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该死!自甘堕落吗?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27本章字数:14975字

    宋语乔受宠若惊啊!市长跟汪月梅脸上笑嬉嬉的,让她觉得恐怖。吴志达打量了房间,随即说:“乔小姐,事情紧急,请你帮帮忙,吴俊要是再不醒,就……唉……”

    “他还没有醒吗?可是我又不是医生?”宋语乔愕然。“今天你不是去了吗?他听到你的说话声,好像念叨过一声。能帮这个忙吗?”“真……的吗?”“当然是真的!”汪月梅也附和,可宋语乔总觉得汪月梅的表情很怪。

    “我马上去……”吴俊对她有恩,她不能见死不救吧!否则她良心会过意不去的……“这就对了嘛!吴俊醒了,我一定好好感谢你……”吴志达跟当初见到时的市长,判若两人。此刻他只是一个急切的,想要救儿子的父亲!宋语乔提起了包,跟着他们出门。奇怪的是,楚胤天不在楼下?难道是饭做不好,又出去买了吗?

    “走吧!小乔,好好照顾吴俊,吴市长不会亏待你的!去吧!”汪月梅居然帮她开车门,还叫她小乔,这让宋语乔更加的惊愕。是她的耳朵不正常,还是眼睛不正常,汪月梅脸上挂着笑,对她客气起来了。这跟坐在豪车里,接见她的人完全是两个人。她在做梦吗?还是这些人,会变脸啊!

    汪月梅并没有上车,车子快速地往医院方向开去。吴志达轻叹了声:“小乔啊,请你原谅吴俊妈妈!吴俊是她的命根子,这些天,她的情绪都不正常!你能理解吗?”

    “嗯!”宋语乔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有轻嗯了声。“那就好……”

    车子在医院停了下来,宋语乔跟着吴志达一起到了吴俊的病房。吴俊的外婆仰上了前:“姑娘啊,真谢谢你能来。你能跟我们俊俊说说话吗?太好了,太谢谢你了!”

    “妈,我们都出去吧!影桐,向小乔道歉!”吴志达命令道。“对,影桐,你还愣着干什么?”外婆也催促。陈影桐拧了拧眉,淡淡地说:“对不起……”

    宋语乔扯了扯嘴角,探问了声:“我要怎么做呢?”“你跟他说说话,将他唤醒就行了!我们都出去,有什么私密话,你慢慢说!”外婆感激地望着宋语乔。

    宋语乔很是尴尬,所有人都退出了房。宋语乔望着晕迷的吴俊,重重叹了口气。回想着往日的事,一点一滴的诉说着!吴俊依然不醒,宋语乔紧蹙着眉,该说的她都说了。他们本来就只有这么一点回忆啊!宋语乔回头,见吴家人不时从小窗口往里探,莫名的有种辜负众望的感觉。宋语乔握住了吴俊的手,哀求:“学长,你再不醒,我就走了。再也不会来看你了,也不想再见到你了……你太自私了,就游魂吧……我走了……”

    宋语乔有些气馁,失望地坐在床前。吴家人进了门,外婆轻拍着她的肩:“小乔啊,没有这么快的!你帮帮吴俊……”“只要我能,我一定会。”宋语乔感觉吴俊很可怜,吴俊最不该的就是喜欢她。像他这样的高干,有钱的高干就应该玩世不恭,就应该选高媛媛这样的当老婆,更上层楼的。吴俊太善良了,为什么要爱上她这样一无所有的女孩呢?

    “我说没用吧!真是没法活了,呜呜……”陈影桐哭出了声。“你还有脸哭,都是你们害的。你们出去……”外婆生气地上前,推着吴志达夫妇。

    “妈,他是我儿子,我能害他啊!”“你真的当他是儿子吗?从小逼他这个,逼他那个?你们又几时好好的关心过他?都说自己忙,忙得不着家的。俊俊没有变成流氓,你们就烧高香吧!俊俊是我一手带大的,这孩子心地善良,又没做过坏事?他是在替你们受罪,知道吗?”老太太越说越愤慨。“奶奶,你在说什么呢?有外人在,还以为出什么事呢?”

    宋语乔望着老太太,老太太说的一点也没错。这件事是明摆着的,吴志达想要升职,所以跟高家结亲。吴俊不同意,他们不是说,只是权宜之计。不是骗吴俊,就是想骗高家吧?吴志达拉着陈影桐出门去了,宋语乔立在了窗口。窗外万家灯火,不知道楚胤天此刻是不是怒火中烧?他会来医院吗?如果他能来,将她拉回去,那该多好啊?可是没有,夜已经很深了,宋语乔上前拉了拉吴俊的手:“学长,我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

    “小乔,你回去吧,金霜送小乔回去!”“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宋语乔推辞着出了门,打的回到了别墅。进了门,见楚胤天端坐在沙发上,脸色铁青。冷笑了声:“他醒了?”

    “没有!”宋语乔瞄了他一眼,莫名地觉得有些理亏,甚至有那么一点,为他的生气而雀跃?“站住,宋语乔,你既然爱他,为什么要到我的身边?因为起搏器?因为你的母亲死于起搏器,你想报仇,想在我这里找到证据?”楚胤天眸底掠过了一丝伤感,听到这样的消息,他真的很震惊。这才想起,这些日子她的举动,令他心灰意冷。

    宋语乔的脸抽搐了一下,眸子微热,紧握着拳头,回头冷冷地瞪着他:“是,我想报仇?你调查我?我妈妈是人,浑蛋……你们这一群间商,草菅人命的家伙,连我卖身的钱都要骗回去,你们根本不是人……”

    宋语乔怒吼出声,她的身体在颤抖。楚胤天眼眶微热:“这只是意外,只是医疗事故!你走吧,这一百万算是给你的补偿,但是如果你敢乱说,云博不会坐视不管的,你走吧……”

    “意外,为什么到了你这里,都是意外?也许我一辈子也找不到证据,可是你们这些人会遭到报应的?”宋语乔飞奔上楼,不想在他的面前流泪。拭去了泪水,将衣服塞进了包里,快速下楼。这就是有钱人的态度,还说爱她,还有说一切重头。他不是应该赎罪,跪下来求她原谅的吗?居然就这样让她滚蛋?多可笑,曾经还那么一丝奢望,这份情是真的?原来不是,被利用的是她……如果她揭发,他还会告她?是啊,她没有证据,他们可以将她扔进大狱的……她真笨,真蠢……

    宋语乔提着行礼,泪如雨下,走在深夜的街头。再一次地坐在了公交车站,已经没有公车了,也不会再有吴俊这样的好心人了。此刻,她最恨的是自己。是,她太幼稚了!在街头坐到了天明,宋语乔将包寄存在了超市里,去了医院。

    吴俊还没有醒,吴志达坐在床前,痛楚地皱着眉。宋语乔进了门,低着头,立在了一边:“市长,我来照顾学长好了!他会醒的,一定会醒的!”“唉……都一个星期了……我要去上班了,她们回家换身衣服,马上来。你帮忙照看一下……”吴志达说完,便出门去了。

    “学长,你快点醒来吧!我昨夜在公车站坐了一夜,如果你好好的,你会来找我是吗?我明知道楚胤天是与高媛媛的交易,我居然以为将计就计,居然以为可以找到证据,我真蠢……我要放弃吗?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你帮帮我……”宋语乔立在床前,哽咽哭泣。或许能听她倾诉的人,也只有吴俊了。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来,像是失了控。听到了说话声,宋语乔立了起来,拭去了泪水:“学长,我要走了,你要保重,早点醒吧!”

    “小乔啊,你来的这么早啊!不哭不哭……好孩子……俊俊啊,你怎么还不醒啊?”外婆见宋语乔的眼睛红肿,以为是担心吴俊哭的。紧握着她的手,感激涕淋。

    “我回去了!”“奶奶,吴俊的手动了一下,吴俊……你醒了吗?医生……快叫医生……”

    宋语乔愣在了房门口,望了床上的吴俊一眼,后退着出门。醒了就好,一切都完结了。“语乔……语乔呢?我刚刚听到她在哭……”吴俊抬起了头,目光扫射,在人群里找着她。

    “是……她刚才还在这里的,去哪了?俊啊,你可醒过来了!你要是不醒,外婆可怎么活啊?”“语乔……”吴俊再一次叫唤,他像被关进了黑房子,听到她的哭声,让他好担心。“她大概回学校了,对,她回学校了,说下课了再来……”

    “让一下,先检查一下……”医生上前道。“好……”老太太激动不已,一直念着阿弥陀佛。“没事了,醒来就好,也算是个奇迹了!年青人,休养一个月,就好了!”

    “谢谢……太谢谢你们了!”病房里传来了欣喜的笑声!可是一晃半个多月,宋语乔都没有来。吴俊心情低落,她爱楚胤天,他无法强求不是吗?经过这一场生死,他似乎也认命了!可是为什么他的心里那样的揪结呢?总觉得不安……

    “学长,气色好多了嘛!听说再过几天,可以出院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徐佳美笑盈盈地进了房。“好多了,你们期中考考过了吗?”“我休学了,三个月后要结婚,忙都忙死了……”徐佳美的脸上掩不住的笑容,其实是闲得要命。“结婚?新郎是?”吴俊惊讶。

    “当然是胤天啊!”“什么?楚胤天?那宋语乔呢?这个家伙……”吴俊惊得睁大了眸子。“学长,你有些过份啊!本来楚胤天就是我的男朋友啊!宋语乔退学了,不知道去哪了?像从间蒸发了一样,谁让她自不量力的……这是我的请帖,到时要来哟!”

    “退……学了?她去哪儿了?”吴俊急切地探问,怎么会退学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他一直打不通她的手机,以为她不想接他的电话。没想到,她退学了。楚胤天这个该死的家伙,太过份了,他不会放过他的……

    “我怎么知道?这一个月发生了好多的事!楚熊……我未来的公公,一个星期前病死了,云博已经分家了,分成云博房产与云博药业了!还有,云博房产拿到了跨海大桥的建设权,真是一波三折,惊险多多!幸亏当初云博房产与云博药业是分开来上市的,现在云博房产的股票大涨呢!你不知道,胤天有多能干,多果断。将资产占半的药业就这样让给楚英爱了!那个黄脸婆,这才满足了,不吭声了。”徐佳美一想起楚胤天,一脸崇拜。她爸爸说,楚胤天短短一个星期就将财产分割完毕。而且做好了,人事改革方案。真是雷厉风行,有人说他冷酷无情,那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过不了多久,云博一定能成为房地产业的领头羊!见吴俊紧蹙着眉,扯了扯嘴角,告辞出门了。

    吴俊拿过了手机,立刻拨打了宋语乔的电话,还是关机。吴俊拨打了楚胤天的电话,恼火地问:“楚胤天,你不是说爱语乔吗?你为什么这样对她?她人呢?人呢……”

    那头沉默了一下,然后电话里传来了嘟嘟声。吴俊再拨,就便成了秘书的声音:“您好,我们总裁正在开会,请稍后再拨!”“你,让楚胤天接电话,否则我报警了!”吴俊怒不可遏,要是电话再一次被挂了。陈影桐进了门,诧然地问:“怎么了?气成这样?”

    “妈,楚胤天为什么跟徐佳美结婚?”“你妈我哪里知道?这是汪月梅一心安排的婚事,怎么会不结婚呢?傻小子,你以为呢?汪月梅是什么人啊?有利就钻的人……”反正她从来都是看不起这个女人的,不见兔子不撒鹰。“太过分了,什么利……”吴俊恼怒不已。

    “好像是,徐家在云博分家时,将10%的股份出让!听说已经领了结婚证了!以后云博房产,楚胤天占六成……”“六成?那胤海她们能答应?”“那有什么办法?汪月梅的股分她爱怎么分配怎么分配啊!再说楚熊给胤海还有英惠也留了几处房产与现金!真奇怪,汪月梅居然提前将财产都分割了!”“是奇怪,难到就为了分回徐家5%的股份吗?可恶……”“你就少管他们的事,管好自己的伤吧!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爸爸升迁的事成功了!副省长管财政这一块,你也调到省府机关上班吧!”

    “不要,你将公司交给我吧!爸已经是副省长了,你还是别经商了!影响不好!”

    “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是你爸……”“我就一个人,我能即当官,又经商吗?我对当官不感兴趣,再说了,这年头当官的子女还不是多忙着捞钱?”“好,妈以后随你。你这一次车祸,妈妈也想通了,只要你好好的!”陈影桐望着儿子,是啊,如果儿子没了。她赚这么多钱有什么意思呢?“妈,你变了,最近公司里这么闲吗?”吴俊望着母亲,天天来陪他。想着小时候,他病了,陪着他的也只有外婆。

    “交给手下了,当然是我的宝贝儿子重要。臭小子,吓得我半条命都丢了,被你外婆天天骂!”“原来你是怕外婆骂你啊!”吴俊笑嗔说。“小没良心的!对了,媛媛一家出国了!”

    “啊?出国了?高放不是要升了吗?”“没升成,算他有良心,不枉当年你外公提拔他。自己没上去,将你爸爸推上去了!媛媛变成这样,需要点时间去手术恢复吧!再说也觉得丢脸吧!”“他是怕……”吴俊扯了扯嘴角,只要跟高媛媛一刀两断,不想再提了。除了外公的恩惠,高放是怕他起诉高媛媛,故意谋杀吧!那天是高媛媛开的车,将车直接往树上撞,这不是故意谋杀是什么?要不是她整了容,结果胸也爆了,倒霉的只有他。

    “好好的女孩子整这些玩意儿,真是的!”陈影桐呶了呶嘴。

    “妈,我想吃你烧的红烧肉……”“想吃肉了?好,我回家给你做!”陈影桐笑嗔了声,起身出房。吴俊立刻拨打了李航的电话,李航也不知道其中的事。“哥们,要不我帮你找找,看看有没有订机票,或者出国的消息!楚胤天像换了个人似的,出现在各种宴会,身边的美女如云呢!还跟徐佳美订了婚,三个月后要结婚!我猜想啊,徐佳美娶回去也是个摆设,所以也玩起女人了……不过,这哥们能力了得,铁腕啊……”李航百思不得其解,楚胤天变得更冷酷,也更加的玩事不恭了。受刺激了吧!不知道是因为钱多刺激了,还是情多刺激了!“不用了,我自己找人查吧!”“对啊,你现在可是省长公子了,恭喜你啊!”“你怎么知道?”“晕,红头文件都下来了,这样的大事我李航要是不知道,怎么混啊?我说,你也太痴情了吧?搞得哥们都不知道今昔是何年了?你们是梁山伯祝英台转世的?”

    “我呸,挂了!”吴俊摁了键,比什么不好,说什么梁山伯祝英台,那只能死能同穴。她会去哪呢?回家乡了?是什么样的打击,让她放弃了学业呢?她真就这么爱楚胤天吗?因为他要结婚,所以才离开,跟这里的一切说再见?吴俊的眉头拧成一条直线,想不到她是这样的脆弱。这么说,她那天真的站在他床前哭了?该死,他怎么不早点醒来呢?吴俊拨打了电话,让人查出入境记录,还有关于她的一切信息。可是回过来的消息,让她目瞪口呆,没有出国,没有飞机记录。她人呢?被楚胤天谋杀了?吴俊越想越不对劲,他要去找楚胤天,该死的……

    吴俊不停地拨电话,楚胤天终于接了,吴俊怒不可遏。“楚胤天,语乔呢?她人呢?你将她怎么了?”

    “她早就跟我没关系了,她不是去照顾你了吗?你居然跟我要人?你脑袋没撞坏吧?谁说人在我这里?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什么?一点关系也没有?你不是说要跟她订婚,要跟她结婚的吗?为什么?你将她抢走,就因为高媛媛?现在用不着了,就一脚将她蹬了?楚胤天……你这个混蛋,怎么可以这样对她?在一个可怜人的伤口上撒盐呢?你就不怕,她会想不开吗?难道你的心里就没有一点点的怜悯之心吗?”吴俊怒吼着,声音有些沙哑……

    “你说够了吗?”楚胤天冷然地道。“楚胤天,你不说清楚,我真的报警了!”

    “报警?哧……你爱报不报,小区的监控有记录,她早就离开了……你先问问,是不是你家过河拆桥了?还有,我很忙……”楚胤天又将电话给挂了。

    “王八蛋!”吴俊愤怒地真想跑过去,揍他一顿。该死的,他就没有一点的担心吗?他很忙,这是人话吗?对,他不是人,就是一个冷血动物。吴俊立刻拨打了陈影桐的电话:“妈,我问你,你们是不是过河拆桥了?”“过河拆桥?过什么河拆什么桥,你在说什么呢?”

    “我是说,宋语乔是不是你们赶走了?你们将她弄哪去了?”吴俊激动地嚷嚷。

    那边的陈影桐一脸黑线,也是伤心啊!这儿子怎么就不想她们的好呢?嗔怪说:“我们能将她弄哪去啊?一个大活人能是我们想弄哪就弄哪的吗?你醒的那天后,她就一直没出现。我们也想见到她,好好感谢她的呢!一定是,因为楚胤天要结婚了,她离开深厦,不想再让人找到她!”“离开也不能退学啊?我要报警,一定是楚胤天做的手脚……”“什么?傻儿子,你疯了?我可告诉你,你爸爸还没上任呢?还有楚胤天也不是你随便想告就告的?多大人了,这么幼稚!也许她现在就是不想让人找到她,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躲起来了。她不爱你,你懂吗?如果你真的为她着想,不要将事情闹大了,如果上了电视什么的,网络一传播,她更难堪,明白吗?我们不是明星,低调……”陈影桐没想到吴俊还是这样迷恋她,极力地劝说。吴俊的手垂了下来,痛楚地阖上了眼睑。她不爱他,所以要躲吧!只想一个人躲起来,治疗伤痛。她没事便好,如果她有事,他绝对不会放过楚胤天的。是他害了宋语乔,如果不是他,楚胤天也不需要用这样卑劣的手段对她了……

    一晃三年,宋语乔始终没有出现。宋雅已经毕业一年了,毕业后被吴俊的风影实业招收。一年后提升到了总经理助理,宋雅明白,这一切还是受惠于宋语乔。吴俊想从她的嘴里得到宋语乔的下落,实际她也不知道宋语乔的下落。只是她的最后一通电话告诉她,她去办一件事,否则她一辈子都过不去这个坎。这是什么坎?可是她没说,只说如果有人找,就说她出国了。说是最多三年,她一定会回来。如果三年后没有信息,让人破译她的邮箱。但三年中一定要保密,否则她也许会有危险。如果有人找她,就说出国了!吴俊却说,她没有出入境的记录,每隔一段时间去查一次。去国外找爸爸了?也不至于偷渡吧?眼见三年就过去了,宋雅真担心,她是不是出事了?难道她是国际间谍吗?再过二个月,就满她们约定的日子了,宋雅又在日历上打了个叉,真是担心死她了……虽然她们只是同学,只是朋友,可是她永远也不会忘,宋语乔对她的帮助。这个臭丫头,回来了,她一定好好骂她一顿,到底什么大不了的事,需要做出这样的决定……

    “宋雅,你在画什么呢?明天的土地竞拍,你替我出席。不管多少钱,就是不能让云博拿去!”吴俊进门,将资料丢给了她。“总裁,万一云博开出天价呢?我们也跟着上?”宋雅一脸黑线,这三年吴俊经商的目的,好像就是盯着云博,是在跟楚胤天抬扛。

    “开始前,我会给你一个底价的!”“明智!”宋雅拿过了资格,轻吁了口气。好在这几年,房地产还在上涨,建了房也不赔。加上有大后台罩着,还有赚钱的生意,否则真的有点悬。

    “最近有给你电话吗?”吴俊立在了门口,又忍不出问出了声。“还没呢!总裁,都过去三年了,万一她都跟人结婚了呢……”宋雅看着他的背影,不知道是叹他多情好,还是傻好!物欲横流的社会,居然还有这么一位痴情的公子哥!

    “呵呵……她是说三年会回来是吗?还有二月吧,再等二月,如果真是那样,我也死心了……”吴俊苦笑了声,没有回头,又是一声轻叹,出门去了。宋雅垂下了头,趴在了桌上,苍天啊,她要崩溃了!好像她将宋语乔弄丢一样,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了!如果当初没有高媛媛,那该多好。宋语乔跟吴俊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可惜没有这样的如果。那个男人,跟徐佳美结婚了,豪华的车队当年引得无数人驻足相望。徐佳美还请所有的同学免费去喝喜酒,不过想炫耀一下,另外证明一下,楚胤天是她的男人。她没有去,不过去的人说,每人有一个价值二千多的水晶纪念品。在华大议论了好一阵子,自然也有人鄙薄宋语乔,当然连带还有她了。想想宋语乔,她觉得好愤慨!宋语乔说的一道坎,也许就是楚胤天吧!可是人家都结婚了,还有什么可弄清楚的?虽然如果她留在学校,会很难堪,这道坎也的确不容易过,可是学业啊,打工争钱读了二年的学业怎么能说弃就弃了呢?为了一个臭男人值得吗?更何况还有这第一个痴情男等着,真不知她是好命还是……

    入夜,省城魅力金座娱乐城。灯光流彩,音乐混杂。这是省城新开的一家,装修几千万的娱乐城。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门口,从车上下来了一人。一条蓝色吊带裙,外披着一件透明的外衫。站在门口,微微顿了顿,还是深提了口气,跨了进去。跟着小姐到了包间,推开了门,房里只一个男人。是,他是省一医院的副院长。温文而雅,歌声也是浑厚而且磁性。他指定让她来谈业务的原因,她很清楚。而她,来这里,并不是因为业务,而是想得到她想要的。好在这里是娱乐场所,应该还是安全的。

    “小乔啊,坐……怎么才来啊?等你很久了!”王院长招了招手,笑容很温和,继续唱着歌。宋语乔拍了拍手,一脸赞叹的表情。理了理裙子,在一边坐下。她在云博药业潜伏近三年了,也做了三年的医药代表。推销医药之时,直接了解市场情况。虽然省医院查不到记录,可是意外的,她在县级医院,找到了也是因为起搏器的而亡的患者。拿到了他们的病历,这是老天在帮她吧!居然二年后,能找到病历!当然,也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而这个男人是她要攻克的一个目的。虽然她的心里没有底,可是没关系,就算他不说,以她现在撑握的资料,也足可以让云博药业成为她控制的一颗定时炸弹。云博集团是一个大企业,可是里边有一条大蛀虫,干着让世人瞠目的,丧尽天良的事。有几次,险些败露身份,好在都躲过去了。反正她马上要出国了,举报材料她会一份份地寄到各个部门的。

    “哇,王院长,你不进歌坛真是可惜了!”宋语乔笑赞。“是嘛!我就是想在你面前露一手!你也来一首……”“我五音不全,要不叫个小姐来陪你唱吧!”宋语乔不以为然地笑问!“你看我是叫小姐的人吗?我可是很正经的人!再说了,一段时间没见你了,最近业务跑得怎么样……”王院长紧挨着她坐了下来,端过了酒杯,递给了宋语乔。

    “不怎么样,所以要你关照关照呗!敬你……”宋语乔接过了酒,轻碰了一下,奶奶的,XO,这些无良的家伙,最好别干什么过份的,否则这些钱一分一厘讨回来。

    “你那么拼干什么啊?像你这样的小姑娘,哪用得这样辛苦的?”“不辛苦哪有钱啊?业积完不成,是要扣钱的,我才多少工资啊!王院长,王大哥,为什么你们进药少了那么多?是因为我们哪里工作没做到吗?还是别的原因?”对付这些男人,她也已经有几招了。虽然灯光暗淡,刚还像个人样的男人,现在色眼微眯,直往她胸前探。

    “你将酒喝了,我再告诉你!”“真的啊?你知道我酒量不好,你不能骗我……”宋语乔一口气将半大杯的XO喝了下去,她只想速战速决!“还说酒量不好,前几次都被骗了!再喝……”“你先告诉我,我好给公司有个交待,心情放松了,再跟你喝个痛快……”

    “真的?”“当然是真的!”“过来,我告诉你……”他招了招手。宋语乔心切,将耳朵凑了上去。他突得搂过了她的肩,在她的耳际柔声说:“你真的不知道?”“当……然,我就知道卖药,我也很努力的跑业务,业务越来越不行了?你是行家,你告诉我!”“真是的,人家要是将毒品当药卖,你也只管卖?多学习些医学知识吧!你们公司说是中药制剂,实际上里边含有可待因,感冒药里照样含有西药成份,药的成份里却没有……万一出事,会被处理的,影响我们医院的声誉……上来什么新产品,有过多少的临床数据了。我看你还是换个工作吧!你们的新总裁不行,听说一批技术人员也被人挖走了,是真的吗?我跟你掏心掏肺的,你可不能瞒我,我对你,可对别人不一样……”“呵呵……怎么会,我们公司还打算重启起搏品的项目呢……”“什么?起搏器?天真,像楚英爱这一班人,当初就应该选房地产。一群包工头起家的人,去干医药,这能行吗?”“起搏器怎么了?不就是那小小的一个物价吗?听说一个卖好几万,比一盒药卖十来块钱,还不时的药改,减价容易多了吧!”宋语乔也没有撑脱,靠在他的手臂上,心里一丝激动,终于,他露口风了。必须速战速决,她的酒量有限,现在的脸好烫,快到极限了……

    “你这丫头怎么想得这么容易啊?小小的东西很容易出人命知道吗?药吃不好,死人的概率能跟起搏器比吗?喝酒……喝酒就你说掏心的话……”“好……听前辈说,前几年起搏器出事,死了一个人,那应该吸取教训了吧?好像是你们医院吧,所以你们有成见?是什么原因啊?”“你哪听来的?当然是产品缺陷……还能什么,还好没有酿成大祸……”宋语乔真想扇他一巴掌,死了好几个人,居然还没酿成大祸!“就是这件事,我才调来管这一块的,这些话可不能乱说的,出去了,我也不是承认的!再喝一杯……”“当然,我又不是傻瓜!既然是产品的质量,那就再改进嘛!我头晕了,这酒好烈啊……”宋语乔借机挣开了他,拿过了酒瓶,他是知情的……可是几杯酒下去,她的头好晕,眼前都些重影了……

    “晕了吗?没事,借你胸膛……”他一把揽过了她,也喷着酒气。唤了几声,见她不吭声,轻笑说:“傻丫头,你以为做了几年医药代表就知道医院界的事了吗?实际上,你醉了,我带你去房间……”

    “我……没醉……”“走吧……还说没醉,你真美……我会让你完成指标的,你怎么报答我……”他眸子里闪动着银秽的光芒,双手探向了她纤柔的腰际。宋语乔本能地噌立了起来,甩开他的手。真恶心,她必须马上离开,否则她真的不醒人事了……

    宋语乔拎起了小包,捂着嘴,往门外冲去。王院长急忙跟上,上前扶住了她:“小乔,你醉了,我送你回家,听话……”“我没醉,知道我的朋友是谁吗?副省长的儿子……”宋语乔舌头打滚,刹那一刻,怕极了。她一向来有分寸的,今天这酒太烈了……

    “什么?你的男朋友是副省长的儿子?谁啊……”王院长惊讶地说。“吴……俊……”宋语乔高嚷了一声,她不行了,谁来救她……她的脚好乱,她已经不知道,有没有往前迈了,像在大海里飘荡……“啊?你醉了,走,我们回了……”他轻拍着她的脸,扶着东摇西摆的她……

    隔壁大酒店二十一层客房里,她被扔到了床上。雪白的肌肤,红润的脸颊,在温柔的灯火里,让人意乱情迷。她舔了舔红润的唇瓣,挥了挥手,抬起了醉眼迷离的双眸,那样的勾人。楚胤天一手插腰,怒不可遏。这个死女人失踪了,就是这样作贱自己吗?

    “该死!自甘堕落,这些臭男人给你多少钱?一百万够不够……”楚胤天脱去了衣服,愤怒不已,该死的东西,为什么这样?巫山桃红,令他热血沸腾。他吻住了她的唇,唇瓣还留着酒的醇香……她呻吟出地声,本能地双手绕上了他的腰际,回吻着他……极尽缠绵,这是熟悉的味道……他将她捧在手里,越来越温柔,这个女人让他无法视而不见!他想擦肩而过,可是迈不开脚步……可她不知身在何处?就像梦里一样……

    楚胤天趴在她的胸前,半晌才抬起了头。捋了捋她凌乱的丝发,突得看见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流下。楚胤天拭去了她的泪痕,心里揪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这是在惩罚自己吗?难道,他就没有一点点让她留恋的地方,只有痛恨吗?

    她没有醒,这是梦里的眼泪?楚胤天颓废靠着,望着她此刻恬静的脸。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疯了?想到她第一次,那痛恨他的眼神,离去时自尊倔强。她不仅仅是为了母亲而痛恨她,而是因为他贱踏了她的自尊吧?他该拿她怎么办?这三年,他的钱越来越多,可是他不知道什么是幸福,再也找不到那瞬间的幸福感觉了……三年后的相遇,要不是她喊着吴俊的名字,要不是为了明天的地皮拍卖会,来到省城,那么,再不得相见了是吗?她今夜属于那个男人了吗?该死……

    一阵手机铃声,将宋语乔惊醒。伸出了手,突觉得不对劲。谁抱住了她的腰,突想到了昨夜的事,她的手垂了下来,心也凉了一截。三年来小心翼翼,到了最后一天,失了身。宋语乔眸底的怒气越聚越浓,扯开了他的手,一个转身,对着他一阵乱踢。

    “王八蛋,你去死,你……不是人……呜呜……去死……”宋语乔疯了一般,泪眼成串。全然不顾,缩成一团的楚胤天。

    “王有礼,你会让你身败名裂,你等着……”宋语乔用被子遮着身体,捡起了衣服。轻声低泣,恶心,去死……“啊呀,你这个女人,怎么这样蛮啊?痛死我了……”楚胤天捂着命根子,只穿了一条短裤,蹲在了地上。

    “你……你是谁……”宋语乔拭去了泪水,天,她还被人当成礼物了。看到楚胤天的脸时,不敢置信地睁了睁眸子。瞬间,脸儿溢满了愤怒:“楚胤天……你……你居然……手机……手机……”宋语乔的手在颤抖,心跳无序,怦然乱跳。结巴地说不出话来,是震惊,是愤怒……他都已经结婚了,他居然还这样对她……

    宋语乔滑下了床,拎过对面台子上的小包,翻找手机。颤抖的手拨打着110:“喂……我……要报……”“你疯了……”楚胤天一把夺过了她的手机,愤然地道。

    “啪”一个巴掌狠狠地扇在了他的脸上,她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只知伤心的宋语乔了。她瞪着他,唇瓣哆嗦着,泪光闪烁。“你是什么东西?你凭什么?你这个强间犯……这一回,我不会放过你……不会,再不会……”

    楚胤天抚了抚脸,恼喝:“我不是东西?你呢?自甘堕落,反正你要过这样的日子。陪别人上床,跟陪我上床有什么区别?我给你钱,这张卡里,有三十万,够了吗?”楚胤天捡起了裤子,从皮夹里掏出一张卡,扔给了她。

    宋语乔更加的愤怒,快要气炸了。眸子微睑,恨恨地瞪着他:“楚胤天,你就不是人,有父母生没父母教的混蛋。”宋语乔哭着,冲进了浴室,痛哭出声。她宁可是陌生人,为什么是他?他居然将她当妓女,这个毁了她人生的恶棍,真想跟他拼了。为什么?老天为什么这样对她,让她们在这里相遇?

    楚胤天跌坐在了床上,呵,有父母生没有父母教?是啊,他是个可怜人……她的手机响了,居然是云博药业的市场部经理。摁了电话,翻看了她的通讯记录,居然都是各大医院的名单,还有云博药业的许多负责人的电话。楚胤天愕然,难道这个女人,三年时间就是去调查云薄药业了?楚胤天拍着门:“宋语乔,你出来,这三年,你就去调查云博药业了?这样值得吗?学业也不要,报仇就这样重要吗?”

    里边的哭声止了,传来了水声。楚胤天无力地靠着墙,这个女人真是让他无言。有仇必报?楚胤天心冷,那么她得到了什么结论?

    宋语乔冲了澡,打开了门,理都不理他,上前拎起了小包。夺过他手中的手机,转身出门。楚胤天攥住了她的手,宋语乔冷然地说:“放开,否则我真的会报警的……”

    “你要为仇恨活一辈子吗?跟我回去,要是被发现了,会……”“不用你管,你以为我像你这样吗?赚着黑心钱,心安理得吗?我会让这件大白天下,受害的不止一个……”

    “你是记者吗?你查到什么了?”“怎么,你还想灭口吗?”“我灭口,我灭什么口啊?跟我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云博药业本来就不是我管的,也没有关系了。”“是嘛,好像你的丈人吃了不少回扣吧!你没有分到?”宋语乔冷哼了声。

    “什么?那是他个人的事,跟公司没关系……”楚胤天不敢置信,居然查到了徐万年。

    “放手……”“你真的要捅出去吗?你以为捅出去真的有用吗?云博药业可是国家级的明星企业,可是……”“是很多高官的政绩是吗?那又怎么样?药是救人的,不是害人的?你们楚家到底是一脉相承……”宋语乔的嘴角勾起了鄙夷的冷笑,他慌了吗?

    “你将材料给我,我让人去办,行吗?”“你觉得这可能吗?我相信你?就算你现在杀了我,一个月后,这些材料也会传到国家工商局,药检局……”“吴俊也知道这件事了吗?”楚胤天有些吃味,难道这家伙早就知道了!

    “对,吴俊,自少比你有良知……”“你真的以为他会送上去吗?不要忘了,可能累及了吴副省长……”“那我就管不着了,难道为了几个人,就得让云博一厂,贼喊捉贼,以假乱真吗?在药里添加未注名的成份吗?让那些不能服用的人服用,危害身体吗?”宋语乔揪住了他的衣襟,脸儿涨得通红,眸底闪动火苗。浑蛋,自私的银棍……

    “你怎么知道?”楚胤天愕然地凝视着她,这个女人真是……稀缺人类了!他还真是服了她了,这个女人真是不好惹,被她咬住,死也不放,像什么?

    “我没有时间告诉你……”宋语乔用力地甩开了他的手,打开了门。他以为她放弃了学业,去白忙乎的吗?这几年,她看了很多的医书,看了很多名医的论文,光是笔记就写了好几本。她去年就通过了托福考试,今年参加入学考试,去美国留学手序都办法了,将要学的就是传媒。还有三天就要坐上去美国的飞机了……本来,她都不想跟王有礼见面……如果不见面都好啊!就不会遇到他,如果在别的地方遇到他,也许她会平静……现在,她无法平静……

    楚胤天理了理衣服,追出了门。他一直打听她的下落,怎么一见面就变成这样了?这个傻瓜,这样不顾一切地往前冲,搞不好这些人,会买凶害她的!楚胤天追下了楼,已不见她的身影,不好刚刚打过她的手机,在手机上留下一个号。

    “宋语乔,你这个疯丫头,你逃不掉的!我会找到你的……该死……”居然不接,楚胤天咬牙切齿,急忙去停车场开车。手机响个不停,楚胤天冷然地说:“什么事?”“总裁,下午拍卖会,您别忘了……”“你让总经理去吧,我没有空……”楚胤天挂了电话,漫无边际地寻找。想到了吴俊的公司,急忙往他的公司开去。再一次拨打,那里传来了宋语乔怒火中烧的声音:“别烦我,否则我报警了!”

    “宋语乔,你给我听着!这件事很危险,你将材料给我,让我去办!还有……我爱你……你不能嫁给吴俊……”她的行踪吴俊应该不知道,否则这两年,吴俊不会将他当成了仇敌。前些日子,李航不是还向他打听宋语乔的下落吗?她居然在云博药业……

    “哧,你管得着吗?”宋语乔啪得将电话给挂了,有病……可是立刻,手机又响了,要不是在公交车上,宋语乔都要吼出声了。“你是我的女人,不可以……”“去死……”宋语乔快要气晕了,他是她的女人,当初赶她出门的,不就是他吗?

    “当年,我让你走,我是有原因的。我跟徐佳美结婚是有原因的,有不得已的原因。而吴俊……他是我的同父异母的弟弟,你不可以……”楚胤天紧蹙着眉,这个理由算不算理由?她绝不可以被吴俊抢走,是,他恨吴志达。他为了前途,抛弃了他们母子,才会有后面的一连串的事,他妈才会这样,他的童年一片灰暗。他跟母亲最后一次交易,跟徐佳美结婚。是,他们母子只有交易了,以后任何事都不再听她的!

    宋语乔愣住了,他居然也是吴志达的儿子?手机那头传来了他重重地叹气声,半晌才说:“是,我承认开始是因为吴俊。吴志达被陈影桐抢走了,抛弃了我们,我的母亲成了楚雄的情妇……而且闹的人所皆知……你明白,这其中的滋味吗?所以,你不能抛弃我……”

    “可笑,这一样吗?你想让我走你妈的路?你别打我电话了,我要出国了……”宋语乔紧蹙着眉,关了电话。倚着窗,无语地望着窗外。吴俊现在怎么样了?应该也有女朋友了吧?想到宋雅,宋语乔发了条短信。立刻电话响了,那头传来了宋雅喜极而泣的声音:“宋语乔,你死……不,你去哪儿了?说话啊……你怎么样?”

    “我很好,我已经差不多办好事情了,你呢?”“我很好,托你的福,在吴俊的公司当总裁助理!你等下,我去找他。他找你三年了……”

    “不……不要……”宋语乔想到了可能举报材料,会累及吴志达。加上楚胤天的事,还是迟疑了一下。“他对你可是痴心一片,一直找你的。语乔,你哪里啊?接个电话总没事吧!”“等一下,我到站了!”宋语乔下了车,走进了广场,坐在了台阶上。面前是一个音乐喷泉,绿草青青,花团锦簇。轻叹道:“晚上一起吃饭,到时再聊!”

    “你在省城吗?下午拍卖会结束后,我就来看你,你在哪里?”“到时再联系吧,我还有点事!”“好!语乔,你可不能再玩失踪,否则我会痛苦死的……”宋雅拍着胸口,天啊,幸亏她没有同性恋倾向。否则被她折磨死,怎么能玩失踪玩三年的?宋语乔拍了拍灰尘,她得去宾馆,将举报材料整理好,发到相关部门!如果他们有一点良知,都应该核实吧!她算是对自己一个交代,对那些倾其所有,去救亲人,却被医院与药厂黑的人一个说法。不管,有没有用,她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也许有点疯狂,但她不后悔……反正这三年,也拿工资,只是迟几年完成学业而已。

    “你去哪儿?”楚胤天紧跟上前。宋语乔拧了拧眉,凝视着他。不快地说:“你跟踪我?你想干什么?你再跟着我,我就喊非礼了?如果你是怕影响你的公司,对不起,就是给我再多的钱,我也不会让步的。如果其他的,我跟你没有可能……”

    “不知好歹,我是怕你被人杀了!我跟徐佳美本来就没有感情,我会跟处理好的!既然这样,那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楚胤天似下定决心地思忖说。

    “那是你的事,我说过,我跟你没关系?”“你一定要这样吗?你想到吴俊的身边?”

    “这也是我自己的事,希望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你了,不见!”宋语乔挺直了腰杆,走在他的视线里。楚胤天抵着唇瓣,这个倔女人!楚胤天拨了号,冷然地说:“吴副省长,请你管好你的儿子,如果他敢抢我的女人,我会让所有的事白于天下……”

    “胤天,你发什么神经啊?”吴志达莫名其妙,他极力在补偿他,再怎么他们也是父子?怎么跟仇人似的?“我很清醒,我不许吴俊碰宋语乔……”楚胤天不给他任何机会,啪得挂了电话!不,决不,只有这个女人能给他想要的幸福……徐佳美算什么?要不是徐万年握着把柄,他根本不会结婚……楚胤天继续他的跟踪,怕她再消失。见她邮局,居然说着英文,居然被美国传媒大学录取了……英语说的真溜啊!

    “……OK……BYE……”宋语乔挂了电话,脸上洋溢着自信。并未发现,边上电话亭里的人。出了门,又去银行办理了业务,这才回到了出租房。她负责省城这一块的,所以公司有补贴租了房子,只是一个四十来平的小公寓。好好洗了个澡,不想去想昨夜的事。她也不知道怎么了?似乎被这个男人欺侮成常事了?吃点了面包,打开了手提,整理材料。包括拍到的原始数据,还有医院与各大医房的销售数据,还有许多人的录音记录,还有出现过的医疗事故,包括病历!这三年,她除了推销药,真成了间谍了。只要她想做的,一定要做到。想要获得真实数据,不是一月二月就能解决的,所以她一开始就给了自己三年的设定,不急功近利。勤勤恳恳做每一件事,虽然有过危险,但她又不是商业间谍,三年来,一直没有异外状况,所以就没有人怀疑到她吧!

    手机响了,宋语乔伸了懒腰,想不到已经三点了。“语乔,你在哪了?我们见面吧,我等不及了!”宋雅急声说。“你不是有拍卖会吗?”“结束了!我们总裁听说云博无意拍下来,也不拍了,真是的。好像他做生意,就为了跟楚胤天作对的……你在哪啊?”“那我们西山路的茶楼见吧!”“你好像很熟悉啊?你不会一直在省城吧?你真的很过份……好了,我马上去。还好,吴俊被省长叫回家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好,我也出门!”

    两人相见时,说不出的激动,紧紧地抱在了一起。“你瘦了……越来越漂亮了……”“你不也是,减肥了?”“可不是,为了工作也要减减肥。不过,我天生骨架大,减了也没啥用!走,到里边说去!”宋雅拖着她的手,一起了茶楼,进了包厢。两人就将这三年的事,一说就是几个小时。当然,宋语乔还是有所隐瞒的,三年的历练,让她变的谨慎。

    “这么快就出国了?有能力的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真潇洒……语乔,你太了不起了,这年头像你这样的人少了。真的……”宋雅对她佩服的五体投地,胸有成竹的人才会这样做吧!

    “反正就我一个人,我什么也不怕了。也是一时冲动吧!感觉很憋屈,不光光为了报仇了。就是自尊心过不去,那些记者可以卧底,为什么我不能啊?”

    “就是,这些人真缺德,我支持你!你是勇士,敢直面不公的人生。不过,这样一来,吴俊,他爸爸是不是有问题啊?”宋雅不由担心起来,总是吴俊的爸爸,跟公司也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