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爱情是碗迷魂汤

    更新时间:2018-09-15 03:10:20本章字数:3551字

     唯一令人气恼的是,她在日记中居然对韩问卿提了又提,并且每次都是那么深情,好像韩问卿是多好的人似的,看来爱情真是能够蒙住人的双眼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青青可是怎么看韩问卿,都不是什么好鸟的。

     真悔啊,今天应该多打几下的,看他把另一个青青欺负的有多惨,虽然自己并不认识那个青青,但占着人家的身体,多多少少会产生一种同命相连的感觉。

     而从这字里行间,青青懵懂中对爱情有了一点了解,从未尝过情滋味的她,对爱情的定义就是:一种能令人变成白痴的迷魂汤。

     只有傻傻的现代人才会迷恋什么爱情,像我这穿越而来的古人,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不会为情所困呢!

     当然了,古代的女人不必为了爱情要死要活,但为了争地位,争家产,那妻妾之间斗得才叫精彩呢,青青对此,深有体会,谁叫她有N个姨娘呢!

     一直看到天亮,看了几十页,两人都顶着熊猫眼,青青打了个哈欠,说道:

     “太困了,先睡一觉再看吧。”

     说完,就点了点鼠标,把日记翻到最后一页,想看看青青在离开现代最后的日子里,都做了些什么。

     哪知这一看不当紧,困意给看没了,除了写她与韩问卿分手之后有多么多么痛苦外,还有一件引起了青青万分关注的地方,虽然只是廖廖几段话,原文如下: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夜里总是会梦见儿时的那个梦,我去了一座很大很大的院子里,好像是明朝的建筑,古色古香的,可我却并不觉得陌生,反而对里面的布局十分熟悉,哪里有门,哪里有窗,我居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而且,有时还会看到一个长得很像我的小女孩,穿着古装在我的梦里游荡,恍惚的,我觉得那就是我,却又不是我,或许是我的前世吧,呵呵。

     人是否真的会有前世今生呢?我明明知道问卿他在骗我,一次又一次,可我却宁愿堕落在他美丽的谎言里,不愿自拔,难道是我前生欠了他不成?”

     前世今生?青青反复琢磨着这句话,难道说另一个青青其实也是自己,只不过一个是前世,一个是今生?

     忽然的,青青想起几年前,自己也经常会梦见有个女孩来到自己家,跟自己长得很像,只是眼神与动作却有些怪异,但她对府里的一切都很熟悉,当时也没觉得什么,醒来后还告诉娘说,梦见自己长大了,还以为那个女孩是自己长大的样子呢。

     现在想想,莫非自己梦中的人就是另一个青青?她们之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联系呢?

     青青心中忽的一颤,有种感觉,仿佛她来到这里是为了某件事或者某个人,可是却又一片迷茫,想不清楚,难道仅仅是为了解救另一个青青的情感伤痛?

     正沉思间,听到青青妈喊她们吃饭,思绪被打断,青青脑中更乱了,既然理不清,干脆就不理了,刚才还心事重重的,待起身出卧室门时,就已经把所有烦恼抛诸脑后,美美的享受早餐了。

     饭后,总经理果然派了人来送资料,小麦想起以前青青做的方案,于是自作聪明的从她电脑里找出来,准备套着做,反正也没抱着成功的心,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吧。

     青青凑过来,看着小麦熬得双眼通红,还要替自己做事,真的好有义气,于是说道:

     “我也不睡了,你做我看着,说不定能帮上忙。”

     小麦一想也对,万一青青灵感触动,能恢复记忆呢?于是便一边做,一边给青青讲解,当然,她也是一知半解,套着以前的方案来做,要说什么创意啥的,她跟青青可就差远了。

     青青从图片库里,看到了与效果图不一样的实际图纸,只是一些建筑的雏形,才刚刚有了框架而已,还没有装修和布置,找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了那套类似于自己在府里所住的清雅阁。

     “小麦,先做这个。”青青指着那张图纸突然开口说道。

     看着青青突然泛着痴光的眼神,小麦以为青青真的是灵感触动了,遂兴奋不已,赶紧的照着青青的要求来做。

     青青按照自己记忆中的清雅阁来布置这套别墅,小麦却觉得有些乱七八糟,跟青青以前的设计风格完全不同嘛,至此,小麦相信,青青的记忆真的是没办法找回来了。

     以前的青青,不仅在销售方案上做得厉害,设计方案那也是绝对的领先潮流,美观时尚,只是很少做罢了。可是现在青青却设计的相当老土,正朝着古董的方向发展。

     不过既然自己也做不好,就死马权当活马医吧,反正青青的记忆不恢复,饭碗迟早要丢,这一回就赌一次吧。

     青青不仅把清雅阁弄了出来,还把其他的别墅也按照自己的想像,让小麦描绘了出来,比如有一套位于别墅区正门口的,有点像爹爹和娘住的居正堂,青青就把那里改造成居正堂。

     再有,就凭着想像来弄,反正自己家里房子就不少,再加上也去过别的王公贵族家,其中最中间最大气的那栋,青青按照王爷府的布置来设计,现在忽然后悔为什么当初进宫没有好好的看一下皇宫,否则如果按照皇宫来布置,哈哈,那该多好玩啊!

     只是不知道那个什么周总有没有这么大的财力。

     两个人一起忙活了几天,青青已经能熟练的操作电脑了,正在练习打字,小麦把方案拷进U盘,已是第四天的晚上十二点了。

     疲惫的伸个懒腰,倒头便睡,工作已经做完,不管好坏,终于可以交差了。

     两人美美的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小麦把东西送到公司,又找了借口回来补觉,青青却仍旧不知疲惫的在电脑上忙得不亦乐乎。

     她发现,电脑这东西实在太可爱了,为什么自己那时代没有呢?真是白白浪费了十多年的光阴,唯一能玩的大概就是踢踢毽子啥的。

     如果有一天,自己还能回去,一定要带着电脑回去!却压根没想过大昊元朝哪来网络和电。

     小麦走过去,弹了青青一个爆栗,言道:

     “你这孩子玩痴迷了不成?觉也不睡了,饭也不吃了,快快,开饭了!对了,待会儿跟你妈说话时千万不能露馅哦!”

     见小麦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的,青青恍然想起她们俩昨晚想好的办法。

     因为这几天青青也把日记看完了,知道了以前的许多事,而昨天听到青青妈一个人在厨房里打电话呢,后来哭得眼睛红肿才出来,隐约是与青青的外婆有关。

     两人就合计着应该让青青妈走了,毕竟也许那边更需要她,而她们两个,本来也觉得有个老人在做什么事都不自在。

     于是,商量了半天,青青决定“恢复记忆”。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卧室,出来吃饭,青青热情的帮妈妈夹菜,还笑嘻嘻的说:

     “老妈辛苦了,居然还记得我小时候最喜欢吃的鱼香肉丝。”

     另一个青青特别喜欢吃鱼香肉丝,这是从小麦口中得知的,因为以前两人一起下馆子,这一道菜是必点的,而且青青还常常感叹饭馆里的鱼香肉丝不如她妈妈烧得好吃。

     青青妈心里有事,没注意到青青话中的意思,只以为女儿是在关心自己,倒也没什么,小麦见青青妈没反应,忙故作惊讶道:

     “青青,你说什么?你还记得你以前最喜欢吃鱼香肉丝?”

     青青妈听到小麦的惊讶声,这才醒过神来,脸上隐隐有些喜色,同样诧异的看着青青。

     青青很认真的点头:“当然了,小时候我最喜欢吃这道菜了,但是自从上了大学后,就总是很难吃到正宗的,外面的饭馆做得跟我妈做的差远了!”

     小麦惊喜的一拍手,兴奋的看着青青,问道:

     “真的?你记得小时候和大学时候的事?你的记忆恢复了?!”

     青青妈也是一脸欣喜,问道:

     “青青,你真的恢复记忆了?”

     青青皱皱眉,说道:

     “我感觉前些天好像做了一场梦,稀里糊涂的,现在终于清醒了,老妈,小麦,你们干嘛这样看着我?”

     青青妈喜极而泣,小麦更是兴奋饭都顾不上吃了。

     但是青青妈还是有些不放心,犹豫一下,又问道:

     “你是真的恢复记忆了,还是想哄妈妈开心?你以前的事全都记起来了?说来给我听听。”

     青青眨眨眼,说道:“不知道你们在说些什么,我有这么喜欢撒谎吗?老妈,你说哪些事我不记得了?”

     青青妈与小麦对视一眼,今天的青青确实跟前几天不同了,小麦提醒道:

     “青青,阿姨让你说说以前的事,你就说说呗,就当回忆童年了。”

     青青长叹一口气,装作极其无奈的样子,说道:

     “老妈,你还记得我中考那年,感冒了,发烧到39.5度,还非得坚持着考试的事不?”

     青青妈眼中闪过一丝惊喜,激动的话都要说不出来了,连连点头:

     “对,对,你还记得你考的怎么样吗?”

     “我坚持考完,最后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升了市重点高中。”青青对答如流,很快又说:

     “说起考试,我还记起我高考那年,人都到考场了,准考证却丢在了家里,眼看还有半个小时就开考了,你急得呀,最后还是请了110的民警叔叔帮忙,开了警车,好歹在考试铃声响起时拿到了,想想真险啊,万一路上堵车,我那三年岂不是白读了?”

     青青一脸回忆的神色,仿佛忆起往年的焦急,现在只觉庆幸一般,其实心里虚的很,唯恐露出破绽。

     青青妈算是彻底信了,这两件事自己也记忆犹新,看来青青是真的恢复记忆了,只是来得太突然,没有任何征兆。

     她哪里知道,这些事都是青青在日记中看到的,不过她与小麦一唱一喝,演得倒挺像,还真把青青妈给糊弄住了。

     三人又聊了一会儿,青青搜肠刮肚的把从日记里看来的事都说给青青妈听,有打结的地方,经小麦一番巧妙的搅和,便会被化解掉。

     三人时而爆笑,时而叹息,一直聊了几个小时,青青妈都忘记收拾碗筷了。

     正说着呢,青青忽然冒出来一句:

     “老妈,我还记得我小时候,外婆给我的压岁钱,都让你给收去了,后来我悄悄的夹在一本参考资料里,没想到一学期过去了,课本、资料都换了新的,我就给忘了,后来还是表弟来借我的资料,才发现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