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报复的快感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27本章字数:15101字

    “这是怎么回事……”乔治丈二洋和尚摸不着头脑!“你有结婚证吗?否则我告你侵犯名誉罪!”“好啊,我就是律师!我也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我攻读的是法律博士学会……”

    “什么?”宋语乔惊愕地瞪大了眼睛。“那你是楚先生?那么你是楚太太?你们是夫妻?”乔治傻傻地眨巴着眼睛,又探向了宋语乔。她那么年轻就结婚了呀?

    “乔治,你别听他瞎说,我不是他太太。”“怎么不是了?女人生气就会这样……”“哧……你是阿拉伯来的呀?卑鄙……”“什么意思?”乔治诧然地打量着两人,真有意思,说不认识是假的吧!“阿拉伯的男人才可以一夫多妻,我太太说美国人比较幽默,一到这里也幽默了!入乡随俗,在美国嫁了人,就随丈夫姓了,乔治,你说是吧?”楚胤天镇定自若,嘴角漾起的笑容带着几许的邪魅与性感,引得过往不少女人的目光。

    “呵呵,我明白了,楚先生也对语乔一见钟情,所以要追求她?嗨,别这样急嘛,中国的古话说……心急吃不到热豆腐……我们公平竟争,会长说来的是一个漂亮女孩,让我来接的。果然是,语乔,你款款而来,从天而降……”

    宋语乔一脸黑线,不是吧!笑讪:“在中国我这样的女子,一抓一大把的!乔治,我们走吧!”“好啊,走了……”

    楚胤天愤概,该死的向东平派谁不好,派这个花痴过来。他要真是来读书就好了,可是不是,他对什么博士已经没兴趣了。再说了,想读,也不像国内,给点钱就能读的。他以为接机的是学弟向东平,没想到,派出一个花痴老外。

    一路上,乔治给宋语乔介绍着纽约。一样的高楼,可是看起来,却不一样。美国的月亮跟中国一样没错,美国的天似乎比中国的蓝。河道清澈,绿树成荫,往来的车辆有序。

    “怎么样,感觉到异国他乡了吗?不过你别怕,我是你最好的导游。先将你安顿下来,我再带你去学校,周末带你去玩!”“谢谢!”宋语乔嫣然一笑。“你笑起来更漂亮,如果你想吃中餐了,可以到我家。我让我爸爸给你做,我爸爸一定喜欢你……”乔治灿烂的笑容就像阳光一样。在宋语乔眼里,楚胤天的笑容就像冬天的落日,依旧寒气逼人。突觉得他好安静啊!宋语乔有种报复的快感!

    “停车……”楚胤天终于忍不住暴怒了!“楚先生,你到地了吗?你的房子在这里?”

    “宋语乔,你跟我一起下车!如果不下车,你会后悔的!”“哧,在美国,你还想威胁我?”宋语乔冷笑了声,他做深厦的地头蛇也马马虎虎,还想在美国当黑道老大?

    “好,你别后悔,你信不信,我将合同发到网上,让你的新同学都看个清楚!”

    “你……”宋语乔快要吐血,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怎么像吸血虫一样,甩都甩不掉?丢脸丢到美国来了,就算是美国开放,可她是中国人,也拉不下这张脸啊!

    “怎么了?嗨……楚先生,你不能这样对一个漂亮的女士……”乔治愕然,随即阻止!“下车!听说过一句中国名言吗?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合……不懂,回去问你爸爸……”楚胤天勾了勾嘴角,攥着宋语乔下了车。“喂,你们……这两个人怎么回事?是会长的朋友吗?语乔,有事打我电话……嗨,你的电话……”

    “她没有电话,谢了,再见……”楚胤天拎下了行礼,一手拉着两件行礼,一手攥着宋语乔。宋语乔怒不可遏,真想咬死他!甩着他的手,可他就是不放。怒不可遏:“楚胤天,你这个无耻的家伙,有种你就做吧!放开我……”

    “不放,我不会放手的,永远也不放!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比谁都爱你!”“我不稀罕……”“你想去警察局吗?如果我说你是诈骗犯,你会被立刻送回国,美国法律可是只认证据不认人的,我是律师,你的护照刚办的,会受岐视的哟……”反正这街头,听得懂中文的人没几个。那个乔治已经走了,怎么也得让那个黄毛子知道,他没有份!否则,他回国不在的时候,怎么办?

    “楚胤天,我真恨不得杀了你!将合约还给我……”“呵……笨了吧!受教训了吧!这要是卖身契,可怎么办呢?没带录音笔吧?”楚胤天邪邪地瞟了她一眼,攥着也到了前边的广场。“你想怎么样?”

    “爱我就行了,我是真的爱你,你是我唯一爱的女人,你懂吗?失去你,我曾经悔恨不已。不是因为吴俊,是我真的爱你。徐佳美只是一枚棋子,我从来没有碰过她!”

    “棋子,谁在你眼里不是棋子?”宋语乔摁着额头,以为到了美国就清静了。可没想到,他依然纠缠不休!“我早说过,我不喜欢徐佳美。是因为我徐伯年抓住了我母亲的把柄,我没有办法!你知道我的痛苦吗?你就没有一点爱我吗?以后,我会让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给我一个机会,给自己一个机会!如果三年后,你还是不爱我,我会识相的消失!”“三年?哧,人这一辈子有几个三年?我没空陪你玩!”“那就三个月,三个月后,你对一点感觉也没有,我们一笔勾销,我将合同给你!”

    “这三个月,你别想碰我,否则我告你强间!”宋语乔愤愤地道。

    “行,深厦的房子早已过户到你的名下,如果我们的没有缘份,美国的这套房子也归你!”“不需要,你以为钱可以买到一切吗?哼……”宋语乔感觉像在做梦,一场噩梦!

    楚胤天拨了个电话,片刻,一个男人急匆匆地来了。想不到又是一个中国人,宋语乔无语,到了美国天天跟中国人在一起的话,英语能长进吗?上了车,开了三十分钟左右,车子停在了一幢别墅前。那人笑盈盈地说:“楚先生,就是这里!现在美国房产疲软,也是投资的好机会!这装修都是新的,房主住了不到一年,因为还不起银行贷款,要被银行没收了……这里离市中心近,开车去学校的交通也很方便,怎么样?”“不错,我买了!”楚胤天想都没想,就定下了。房子真漂亮,特别是环境,他说的没错,碧绿的草地,还有点缀的杉树。不晓得是不是圣诞树一族的?简直就像建在公园里一样,搬条凳子坐在门口晒太阳,多享受啊!

    “房子虽然不大,环境很好!曼哈顿可是美国的富人区,这里住的人素质都很高。你看,房子离房子的距离也很大,不像咱们中国,密密麻麻的。如果你想要大的,就得再往郊外一些!这离离市中心算近的了……”

    “我们刚来,先安定再说了!下午过房产手续时,将钱一次付清!”“好的,那你们先忙,在美国有事,有帮得上忙的,尽管开口!”那人乐不可支,点头哈腰的样子,宋语乔忍不住冷哼:“他是日本人吗?就知道榨中国人的血汗钱,跟小日本做生意,都不还价!”

    “彼此彼此……你连中国人都不认识,还真是忘本啊!将东西放下,先去外面吃饭,吃好饭,去办房产手续,然后去超市买所需的东西,回来打扫卫生!”楚胤天扭了扭臂,随即说:“还有,带上贵重物品,证件都带上……”

    “有贼?”虽然不想跟他说话,可是毕竟,他是老出国的,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万一护照掉了,那就惨了。

    “这房子还不是自己的,所以小心为上!你不会带了很现金吧?”“我有这么傻吗?我打卡上了!”“证件呢?”楚胤天再次探问。

    “包里!美国治安不好吗?”“当然,没听人说,喜欢抢中国人啊?”楚胤天一本正经地说!“也是,出国来的,十月八九是官二代,要么是富二代,美国强盗都知道就数这二种人拿的黑心钱最多。谁要抢我,算他倒霉!”这家伙现在两样都占齐了,果然是强盗队的。

    “呵……你眼红吧?谁不喜欢是官二代跟富二代的,有吗?抢劫的就是弱小,你要钱不要命了?傻瓜……走吧!”楚胤天伸手去搂她的肩,宋语乔闪身而过。吐血,她一定会吐血,她居然被他摆布,无计可施……

    楚胤天关上了门,跟上了前:“走哪么快干什么?手机漫游了?记住地方了?”

    宋语乔瞟了他一眼,他是她什么人啊!样样要管,当她小孩似的。不过,心底里还是有些高兴的。否则独自一人站在异国他乡,一定很无助吧!撅嘴说:“我在这里重新买号,我有通讯录,又不是三岁二小,切!”“万一包被抢了呢?通讯录也没有了呢?”“我……不是有学校吗?在美国有困难就不能找警察吗?”真奇怪,他的耐心与忍耐力也太好了吧!他是不是太闲了?因为垮海大桥赚的钱太多,现在休假了?

    打的,一起进了牛排馆,吃了牛排。然后楚胤天找来了中介人,一起去办房子的过户手续。宋语乔算是明白了,这家伙非得办了手续才给付钱,怕人欺诈,还真是老到啊!不过,那中介也是,为了做这笔生意,居然也同意了,看来美国的房产真的疲得太软了。

    “将你的证件给我!”楚胤天淡淡说!“干什么啊?”宋语乔愕然。“让你给我就给我,还能将你卖了?”楚胤天夺下她的包,将装在信封里的证件全都掏了出来。边上的中介说:“现在买了房,可以办绿卡的……”

    “我不要,还给我!”宋语乔伸手去抢证件,她才不要他的房子呢!几个办事的老外,诧然地盯着两人。楚胤天笑了笑,搂住她:“亲爱的,别闹了,有事回家再说!对不起……”“谁……是你亲爱的,你想干什么啊?想让我给你当情妇,你少做梦了!”宋语乔压着嗓子,愤愤地道。“我当你的情夫,行了吗?别吵了,丢什么脸啊!老外以为中国就是没素质,到哪都吵吵闹闹……”楚胤天的脸一冷,严厉地命令。不收也得收,收人的手短,就是让她欠他的。宋语乔只有像哑巴一样,生着闷气。拿民族尊严来压她,她都无力反抗……

    “好了,楚先生,房产上的名字是宋小姐的!可以拿着房产证,去审请绿卡!那余款……”

    “走吧,给你打到卡上去!放好了!”楚胤天检查了一下证件,放在了信封里,塞回了她的包里!宋语乔皱眉问:“多少钱?”“不要管钱,不是你管的事!有了绿卡,你就是美国人,在这里可以享受公民待遇,医疗保障,都不一样!”楚胤天瞟了她一眼,径直出门去了。中介的人诧然地打量着宋语乔,要是别的女人得到房子,肯定乐得飞上天。她居然不高兴,他们是什么关系啊?

    付了钱,楚胤天又拉着宋语乔到了车行,买了一辆红色的宝马车。宋语乔站在一边只有干瞪眼的份,败家子的作派,他该不是买给她的吧?明显是女人款的,小小巧巧的,美国的车真便宜!上了车,到了超市。将车子都塞满了,宋语乔累得腿都细了。他却兴致勃勃的,果然是暴发户,花钱跟流水似的。回到了公寓,宋语乔累得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累了,你先歇着!”楚胤天乐此不彼的,将东西搬进了房,开始打扫卫生。宋语乔怔怔地盯着他,只觉得跟做梦似的。眼前的这个男人,她真的认识吗?不是精神病院出来的吧?这是为什么啊?宋语乔打开了包,拿出了房产证一看,惊呼出声。晕,二百八十万美元,就这么一幢小别墅。在国内最多三四百块人民币吧!加上房产税,天啊,这家伙一天就花了二千多万人民币!宋语乔捂住了嘴巴,可这二千多万成了她的?天啊!他这是拿钱堵她的嘴吗?“楚……胤天……”宋语乔忍不住惊呼出声,可是有些颤抖。二千多万人民币呢?这是她的房产了,天呢!

    “怎么了?我已经打好电话了,过会儿保洁员就来了!有老鼠?美国也有四害……”

    “你疯了吗?这么贵的房子为什么写我的名字?我不要……”“疯的是你吧!二千多万人民币送给你,你不要?这还是房子低弥时期的,要是前几年,这样一套,至少五百万美元。没听中介说吗?曼哈顿是富人区!”“五百万美金?你是说投资?可是美国的税……”

    “你是房产商还是我是房产商啊?亏本生意我会做吗?美国的房产税是高了点,可是他们收去的钱,一分分都花在老百姓的身上。公共设施,还有教育的投入,你现在马上就可以享受到了。你有了绿卡,上大学就可以减免很多的费用,绝对是赚而不是亏?不像中国,房产税就能平衡房价吗?收去的钱,就能花到百姓身上吗?不抱希望……”

    “凭白无故的,收不起这份大礼!”“二千多万人民币算什么?我告诉你,我一年赚的钱,可以给你买几幢这样的房子!所以,脑袋长在这里,不是用来浪费的,聪明点!”倔得跟驴一样的小傻瓜,不要房子的全世界大概就剩她了!

    “呼……别以为这样,就可以栓住我,有什么了不起的,总有一天,我也会赚大钱的!”

    “那是,才女嘛,加上那滴水穿石的毅力,全世界谁能比得过你啊!”楚胤天戏笑!

    “我跟你说的是实话,你为什么要缠着我啊?我这么普通……”宋语乔真是郁闷死了,这家伙不仅霸道,还有些白目啊!不是,是犯贱了!

    “普通?在我眼里,你是闪光的金子!要说普通,我就是希望有一份普通的幸福!你不过是极度自卑吧?觉得配不上我,怕我甩了你?呵……”

    “是啊……那就将合同还给我,爱一个人不是占有……”宋语乔咬牙切齿!

    “不占有谈个屁个爱啊!那是扯淡,那是失败者的自我安慰……”“你……”

    “说错了吗?爱就是占有,只有占有才可以付出爱,也得到爱。少给我来这一套,想骗我没门!你也不用找,合同放在中国呢!”“你,我恨不得杀了你……”宋语乔咬牙切齿……

    “恨不得杀了我,跟杀了我,还差十万八千里呢!还有,在美国不要乱说话,你要跟美国人说,我要杀了你,人家会将你当恐怖份子抓起来!美国人就是这样牛,种族歧视潜在,懂吗?你的眼睛里写着,你爱我……”楚胤天突得将她揽到了胸前,嘴角勾着雅魅的笑意,直勾勾地盯着她。

    宋语乔的脸儿涨得通红,推着他,愤愤地尖叫:“放开我,否则我喊救命啊!”

    “哈哈……喊啊?救命啊……”楚胤天笑嚷出声:“HELP知道吗?这是在美国,你又忘了?救命喊破咙喉,也没有人知道?”

    “你……你再不住手,我告你性骚扰!”这个总行了吧,在美国更讲究了吧!

    “你愿意将你的同胞,一个爱你的男人送进监狱,让美国佬欺侮吗?”“你算什么同胞啊!”“你到街头问问,能给你几千万的人算不算同胞?”“所以我说不要了……”“你拒绝同胞?到了美国就忘祖了!女人还是要温柔一点,这三年吃了很多苦吧?应该没被人潜规则……”“你怎么知道?”宋语乔翻着眼白,臭男人,跟她耍嘴皮是吗?

    “被人潜规则了,就不会现在这样子了。跟一块钢板似的,无孔难入。不过那天晚上怎么回事?你跟那个家伙很熟?要不是我,你就……”

    “可恶……”一想到那晚的事,这家伙还一副英雄救美的口吻,真是要气死她了。

    “可是某人却抱着我,主动地吻我,还高潮迭起,怎么都不记得了?”楚胤天抬起了她的下额,这张赤红的脸,真让他欲火难忍啊!没脸没皮的女人,逗她也没有劲。少根筋的女人,逗她也不懂。像这样聪明的女人,逗着才好玩!

    “不要脸,你胡说……”宋语乔真想一头撞死,什么高潮迭起,恶心死她了!

    “我要胡说出门就被车撞死……”楚胤天正色道。宋语乔抿着唇,快要哭出来了。绝对是诽谤,不可能?

    “不信吗?我还拍视频,不过没带,放在中国!”楚胤天耸了耸街,闲然自得地靠在一边。嘴角勾着坏坏的笑,看着她那一阵红了阵白的表情,真过瘾!死丫头,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要以为偷偷录音啊,拍照啊,就她一个人会。听到这个消息,很震惊吧!不将她唬住,只怕她不听话,招蜂引蝶!敢这样对他,是要付出代价的。经营女人有时跟经营事业一样,要准,要狠,要快……吴俊算什么?花花公子之流,还想着什么天涯海角,黄花菜都凉了。跟他抢,少做梦了!要说老天也帮忙,让他再一次碰到她。本来,他也是怨天怨地,可是看在这一次的份上,他已经没有怨气了。

    “卑鄙!你怎么可以这样?”宋语乔只觉得热血直冲脑门,迟早被他给逼疯了。

    “怕你赖帐!又有什么关系,没有拍你的脸,放网上,也不知道是谁!”

    “呜呜……楚胤天,你这个恶魔……”宋语乔哭喊着,挥着手扑了上去。用力地捶打着他,楚胤天紧蹙着眉,却不还手。发泄吧,暴雨过后才有彩虹。

    “再有本事,也逃不出我的五指山!无论是你的身,还是心,我拭目以待!你需要我……”楚胤天突得伸手一勾,将她紧紧地抱住,鼻子触在了一起。手覆上了她的翘臀,轻抚着移到了腿间。闪电般的感觉袭击她的身体,从鼻尖,从他的手掌,暧昧的让人心跳的姿势,让宋语乔刹那思绪露了半拍。该死的,这是调戏,这绝对是调戏……

    宋语乔伸出手的瞬间,他的手迅速地移到了她的颈间。低下了头,唇住了她红润的唇。她的脸烫如碳火,这个妖孽得寸进尺。可是她为什么气息湍急,身体有种异样的感觉。不行,不行……不能这样,否则她算什么啊?卖身啊,拿了房子,就无所谓了吗?

    “走……开……”宋语乔别开了头,倚在他的肩头。随即推开了她,用力地拭着唇,立了起来,后退着到了一边,眼里蒙上了水雾:“你怎么可以这样?我说我不爱你,你耳朵聋了!不要碰我,否则我让你后悔一辈子,呜呜……”

    楚胤天看着她痛楚的样子,舔了舔唇瓣:“为什么?就不能随着心爱一次吗?好,你别哭了,我等,我等行吗?等你完全释怀的时候……”楚胤天瘫坐一边,只觉气馁。她为什么这样抵触?是因为起搏器的事还没有个完结?还是因为徐佳美的存在?重重地叹了口气:“你放心吧,我不会再这样了……不要哭了……我是真心的……我出去买家俱了,你好好休息一下。清洁工马上会到,有事打我电话……”

    楚胤天出了门,宋语乔才拭去了泪水。倦缩在了沙发上,窒息的难受。揪着胸口,她想理理思绪,却是越理越乱!为什么这样?她这是怎么了?是,因为他的步步进逼?快要崩溃,还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被他的花言巧语,被他霸道的关心给感动了?怕自己掉进他的陷阱里?是的,三年前,刚离开别墅时,她的心总是空落落的。对他既是恨,又常常会想起,一起生活的日子。三年后,她整理好了心情,可是他又来了……老天,怎么样才能摆脱他,恢复自由身啊!

    电话铃响了,保安说有人找。原来是清洁工来了,手里还提着桶还有墩布什么的。宋语乔问了收费标准,五个小时九十美元,五小时外,加收!九十美元在国内就是四五百,宋语乔就躺在沙发上,可是她太累,由着她打扫。心里暗想,那个间商真的很间啊!他肯定知道,她以后不舍得请清洁工的!如果房子是他的,没准她变成为他打工的,要向他收费。现在,房主成了她的,说不出口了。奶奶的,二千多万是大钱,可这钱收进来了是滚烫的,宁可收每周九十美元,一个月就有四五百美元,劳务费收进来,天经地义,心安理得。从小老妈都说,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特别是女孩子,可是至从碰到了他,一切都乱了……

    “小姐,醒醒,打扫好了!正好五个小时,请给我九十美元!”宋语乔揉了揉眼睛,一时还摸不清方向。目光落在了她凑上来的表上,晕,快六点了!对了,现在在美国,她居然睡着了!还好这位大妈不是坏人,从包里掏出了一百美元。美国大妈说找不开,宋语乔心一横:“不用找了,算是给你的小费!谢谢……”“谢谢,小姐,这是我的电话,有事你再找我!”“好!”送走了美国大妈,回头一看,还真是窗明几净的。肚子都饿了,也不知道他去哪了,还没有回来?宋语乔打开了厢子,拿出了许多的方便面。听说美国物价贵,她可是学带了一箱的方便面。厨房里居然还有烤箱,装修得挺考究的,用来煮方便面真浪费。拿出从超市里买来的锅碗瓢盆,刚端起来吃。听到了汽车声,探头一看,一辆大车满载着东西。宋语乔上前打开了门,搬运工将冰厢啊,洗衣机,电视啊,搬了进来……

    “好香啊,我饿死了!”楚胤天一把夺过了她手中的碗,呼哧哧的吃着面,指挥着人将东西放下。宋语乔一脸黑线,闪到了一边。刚送走了一拨人,立刻又来了一拨人。床、家俱、沙发,宋语乔轻嗔:“这些不是好好的吗?”“老外用过的我不放心,谁知道有没有病啊?等会儿,洗脸盆什么,再消一次毒!”楚胤天仰着头,将汤都喝完,将碗塞到了她的手里。这是他们的新家,当然要全部是新的。打铁还是要趁热的,他就不信了,她是铁石心肠。再说,他得赶在别人捣乱前,速战速决。终于安顿好了,白色的墙,红色的沙发,还真是喜庆!楚胤天躺在了沙发上,笑问:“怎么样?需要的小物件,由你来选了!小房子有小房子的感觉,家的感觉!”

    宋语乔撇了撇嘴,她能说什么啊!不接受也得接受,要再说什么,真是不识抬举了。随他吧,人有钱愿意花,她管不了!“还有泡面吗?饿着呢!要不要叫披萨过来?”

    “你连外卖都打听清楚了?”宋语乔不佩服都不行!“那当然,吃住行是外出的三件大事!明天去买窗帘吧!我转了大半个城了,累死了。就算我是你的仆人,也得感谢我一下吧!”楚胤天蹙眉,得了好处还饶人。“你自找的!”宋语乔拿起了两袋方便面。

    “行了,走吧,趁我还在,去外面吃吧!你行啊,带这么多方便面,你的钱都花光了?”楚胤天恶寒,衣服都压缩了,空出来的,装方便面了。

    “你要……回去了?你不是说来读博的吗?”宋语乔眨巴着眸子,诧然地盯着他。

    “读博?那有这么容易,想读就读的。你以为那么巧在飞机上相遇吗?走吧!本来想呆上几个月的,既然你这样排斥,就呆三个星期吧!也许就三天,就回去了……能对我客气些吗?还恨我?可我觉得好冤,起搏器的事发生时,我刚代理总裁……如果不是妒心蒙住了眼睛,就不会放你走。如果不是老妈被人抓着把柄,也不会跟徐佳美结婚……如果我是普通人就好了,所以我恨吴志达,我情愿自己是一个找工求学的穷学生……走吧,现在我有钱,有能力让你过的好,也算是间商没有白当……”楚胤天苦涩地一笑。

    宋语乔诧然地望着他,跟上了前。心里乱极了,他的背影此刻看起来那样的萧索。他冤吗?心里的声音居然是:他是挺冤的!宋语乔忍不住问:“你什么时候知道你的爸爸是他的?”“从小……”楚胤天淡淡地说。“从小,你妈妈告诉你的?为什么告诉你啊?”

    “所以她是汪月梅啊!”楚胤天的脸冷了几分!“那你的继父对你不好吗?”“呵,你觉得一个暴发户会对我好吗?他的眼里也只有钱,所以他的钱也只留给自己的儿女!他不爱说话,却很阴,我读初中就要求住校了,而且去了省城!我用功读书就是为了考到省城,离开这个家!不要问了,我不需要你可怜……”楚胤天将车开出了小区,一边讲起路名,还有各种注意事项。“你怎么知道的?”宋语乔诧然地问。“我有很多朋友在美国,明天,我带你去见他们,有事可以去找他们帮忙。对了哥伦比亚大学学生会的向东平,就是我的学弟!”“你……”宋语乔语塞,一时真想不出要说的!

    “我很忙的,不过我怕不做这些事,永远都跟你擦肩而过了。这一次,没有任何的杂念!算了不说了,再说,你又该生气了!这是我这三年来,说的最多的一天!嘴皮都起泡了,你看看……”楚胤天扯着嘴角,嘟起了嘴!“泡面的泡吧!”宋语乔轻哼了声,谁让他吃的这么急,不烫破皮才怪呢!

    “死丫头,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想吃什么?美国也有中国餐馆,不过很贵……”

    “吃肯德鸡吧!”“什么肯德鸡?”楚胤天忍俊不禁。“想偿偿美国味的肯德鸡!”

    “随你!买回来在车上吃吧!带你熟悉一下曼哈顿,现在不想睡吧!”

    “嗯!”宋语乔应了声,快速下了车,进了店。没想到,美国的肯德鸡店客人三三两两的,而在中国却要排长龙。宋语乔买了一大包,回到了车里。将汉包递给了他,楚胤天轻叹了声。“不喜欢?那你早说嘛!人家总统接待总统都吃这个,吃吧……”

    “我要开车,怎么吃?你帮我拿着……前面就是广场公园了,据说每天晚上都有舞会,不过学习为主,你就不要去了。一个人不安全,要是被老外强间会很惨的……”楚胤天刚说完,就有些后悔了,急忙补上一句。“神经病!”宋语乔斜了他一眼,一手拿着一个,咬了一口,抬头张望。网上图片上,这个公园可漂亮了,绿树草地,想不到,开车也就十分钟左右的路吧!楚胤天勾了勾手指,宋语乔将汉包塞到他的嘴里。车子开进了市区,就是高楼林立了。

    “你那个什么味的?给我偿偿……不好,前面有警察……”楚胤天调了个方向,长长地吁了口气。“怎么了?”宋语乔惊声道。“没有驾驶证啊!”“啊?啊呀,没有证,你瞎开什么车啊?万一被抓起来了怎么办啊?回去吧!”宋语乔突觉得跟作贼似的,莫名的紧张了起来。“那就将车停在了停车场,过几天来取吧!”“这样行吗?不是新车吗?会不会有人偷啊?”“不会的,办过手续了,偷了有保险!明天去报名考驾照!申请绿卡……”

    “你还是先去考驾照吧!真是的,吓死人了!”“什么,我去考驾照?你去考驾照才是!在美国没有车子,你怎么出门?也坐公交?”“不是有地铁吗?”“不安全!记住,千万不要随便给人搭车,也不要学什么雷锋,美国的法律跟中国不一样,惹上麻烦,打起官司,弄不好会破产的……还有,那些洋鬼子,也不要随便的带回家……这些人不安份……”

    “你是我爸啊!”“我是你的监护人!”“你还是将自己监护好吧!”“走吧,现在去坐坐地铁……”“啊?钱多啊,坐地铁不要钱的吗?”“不是让你尽快熟悉环境吗?还有什么吃的?”“鸡腿……我走不动了,回去吧!”宋语乔撇嘴说!“我今天走了一天,都没叫累!回吧!”楚胤天拿过了鸡腿,想不到一天后,就跟她在曼哈顿的大街上啃鸡腿。

    回到了住处,宋语乔两腿发酸,酸到骨头里了。拿了洗漱用品,上楼指着楼上的房:“你要哪一间?”“你是主我是客,你说了算呗!不过,你要帮我铺床……”楚胤天轻叹了声,两人睡一起多好啊!“那你住楼下?”“当我是保姆啊,住你隔壁,万一有事,我可以救你!”“谁救谁啊?我听说,美国强间女人的率概,比强间男人的低多了,妇女受保护,你自己小心一点……”宋语乔笑哼了声,妖孽,被人强间了,暴菊花了,才解恨呢!

    “宋语乔,你不要太过份……”楚胤天恶寒,正经的事不知道,这种事一清二楚!真不知她这些证据从哪里找出来的?难怪用了三年……

    宋语乔拿起了床单,都是新的,应该洗一下才是,不过明天再说吧!今天累死了!虽然累,不得给他铺床,他今天去买东西,走的地方更多吧!铺好了床,宋语乔回到了自己的房里,进了浴室。忽想起他说的话,虽然美国大妈打扫过了,美国开放啊,没准什么毒的很多。宋语乔拿来洗液,仔仔细细地打扫了一遍。洗完澡时,已经是美国时间的十点多了,日子过的真快。回到了床上,拨打了宋雅的电话。宋雅激动的快尖叫起来:“美国好吗?到学校了吗?怎么样,习惯吗?”

    “嗯……很好,都很好,明天去学校报到!你将材料寄出去了吗?”“吴俊直接拿过去了,还说要去美国找你……”

    “啊?什么时候?叫他别来……”宋语乔惊呼,这对兄弟都有毛病啊!

    打算在美国打架吗?美国航母打到家门口,他们来报复还是怎么着?直接打到美国本土啊?晕,怎么办啊?丢脸丢到国外,现在信息发达,没准就传回国内,满世界知道……

    “我哪里劝得住?语乔,你要是有那么点喜欢吴俊,就抓住。昨天,她以前的女朋友来了……”“前女友?大学时的女朋友吗?”“是啊?你说巧吧?你一走,她就来了……”“啊?”宋语乔愕然。“长得挺漂亮的,很温柔的,身材挺高挑的,所以你要想清楚啊!不过,吴俊说,过去的就是过去了,那个女的好像挺伤心的走了……”

    “过去的就是过去的……”宋语乔重复着这句话,宋雅说的,不都是她比不上的吗!宋雅轻叹了声:“长途电话贵,那以后再聊吧!”“好,明天我买了电脑,我们网上聊!吴俊要是问,你就说,我其实是有男朋友,一起到美国读书……”“啊?真的假的?”“你就这么说吧!”

    宋语乔挂了电话,倚着床盯着天花板。吴俊是个钻石黄老五,可惜她没有这个缘份。烦死了,不要去想了。刚躺下,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宋语乔噌地坐了起来,惊声道:“什么事啊?”“洗澡的东西给我用一下,我没带!”楚胤天倚在门口,淡淡地说。

    “直接冲一下就行嘛!”谁知道,是不是借口?“我不习惯!快点,我累死了!”

    宋语乔撅着嘴,拿着东西,开了一条缝!楚胤天淡淡地说:“怎么,你裸睡?”“谁裸睡了?拿着啊?”“门不会开大一点吗?窗户关好了吗?不要老防着我,万一爬进个采花贼,还带艾滋的,那才叫后悔来来不及!”楚胤天酷酷地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帅得让人咽口水。宋语乔冷哼了声,将门稍稍开大了点,递上了前:“行了吗?大爷,对了,就放在哪里,不要来还!”

    “呵,你多大了,还穿着这种睡衣?晕,你不会穿了三四年了吧?记得,初夜你就穿这件……”“要……你管,我喜欢……”“对,爱国嘛!将垃圾扔到美国来!”楚胤天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胸口却是一股笑气乱窜。

    “我才穿了一年,没有你有钱,也没法浪费行吗?想笑就笑吧,你这人真可恶……”宋语乔嘣地关上了门,卡通的又怎么了?棉的环保,什么垃圾,气死人了!还提什么初夜,奶奶的,居然跟她提初夜……

    “呵……”楚胤天轻笑了声,转身离去。他现在担心,他赚的钱花不掉。估计那一百万,现在生出万把块的利息来了!他就是喜欢这样女人,朴实,让人感觉从头到尾的真。

    第二天,楚胤天的朋友向东平,亲自开车来接她们,带着她们办理了入学手续。参观了哥伦比亚大学,大的跟一个城市一样。光是建筑就像一个博物馆,宋语乔欣喜不已。华大跟它比,只有人家一个角落。

    “嘴巴都笑歪了,不累啊!”楚胤天有些吃味,不就是几幢房子,场地大了点吗?两眼发光,笑得合不拢嘴!宋语乔斜了他一眼,败兴的家伙,有本事也考进来啊!

    “语乔学妹,以后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向东平笑说。“什么学妹啊?少恶,叫大嫂!”楚胤天一脸严肃地说。什么学长学妹的,以为拍泡沫剧啊!还是讽刺他,已经老了!

    “哧,楚胤天,你不是对女生都不屑一顾的吗?原来是个醋缸啊?这几年赚了钱赚得晕头了吧!不想留学了吗?不去读哈佛真是可惜了……”“哈佛?”宋语乔惊愕,哈佛大学那就像中国的清华啊!去哪里的更是精英中的精英,一般都是研究生。

    “对啊,你不知道吗?这位曾经是被哈佛录取的高材生,曾经引无数女子竞折腰的……”“行了吧你!少提……”楚胤天斜睨了向东平一眼,不这家伙多事的,也正是时候。

    宋语乔瞪大了眸子,上下打量着他。老天也太厚待他的吧!难怪她斗不过他,在他面前跟白痴似的。居然放弃了,是因为他妈妈吗?还是孝子?宋语乔隐隐感觉,楚家还有许多的谜,对,她妈妈到底干什么了?多严重的事?否则他怎么会放弃哈佛,还被逼着跟徐佳美结婚?

    “吃饭去吧,为你们接风洗尘!”“我请客,你还是学生!”楚胤天淡笑,他哪里好意思,让他刷盘子赚来的钱,请他吃大餐。“那好,我就不客气了,谁让你是总裁,早知道跟你一起混了,也能当个小白领。”向东平轻叹,真羡慕啊!

    “你不是下半年就毕业吗?有什么打算?留在美国吗?”“想留啊,怎么也得拿到绿卡吧?等拿到了绿卡,混不下去了,你得收留我,我可是学哥伦比亚商学院毕业的!”

    “宋语乔听到没有,绿卡不是那么好拿的!你今天有空吧,送我们去申请绿卡,还有学车……我到想,看看国外有什么商机,中国的房地产最多十年,十年后一切归于平静……”宋语乔扯了扯嘴角,他以为他是总统吗?这说话的口气,比省长还有官腔。也不顾及一下向东平的感受,还恨吴志达什么啊?要不是他,他能有今天的幸福日子吗?当然他有头脑,也许也能发达,可这头脑也是吴志达给的呀!

    饭后,向东平开着小破车,带着她们办手序。这一忙就是一个下午,向东平早就回去了。宋语乔跟他漫步在曼哈顿的街头,穿梭在老外中间,诧然说:“老外穿的好像都是中国产的衣服?胖子真多,衣服一高一低都没关系?”

    “以为是中国人啊?面子第一,老外讲究的是享受,人家的社会保障好,没工作有救济。有些人是赚一百块,用一百块,完了,再去工作!富的是国,所以百姓的存款很少!你有什么想买的吗?”楚胤天探问。“没有!”宋语乔急忙摇头。“去看看窗帘啊,还有床上用品!”“不是买了吗?”“那些便宜货,是临时性用的!”“有钱也不用这样浪费吧!”

    “钱这东西,会赚还要会花,花了,还要会赚,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摆谱!”“我钱装大款才叫摆谱!”“你不是说三周后就走的吗?为什么报名学车啊?”宋语乔撅嘴!

    “在美国驾驶证比其他的证件管用,是通用的,明白吗?我的护照是香港的,免鉴,所以想来就来!”“就知道会赖皮!”宋语乔轻哼了声,快步上前。

    楚胤天轻叹着摇头,这个女人大小姐脾气,说上来就上来。优闲地跟在后面,二个女老外围了上来,笑盈盈地招手:“嗨,帅哥,能跟你合个影吗?”

    “对不起,我不是艺人!”“我们没说你是艺人啊!我喜欢中国……”那女人用撇脚的中文竖起了拇指。楚胤天讪然一笑,见宋语乔撅着嘴,一脸厌烦的样子。便搂住其中一个,让人拍了照。“狐狸男,骚……”宋语乔轻哼了声,独自走了。这个妖孽又冷酷的家伙,那一张脸真是不能多看。有时恨得牙痒痒,多看他几眼,都会心软!如果他的眸光温柔一点,伤感一点,她就无力招架。这样下去,倒霉的是她,不能心软,心软就完了……这是他的招数,在下迷魂药呢!找老公还是普通点的好,否则提心吊胆,会短命的!

    “怎么了?不喜欢我跟人拍照?吃醋了?”楚胤天轻笑!“有人要合影,有什么了不起的。就像老外到中国,中国人也喜欢合个影啊!野猪闯进熊猫圈里,熊猫也会跟他合影的!”

    “跟我过不去,你能长肉吗?”楚胤天微蹙着眉,真是的,还没完没了了!“要是能长肉,我就不跟你过不去了!没钱减肥……”“呵……你行,走,到里边去看看……”

    “我累了……”宋语乔被她攥进了珠宝店,真是珠光宝器!楚胤天将她圈在了面前,硬是将她的手往在了台面上。“你想干嘛啊?”“只是借用一下你的手!”楚胤天将她的手,放在柜台上,慢慢地往前移。纤长而又白润的手,哪枚才是最适合的……楚胤天选了一对铂金的戒指,将其中的一枚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中,举着她的手,点头说:“不错,不扎眼,很朴实!”“给谁的,徐佳美更喜欢那种吧!”宋语乔看着手中的戒指,有些酸溜溜的。

    ‘你倒是了解她,可我没功夫替她选东西!我会给她一笔赡养费,让她自己提出离婚!别掉了,否则你知道后果!”楚胤天将另一个戴进了无名指,冷酷地命令。

    “我不,你以为我怕你,凭什么命令我啊?”“你可以不听我的命令,后果自负!”楚胤天径直去付帐,留下了气呼呼的宋语乔。宋语乔用力地往外拔,却一时拔不下来了。

    “走吧!”“拔不下来了,太小了!”“不可能,这是九号的,也是最小号的,正合适!没听营业员说吗?这是一对,我也正好!我就是想试试,我们有多少缘份……”楚胤天微露笑容,眼中多了几分柔软的光芒。宋语乔抿着嘴,看着他手中的,再看看自己手中的。晕,太巧了吧?抬头睨了他一眼,转身向柜台走去。跟营业员一阵低语,回头郁闷地盯着他。什么嘛!爱之永恒,两颗心是合在一起的,而且只有一对,独一无二的大师之作!

    “走吧!去超市买东西,回家烧家常菜吧!钱花完了,只剩十几块了!”宋语乔恶寒,真的假的?该不会花的连机票钱都没有了吧?楚胤天见她怀疑,正色说:“说真的,卡上已经没钱了!现在开始,吃你的了!要不,明天去打工吧?”“你没正事做了吗?早点回去,我帮你订机票!”“我没钱了,你就巴不得立刻就走?”楚胤天脸色冰冷,像是覆了一层霜。

    “谁说怎么说!”宋语乔出了门。楚胤天边走边淡淡地问:“如果我是穷光蛋了,你会嫁给我吗?”“没有如果!”“就是说,我有钱,你就嫁给我?”“拜托,你有资格吗?你是有老婆,你当我好骗呢?还是你老年痴呆了,自欺欺人呢!”宋语乔没好气地说,什么如果,假设永远是假设!

    “我已经提交离婚协议了!其实我们早就可以离婚,本来就没有夫妻之实!”“你妈会同意吗?不是说被逼才结婚的吗?是什么事啊?”宋语乔好奇地闪动目光!“如果没有你,也许我就那么过了。现在,我要为自己活着。”“不管你妈了?你妈不会是杀人了吧?”宋语乔探究地问!楚胤天突来探来的目光,锐利而冷戾:“你听谁瞎说的?”

    “我……瞎猜的……前面有超市……”宋语乔双手抓着单肩包,急忙转移了话题。心里却在嘀咕,那是仗着吴志达,贪污了很多钱吗?新闻不是总说,一个落网的高官后面,总有一二个贪的情妇吗?有时候,还是这些情妇害的!

    楚胤天没有再说什么,两人一起进了超市,宋语乔站在菜前,拿着手机,折算来折算去的。楚胤天一脸黑线:“小姐,你要算到什么时候啊?这里是美国,贵一点是正常的。也不是很离谱,只是贵了那么一点嘛!人家是无公害的……”“不对,你看土豆,红薯啊,比中国便宜!今天就吃土豆吧!还有卷心菜也不贵!再买点鸡肉……”

    “喂,这是鸡肉吗?鸡肋你懂不懂啊?你是来吃美国下脚料的吗?”楚胤天一脸黑线,专捡便宜的买。“这是鸡脯,什么下脚料啊?又不是鸡屁股!香瓜一美元一个,也就六块多钱,拿两个……”“真大方!”楚胤天笑睨着摇头。“买个这个吧!”“多贵啊!不要……”他刚放进一条鱼,被宋语乔放回去。弄来扯去的,鱼肚破了。美国人民盯着他们看,宋语乔只好将他放进了袋里。楚胤天强忍着笑,憋得脸都红了。

    “心疼了?不过十几美元嘛!这在中国贵多了!”“你那是上饭店,十三美元一条鱼,就快一百元人民币了,又是死的,所以不值得!在中国这种鱼,最多三四十块钱,还是活的!”“那你出国干什么?”“我……”宋语乔语塞!“该不会让你掏十几美元,你就心疼吧?吝啬鬼,听说,华人超市会便宜一点!要多吃鱼,否则越来越笨!”“是嘛,华人超市在哪呢?要说他们就是服务好,虾都帮去了头了!”“呵呵,笨了吧,美国人的习惯。美国人还不会吃有刺的鱼,所以只有雪鱼,三文鱼什么的……”楚胤天笑睨着她。

    “我要常来,我也会知道的,得瑟!你拎……”“我们打的回去吧!”“不行,坐公交!你不是好什么普通生活吗?看看,哪辆车到我们那里!”宋语乔到了站点,查看站牌。

    “没有,到不了。美国多私车,公车站点少,有些地方不到!”“怎么不到啊,不是可以转车吗?”“你看看几点了,六点了,天就要黑了……”“黑就黑了呗,你又不赶时间?”“我服你了,服LY了!倔吧!”楚胤天无语,只好跟她等公交。

    回到别墅已经是七点半了,宋语乔拎着小菜进厨房去了。楚胤天倚在门口,看着她麻利而又忙碌的身影,嘴角勾着淡淡地笑。见她提着鱼,嗅了又嗅的,轻嗔:“是不是有臭味了?得不偿失了吧!”“本来就死鱼,能没有味道吗?”“嘴硬吧!”楚胤天一脸幸灾乐祸。

    “中国有些地方还专门将鱼给弄臭了吃呢!中国美食博大精深,岂是尔等能懂的!”

    楚胤天笑哼了声,刀子嘴豆腐心,搞定她用不了几天。手机响了,楚胤天见是公司的电话,转身到厅里接去了。宋语乔忍不住回头瞟了一眼,寻思着,有人催他回去了吧!突听得一声冷厉的声音:“够了,我的事我自己做主。你的人生自己负责,你生了我,难道我就要为你的一生活着吗?背负你所有的债务吗?我是什么……”

    宋语乔剥着菜,诧然地往外瞟了一眼,见楚胤天脸儿铁板一块,冷得让人发寒。见他将手机关了,急忙蹑手蹑脚地回到了原位。洗了菜,开始炒菜。手机又响了,宋语乔竖起了耳朵,听得楚胤天冷笑:“你有资格跟我说话吗?行啊,股份可以给你,拿钱来买吧!五十亿,云博的股份,可以全部给你!凭什么?这你应该去问妈,那股份本来就属于我的!还有,楚胤海,垮海大桥的经营权,也是我争取来的。近三年云博项目,都是出自我的手。你,没有资格朝我大吼小叫,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