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三百万青春损失费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26本章字数:15006字

    平静的大海开始汹涌,星空闪烁,显得那么的静静谧。宋语乔脱了鞋子,奔向了大海。她家在山区,她还没有见过海呢?可惜今夜没有明月,可是日初也快了吧!宋语乔笑问:“学长,几点了?我们一起看海上日出怎么样?”

    吴俊看着轻舞飞扬的长发,与海浪追逐的身影,痴迷的目光在夜里闪烁。宋语乔跟徐佳美一样,要是他说我们一起去睡觉,估计翻脸的概率占九成。更别说她主动跟他走了,当然就因为如此,他才觉得她好不是吗?

    “当然可以,我看看时间……”吴俊掏出了手机,开了机,里边嘀嘀的一连串,像机关枪一样的提示短信。高媛媛又是电话,又是短信问他去哪儿了?吴俊恼火地一摁而过,宋语乔诧笑问:“是不是女朋友,查你行踪呢?你没有跟她说吗?”

    “是家里的电话,我没有说,我这么大的人,出门应酬还要汇报啊!过几天,我就搬到公寓里去住。烦人!”吴俊恼恼地说。

    “我还希望有人烦我呢?学长,你身在福中不知福,几点了?”宋语乔再一次探问。

    “已经一点半了……”吴俊摁了短信,将手机放回了袋中。“再过四个小时,应该能看到日出了吧!”宋语乔在沙滩上坐下,抓了把沙子,任由沙子在指缝里滑落。

    吴俊紧挨着她坐了下来,望着汹涌的大海,笑问:“怎么样,你困吗?困了靠着我的肩,休息一下!”“不困,夜里的大海真美,就算汹涌,看起来,依然是柔美的!”宋语乔赞叹。

    “可惜没有明月,今天出来,你有什么感触?别被她们所影响,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的!比如说楚胤天,就是个很正经的人,李航痞了点,其实也很好……”

    宋语乔的嘴角微微抽动,楚胤天是正经的人?她的耳朵没听错吧?要知道今晚发生的事,就是由他而起的。徐佳美与卢莉还是明斗的,还有她一个暗伏呢!宋语乔附和:“是嘛,反正跟我没关系,像是别人说的,今日一见,不知何年再逢呢?”

    “难说,也许以后会经常见面,我们几乎十天就去赛一次车的!”吴俊试探着,见她没说话,捏住了她的双肩,转过了她,郑重地说:“语乔,我想我爱上你了……”

    “学……学长……我……跟学长不是一个层面上的……”直觉早就告诉她,吴俊喜欢她。可是她还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快表白,并且说爱她。在她看来,爱跟喜欢是不一样的!

    她的脸刹那通红,这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直白的表白。而且这个男人,是市长的儿子,家里又那么有钱。她靠近他,的确是有目的,可是此刻,她却退缩了。

    “呵,什么层面不层面的,感情的事是要讲层面的吗?我爱你,从第一次看到你,我对你就有感觉,就像艺术家找到灵感一样的感觉。语乔,做我的女朋友吧!相信我,我不是随便说说,为了欺侮你什么?我真的爱你!”话已经出口,就没有什么可迟疑的了!

    宋语乔抿着唇,还是觉得不敢置信。他们的感情是波段势的吧,吴俊的确很有魅力,以前她们女生都在议论他。她也不例外,此刻她的心怦怦乱掉,失去了节凑。可是她想以了母亲从小的告诫,喃喃低语:“我……我……”

    吴俊棒起了她的小脸,低下了头,吻住了她的唇。宋语乔的脑袋轰的一声,傻傻地怔在那里,像是电流流过她的嘴唇。他的吻很轻柔,紧紧地抱住了她。宋语乔本能地往后仰,理智告诉她不能这样,可是她竟然没有力量抵挡……

    “吴俊……”身后传来了叫唤声,宋语乔立刻清楚过来,急忙后退,幸亏她是面对大海的。她不想让别人看到,吴俊很恼火,因为这是高媛媛的声音。这个疯女人居然找到这里来了,她到底想干什么啊?

    “吴俊,你干什么啊?打你十几个电话不接,短信也不回,阿姨都急死了!”高媛媛想压住怒火,可是见他跟宋语乔在这里磨蹭,一猜就没什么好事,心里串起了一股火焰,快要将她点燃。嗓门不由地提高,而且有些颤抖。

    宋语乔见是高媛媛,有种被人捉间的尴尬感觉,真想快点逃离,心里莫名的恐惧。吴俊阴沉着脸,冷冷地说:“你来干什么?有什么可急的,我又不是三岁两小!”

    “喂,你知道影响这两个字吗?你跟别人不一样,你是市长的儿子……”

    “你说够了没有,市长的儿子怎么了?我从来没觉得怎么样?再说了,你管的太宽了吧!”吴俊不由地怒火中烧,她算什么啊?老婆也没有她这样管的,这让宋语乔怎么想?

    “我没想管你,是阿姨让我来的,怕你喝了酒,怕你酒驾!我好心来接你,还来错了?走,回家!”高缓缓上前扶起了吴俊,对宋语乔视而不见。

    吴俊一把甩开了她,高缓缓被甩出了几步远,摔在了沙摊上。高缓缓气得吐血,刹那眼泪滚落了下来,轻哼出声:“疼……啊哟,疼……吴俊,你……你太份了……”

    宋语乔手捉无措,不知道怎么办好?吴俊攥过了宋语乔便走,高缓缓哭出声:“救命啊,我的腿,吴俊……”“学长,会不会真的腿折了?你快去看看吧?快去啊……”宋语乔推着吴俊上前,眼前的状况实在让她有些不知所已。

    “疼……疼死了,吴俊,你这个坏蛋,还不抱我去医院。我要是瘸了,我一辈子不放过你!”高缓缓像个怨妇一样,捂着脸抽泣出声。吴俊半信半疑:“喂,你别装了,这是沙滩不是石板,起来啊……”

    “我真的疼啊,我恨死你了……”高缓缓一动不敢动,似疼极了。吴俊这才蹲下了身,扶着她起来,高缓缓整个人挂在了他的身上,咬着牙尖叫:“疼……你……你还不送我去医院……”“你的腿也整过形了?是腿吗?”吴俊切了声,只得抱起了她,往前走去。高缓缓在他的怀里轻声哽泣,宋语乔愣在海边,心里酸酸的,悲悲的……

    “语乔,走啊!”吴俊突得停下了脚步,回头唤道。“学长,你去吧,我没事的……”宋语乔讷讷地说,这是宾馆的沙滩,应该安全吧!

    吴俊还是不放心,可高缓缓这副样子,宋语乔肯定不想看到。楚胤天迎面而来,诧然地问:“什么了?”“胤天啊,你帮我将高缓缓送到医院去……”

    “什么?吴俊,你要是这样做了,你会后悔的。你信不信……”高缓缓忍不可忍,拭去了泪水,严厉地警告。

    楚胤天摇了摇头,劝说:“吴俊,你还是自己送她去吧!扭伤了脚,可大可小!快去吧!”“语乔还在海边呢?你帮她安排个房间,我马上回来!”吴俊咬牙切齿,他已经表白了,她也没有明显的反对。今晚本来可以水到渠成了,却杀出来这么一个夜叉,真让他恨不能将她扔进海里。可是没办法,这个死女人会拿宋语乔报复的。

    “好,放心吧!”楚胤天的嘴儿勾起了邪邪的笑意,夜色里,高媛媛朝他打了个OK的手势。交易就在这个黑夜里完成,楚胤天送了个大大的人情给高媛媛。可是未知的事情,高媛媛却什么也不知道?吴俊的车消失在了视野里,楚胤天缓步向海岸走去。

    她抱着膝盖坐在海滩上,背影萧索,就这在瞬间,楚胤天微微皱眉。脚步也顿了顿,他要不要过去?可是心里的某种情愫作粜,他还是走了过去。怪就怪她,不该闯进这样的怪圈子……宋语乔听到了脚步声,猛得回头,顺手抓起了两把沙子。夜色下,她看不太清,“什么人?是你,你想干什么?”

    楚胤天的眼底掠过了冷意,莫名的恼火,难道他比吴俊差?吴俊算什么东西?双手插着兜,冷然地说:“这里是你家的私人海滩?”

    宋语乔冷哼了声,转身便走。懒得跟这个人渣在一起,她现在没有证据,也无法揭露他。“宋语乔做我的女人怎么样?”楚胤天的声音像是幽静的房间里,炸响了一颗雷。其实连他自己也怔了怔,他会说的这样直白,说的这样顺口。

    宋语乔像是晴天霹雳,快要气炸了,这个混蛋,太过份了。她以为她是卖的吗?有几个钱就了不起了吗?这样作贱别人,她为什么要当他的女人?宋语乔气得瑟瑟发抖,想起死去的母亲,冷笑了声:“女人?什么样的女人?”

    “你以为是情……妇?哧,当然不是,我需要一个摆脱徐佳美的女人,跟我订婚,三年为限,给你十万一年,怎么样?”楚胤天静静地说完,探向了她。

    宋语乔愕然,他脑子没有进水吧!为了摆脱徐佳美?徐佳美有这样厉害,能逼得了他?难道他有什么把柄在徐佳美的手里?该不会也是强间吧?宋语乔冷冷地说:“为什么找我?你看错人了!”

    “呵,我想你是最好的人选!首先,你进我家,我们曾经孤男寡女,跟保姆发生感情,很正常。其次,别忘了,你还有卖身交易合同在我的手里。不怕你讹诈,三年后,合同到期,不会留下后遗症……”

    “人渣……”宋语乔咬牙切齿,冷冷地低喃。不想楚胤天逼了过来,一把托住了她的腰,嘴角勾着邪邪地笑:“你说什么?我可是出过高价了?再说我不是故意的,我甚至连你长什么样都没有看清楚!”

    “放开我,你这个流氓!再不放,我喊人了?”宋语乔举起了手,却被他一把抓住了。

    “最毒妇人心,我的眼睛好的很!”楚胤天早防着她这一手了,她的双手一直紧握着拳头呢!虽然光线黯淡,可是他看得清楚的很。

    “你才是毒蛇,好啊,我答应你,三年,不过我要三百万,你出的起吗?”宋语乔平静了下来,她不正是报仇无门吗?通过吴俊,为何不直接通过他?

    “三百万?你要陪我上床?你是明星,还是名人?”楚胤天冷然说,真是狮子大开口。可不知为什么,他却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她还没有到见钱眼开的地步,至少还懂得珍惜自己。那些轻贱的女人,有几个会自报三百万?

    “不可能,三百万,是我的名誉损失费,青春损失费,还有我的误工费!难道我当了你的未婚妻,还可以去打工吗?还有,你不许碰我,不能干涉我的自由!”宋语乔心里又不紧嘀咕开了,他会同意吗?如果能走进他的家,他的房间,她总会找到蛛丝蚂迹的吧?他要让这个家伙名誉扫地,虽然整不了他破产,至少让他付出代价吧!否则天理何在?有钱就可以淹没罪证吗?为什么这么有钱了,还要做这样伤天害理的事?

    楚胤天放开了她,双手环抱,微蹙着眉头。宋语乔心里扑嗵扑嗵的,可是她总不能为了报仇,什么都答应吧!那妈妈在九泉之下,也不得安息的。不答应拉倒,她总会有办法的!一年不行二年,二年不行三年,三年不行十年!宋语乔扭头便走,楚胤天攥住了她的手:“好,成交,三百万!顺便问一下,你跟吴俊是什么关系?你跟他能理的清楚吗?”

    宋语乔愣了愣,他居然答应了。三百万啊?就算她毕业了,当了白领也很难赚到的。钱在他们的眼里,像是粪土吗?还是黑心钱赚的太容易了!“说啊?你跟吴俊什么关系?还有别的男朋友吗?我必须问清楚,而且三年内你不能谈恋爱,否则我这三百万扔了是小事,被人质疑带绿帽我可受不了!”楚胤天看吴俊这表情,应该是喜欢她。难道她还会拒绝吗?

    “只是朋友!”宋语乔冷斜他了一眼,胸口闷闷的,报仇其实是双刃剑,一不小心就会伤了自己。这样也好,至少她不用面对高媛媛。吴俊只是空中的楼阁,她只能仰视,三年后,她正好大学毕业。而且她是做他的未婚妻,就算分手了,也没什么,总比当情妇好!反正他脑袋进水,钱多了烧得慌,她管他呢!不过,他不会是耍她玩吧!宋语乔扯开了他的手,楚胤天又问:“这么说,是天俊想追求你?”

    “不可以吗?”“可以,当然可以,好吧,跟我走!”楚胤天再一次地攥住了她的手,她的手凉凉的,在这炎热的夏季,摸上去很舒服。还说只是朋友,刚刚在海边干什么?哧,看到高媛媛伤心了吧!

    “去哪儿,放开我!我跟你还没有关系,没有义务帮你摆平徐佳美!”宋语乔想到了徐佳美,甩开了他的手。“马上不就有关系了吗?打好合同,签好字!你的义务从现在就开始生效,给你一个月时间,将晒黑的皮肤养白了,你是要当楚家的少奶奶,不是村妇。一个月后,去见父母,然后就定婚……”楚胤天边走边说,没有一丝感情。必须马上办好,女人容易冲动,如果过了冲动期,她一定反悔。区区三百万,吴俊也给得起。他不会给他机会,天下的好事不能全让他占全了……

    “我没钱!”宋语乔立刻抛出了三个字。

    “没钱?你拿走的二十万呢?”楚胤天俨然一副男朋友的质问口吻,她不像是挥霍的人。“花了!”宋语乔抽回了手,一想到这钱花的,恨得牙痒痒,从牙缝里崩出了二字。

    “花了?二十万二个月你就花完了,去晒日光浴,还是去整容了?”楚胤天笑哼了声,这种便宜货一眼就看出来,二十万可以堆一间房!至于这日光浴,的确够日光的,晒得脱节!宋语乔翻着眼白,拿她调侃,他居然说的出口。

    宋语乔淡淡地说:“给我妈治病了,我的钱,用得着你管吗?我们是雇佣,不是投资,你必须预支我一百万,还有三百万是不包括配合你的奢侈品的,我买不起!当然,以后什么衣服,鞋啊,三年后,我都会还给你的!”

    “哧,你倒是很有商业头脑啊!三百万还要包吃包住包穿,三包?”楚胤天觉得自己挺可笑的,不过,他是不会做亏本买卖的,这笔钱他会几十倍的赚回来。

    宋语乔别开了头,懒得理他,她的心里好怄,可是这是机会,她不能失去。楚胤天深提了口气,勾了勾嘴角说:“同意,但是如果你中途退出呢?不仅这一百万要还给我,还要赔我百分之十的违约金!”宋语乔心里冷哼,她就知道,这钱不是这么好拿的。说不定面对的,还有枪林弹雨呢!就是徐佳美这一关,就这样好过吗?还有他的家人,肯定不好过。可是这年头赚钱,哪一样不是难的!为了钱,为了仇,她要挺住,总不至于,杀了她吧!反正她又不爱他,也不会太伤心。“好,每一年预付工资。但是,你说过,我是出演你的未婚妻,你以后必须与我一致,如果是你故意刁难我,我有权终止合同!”

    “你是学法律的?”楚胤天质疑,不愧是高材生,跟徐佳美比起来,的确长脑子多了。宋语乔再一次沉默,心里却在嚷嚷:“对付你这种色狼,人渣,再不长心眼,就是二百五了!”

    “你家里有什么人?”楚胤天忍住了怒火,侧头瞟了她一眼,他就不明白了,这样天下掉馅饼的事,她还有什么好生气的?难道她舍不得吴俊?总有一天,他会感激她,吴俊确不是她的选择!

    “就我一个……”宋语乔鼻子一酸,唯有悲愤。真是可笑,她现在居然跟这个一而再伤害她的男人走在一起。忍……她要忍,才能讨回一切。就算讨回不了公道,也要将这些人的丑陋公布天下。宋语乔嘴角勾着冷冷的笑意,夜色淹没了表情,却淹没不了恨……

    楚胤天从中听出一些意思,她前后截然不同的态度,难道是为了救家人,才丢掉自尊的吗?可是他却说不出安慰的话,他不是能说这样话的人。

    宋语乔的脚步停在了别墅小屋前,淡淡说:“你打好了,再来找我!”她可不想,上当受骗,钱没有到帐,她是不会相信的。

    楚胤天撇了撇嘴,提步进房。他就是不想结婚,更不想这么早结婚。他有自己的梦想,不想做云博的总裁。要不是老妈以死相逼,他才不稀罕。他说了,他只是替楚胤海管几年。他也不想被老妈唠唠,生什么孙子,让老头子高兴。他不高兴,他不愿意,再说生孩子,让老子高兴的事,也轮不到他……宋语乔的确是个好人选,一箭数雕……

    宋语乔坐在了门前的台阶上,路灯昏黄的灯光,驱逐了黎明前的黑暗。她相信她的人生也是,总会亮起来的。风吹动着她的长发,心也惭惭的平静了下来。扪心自问,她这样做是对吧!徐佳美并没有当她是朋友不是吗?再说是楚胤天不喜欢她,不是她想抢她的男朋友!

    三百万是应该得到的报酬,掀开黑幕,不光光是为了妈妈,也是应有的社会责任感!而吴俊,她们并没有什么?他还不是跟高媛媛一起走了,他们才是最登对的。是的,她什么也不是,她只是社会的一只小蚂蚁,一只要努力杠起生活重担的小蚂蚁。她没有什么可退的,更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门吱吖的响了,宋语乔心里一丝慌乱。听到楚胤天的说话声,她才松了口气,还好不是徐佳美。“走吧……”楚胤天淡淡地说。“去哪里?”宋语乔依然警惕,像是被蛇咬一样。

    “你这个样子,能做我的未婚妻吗?你心里清楚,那是个意外,再说了,我们了结了。”楚胤天的脸冷了下来,这个女人什么意思啊?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该做的,我自然会做的!我不是演员,我会努力。”宋语乔没好气地说!

    “你最好记着这句话,如果你搞砸了,一分钱也拿不到!到公司订合同,我喜欢今日事今日办!别忘了我是你的老板……”楚胤天霸道地命令!要是能请演员,他还用她干什么?他就是不想留下后遗症,更不想被人缠上,也不想别人利用他抄作。

    “现在还不是!”宋语乔冷哼了声。楚胤天冷笑了声,死鸭子嘴硬,没见过这么倔的。难道他在她眼里,就这样不堪。还没有几个女人这样拽的跟他说话,更别说员工了。不知好歹的女人,肯定是喜欢吴俊。拿他当借口,逼自己忘了吴俊吗?哧,他被她利用了,还付了三百万?楚胤天越想越觉得亏,可是他懒得跟她计较,只要她离开吴俊……

    宋语乔跟着他上了车,无需怕他。只是她不解,徐佳美去哪儿了?这个傻女人该不会睡得跟小猪一样吧!可是她不想问,跟她没关系,管她的呢!一路无语,凌晨三点,霓虹依旧,马路上的车辆却很少,畅通无阻。“会开车吗?”楚胤天突得问道。

    “不会!”“去学!”宋语乔愕然,难不成,他还给她配车?也许吧,他们家的保姆都是有车的。果然楚胤天说:“我是赛车俱乐部的,我的女人不会开车,那是笑话!”

    “我要上学,我没时间!谁规定赛车俱乐部的女人就一定会开车?难道开飞机的女人也要开飞机?嫖客的老婆就要当妓女吗?”她才不稀罕什么车呢,万一撞个人,等她是铁窗。那她就什么都没有了,她冒不起这个险……

    楚胤天一个紧急刹车,宋语乔惊得轻呼出声。楚胤天不敢置信地挑了挑眉,这个女人还真是极品。打开了保险带,无视她的愤怒,下了车。宋语乔拍了拍胸口,下了车。

    一栋高楼拨地而起,原来已经到了云博集团的总部了!宋语乔正要跟过去,不想楚胤天冷漠地说:“你在车里呆着!”

    宋语乔翻了翻眼白,努了努嘴,后退着回到了车边,她也不想跟。抬头望着这栋高楼,其实是三栋楼,中间有天桥相连,据说云博药业的实验室,都在这里。还有建筑设计部,坐在这里的,都是白领了吧!

    可就这样气派的大楼,全市第一企,却有着那么黑的黑幕。别人都说医药业是最黑的,潜规则层出不穷。那么建筑业呢,也不过是富人的圈地运动,房价涨到了三万多一平,甚至更高,就算她有了三百万,也买不了一百平的房子。

    深厦的确是个发达的城市,可是她却不想呆!在这里生活太累了,有多少人不是房奴?城市越大有钱的人越多,没钱的人也越多,交通也越差!到处是车,车来车往的……她还是喜欢小地方,清山绿水的,平平静静的生活。

    人活着多少钱才是头啊?干完这一票,要么出国,要么回家乡去。最顶层的灯亮了,宋语乔撅嘴,也不怕被雷劈,还选顶层当办公室。可她不知道,上面别有洞天,是屋顶花园,不出公司就可以与客户,在上面喝咖啡谈公事!

    宋语乔坐回了车里,像是侦探一样,开始审视他的车!现在,她还不能乱翻,免得被他怀疑。而且这车里,应该也不会放着起博器这种黑幕资料的。车真是好车,虽然她不认识这车的牌子,更不知道型号,从一路过来的震动感来断定,肯定比吴俊那辆车好多了。

    吴俊在政府大楼上班,开奥迪也算是奢侈了,肯定不能开这样的好车去的。吴俊……唉,到现在也没有来个电话。都说有钱人担心女人看上的是他的钱,可是女人又何偿不担心,这些花花公子盯上她们是短暂的游戏。

    楚胤天很快地下楼来了,宋语乔不否认,这衣冠楚楚的样子的确是很吸引人眼球。没准哪天高兴了,包个明星,再给明星小三投资,一起拍个小三电影,现演现卖也说不定。反正现在,她在他眼中,就是仇人,没有好话给他的。当然,她明白,这样的情绪要不得,太不理智了!深深了吸气,吐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楚胤天打开了车门,然后打开了车灯,将合同递给了她,顺手送上了笔。宋语乔只接过了合同,一条一条地仔细查看。然后再看另一份,楚胤天的浓眉皱起,睨着她:“怎么,怕我给你下套?”

    “小心驶得万年船,万一是遗书怎么办?”宋语乔还举起了纸,在灯下照了照,好似在检查人民币的真伪。楚胤天的嘴角勾起了清冷的笑,这个女人有点意思!宋语乔刚写了个宋字,手机响了。这响声,让楚胤天莫名其妙的一惊,一定是吴俊打来的。宋语乔刚接起手机,被楚胤天夺了过去,冷然说:“签合同其间,不许接电话,这也是规矩!”

    宋语乔冷斜了他一眼,快速地写下了名字。楚胤天又让她填好身份证,还有银行卡号。宋语乔忍着怒火,掏出了卡,一一填好,扔给了他。

    他才将手机给了她,冷冷一笑。宋语乔摁了键,打开了车门:“喂,学长啊,我没事……你那呢……我自己会回去的,什么?让他帮忙……”

    看着她在夜色里走动,那轻声细语的声音,楚胤天冷笑了声。

    看着这份合同,觉得挺可笑的,今夜他不光是签了她三年,也签了自己三年。三年……他一定要努力地做完所有的事,然后去干自己的事业。公司里的这些皇亲国戚,他看着就恶心!他要让楚英爱知道,他不是好欺侮的,三年他会将公司的业绩翻上一翻,让楚英爱闭上她这张臭嘴,让她的皇亲滚出云博集团。

    宋语乔边走边觉得这个家伙,更可恶了。吴俊将他当朋友,他居然挖他的墙角。宋语乔忍不住淡淡地问:“你不怕吴俊恨你吗?”

    “恨我?这件事应该是你要面对的。你自己摆平吴俊,你不说过,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吴俊不适合你,你是绝对进不了吴家的,我这是救你,明白吗?”楚胤天勾起了邪邪的笑,落在宋语乔的眼中,就是阴毒,西毒……

    “你是他的父母吗?哼……我只是配合你,你该不是让我替你挡住所有的脏水吧!”宋语乔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那她成什么了?毁自己的名誉,这钱果然不是好拿的……

    “不是你说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吗?你必须维护我的形像,至于是不是脏水,就看你自己有什么本事了!”以为三百万是废纸啊,一开口就是二十万,一开口就是三百万!以为在拍泡沫剧呢?可是人民币,有人几辈子也争不来的,不知好歹的女人。

    宋语乔恼得,真想揍他。冷冷地说:“我们可是说好了,站同一条战线上,如果你反悔,合同取消!”要不是因为还有任务,她才不稀罕这脏钱,黑钱……

    “对啊,可是我们早就认识了,你给我当女佣,爱上了我,当然我也喜欢你。吴俊才是第三者,你不喜欢吴俊,跟他说明白。还有那个徐佳美,还有别的什么人,本来就是你应该对付的,你以为呢?”楚胤天淡淡地说完,发动了汽车。

    “我要吐出来了,停车!”宋语乔咬牙切齿地说。“系上安全带,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员工,一切听我的。否则按违约算!”楚胤天冷着脸,眸底却掠过得意。

    “凭什么听你的……”“第六条,合约其间,若是因为女方原因,造成男方经济损失的,男方有权解除合约,并追述相应责任……”“你……卑鄙,拿相应责任忽悠我……”

    “你看了多少遍了,这几个字不理解?”“哼,我解除合约了,我现在没有造成你什么损失吧?停车!”她疯了,跟这头狼为伍,迟早没命!“解约?给十万违约金!”楚胤天皱了皱眉头,不带一丝感情的,公事公办口吻。

    “什么?我又没收到你的钱,合约还没有成立!”大不了,一早就去银行将卡封号了!

    “打个电话查查,钱到了没有!”楚胤天禁不住地露出了笑意,想跟他玩,嫩着呢!

    宋语乔惊愕地握着手机,却不知说什么了,对,现在可以手机转帐。她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别说报仇了,没准被这可恶的男人给卖了。宋语乔冷哼说:“那又怎么样,这样的合同在法律上能生效吗?”

    “聪明,也许法律上不生效,可是民间生效啊,我可以找追债公司,找你啊!”

    “你卑鄙……”“换个名词,你已说了两个卑鄙了!”楚胤天莫名的,觉得逗她太有趣了。很久没有碰到这样有趣的事了,绝对有减压的功效。现在他的心里舒坦多了,三百万值,随时可以拎她来减减压!

    宋语乔阖上了眼睑,冷冷地瞟了他一眼,强压怒火。走着瞧吧,后悔的还不知道是谁呢?楚胤天将车停在了学校的门口,确切的说是,是学校边上工行的门口。宋语乔刚打开了车门,他淡淡地,带着一丝戏谑地说:“去查查,钱到了没有!”

    “谢你提醒!”宋语乔下了车,天际已经泛白了。清早的大街上,难得的安静。宋语乔拿出了卡,到了自动取款机上,一百万果然到帐了。眼睛盯着这么多的数字,心里还是怦怦地跳动了一下。好像是偷来一样,没有安全感。

    随即手机响了,传来了楚胤天的声音:“看好了吗?明天下午五点在校门口等着,一起去省城!”“去省城干什么?”宋语乔诧然,省城还有假设情敌?

    “当然是去给你改头换面……”“不需要,深厦什么没有?要不,你带我去香港扫货吧!”宋语乔冷讥他,有几个钱烧的。那些明星不多是什么扫货的吗?了不起带她去啊!

    “如果你是我真的情妇,我会带你去的!”楚胤天说完,啪得挂上了电话。然后车子呼一声,像离弦的箭,冲进了行车道,消失在了宋语乔的视线里。宋语乔的嘴角勾起了冷冷的笑意:“混蛋,少得意,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妈妈,我会为你报仇的,一定……”

    学校的门还没有开,宋语乔坐在了公车站的椅上。一直坐到六点半,学校开了门,才带着疲惫,回到了寝室。可是宋语乔没想到的是,宋雅居然没有回来。宋语乔大感不妙,如果宋雅再出事,那是她害了她。她将她带出去,又让她碰到了那个男人,怎么办?宋语乔急忙拨打宋雅的电话,她居然关机。宋语乔的睡意一下全无了,唯有叹息。宋雅真的喜欢那个男人吗?唉,只有听天由命了!宋语乔一觉睡到了午后,听得宋雅的探问声:“语乔,你醒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早上啊,你呢?”宋语乔揉了揉眼睛,关切地望着她。

    “我……刚回来,语乔,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我……这一回,我不是为了钱!”宋雅的脸儿绯红,又带着几分的尴尬。宋语乔轻叹了声,她有什么资格看不起她啊!马上她的情妇风波就开始了?什么未婚妻啊?订婚没准要磨到合同期满呢?好在楚胤天,没有结婚。可是傍大款的罪名,肯定是逃不掉的。还有徐佳美,还有他的父母,没准是泥石流,直接将她淹了。宋语乔诧然地问:“宋雅,你真的相信,他也爱你吗?他会为你离婚吗?”

    “不是的,我不想破坏他的家庭。说实在的,我只是觉得他是好人,我对他是同情。这是最后一次了,不会有下一次。我跟他砌底的断了!”宋雅苦涩一笑,见同学回来,便不再说话。手机响了,是徐佳美的电话。宋语乔尴尬极了,还是摁了键:“语乔,你几点回去的?吴俊送你的吗?”“不是……”宋语乔淡淡地说。

    “谁啊?你昨夜不是跟吴俊一个房间吗?你们……那个了吧?语乔,你好厉害啊!傍上市长的公子,真是人不可貌像啊,不声不响的……”电话传来了徐佳美的笑声。

    “我没有跟他一个房间,你别瞎说。他送女朋友去医院了,就问这个吗?那我挂了……”现在她特烦这个人,什么叫傍上了?什么叫人不可貌像?脑子进水的……

    “别啊,晚上出来吧,我们去唱KTV怎么样?我请客!”徐佳美觉得好无聊,最好的朋友卢莉却是小人。想来想去,还是宋语乔比较好。

    “我没空,你找你的男朋友陪吧……”“别啊,你又不是不知道,胤天管着这么大一个公司,哪有空陪我啊!”徐佳美的话,让宋语乔恶寒。难道她连一点点感觉都没有吗?楚胤天不喜欢她,她还一口一个胤天的。未免太天真了吧!宋语乔扯了扯嘴角:“佳美,昨天晚上,他跟你在一起?你跟他到什么程度了?”

    “呵……是啊,还能什么程度,他妈妈很喜欢我,我们也许下个月就订婚!”

    “那祝福你们!有人叫我了,我挂了,就这样……”宋语乔不等她说完,立刻挂了电话。下个月就订婚,楚胤天什么意思?他家里人为什么这么急让他订婚?这年头婚姻自由,他不同意,怎么订婚?如果不订婚,就不能当总裁了?管他的呢,反正她静观其变。

    徐佳美一连又挂了两个电话,宋语乔都没有接。她不要再理她了,虽然她跟楚胤天只是契约关系,可是最终还是伤到了她。现在她倒庆幸,徐佳美不是她的朋友。这是她自己说的,至少心里少一份罪恶感!如果是好朋友,就算是假抢,也心里过意不去吧!

    “语乔,你的电话,是学长的!”宋雅拿着手机,到了卫生间。宋语乔摁了键,吴俊笑问:“在哪儿呢?我在你们学校门口,出来吧!”

    “学……长,好!”宋语乔拿着手机,出了门。真要命,她有些恍惚,像是她强间了楚胤天,他是砸三百万,来报复她来了。

    吴俊的车就停在了楼下,吴俊斜靠车门边,不时的有人跟他招呼。宋语乔笑嗔:“多说人去茶凉!学长就是不一样,还有这么多的粉丝!”

    “是嘛!吃饭了吗?精神不错吗?昨天楚胤天送你回来的?”吴俊笑问,边打开了车门。“是,学长,马上食堂要开饭了,我不想出去了!你女朋友的伤好些了吗?你还是去照顾她吧!”宋语乔说到高媛媛,心里还是挺难受的。她算是吃醋吗?难道她真的对吴俊动心了?是的,她不可否认,她是喜欢他。比起那个楚胤天,吴俊不知要好多少!可惜她们无缘,她有她的仇要报。再说,以她的身份,的确也进不了吴家吧!

    “一早拍了照,说是骨头外面的一层膜破了,静养几天就好了。语乔,我想强调一下,高媛媛只是我爸上司的女儿,不是我的女朋友。你不要误会……走,不想出去也行,到前面找个地方坐一下吧!”吴俊关上了车门,示意她往前走。宋语乔思忖了一下,他是校园的风云人物,笑说:“到,对面的咖啡店吧!你先去,我马上就来!”

    “OK!”吴俊弹了弹手指,开着车先走了。难道这丫头,没有炫耀的想法。虽然他不是什么明星,不过他的身份,在学校里,没有几个不知道的吧!如果说,开始是因为她身上的独特气质,那么现在,他是越来越觉得她才是最好的人选。

    宋语乔拎着包,刚出了校园。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了她的面前,宋语乔正想转道。喇叭呜啦一声,吓得宋语乔一跳。又一个无良的家伙,校门口乱停车。可是车窗摇下后,宋语乔看到了楚胤天的那张死人脸,看着就生气,摆着死酷样!这只乌鸦怎么来了?第一天,就撞到一起了?“愣着干什么?上车啊?”楚胤天见她从校门口出来,真是巧啊,赶上心有灵犀了!不会是他打电话给吴俊,故意来闹场的吧!

    “我现在没空,你有事?”宋语乔面无表情地说。“什么?我是你的领导,你没有权力拒绝!”楚胤天冷然地说。“哼……”宋语乔冷哼了声,绕过了车,穿过了人行道,进了咖啡店。有本事追来啊!让吴俊看清这个家伙的嘴脸,这种朋友还是扔垃圾桶里比较好!

    楚胤天用力地拍向了方向盘,可恶的东西,拿了他的钱,就变了嘴脸了。现在去喝咖啡,哧,有钱了,享受了?楚胤天将车停进了车位,跟了过去。他可不能等到她,将钱花完了,没准还养个男人,到时没处可追。她说花没了,要她死啊?又构不成欺诈,忙了一天,被这个臭丫头气到了。

    二楼的咖啡厅,服务员将宋语乔带到了206包厢。包厢并不大,灯光柔和。桌上已经摆上了各式的小点,吴俊笑说:“我点了两杯蓝山咖啡!点了两份牛排!”

    “好,今天我请客!”宋语乔莞儿一笑,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你请客,我买单!真对不起,昨天将你一个人留在那里!”吴俊心里很歉疚,也是恼火。趁热要打铁,被高媛媛这样一搅,他感觉到,又回到了地平线上。

    “我买单,你帮了我这么多的忙,我当然要请你。不过,我先不去旅游公司了。我想先去考导游证,领队证,没准哪天我也开家旅游公司!”宋语乔剥着瓜子,笑盈盈地说。她跟昊俊本来就没有什么,她跟他说清楚,爱情没有,友情总可以有吧!原谅她的自私吧,为了生存,为了报仇,她只能这样做!现实很残酷,清高已经不属于她了,她也没有资本清高。“没事,你要不去,我反而放心。要知道,现在的旅游业也有很多的潜规则!”

    “做导游有什么潜规则啊?跑业务才有潜规则吧?”宋语乔对这个社会,真的了解不多。现在觉得到处一团漆黑,她已经掉进泥潭里,连快乐的小愚民也当不成了!

    “许乐说的,不过,哪行哪业都有这样的人,政府机关里的潜规则更严重!呵呵,可别说是我说的!”吴俊撑首望着她,就是心境平和啊!

    服务员将咖啡端了进来,宋语乔放了三匙的糖,吧叽着偿了偿,嘿嘿笑说:“不好意思,乡下人喝咖啡就是觉得苦!”“哈哈,乡下人喝咖啡……就是觉得苦?你自创一条歇后语啊!这年头的很多城里人,还不如乡下人呢?十几年前,还有人花几万去农转非,现在有人愿意花几万转到农村去呢!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吴俊伴着咖啡,微微摇头,笑睨着她。想不到,还能看到她这么可爱的一面。这么说,他是不是有门了?

    “好像是啊,不过三十年后,谁知道会不会又变政策了!国家能拉短差距的,也只能是贫下中农了吧!富人,早飞到太空去,国家已经管不着了!”

    “很有感触嘛!来,偿偿我的,其实也不苦!”吴俊舀了一勺,凑到了她的嘴边。宋语乔讪笑着,脸也红了。这样的动作,应该很暧昧吧!她是来解决问题的,如果再生出问题,越陷越深不是更麻烦吗?一定,趁现在快刀斩乱麻!摇了摇头说:“不适合我,学长,我跟你成长经历不一样,什么都不一样!不过学长,你一点也不像市长的公子,没有官架子。也许二十年后,你成了中央干部,那时,想见也见不到了吧!”

    吴俊的笑容僵在了脸上,缩回了手,她这是婉言地拒绝了吗?吴俊握住了她的手,直视着她,诚然地说:“语乔,你不必有任何的顾虑。我们家不是封建大家族,也不是国务院,只要我们相爱,什么都不是问题!我爱你,真的,一种莫名其妙的,注定的感情。你就是我这辈子要等候的人。本来我不相信爱情,可是看到你,我就开始了牵挂。真的,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立刻结婚,你应该得到幸福……”

    宋语乔愣愣地盯着吴俊,半分钟后,她的意识开始清楚。心里却被堵上了一样,宋语乔边抽手边歉意地说:“学长,谢谢你。可是……我……不敢,也不能……”

    “不敢什么?不能什么?你是怕高媛媛?我说过了,她不是我的女朋友,我今天已经从家里搬出来了。”吴俊紧蹙着眉头,他追过了几个女孩,都是水到渠成,或者说,他未出口,那些女孩就投上来了。没想到,这一次,他感觉到不一样,感觉到他真正的爱情来临时,却遭到了拒绝。不是说他想炫耀他的身份,可是做他的女朋友,他可以帮她解决很多的事情。那天她没有看到吗?他们想赚钱,比别人容易几百倍。

    “学长,不是的,是我自己的问题。”宋语乔抿着唇,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有些后悔,不该跟楚胤天签什么合同,将自己的三年卖了。冲动是魔鬼,可是仔细一想,又有什么用呢?理智告诉她,她不能拖泥带水的!她去市长家当儿媳可能吗?他爸爸还指望高媛媛成为儿媳,再升官呢!就算进去了,一辈子低人一等,有意思吗?比保姆还不如,她不喜欢这样的生活,也从来不指望这样的大富大贵,她没有这样的命。在她的意识里,当官的人家比经商的人家更难弄。至少经商的人还豁达一些吧!而当官的,让她想起她们县的领导,虽说是个穷县,可是县长想住哪个宾馆就住哪个宾馆。而且还有一个风险,那就是贪污。就想别人说的,豪门有破产的风险,官家有贪污处理的风险。到时,肉没吃到,腥了一身。

    吴家就没有擅用职权,或者贪污吗?她不相信,他妈妈还做着生意,没准还是洗黑钱。不是她腹黑,实在是社会上这样的传言太多了。她的心脏受不了,她只想平平淡淡的。要不是发生了这些事,她才不会为了三百万,去做什么契约的未婚妻呢!再说她从小怕领导,典型的小百姓心态。“怎么可能,过了一个晚上,你就有男朋友了?”吴俊惊愕地望着她。

    “两位,你们的牛排!”扣门声打断了他们的话。服务员将牛排端了进来,然后调了料,便出去了。吴俊连动刀的劲也没有了,宋语乔也像被批斗的地主婆一样,不知所措。尴尬地气氛,越来越浓。昊俊起身,宋语乔愕然地抬头,以为他生气要走了。没想到,他坐到了她的身边,捏住她的肩,含情脉脉地凝视着她。宋语乔的脸再一次红了,慌乱不已,结结巴巴地说:“学长,快吃牛排吧!”

    “你对我不是没感情,是不是?你给我一个机会,如果真的对我没感情,我不会强求的!你知道,你不接我电话的二个月,我天天无精打采的,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虽然我交过女朋友,可是我从来没有这样强烈的感觉!”吴俊紧皱眉头,从来没有过的揪结。他也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中陷得这样深。难道,这是报应,报应来了吗?

    宋语乔的眼眶红了,从来没有人对她这样好,除了外公外婆还有妈妈,可是他们都走了。吴俊将她抱在了怀里,宋语乔倚在他的肩头,泪水含在眶里。吴俊暗暗吁了口气,真是惊了一身的汗水啊!

    手机的铃声打破了这短暂的甜蜜,宋语乔也似从梦里惊醒,挣扎着离开。吴俊却抱着不放,手机依旧响个不停。宋语乔想着一定是高媛媛,热情就像掀起的海浪一样,立刻平复了。“学长,你的电话……学长,牛排冷了……”宋语乔暗自叹了口气,真想扇自己一个耳光,将心中的妄念给打走!宋语乔终于推开了吴俊,别开了头。

    吴俊恼火至极,掏出了手机,却是老爸的电话。摁了链,不快说:“爸,什么事啊?”

    “立刻马上回家!”吴志达严厉地命令,简直又明了。“我在外面呢?我有事,有什么大不了的?”吴俊的脸冷若冰霜,口气也很僵直。“俊,你在哪儿呢?高伯伯与楚阿姨马上到家了,马上回家!”母亲陈影桐的声音相对温和一点,但绝对也是命令的口吻。

    “他们到了,就到了呗,要我去干什么?我跟女朋友约会呢,就这样,挂了!”高放又不是来他家视察工作的,他又不是接待人员,凭什么啊?

    “女朋友?你哪来的女朋友?谁家的?你跟叶小凡不是分手了吗?她又回来了?”

    “不是,她姓宋,叫语乔,是我的学妹。妈,你看到她,一定会喜欢的。我跟你说,我要跟她订婚,可能的话马上结婚!”结了婚才叫个天下太平,烦死了。让他娶那个高媛媛,杀了他吧!宋语乔惊得说不了话来,惨了,他怎么这样啊!闪婚也没有这样闪的吧?

    “什么?结婚,吴俊,我告诉你,别脑袋发热,你知道你这样做会怎么样吗?你给我回来……”“妈,我也跟你说,这一回我是铁了心了。我爱语乔,她是当今社会里难得一见的好女孩了。我是成年人,婚姻自由,任何人不得干涉!”

    “你翅膀硬了,我们管不到你了。你娶谁,我们都不管。竞升的事就这几天的事了,你就算装也要装着,对媛媛好!立刻回来,否则你别说我不客气!”电话那头又传来了昊志达,火冒三丈,似要拆房的炮轰声。

    “俊,你想气死你爸爸啊?行了,快回来了!求你了,妈求你了,祖宗!”“妈,那你同意我跟语乔交往了?”那头传来了陈影桐强忍怒火的声音:“看你表现,快点!”

    吴俊摁了链,笑盈盈地说:“语乔,我妈同意了。今天家里来了客人,我先回去一趟。明天……”“学长,请你不要拿我做挡箭牌,我还不想结婚!”宋语乔虽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些什么,可是从吴俊的眉宇间,她看得出,那个要来的人,是个重要人物。猜想一定是高媛媛的父母吧!再说他们连恋爱都没有谈,就结婚?还有她对他的了解,比大众知道的消息还少,他怎么就这样快,将她抛出去呢?

    “对不起,语乔,不是拿你做挡箭牌,我是发自内心!”吴俊抱歉地望着宋语乔,的确是他急了一点!可是在他们家,如果不上岗上线,是不行的。就像重要项目一样,必须报备。再说,他被高媛媛烦得,只想快刀斩乱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