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天啊,他是巫男吗?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26本章字数:14982字

    “你是说楚胤天吗?语乔,你真的了解他吗?他是商人,他将你当成了商品……”

    “不管是什么,这是我自己选的路!而且是我深思熟虑后选的路……”宋语乔的语气很坚定,是的,她没有路可退了。如果左右摇摆,到时候只会更惨。她现在必须抓住那个间商,他将她当成商品,她也同样将他当成商品,反正她不想要他的情,所以无所谓!

    “语乔,你太单纯了,你不懂!这个社会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跟我离开这里,我带你出国……”吴俊不相信,她是爱上了楚胤天。她也说了,只是选的路,不是爱。楚胤天能给的,他也能。都怪他优柔寡断,他应该带着她远走高飞的。可是……父母,那是他的亲生父母,有些事,他不能说,也说不出口啊!

    “吴俊,谢谢你,真的,在我困难的时候,你这样帮我。那时,我也曾心动,可现在我只当你是朋友,是学长……真的……”宋语乔真想扭头离开这里,这里的美刹那都化成了气压,直逼而来。吴俊转身跌坐在了椅上,痛楚地扶着脸,直愣愣地盯着点心。是他伤了她的心,该死的楚胤天故意带她来,参加订婚宴,让她彻底死心。他成功了,可他不会放弃的……楚胤天能在趁机抢走她,他也能……不能急,总有机会的……

    “我知道了,你先走吧,我想静一静……”吴俊喉咙干涩,声音有些沙哑。

    “学长,对不起,你开车要小心,那我先走了……”宋语乔如获重释,后退了几步,转身离去。到了门边,突得吴俊惊呼了声:“语乔,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我们还是朋友是吗?”“当然,能跟学长作朋友,是我的荣幸,那我走了……”宋语乔快步出了门,心里却是无味杂阵,并不觉得轻松。被人爱是幸福的,也是沉重的……如果吴俊是她的朋友,她当然是一万个愿意。毕竟他是市长的儿子,所以她不要拒绝这样的友谊。

    宋语乔出了茶楼,看着公车牌,手机响个不停。居然是楚胤天的,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她干什么?宋语乔接了电话,那头传来了楚胤天温润带着磁性的声音:“语乔,你在哪儿呢?吃饭了吗?”

    “嗯?我吃过了……”宋语乔莫名有些心虚,切,她有什么可心虚的啊!又不是他什么人,又不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你在哪里,找你有点事……”

    宋语乔诧然:“我在外面……”

    电话突得断了,宋语乔盯着手机,不敢置信地牵动了一下嘴角。晕,什么意思啊?查岗?还是他去学校了?这人心里没有变态吧?没准就是有问题的,前任女朋友甩了他留下的后遗症吧!

    “嘀嘀……”喇叭声响后,一辆黑色的奔驰辆在了她的身边。随即楚胤天下了车,双手插兜,紧蹙着眉,凝视着她,缓步上前。

    “你……怎么在这里?”宋语乔惊愕之余,是愤怒,跟踪她?否则没有这样巧吧?他算什么东西啊,居然跟踪她。宋语乔的脸色渐冷,抬了抬眼睑,回视着他。

    “走吧!”楚胤天见她愤怒,蹙了蹙眉,淡淡地说!他的行动已经说明,正如她所料,他的确是跟踪过来的。宋语乔不想跟他争吵,因为没有必要。伸手拦着的士,被楚胤天捉住了手,一把转过了她,凝视着她的眼睛,似要将说的话钉进她的眼睛里,烙在她的心上。

    “记住,我不永许我的女人独自私会别的男人……”不过总算她没有撒谎,他很满意。

    “放开我,你凭什么跟踪我?我不是你的女人……”宋语乔愤慨,太过份了。就算是他的女人,连这一点权利都没有吗?“我只是路过!”楚胤天拧着眉头,仍然是淡淡的。攥着她,将她推上了车,霸道地不容人反对。宋语乔很生气,可是又不好闹得太僵,于自己不利。谁让她有欲呢?也刚不起来。宋语乔不去理他,靠着车窗,侧着身,望着窗外。心像被凿了一个洞,悲伤像水流喷泉了出来。人生百态,为什么她是这样的人生?从小被人嘲笑,她用成绩来掩盖没有爸爸的自悲。当她雄心壮志,要开创新的人生时,老天连她唯一的亲人也带走。刹那她像浮萍一样,没有落根的地方。她的人生一出生就注定了悲剧吗?眼眶里晃动的泪水,涌出了泪眶,再也止不住。

    楚胤天将方向盘一转,车在路边的停车点,嘎然而止。楚胤天深叹了口气,递过了餐巾纸。宋语乔一把抓过,拭着泪水。楚胤天眸底却闪动阴郁的火苗,冷然地道:“离开他,就这么伤心?”

    宋语乔愣了愣,吸了吸鼻子,冷哼:“我悲哀我的人生,我悲哀为什么我要被别人欺侮?”

    “哧……悲哀人生?小女人的悲哀……他欺侮你了?”

    “你欺侮我了,你这个自大的自以为有钱就了不起的家伙……”宋语乔再忍不住了,被他气得七窍生烟。伸手去开车门,只想逃离。这个男人真的不太正常,老想着吴俊怎么样?害她的是他,可恶的家伙……可是怎么也打不开,宋语乔愤怒地探向了他。

    楚胤天的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弹着,挑了挑眉,悠然自得还很愉快的样子,让宋语乔恨得牙痒痒。“开门,我要下车!”宋语乔再一次高声叫喊!楚胤天侧过了身,嘴角勾起了一丝玩味,又蛮又倔又冷,可是莫名其妙的,他就喜欢这样的她。

    “我怎么欺侮你了?说明白了再走!”“你以为你对我很好?”宋语乔愤慨地盯着他,她为什么怕他啊!是啊,他也有欲啊,他要跟高媛媛交易,看住她。所以他不可能一下子不要她,不是吗?她们在相互利用,她也有谈判的筹码,所以说不能跟吴俊断绝关系……

    “我对你不好吗?哪里不好,你说……”楚胤天探过身,将她圈在了臂弯里。车早就上了锁,他可不想有人这样跳出去。宋语乔挣扎着后退,可是被他往前一带,又贴在他的胸口。他的气息拂过她的脸颊,暧昧陡然升及。宋语乔愤愤低斥:“放开我,你有病啊……”

    “我现在给你申诉的机会,说啊?”楚胤天的手指轻轻地抚着她潮湿的眼角,她的脸美就美在光滑没有一点斑,虽然晒黑的还没有完本恢复,可是美,是纯天然的美。也许这也是吴俊喜欢她的原因,如果他是吴俊,他也会选她,而不是高媛媛。其实大部分的男人还是无法接受,整出来的美。美容有很多的后遗症,没准几年后,那张脸就塌下来了。

    “你放开我,这是大街,你不怕人看到!”宋语乔抓狂,脸上泛起了红晕。可恶的家伙,他想干什么啊?拿美色迷惑她吗?她不会上当的,不会……

    “看到又怎么样?我就不可以谈恋爱了吗?你真的不说?那我就当自己是完美的!下午的课逃了吧!不逃课的学生不是好学生……”楚胤天回到了原位,拉了拉领带。天,她的气场这样大吗?他居然有种想要她的冲动,某处都快冲出来了。平了平心绪,又恢复了往日淡淡的神情。“什么?不要!”宋语乔否决,他的脸皮真厚啊,居然说自己是完美的!

    “不要什么?不要当好学生?你不是英语系的高材生吗?大学没逃过课的人有吗?”

    “别人逃是别人的事,我从不逃课!”“这么说你是很有原则的人?今天有许多事要办,所以给你逃课的机会!”楚胤天转动方向盘,车子往市中心繁华路段开去。楚胤天开着车,果然是个乖孩子。这年头打工的女孩很多,可这样倔的女孩子很少。不是他犯贱,如果她百般地讨好他,或者迎合他,他一定会逃……

    “什么事?你不上班吗?不翘班的总裁不是好总裁?可是下面的人也不负责任,生产出来的东西吃死人,会怎么样?”宋语乔抬起了眼睑,看着镜中的他。从这个角度将他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她就想看看这个人会什么反应!他性感的唇角勾起了淡淡的笑,踩下了刹车,突然回头探向了她。宋语乔惊慌的别开了头,楚胤天有些玩味地笑说:“怎么?你在偷看我?”宋语乔一脸黑线,真是天大的误会。扯了扯嘴角:“臭美……”

    “口是心非,我长得不寒碜,这点我可以肯定!”“哧……”宋语乔实在是无话可说,就算是,也不用这样自大吧!难怪这样倨傲,貌视认识他到现在,最最温柔的还是床上。可是床上说的话,她才不信呢!比醉语还不靠谱……可是这家伙是不是有意地回避她的话啊!她又不好再问一次,气死人了……

    “冤家啊?还恨我夺了你初夜?你本来就应该给我?还是因为吴俊,告诉你,选他你会后悔一辈子……今天的事真是巧,我到学校时,看到吴俊的车,所以就跟着去了。我不能容忍我的女人一脚踏两船……”楚胤天挑了挑眉,真是唯小人与女子难养!

    “你真厉害,不愧是建筑业起家的云博集团的总裁……你学什么专业的?厚黑学?”

    “承蒙夸奖,还做不到脸皮比城墙厚,心比煤炭黑,我是清华大学建筑系毕业的,但专攻了法律,我有律师证……”“律师?你想当律师?”宋语乔忽得恍然大悟,是呵,只有律师才会黑的也要说成白的,所谓的辩护嘛!晕,她以后更要小心了。这个黑心的家伙真是了不得,是个人才,又有钱,老天对他太仁慈了,可是他还这样黑心……

    “有什么惊讶的吗?法律文凭虽然是自学的,不过,律师证却是国家的,决不是你想的,从西太平洋大学买来的!”“还律师呢,少冤枉人……”宋语乔撅嘴。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西太平洋文凭事件原来他也知道啊!

    “你还想知道点什么?我今年二十七岁,未婚,刚接手云博,不过也是暂时的。个人的资产并不多,比如说房子,是父母给的钱买的。目前年薪一百二十二万……”楚胤天将车停进了车位,淡笑着望着宋语乔!

    “我……什么时候想知道?”宋语乔有些语塞,不想已经到地下停车场了。真搞不懂,他的思维是逆向的,还是弯向的啊!她哪里想要知道他的什么年薪啊?他说这些是想告诉她什么?嫁进豪门也要自力更生?实在是晕了,淡淡地说:“你放心,我不会拿不属于我的钱的,一分也不要!”

    楚胤天勾着笑,伸手揽住了她的脖子,凝视着她的脸。在暗处这张脸还是这样让他冲动,也许他真的忍太久了。那撅起的小嘴,真看不出这是一个二十一岁的女生。宋语乔伸手去扯他的手,他拨过她的脸,吻落了下来。很温柔的轻触着她的唇瓣,像是个淘气的孩子,吮吸着快要化掉的雪糕。宋语乔睁着眸子,睫毛触到了他的眼睑,他的睫毛也轻轻颤动了一下,但实际上,光线很暗,她根本看不到。只是在感触着他的温柔,心底却在呐喊,他该不会变态的,将她载到地下停车库来,想吃了她吧!突得他似乎能读她的心语,放开了她,轻笑了声:“你的魅力不错,真想……”

    “你别恶心我……什么地方……”宋语乔恶寒,居然想在这里银乱吗?他是巫男吗?脸儿烫得像铁板烧一样,嘴里还弥漫着他的味道,能短暂迷幻人的味道!不要,她不能被迷幻,绝对不可以……

    “没来过?银泰啊!”楚胤天理了理发,下了车。宋语乔不知道他又搞什么花样,难道又要参加什么订婚宴了吗?反正不用她花钱,管她的呢!楚胤天立在电梯前笔挺的身姿,看上去很高雅,很有气势。看着电梯里的身影,说实在的,站在他的身边,她觉得挺自悲的!他说喜欢她,一定是假的,莫非他五星级酒店住多了,喜欢农家院?别人都说她有气质,可是再有气质,她还是觉得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依然有着劣势,跟含着金钥匙长大的他没的比。电梯在四楼停下了,四楼都是女装,靠墙的都是精品,各种名牌产品。这是以前宋语乔都不敢迈进去的,虽说看看不要钱,试试也不用钱,可是她害怕别人鄙薄的眼睛。

    “这件不错……”楚胤天攥着她进了门,迅速地翻动了挂着的衣服,拎起了一件白黑相间的连衣裙。“先生真是好眼光啊,这件是今秋最流行的!”营业员急忙上前。

    “不喜欢……”宋语乔微微摇头,切,自己是黑白无常,半她也打扮成黑白无常。

    “哪里不好?”楚胤天微微蹙眉,有没有眼光啊!身上穿得跟初中妹似的,他可不想被人质疑有这么大的女儿,或者是少女杀手。“我喜欢随意的……”这样被包着,是不是还要穿高跟鞋啊,难不难受啊!“别哆嗦了,去试,这件,这件……去吧……”楚胤天转眼睛,挑了五六件的衣服。

    宋语乔一脸黑线,撅嘴道:“这是工作?”“是……”楚胤天吁了口气,吹着刘海,郁闷,给她买衣服,好像要割她的肉一样。宋语乔无奈地进了更衣室,一件件地试给他看,这家伙真是色男一族的,居然知道她的尺寸,而且件件都是合身的。这样的人还说只交过一个女友,谁信啊!营业员又给她搭配了一些衣服,楚胤天点了点头,将一张VIP,一张银行卡递了过去:“OK,就这样吧,全都包起来……”

    “是……先生……先生你的眼光真好,你不会是设计服装的吧!”“不是……”宋语乔抿着嘴,累得坐在了凳子上。切,瞧他牛逼的样子!一张冷酷的脸,真是讨女人喜欢啊!

    出了服装部,又到鞋区、内衣部扫了一次货,回到车上已经三点了。宋语乔跌坐在车上,上帝啊,这是什么啊?原本逛街是多么幸福的事,现在变成了痛苦。居然连内衣也要他喜欢的,穿新衣的喜悦,全都被破坏了,一点乐趣都没有。

    “怎么了?这就累了?给你买衣服,你还崩着一张脸……”楚胤天发动了汽车,迅速地开出了停车场。“那是为你自己买的,全是你喜欢的,又不是我的,我有什么好高兴的!”

    “哧,你不觉得我的眼光比你好吗?女为悦己者容,我的女人当然跟着我的品味走!”

    “一个人活得没有一点自我,再好的衣服穿上身上又有什么意思?”宋语乔真的很怄,他想当模范丈夫啊,给她钱让她自己买不就可以了吗?干嘛还要帮她选内衣啊,真的要疯了……那些营业员的目光都让她快钻进地洞里去,她从来没干过这种事……轿车在路边嘎的停了下来,楚胤天淡淡地说:“那好,现在的事轮你做主,去吧……”

    “什么?”宋语乔抬头望往了窗外,原来药房超市。宋语乔一头雾水:“买什么?”

    “你说买什么?你没有吃药?呵,怀孕了,不要怪我!”楚胤天戏谑的表情,让宋语乔再一次脸如火烧。打开了车门,楚胤天随即补上的话,让她险些一头栽倒:“是药三分毒,买套吧,你喜欢什么牌子的就买什么牌子的,喜欢什么……”

    宋语乔用力地将门一甩,真想再踹上一脚,太可恶了,什么人啊!楚胤天坐在车里,咧开了嘴!脸红成这样,真是有趣!片刻,宋语乔将药抱在胸前,飞奔而来。楚胤天邪魅地笑道:“里边的人没问你什么?”

    “问什么?”话一出口,宋语乔就后悔,丫的肯定有什么费话在后面等着她。果然,楚胤天一本正经地说:“早恋可以,早干不可以!”

    “你……以为很好笑吗?我没有买……要买你自己去买,又不是我用的……”宋语乔别开了头,系上了安全带。

    “去买……你要觉得万一有了休学没关系的话,我无所谓。”楚胤天将车又倒回了车位,紧盯着宋语乔。“不会有第三次了……”宋语乔撅嘴低下了头,有病啊,替他买这种东西。回头说,她自己需要,她不要吐血。

    宋语乔抚着额头,半遮着脸,真是要疯了,盯着她干什么啊!反正她不去,够丢脸的,她可从来没干过这种事!可恶,这也叫给她机会,让他去选卫生巾愿意吗?哼……

    “等着……”楚胤天深吁了口气,下了车,进了超市。宋语乔不敢置信,望着他洒脱的背影,真是无话可说。楚胤天一会儿就出来,手里托着一个箱子。宋语乔恶寒,他该不会买了一箱子吧!楚胤天打开了车门,将药扔进了后座。宋语乔扯了扯嘴角,斜睨了他一眼,变态……看他神情自苦的样子,冷笑了声:“你应该去做代言的……”

    “别以为我变态,我是顺便为同事都买了,公司福利……现在还是工作时间,我可不想被人误认是吃那行饭的。”楚胤天笑睨了她一眼,车子驶进了车道。可恶,早知道她进去,将店里的库底都包了,反正他付钱。不行,如果这样,他一定会借口说她欲过强大。宋语乔赖得再理他,本来是她要报仇的,结果被他涮了。不过笨一点就笨一点吧,他才会放松警惕,才有机会找到证据。

    “徐佳美,没有再为难你吧?”从侧面看去,握着方向盘的他,黑色的衬衣,加上银灰色的西裤,高高鼻子,时尚的发型,真的很帅。美男谁都喜欢吧!这不妨碍她报仇,痛并享受着好了!宋语乔想到了这个男人不好骗,前车之鉴,今天幸亏没有骗他在学校,否则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宋语乔捏着手指,不以为然地说:“她带着两个保镖到学校来了,大吵大闹,结果将全班的东西都得罪了,后来就回去了……”

    “你的人气很旺嘛!”楚胤天有些醋意,这丫头在学校里放着,也不安全。他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个女人对他使手段了吗?好像没有,那他是为什么?因为吴俊的刺激?

    “当然……”宋语乔顺口一说,旺总比不旺好!

    “徐佳美说什么了?”“不想说,她不是你未婚妻吗?你会不了解她的个性?”“不了解!”楚胤天淡漠的口吻,像在说一个从不认识的人。宋语乔越来越觉得,这个男人是两极分化的个性。如果喜欢就很强势,如果不喜,冷漠如冰。那么他对她是真的喜欢?反正没奢望,拧巴着,一起过着吧!

    车子在别墅前停了下来,宋语乔提着衣服上楼去了。穿衣服也是她的工作,所以不用客气。正在晾衣服,楚胤天进了门,上前抱住了她,脸儿贴在她的脸上。宋语乔的脸如碳火般地燃起,身体一僵,气息微急:“放开……”

    “不放,买了那么多,不用会过期的!”楚胤天的手在她的身上游手,像是鱼儿穿梭在水草之间。宋语乔身体猛地战栗,心底的悸动至上而下,穿击的身体。这一刻,宋语乔感觉自己像一条被放在火上烤的鱼儿,体热在身体里速度的流动。他的手侍机穿过了衣服,滑进了纹胸。宋语乔死命地攥住他的手,然,越是反抗,越是增强他的情趣,他那幽深的眸底卷起了欲望。

    楚胤天在她的耳际低喃:“给我……是你打开了我的欲望之门……我总在想着,我到底跟你是什么样的感觉?昨夜,我终于明白了,这种感觉真好……语乔……”“不要,走开……”宋语乔觉得身体瘫软,可是意识在告诉她,不能让他随心所欲。他太霸道了,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什么都得听他的吗?连上床也要听他的吗?

    他抱住了她,一个转身,将她压在了床上。转过了她,用力地堵上了她的唇瓣。她红彤彤的脸像是风中妖艳的玫瑰,她羞涩带着愤恨的表情,迷醉他的眼睛。激情在这一刻无法遏制的释放,他滚烫的唇像是沥青浇筑在她的唇瓣上,然后是缠绕的热,让她没有任何反抗的力气。宋语乔的脑袋几近空白,被身体的热牵引着。就在回应的顺间,撞出了能让所有理智尽失的火花,将两人吞没。

    “窗……”宋语乔看着只拉了薄薄一层纱的窗,光亮让她羞惭。他俊逸的脸清清楚楚地在她的面前,胸肌健美,让她的热血直冲脑门。

    “没事……”他欣赏着她,光滑白润,每一处都是这样的美,他像看到山花烂漫的山谷。他吻像是蝴蝶一样,此起彼落,他要留下印痕,这是他的地盘。他将她带入了另一个世界,那是难以阻挡向往而又矛盾的世界。这份感觉像是毒一样,让她欲罢不能。眸子迷离,望着那一双勾人心魄的眼睛。宋语乔的双手绕上他的背,紧紧地抱住了他。看着她羞答答的红润的面容,楚胤天的眼底闪过了精光。她的身体已经酥软,他就是要让她没有任何的抵抗。一起享受这美好的一刻,而不是被动的受罪。否则只会让她越来越讨厌,离他越来越远。

    暧昧的气息充满了房间。激情将她的身体燃烧,然后化成了一缕青烟,她的脑海一片空白。双手无力地垂落在床上,他瘫软在了她的身上,重量让她渐醒。宋语乔紧蹙眉头,天,她是不是太银荡了,怎么会这样,她的身体越来越不能自控,越来越喜欢这样的感觉!怎么办啊!这个男人玩过了多少女人,他可以评为技术工程师了!

    “喘不过气了,你……回自己房间去!”宋语乔羞愧的声音听起了那么的没有份量,像是蚊蚋之声。楚胤天翻了个身,下了床,进了浴房。宋语乔皱眉,可恶的家伙居然光着屁股就在她的面前晃动。冷静,她要冷静……只是她不懂,只是她也需要,只是她复仇的手段而已。是的……只要守住心就行,宋语乔深提了口气,缓缓地吐出。看着身上的吻痕,恼火至极,该死的,为什么要这么变态了?

    楚胤天开了一条门缝,见她捧着脑袋,乌黑的丝发垂挂下来,遮住了她的脸。楚胤天微微皱眉,她在想什么?她又开始后悔了?为什么依然触不到她的心,她的心停留在哪里了?楚胤天围着浴巾,打开了门,上前掀过被子,搂住了她:“怎么了?还是不能接受我?看着我,将过去都忘了吧!”

    宋语乔被强制地抬起了头,故作镇定地凝视着他。他的眸子黑如深潭,像是吸人的黑洞,没有尽头。宋语乔急忙收回了视线,别开了头,淡淡地说:“我跟我妈发过誓,不结婚不跟男人同居的……”

    “啊?就因为这个原因?好,去洗个澡,然后休息一下吧!”楚胤天笑容舒展,暗自吁了口气。轻吻了一下她的脸颊,望着她进浴房的背影,越想越可乐。什么年头了,还想起妈妈的话。又一想,她一定很思念母亲,也许是自己错怪他了。

    手机响个不停,楚胤天拉过了裤子,掏出了手机。摁了键:“喂,什么事?”

    “总裁,总经理与夫人吵起来了,老总裁气昏过去了,现在送医院了!”电话那头传来了助理的惊呼声!“什么?她们吵什么呀?”楚胤天的脸瞬间黯然,泛起了寒芒。

    “是为了药业的事,居财务巡查,由徐星强的一厂,存在着严重的漏洞,他们所进的货跟出的货不成比例。可是徐星强说,这是生产过程中的必要损耗。夫人去质问总经理,总经理说这是楚氏集团,说夫人什么也不是之类的……夫人气极,说是云博因为她才有今天,她是公司的大股东,有权要求公司免总经理的职。于是两人就开骂了……两人都打电话给老总裁,听说老总裁在家里气昏了……你快去吧……”助理马成东唠唠叨叨的地一口气说完。“知道了,我马上去!”楚胤天应了声,挂了电话,可是他真是不想去,一想到两个女人相互攻击与谩骂,他的头都要炸了。

    “语乔,我要去趟医院,可能会晚点回来!”楚胤天轻扣了门,叮嘱着,回房穿衣服去了。宋语乔打开了门,微微蹙眉,她好像听到了吵架?谁跟谁吵架?宋语乔急忙穿上了衣服,追出了门,楚胤天已经开车走了。宋语乔愕然,公司员工吵架,还需要一个总裁去调解?一定是他重要的人,难道是徐佳美的妈妈跟他的妈妈吵起来了?为了婚事?宋语乔抵着唇,坐在厅里,胸闷地透不过气来。还是这是他妈妈的什么计,将他找回家了?

    楚胤天进了医院,楚雄还在急救室里。而门口,汪月梅与楚英爱等人都候在门口,明显的,母亲极不占优势。汪月梅见楚胤天来了,似腰杆也挺了些。上前拍着他,责备哽咽:“你去哪儿了?为什么不在公司?出什么事了?”

    “妈,好了,爸……还好吗?”楚胤天扶住了她,瞟也不瞟楚英爱一眼。这个女人真是欠揍,越来越过份了。

    “还在急救,有人想要害死他,我已经打电话给胤海与英惠了,让她们马上回来……”

    “我爸还没死呢,就想分遗产了,你安的什么心啊?”楚英爱脸儿铁青,双手环抱,声音阴冷的似刀剑相击,恨之入骨。三十七八的她,显老,身材粗壮,名牌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明显的掉价。她对汪月梅的恨,伴随着她的成长。在她看来,就是这个女人抢走了父亲,看到父亲身体不好,所以谋杀了母亲,急着转正。以便抢走楚家更多的财产,她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的……

    “楚英爱,是你想害死你爸爸,你还有脸说?我告诉你,云博集团,我有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加上我孩子的,我会召集股东,召开股东大会,你们这些人都给我滚蛋!”汪月梅的声音十分的清脆,可是曾经打动过许多男人的声音,现在听起来很尖利,很刺耳。

    “哼,赶我出云博,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鱼死网破。我今天就将话放在这里,我妈在天有灵,看着你呢!如果我爸有个三长两短,我告诉你,我……楚英爱不会放过你,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点丑事?我爸不会将财产留给你的,更不会将财产留给你的这些不知谁生的私生子!”楚英爱冷笑了声,眸光如剑,依然立在那里。她就是为了安全,才带着保镖。

    “楚英爱,你不要太过份!云博可以给你,你有本事,就将我们的股份买走!”楚胤天的脸冷到了极点,他早就说过,已经跟她没法共事了。云博只有分家,可是母亲的野心太大,想要整个云博,想要将楚英爱踢出去。这个女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如果她乱说,就算得到了云博,云博也会垮掉,不如重新组建一个公司。可是母亲就是不听他的,还让他进云博当什么总裁,进一步地激化矛盾。

    “楚英爱,你……将话说明白点,你这个没有教养的女人?”汪月梅怒不可遏,一手紧握着包,一手紧握着拳头,任凭指甲掐进了肉里。胸口急速的起伏,乳房上下波动。虽然已经五十了,可是她保养的很好。跟明星一样,年年会飞去香港打保养针。汪月梅冲向了她,却被楚胤天攥住。

    “哼,我没有教养?再没教养也没当小三,拆散别人的家庭。你这样有教养的人,干的怎么都是些龌龊的事?”楚英爱微微扬起了下额,不甘示弱。笑死,她会怕她吗?要不是为了云博,她早就将这些丑事,公之与众了。居然还这样猖狂,她明明警告过她,好,等着瞧吧……

    “你给我滚……”汪月梅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她跟了楚雄已经是他们楚家烧高香了。云博集团有今天,都是她立下的汗马功劳。集团上市重组时,她占了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这是她应得的,还有别人的暗股。她只要拉拢徐万年,就有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就算不要楚雄一点的股份,也足可以坐上云博最高位置。这个不知好歹的臭丫头,她算个什么东西!

    “该滚的是你,你跟我爸有血缘吗?再说了,汪月梅,你敢说你在外面没有别的男人吗?呵,想清楚了再说,千别说血口喷人四个字,否则你会后悔的!”楚英爱冷笑道。

    汪月梅的脸色铁青,恨不得一口咬死她。楚胤天扶着母亲,冷冷地盯着楚英爱,冷到极至。护士出了门,瞟了众人一眼,淡淡地道:“病人醒过来了,这里是医院,请保持安静!”

    谁也没有吭声,楚雄被推了出来。汪月梅要最好的病房,护士安顿好,又叮嘱了几声,不能刺激劳累的话,便出门去了。汪月梅握住了楚雄肥厚的手,呜咽娇嗔:“雄,你可吓死我了!现在还好些了吗?不要生气,我让胤海与英惠赶回来了!”

    “你离我爸远一点,我爸就不会这样了!”楚英爱冷哼,这个狐狸精就好这一套。

    “求你了,不要吵了行吗?你真想害死你爸爸吗?你有这种见钱眼开的女儿吗?你是他的亲生女儿吗?”汪月梅拭着泪,愤愤地回敬。楚雄阖上了眼睑,冷然地说:“不用吵了,我已经立下遗嘱了,我死了,律师会来宣读遗嘱的!”

    “爸爸……”楚英爱轻呼了声,收回了手,起身走了。楚胤天也跟着出了门,只留下了汪月梅。楚胤天下了电梯,见楚英爱也刚出电梯,正在拨着电话,隐约听得一声:“……查清楚,这个狐狸精是不是又作法了,嗯……”

    楚胤天的心情灰暗到了极点,虽然她的母亲有不光彩的一面,那也是他的母亲。女人太要强,有时未必是好事。可是母亲的确是云博的功臣,银行的贷款、早期云博的定单都是母亲搞定的。所以母亲并不需要靠楚雄,除了云博,她个人的私人资产就是一笔大数目。在外人眼中,母亲曾是不光彩的小三,实际上是楚雄占了她的光。

    楚胤天开车回到了别墅,厨房里飘来了浓郁的香气。楚胤天的脸上拨去了乌云,勾起了欣慰的笑。宋语乔听到关门声,探出了头,见是他,又转身烧菜去了。楚胤天进了厨房,上前搂住了她的腰,感慨地道:“家里有个田螺姑娘就好,什么这样香?”

    “放开我了,红烧排骨,马上可以吃饭了!”宋语乔抿了抿嘴,淡淡一笑。从现在起,她要跟他好好相处。楚胤天放开了她,斜靠在一边,看着她切葱。宋语乔突然间觉得一丝温暖,以前烧菜时,母亲也总在身边看着她,教着她。一个人的时候觉得房里空得无边,他回来,就觉得房子突得填满了。宋语乔诧然地问道:“这么急的出去,发生什么事了?”

    “我爸晕倒了,送医院了!”楚胤天轻叹了声,想起刚刚的事,觉得倒胃。

    “那好些了吗?”“嗯,醒了!我饿死了,吃饭吧!”楚胤天端着菜出门去了,宋语乔呶了呶嘴,冷血动物连自己的老爸病了,反应这样冷淡。

    宋语乔端起热腾腾的排骨出了门,见楚胤天坐在餐桌上发呆。宋语乔挑了挑眉,放下了盆子,楚胤天才回过了神。宋语乔盛来了饭,放在他的面前,关切地问:“你怎么了?”

    “有一天,我成了穷光蛋,你还跟我吗?”楚胤天一瞬不瞬地望着宋语乔,他想看到她眼中的变化。“穷光蛋?怎么你破产了?”宋语乔轻笑了声,挟起了菜。切,又想试探她吗?哼,就算他是亿万富翁,她也不屑。

    “不是破产,就是想以自己的本事,从零开始!”不想背负这么多,也不想要什么家产!他觉得很累,心里像压了一个秤砣,她是不会明白的。

    “你要离开云博?为什么要离开云博?你不是接下垮海高速的工程了吗?”宋语乔的心里倒起了些许的敬佩,至少他不是那种只会挥霍没有脑子的富家子弟。云博发生什么事了?他已经不止一次提到这个问题了,好像对云博很厌倦。难道说,他真的对起博器的事不知情,还是知道了这些黑幕,不想再当总裁。

    楚胤天惊诧地说:“你怎么知道?工程还没有正式下来呢!吴俊告诉你的?”

    “嗯,那确定了没?如果是真的,买云博的股票,是不是会大涨啊?”宋语乔含着筷子,盯着他。这是一个商机,他不是说那个陈明星,就是因为有内部消息,二百万翻成二千万的嘛!她查了电脑,有利好消息,股票就会大涨的。

    “上头是点了头,可是正式合同没有签定之前,就是个未知数。最近云博可能会重组,你可以买点,但不要重仓!”楚胤天恼火,吴俊可真是贼心不死啊!这样的事还要他来传达吗?下一步,他还会有什么动作?想用金钱来诱惑她?

    “是嘛,那我明天就去开户,放个一万试试……”

    “什么?一万?瞎折腾什么?云博的股价是二十八元一股,你能买几股啊?就算一股涨十元,你能得几个钱?不如将钱放着,我们一起开公司吧!”“开……什么公司?”宋语乔呶了呶嘴,该不会又惦记她的钱了吧!

    “再想想,开公司没这么容易!”“你都是云博了总裁了,为什么总想着单飞?当总裁压力太大了吗?你们公司很赚钱吧?做药业怎么样?现在的药多贵啊!”宋语乔微微一笑。

    “药业,小妹妹,你以为药业这么容易吗?得三批五查的,研究一个新药不容易。一旦质量不把关,就会捅出大篓子的。”楚胤天微微摇头,想得真够简单的。

    “那你们云博的药业生产的药安全吗?”宋语乔不敢去看他的眼睛,怕自己的眼睛泄露了秘密。“当然也会有失误,所以国家检测标准,也是有规定允许出错的范围的!”

    宋语乔不想再说了,再说下去,说不定,她会愤怒地拍案而起的。怒气已经开始填充她的胸腔了,害死了人,说得如此轻松。楚胤天诧然地盯着她:“你怎么了?”

    “没有,刚刚噎着了!”宋语乔暗暗深提了口气,慢慢地吁出,平了平心绪。楚胤天端来了水,端给了她,宋语乔扯了扯嘴角,笑道:“我吃饱了,你多吃点!”

    楚胤天回头探去,微微皱眉,她是怎么了?总觉得与他之间隔着一层膜,到底是什么?不管怎么样,他不会再放她走了。这里是他避风的港湾,现在有了温暖的港湾。从小他都羡慕普通的三口之家,父母的目光都聚焦在孩子的身上,那一定是很温暖。而他却得不到这样普通的生活,至从有了弟弟妹妹后,就连母亲的目光也移走了。

    第二天,宋语乔吃完早饭后,他还没有起来,将早餐放在保温盒里,在桌上留了张纸条。她会天天做早饭的,去外面买很费钱,在这里吃不用花钱,而且给宋雅带了一份。刚出小区,见小区的门口停着一辆加长的林肯豪华车。宋语乔的目光闪动着光亮,真牛逼啊!难道小区里住着大人物?也许这小区里住着哪位大人物的小三,奶奶的,不会被她说中了,这里是小三小区吧!车门打开了,宋语乔提步离去,身后传来了唤声:“宋小姐吗?请停步,我们夫人找你有事!”宋语乔愕然地回头,一个穿衣服的男子已经到了她的面前。现在才七点钟,街上没有什么行人呢?宋语乔惊声道:“干什么?我不认识你……”

    “夫人要见你!”他的脸像是铸一样,面无表情,又穿着黑色的西装,手里带着白手套,实在是有些恐怖。不过大街上,对面就有摄像头,他不至于乱来吧!宋语乔挑了挑眉,夫人?难道是楚胤天的妈妈?一大早地在这里拦揭她?想干什么?宋语乔鼓起了勇气,跟着司机上前。司机打开了车门,晨曦透过玻璃窗,照亮了车。果然是汪月梅双手环抱,靠在最后的沙发上,一身黑色的套装,严肃的有些恐怖,淡淡地说:“上车!”

    宋语乔被司机一推,跌坐在了沙发上。车子豪华的,像是一个会议室。宋语乔的心里发慌,汪月梅就像一个高贵的女皇一样,审视着她。宋语乔淡漠地回视着她,没有开口。她凭什么怕她?她再高贵再牛又有什么了不起的。输人不能输阵,她又没想要缠住他的儿子,所以她不怕。汪月梅的眉越拧越深,冷然地道:“说吧,你要多少钱才能离开胤天?”

    宋语乔不屑地勾了勾嘴角,她偏不,淡淡地道:“那么您觉得,您儿子的爱情值多少钱?”

    “我没有功夫理会,我现在就要你立刻离开他,你报个数,合理的话我会给你的。告诉你,他的妻子只能是徐佳美,如果你一定要搅局,你只会被可怜的遗弃!”汪月梅没想到,她会如此的镇定,还敢露出不屑的笑容。这个死丫头难道野心大的,真的想进她的家门?不行,绝对不能是别人!

    有些事少一个人知道少一份麻烦,徐万年帮过她,而且知道很多的事。加上他手中的股份,必须得争取。再说了,这个女人一看就是没福相的,不仅是孤儿,至从她进过她家的门后,至从儿子喜欢上她后,连斗志都没有了。她是了解儿子的,他有才有魄力,而且由他来管理云博,是合适的。

    “对不起,我想你弄错了,不是我搅得局。是胤天爱我,现在我也渐渐地爱上他了。如果他不爱我了,我会自己立刻消失的。如果他跟徐佳美结了婚,我也会离开,我会祝福他,我绝不会破坏别人的幸福,所以夫人,应该说服的是你的儿子。我要去上学了,再见!”宋语乔的声音微微有些颤动,是因为激动,也是因为愤怒。打开了车门,下了车。她凭什么污辱她,当她像一只小蚂蚁一样?反正她又没想当她的儿媳妇,得罪了又怎么样?无欲果然则刚啊!这些为富不仁的家伙,一朝有钱,都好像自己生下来就是有钱人似的,难怪富不过三代。汪月梅的脸色铁青,将身边的抱枕扔了过去,盯着她的身影,怒不可遏。该死的臭丫头,居然这样跟她说话!这么普通的女孩子不知道好在哪里?他的儿子鬼迷心窍了吗?“夫人,回东华路吗?”“回什么,我要去找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真是气死我了。”汪月梅下了车,楚雄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不知道这个死老头的遗嘱是怎么写的?为了保险之见,他必须得跟徐佳美订婚,快速结婚……

    宋语乔上了一天的课,无精打采。不知道楚胤天是不是跟吴俊一样,将她扔了。虽然她跟他什么也不是,可还是不时地想着这件事。豪门还没有进去,就感受到了豪门的气息了。那是混浊的,分辩不出的气息,让人窒息的气息。

    “语乔,晚上我请你吃饭吧!”宋雅挽着她笑道。“得了吧,你才赚了几个钱啊,就要请我吃饭!”“几个钱也是钱嘛,吃火锅也花不了几个钱啊!那个男人,昨天又帮我介绍到一个团,虽然只有十几个人,是他一客户的,不过也有点钱!”

    “真的呀!你跟那个男人还没有断吗?”宋语乔没想到,那个男人居然这样有心,有心地让人感动。“没有那种关系了,他真的是好人……”宋雅的鼻子一酸,讪然一笑。

    “是啊,这样的人不多,大多是拍拍屁股走人,有的更是唯恐避之不及的。”宋语乔望着天际,宋雅比她幸运多了,她跟他永远是仇人。

    “宋语乔,我等你很久了!”一辆红色的跑车嗖的从一边开过,档在她们的面前。

    “徐佳美,你想干什么啊?还想谋杀啊?”宋雅拦过了宋语乔,不知道这个白痴富家女又要干什么?上课不来,堵人来了。“哟,就你们值得我亲自谋杀吗?”徐佳美冷哼道。

    “你的意思是买凶谋杀,现在来通知我们?”宋雅故意埋汰她,少根筋的人可不多见。

    “宋雅,别跟她费话了,有什么事啊,说吧,不然我们走了!”宋语乔微微皱眉,难道是楚胤天真的要跟她订婚,所以她又来嚣张了?

    “宋语乔,我来告诉你一条最新消息,吴俊跟高媛媛出车祸了……”徐佳美凝视着宋语乔,显得有些激动。“什么?出车祸了?”宋语乔与跟宋雅惊呼出声。

    “吴俊辞职了,说要下海经商,要跟高媛媛分手。两人在回家的路上就吵起来了,车子撞上了路边的树,吴俊伤的很重,抢救过来了,但晕迷不醒……好了,话传到了,吴俊可是为了你受伤的,去不去由你了!市医院重症病房,也许只有你才能唤醒他,他爱的是你,宋语乔同学……”徐佳美撇了撇嘴,一踩油门,开车走了。

    “喂……语乔,我们去看看学长吧!要不是学长,我也找不到导游的工作……”宋雅探向了宋语乔,其实吴俊帮的忙,受惠的是她。宋语乔的心揪急了起来,她这样去了,肯定也看不到人。心里深深的自责,她没有想到,吴俊还会这样痴情。她有时候想,像他这样的高干子弟,她只怕守不住。说实在的,就是楚胤天,她也没有信心守住他。

    “我先回去了!”宋语乔淡淡地说,缓步往公车站台走去。宋雅也没有再唤她,她的心情肯定不好。还是她先去看吴俊吧,问问情况也好!

    公车上站满了人,宋语乔没能挤上,拦了的士先回别墅了。突然间觉得好累,虽然那不关自己的事,如果吴俊出了问题,她的心里会内疚。那时,那时她应该坚决一点!她总是在犹豫,她自私的就是想利用他。可是这个男人虽然被她拒绝了,却依然爱着她。她的心底无法不感动,如果他早一点出现,如果那个电话揭发的电话不打来,她是否选择的是吴俊而不是楚胤天。虽然她还是会自卑,但是如果不是因为起搏器的事,她一定会去偿试吧!至少,曾经,她的心为他跳动过……

    斜阳落下,房里暗了下来。静静地站在窗口,看着窗外的灯火。此刻像是游离在城市之外的人,心依然很孤寂。以前她打着工,她干着苦力活,都会精力充沛。可是现在,吃着好的,穿着好的,住着别墅,为什么心情这样的压抑呢?

    “语乔……”关门声响后,楼下响起了楚胤天的唤声。楚胤天打开了灯,见厨房里没有生火的迹象。双手插腰,微微蹙眉,她该不是跑去医院了吧!吴俊撞车的消息已经传到他的耳朵里了,听说很严重,现在还没有醒。掏出了手机,拨了电话,听得一阵铃声从楼上传来了。楚胤天急忙冲上了楼,打开了门,开了灯,见她伫立在窗前。也不知立了多久了,嗔怪了声:“宋语乔,你干嘛呢?饭也不错,电话也不接……”

    宋语乔深提了口气,缓缓地转身,两条腿有些僵直。看也不看他一眼,拿起手机,走向门口。原来,她就是个保姆!楚胤天突得攥住了她的手,冷然地问:“你什么意思啊?哪个筋搭错了?一张冷脸给谁看啊?”

    “放开我,我去做饭了!”宋语乔淡淡地说,声音平的像是失去生命迹象的电波。

    “因为什么?给个理由,这个世界上谁也不欠谁的,能合则合,不能合则散。总是一张寒冰脸,你觉得合适吗?”

    楚胤天真是不明白了,因为对她曾经的伤害,他一直心存愧疚的。可是再怎么,他也买过单了。这个问题已经解决过了,他也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契约并非全是契约,因为他喜欢上她了,爱上她了。她听不懂吗?

    宋语乔目光下垂,说不出话。是,这个问题,她也想过许多遍了!可是她心里压着这样一块巨石,她真不知道怎么笑?可是就这样分开吗?好不甘心,那她算什么?宋语乔淡淡地道:“你妈妈没有跟你谈吗?应该是你想散了吧!该问理由的是我!是为了升官还是为了发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