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腹黑后身周一一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29本章字数:3555字

    六月的太阳很猛烈,晒得万物都垂头丧气。

    那车水马龙的城市很喧闹,笼罩在一片灰蒙蒙之中,甚至是看不清它的真实面目。

    尤其是那嘈杂的喇叭声,音响声……给这座原本宁静的城市增添着恼人的喧嚣。

    在201号公交车上,除了闹哄哄一片外,更是泛出阵阵的汗臭味道。

    在这样的环境与空间里,此时正潜伏着一种危险。

    一只修长而白晳的手正伸向人们的腰包……

    “嘎吱……”

    公交车在市中心最热闹的一站停下。

    由于惯性的力量,车内人群更是一阵拥动与轰闹。

    这只手已经伸进了一位身着白色衬衣与黑色西裤的男子口袋,也已经握住一只鼓鼓的钱包正要将手收回。

    这只手的支配者是一位身材微胖个子不高的女子,她一头泛黄的短发,一身黑兰色T恤配兰色牛仔裤,耳朵里塞着耳机,似在专心致志地听着MP3。

    其实不然,她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人们的腰包上……

    她叫周一一,今年19岁,职业:专业扒手。

    从她六岁失去双亲然后被本市头号“拐子手”带走后,她开始练就双手下油锅夹肥皂的扒手功,真是吃尽了皮肉之苦。

    当她被训练成可以为拐子手服务的专业女扒手之后,他却进了局子再也出不来了。

    而她,成了无人管束的自由人。

    从九岁到今年,她一直靠“拐子手”教她的这一活计生存,而且比一般普通白领的生活还要过得潇洒自在。

    虽然有时候她也会担心自己终有一天会跟拐子手的下场一样,但是她顾不了这么多了,她要靠这本领养活自己,也习惯于这样的生存方式。

    周一一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出来活动了,就因为她最近成了警察的眼中钉。

    但她此时心里喜滋滋的,因为这只钱包很鼓,应该装满了钞票。如果满是钞票的话,她就又可以玩上一阵子了。

    可她的手刚缩回来一半,手臂就被人攥住了。

    她惊愕地抬起头,发现一双如同鹰一样犀利的目光正紧紧地盯着她。

    不好,这是个便衣!周一一一眼便认出了这双目光。

    “你,还想跑吗?”他的嘴角同时荡起一丝胜利的微笑。“本人等候你很久了!”

    周一一脸色一变,迅速憋足一口气,双臂一缩,手臂赤溜一下便钻出了他的手中,然后扒腿就往车下跑去。

    这是拐子手师傅教她的缩臂功,算是独门绝技,专门用在像今天这样的紧要关头。

    周一一以为自己可以逃出升天,因为像这种关键时刻只要用上了这种独门绝技,她就可以安然无恙的了。

    却不想,她刚从公交车上下来,她的后背立即传来一种很麻的感觉,这麻感使她瞬间便失去了知觉晕了过去……

    周一一不知道,她其实是被这便衣警察的电棒给击中了,所以才当场昏了过去的。

    头,好痛!欲裂一般!

    这种痛撕扯着周一一身体的每一根神经。

    终于,她从疼痛中清醒过来,睁开了眼睛。

    一阵刺眼的烛光映照过来,她的眼睛疼痛得再次闭上。

    这个睁眼的瞬间,她仿佛看到了不一样的情景,似有雕梁画栋的墙壁,穿着各色裙罗的古代丫环整齐地排列,似还有一位俊美的少年……

    是她出现幻觉了吗?

    还是自己已经死掉了?

    “喂,丫头,明明睁开了眼睛,又为何再次闭上?”一个略带童声的声音响起。

    周一一再次地睁开了眼睛,发现一切都变了!

    她惊讶不已,又觉得无比恐慌!

    这似是古代的房屋,这些女子也都身着古代的衣服,而自己正躺在一张宽大的雕花床上,锦缎被褥盖在身上软软的,身上也是暖暖的,只是头疼痛的厉害。

    床前,站着一位英姿焕发一身雪白锦裘的的少年,他深深吸引了她的目光。

    “你终于醒了?等得我们好生焦急!”少年再次说话,油光发亮的脸上浮起几丝焦急,眉头微微地皱起。

    “这,这是哪里?”周一一奇怪地问道,甚至是一头的雾水。

    她不知道自己这是到了哪里?地狱?或是天堂?

    “是,是天堂吗?”她觉得,这里的一切像天堂多一些,地狱是冰冷的,而她的身体却是暖烘烘的。

    说完话,她感觉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她的声音怎么带着稚嫩的童音呢?听起来虽然脆脆的很好听,可是却是怪怪的。

    “天堂?什么天堂?这里是人间!我是你的主子!”欧阳凌轩大声说道,眼睛里泛着奇怪的光芒。

    他等这丫头醒过来等了几个时辰了,可是这丫头一直就是昏迷不醒的,让他好生着急。

    他可是头一次因为一个丫环而如此焦急的。

    这丫头个性强烈,他刚刚只不过是想逗着她玩儿的,可是这丫头却要逃跑,也太不给他这小少爷面子了吧?

    看来,是得先送去大丫环那里调教调教才行,否则,不是她伺候他,反倒会成为他伺候她了。

    主子?什么主子?周一一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和脑了。

    她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再眯着眼睛仔细地看了四周,最后将目光回到了自己身上。

    这还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了一大跳!

    自己这是什么身板啊?跟个小朋友一般大小?小胳膊小腿的,还穿个粉色的花棉袄,这,这,这到底是在搞什么?

    周一一被这一吓,头一痛,再也扛不住地又晕了过去。

    她整天当扒手扒人家的钱包都没有这么吓到过,却不想这里的一切一切真是把她给吓糊涂了!

    欧阳凌轩一见杜明珠又晕了过去,扯着她的胳膊就摇晃起来。

    “丫头,你再晕我可是将你扔到雪地去了!”

    周一一被摇醒,并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脑袋,手上还沾了一些血渍。

    “这里是哪里?”周一一觉得自己要疯掉了,这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在她的身上,她真是扛不太住。

    “不会这一跌,把脑子跌坏了吧?”欧阳凌轩坐到了床沿边上,双目审视着她,嘴里嘀咕着。

    在路上买个他喜欢的丫环回来伺候自己,这可倒好,还伺候上她了。

    且,她还躺在他的床上呢。

    一听雪地,周一一顿时觉到了一股子的寒气扑面而来。

    在此之前,可是炎热的夏天,眨眼的功夫,还到了冬天了,她还变成了一个小女孩,周遭的一切也变了。

    她从小就没有眼泪的一个人,从小也孤独独立惯了,可是这一刻,她真的想痛哭一场。

    这里即不是看守所,也不是警察局,更不是天堂与地狱,这到底是哪里嘛。

    难不成像小说里写的自己玩起了穿越来?

    穿越??!!

    是穿越吗?

    “这到底是哪里?是什么朝代?”周一一想到穿越的时候,她赶紧问着床前的少年。

    少年的脸真的很好看,长大后一定是个能迷死人的美男子!

    “丫头,你是不是真的撞出病来了?脑袋撞残疾了吗?”欧阳凌轩越发觉得这丫头问题很大。

    “这到底是什么朝代?”周一一面露着急神色,很郑重地重复问道。

    她一听到这个稚嫩的女童声,她就头更加的痛而且发麻,更有一种要抓狂的感觉。

    “这是小唐朝,难道你爹没说过?”欧阳凌轩耐着性子解释。

    小唐?小唐是什么朝代?她虽然没念过什么书,可是她还是知道大唐的,也就是唐朝,怎么还出了个小唐?

    看来,她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的朝代了……小唐朝。

    这对她来说,是杯具还是洗具呢?

    人家穿越好歹也穿越成个公主或者是妃子什么的,她可倒好,一穿就穿个丫环,苦人到哪里都苦,还真是一点不假啊。

    从扒手到丫环,生活会发生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突然很是期待这样的生活。

    就冲这一排整齐的丫环,还有这个看起来调皮的少爷,她以后的日子将不会再寂寞了。

    “你是我的主子吗?”周一一问道,而且正在调整情绪接受现实。

    周一一的身体虽然只有十来岁的样子,可是她的思想与灵魂却是成年人了。

    无论是哪个朝代,什么社会,巴结上司才能得以生存。

    更何况,她现在在这个陌生的朝代,只有伺候好自己的主子,才能更好的生存下去。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就是你的主子!你,现在没事了吧?”欧阳凌轩边问边打着哈欠。

    夜,真的已经很深了,他也真的好困了。

    “还好,没事了,只是头有些痛而已。”周一一如实作答。

    “那,赶紧起来吧?你睡的可是我的床!”欧阳凌轩站起身来,怒目而视着她。

    周一一顿悟,机灵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怎么可以霸占少爷的床呢?虽然这一切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她必须接受现实。

    就如同当年她一夜之间被人带走,然后被人用皮鞭抽打,她是在拳打脚踢之间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扒手,她知道生存的重要性。

    “少爷,让我来伺候你更衣上床吧?有洗脸泡脚吗?”周一一连忙问道。

    这回该轮到欧阳凌轩吓一大跳了。

    这丫头不是一直反对伺候他的吗?怎么摔了个跟头,就想通了?

    他摇了摇头。

    “那我赶紧去给您倒热水,给您泡个脚,然后再更衣睡觉!”

    在其他丫环的指引下,她端来了一大盘热气腾腾的热水。

    说实话,欧阳凌轩这双脚还真是冷得有点失去知觉了,当他的双脚被周一一脱得精光,然后泡进这温暖的热水中时,他好生感动。

    他贵为将军府的少爷,却从小没有娘疼,他渴望长大后有一个能给他感动的女子成婚。

    他的将军爹爹其实在一年前就开始有意无意地替他张罗与他般配的女子了。

    “很舒服吧?”周一一笑意盈盈地问道,并翘首以待。

    半天半夜了,这是他看她第一次笑,笑起来真的挺好看的,还跟他一样,有酒窝窝呢。

    “真的好生舒服!”他伸过手,在她的头上蹭了几下,以示对她的肯定,也同时想试探一下,她是否还在有意地反抗。

    她只是冲着他甜甜地笑,反应跟先前大不相同。

    看来,这丫头摔成了个明白人了。

    他闭着眼睛,她的双手来来回回地在他的双脚上摩挲着,舒服得让他不忍从水中起脚。

    周一一从小没有兄弟姐妹,伺候这位十来岁少年时,她视他如同弟弟一般。

    她用麻利的动作解开他外套锦裘的绅,一颗,两颗,三颗……

    周一一全神惯注,一心一意,只求生存。

    这欧阳凌轩又突然一把将她拦腰抱住,并狠狠地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