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皇上御赐侍寝丫环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30本章字数:10689字

    好话歹话说了一箩筐,他就是死活不答应放过她。

    他堂堂一皇帝,跟她一小小的将军府奴婢较什么劲?

    反正不管怎么样,她不能轻易从了他。

    “皇上,这黑灯瞎火的,先将蜡烛点上吧?”

    周一一想看清这皇帝的真面目,她真的想知道这人到底长什么样子?是不是跟她有什么过节?或者是交过手?

    否则,他怎么会认识她的?这对她来说,就是个谜!她很想现在就解开这个谜。

    “朕喜欢黑着灯,跟心爱的女人在一起的感觉。”

    黑暗中,她似乎看到他咧嘴笑了,笑得她更是恐慌。

    心爱的女人?好肉麻的字眼!这古代男人比现代男人还肉麻哟!真是鸡皮疙瘩掉一地。

    “一一,你赶紧过来呀,给朕脱掉龙袍,朕可是等不及了!”

    “皇,皇,皇上,这,这么急做,做什么呢?奴,奴婢还没洗呢!”周一一觉得,伺奉皇帝的女人,都是洗得白白净净的,而且还要洗玫瑰花泡的水,要香气迷人才行。

    扑哧……

    周一一似乎听到皇帝扑哧的笑声。

    这有什么好笑的吗?她都要哭了呀。

    这皇帝还真是歹毒人哪,完全不拿百姓当回事。

    皇帝笑,是因为他没有想到这丫头会这么好笑,他也知道,这丫头一定会误会了。

    她进宫,无非就是他一个伺寝丫环罢了,她以为她是什么呢?

    是皇妃?真是有意思得很,这臭丫头,看来以后,有得乐了。

    “皇,皇上您为何发笑啊?”周一一壮着胆子问道,向前迈上一步,与皇上几乎是贴面了。

    这味道,依旧好生熟悉!

    “还能怎么着?当然……”皇帝伸过一只手去,将周一一的腰搂住。

    “啊……”周一一尖叫一声。

    她想逃,可是腰被他搂着,根本就逃不动,还浑身发软的感觉。

    传说男人头,女人腰,只能看不许捞,看来是真的了。

    “怎么了?不舒服啊!”皇上将头凑了过去。

    他鼻翼里气息都扑到她的脸上了。且这种感觉,更是熟悉了!

    周一一想飞快地运转自己的脑子,可脑子被这家伙的魔爪弄得跟浆糊似的,她根本就无法思考。

    “皇,皇上,这样不好吧?放,放开我行不行?我身上一身臭汗,怕玷污了皇上您尊贵的身子!”周一一恐慌地答道,还浑身异样的感觉。

    “少废话,赶紧给朕更衣。”皇帝突然松开他的手,并站直了身子。

    周一一定了定神,借着微弱的光线,颤抖着双手解开皇上的龙袍。

    寂寞的养心殿静得只听见彼此的呼吸,尤其是周一一的呼吸,极其的不稳,带着恐怕跟不安。

    “周一一,你是不是偷了周公公的玉珮?”皇上突然问道。

    周一一心头一愣,双手停在了第三粒绅扣边:“皇,皇上,何出此言哪?”

    这皇帝是怎么知道的?

    “你只需要答是或是不是就行了!”

    “没,没有啦!”周一一继续动作,不再说话。

    她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她此刻就如同一只任人宰割的糕羊……

    她知道,她说再多的话也是无用的,只能是泥巴萝卜,走一步算一步了。

    “还说没有吗?”

    皇上一把将她的手臂攥起,另一只手顺着她光滑的小臂溜了进去。

    她顿时觉得一阵痒痒,不由得笑了起来:“皇,皇上,您,您要干嘛啦,奴婢怕痒!”

    “这是什么呢?”皇上的手臂抽了出来,将玉珮举在她眼前。

    随即,玉珮发出一阵幽静的光芒,在黑暗中显得特别耀眼。

    “这是玉珮啊,皇上!”周一一故作镇定。

    “我是问你,这是谁的玉珮?”

    “我的呀,皇上!”周一一的声音里透着无辜。

    当然,她这心里可是犯着毛呢。

    不管怎么样,她只要咬着牙死撑就行了,他有什么证据证明这玉珮就是那个狗太监的?

    “行啊周一一,闯了大祸了您还在死撑,你知道偷大内总管的东西会是什么结果吗?”

    “掉脑袋呗!”周一一无所谓地回答。

    “哦?如果轻描淡写?看来你一点也不怕死嘛!”皇上很诧异。

    “死有什么可怕的,反正我现在生不如死!”

    “放肆!难道伺候皇帝等同于要你的命?”皇上悖然大怒,并将手中的玉珮扔到对面的墙壁上。

    玉珮发出清脆的破碎的声音。

    “差不多是!”周一一继续反驳。

    这臭皇帝都要她的贞操不保了,她还不如死了好呢。

    恐怕,他今天晚上要了她,连长相都没看清楚,他就将她扔出宫去也是有可能的,当不当贵妃还难说。

    “你就不怕我直接要了你?然后将你扔出宫去?”皇上将她的手臂一逮,她扑到了他的怀抱之中。

    这怀抱,好生宽敞,给人安全的感觉。

    只是,这怀抱似不属于她周一一。

    还真是被她猜中了,这臭皇帝就是这么想的,也正在这么干。

    她跟他无冤无仇的,凭什么要这样对她?

    “玉珮碎了,你赔我!”周一一气愤地嚷嚷,并挣扎了几下。

    这玉珮看起来好生名贵,再怎么也可以到京城的当铺当点钱花吧?摔碎了太可惜了。

    这臭皇帝,还真是饱汉不知道饿汉饥。

    “只要你讨得皇上我欢心,皇上的宝物数不胜数,想要什么都给你,来吧,宝贝儿,陪朕练几个回合怎么样啊?”

    皇上只是想继续逗这丫头。

    平时这宫里的丫环妃子们见到她像老鼠见到猫似的,连大气都不敢吭,他觉得很没意思。

    好不容易遇到个能跟自己大声说话的丫头,他可不想错失这次好玩的机会。

    而且,他压根儿就没有动过想要她的心思。

    为了那重重的一耳光,他只是想借机虐一下她,看她到底是什么反应。

    想到上午的那一耳光,他的脸还有一种火辣辣疼痛的感觉。

    这臭丫头,是将他往死里打的呀!不过,那唇,挺软的,也挺甜,让人回味。

    只是,他不想用这样的方式欺负一个民女,一个小得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捏死的丫头,这样也太不男子汉了。

    留下话柄,将来会遭人耻笑的。

    “呸!不要脸!”周一一朝着皇上的脸就呸了过去。

    皇上又咧嘴笑了!这丫头此刻,应该像一头发疯的公牛吧?

    “你敢骂皇上不要脸?好大胆子!”皇上大声喝道。“我看你是活腻了吧?”

    周一一心里发毛的厉害,真想抽自己几耳光。

    周一一啊周一一,人家是皇帝,难道你真的不想再活了吗?

    但是这皇上,简直就是禽兽不如,一点皇上的基本素质都没有,是个女人他都要。

    她放屁,还狐臭,更没有洗澡,他都要,难道祖宗是收破烂的吗?

    “皇上,您祖上是收破烂的吧?怎么什么女人都要啊?”周一一满嘴讥讽。

    反正,她豁出去了。都到这份上了,能挽回吗?这皇帝真要处死她,她也逃不掉。

    看样子,他是存心为难她的,还真是再劫难逃啊!

    “什么?我祖上是收破烂的?周一一,你这是在污辱朕吗?”皇上一听这话,他还真是有点生气了。

    却又忍不住想笑。

    “伟大的,尊敬的,了不起的皇帝,您连我这样的货色也要,很明显您祖上就是收破烂的呀!”周一一反正是豁出去了,开始口不择言,一通乱说。

    “你……”皇帝还真是被她反击的哑口无言。

    问题是,他什么时候说要要她了?这完全就是这丫头自己的误会!

    让她进宫做个丫环,难道也为难她了?

    不过,这误会,他不想解释,让这丫头自己去解开吧。

    “皇上,明妃过来了!”

    就在皇上跟周一一处在这种僵局之际,屋外传来鸭公一样的声音。

    周一一心头一阵诧异:明妃来了?什么意思?皇帝这是要玩双飞吗?

    双飞,那也是她五年前听她那帮扒手男哥们儿说的,听说就是两个女人伺候一个男人,具体怎么操作,她也不是很清楚。

    不过,这皇帝,也太荒淫无道了吧?这天下能如此太平,难道是这荒淫的皇帝治理出来的吗?她还真是有点怀疑啊!

    “皇,皇上,你,你,你简直就是昏君!”周一一连退几步。

    “你,退到一边去,朕需要的时候再宣你。不过,骂朕昏君的,普天下可能就你周一一一人,回头我再收拾你!”言毕,皇上不再理会周一一,而是伸长着脖子隔着这层层纱帐探了头去。

    周一一于是忐忑不安地退了下去。

    明妃,是他的新妃,当今宰相之女,长得美丽温柔不说,还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更是不在话下,十七年龄,也深得他的喜爱。

    今日,这是他宠幸她的第二个夜晚,他确实是有点迫不急待了。

    “皇上,奴婢能退出养心殿吗?”周一一想就此离开。

    人家夫妻在床上玩亲亲,她站在这里算怎么一回事?

    不玩双飞的话,完完全全可以放她走嘛!这皇上,不会是有虐待狂吧?

    “周一一,你别想离开这养心殿半步啊,你就站在门口边,等朕完全不需要你了,你才能再走,明白了吗?”

    “是,皇上!”周一一沮丧地应道。

    让她站在一边的滋味好受吗?

    伺候少爷的时候,她也是等少爷睡下了才走,可少爷是一个人睡的。

    现在,是两个人睡啊,老天爷!

    皇上不再理会周一一,而是对着外面宣道:“进来吧,朕早就等不急我亲爱的明儿了呢!”

    退到门角落的周一一一听皇上这等肉麻的话,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了,肉麻到想撞柱头。

    这时,门嘎吱一声开了,一道温柔的红光照了进来。

    一位肌肤雪白的几近透明,身着粉色拖地长裙的女子走了进来,只见她面如珠玉,妖慵柔弱,发如瀑布,长长的睫毛闪动着,宝石般的眼珠散发出纯净的光芒。

    在淡淡的烛光下显得性感动人,每一个举动都轻盈得撩动其他人的每一根神经。

    “明妃,你来了,快快过来,让朕抱抱!”

    隔着几层飞扬着的白色细纱,声音从床榻边传了出来,还听见皇帝挪动脚步的声音。

    周一一觉得很是奇怪,为什么皇上的床榻前装这么多的细纱,是为了一份心情吗?还是这个朝代流行这玩意儿?

    明妃也几步上前,冲进纱帐里,与皇帝缠绵着抱在了一起,还传来俩人相吻的声音。

    轻纱飞扬,一对男女在轻纱中相拥相吻旋转起来,淡淡的红光弥漫着,将轻纱染成粉红,天哪,这种画面还真是浪漫感人死了。

    难怪,这皇帝老儿会在这床榻前安上这么层东西了,看起来麻烦,实际上增添了不少浪漫气息啊。

    这老家伙,看来挺会享受,也挺浪漫的嘛。

    “周一一,别只顾看,好生伺候着!”周一一被眼前的情形给迷晕了。

    鸭公的声音附到她耳边响起的时候,她才回过神来。

    “公公,为什么是奴婢伺候啊!”周一一想逃离这里。

    此时此刻,虽然让她着迷,甚至是感动,可是,接下来,也会让她感动???

    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一对男女在她跟前XXOO吧?

    上辈子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让她受这样的罪?

    “不是你伺候难道是洒家伺候吗?”公公压低着声音吼道。

    “为什么就是?奴婢不想站在这里,这完全就是泯灭人性的做法!”周一一不服地回吼。

    “你是皇上的伺寝丫环,你不站在这里谁站在这里?你再叫唤的话,就是泯灭你自己!”周公公一边吼一边朝纱帐里的皇上望去,脸色胀得通红。

    他可是怕坏了皇帝的好事,可是这臭丫头却如此的不听话。

    如果不是皇上亲点的,她早就将她拖出去了。

    什么?伺寝丫环?她是皇上亲点的伺寝丫环吗?

    天哪,好大一个误会?为什么刚才没有人告诉她?这狗太监也没说明,这皇帝也是遮遮掩的。

    这俩臭男人,明摆着在捉弄她嘛。天下男人,还真是没有一个好东西,就连这不是男人的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人。

    还好,只是伺寝丫环,不是陪皇帝上床解闷的丫环,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

    可做皇上的伺寝丫环对一个没结婚的纯洁少女来说,也太……

    “周一一,可得小心伺候着,出了差错,唯你是问!”周公公在掩上门前,也不忘叮嘱她。

    周一一冲着这老奴才噘了噘嘴,以示不满。

    整个养心殿内,一片模糊的红色,将帐内的二人掩照得也是模模糊糊看不清真面目。

    可清楚的是,她能听到皇帝跟这个妃子的呼吸声,以及说话声……

    “明儿,可有想朕?”皇上暧昧的声音传来。

    周一一立即打了个寒颤!

    “皇上明知故问嘛!”

    明妃的声音好生细腻,如春天的泉水一般滴进人的心田,难怪会搏得皇帝的喜爱。

    她周一一虽然长相也并不丑陋,平时也爱打扮,跟明妃比较,自己还是略显得粗燥了些,她的美,是一种另类的野性美,尤其是在她化上古怪的妆之后。

    不过,周一一还是自叹不如!

    至少,人家温柔似水,她呢?整天跟个野小子似的,不知道温柔为何物!

    自己刚才还真是自作多情,以为皇上会要她呢?

    周一一啊周一一,皇上是何等尊贵之人,人家选上的女人不比你一个扒手来得得体?

    你怎么就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呢?

    刚才,刚才真是糗得很大呀!

    “明儿巴不得从初一到十五,夜夜伺奉皇上呢!”明妃又接着说道。

    皇上有那么好吗?还夜夜伺奉?你这身子板能经得起这皇帝的夜夜折磨?

    “明儿,今儿个让皇上好好爱你,一夜顶十夜!”

    接下来,周一一便看到皇帝一把将明妃抱起,向床榻边走去。

    随后,他轻轻将她放下,并替明妃除去最后一丝遮羞布,尽管隔着纱帐,却在烛光掩映之下看得很是清楚。

    娘的,这女人的身材是真的好啊!

    倒霉皇帝的魔爪覆盖在了明妃的之上,并将头低了下去……

    接下来,明妃的喘息变得越来越粗重,甚至是发出嘤嘤的哼声。

    周一一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她不得不在这个精彩片段闭上眼睛,并垂下头去,愣愣地站在原地。

    此刻,她真想自己就是一聋子,一瞎子,什么也看不到!

    可是,连皇帝的喘息她也听到了,是越来越重,越来越恐怖……

    “皇上,我要……”明妃哼哼着说道。

    天哪,这什么女人?明目张胆问皇上要?要什么?要让皇帝欺负她?

    这,这男人女人在床上真有那么好玩吗?还如此不知道羞耻地要起来了?

    “明儿,朕爱你了,皮肤这么好,这么白……”皇上喃喃地说着。

    这俩人,好淫荡啊!这么精彩,她周一一怎么就不能看呢?人家都在搞现场表演了,她就是一个看客而已。

    干嘛不看?不看白不看?看了还能学点什么,是不是呢?

    她是女人,迟早要过这一关的啦。

    周一一经不住诱惑地再次睁开了眼睛,抬头看了过去。

    天,天哪,皇上似乎光着身体了!

    这皇帝的身材是真修长,真魁梧,难怪这明妃现在神魂颠倒的。

    虽然看不太具体,可是这样,还真是有现场看录相的感觉,而且还是黄色录相,嘻嘻!

    “啊……”明妃突然尖叫一声。

    “啊……”周一一被这尖叫也吓得尖叫起来,并连连后退。

    她的声音的高度,远远盖过了明妃充满暧昧的尖叫。

    咣……

    她似撞到了一张椅子上,椅子被她撞翻倒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对面床榻上的动静停止了,喘息跟哼哼也停止了,一切寂静得可怕起来。

    周一一知道自己这下闯祸了,断了皇帝的好事!

    这个阶段,应该是到了关键时刻了吧?

    只是,只是这明妃叫什么呢?是不是皇帝这老儿变态还是有暴力倾向?

    “周一一,你到底在干什么?”皇上的怒吼打破这种寂静。

    “皇上,这丫头看来是在找死,明日,让她去洗夜壶吧?”明妃明显的对周一一打断她的好事不悦。

    什么?洗夜壶?让她去洗夜壶吗?那还是赶紧的让她离开这里吧!

    就是去洗夜壶也比站在这里受折磨的好!

    从进这养心殿到现在,她的心脏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谢皇上赐奴婢去洗夜壶,谢皇上!”周一一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叩谢龙恩。

    “周一一,你做大头梦吧?朕有说让你去洗夜壶吗?你给我站好每一班岗,没有我的允许你若敢擅自离开岗位半步,赐你去红楼当妓女!哼!”皇上怒吼着从明妃的身上翻身下来,并坐到一边。

    “皇上,求您了,求您了,赐奴婢去洗夜壶吧?或者去洗茅厕也行啊!”周一一就差哭了。“明妃,您跟皇上求求情,让奴婢去洗夜壶,好不好?”

    明妃自然也是惊讶得说不上话来,只是从床榻上坐了起来,从身后紧紧地抱住皇帝。

    “皇上,一个臭奴婢,何必一般计较,简直就是不识抬举,不要理会就是了嘛!”

    周一一一听,觉得这个看起来如花似玉的明妃,看来心肠还真是不咋地。

    “周一一,如果你敢再吭一个大气,捣乱气氛,照样送你去红楼!听见没有?”

    “奴婢听见了!”周一一沮丧地回答。“只是皇上,难道您要让奴婢站这里一晚上吗?”

    “你没听见朕的话吗?没有朕的允许,不得擅自离开,直到你乖乖听话为止!”皇帝加大声音。

    接着声音又换得很低,只是喃喃低咕:“这臭丫头胆子也太大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周一一可是听得一清二楚的呀,看来这皇帝在故意为难她呀,她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他?

    她真是想看清楚这皇上的长相,可是隔这么多层纱,她哪里看得清楚?总不可能冲了过去吧?人家可是正赤裸着身子正干好事呢……

    这,这叫怎么回事嘛!

    上半夜,周一一可谓是眼皮子都没有眨一下,尽管很累,可是这床榻上的动静大得她哪还有睡意?

    哼哼声,尖叫声,床榻的嘎吱声,简直就是一曲吓死人的交响曲。

    周一一这浑身上下的感受可谓是一点也不比这交响曲简单。

    她是一会发冷,一会又全身冒汗,一会这脸烫得跟火球似的,似要将自己点燃一样,心脏也是一直不稳,乱七八糟地跳!

    一直到下半夜,这动静总算停了下来,而她的心情却是久久不能平静。

    这上半夜,她就觉得自己像生了一场病似的,到了下半夜,身心异常的虚脱跟疲惫。

    这狗皇帝,简直就是淫棍,大大滴淫棍!

    周一一靠在墙角里,等待着黎明的来临,眼睛都不敢多眨一下。

    这是皇宫,稍有怠慢,恐怕会吃不了兜着走呀,而且养心殿外可是有站着好些个带刀的伺卫,她除了忍受忍受还是忍受外,难道还有什么其他想法不成?

    到了这里,就算她是插上翅膀也飞不出去了,除非,皇帝亲口说让她走。

    不过听皇帝这口气,放她走似乎不可能,他存心跟她作对的呀。

    她很期待,早晨的时候一睹皇帝的尊容,看看这位大神到底是何许人也?

    她哪里得罪了这家伙?

    他非要如此这折磨她?

    清晨的第一道曙光来临的时候,周一一正闭着眼睛靠立在门角落里,她实在是太困太疲惫太虚弱了。

    经过一晚上的精神折磨,她似乎经历了九九八十难一样,然后终于摆脱磨难获得重生一样,最后,她居然靠在这角落里闭上眼睛做起美梦来了。

    她梦见,少爷坐在大雕上从天而降来接她来了,她也坐在比骆驼还大的雕上逃出了皇宫,从此与少爷过起了神仙一样的日子。

    “来人哪……”只是这个时候,她梦见自己正跟少爷洞房花烛夜,少爷正抱着她玩亲亲的时候,一声来人哪将她从美梦中惊醒。

    “吵什么吵?本小姐在做梦呢!”

    周一一迷迷糊糊地不愿意醒来,她那嘴唇还在不停地蠕动着,口水掉了一地。

    周一一突然感觉自己的脸膛好一阵疼痛。

    在疼痛下,周一一跳了起来,并厉声吼道:“有病啊,揪人家脸做什么?”

    其实,站在她跟前的揪她脸的就是皇帝。

    他叫周一一这丫头,她还吼他,说自己在做美梦。

    他想上前一控究竟罢了,却不想,却看到她口水流了一地,而且一脸色眯眯的样子,尤其是那张抹了唇膏的嘴,正不停地左右晃动着。

    这张脸,扭曲程度还真是不一般。

    皇帝站在她跟前时,是真的很想笑,可是明妃正在床上呢,他只能是忍着。

    这臭丫头睡觉这副德性,是不是昨天晚上受了他跟明妃的影响呢?

    而且,昨天晚上,他故意将动静搞得大了点的。

    他就是要刺激她,狠狠地刺激她。

    没有想到,还真的管用啊!

    也看来,这丫头还真是与众不同的很。

    从前伺奉他睡觉的奴婢们哪像她这样的?她们可都是将心思装进肚子里,表面上不动声色罢了。

    可这臭丫头,居然还做起了美梦来,而且应该是个与生理有关的美梦吧?

    周一一吼完后,才不耐烦地睁开了眼睛。

    这个时候,她不仅发现天已经亮了,而且还发现,身着白色素布内衣,英俊成熟的皇帝正玉树临风地站在她的跟前。

    他的一只手正拧着她的脸。

    原本这脸是疼的,可是随着眼睛睁开的这一刻,脸已经失去了知觉。

    这个男人?

    不,不不不!

    这个皇帝,不是昨天在京城的街道碰到的那个男人吗?

    还有,他还去了将军府上的,她撞了他一个满怀?

    天,天哪,她怎么就是没有想到是他呢?

    周一一的脑袋开始做放电影前的准备工作,那就是……倒带!

    她也确实有告诉他自己叫周一一这个名字,她也就是随口一说。

    却不想,他记性那么好,居然记下了。

    皇上的脑子应该是记国家大事的吧?怎么可以记这等小事?

    Mygod,似乎昨天,他还压在她的身上,他夺走了她的初吻的,而她,又干了些什么呢?

    她反击,给了他一记耳光,重重的一耳光!

    看来,她真的得罪皇上了!

    他在报复她,是这样的吧?

    否则,他怎么会把她弄来这宫里头,并做他的伺寝丫环?

    “皇,皇上,是,是您啊!”

    周一一的嘴巴结巴到说话都口齿不清了,磕睡全无。

    “怎么了?你也会意外?”皇上眯缝着眼睛问道。

    皇上,并不是什么糟老头啊,皇上,好帅啊!

    和少爷的帅比起来,还多了几分成熟的气质在里头。

    此时一身白衣,长发飘飘的他,就如同一块巨大的吸铁石吸引着她,且吸得她晕头转向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那冷峻的面容里透着一股对她的挑衅,让她即心慌又惧怕。

    “皇上,我,我真不知道您是皇上!”周一一觉得很委屈。

    那一耳光,完全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打的,这皇上看来是真的在记仇了。

    “就算不是皇上,就可以下手这么狠?我吻了你那么一下,我也不是故意的,却挨了你一巴掌!周一一,你的手很重,你不知道?”

    皇上想到那一耳光的时候,依旧恨意满满的。

    “皇上……”周一一无话可说。

    一耳光,就决定了她终身的命运?这也太倒霉了吧?

    可是,她就是打了皇上,周一一啊周一一,你就认命吧?

    “皇上,奴家要起床了啦,伺寝的丫头们怎么还没有来呢?”

    一听到明妃的声音,周一一就觉得身体发冷。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过去伺候明妃?”皇上冲着她喝道,眉头如同两把利剑地竖起。

    “知道了!”周一一做一个万福,赶紧的闪身冲了过去。

    走到床榻前的时候,明妃正在床榻上睡着,身上半掩着一条粉色被单,那姣好的身体跟雪白的皮肤显露无疑,黑发如锦缎一般铺满了半张床,还真是如同一张睡美人的画卷!

    这古代的女人还真是惊艳得让人羡慕,让人妒嫉,周一一惊叹不已。

    “娘娘,我扶您起身吧?”周一一说罢,伸过双手,将明妃从床榻上扶了起来。

    明妃的脸上,有着如桃花一样的粉色,真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桃花开呀!

    明妃只是用厌恶鄙夷的目光看一眼周一一,并不说话,被她扶了起来。

    起的时候,她身上的粉色床单落到大腿间,那对高高耸着的玉兔便映了周一一的眼前。

    却不想,她也迎来了明妃的当腿一脚:“臭丫头,你的手是脚吗?”

    周一一接连后退好几步,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得罪了明妃。

    “娘娘……”周一一委屈地叫道。

    “皇上,您看,您看看嘛!”明妃却只是冲着正从纱帐里走出来皇上撒娇,根本就不解释什么要踢她一脚。

    “怎么了?”皇上瞟一眼愁眉若脸的周一一,再满面淫笑地走了过去。

    这明妃还真是一点羞耻感都没有的?赤身裸体的衣服也不穿,这不明摆着勾引皇上吗?

    昨天折腾了大半夜还不够?不会打算早晨还折腾一番吗?

    “皇上,您看看,这里,被她掐的,都紫了!”明妃使劲地瞪一眼周一一,目光里充满着敌意。

    皇上上前仔细瞧一眼。

    “是哟,是真的红红的,要不,让朕给明儿揉揉?”皇上一脸心疼的样子,并用嘴嘴吻住明妃的手臂。

    这明妃是豆腐做的吗?扶她都会将手臂给扶紫了?皇上和明妃看来都不是什么好人,哼!

    “皇上,您好坏,人家痒痒啦!”明妃一笑,又扑进了皇上的怀抱里。

    而皇上呢,也顺势将她再次放倒下去,像狗啃骨头似的又开始啃了起来。

    周一一深呼吸一口气,立即转过身去,闭上眼睛,继续忍受着这不堪入目也不堪入耳的折磨。

    “啊……”

    终于,没有了周一一什么事儿,被解放的她跑到后花园的一块寂寞无人的空地上,仰天长啸起来。

    她太需要发泄了!

    倒霉的她,为什么要让来到这个陌生的朝代?

    她宁愿当初被那个警察给抓住,然后去蹲大牢也不愿意受这等的折磨啊!

    她这大早晨的,不仅要忍受男欢女爱制造出来的各种声音,还有那不堪入目的动作,还得替她们洗脸穿衣。

    这到底是神马世道啊!

    不过,她在刚才给明妃跟皇上寄裤头的时候,做了一下手脚的了。

    不为别的,就为昨天明妃无故踹她不顺眼,皇帝故意折腾她。

    欲哭无泪的周一一以为他可以就此安静了,然后去睡上一觉。也好在梦里,她与少爷好好缠绵缠绵。

    也不知道少爷昨天晚上睡得可好?她很想他呀!

    这真是一种地狱般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难道要无休止地过下去吗?

    少爷您得来救救我呀,我可爱的心爱的至爱的少爷!

    “大清早的,不怕把狼给逗来吗?”

    可她刚吼完,刚刚寻思完,那个让她胆战心惊的声音又突然响起来了。

    她看也没看皇帝一眼就跪了下去,神色即慌张又不服,且是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皇上,您到这里来做什么呀?”周一一的头一直垂着,满脸无奈。

    这皇上怎么跟个鬼似的,她到哪儿怎么他也到哪儿呀?

    “废话,这是我的宫殿,我到哪儿还要经过你同意吗?”皇上轻轻地喝道。

    “那倒不敢,只是,只是一一困了,想去睡觉!”周一一觉得,皇上这家伙,还是离远点比较好。

    “下半夜的时候,你好像睡得很香吧,还流口水来着呢!”皇上说完,还咯咯地笑了两声。

    周一一的脸突然就红了,心也跳得厉害。昨天下半夜她确实站在门角落里睡了会的,还做梦了,梦见和少爷玩亲亲呢。

    只是,被这个臭皇帝给看到了,简直丢死人了。

    她做这么淫荡的梦,与这淫荡的皇帝有何区别呀?

    她跟他,算不算半斤对八两呢?

    “怎么了?不好意思啊?梦见什么了吧?”皇上伸过手去,将周一一的下巴抬起。

    周一一眨了眨眼,眉头深皱,随后甩了甩下巴:“要,要你管!”

    这脸,怎么这么烫?被人看穿心思的感觉就是想找个地洞给钻了。

    皇上并不生气,只是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来。

    皇上刚才还穿金色龙袍来着,这会却是换了一身白色绣花的长袍,气宇轩昂之势无人可敌,有点像古装片里的楚留香叔叔哟!

    “皇上,您来这里做什么呀?这是下人来的地方!”周一一不耐烦起来。

    虽然眼前这个臭皇帝好英俊,好有吸引力,多看几眼也不嫌多,可是,她是清醒的,是理智的。

    皇上居心叵测,不怀好意!

    “跟我去一个地方!”皇上一脸阴笑地回答。

    就算是阴笑吧,依旧是很迷人,很强大,难怪这些女人们一个个的为之倾倒了。

    光权力就够这些宫里的妃子们争的了,加上长成这样,这还不杀死一大片?

    “去一个地方?”周一一一听,觉得不可思议。

    这皇帝要带她去哪里?要去干什么?这宫里奴才宫女士兵妃子多得可谓是数不胜数了,为嘛,为嘛一定要挑上他呀?

    “对,去一个地方!”皇上重复着刚才的话,双目炯炯而又很邪恶地望着她。

    干嘛这样看着她?如此邪恶的眼神说明什么?是因为昨天晚上她没有伺候周全,他要让她去妓院?不会吧?这皇帝这么损?

    “去哪里呀?”周一一咽了咽喉咙。

    万一真是去妓院的话,她周一一的人生可谓就彻底完蛋了!

    “去妓院!”皇上毫不犹豫地回答。

    “什么?妓院?”周一一大声尖叫起来,惊飞了园内枝头上的麻雀,桃花梨花瓣儿是落了一地。

    她已经顾不得皇帝叫她平身她自己已经站起来了,而且怒目而视着皇帝,鼻翼气得也是不停扇动着。

    这,这到底是人是神还是鬼?

    恐怕,他就是一个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魔鬼!根本就不是什么人类!

    如果是人,有他这样做事的吗?不分青红皂白就要送她去妓院?

    昨天晚上,她哪里没有伺候好,这皇帝要这样虐待她?

    就算她做梦,似乎也与他没有关系吧?有妨碍到他什么吗?

    一个破皇帝有什么了不起的?

    “嗯,妓院!”皇上泰然自若地回答着,丝毫不为她的惊讶而惊讶。

    看来,这个皇帝老儿早就有预谋的,想借昨天晚上的罪名来送她去妓院。

    不就是送她去妓院吗?何必要如此大费周折,昨天就应该直接送她去呀?

    昨天她搧他耳光的地方正好是京城最大妓院。

    看起来一个风流倜傥的,受万人膜拜的皇上,居然会是如此小心眼的魔鬼,这真是天下百姓之大不幸哪!

    “为什么?为什么要送我去妓院?理由是什么?”周一一横眉冷对地吼着,牙齿咬着嘴唇,恨得身体都有些颤抖了,小小的拳头一直捏着。

    “我是皇帝,我做事还需要理由吗?我想杀谁,谁就得死,天下百姓的生死都归我管呢,还何况让你去一个小小的妓院这么一件小小的事!”皇上一脸的嘲讽跟不屑。

    “哈哈哈,哈哈哈!”周一一大笑起来。

    “为何发笑?皇上有值得你一个小小的丫环笑的地方吗?”皇上的神情变得很惊讶。

    这臭丫头笑什么?不过,她猖獗发笑的时候,真是蛮可爱的,尤其是那对深深的酒窝。

    不过,她这样笑,还真是即嚣张又可怜,他似乎有点同情她。

    一个丫头,皇帝让她去妓院,没有吓晕的话还算她有点定力了,看来这丫头还真是与众不同了。

    而且,她居然堂而皇之地站在他的跟前,与他对质反驳,连头都不曾低一下,眼睛里全是对他的愤怒,就如同一只要发起攻势的小母鸡一样,完全就是胆大包天。

    “皇上,奴婢今天才明白,原来您还兼职呢!”周一一立即收回笑容,变得一脸愤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