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邪少的坏坏阴谋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29本章字数:3285字

    “妹妹,我的好妹妹,我贴心的妹妹!”欧阳凌轩一脸感动,双目深情地注视着她。“以后,你就全心全意伺候哥哥,好吗?”

    周一一没有想到这小子还这么风流?小小年纪就动了春心了?最多也就十二三岁的年纪吧?

    这么点年纪,就哥哥妹妹地叫个不停,还真是风流坯子!

    论身体,这小子确实可以叫她妹妹,可是论心理跟思想,她可是大上他好几岁的呢。

    所以这小子安的什么心思,她可是一清二楚得很。其实这小子已是春心萌动期了……

    周一一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对着他的胸膛推了一把,他整个人向后倒了下去。

    “你,你要干嘛?”欧阳凌轩脸色顿变,看着张牙舞爪的周一一反被吓到。

    “给我好好睡着吧,别整天想些乱七八糟的!”周一一一边摇头,一边伸过一只手将他按住,另一只手揭开被子,盖了上去。

    欧阳凌轩没有想到,这小丫头不仅倔强,还突然变得如此沉稳又火爆,即让他惊讶还让他感动,真是很符合他的个性。

    这一整晚,他都激动得无法入眠,那小丫头的神情举止,一哭一笑都牵动着他的神经……

    从这一天开始,周一一便担当起了贴身丫环的重任,从早到晚都要寸步不离地赔在他的身边。

    他读书,她给他打扇,他写字,她给他研墨,当然,还有监工的作用。

    清闲的时候,他会给她吹草笛听。

    周一一将欧阳凌轩这位少主子伺候得可谓是周到体贴不说,欧阳凌轩这几年里只要是一睁开眼睛看不到这丫头,他就会感觉缺失了什么,如同掉了魂一样。

    三月,清晨,欧阳将军府的后花园内。

    粉色的桃花,火红的玫瑰,雪白的梨花……都竞相开放着,姹紫嫣红地将将军府装点得份外妖娆美丽。

    一名一身脆绿色锦缎白色花边裙子的少女正疾步走在后花园的青石板路上。

    她一头如泼墨的头发正潇洒地披至肩头,左右各挼了一缕至脑后,用一根淡红色的布条束在一起,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头的左上方,还插着一个酷似八爪鱼的透明饰物。

    她的脸上还略微地涂了些胭脂,白晳的皮肤里透着淡淡的红色,还有那大而亮的眼睛上方,涂了一层蓝色,看起来酷似现代的眼影。

    她除了服饰跟这里的人没有区别外,其他一切跟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格格不入。

    她的双手端着檀香木的脸盆,脸盆里正冒着热气,盆的边上,放着一条白色的绒布条。

    她的神色自然,气息均匀,眉头微皱,神情略显疲惫,正疾步如风,丝毫不敢怠慢地向对面的凌轩宫走去。

    只是,她这心里面,像怀着小鹿一般的一顿乱撞!且昨天晚上她几乎是一夜无眠。

    哎,这少爷的命呀,恐怕比皇帝都好过,皇帝洗脸都是自己动的手吧?

    而这小子,洗脸洗脚都是她给动的手,就是洗个澡,她也要给他搓背。

    少爷洗澡,对她周一一来说,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

    就如昨天,那个心慌意乱的瞬间……

    “黄鹂儿,黄鹂儿呢?”坐在澡桶里的欧阳凌轩对着身边的男家丁小李子嚷嚷道,还冲着小李子推了一把。府上的丫环,一律以鸟作为名字,这是她那风流的少主子欧阳凌轩规定的。黄鹂儿就是欧阳凌轩给周一一起的名字。

    此时浴房内,热气弥漫着,迷雾一片,那偌大个龙凤呈祥的风屏上弥漫着一层厚厚的水气。

    当时,府上男家丁小李子在他身上擦来擦去的,欧阳凌轩被擦得是汗毛直竖。

    “黄鹂儿……”小李子重复着少爷的话向屏风外面叫嚷道,声音尖而细。

    正在风屏外拿着衣服等候吩咐的周一一就知道,过不了多久他一定会叫她的。

    她当时还有一种奢念,如果今天这小子不叫她就好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

    可这念头刚从心头闪过,叫喊声就过来了。

    “少爷,男女有别啊……”周一一一脸的痛苦状。

    不过,她已经将衣服扔到了屏风上,手上拎起来搓澡巾了。

    “有别?有什么别呀?又不是没洗过,嘻嘻!”欧阳凌轩嬉皮笑脸地说道,那两颗虎牙虎虎生威地露了出来。

    周一一只得是无奈地笑笑。

    确实是洗过无数次了,第一次洗的时候,她当时心都跳出嗓子眼了,现在也已经是习已为常了。

    至少,她给他搓背的时候他还算安分,并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

    可是她不知道,今天欧阳凌轩,却在心底里正酝酿着一个巨大的“阴谋”!

    周一一拿着澡巾,用力地在他的背上来回地摩挲着。

    “嗯,力度刚刚好,真舒服啊!”欧阳凌轩闭上眼睛,一脸的享受。“不像这小李子,手跟脚似的,皮都搓掉了!”

    “咯咯!”周一一笑了起来,然后抬头望向可怜的小李子。

    身着灰色长袍头戴灰色布帽的小李子噘着个嘴,不满地嘀咕起来:“明明就是不愿意我搓嘛,偏说我的手比脚重!”

    “嗯?”欧阳凌轩扭头瞪小李子。“嘴皮子痒痒了吗?”

    “嘻嘻,少爷,享受享受,洗澡洗澡!”小李子吐了吐舌头,转身走出了屏风。

    欧阳凌轩再闭上眼睛,一脸享受地泡着澡。

    周一一闭口只管在少爷的背上用力地搓着,不一会额头上便浸满了丝丝的汗珠。

    每次她都是半闭着眼睛,不敢太睁开,而且头都偏向外面。

    “少爷,还要搓吗?”周一一喘气地问道,她实在是搓累了。

    “搓,搓啊!怎么可能就不搓呢?还没有搓过瘾呢!”欧阳凌轩不紧不慢地回答,接着又大声地冲着身后叫道:“小李子,加热水!”

    周一一不得不继续弯下腰去,在这厚实的,有着发达肌肉的背上再次卖力地擦拭起来。

    而小李子也吃力地提着大半桶热水走了进来,并冲着这大木桶中倒了过去,顿时热气再次弥漫着整间屋子,搞得跟仙境似的让人看不清彼此。

    周一一突然觉得,这种桶像极了现代杀猪的澡盆,而少爷,就如同一只正在过水的死猪!

    嘻嘻,想到这个,周一一从心底里笑翻了!少爷白得还真有点像脱了毛的猪哟?!

    “前面,搓了后面再搓前面!”欧阳凌轩不紧不慢地吩咐着。

    周一一听后,鼓着眼睛,咬着牙板,拿起手中的搓澡布在他的头上做了几个狠狠捶下去的动作。

    “拜托,这样的动作已经没有新意了!”欧阳凌轩说话的时候眼睛依旧是闭着的。

    周一一冲着他的背吐了吐舌头。

    “少爷,前面都是你自己搓的。”周一一提醒,语气略带抱怨。

    什么时候,她给他搓过前面?这少爷是不是又想存心为难她呢?

    “嘻嘻,无所谓前后面吧?后面都搓了,搓搓前面有什么关系呢?不要那样小家子气嘛,我们之间还在乎那些吗?”欧阳凌轩不在乎地说道。

    我们之间?我们之间不在乎哪些?她跟他之间只是主人跟丫环的关系,该避嫌的时候就该避嫌的呀。

    可听他的口气,好象是什么特殊关系似的。

    “少爷……”周一一乞求着叫了他的名字,希望他能放过她。

    “呃……”欧阳凌轩也爽快清甜地回答,嘴巴撇得很宽地坏笑着。

    “少爷,前面,你还是自己擦吧!”周一一见他笑成这样,气愤地一把将手中的洗澡布扔到澡盆里,澡盆立即水花四溅。

    欧阳凌轩立即脸色阴沉,且有着明显的不悦。

    这小子,凡事明摆着要欺负她,男女授受不亲,她跟他的关系是需要有所回避的,老是这样纠缠不休,恐怕是要遭人笑柄的了。

    且将军曾有意无意叮嘱过她好几次了,希望她跟少爷不要如此亲近,传出去有损将军府的名誉。

    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身份,她是丫环,也从来都没有奢望她跟少爷会有什么结果。

    尘归尘,土归土,总有一天,她跟少爷是要分开的,她或许有一天就突然地回到现代去了。

    而且,少爷要娶亲,等她娶亲了,他也就不再需要她了。

    其实,她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也习惯了被少爷捉弄跟调戏。

    若是有一天她真的离开了少爷,她想她会很不习惯,甚至会很心伤。

    但是,一切都是命运,她是没有办法逆转命运的,就像她要来到这个异世的空间一样,这也是命运的安排跟捉弄,不是吗?

    有些事情,她必须要看透,如果看不透,总有一天,她会受到很重的伤害。

    她害怕这一天的来到!有时候不敢想象!

    她真的很喜欢跟少爷在一起的感觉,习惯其实只是一个小小的原因罢了,更重要的是她清楚自己的心思,她知道自己暗恋这小子。

    她是看着少爷一天天长大的,从一个幼稚的小小少年,转眼便变成了一个英俊风流的男子。

    他的音容笑貌,他的一言一行,早已经深深地刻在了她的脑海里……

    “你真打算不听少爷的吩咐了吗?”欧阳凌轩脸色严肃。

    “少爷,不要为难黄鹂嘛!”周一一噘着嘴,乞求道:“而且,老爷也叮嘱过我好几次了,我们之间应该……”

    “你是我的贴身丫环,关老爷什么事?”欧阳凌轩更加不悦。

    “行了,不要再胡纠蛮缠了,洗的时间也差不多了,赶紧的更衣服起来吧!”周一一显得有些不耐烦。

    “好啊,起来,我马上就起来!”欧阳凌轩二话不说就从澡盘里站起身来。

    周一一根本就没有想到少爷就这样站起身来了。

    她想躲闪来着,可是根本就来不及了……

    少爷那修长健硕的身体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了她的眼底呀……

    更可恶的是,她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黑漆漆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