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奉旨入后宫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30本章字数:10689字

    “老爷,奴婢做事去了!”周一一打破少爷的话,冲着他咬牙瞪了几眼。

    “黄鹂稍等片刻,容本少将话说完!”欧阳凌轩很讨厌这丫头将他的话打断并朝他挤眉弄眼。

    这丫头越是这样,他越是要说,哼!

    “爹,我要娶黄鹂为妻!”欧阳凌轩说这话的时候,冲着周一一笑了,笑得很是张狂,眼睛向上,故意不停地瞎眨一通。

    天哪,这什么人呢?怎么可以轻易就说出这样的话来?让她如何能够相信?

    就算要娶,那也应该征得她的同意吧?

    他愿意娶,难道她周一一就愿意嫁了吗?

    这少爷,就是个恶魔,恶魔啦,一定会个将她害得连饭碗都要丢掉的恶魔!

    不过,少爷说要娶她,她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只是少爷满嘴跑火车,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压根就没有个正形,她能相信吗?

    堂堂少爷会喜欢她一个低下的奴婢?

    周一一啊周一一,你就不要做少奶奶的白日梦了,你清醒清醒吧。

    而且,老爷还站在跟前呢!

    靠,不看不知道,老爷的脸,这是怎么了?

    怎么青一块,紫一块的?妈呀,还,还,还变得跟锅底一般的黑了呀!

    欧阳德山这脸能不黑吗?

    他是被凌轩这小子给气的!

    他居然跟他宣告,他要娶黄鹂儿为妻!

    这成何体统啊?

    他一直以为这小子只是爱跟这丫头打情骂俏,调节一下而已,毕竟都十七八岁的少年了,在这方面也已经早已成熟。却不想,这小子如此离谱,竟然要娶一个丫环为妻。

    这小子脑子是否是受了刺激?

    “你要娶黄鹂儿为妻是吧?”欧阳德山忍住内心的气愤,露出勉为其难的微笑来。

    “嗯,爹爹,万望您能成全小儿,小儿定会给您生个大胖孙子让您抱的!”欧阳凌轩说这话的时候还故意地望了望周一一,并嬉笑着问她:“是吧,鹂儿?您可不能让老爷失望哟!”

    “你……”周一一咬牙切齿,真想臭骂少爷,却只能是嘴巴蠕动着。

    黑脸的老爷就站在她的跟前,她只能是无声地反抗了。

    “别不好意思了嘛,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有什么呢?更何况,您连本少的……嘻嘻!”欧阳凌轩并不在乎他爹什么表情,脸黑成什么样。

    总之,黄鹂儿这丫头,算是逃不掉了!他非她不娶!

    再漂亮的女人,他还真是看不上眼,就爱这可爱到他心里的古怪丫头。

    周一一的头一直是垂着的,她不敢看老爷的脸。也正等着挨老爷的训呢!

    “小子,您就别做白日梦了,半个时辰之后,鹂儿就要进宫了!”欧阳德山慢条斯理地说道。

    虽然肺都快要气炸了,他只能表现出一脸的平静。

    这小子简直就是太不将他这爹爹放在眼里了。

    若是让皇上知道这事,岂不是要扒了他的皮?

    这小子将来要做太子的呀,岂能娶一个丫环当太子妃?太不像话,太不像话了!

    “进宫?进什么宫?爹,您到底在说什么?是昨天被风吹了,受风寒了吧?说糊话?”说罢,欧阳凌轩还伸过手去,在他爹的脸上摸了几摸。

    “太不像话了,你这小子,是爹把你从小给宠坏了!”欧阳德山想避开他的魔爪,可是没避到及时。

    这小子武艺高强,想摸谁的脸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爹,您也不发热啊,怎么突然冒出这么离谱的话来?难道您有其他的病症吗?”欧阳凌轩皱着眉头,脸色担忧。

    少爷担忧起来,也挺好看的,就是有点假正经了。

    “你才有病呢,你这小子!”欧阳德山百般无奈。“且,你爹可是没跟你开玩笑,这可是皇帝的旨意,如果你们不想死的话,就乖乖听话,明天送这丫头去皇宫!”

    欧阳凌轩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爹一定是在捉弄他!或者是不同意他娶她为妻,所以才出此下策,然后赶她出府。

    皇上?皇上为何要突然让她进宫?皇上难道认识这个小小的丫环不成?

    对了,一定是爹玩的鬼把戏了。爹,原来也有如此阴险的一面啊!

    “爹,您这样,会让儿子看不起您,您不能这样欺负一个小丫头!”欧阳德山再次肯定,这是爹爹的鬼主意。

    “老爷,我不会嫁少爷的,只是求老爷别把我赶出去!”周一一担心的事终于开始发生了。

    一定是老爷生气,要赶她出府,一定是这样的。

    “这,千真万确是皇帝的旨意!”欧阳德山再次申明。

    他一个将军,怎么会做出这等欺人太甚之事?

    就算他不同意凌轩娶这丫头,他也不至于用这样的手段赶她出府,这小子当他是什么人了?

    “老爷……”周一一有一种天要塌下来的感觉。

    少爷欺负她的时候,她是想逃离。

    可是一旦真要离开这里,她真的是天晕地转了,无法接受。

    不管真假,总之这府上,她是再也呆不成了。

    冲老爷这表情,她就已经可以百分百的肯定了。

    “爹,如果你敢将鹂儿送出府去,我就跟您绝交!”欧阳凌轩看着周一一绝望的表情时,他的心好痛。

    他是真心喜欢鹂儿的!从五年前在雪地里见到她的时候,他就喜欢上了。

    她并不是天姿国色,倾国倾诚,却也长得出众的漂亮,尤其是那可爱的样子,是个男人都会怜爱的。

    到底,皇上什么时候见过这丫头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嘛?!

    “凌轩,这不是爹的意思,这是皇上的旨意!难道,你不怕死吗?”欧阳德山拿皇上来压他。

    “我不怕死,有本事你让他跟我来较量,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谁也别想带走鹂儿!”欧阳凌轩一把攥过周一一的手臂,紧紧地握在手心,愤怒地吼道。

    被少爷这样紧紧地握着,周一一心里很感激,也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这一刻,她觉得少爷是真的!她能感觉得到这份真心!

    “不知好歹的家伙!”欧阳德山厉声骂道。“鹂儿去皇宫,比呆在这府上有出息不是吗?指不定哪天就能混个皇妃当当!”

    “不要,老爷,我不要做什么皇妃,我就想好生伺候少爷,老爷!”周一一看着将军,泪水在眼中打转。

    “不知道好歹的丫头,这是皇上的旨意,你敢不从吗?”欧阳德山一听火冒三丈地冲着周一一骂道:“就算你不去皇宫,我也不会让凌轩娶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一入皇宫深入海,书上是这么写的,电视电影里也是这么演的。

    一进到皇宫,她的青春年华恐怕就要磋砣在了那深宫大院之内了,一辈子无人疼爱,直到终老……

    恐怕,这太恐怖了!

    “老爷,您把我嫁了吧,只要是不瞎不哑不跛的男子就行!”周一一觉得,要想挽救自己的青春,这是唯一的策略。“我真的不想去皇宫!”

    说到这里的时候,周一一终于忍不住蹲到地上哭了。

    “我说黄鹂儿,你还真是不知道好歹呢,不知道有多少女子想去宫里伺候皇上,可是你倒好……”欧阳德山百感无奈,他也心疼这小丫头,才几岁就在府上,是个即机灵又懂事的姑娘。

    “皇上,进去了想出来,就难了呀!”周一一粉脸上老泪纵横着着。

    欧阳德山听后重重叹息一句。

    “可这是皇上的旨意,无人能够反抗啊!或许皇上哪天烦你了,将你打出皇宫呢?”欧阳德山也是随意一说,算是安慰周一一。

    却不想,同一一却计上心头来。

    皇上的话就是圣旨,就连这大将军恐怕也是无能为力了。

    既然是这样,那除了乖乖接受,还能咋地?

    她不能让对她有抚养之恩的将军为难,更不能让她心爱的少爷为难!

    “老爷,我知道了……”周一一抹干眼泪,声音弱弱地回答。

    “知道就好了,不过伺候皇上比在将军府的待遇可是优厚多了,每月十两工钱不说,如果主子好,还会有很多的花衣裳赏给丫环们的……”欧阳德山走到周一一跟前,尽量说着宫里的好处。

    这宫里可是比他这府上复杂多了,日后只能是看她的造化了。

    不过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改变心意,也算是她深明大义了。

    “爹,如果您让黄鹂儿去皇宫里做丫环,我就跟您绝交!”站在一边的欧阳凌轩可是着急了。“还有你啊,黄鹂儿,你不能答应去皇宫!”

    “少爷,皇上旨意您敢违抗?”周一一虽然不再哭泣,可是眼眶里依旧还有泪。

    想到进了皇宫再也见不到少爷,她这心里难过得真抽抽啊。

    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少爷可能还不知道,她其实是一个有着古代肉体,却是现代灵魂的女子吧?

    这件事情,她除了选择面对,真是别无他选啊。

    逃跑吗?人生地不熟又无依无靠的跑去哪里?

    还不如去皇帝那里开开眼界算了!

    纵有千千万万的不舍得,但这也是命!

    她是信命的,任何人都玩不过自己的命运。

    “皇上,就那么了不起吗?可以强抢民女?”欧阳凌轩气愤地一掌劈了过去,直接劈在了门口百年的桃树上。

    树上桃花落下,飘飘洒洒,如同流星雨一般,还真是别有一番景致。

    “少废话了,半个时辰后黄鹂就跟爹进宫去,不得有误!”欧阳德山不想再这小子纠缠下去,这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即使不进宫,他也不会允许少爷娶黄鹂儿为妻!

    更何况,那个要求黄鹂儿进宫的人是皇上,就更是没有可以逆转的余地了。

    为了一个小小的丫环得罪皇上,这么愚蠢的事情,除非他欧阳德山活退化了。

    这丫头走了,也算是了他这心里头的一块疙瘩。

    看着爹爹绝决离去的背影,欧阳凌轩才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他看着泪眼涟涟的丫头,眉头皱成了川字形。

    “鹂儿,你真的打算就这样走了吗?”他的目光比声音更加的忧郁。

    他真是没有想到,一切来得如此突然!

    周一一点点头,心如刀绞。

    她也是不舍得少爷的,可是又有什么办法?

    “少爷,有机会您可以去宫里看看奴婢,奴婢就心满意足了!”周一一眨了一下她雪汪汪的眼睛,泪水便顺颊而下。

    “要不,我们私奔吧?”欧阳凌轩一脸认真。

    “啊?”周一一瞪着少爷,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私奔是个好主意,可问题是,少爷的身后,已经走来了一排老爷派来的士兵,停在了离她们不远的地方,正虎视眈眈地盯着她。

    “我不能没有你,真的不能,你这样走了,我怎么办?”欧阳凌轩又变得很是焦急。

    “少爷,鹂儿只是去做丫环,做得不好的话,或许很快就会被遣送回来的!”周一一说这话的时候,冲着少爷露出顽皮的笑容来,那晶莹的泪还挂在脸上呢。

    她不想看到少爷忧伤,她喜欢看到他快乐的样子。

    “万一,被皇帝看中怎么办?”欧阳凌轩很担心这个问题。

    如果皇帝敢动他喜欢的女人,他一定会跟他拼了。

    “哈,少爷,不要跟奴婢开这样的玩笑,皇帝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怎会看上我这样姿色平平的女子?只怕少爷倒是身边莺燕无数,奴婢前脚一走,后脚就会把奴婢给忘了。”周一一说完这话,脸红了,似这三月的桃花,带着羞涩。

    “怎会呢?鹂儿放心就是,少爷平时对你是有些轻薄无礼,但并不是薄情寡义之人。你走之后,少爷一定会想办法与你会合,或是救你出皇宫的!”欧阳凌轩信誓旦旦地保证着。

    “知道了……”周一一深情仰视着他,后将头靠进了他的怀抱里。

    少爷的怀抱,是如此的温暖,却是相拥在离别这时,这是何等的悲哀?

    “你喜欢少爷做什么?少爷为你做!”欧阳凌轩搂着周一一,伸手过去擦干她脸上的泪水。

    “少爷,用草笛为奴婢吹一首曲子吧!?”周一一嘴唇微微地颤抖着。

    少爷对她周一一情有独钟,这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她已经很满足了。

    只是,这离别来得也太过突然了,一时之间她还真是难以接受。

    这或许是她生命中的最后一个春天了吧?

    那个该死的皇帝,将她跟少爷分开,她是不会轻易就此罢休的。

    欧阳凌轩随手从身边的树上拈下一片树叶,并放到嘴边。

    一道悠扬清脆的曲音在将军府上下飘扬着,带着忧伤的气息,与春天的灿烂揉和在一起。

    只怕进宫之后,她再也听不到这笛声了,再也不能陪少爷练武写字读书了……

    周一一一边想着一边眼眶又湿润起来,这才发觉有些东西,只有真正失去的时候老知道自己原来真的很在乎。

    “周一一接旨……”就在这时,大门口一阵像鸭公般的声音传来,更带着娘娘腔调,打破了这忧伤的气氛。

    周一一一听有她的名字,吓得脸色苍白。

    看来,这个死皇帝等不急了,要让她去给他送终是不是?

    离老爷宣布还不足半个时辰,就传来了圣旨。

    这皇帝,到底是何许人也?为何要跟她这小小的周一一过不去?

    也就在这时,将军老爷慌张地奔跑过来,扑通一声就跪到了地上。

    老爷一跪,所有人都通通跪下,并发出一阵响彻如耳的扑通之声。

    周一一与欧阳凌轩相视一瞥,也于是跪下。

    只见这位身着蓝色绣图长袍的公公见众人都下了跪,于是面露难堪之色:“唉哟,将军,您怎么也跪下了呢?这是皇帝口喻,不是圣旨!”

    “口喻如同圣旨,周公公请念吧!”将军神色谨慎,不敢起来。

    “那好吧!”周公公清了清嗓子。“众位听好了!”

    “奉天呈运,皇帝昭曰,即刻起将军府的丫环周一一跟洒家一道进宫,钦此……”周公公一脸傲慢地宣布。

    “谁是周一一?”欧阳凌轩一脸疑惑地悄声问跪在他身边的周一一。

    周一一这时笑了笑,面带苦涩。这个名字,她并曾向任何人透露过,为何突然冒出个公公,还亲口说出她的名字?

    难道皇帝是神人也?

    周一一一时之间还真是不知道这皇上是谁,她也不曾记起自己告诉过谁她叫周一一。

    也并没有意识到这个人其实就是一天之内碰到两次的那个成熟男子,而且她还搧过她一耳光。

    若是让她知道她搧过皇帝一耳光的话,她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少爷,我是周一一啦!”周一一弱弱地回答。

    “你叫周一一?不会吧?”欧阳凌轩不敢相信地问道。“为何连少爷我都不知道,而那个鬼皇帝却知道了?”

    “嗯?”周公公犀利的目光寻声望去。

    欧阳凌轩很不服气,为何连皇上都知道了她的名字?

    莫非,这丫头背着她暗地里跟皇上有往来?或者是有一腿?

    他用凶狠的目光侧头看着周一一,这丫头居然一脸的无辜。

    “少爷,您别这样瞪奴婢,奴婢害怕!”周一一知道,少爷肯定生气了。

    其实,她也想了许久,想不出到底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到底会有谁还知道她叫周一一。

    她又跟谁提起过她叫周一一呢?

    百思还真是不得其解了。

    不过,目光最重要的不是她的名字,而是,她马上就要离开少爷了……

    这真是一个让她痛苦不堪的事实。

    “谁是周一一,让洒家看看?”周公公尖着个声音扫视着眼前一大片跪着的人。

    周一一不得不从人群中站了起来,一脸的恐慌不安。

    周公公如鼠一般的眼睛上下打量着她,随后露出较为阴险的笑容:“走吧?周一一,跟洒家进宫!”

    周一一一听,一脸的不知所措,只是用求救的目光看着所有人。

    她知道,她在将军府的日子已经不再了,接下来的日子又是怎样的呢?

    “周一一,你今日休想带走她!”就在周一一认命前行之际,欧阳凌轩一把从地上跃起,并挡在了周一一的跟前。

    周公公面露惊讶之色:“这位是?将军家的七公子吗?”

    “公公失礼了,正是小儿!小儿年少不懂事,请公公见谅!”欧阳德山一把攥住小儿的手臂,并将他拉到一边。

    周公公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谁得罪谁必死无疑,他虽为将军,也必是不能得罪皇上的心腹。

    只是他跟这周公公向来面和心不和,见面话不投机。一条狗,岂能配跟人讲话?

    一旦祸起国,殃起民来,恐怕宫中必会大乱哪!将军替皇上甚为担忧!

    “爹,您放开我!这皇帝真是一点道理也不讲的,天下民女众多,为何独要周一一?”欧阳凌轩脸色胀得通红。

    “皇帝是当今天子,想要谁难不成还要征得您同意不成?”周公公尖细的声让人听得发毛。

    说完,他手一摇:“给我带走!”

    周一一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带走了。

    这府里上上下下十几口丫环,是有人羡慕有人悲哪。

    很多女孩子想进得宫去,却是没有机会,而她周一一明明不想进宫,却非进不可……

    还真是天意弄人。

    欧阳凌轩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周一一被带走而无可奈何,谁叫人家是皇帝?

    “爹,您太懦弱了,您堂堂一将军,难道还怕他一个娘娘腔太监不成?依照我的火气,我一根手指头都能将他打到满地找牙!”

    欧阳凌轩冲着爹爹咆哮,面红耳赤的一脸不服。

    他一堂堂七尺男儿,眼见着自己心爱了五年的女子被人夺走却无反击之力,他这心里头可谓是恨之入骨了。

    从小到大,没有人敢跟他抢东西,只有他抢别人东西的份。

    皇帝,这个狗皇帝,总有一天,他会跟他一决高下的。

    “他是皇帝的心腹,这是皇帝的意旨,你要让我重复多少遍?”欧阳德山解释道。

    “我是不会就此罢休的,一一是我从外面捡回来的,她一定是我将军府上的丫环,否则,我不服!”狗皇帝能叫她一一,她也要叫一一。

    一一永远是他的丫环,他的女人,任何人也别想改变!

    “来人啊,给我看着少爷,不许他出府上半步!”欧阳德山招呼众将士,然后甩手离去。

    “爹……”欧阳凌轩冲着爹离去的背影大声地叫嚷着。

    欧阳凌轩就这样被禁锢在了将军府上,他根本就没有机会出得府去,整个府衙密密麻麻全是士兵把守着。

    就算他有通天的本事,恐怕也难逃出府去。

    有些事情既然没有办法改变,那就只好乖乖接受。

    所以,周一一被带出将军府后,也没哭更没有闹,只是很听话地听着死娘娘腔太监的派遣。

    虽然她很不舍得将军府,也很不舍得少爷,可是这也是逼不得已的事,就如她转眼就穿越到此是一样的。

    她现在很急切地想看看,当今皇帝是何许神人,又为何知道她的名字?

    皇宫,真的是名不虚传的地方啊!

    一踏进那高高的院墙,周一一就有一种做梦的感觉了。

    红墙碧瓦,雕梁画栋,每一处的建筑都不遗余力地表现着皇宫的雍容华丽,属于皇族的气势与气质。

    周一一这一刻几乎忘记了之前的悲伤与难过,被眼前的景象所吸引。

    尤其是那大片的御花园里,一迈进去,还真是人间仙境的感觉了。

    大片的荷塘水质清澈见底,一条条金色的鱼儿在水中自由来去,水面上,小荷露出了尖尖的角,正探视着……

    荷塘的右边,栽满了大片的桃林,桃花正竞相开放着,春风微拂,飘飘洒洒落满一地。

    荷塘的左边,是玫瑰园,园子里有粉的,红的,白的各色玫瑰开放,真是争香斗艳,好不美丽而壮观。

    偶尔,三三两两穿着华丽衣服的宫女们擦身而过,打打闹闹。

    只是一见到周公公时,都面露惊慌之色,赶紧行礼。

    沿着一尘不染的石板路前行,接着便是红柱碧瓦的长长走廊。

    周一一只是紧紧地跟在周公公的身后,双目一刻也不停地扫视着这里的一切。

    电影里也会经常出现这样的地方,虽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却与亲自光临还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周公公,这里真的好大好华丽啊!”周一一终于忍不住地赞叹起来。

    “是吧?所以说,皇宫是任何女子都向往的地儿,您可是有福了,被皇上亲点!”周公公这时扭过头来,眯缝着眼睛,神色间透着蔑视。

    “公公,将来一一享了福,一定不会忘记公公您的!嘻嘻!”周一一看着周公公这个势力的小人,拍起了马屁。

    人拍狗的屁股,那也只是为了生存。

    这可是她进宫认识的第一个人啊,要命的是,他居然是条被太监的公狗,真是悲乎啊。

    周公公一听,脸上乐开了花。

    “知道你是个孝敬的孩子,公公以后可就指望着你孝顺了!”

    “那是应该的!”周一一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盯着公公。

    她发现,公公的腰间,挂着一蝴蝶形状的玉珮,颜色碧绿清亮,十分夺人眼目。

    “哇,公公,前面的花儿好漂亮啊!”

    周一一突然面露惊悦之色,不顾体面地从周公公的身边擦身过去。

    周公公险些撞了一个跟头,一连好几个侧身趔趄。

    “你这丫头,轻点行不行?洒家我这老骨头老腿儿的给撞出个好歹来,你还活不活了?”周公公一脸心有余悸地一只手撑在走廊的大红立柱上。

    周一一全然不顾公公的惊险,只是双腿跪到走廊的长板凳上,身子前倾将一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摘了下来,然后插到自己的头上。

    “公公,好看吗?”她眨着自己雪亮的大眼睛,嗲嗲地问道。

    原本有些愠怒的周公公一见这可爱的奴婢,不由得摇起了头来,且眉开眼笑的。

    “好看是好看,只是洒家没这福气啊!”周公公看着像花儿一样漂亮的周一一,他一脸的惆怅。

    周公公不知道,他身上的这只蝴蝶状的玉珮已经不翼而飞了。

    当然,这是周一一下手干的,她讨厌死这老太监,长得也是贼眉鼠眼的还是皇上的走狗,偷他一只玉珮算便宜他了。

    “公公,您这是要带一一去哪里呀?”

    周一一跟着这老太监走了半天了,还不知道要去哪儿呢?

    她被皇帝亲点来这宫里,不知道要做什么样的差事。

    她跟皇帝无冤无仇的,相信这皇帝会弄点好的差事给她吧?

    会不会成为贵妃呢?

    周一一想到自己做贵妃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丝惊喜的神情。

    做了贵妃,至少不用再被人哟三喝四地使唤了,从此差奴使婢,山珍海味,与世无争过一生,多惬意的生活啊。

    可是,她做了贵妃,少爷怎么办?

    周一一,你有点出息行不行?你才与少爷分开多久?就开始飘飘然了吗?

    这世上,对你最好的就是少爷了,你可不能辜负他的一片真心,一定要僵持住啊!

    你进宫前可是发过誓的,可是要与这皇帝誓不两立,抗争到底的。

    “去皇帝的寝宫!”周公公如实回答,那绿豆大小的眼睛上下审视着她。

    “不会吧,这么快?”周一一忍不住乍乎起来。

    去皇帝的寝宫?这皇帝也太心急了吧?难道此时此刻皇上正在龙床上等着她?

    周一一看了看天色,此时天色渐暗,不久便会迎来夜幕降临……

    周公公一脸奸笑道:“皇上早就等不及了,今日,你可得好生伺候着皇上!”

    什么?早就等不及了?难道,今天晚上她要告别女孩时代吗?那,那少爷怎么办?

    “公公,我可是从来都不曾见过皇上的,为何皇上会让奴婢去伺候?”周一一一脸不服。

    传说,古代的女子嫁人都嫁从未蒙面的男子,只有洞房花烛夜才知道此男子是帅是丑,是瞎子是瘸子的呀。

    难道,她的人生也这样了?万一皇上是个糟老头儿可怎么办?那她可就真的完了。

    又万一这皇上没几年死了,她岂不是要去陪葬?古代妃子给皇上陪葬可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哪。

    想到这些的时候,周一一身上的汗毛都吓竖起来了,脸色杯催!

    “一一丫头,这可得你自个儿去问皇上了,洒家也就一跑腿儿的!”周公公瞄着周一一并催促道:“还是赶紧走吧,万一担搁了,你我可都吃罪不起!”

    “公,公公,一一,一一肚子疼!”周一一捂住肚子,弯下腰,一脸痛苦状。

    周公公摇了摇头,然后尖声叹息:“走吧,别再装了,这伎俩洒家可是见得多了,已经不再新鲜了!”

    周一一吐了吐舌头,直起腰来:“公公,您还是让一一去厨房做饭吧,或者,让一一去扫茅厕也行!”

    周一一觉得,她就是不能去皇上的寝宫。

    这一步踏了进去,可就真的完了!

    正如歌里头唱的:一步踏错终身错,颗颗泪珠往肚吞落,奴才也是人,痛苦的话儿像谁说……

    唉,真的好悲惨哪!

    “周一一,你再跟洒家哆嗦,别怪洒家翻脸不认人!”周公公的脸拉了下来,细声喝道,一脸威慑。

    见周公公发火,她知道她这小胳膊是扭不过大腿的,只能乖乖服从了。

    周一一的头一直埋着,再也无心观赏这里的美景了。

    她好担心啊……

    “到了!”随着公公的一声喝令,周一一这才抬起头来,一块巨大的金字匾上写着养心殿几个大字。

    养心殿外面,整齐排列着好多个带刀的伺卫,个个神情庄严,站姿标准。

    而养心殿的里面正放着若大一张雕着龙凤的床榻,床榻在那飘飞着的层层细纱中若隐若现着,显得轻柔跟神秘。

    “周一一,念在你我五百前年是一家都姓周的份上,再念在洒家对你几分好感的份上,在你进去之前,洒家可是把话给你搁前边了,不然,闯下大祸,谁也保不了你!”周公公正儿八经地望着周一一,神色凝重。

    周一一一脸惊颤,但并不作声,要知道,她可是恨死这狗奴才了。

    周公公紧接着道:“皇上说了,今天晚上就你一个人伺候着,其他人等全部退下了,皇上还说了,你有经验,不必大丫环教你怎么做,所以呢,你可得好生伺候着,不许耍花招,你要搞清楚,这里是深宫大院,想逃的话,是不容易的!”

    这狗奴才说的这叫什么屁话?什么叫她有经验?她有什么经验了?

    顶多,顶多也就见过少爷的身体,还被那个老男人给压在地上亲了一下。至于实际操作的经验,她哪里有了?

    她可是正儿八经一纯情少女,这死皇帝当她是什么了?红楼女子吗?

    “公公,我没有经验啊,您能不能跟皇上说说好话,让皇上放过奴婢,来世,我给您当牛做马,给您当老婆都行!”周一一抓住周公公的手,乞求道。

    这跟男人上床的事儿,她还真是没有做过啊,而且怎么可以就这样失去了自己呢?

    她可是打算将自己给少爷的呀!

    老天爷啊,您来救救我吧,看在我对少爷一片痴心的份上?也看在少爷对奴婢一片真情的份上?

    您可能不拆散天下有情人哪,老天爷!

    周公公一把甩来周一一的双手,脸色潮红:“这皇宫之中,岂能容你如此放肆?”

    “公公,我说真的,下辈子您不做太监了,我一定嫁给您,好不好,这辈子,您就放过我奴婢吧!”周一一差一点就要哭了。

    男女房中之事,她哪有什么屁经验?搞不好,把皇帝惹毛了,她真就活不成了。

    “伺候皇上难道亏你不成?而且,皇上武功高深,您还能身临其境学到不少呢。”周公公这时笑了,笑的很是猥琐。

    这狗奴才,幸好是个太监,否则,这皇上身边的女人还不被他给偷光了?

    皇上就是皇上,真是英明神武,知道将宫里的男人都弄成太监……

    只是,您再英明神武,也不能难为我这小小一颗尘埃呀!

    算了,让这狗奴才救自己,不如自救!

    如果皇上敢动她一根汗毛,她很有可能会咬舌自尽了。

    周一一怀着紧张到死的心情迈过这道门槛时,身后的大门立即就被这该死的太监给掩上了,还发出“嘎吱”的声音在这若大的空间里回荡。

    此时夜幕已经降下来了,门被掩上后,寝宫内有些黑暗,让人心生恐慌。

    偶尔有窗棂上有风吹过,将那层层叠叠的细纱吹得一阵乱舞,苏小小这心都悬到嗓子眼了。

    这黑灯瞎火的,皇帝要干嘛呀?

    “你来了?”

    一道熟悉的男声划破这种黑暗,亦如一道明灯擦亮了周一一心里的恐惧感。

    这声音,磁性十足,好生熟悉,似在哪儿听过呢?

    她寻声望了过去,借着屋外微弱的暮色,床榻前正站着一个人。

    “皇,皇上……”

    周一一赶紧跪下,心都堵到嗓子眼了。

    “平身吧?”皇上声音不急不燥,平静如水。

    周一一却是跪着不起来:“皇,皇上,一一长得姿色一般,身材也是一般,您让一一回将军府去吧?”

    “宫里难道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皇帝的话在你眼里就如此儿戏?”皇帝声音里带着不悦。

    “皇上,一一还有狐臭,怕熏着您!”周一一开始扯蛋。“尤其是一到夏天,狐臭老熏人了,您还是让我这个有狐臭的滚蛋吧?”

    皇帝并没有立即接话,他似乎是被她的话给雷到了。

    片刻之后,皇帝一阵大笑,笑声回荡在这黑暗之中。

    “哈哈哈,狐臭!”

    “是啊,我是真有狐臭啊!”周一一很认真地确定,明亮的眼睛在黑暗中划过一道亮光。

    “周一一,你就是犯有麻风,你也别想再离开宫里半步!”声音里透着对她的不屑。“所以呢,你最好给我乖乖的!”

    周一一一听,很气愤,感觉头都要气炸掉了一样。

    她接着脑子一热,于是愤怒地站起来,并扒开这层层的纱帐,冲了过去,玉树临风地站在皇帝的跟前。

    要命的是,她看不清这张脸,脸部的轮廓格外分明,而且这种气势,她似在哪儿感受过。

    “你,你身为皇上,为何要强逼民女?您这么做,与匪类有何区别!”

    周一一知道顶撞皇上是该死的,可是她实在是受不了。

    这皇上,好象在跟她玩捉迷藏。

    她一直都在明处,而他却在暗处一样,否则,他怎么会知道她叫周一一?还要让她陪他上床?

    “周一一,你太放肆了吧?”皇上吼道。

    “伟大的皇帝大人,都说皇帝后宫三千,哪一个也不比我周一一强啊?您,您还是放过我吧?”周一一依旧恳求着。

    “这是两码事!”皇帝喝道。

    “两码事,怎么会是两码事呢?您有生理需求,您可以找您的妃子啊,您和我这一丫环过不去算是怎么回事啊?”周一一差点就要哭了。

    如果皇上此时此刻真的想要了她的话,她恐怕也是无处可逃的。

    她不能硬来,顶撞了皇上,最终受伤害的还是自己。

    她应该软磨硬磨,死缠乱打,或者另想他法。

    “这与生理需求又有何区别?”皇帝明知故问道。

    “皇上,我,我一上床就喜欢打屁,不信您听……”周一一憋了一口气,然后用力一放。

    “不……”一声巨大的屁声响过,一股臭死人的味道弥漫来了。

    皇帝咽了咽喉咙,愣是半天没有答上话来。

    片刻之后,他大笑起来:“哈哈哈,周一一,你这臭丫头,皇帝我就那么令你讨厌?不受你待见,你就真一点也不愿意伺奉皇上?要知道,你这位置可是多少人巴望着的呢!”

    “皇上,不是一一不想伺奉,是一一真的没有思想准备,再者,一一真的有狐臭,还会放屁,怕熏了皇上……”周一一替自己捏一把汗地解释着。

    “少废话,你赶紧过来,替朕更衣!”皇帝的笑声立即止住,并打断她的话。

    完了,完了呀,这皇帝是软硬不吃啊,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