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谁是孩子的爸爸?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27本章字数:15163字

    宋语乔愕然,这是怎么了?云博又要分家了?豪门啊,真是风云变化。宋语乔轻叹了声,他的人生是幸还是不幸?宋语乔做好了菜,盛好了饭,端到了餐桌上。楚胤天立在窗前,不知在想些什么,他的身影此刻看起来,好孤独。突得一想,傻啊,他身家五十亿,可怜什么啊?世界上可怜的人多了!“吃饭了……”宋语乔轻唤了声。

    楚胤天这才讷讷地回头,轻叹了声,扯出一抹淡淡地笑:“不错,是个会当家的女人!”

    两人坐在一起,吃有轻微的咀嚼声。楚胤天将空碗递到了她的面前:“再来一碗!”

    “你自己不会盛啊!”“我是客人!”宋语乔无语,盛了一碗递给了他。楚胤天端过了饭,像个饿汉。随即感慨:“这才是生活吧!我要的就是这样的生活。你说多简单啊,为什么就这么难?你说呢?”

    “我怎么知道?”“你能给我一次机会吗?”楚胤天凝视着她,郑重地问!

    “什么?”“好脸色对我的机会,当我是良人的机会,而不是仇家!那么我死了,也没有遗憾了……”楚胤天一瞬不瞬地望着她,声音里带着几分凄凉。

    “祸害遗千年!”宋语乔呶了呶嘴,低下了头。楚胤天轻叹了声,放下了筷子,起身上楼去了。宋语乔怔怔地望着他,他怎么了?难道有人要杀他?还是他帮汪月梅杀人了?这个妖孽讨厌鬼,总是扰她的心绪。

    第二天一早,楚胤天将她从床上叫起。宋语乔打着哈欠,嗔怪:“怎么了?开学还有几天呢!”“明天驾驶证理论考试,争取开学前拿到驾照!我已经预约了!”“什么?开车哪有这么容易的?”“你不是学过车了吗?”“可我就考时摸过车!”“所以啊,趁我在,给你指点指点……”“你要回去了?我……万一撞人,我可赔不起!”“你知道车停在停车场多少钱一点吗?每小时十美元……”“什么?十……美元,你疯了,还不将车开回来?”宋语乔提高了嗓子,几乎尖叫。停几天,可以买辆车了!“没证开车是违法的!”楚胤天淡淡地说。

    “那你买什么车啊?还开到市中心……”钱多,也不能这样烧给美国人。“开始没意思到,现在意思到了!你不会因为几个钱,明知犯罪,也要让我去开吧?”

    “谁……让你开了,那找个人开回来,有代驾吧?是吧……快去了……”宋语乔拍打着他,推着他下楼。楚胤天嘴角勾着笑,回头瞟了她一眼,看把她给急得。

    “我太累了,不想去!”“你疯了,我还要去买电脑,还有手机……”“你自己去,我真的累了!”楚胤天一脸疲倦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宋语乔紧蹙着眉,一个人出去为什么这样没底啊?讨厌的家伙,不来的话,她肯定自力更生,现在都熟门熟路了。现在,跟他在一起,才几天啊,感觉自己像个瞎子,没有人领路,那样的不自在。“我给向东平打电话,让他陪我去!顺便将车开回来!”宋语乔撅嘴说。“向东平要见了车,你又不会开,那小子一定厚颜无耻地借走,你舍得新车成了别人的?”

    “又不是我的……”“那你急什么?”“你……你走不走?随便你……”“你手上的戒指呢?”楚胤天突得蹙眉,攥过了她的手。宋语乔扯着手不语,楚胤天冷然地说:“去戴上,我就陪你去!”“不习惯!”霸道的家伙,哪有这样的?跟强盗一样……“戴戴就习惯了!放哪了……”楚胤天攥着她上楼。“你干嘛啊!”宋语乔轻嗔!“就戴几天,等我走了,你可以扔了!”楚胤天一脸的严肃。“什么意思?那我的合同还有……”“你真以为我会将那些东西,公布到网上吗?宋语乔,你醒醒吧,别自欺欺人了!你根本不信,你实际上对我并没有那么反感。只是一直抵触,抵触是你的自尊心有了安慰,不是吗?如果,你真的不爱我,我不会强求的!你不必这样,就当我是对你的补偿好了。为了第一次也好,为了起搏器也好……请你记得一些我的好……仅此而已!”

    两人立在了楼梯口,四目向对。宋语乔愣住了,一时无语,心底却是万波汹涌。楚胤天又是一声轻叹,轻抚着她的脸:“如果我真的成不了你的另一伴,我也希望你能幸福!你是给我幸福的女人……你有一个爱你的母亲,这是你最大的幸福!”

    “你怎么了?”宋语乔心里猛得一沉,他母亲又逼他了吗?“说了,你也帮不上忙!去戴上吧!”楚胤天推了她一把。宋语乔回头瞟了一眼,上楼回房,从抽屉里找出了戒指。拍了拍脑门,她贪财吗?还是好色了?才二三天,她就……出了门,见他又静静地立在窗前,宋语乔撇了撇嘴。该死的,摆什么酷啊!宋语乔正想唤一声,手机响了。楚胤天掏出了手机,淡漠地说:“是,我要离婚的!一半的财产?难道她没有告诉你,她签过婚前财产协议书吗?协议是公证过的,你女儿没有告诉你……你可以去举报,也可以去告,这是你也是你的义务。一人做事一人担,反正我楚胤天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就行了……你可以去捅,捅破天,你这么多年,吃了多少回扣,你应该有数。如果云博有偷税漏税,你是财务总监,所有的帐都是你核准的,你应该先去自首……你不用威胁,我是律师我懂法……”

    “啪”得挂了电话,楚胤天的脸上乌云密布。突得回头,这才缓和了一些,淡淡地说:“我们走吧!”“现在不是深夜吗?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宋语乔莫名的担忧,她能不担忧吗?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要跟徐佳美离婚引起的。而离婚的源头,好像是她。他成了全家人的敌人了吗?他的心里一定很难受吧!如果他真的冷酷绝情,就不会放弃哈佛,回云博啊!“小事情,无需你担心!走吧!”楚胤天举起了她的手,露出了笑意。搂着她了门,这一次她没有反抗。

    一周后,驾照拿到了手,可是绿卡却变得遥摇无期,也就是说上当了。宋语乔开着车,楚胤天坐在一边监督着。吴俊在小区门口徘徊,宋语乔与楚胤天都一时愣了愣!而吴俊看到楚胤天时,眸子里闪动愤怒!上前扯过了宋语乔,惊声说:“他怎么在这里,楚胤天,有本事,你冲我来。语乔,他没怎么你吧?”楚胤天的脸刹那冰冷:“自作多情!放开她……宋语乔,你给我过来……”“够了,回去再说吧!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啊?上车吧!”宋语乔一个脑袋两个大。

    “宋雅说的,打电话一直没有人接,我还以为错了呢?语乔,你租住这里吗?怎么样?学校开学了吗?”“还没呢!你怎么来了?”“我不放心啊!对了,我爸已经将你的材料送到监察部门,市场上的很多假药,果然是云博药业的内部人干的,难怪是真假难辩!已经将徐星强等人刑拘了……经过工作组几天的核实,已经令云博药业停业整顿,你立大功了!不过,为了你的安全,只能让你当无名英雄了!”吴俊笑说着,全然不将楚胤天放在眼里。

    “真的吗?下车吧,到了!”“只怕不止这些吧!吴副省长真能做文章,竟然利用别人的举报,捞到了Z省省委书记的位置!”楚胤天冷讥了声。

    宋语乔愕然地探向了他,楚胤天打开了车门,却冷然地说:“我不想看到你,说完话,就给我滚!否则,你爸爸省委书记的位置,也许不保!”

    “哧,你数老几啊,你威胁不了我!”吴俊愤怒,敢威胁他。宋语乔无语,这家伙又像一条毒蛇一样,好这口吻了。没想到楚胤天回头,冷然地说:“如果吴书记的丑闻爆发呢?要说楚雄死的真是时候,知道这件事的人,也就那么几个了!”

    “楚胤天,够了,再怎么也是你爸爸!”宋语乔真是无语,不就是吴俊来了吗?用得着这样吗?“爸爸?过来,少跟这些高官子弟在一起,没准哪天贪污、情妇案发了,你也被报上电视!”楚胤天一把攥过了宋语乔,他就是看吴俊不顺眼,相当地非常的不顺眼。他要是知趣地闪远点,他也许将这个人忘了。可是这家伙,三年来,就像一只老鼠一样,跟他过不去。不就是仗着吴志达的关系,银行里要多少贷款就有多少贷款吗?

    “楚胤天,我忍你很久了,不许你再碰她,滚蛋……”吴俊怒不可遏,挥动了拳头。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他将他当成好朋友,你却阴谋诡计,抢他的女人……

    楚胤天冷笑了声,抚了抚嘴角。就怕他不动手,他早就手痒痒了,小白脸想跟他打架。楚胤天一把攥住了吴俊的衣襟,一拳一推将吴俊打倒在了草地上。吴俊一抬腿,又扑了上去,两人抱在一起,扭打了起来。宋语乔惊呆了,两个家伙也算是斯文人吧?惊呼:“住手啊,别打了,你们想去警察局吗?邻居会报警的,楚胤天,你住手,不要打了……”

    “你闪开……”楚胤天伸手一挡,被吴俊逮到一个机会,重重地挨了一拳。吴俊突见宋语乔一个踉跄,捂着肚子,跌坐在地上,惊呼出声:“语乔,你怎么了?滚开……”

    楚胤天这才回头,一把推开了吴俊,上前扶起了她,惊呼:“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肚子……不舒服……”宋语乔的脸色苍白,楚胤天急忙将她抱了起来,厉斥:“你没长眼睛,快开车门!”吴俊恨得牙痒痒,此时急着开车门。楚胤天将宋语乔轻放在了前座,急忙奔到了驾驶室,担忧地问:“怎么样?我送你去医院,是不是痛经啊?”

    “不……用了……我……”宋语乔结巴地说不出话来,像只病猫一样,缩成了一团。吴俊急钻进了车子,冷哼:“都是你,你会不会开车不,不会给我下来!语乔,你没事吧!”

    车子飞速驶向医院,刚到门口,吴俊抢先下车,抱着宋语乔,冲进了大厅。美国洋医以为他们出车祸了,急忙让人送到了医务室。听了吴俊的讲述后,大夫耸了耸肩,将她推出了门。楚胤天停好了车,冲进了门,一把揪住了吴俊:“我告诉你,最好她没事,否则我让你后悔一辈子!”“你还敢威胁我,是你甩到了她的肚子,你这个祸害……”

    “嗨,两位,这里是医院,如果你们打架,我叫警察了!”护士的话,才制止了两人的进一步冲突。片刻,门开了,护士出了门。楚胤天跟吴俊急忙上前:“里边的病人怎么样了?宋语乔……”“你们去付钱……”“钱不是问题,我们有钱,她怎么了?”吴俊惊声。

    “她可能怀孕了,动了胎气,需要进一步检查!”“什么?你们搞错了吧?”吴俊惊得,犹如晴天霹雳。楚胤天愣了愣,激动地紧握拳头。太好了,他要当爸爸了。一定是他的儿子,脸上掩不住的喜悦。护士挑了挑眉:“嘿,你们谁是孩子的爸爸,谁去付钱……”

    “我……如论如何要保住孩子,钱不是问题!”楚胤天一把夺过了帐单,飞奔着去付钱去了。吴俊瞪大了眸子,望着楚胤天消失的地方,捧住了脸,倚着墙,跌坐在了地上。来迟了一步,他太没用了,又让他先找到了她。这个卑劣的家伙,一定是强行霸占了她。

    宋语乔被推出了门,她是月经过时了,她以为是水土不服。医生说,可能动了胎气。抽了血做化液,上天保佑,千万不是!吴俊这才撑立了起来,上前探问:“语乔,你没事吧?”

    “没……事……”宋语乔不知说什么好,他远渡重洋,兴致勃勃地来。而她居然怀孕了,虽说这是他自主的行为,可她还是说不出地抱歉。

    “怎么样了?去哪个病房?我们要最好的病房!”楚胤天奔上了前,笑意难掩。

    “不用!”钱多啊,反正她不会要孩子的。掉了最好,到美国是来求学的,不是来生孩子的。楚胤天见她不快,也就止了话。不过,吴俊这回总可以死心了吧!在休息室里休息了会儿,化验单也出来了。楚胤天拿着单子,进了门,笑咧了嘴:“想吃什么?我给你买?要不要换个房间……”“化验单呢?给我……”“呵呵……怀孕了,我要当爸爸了……”

    “谁……就是你的孩子,我不会生的!”宋语乔拿过了单子,咬着唇,愤怒啊!还想她给他生孩子,吐血,昨天刚开学,今天住院,因为怀孕。“你别生气,医生说不能生气!在美国不可以堕胎,否则是谋杀!”楚胤天举起了手,投降吧,这下他真的投降。不过美国有些州,的确是不可以堕胎的。

    “我不信!”“不信你可以问医生!”“我是来读书的……”“读书是为了什么?怀孕不影响读书,也可以休学一年!你放心,绿卡容易,只要投资一百万美金,就可以申请绿卡!”

    “你不是律师吗?还被人骗,将房子卖了吧!”“卖什么卖啊,这点钱都没有,怎么是间商呢?我们投资什么好呢?餐饮?不好……超市怎么样?不好,数零钱太累,不如开家服装店吧!怎么样?你来当老板,我立刻去办,先将你的绿卡给办好了!”楚胤天乐不可支,脸上淤青,嘴角破咧,也不觉得疼了。握着她的手,激动的眸子微红:“乔,我就知道,你是我生命里不可缺的,你才是唯一能给我幸福的女人!我爱你,一辈子……”

    “你别肉麻了,烦死了!吴……俊呢?你快去找啊,跟他道歉……”“什么?我凭什么跟他道歉啊?差点害我儿子……”刚还一副求人的嘴脸,立刻蒙上了冷意。

    “你将他打的脸上一块块青的,你不应该道歉吗?再说了,冤有头债有主,你报复他干什么?你要恨吴志达,你去找吴志达啊!吴俊是无辜,我自己去找!他是来找我的……”

    “你给我躺着,我去!保护好孩子,我求你了!”楚胤天哀求地望着她,后退着出了门。宋语乔阖上了眼睑,怎么办?她那晚真的跟他有过几次的激情吗?

    楚胤天出了门,找了许久,也没有吴俊的身影。拨打了他的手机,他不接。楚胤天的嘴角勾起了邪魅的笑意,受刺激了吧!还好,如果换个位,他一定气死。回到了病房,宋语乔凝视着他,等着他的答复。楚胤天淡淡地说:“他回酒店了!你饿吗,想吃什么?我去中餐馆打包!”“我没事了,我要回去!过几天再来……”“不行,不能动!”“我就没事了……”“好……我去找医生!”楚胤天紧蹙眉,真是没办法!现在她最大,什么都由着她。

    一会儿,楚胤天拎着一大袋的孕妇药,回来了。宋语乔惊呼:“喂,这是什么啊?你成了冤大头了,任人斩割!”“这是孕妇的保健品,不是药!走吧,我抱你!”楚胤天手里挂着袋,伸手去抱。“不用了……”“别动,听话,不爱惜孩子,也要爱惜自己吧!”楚胤天将她抱了起来,宋语乔撅嘴:“我跟你说了,我不会生的。我不能让我的孩子,跟我一样!”

    “我当然不会让我的孩子跟我一样!本来,我后天就回国了,就是要办理离婚手续。已经让律师提交到法院了,你放心吧!我楚胤天,不会做拖泥带水的事!”楚胤天嘴角勾着笑,人生的新起点,是在此刻。“那是你的事,跟我没关系!”宋语乔轻哼了声。

    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了车上,车速开的急慢而又平稳。宋语乔一动不动地倚着,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

    对于怀孕,有一个新的生命,其实她挺高兴的。可是是他的孩子,又觉得特郁闷。“小心,好,躺着,我去给你做饭!”楚胤天像换了个人似的,将她轻轻地放在了床上。“我自己来了,换件衣服,脏兮兮……”“我来,你不要动!以后不要再穿牛仔裤了!”“你真烦人啊!”“你听话,我才懒得烦呢!别动,我帮你脱!”“不要……”“叫你别动,医生说了,万一掉了孩子,也许一辈子都不能生孩子了!”“你吓唬谁啊?”宋语乔轻哼!“吓唬?休息吧,我去做饭!”“你还会做饭?”宋语乔抿着笑,想当妇男?他跟吴俊之间的恩怨,虽不是因她而起,但愿能因她而结。宋语乔拨打了吴俊的电话,过了许久,吴俊才接起了手机:“学长,你回酒店了?我回住处了……对……不起,你来看我,而我……”

    “……”沉默,那头只有沉默。许久传来了一声深重地叹息声,再是沉默。宋语乔拿着电话,听着他的叹息声,八分钟后,他才苦笑说:“语乔,我没希望了是吗?你跟他……”

    “学长……”“你不用抱歉,感情的事不能强求,我知道!怪我自己,我太笨,我是一个大笨蛋,老虎追到前面去了,我还傻傻地规划着……”吴俊的声音有些哽咽!宋语乔揪结地头疼,躺在被子里,脑袋却像裂一样,一闪一闪地。并非他想的这样,可是也的确,她跟楚胤天的关系越来越复杂了。宋语乔歉疚地说:“学长,对不起,可我不知道如何安慰?其实我跟楚胤天……”“我知道了,你们是日久生情,是,他应该是爱你的,我看出来了……你休息吧!我想静一静!不必担心我,我又不是第一次谈恋爱……”吴俊挂了电话。

    宋语乔又是一阵叹息,是她的错是吧!楚胤天有钱有势有貌有学历有智商,加上他冷酷又霸道的花言巧语,她的心早就动摇了。好累啊!这么多年,她都坚强地活着。其实她真的很累,她多么想要一个肩膀,男人的肩膀,让她靠一靠……爸爸的,哥哥的,哪怕是叔叔的,没有,她除了母亲,就是一个孤儿……

    “醒了,饿了吧!稍等……”宋语乔醒来时,对上楚胤天一张大特写的脸。“几点了,饭做好了,饿死了!”“八点四十分了!当然,就等你醒来了,我可是完全照菜谱烧的……”

    “好吧,偿偿!”“等着!”楚胤天帅得让离谱的脸上,像是春暖花开。不一会儿,将菜放在了收拾箱的盖子上端了上来。“清蒸黄鱼,炒菜,葱花土豆,土豆营养好,你说的!”楚胤天将菜放在了电脑架上,又下楼,端来了电饭煲。宋语乔鼻子一酸,从小还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这样为她做过事!挟了菜,偿了偿。楚胤天端着碗,些许紧张地问:“怎么样?要不,去请个保姆!”“不要,味道不错!”“那多吃点!鱼,不错……”楚胤天欣喜地笑说。宋语乔笑斜了他一眼:“你打算守着我,等我生下孩子,抱走吗?”

    “我……是要回去一趟,机票改签了!反正最近公司没有重大项目,本来垮海大桥建好了,要举办一个通车仪势。还有就是想将该了结的了结,你放心,法院会判离的。”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管我什么事啊!”“又说气话是吧!跟孩子似的!谢谢你!”楚胤天的声音突得沉了几分,目光如电般地,触动她的心坎。宋语乔抵下了头,妖孽诱惑她,装可怜,这是他的招数!她的抵抗指数也算是超级的了,可是他的一句谢谢,让她觉得欠了他似的。当然,能这样给房子、车子的男人没几个,就是有钱的大款,也不是那么大方的。吃完了饭,楚胤天收走了碗筷。宋语乔躺在床上,抿着嘴偷着乐。他也有今天啊!不照顾白不照顾,反正在美国,他家的人也闹不到这里来!

    一连在床上躺了两天,宋语乔躺不住了。想玩电脑,被他拿走了。打电话又被他收了,说是辐射。宋语乔恼火:“喂,我是犯人啊!”“你想知道什么?我可以给你传达!”“楚胤天,你过份了吧!我要去上学!”宋语乔掀开了被子。“不行,必须再躺一周,学校里不是同意了吗?”“你认为像我这样的学生,能毕业吗?一开始就给教授一个坏印象!”虽然每天,他好吃好喝地伺候着,还花言巧语地哄着,可是她真的躺不住了呀!

    “由坏变好,更好。等你稳定了,挺着肚子去上学,一课不拉,考试得第一时,教授就会跟你说OKOK了!看书吧!有什么不懂的,我帮你!先别吵我,我要开个电脑会议!”

    “啊?”宋语乔真是服了他了,她才不嫁给他呢!他说什么就得什么,一点人权都没有了。那个徐佳美不是跟他正合拍吗?他又不要,要说徐佳美也挺可怜的,这样有意思吗?还说什么很恩爱,很疼她!要开什么电脑会议,就去自己的房间嘛!宋语乔侧卧着,斜睨着她,见他端坐在那里,一本老正经的。侧看他的脸,高挺的鼻梁,光影相配,帅呆……

    他带着耳朵,所以并没有听到电脑里说什么!不过他的眉头紧蹙起来,脸色也越发的严肃,说出的话更是霸气十足:“……云博房产的利好多的是,股票下跌只是不明真像股民才会抛售。我是公司的总裁,经营权在我的手里,别人有权监督,却无权干涉!你们是我的手下,用不着看别人的脸色,更不许听别人瞎指挥!立刻招开新闻发布会,将事情澄清,云博房产不可能分家……嗯……”

    宋语乔真想起床,又怕视频摄像头拍到自己。整整一个小时,他才摘下了耳机,仰靠在椅上,默不作声。宋语乔忍不住问:“怎么了?股票大跌了?发生什么事了?我想知道!”

    “小事……”“你总是说小事,你根本不把我当回事!我看起来,很贪财?”宋语乔微愠!“离婚加上云博药业的影响,这几天股票连续跌停。不过没事,三年间云博的赢利年年上升,加上还有垮海大桥三十年的收益,只是几天的事!你不用担心,只要保重,一天天重起来,就是帮我大忙了!”楚胤天移坐在床前,将她抱在了怀里。这些烦人的事,有他一个人处理就好了。

    “谁要帮你大忙来着……”宋语乔倚在他的肩头,轻喃!可是心却无法平静,这两件事都与她有关。如果公司垮了,他不会恨死她吧?“饿不饿,我去给你做意大利面!”楚胤天探问!“才几点啊,你当我是鸭子啊!”宋语乔恶寒,才三点钟,中饭还在胃里没消化呢!

    “网上说,想吃就吃,吃得好。那就吃水果吧!”“我饱着了,你那是做月子吧?你不用这样,你还是忙你的事去吧!”宋语乔恶寒,关心的让人抓狂啊!

    “我就是要将你,跟小猪一样养起来,你是我释放热情的地方。”楚胤天亲妮的言语,让她感动。也许他们都是感情有所缺失的人,心被包裹起来,但里边依然是火热的。

    转眼二个月,楚胤天每天送她上学,接她回家。宋语乔享受着从未有过的待遇,吃好的,还不用干活。放学了,明天是周末,楚胤天回国几天了,突然间心里空荡荡的。宋语乔无精打采地出教学楼,乔治笑的自行车停在了她的面前:“嗨,语乔,晚上有空吗?请你到我家吃饭,介绍朋友给你认识,中国的!”“谢谢,可……是我一个人……”

    “你的王子回国了吗?一个人多没劲啊?走吧,去我家,我爸爸最擅长的是红烧狮子头哟!还有松子鳜鱼,晚饭后,我送你回家!”“你爸爸会烧狮子头?”宋语乔有些心动,是中国菜,应该很好吃吧!她也会做红烧狮子头,因为老妈过节时常做!很久没有吃了……

    “是啊,上来……”“我开车来的……”宋语乔可不敢坐自行车,虽然已经三个月,孩子长的很好。但是自行车很危险,要是被楚胤天知道,非得跟乔治打架!“那好,我上你的车!你的跟班真是酷坛子,我都不敢靠近。不过,我找到了女朋友,也是中国人哟!”乔治眨了眨眸子,欣喜地说。“是嘛,看来中国人真的太多了,哪里都能碰到……”

    “这是一个圈子,华人圈……她是我爸爸以前同学的女儿,比我大二岁……”

    “哟,姐弟恋啊!那要介绍我认识哟!”“没问题!”两人说着上了车,宋语乔让乔治开车。车刚出校园,楚胤天的监督电话来了:“回家了吗?一个人别偷懒,要好好做饭吃饭……”

    “我知道了,我正在回家的路上!你怎么样?忙吗?”宋语乔笑问。“挺好,处理好事情,我马上回来!有想我吗?”“嗯……好了,我开车,挂了!BYE……”宋语乔轻嗯了声,挂了电话。“语乔,你说谎哟!”乔治笑嗔。“切,我要不这么说,他会不担心!”他已经够忙,而且压力够大,她不想再给他增加负担了。他是她的爱的人,当他跪在她的面前,郑重其事地求婚时,她再也无法拒绝。就如他所言,开始如果是对与错,都不重要。那只是一辈子的一个瞬间,结局的完美才是最重要的。

    车子在一幢别墅前停了下来,这是木头建的别墅,只有二层,但起来很大。“妈妈,我说小仙女来了,语乔宋!琳达到了吗?语乔,这是我的妈妈安娜……”乔治推开了门,拎着宋语乔进了门。“嗨,语乔,你好!欢迎你参加我的生日!”“生日?乔治你怎么不早说呢?伯母,对不起……”宋语乔汗颜,两手空空的来了。

    “来吧,你是孕妇……我想你一定想吃中国菜,所以叫你来了!”乔治得意地说。

    “天,语乔怀孕了吗?几个月了?”“快三个月了!”宋语乔有些尴尬。“恭喜你,孩子爸爸呢?”“他回国了,我才能找语乔来的。看得可紧了,我说跟语乔多说几句话,他就皱眉!爸爸,以前是不是也这样吗?”乔治笑说。

    “说我什么呢?安娜,客人快来了,准备好了吗?”身后传来了说话磁性的男人声音。

    “来了……”“爸爸,这是我跟你们说的,我的新朋友语乔……”“伯……父好!”他深带着布兜,手往布兜上擦了擦,温和地笑说:“欢迎,晚饭马上好,你先请坐,过会儿,我们再好好聊!”“您忙!”“坐,累吗?累得会上楼去休息一下……”

    “你能参观一下房子吗?你家好漂亮啊!”“可以,尽管看……楼上是书房,我的房间在东面,对了,让你先认识一下我的琳达,前几天在海边拍的照片。”

    两人上了楼,推开了书房的门。宋语乔在书架上,看到了好几本照片。跟乔治之间的友谊,当然缘于那天的接机。那天见他被楚胤天拉走,乔治很担心。特意地找她,怕她出事。宋语乔为了感激他的接机,跟楚胤天请他吃了餐饭,成了朋友。

    “你女朋友真漂亮!”宋语乔看着小鸟依人的这个叫琳达的女人,看不出大二岁。宋语乔笑问:“你有小时候的照片吗?应该很帅吧!让我看看帅哥,我的孩子也长得帅点!”

    “是嘛,要不,你给我做妹妹好了,你的孩子就叫我舅舅了!”“什么?我比你大,没大没小的……”宋语乔笑嗔。“我多高,你才多高,而且我是你学长。就是我是师足,你是师妹,不是吗?”“是,是……你这个武痴,你的武术学得怎么样了?”“呵……哈……咦……”“啊哟,吓死人了……”宋语乔一脸黑线,真逗!突得她的目光落在了相册上,眸子也不由地睁大了几分。“嗨……嗨,这是我的裸照,不许看……”乔治嘿嘿笑道。

    宋语乔又急忙后翻,望着消瘦而又年轻的人,穿着八十年代的衣服。宋语乔指着上面的人,抬头望着乔治,揪心地问:“他……是谁?”“嗯?我的爸爸啊!认不出来了,我爸爸现在发福了,年轻时也是很帅的,是不是?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啊!”乔治惊声。宋语乔面容僵化,苍白了几分,紧紧地盯着照片上的人。这样的照片在她们家玻璃照相框里,也压着一张。后来别人骂她野孩子,她将里边的照片给撕了!反正别人也不信,她也不需要一张照片。没想到……是啊,她早该想到的!他姓乔,他会做狮子球,他……宋语乔静静地问:“你爸爸叫乔济深是吗?”

    “对……你……怎么知道?我告诉你的吗?语乔……你怎么了?”乔治更加的诧异。

    “我……我要回去了……”宋语乔起身,深提了口气,苦涩一笑。地球真小,美国的华人圈更小。可是她现在不是相见的激动,而是替母亲不值。他在美国过的是什么日子,她们过的又是什么生活。她不平衡,她现在明白,楚胤天的心情,为什么要恨吴志达了!

    “语乔?你怎么了?语乔……”乔治诧异极了,好好的看着照片,这是怎么了?

    楼下传来了汽车声,还有笑声。“欢迎,欢迎……”“济深,你看我带谁来了……”“啊呀,老同学……”齐济深夫妻正在迎着客人,宋语乔想趁他们不注意,离开这里。“语乔,吃了饭再走吧!你怎么了?”“乔治……这位是……”“琳达,这位是我的学妹语乔……”“你好,我是乔治的朋友……”“你好!乔治,我先走了……”宋语乔免强地扯动了嘴角,她不想认亲,她刚走出了泥淖,好不容易清静一些。她不想再有什么麻烦事……

    “语乔……”乔治真的不明白,她是怎么了?“济深,这是你的女儿跟儿子,哟,好福气啊!”来人笑赞道。

    宋语乔的脸都僵了,什么叫旁观者清。“不是,是我儿子一个学校的……”“啊,我怎么看着有点面熟啊?像个人,建国,你说呢!”马志宏说。“对啊,我也看着面熟,小姐,你是?”“我还有事,先走了!再见!”宋语乔含了含首。

    “就吃饭了,怎么就走了呢?宋小姐……”安娜拉住了宋语乔,关切地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没……没有……阿姨祝你生日快乐!我一个朋友刚到美国,我得去接他!”宋语乔抱歉地说。“那好吧!你小心一点!”“谢谢!”宋语乔逃一似地上了车。

    “语乔……你别走嘛!你怎么了?那我送你回去!”乔治唤着上前。“不用了,你快回去吧!”宋语乔笑着挥了挥手,她不想被人问及,她妈妈是谁?也不想破坏这生日会!她已平静多了,她不想认父亲,也不想破坏这个家庭的的谐。

    看着远去的车子,马志宏突得说:“宋语乔,宋……你们还记得吗?我们的同学宋音音,对……这个女孩子跟宋音音好像!不会是宋音音的女儿吧?乔济深,你还想不起来了?”

    “不会吧!”吴建国诧然地笑。“世界很小的,切,当年,宋音音可是我们系的系花。不过,听说心脏不好,回老家了。她的女儿出国来留学,怎么不可能?咱们这些老同学啊!一共才百来个人,有好些个英年早逝,再过几年啊……”

    “哪有这么巧的事?走……了……”乔济深推着他们进房,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车早就不见影踪了,可是他的脑海里,却浮起了一个人的身影。虽然都已经模糊了……

    宋语乔回到了家,房里电话响个不停。宋语乔接起了电话,那头传来了宋雅的声音:“喂,语乔,你去哪里了?”“什么事啊?这么急?”宋语乔无精打采地问。

    “你不知道吗?听说楚胤天要退出云博,要将云博的股份卖了!他是真的要跟你隐居美国了吗?”宋雅欣喜地问!“我不知道,也不想管这件事!吴俊最近好吗?”至从那一次分别,再没有他的消息,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至从美国回来,像换了个人似的,话少了,天天忙着事!越来越酷了……”

    “是嘛,那就好!哎……”宋语乔长长地叹了口气,她的人生从她没有爸爸开始,就注定了有今天吧!从小就得自力更生,才会有这样的性格,性格决定命运不是吗?

    “语乔,你怎么了?你放心,吴俊没事,他应该感谢你才对,没有你这里的煅练,也许他现在还在他妈妈怀里撒娇呢!有事再联系,我挂了……”

    宋语乔挂了电话,倚着沙发,发着呆!他真的要卖股份了,一定闹翻天了吧!一旦他的股份一卖,云博就成了别人的了。楚胤天是爱她的,不计一切后果的爱她!霸道地让她感动!

    天越来越冷了,宋语乔缓缓地将车开进了学校。最近她好心烦,半个月前通过电话后,再没有接到楚胤天的电话。打电话他也不接,他去哪儿了?被说服了吗?宋语乔的心情好低落,现在她想要打掉孩子也不行了。不,她要生下来,她有能力养活孩子……

    “语乔,好久不见,你还好吗?”乔治上前,扶住了她。

    “嗯,老样子!你呢?”宋语乔无法拒绝乔治的帮助,他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她现在都后悔来美国留学了,她应该去英国!

    “我挺好的,对了,过几天会下雪,你开车要小心哟!考完试,回国吗?楚胤天回来了吗?”乔治关切地问!

    “我没事!”“语乔,我爸爸要去中国,你有什么需要带的吗?”

    “不用了,我考试去了!”宋语乔淡淡一笑,提步走了。乔治挠了挠脑勺,她心情不好吗?为何最近,像是在避着他!有几次,远远地看见她,她都急匆匆地走了。

    漫天的大雪,纷纷扬扬的。连着几天的雪,已经将路都给封堵了。好在学校二天前放假了,今天就是圣诞夜,宋语乔望着窗外,心情低落,似结了冰一样。她被这个臭男人给骗了,他没消息了,他不理她了!拨打他的手机,一直关机。她捂住了脸,眼泪禁不住地淌了下来。这是地狱般的滋味,她好难受,心里像刀割一样。如果他被人所迫,如果他不喜欢她了,他总得告诉她一声吧?他不知道,她会担心吗?她已经有四个月的身孕了,回忆里,仅仅是那短暂的幸福。是的,短的不能再短,好不容易,她打开了心结,在他的怀里撒娇,一现化为泡影了,一定是离不了婚,一定是有人闹……

    “楚胤天,你去死,去死,我再也不要见到你,永远,再也不要了……”宋语乔愤怒,她已经忍得太久太久。上前,拿起了两人合影的相框,用力地掷在了地面上。咣一声,玻璃碎成了碎片,再也不会原谅他了,让她这样煎熬,不会了……

    “叮咚……”门外传来了门铃声。宋语乔愣了愣,心里却是莫名的惊喜,他回来了吗?他是要给她一个惊喜吗?立刻,刚刚的愤怒,被门铃声淹盖了。宋语乔拭去了泪水,冲上前,打开门时,失望写在了脸上。不是他……是向东平……

    “语乔,你知道了?节哀啊……”向东平看着她红肿带着泪光的眸子,深深地叹了口气。“节……哀……”宋语乔的声音沙哑而颤抖,只觉得脚下一阵虚浮,脸上没有了一丝血色。向东平来跟她说节哀?她没有亲人,能让她节哀的人,也只有楚胤天了……

    “他怎么了?你快说,他怎么了?楚胤天出事了?出什么事了……”宋语乔抓住了向东平的手,瞪大了眸子,眼泪在眶里打转,似忘记了落下了。

    “你……你……”向东平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原来她不知道。都怪他,可是不告诉她怎么行呢?外面下这么大的雪,他不放心才来看看。看着地上碎片,向平东紧蹙眉头。她这些天既使不知道消息,也一定不好过。向东平扶住了她,惊声道:“语乔,来……先坐下,我也是前两天听人说的!”“你快说啊?他出什么事了?他已经半个多月没有给我电话了,你快告诉我啊!”宋语乔紧紧地攥着他的衣服,将雪融后浸湿的衣服扯成了一团皱折。

    “语乔,你想开点,胤天他,被人绑架,被撕票了……”“绑……架?撕票?”宋语乔只觉得眼前一黑,天晕地转。“语乔,你坚强一点……”向东平拦腰抱住了晕过去的人,将她轻放在了沙发上。“胤……天……呜呜……”宋语乔清醒的刹那,忍不住悲嚎……

    “语乔,为了孩子,你坚强一些……”“怎么会这样?我要回国,我要去看他……不,我不相信,我要打电话……”宋语乔拭去了泪水,双手颤抖,拨打着吴俊的电话。出这样的大事,吴俊应该知道,他一定知道……

    “喂……”“吴……俊……胤天……他出什么事了?你告诉我,你知道是吧?”宋语乔捂着嘴,声音颤抖着,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流!

    “语……乔,你别哭,只……是失踪了。还没有找到人,他……”吴俊的声音吱吱唔唔的。“失……踪?真的吗?”“是,你别担心了!也许明天就能找到了!语乔,你要保重,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会帮你的。听明白了吗?”吴俊宽慰着她,除了宽慰,他不知道说什么?都失踪半个月了,只打过一次要赎金的电话,再也没有消息……

    宋语乔挂了电话,心里稍稍平静了一些。她极力地安慰自己,他不会有事的。不就是绑架吗?给点钱就是了!不对,不会是楚家不肯给钱吧?如果楚胤天死了,那么他的股份就是他们的不是吗?是汪月梅的……吴志达为了自己的官位,不可能去继承儿子的财产……宋语乔的手再一次颤抖,只觉得寒气逼人。

    “语乔,你怎么了?”向东平惊呼!“帮……我订张回国的机票,我要回国……”“好,我帮你去订,只是,你现在去了也无济与事。来,我扶去到床上去休息吧!”肚子里的孩子才四个月,法律上也不承认不是吗?再说,她跟楚胤天又不是合法的夫妻,去了有什么用?

    宋语乔挣扎着起身,快步上楼,冲进了房间。关上了门,然后打开了电脑。她真笨,她可以查深厦的公安网,发生这么大的事,网上肯定有消息的吧……宋语乔打开了电脑,近段时间考试,她都没有打开电脑。他说不许她在网上聊天,影响孩子。可是没有,难道这个消息封锁吗?因为没有破案吗?没有消息也是好消息,宋语乔盯着电脑发呆。心口却是扑嗵扑嗵的,她提起了电话,拨打云博集团的电话……

    “喂,你好,帮我接到总裁办公室!我找楚胤天!”“您……是哪位?云博已经换总裁了……”“换总裁了?换谁了?我是律师,怎么样才能找到楚胤天先生,有关遗嘱的事!”

    “什么遗嘱?我们现在的总裁是楚胤海楚总裁……”“那楚胤天先生呢?我打他手机,他没有接!”“前总裁,遇难了。半个月前被人绑架,被撕票了。在海边找到他的衣服,也许是被人撕票,扔进海里了,喂……”“不是的……不是的……”宋语乔摁着额头,一身的冷汗,靠着床,目光呆滞。半个月前被绑架,现在还没有消息,现在的总裁是楚胤海……

    “叮咚”门铃响了,向东平开了门。乔治抖了抖身上的雪,关切地问:“语乔,怎么样?没事吧!”“你怎么知道的?伯父……”向东平愕然,乔济深也来了。向东平当然认识乔济深,因为乔济深华协会的会长。也是这一带华人圈的名人,也是他们的校友。真是好事不出门,外事传千里。惊呼了声:“不好,语乔到房间里了,你从网上看到的吗?”

    “不是,我爸爸从深厦回来,在飞机上听到的。说楚胤天被绑架了,被撕票了……”

    “伯父回国了?”“嗯,今天刚下飞机,乔治接得我。语乔呢?”乔济深显得很激动……

    “在楼上呢?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我来时,她就在哭了。怪我,以为她知道了消息,结果……”向东平懊悔地说。“不怪你,这件事,她迟早会知道的。与其让她恨楚胤天,不如让她知道真像,总有一天会过去的……”乔济深轻叹了声,打量着房子。这房子应该是楚胤天买的吧!在曼哈顿这算是豪宅了……

    “爸爸……我去看看语乔……”“我去吧,你们在楼下等着。”乔济深脱去了外衣,提步上楼。房里突得传来了一声悲嚎,乔济深在门前顿住了脚步。眼眶里蓄满了泪水,握住门把的手在颤抖!他没有想到,宋音音会为他生下女儿。二十多年了,他什么都不知道?他背叛了与她的约定,他留在了美国,可是当时他也是有原因……

    宋语乔捂着嘴,大声痛哭:“怎么可以?楚胤天,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你将我扔在半路上,你怎么可以?啊……”为什么?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她?难道她的人生就不可以平平坦坦?她做错了什么?

    “孩子,你不要这样,会哭坏身体的……”乔济深打开了门,看着她痛苦欲绝的样子。心里好心疼,更是自责。宋语乔已经哭晕了,唯有悲心。还有自责,直觉告诉她,这不是普通的绑架案。不是楚家人动的手,就是徐家人动的手,要么就是他得罪过的仇家……

    乔济深坐在了床边,轻拍着她的背。他这次回国,找了宋音音的老家。可是邻居告诉他,她已经去逝了。她的女儿叫宋语乔,当时他就愣了。想不到,她真的是他的女儿。他真惭愧,别人都认出了她,他却认不出来?那天,她匆匆地离开,一定是不愿意认他吧!他找到了华大,学校说,她三年前就退学了。她是宋音音的女儿,一定是他的女儿……

    宋语乔却不知道,而前的人是乔济深。依旧无法止住泪水,晕倒在了床上。“语乔……”乔济深惊慌地呼唤,脱去了她的鞋子,掀开了被子,将她平放在了床上。她微隆的小腹,还苍白的泪痕斑驳的脸,让他泪水盈眶。她一定吃了很多苦,紧紧地握着她的手……

    乔治跟周东平一起进了门,乔治看着父亲,觉得很诧然。他的神情很自责,而且很痛心。眼睛通红,紧握着她的手。周东平也觉得奇怪,不过此时此刻,想着长辈对小辈的关心,也是合情合理的。“语乔……”乔治见宋语乔醒来,睁大了眸子,呆呆地盯着天顶,也担心极了。“语乔,你想开些吧!没准雪停了,通航了,胤天就回来了!”

    宋语乔拭去了眼泪,掀过了被子:“我没事了,你们回去吧!”“我们让语乔静静……走吧!“乔济深轻叹,这个坎只有靠她自己过。他们又是男人,安慰她的大道理,也没什么用!

    在泪水中,她睡着了。楼下,乔治三人依然坐在厅里。今年的圣诞夜不是狂欢,而是悲伤。雪越下雪大,却无法掩盖心里的伤痕。天快亮的时候,向东平先走了。留下了乔治与乔济深,乔济深仰靠在了沙发上,紧蹙着眉。乔治诧然地问:“爸爸,你怎么了?要不,你先回家去吧?”“乔治,爸爸……有件事想告诉你……”乔治深深提了口气。“什么事啊?”

    “宋……语乔……是我的女儿……”“啊?你的女儿?”乔治惊愕地端坐了起来。

    “是,她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姐。我不知道语乔的妈妈怀孕了,也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女儿。我觉得我很对不起她,她吃了很多苦,很多苦……”乔济深的声音沙哑。

    “真的吗?你以前的女朋友生的?难怪……那天她看了照片,问我这是谁?脸色的变了,就急着回家!噢,上帝啊,我还一直喜欢她!我第一次见到她,就觉得好亲切……原来是我的姐姐……”乔治却欣喜地笑说。“我对不起她,对不起她妈妈。二十多年前,我到美国留学,太穷了,四处打工,要赚学费。是你妈妈接济了我,一直鼓励我,一次我生病了,是她照我,给我买药……想着我跟她千里之隔,就写信跟她分手了。没想到,她生下了孩子……我对不起,她们……”“爸爸,别难过了,语乔不会怪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