痴了一下,满脸通红。

     男人看着青青拼命道歉,也不好再追究,看了看她,没好气的说:

     “没长腿啊,走错了洗手间也不能这样走路吧?你还准备在我身上过夜么?”

     青青“啊”的尖叫一声,这才想起,只顾着被对方的美色吸引了,居然忘记了起身,两个人还贴在一起呢。

     但要是就这样灰溜溜的爬起来多没面子,青青灵机一动,说道:

     “唉哟,我的腿疼死了,人家骨折了嘛,所以走路不方便,你还在这挡着路。”

     “拜托,不是我挡在这,你现在可能又摔了几处骨折了!”男人郁闷无比,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脑子?

     看了看青青的腿,果然缠着绷带,这才把她往旁边一推,自己站了起来,整了整衣服,还好地面不太脏,要不然可就狼狈了。

     青青看着这个自私的男人,很有一种跳起来狠揍他一顿的冲动,若搁在以前在府里为所欲为时,遇到这种人早就打得他满地找牙了,基本上青青练的武功都是用来欺负人的。

     青青满以为他会扶自己起来,没想到居然把青青往旁边一推,自己站起来了。

     冲动是魔鬼,我忍,我忍。事实上,青青刚才已经说自己骨折了,所以现在也不好意思轻易站起来了,干脆来个恶人先告状:

     “喂,你撞倒人就这样算了?也不把我扶起来,我好歹是病号哪!你们现代人就这点素质?!”

     男人不屑的看她一眼,说道:“说得好像自己不是现代人似的!”

     但出于礼貌与绅士风度,男人还是伸手把青青扶了起来。

    青青恼怒的看他一眼,提了拐杖往外走,注意,是提。临到门口还回头恶狠狠的说了一句:“别让我再见到你!”

    再见到,哼,那可就没这么便宜的事了,今天是因为扮病号所以不能出手!

     青青大踏步走了出去,腿脚好好的,连拐杖都被横抓在手里拿着。

     小麦喝完水回来,正好看到青青大摇大摆的从男洗手间出来,那条木乃伊腿上的白绷带好像蹭了点脏水。

     “你怎么能这样出来?!”小麦大急,也顾不得青青进的是男厕所还是女厕所了,看了看四下无人,赶紧的扶住青青,让她把拐杖扶好。

     青青忿忿道:“有个臭男人,贼头贼脑的进去,不知道要干什么,还把我撞倒了!”

     小麦吐了吐舌头,低声说:“是你自己走错了,这边才是女厕所。”

     青青刚才在洗手间里碰到男人时就知道走错了,为了掩饰尴尬,只得抱怨道:

     “两边都一样,我怎么知道该去哪边?”

     还没等到小麦解释,刚才与青青撞在一起的男人从洗手间出来,听到了青青的话,讥讽道:

     “看来某人不仅腿不好使,眼睛也不好使,连洗手间上的字都看不到!”

     说完,越过二人,昂首离去。

     小麦眨眨眼,口水半露,叹道:“好酷耶!青青,你是不是故意进去吃人家豆腐的啊?”

     青青鄙视的看着小麦:“花痴!我是那种人吗?”

     小麦一边扶着青青走,一边说:“还说自己不是那种人,以前的你可是看到帅哥就死乞白赖的跟人家搭讪呢!远近闻名的花痴,我这点口水还是从你这传染来的。”

     反正青青也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干脆就趁此机会多耍耍她,以雪这几天担惊害怕的怨气。

     “真的?”青青郁闷,开始鄙视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真是丢人丢大了,不就几个英俊的男人吗?在俺们大昊王朝,一抓一大把!

     两人来到会议室,还差两分钟就十点了,小麦扶着青青挑了一个最不显眼的位置坐下来。

     紧接着,一帮人走进来开会,青青一抬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居然是刚才那个男人,还真是冤家路窄,还好因为进来的人多,青青又坐在最不显眼的地方,那男人并没有发现青青,便坐在了靠前的位置。

     总经理把房地产公司老总带来的效果图在大屏幕上放映,然后让大家发言,出谋划策。

     屏幕上展现的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别墅区,房子都是依照明清的建筑打造的,给人一种书香人家的古典美,而且还是连成一片的别墅群,说实话,这笔单子还真是笔大单子,难怪董事长这么重视,亲自出马来到会场。

     效果图一一放完,众人皆赞不绝口,称这片别墅群是跨世纪的完美建筑,当然是往前跨世纪,因为是仿造的明清建筑嘛。

     众人在议论中,小麦往前瞄了一眼,看到刚才那个帅哥与董事长坐在一起,不知道是什么身份,看他这么年轻,不该是房产公司老总吧?

     正诧异着,听到总经理笑呵呵的说道:

     “下面就由周总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些建筑的内部结构,多了解一些,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把握先机,速度,才是取胜市场的命脉。”

     小麦正好奇到底哪位是房产公司的老总,果然见帅哥站了起来,脸上没什么表情,依旧十分的酷,用鼠标一边在电脑屏幕上点,一边介绍这些楼盘各自的特色。

     青青暂时忘记了对周总的厌恶,皱着眉看着那一幢幢的别墅,若有所思。

     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袭上心头,是了,这些房子像极大了昊王朝的官员府邸!

     年轻的周总在前面滔滔不绝,对每一幢别墅都了如指掌,说起来更是如数家珍,大概这些都是他的心血之作。

     “……这一幢呢,窗户并不是完全按照明式结构的,而是充分的考虑了采光与通风,很有点后现代的感觉,只不过花纹是仿明的……古代的皇宫有雕梁画栋,我放在走廊里的这些雕花木柱就是要起那种视觉效果,当然,也只是观赏用,并没有实际的用处……”

     “总而言之,这个别墅区给我个人的感觉就是既有欧美园林式的时尚,又有中国古典建筑的美感,两者合二为一,又符合中国的八卦风水,可谓是精品中的精品。

     可以说,我们公司为此倾尽了心血,目前虽然也做了些广告,但说实话,反响不大,诸位有没有什么高见?”

     周总本名周羽,今年才刚满二十六岁,公司是他父亲留给他的,三年前,周羽才刚刚大学毕业,他的父亲因为公司操作不当,导致了资金链断裂,险些破产,是周羽挑起了担子,在两年之内把公司由亏损扭转为赢利,当然,这也多亏了这两年房价狂涨给他创造了机会。

     从此,周羽的父亲就淡出了公司,只做幕后的太上皇,公司所有的事都交由年轻的周羽来办。

     都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可是周羽硬生生闯出了一个奇迹,三年的时间,从一个濒临绝境的普通房产商到本市颇有名气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可谓是一匹房产市场的黑马,令人刮目相看。

     董事长带头鼓掌,众人也都附和着说:“真是无可挑剔,周总真是地产界的天才,奇迹啊!”

     周羽虽然心内得意,但面上却皱了皱眉,他不是来听赞美之词的,而是希望有人能指破他心中的疑惑,他总觉得,这些别墅欠缺些什么,可又想不出来,只是一种感觉。

     至于销售上,周羽还是很有信心的,之所以挑选这家房产策划及销售公司合作,完全是因为这家公司的名气,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最好,甚至周羽早已在心里给别墅定过了价位,远超其他公司的相同地段的别墅楼盘。

     也就是说,他给别墅居民的定位是少数的贵族。

     “小周啊,我当年跟你父亲也是故交,如今我们能合作也是机缘,你的创意与雷厉风行的作风确实令人钦佩,强比你父亲当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董事长握住周羽的手,确实,他一直很赞赏这个小伙子。

     “谢谢乔董事长的夸奖,相信我们会合作愉快!”两人握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