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刁蛮前身杜明珠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29本章字数:2718字

    冬月,大雪纷飞,覆盖了京城的大街小巷,白茫茫一片。

    城南的街头,一位身披灰色麻布,头戴白色孝布的小姑娘跪在这风雪之中,向沿途过往的行人伸手乞讨着。

    她的身边,放着一块破烂的草席,草席的一头露出一双黑色的布鞋。

    这里面,貌似包裹着的是一个死人。

    “各位大人,你们行行好,我爹死了,没钱埋葬,各位给点银两让我把我爹埋了吧?”

    小姑娘流着眼泪,眉头深皱,鼻下滴着两行鼻涕,她的双手冻得通红,背上还起了疮疤,看得着实可怜。

    她的头一直缩在由一块破烂的土灰色烂布做成的围巾里。

    路上原本行人稀少,加上天气异常寒冷,又风雪交加,小姑娘的乞讨并没有搏得过往行人的同情。

    她们只是冷漠地瞟一眼后匆匆而过,在她跟前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

    她叫杜明珠,今年10岁,家境异常贫寒,唯一的亲人就是这个被卷在草席里看似已经过世的爹爹。

    杜明珠此时又冷又饿,行人对她的无视让她稚嫩的脸上弥过几丝忧怨。

    这豪华的京城里,居然无一人可怜同情她,向她伸出援助之手。

    难道,她跟爹的把戏一眼就能被人视穿?所以人家才会如此漠视?

    就在杜明珠万分沮丧之时,一双青色绣花皮雪靴映在了她的眼前。

    她的心中顿时一阵惊喜,随即将原本低垂的头抬了起来,扑闪着她长而黑的睫毛。

    只见一位年约十一二岁眉宇宽阔的炯炯少年站在她的跟前,他表情凝重又似充满疑惑地歪头看着她。

    一身白色的斗篷披在肩头,与皑皑白雪融为一体,颇有几分玉树临风的架式,如果个头再高点的话,还真是个小大人了。

    “哥哥,行行好,给十两银子给我吧,我爹身患重疾而亡,无银下葬,呜……”通红的双手在风雪中颤抖着,泪在那小小的脸蛋上奔泻着。

    杜明珠看到这个少年的时候,她似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所以她在很努力地表演着。

    如果再讨不到银两,她跟爹恐怕真的要饿死在这冷清的街头了。

    少年的脑袋依旧歪着,用难以捉摸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这张稚气的脸。

    “你会什么?”少年问道,有着难以掩饰的童声。

    “我会什么?”杜明珠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跟着少年的问话重复了一遍。

    不过,她很快就明白过来了,脸上浮过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会唱歌,会跳舞,会写字……”杜明珠尖着声音回答着,生怕因为自己的怠慢而让少年离去。

    这些,都是爹教她的。她也确实写得一手好字,还会跳自己编的舞蹈。

    杜明珠说这些的时候,她的双手还紧紧地拽着少年的衣角,生怕少年会走掉。

    杜明珠这时才发现,少年的身后还站着两个身材魁梧身着黑色长袍,腰配长刀的壮士。

    这,应该是少年的侍卫吧?!杜明珠认为。

    少年这时伸出右手,在他的肩头招了几招。

    随即,身后的侍卫便递到他手上几绽泛着银光的银子。

    “这里是二十两,马上就可以归你了!”少年一脸神气,并晃了晃手中的银两。

    杜明珠一阵喜悦跟感激,如果有了这二十两银子,她跟爹就可以度过这段严冬了,或许还有剩余。

    等来年开春,爹用这剩余的银两再做个赚钱的营生。

    杜明珠年纪虽然小,自小在贫寒中长大,所以也便懂得银两的重要性。

    原本只是奢望有十两就够了,却不想这位小哥如此大方,她此时此刻心里头充满了对他的感激之情。

    “谢谢你,哥哥!”杜明珠用雪亮的眼睛望着这位阔气的少爷,脸上露出微微的笑容来,随即,两片深深的酒窝便呈现在冻得有些发紫的脸庞上。

    “不过嘛!本少爷有一要求!”少年打起了腔调,还提起了要求。

    杜明珠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面露怯色,并轻轻地问道:“什么要求?”

    “你不是会唱歌跳舞写字吗?”少年眨了眨眼,一脸的神秘。

    杜明珠的神色又缓和了些,如果只是让她做这些,她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

    “是要让我唱歌吗?”杜明珠细声地问道。

    “当然……不是!”少年笑了,说话很拖沓。

    “那哥哥是让我……写字?”杜明珠继续问道。

    “当然……也不是!”少年笑得更厉害了,露出了他两颗尖尖的虎牙来,显得是即嚣张又可爱。

    “那是?”杜明珠眨着眼睛,脸色疑惑。

    她不知道这位阔绰的少爷要让她做什么,看着他笑成这样,她有些害怕。

    “本少爷即不要你唱歌,也不要你跳舞,更不要你写字,本少爷就想看你做个鬼脸给本少看看!”少年抽了抽冻出鼻涕的鼻子。

    随后,将手中的银子扔到了雪地跟草席上,当出咣当当的声音。

    雪亮的银子在白雪的映衬下,更加的耀眼。

    “只要做个鬼脸,这些地上的银子就归你了!”少年重申。

    “做鬼脸?”杜明珠很意外。

    为什么不让她唱歌却要做鬼脸呢?他是在有意捉弄她吧?

    咕咕咕!

    饥饿的肚子又响了,似在有意提示她。

    少年似也听到了这样的声响,再次露出了他尖尖的虎牙来,头也更偏了,眼神充满着期待跟挑衅,并细细地眯起,看起来坏坏的。

    为了不再让自己跟爹挨饿受冻,不就是做个鬼脸吗?

    要知道,爹爹躺在这冰冷的草席上已经很久了……

    杜明珠咬了咬牙,咽了咽口水,随后将舌头吐了出来,还将眼珠子变形成了斗鸡眼。

    “哈,哈哈哈……”少年被这样的鬼脸斗得更乐了。

    看到少年笑成这样,杜明珠的脸却更红了,脸上露出的是尴尬的神情。

    “银子,银子归你了,太好笑了,这眼睛……”少年笑得前俯后仰起来。

    他只是想捉弄一下这看起来乖巧可爱的小丫头的,没有想到她还真的会做……

    尤其是这斗鸡眼,有着很高的技术含量,他很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

    他每天的生活除了习武外,便就是读书写字了,真是枯燥无味到了极点。

    不过以后,他再也不会无味枯燥了……

    就在这时,草席里面钻出一个蓬头垢面,衣衫破烂年约四十出头的男子来,眼睛盯着一地的银两泛出喜悦的光芒来。

    “小哥,谢谢你啊!”男子只顾捡着地上的银两。

    少年愕然!

    死了的人在见到银子时还会复活?

    这父女俩一直在骗人!?

    不过,他觉得挺有意思!

    杜明珠更是愕然!

    爹爹怎么在这个时候从草席里钻了出来,不是说好等给钱人走后再出来的吗?

    “爹爹……”杜明珠怯怯地看着少年,生怕他会后悔。

    男子手上掂着沉甸甸的银子,双眼突然模糊起来,并用充满悲伤的目光看着少年。

    “小哥,你将她带去府上做丫环吧,只需要再增加十两银子就行了!”男子抬起头,满是冻疮的手颤抖地捧着银两。

    少年一听,一脸惊喜。

    他一直想寻觅一位看起来灵巧又可爱的丫环来伺候他。

    看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因为她看起来并不让自己讨厌。

    杜明珠一听爹的话,面露惊慌神色。

    爹这是搞什么嘛?怎么突然变卦让她去给有钱人做丫环呢?到底是什么逻辑?爹爹就不怕她让人欺负吗?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她就是死也不要去给有钱人家当丫环,她要一直在爹的身边伺候爹。

    “爹爹……”杜明珠泪花闪烁着。

    “明珠,爹爹也是没有办法,你就跟着这小官人去吧!”男子的眼睛模糊起来,并扭头不再看明珠,而是冲着少年摆了摆手,示间赶紧离去。

    少年再次冲着他扔下十两银子,也冲着身后的两位侍卫做了个手势,随后,杜明珠便被两人给架住了胳膊。

    不管杜明珠怎么挣扎,她始终没能挣脱这两双魔掌,被这两名侍卫拖着离开。

    “明珠,你放心去吧,爹爹发了财再接你回来……”

    杜明珠只听见爹爹无力无助的声音越来越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