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扮太监陪皇帝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30本章字数:10692字

    “兼职?兼什么职?”皇上不解地问道。“意思是做几份差事吗?”

    “当然!”周一一歪着脑袋肯定地回答。

    “何出此言?”皇上继续问,越是不解了。

    她除了做皇上,还做了什么其他差事呢?他急于想知道答案。

    “您不仅当皇上,还当阎王爷啊!?就冲您这份操劳与辛苦,我周一一心里也得为您立一座崇高的丰碑。还有就是这杀人,多崇高的职业啊,尤其是无故杀害老百姓的时候,是吧皇上?”

    周一一说这话的时候,可谓是满脸的讥讽,而且字字句句带着攻击性。

    这话里话外,完全就是一嘲讽,是头驴也能听得出来。

    一个即将要被送去妓院的丫头,在临死之前做最后的反驳,这叫兔子逼急了开始跳墙。

    她顾不了那么多了!

    “哈,哈哈哈,原来如些啊!”皇帝一脸的恍然大悟跟笑容满面。

    她看他,他似乎真的很开心。

    不会吧?这皇上原来比驴还愚蠢?还真的以为她是在赞美他?

    “皇上,是原来如此,不是些!”

    “对,对,是此,难道我不知道是此,要你一个臭丫头纠正吗?”皇上将脸凑近了些,并开始围着她转,最后将脚步停在了她的正面。“周一一,我警,今天这事儿,你要是给泄露半点口风,我,我杀你全家!”皇帝笑容全收,凝固住的是一张魔鬼脸。

    靠!这皇上,翻脸翻得比书还快!刚才还在畅怀大笑,转眼就变成魔鬼脸了,眼睛里冒着寒光。

    “杀我全家?”周一一倒也无所谓起来。“您的意思是,就杀我全家,不杀我是吧?”

    皇上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随便地应了一声:“啊,是,杀你全家!所以,你得乖乖听朕的话!”

    “皇上,那您去杀我全家吧,我今儿个就不听你话了!咋地吧?”周一一全力反抗着。

    要知道,她若是真被送去了妓院,她真的从此就玩完了呀。

    那她还要不要见少爷了?少爷还说让她等他的,少爷还说他要娶她的,少爷还说了,说好好多……

    “嘿嘿,小样啊,臭脾气还挺倔!难道你就不怕你父母被我杀死?你全家被杀光了,你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告诉你吧,皇上,我没全家,我天地所生,无父无母,无亲无故,你爱杀就杀吧,总之,爱咋咋地!”周一一说完,头一扭,不再看这个长得好看却心如蛇蝎的家伙。

    上辈子到底做错了什么,她要遭此罪行?老天是不是睡觉去了?要让她遭如此横罪?

    “嘿嘿,周一一啊周一一,看来你比皇帝还神气啊,有意思,真是有意思!”皇帝又笑了。

    主要是这丫头说话有些怪,脾气也挺怪,总之又怪又可爱。

    “皇上,您比我神气,您不是阎王吗?我哪能神得过您呢?是吧?”周一一转过头来,再调侃皇帝一句,又再将头扭向别处。

    她现在恨死这皇上了,压根儿不想看他一眼。

    多看一眼,只会增加她对他的恨。

    “那行,朕不杀你全家了!也不杀你!”皇上换了种口气。

    周一一依旧没有回过头来,为此,她并不感兴趣。

    “我换杀将军府!”皇上漫不经心地说道,还折下一朵桃花来放到鼻尖处,轻轻地闻了起来。

    “不要……”周一一一听皇上要杀将军府,这下可是急了。

    将军府对她有再造之恩,尤其是少爷,她们之间有美好的誓约!

    “怎么?你不是说你没父没母吗?将军府关你什么事儿啊?难道,你在将军府上有心上人了?”皇上只是试探这么一说的,没有想到还真中了她的要害。

    看来这丫头还真有心上人。

    她不可能因为将军府而如此惊慌的。

    “关你什么事?这是我周一一的私事,皇上好象不管这个吧?”周一一气愤地回答,脸也红了。

    少爷,就是她的心上人,她能不心慌吗?

    杀了少爷,她一定会找皇帝报仇雪恨的,做鬼也不饶他。

    “周一一,我再说一遍啊,此次去妓院,属于秘密行动,不许告诉任何人!”皇上继续叮嘱,一脸严肃认真,丝毫没有开玩笑。

    他确实是要带她去妓院,但不是将她卖去妓院,只是这丫头一直在误会他说的话,甚至是将他往坏处想。

    这皇上,好生霸道,也太横蛮不讲理了吧?

    他让她去妓院,她还不能吭气,神马鬼朝代?

    她想回去!回现代去!这五年来,从来没有过像现在这样强烈的愿望想回去!

    就算是昨天晚上,也比此刻的愿望要弱许多。

    坐牢,她也愿了!一回去现代,她就去自守,然后交待所有的罪行,偷了多少钱,作案多少次她都会交待。

    总之,也比去妓院强啊。要命的是,这狗皇帝还不让她声张。

    不让她声张的话,直接让他的大内伺卫将她弄晕,或者搞点迷幻药让她吃了,几下就弄去了不是吗?

    这皇帝的思维都与常人不同,简直就是让她即害怕又害怕,总之就是很害怕。

    “皇上,您卖我去妓院,您却不让我声张,您这样,还不如直接杀了我得了!”说完,周一一蹲在地上哭了,泪水哗哗地往下淌着。

    皇上左顾右盼地望了望!

    还好,此地异常寂静,也无人经过。

    这是周一一特意找的这么一个地方来发泄的,当然得无人区了。

    “周一一,你哭什么哭,谁说要卖你去妓院了?我有那么损吗我?”皇上很不情愿地解释。

    跟一个臭宫女,有什么好解释的?可是他,还是解释了。

    这臭丫头哭起来也好可爱,让人同情,不忍伤害。

    原本,他是就打算这样拖她去的,根本不需要跟她废话,但是,这是一次行动,密谋的行动,他不能不告诉她。

    “不是吗?”周一一突然停止哭泣,并站起身来,双手不停擦拭着脸上的泪水。

    “当然不是!”皇上无奈地回答。

    跟这臭丫头说话,还真是有鸡同鸭讲的感觉,完全的对牛弹琴,甚至是大费周折。

    “那是什么?为什么要让我去妓院?”周一一眨了眨她雪亮的眼睛。

    皇上看着这对眼睛,心脏晃了几下。这眼睛,还真是明亮清澈啊,明妃的眼睛也无法相比较了。

    这里面,完全的清洁,干净,不带一丝一毫的尘埃,他很是喜欢这样的眼睛,应该说是喜欢得不得了。

    “你过来!”皇上招了招手。

    周一一瞪大眼睛,不解皇上是何意,只是上前一步。

    “将头靠近一点!”皇上继续说道。

    “皇上,您不会是想吃一一的豆腐才故意整这么大圈的吧?我知道皇上想要谁就得是谁,可是您……”

    “拜托,您能不能把我这堂堂皇帝想得正人君子一点呢?”皇上立即打断她的话。

    她烦死这丫头这副德行了,好象自己长得是什么天仙儿似的,他一接触她,就以为他要怎么样她。

    烦不烦人呢?这也太费劲了吧?

    “周一一,我是让你把耳朵凑过来点,我得悄声告诉你,不然,让别人听去了怎么办?”皇上百般无奈,却又硬是无法抗拒。

    周一一使劲地瞄着皇上,这一刻,他给了她认真的感觉,丝毫不像开玩笑。

    于是乎,她才将耳朵凑了过去,洗耳恭听着,看他到底是要说什么。

    皇上也凑了过去,还一只手捂住嘴唇,细细地说了几句……

    “什么,让我女扮男……”周一一差点跳起来了。

    皇上一只手过去,将她的嘴给捂住。“小心隔墙有耳!”

    “皇上,为什么是我?”周一一继续一惊一乍,满脸的不高兴。

    “不为什么,皇帝做事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只要乖乖配合朕就行了,这事完成,朕一定会不亏待你的!”皇上依旧是一脸认真。

    他也确实是认真的,这件事情,丝毫不能开玩笑,也马虎不得。

    “不亏待我?是要赏赐我很多金银财宝呢?还是让我做皇后?”周一一说这话的时候,笑了。

    她是开玩笑的!

    可是皇上,却听进了心里面!

    皇上跟周一一交头接耳的过程,却是让站在远处的明妃看得一清二楚了。

    她折下一枝梨树枝,后愤怒地扔下,再狂奔而去了皇太后的慈宁宫……

    “皇上,你别这样攥着我呀,好痛啊!”

    周一一被皇上突然伸过来的手给攥住,一直拖着她沿着御官房边的那条荒废的草坪走去。

    “周一一,你给我闭嘴。再警告你一次,这次行动不能泄露,否则,真将你送去妓院里喂野狼!”皇上停下脚步,吼道。

    接着,他继续攥她前行。

    最后,她俩在一间废弃的茅草屋边停了下来。

    这间茅草屋似废弃了多年了,且深藏在这片茂密的树丛中,还真是不易被人发现。

    “进去啊,看什么看?”皇上喝道。

    “皇上,进去干嘛呀?”周一一忐忑不安地问道。

    “周一一,你哪儿那么多废话呀?让你进去你就进去呗。”说完,皇上推了她一把。

    这只是一间空荡荡的屋子,空荡到连张破凳子都没有。

    只是,在屋子的中间有一口陈旧的木箱子。

    “打开木箱,在里面打一件太监服穿上!”皇上指了指那口陈旧的木箱。

    “什么?太,太监服?皇上,你是要让我装太监吗?可是您明明刚才说让我女扮男装的,怎么变成太监了?”周一一不悦意。

    “让你扮什么就扮什么,你怎么废话这么多?再废话割你舌头,让你做一个永远也不会说话的哑巴!你信不信?”皇上大为恼火。

    怎么跟个鸟似的,叽叽喳喳个不停?

    周一一吐了吐舌头,用手捂住嘴巴,紧张地打开木箱。

    里面,全是一些男人的服饰,连蒙面人穿的黑衣服都有,还有一套蓝色的太监服跟一个小小的檀香木做的精致首饰盒。

    “看什么看,穿上吧?别磨磨磳磳了!”

    周一一拿过太监服,却是瞪着皇上不往身上穿。

    这门,比屋还宽,也太敞亮了吧?

    “又怎么了?”皇上无可奈何地问道。对于这样的眼神,他感觉好陌生。

    “皇上,奴婢要换衣服,拜托您出去一下行不行呢?”周一一将衣服掩在胸前,眼睛疯狂地眨着。

    皇帝恍然大悟:“哈哈哈,原来这样啊!朕出去就是了!”

    周一一撂了撂上嘴唇,准备去关门,却是惊呼道:“皇上,这屋没门的吗?”

    “哈,当然,没门!”皇上站在外面,双手环抱着,身体靠在墙壁上,且笑着回答。

    “没门怎么换呀?”周一一左看右看,怎么也看不到有能遮挡身体的东西。

    “大不了我不看就是了,反正这里也没有其他人!”皇上淡然地回答。“而且,什么样的女子朕没见过,就你周一一,朕不稀罕!”

    怎么会不稀罕呢?他似乎很稀罕呢?他身边的女子,个个见到他都如母狼似的,恨不得将他生吞了,哪有这种风范的。

    个个都巴不得他多看她们几眼呢,连这皇宫上下的宫女都不例外。

    但是,她真的是看累了,完全的眼疲劳,也就是他新看上的这个明妃让他有点新鲜劲儿了。

    皇后的未央宫,他都不知道有多少日子没有去过了。

    周一一照样撇了撇嘴,对示对皇帝的不满。

    怎么办呢?没地方换衣服啊!

    对了,有办法了……

    咦!这臭丫头在里面干什么呢?怎么突然没有了动静?

    皇上纳起闷来。

    “周一一,我进来了哟!”皇上故意吓唬着。

    依旧没有动静!

    “再不回应,我可是真进来了哟!”皇上继续吓唬着。

    仍然是一点动静也米有!

    怎么回事?难不成这丫头人间蒸发不成?

    他制止不住好奇心,将身体转了过去,却不想,屋内人毛都没有看到一根。

    皇上觉得好生奇怪:这丫头难道不异而飞了?难道,她有遁地术?遁地而逃了吗?

    他愣在原地,目光四处搜索着,地面没有丝毫破损的痕迹,只是那口大木箱的盖竖了起来。

    “皇上……”

    就在皇上觉得百般奇怪的时候,周一一突然从柜子的后面冒了出来,且声音大得吓了他一跳,相貌也似变了个人。

    “原,原来你在这里啊?”皇上有点结巴地说了一句。

    “我聪明吧?皇上?嘻嘻!”周一一拍了拍身上的这身太监服,然后问道:“怎么样?”

    “哈哈哈,很像个太监嘛!”皇上看着换下一身小太监穿的周一一,忍不住大笑起来。

    “皇上,您明明说让我化成男人的,却让我穿太监服!”周一一却是很讨厌这身太监服,嘴撇了撇。

    “太监不是男人吗?这样才刺激才新鲜嘛,你看你没胡须,声音细细的,简直就是名符其实的死太监嘛!哈哈!”皇上背着双手,面露微笑,目不转睛地打量着。“重要的是,您这里很平坦。”

    皇上指了指自己的胸脯。

    这个动作,他不明说,她应该懂的。

    “皇上,您看您,又开始坏了不是?”周一一脖根处都红了。

    明明她这里挺丰满的,皇上却是要嘲笑她这里平坦,虽然不如明妃,但是她认为,太大了有负担,容易招引色狼,走路也太重,不方便,更不容易下手,不是吗?

    “实话实说,实话实说啊!哈哈!”皇上摇了摇头,笑逐颜开的。

    “真的很像太监吗?”周一一再次问道。

    她真是搞不懂,为什么皇上非要挑她去那个什么红楼,而且还要让她装成太监模样。

    真是不知道这皇帝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太监去红楼,恐怕是要遭人笑柄的吧?与其这样,还不如装成正儿八经的男人呢,到时候她还可以在红楼里面大展伸手。

    “嗯,很像,不仅神像,神也很像,完全就是纯天然的!”皇帝调侃道。

    “什么纯天然的,皇上,您让我装成太监,不如让我装成正宗的男人,到时候还可以风光一把!嘻嘻!”周一一半开玩笑地说道。

    “装男人就没有意思了嘛,太监逛妓院,会不会很有意思呢?”皇上脸上乐不可吱。

    “皇上,我就知道您坏,一定要折腾我周一一,不就是一个耳光吗?至于一直记仇?要知道,您还吃一一豆腐了呢?”周一一噘着嘴,表示不服。

    “什么吃豆腐?”皇上不解。

    关于记仇,那倒是有点。不过重要的是,这丫头有点可乐精神,能解乏。

    “不懂算了,也懒得跟你们这些古人解释!”周一一一甩手,不耐烦起来。

    “嗯?”皇上鼓了鼓眼睛。“是不是太放肆了呢?”

    “嘻嘻,皇上,您不会是要变相把我卖去妓院吧?”周一一不放心地问道。

    “周一一,别把堂堂的皇帝想得如此阴险行不行?我如果要你去妓院,还用得着如此大费周章?我吃多了撑得慌我?”皇上瞪了她一眼后,还摇了摇头。

    周一一拖着这件几乎扫地的太监服刚出得门去,身后却传来皇上一声厉喝:

    “周一一,你停下!”

    “皇上,怎么了?”周一一转过身去,一脸疑惑。

    皇上几步上前,将身体凑了过去,他的手落在了她的耳畔。

    皇上的身体好高大,她几乎被他包围了,他又闻到了皇上身上那股淡淡的男人体味。

    这个味道,少爷是没有的,而且昨天晚上这种味道也不是太明显,或许是因为太过紧张的原因。

    但是此时此刻,这种气味就如同迷幻药一样,从她的鼻尖一直下去,直到她的五脏六腑……

    他的手在她的耳垂边轻轻拔弄着……

    弄完右边,再是左边……

    她居然没有反抗,她呆在原地像个傻瓜!

    “太监会戴耳坠吗?”他的手心里,正拿着从周一一耳朵上取下来的一对蓝色耳吊。

    这是她从街道的饰品店里买来,一对蓝色的鸳鸯戏水,很有象征的意义,就如同他跟少爷一样……

    想到少爷,周一一怎么觉得,她离他越来越遥远了呢?

    少爷,您在做什么?有想一一吗?一一老是会想你啊!

    周一一抽搐了一下鼻子,迅速从皇上的手上取过耳环,奔出屋去。

    “我们现在要干嘛?”周一一再转头瞪着皇上,太阳光落到她的身上,一片的金色。

    “跃过这座墙!”皇上指了指这座高大的红墙!

    “啊?你疯了,皇上?”周一一惊叫起来。“自家的宫殿,大门不走,干嘛要飞檐走壁?”

    “少问些没有答案的问题,你过来!”皇上冲着她招了招手。

    “又要干嘛?”周一一心慌不已。刚才的那个瞬间,她已经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觉得自己对不起少爷,因为她的心走私了。

    心走私,是不对的!

    人和心,她都不能走私,她要为少爷守着才行。

    周一一踌躇不前,只是微微地挪着脚步。

    却不想,皇上几步上前,一把将她拦腰抱在怀里。

    “皇,皇,皇上,您,您不能这么干,您得放我下来,我是丫环!”周一一吓死了,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简直就是魂飞魄散的。

    “闭上眼睛!”皇上命令,目光如炬。

    看上去,皇上不像在逗她玩儿,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为什么?皇上,您这是要干嘛呀?”周一一慌张不已。

    少爷虽然也有欺负她,可少爷人家并没有抱过她呀,初吻也给了皇上,初抱也给了皇上,这,这算怎么一回事嘛!

    周一一挣扎,用力地挣扎!

    “你再动一下,我就把你抛过去,你信不信!”皇上怒目而视着周一一。

    这臭丫头,能不能安静一点呢?在她眼里,他这个当皇帝的难道就这么的没有威信?

    换作其他丫头,让她闭眼,还不都得乖乖地闭上?可她倒好……

    “皇上,您,您让奴婢闭眼,您是不是要……”

    “要什么呀?”皇上有点不耐烦了。

    难道不是要吻她吗?现代的人,男女之间,女的闭眼,男的就要吻女的,这是铁定的规律啊。

    不然,这臭皇上让她闭眼做什么?就算是要跃墙,她也无须闭上眼睛吧?

    她,不能闭,坚决的不闭,一闭可能就又要吃豆腐了。

    “我一闭眼睛,你一定就要使坏了!”周一一与皇上的目光对视着,心跳得很是不稳。

    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的感觉原来真的很幸福,且皇上的怀抱宽敞又舒适……

    “使坏?”皇上一脸疑惑地看着被她抱在怀里的周一一,随后嘴角露出了一丝笑靥来。

    这丫头一定又是在误会了。他抱着她,以为他要亲她吗?这丫头未免也想得太多了吧?

    看看她面红耳赤的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了,还真是心不正往歪处想呢,他明明就是在办正事,哪会想那么多?是她一直在误导他的,那行啊,那就将错就错吓她一把吧?

    皇上咽了咽喉咙,故意做一副暧昧的神情来,将头也渐渐地俯了下去。

    看着她逐渐发生变化的脸,他心里乐翻了。

    就在他的唇马上要接触到她的唇时,周一一大叫一声:“皇,皇上,打住,就此打住!”

    “难道你想拒绝?”皇上瞪大眼睛。

    此刻俩人的距离,能感受到彼此呼吸的变化,尤其是周一一,她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了,再这样下去,她恐怕把持不住了。

    不知道为嘛,原本讨厌的皇上却总是有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将她吸引,她想反抗,却是无力反抗。

    不过,她还是本能地叫住了皇帝。

    “皇,皇上,一一早晨起来没刷牙,嘴巴真是砰臭滴,不信您闻闻!”说罢,周一一憋足一口气,准备喷了过去。

    她早晨确实是没有漱口来着,虽然不臭,但异味肯定是有的。

    皇上的头立即转了过去:“行了,行了啊,别再玩些没用的,赶紧的给我闭上眼睛,否则你会吓晕厥过去的。”

    “皇上,难道您真不怕臭?既然不怕臭,为嘛您刚才扭头过去呢?咯咯!”周一一看着皇上这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

    刚才她一哈气,皇上表情一变,头一扭就过去了,嘻嘻!

    “拜托,周一一,您别自我感觉这么良好行不行?再废话,您可得掉地上了!”皇上见周一一笑,他挺无奈的。

    “给个闭眼的理由!”周一一瞪着雪亮的眼睛,很正经地问道。

    “我飞过去,难道你不怕?”皇上望一眼高墙。

    “哈哈哈,怕什么怕呀,又不是没有飞过!皇上难道忘记昨天您也是抱着飞跑的?”周一一大言不惭地回答。

    “如果朕没记错的话,昨天您眼睛是闭上的!呵呵!”皇上笑了一声。

    “今儿个,不用闭了,皇上,您还是快点吧!”

    周一一话还没有落地,只见皇上一个纵身就飞上了天空!

    “啊……”周一一吓得尖叫起来。

    紧接着,便是几个纵身飞跃,一上一下,再上再下……

    周一一只感觉耳朵风声呼呼,天转地转,树挪花闪的,她真想闭上眼睛,可是眼睛却怎么也闭不上。

    终于,一切都停止了!

    她也被放到了地上!

    可是她的双腿发软,两眼发花,头脑发晕,根本就没有办法站立。

    “哈哈哈,周一一,怎么样?不闭眼睛的下场是不是很悲催呢?”皇上大笑着。

    他看着脸色吓得铁青,嘴唇发白,一脸余慌,且两脚还站不稳一直在原地打圈圈的周一一时,他实在是没有忍住地大笑起来。

    “皇,皇上,我晕!”周一一结巴着说道,身体一直在晃荡,还打圈。

    “让你闭眼你不闭,你看看你现在,哈哈哈!”皇上继续大笑着。

    “看来,不听老人言,吃,吃亏在眼前哪!”周一一说完,终于双手傍在了墙上,双脚停了下来。

    可是眼珠子还停不了,一直在打眼眶中打着转,看得皇帝硬是想笑。

    “周一一,你好点没有啊?是不是想吐呢?”皇上笑着问道。

    “没,没啊,没想吐!”周一一装着坚强。

    却不想,话刚出口,她就对着墙壁吐了起来。

    “呕~呕~~呕~~~”

    皇上一见,赶紧捏着鼻子闪到一边去。

    “周一一啊周一一,你叫我说你什么好呢?还以为我会害你,结果自己害了自己是不是?”

    “记得以前我坐飞机的时候也不晕飞啊,怎么您抱着奴婢才飞这么点高就晕上了呢?”周一一继续逞能。

    呕吐完的她嘴角上残留着一些口水,脸色变得潮红一片。

    “拜托,周一一,您把嘴巴擦拭干净了行不行?这也太恶心了吧?堂堂皇帝的伺寝丫环怎么会是这副德行?”皇上摇了摇头,大踏步地朝前走去。

    “皇,皇上,您等等我!”周一一颤抖着双腿跟在其后。

    周一一以为昨日一进皇宫,她再也没有机会出得宫来了,真是没有想到,第二天就被皇上带出来了。

    虽然这身行头有损她美丽大方漂亮无比的容颜,但是她很知足了。

    所以,此时此刻,她一边跟在皇上的身后,一边环顾着这街道两边琳琅满目的饰物。

    “皇上……”周一一将脚步停在了一个卖头饰铺面前头,并冲着前头的皇上叫一声。

    一听有人叫皇上,整条大街上的目光都齐刷刷朝周一一望过去,并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皇上也听到了!

    他心头一慌,赶紧逃离了周一一视线之内。

    臭丫头,是笨蛋还是傻瓜,难道传说中的脑残终于问世?

    明明俩人都是微服出来,她这么叫,整条大街还不引起骚乱?

    皇上在人们的目光还来不及落到他身上的时候便闪开了,而周一一看到的是一条有着一身金色毛的狗狗,吐着舌头与她对视。

    狗狗很小,眼珠突出,四肢粗壮,肥嘟嘟的有几分可爱,应该是某人养的宠物狗吧?

    可是,明明皇上刚才还在的,怎么眨眼就不见了,却只是一条黄毛狗呢?

    众人也瞧见了这条黄毛狗,只见个个面露失望跟悟意,甚至还有人朝着周一一不满地“切”了一声,便各就各位继续忙碌。

    “汪,汪汪汪……”这只黄毛狗冲着周一一吠了起来,目露凶光。

    周一一皱了皱眉头:难道,皇帝眨眼变成了一只黄毛狗狗?

    看这狗龇牙裂齿的样子,跟这臭皇帝还真是有几分相似哟。

    除了见美女就吠外,还一副福气嚣张的样。

    “汪什么汪?没见过美女?”周一一喝道,还冲着这只看起来弱小的狗做了个鬼脸。

    她根本就没有将它放在眼里!

    连皇上她都只那么放眼里,更何况一条狗了!

    却不想,她话一落地,这只狗就朝着她扑了过来了!

    她原本是想撒腿就逃的,可是这狗的速度好快,一下就扑了过来,她根本就来不及躲闪了。

    她都吓死了!

    这一天,老是被吓,这么玩下去,迟早要玩出脑残来。

    还有啊,这是谁家的狗不看好,放出来在街上乱咬人?

    她以为这只狗是扑过来咬她的,却不想,这只狗一扑到她身上后就在她的脸上一个劲地乱舔。

    老天爷,这狗真不是皇帝变的吧?这么淫荡?真是见美女就咬就舔的主啊。

    “喂,喂,你轻点!”周一一被它给舔得都慌了手脚了,全身一阵发冷发麻。

    她想将它从身上扯下来,可是这狗的爪子像猫爬一样,死死地趴在她身上下不来。

    皇上此时站在一杂铺店的后面,这一幕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笑得他都人仰马翻了。

    看来狗淫荡起来比人可怕呀,皇上一边摇着头,一边走了过去。

    “小姐,需要帮忙吗?”皇上漫不经心地问道,脸上已经乐开花了。

    “皇……”

    周一一的皇字刚出口,就被皇上给捂住了嘴巴,而后一把将她身上的狗狗给捏住了喉咙。

    “叫我黄兄!”皇上一字一句地小声说道,却是不容置疑的语气。

    “啊?”周一一看一眼皇上,再看一他手上的狗,可是两头急啊。

    狗狗的眼睛鼓得跟金鱼似的,再这样捏下去估计得捏死了。

    这皇上为何让他称呼他为黄兄?她得搞清楚吧?

    “不要问些没有结果的废话,叫我黄……兄!”皇上死死地盯着周一一的脸。

    如果再不封住这丫头的嘴,可是真要露馅了。

    “黄,黄兄?!”周一一瞪大眼睛,百思不得其解。

    皇上原本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这就对了嘛!奴婢,太监都以服从皇上的命令为天职,懂了吗?”

    “是,是是是,只是您的手能不能轻点呢?一条生命可是要被您断送了!”周一一双手接过黄毛狗狗,一脸谨慎。

    “怎么?刚亲了你几下就心疼了?”皇上调侃道。

    “您倒是赶紧松手啊!”周一一瞪皇上一眼。

    皇上一边松手,一边喃喃自语:“看来这狗的眼睛比人厉害啊,一眼就能识破乾坤。”

    周一一怀抱着黄毛狗,嬉笑着说道:“黄兄,您受罪了,不好意思啊!”

    嗯?皇上一听,这臭丫头不是明摆着在指桑骂槐吗?

    “周一一,你是不是想脑袋搬家了?居然叫一条狗为黄兄?”皇上瞪着她。

    “你看她一身黄毛,不叫黄兄叫什么呢?我倒是觉得,人还不如狗狗可爱呢,至少狗狗不是伤害奴婢,而是跟奴婢表示友好的!”周一一撇了撇嘴,一脸阴笑。

    她再摸了摸自己的脸,现在这脸上还是痒痒的感觉。

    真是不知道这条狗狗为什么要这样亲热对她?难道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吗?

    她弯下腰去,将狗狗放下去,一脸不舍地对它说:“去吧,去找你的主人吧,别再对着美女吠了,这样会被人当成流氓狗给打死的!”

    狗狗抬头看着她,不停地汪汪吠着,只是脚步,不再跟着她们前行。

    “这条狗看来对我周一一是一见钟情啊,哈哈哈!”周一一大言不惭愧边走边故意说道。

    “那你就嫁给那条狗,做个狗夫人吧,如果您愿意,朕可以放你一马,哈哈哈!”皇上说完,飞奔上前冲一卖扇子的铺面走去。

    “店家,这扇子多少钱一把?”他拾起一把白色羽扇打开来,一副冬梅的水墨画还有扬扬洒洒的字体映入了他的眼帘。

    皇上在展开这把扇子的时候,脸色顿时变了。

    好熟悉的字体,好熟悉的画迹,是她吗?

    “店家,画这副画和题字的是不是一位女子?”皇上急忙问道,丝毫不敢怠慢。

    “这个啊,这个我也不知道呀!”身材瘦小一身灰布衣服的店家摇着头,对于皇上的问话丝毫不在意。

    “这些扇子是哪里来的也不知道吗?”皇上紧接着又问。

    “呵呵,那儿来的!”店家只是指了指沿街不远处的那幢三层红柱碧瓦的高大木楼,目光却依旧盯着店铺前过往的熙熙攘攘。

    皇上顺势望了过去,心里当时咯噔了好几下。

    那不正是他要前去的地方,红楼吗?

    扇子真是从那里出来的吗?难道,她依旧还在那里等着他?

    如果是,那他此次前去,一定会找到她的!

    十八年了,他一直心存内疚,觉得很是抱歉。

    此生,他并不欠任何人的,但是他欠她的。

    他一直想弥补来着,但他是皇帝,他有显赫的地位跟背景,也正是这样的背景跟地位,让他喜欢的女人得不到他的名媒正娶。

    他一直想给她一个名份,但是一直以来都得不到实现。

    似乎,愿望也越来越遥远,遥远到十八年后他只能是微服前来。

    这些年过去了,他不曾见过她,但是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过她。

    她是否还在红楼?他其实也不知道。这些年来,他没有再去打听她的下落,是因为他不敢去打听,曾经的承诺跟誓言在他这里却是成了空,他堂堂皇帝,却说话不算,他还有何脸面去见她?

    当他看到这些折扇,还有这折扇上的字时,他却点燃了一丝希望,见她的欲望更加强烈!

    她爱在折扇上画上富有意境的画,再题上自己的诗,当年在这红楼,慕名而来来要求见她的除了想见她的人外,更是想得到一把她亲手画制的折扇。

    这对当时京城有钱的男人来说,是一种身份的炫耀与象征。

    以前是一扇难求,又为何她今日在大街上到处都是?

    “店家,你的折扇我全包了!”皇上说道。

    店家一听,一脸喜悦:“这位客官,折扇不贵,只需一钱一把,一共十把,十钱就行了!”

    皇上更是愕然了!

    一钱一把?为何如此便宜?当年沾着她宝墨的折扇价值可是价值连城啊!

    “这是黄金十两,不用找了!”在皇上心目中,牡丹的画永远都是昂贵的,万万不止一钱一把的。

    黄金扔到他的店铺木板上,发出咣当的声音,十分清脆,在强烈的光线下泛着金色的光芒,夺人眼目。

    店家看到这十两黄金的时候,满眼的不敢相信。

    “喂,店家,打包啦!”周一一一直站在一边,见店家像八辈子没有见过钱似的愣在一边,双眼泛光。

    不过十把折扇十两黄金,看来这皇帝真是钱多啊,如果真是钱多,干嘛不给她周一一发点呢?

    只要这么一砣就够她花半辈子的了,嘻嘻!

    十两啊,那可是不小的重量。

    五年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黄金130元人民币1克呢,十两那可是6万5千块钱哪!

    “好,好嘞!”店家回过神来,兴奋地收起金子,并紧紧地揣进怀里,开始哼起小曲收拾这十把折扇。

    要这么多扇子赶蚊子啊?问题是,大春天的,哪儿来的蚊子?

    也不知道这皇上是抽的哪根筋,一犯傻买这么多扇子?

    看他那兴奋的表情,好象脑子进水了一样。

    “皇,皇兄弟,有必要吗?那可是十两黄金,您要知道,现在有好多老百姓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没吃没喝的,您却如此的奢侈……”

    “要你管?掌嘴十下!”皇上扭过头去,目光如炬地望着她。

    这臭丫头嘴太多了吧?这些事情是她操心的吗?如果再不制止,恐怕她要反天了。

    她压根就没有将他话在眼里,他做事还需要她来提醒?简直无法无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