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霸道少爷想吃豆腐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29本章字数:1919字

    “快点,给本少更衣!”欧阳凌轩伸展着双臂,一脸傲气地站在雕花床前。

    他正用充满神秘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杜明珠:这丫头已经换得一身粉色棉袄,越发显得让人怜爱了。

    杜明珠从踏进欧阳将军府的这一刻起,她就开始惊讶跟害怕。

    将军府的富丽堂皇是她所没有见过的,与她跟爹爹住的一间茅草屋相比较,那真是天上地下的感觉了。

    此时鲜红的烛光映照得房间一片通亮,尤其是那沉香木雕刻的床上,发着光亮的鲜色丝质被褥尤其抢眼。

    但是,她并不想呆在这里,她想狠心的爹爹,更想那漏风的泥巴屋。

    此时房间内,就剩下她跟他两个人,就在之前,他将房间内其他丫环已经支退了。

    她很慌张,不知道这小子要对她做什么?

    她的头一直埋着,站在房间门边上。当她听到他让她脱衣的命令时,她着实吓了一大跳。

    她惊讶地抬起来头,一脸的不乐意。

    10岁的她虽然不懂男女之事,但是她却已经有了这方面的防范。

    她是女子,怎么可以给男子更衣?爹爹不是常说,男女授受不亲吗?这又成何体统?

    她冲着他摇了摇头。

    欧阳凌轩的脸上浮过一些不耐烦来。

    “以后,你就是我的侍寝丫环了!所以,你赶紧过来给我脱下衣服,本少爷要睡觉!”欧阳凌轩嚷嚷,并打了一个重重地哈欠。伺

    “我,我不乐意!”杜明珠怯怯地道,声音很是细小,还掠过一些的倔强之色。

    “你不乐意?”欧阳凌轩没有想到,这小丫头片子居然敢跟他说她不乐意?

    他倒是要看看,她是不是倔得过他?!

    “我,我是女子……”杜明珠又接着解释,希望他能够明白。

    她的意思是,他应该找个男子干这样的事。

    “哈,还真是可笑!难不成我要找个男子给我更衣睡觉不成?”欧阳凌轩加大声音。

    丫环从来都是女子,更衣睡觉也从来都是女子之事,这丫头看来真是什么世面也没有见过。

    杜明珠连连点头,表明她正是这个意思。

    “你是丫环,丫环就是要侍候主子的,你别像根木头似的拄在那里了,赶紧给我更衣……”

    欧阳凌轩重复着,带着童音的稚嫩声音里透着对她的严重不满。

    臭丫头还点头,点头有用吗?他带她来府上,就是来给她做贴身丫环的,侍寝只是她任务的一部分。

    “我……”杜明珠觉得很委屈,泪水在眼中打转。

    “本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你胆敢抗命的话,明天就送你去妓院!”欧阳凌轩故意恐吓。

    “不要……”杜明珠尖叫起来,因为她知道,妓院是女子最恐怖的去处。

    如果她真的被这小子送到妓院的话,那她的人生就算完了。

    杜明珠壮着胆子,挪着碎步,踌躇着走到他的跟前,她的心中,暗藏着对爹爹的惦念跟不满,还有对眼前这小子的愤恨。

    她可是才来这府上一天,这小子就猴急着让她给他更衣,他一定是没有安什么好心的了。

    欧阳凌轩一阵喜悦,等待着他看中的丫环来侍候自己。

    “快点啦,本少的手都伸麻了!”欧阳凌轩催促着。

    他其实并不想睡觉,这时的天色并不是很晚,他只是想捉弄一下这看起来着实可爱的丫头,尤其是那双看上去很是无辜的眼睛,大而雪亮,让他痴迷。

    他今年已经十二岁了,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对于男女之事也已经略知一二了。

    他只知道,他很是喜欢眼前这个看起来倔强又无知且可爱的丫头。

    她从在他看到她的那一刻时,她永远就是他的,也只能属于他一个人,任何人都无法将她从他身边夺走。

    除非,是他自己厌倦了她!否则,休想离开!

    杜明珠踮起脚,颤抖着双手,不情愿地扯开他长袍的第一根绅,接着便是第二根……

    就在她解开第三根的时候,欧阳凌轩突然伸过双手,从她的腰间拦腰将她抱住,并紧紧地箍在自己的怀抱里。

    他是情不自禁的,只是觉得这小丫头很可爱,他就想抱抱她而已。

    “你……”杜明珠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得话都说不上来了,只是用雪亮的大眼睛抬头瞪着这个抱她的少爷。

    “嘻嘻,这么瘦,以后多吃点,本少爷喜欢胖点的丫环!”欧阳凌轩嘻皮笑脸地说道。

    他的脸故意地噌着她的脸部皮肤,给他的感觉是好光滑!

    最后,他还在她的粉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啪!”

    杜明珠清醒过来后气极败坏地冲着欧阳凌轩的脸上搧过一个耳光,并挣脱他的怀抱。

    小小的手掌,搧过的耳光却刺耳尖锐,连一直站在房门外候着的两个大点的丫环都听见了。

    她们随即冲了过来,脸色慌张。

    “你这臭丫头,你好大胆子!少爷不过是跟你开开玩笑罢了,你居然敢动手搧少爷的耳光?”其中一位留着厚厚一层刘海的丫环冲着杜明珠吼道。

    杜明珠被一种巨大的羞辱跟委屈笼罩着,她感觉自己无法在这里生存下去了,她要逃走!

    她居然被这个小子给亲了!男女授受不亲,以后她怎么见人?

    她看了一眼正挡在她跟前的两名凶恶的丫环,一把从中间钻了出去,然后夺门而出,并奔跑在凌轩殿前花园的石板路上。

    此时正值戌时,又正是大雪飘飞的冬季,花园内静寂得只听见雪簌簌落下的声音。

    杜明珠哭泣着奔跑在满是积雪的石板路上,却不想刚奔去几步,脚下一滑,整个人向前倾倒下去。

    不幸的是,她的头正好磕在一块被雪覆盖着的石头上,她的头一阵剧烈的疼痛,转眼便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