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这是谋杀!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27本章字数:15139字

    “胤天,她是你的前女友,你还记得吗?”陈雪娇上前,挽住了他的手臂,娇媚地说。

    “我不记得了,对不起,我真的不记得了。”楚胤天凝视着宋语乔,可是他想不起来。她怎么跟雪娇长的这么像啊?“胤天,你好好想想,我是宋语乔!你不能这么快跟别人结婚,你要想起来了,才能这样做。否则你会后悔的,后悔一辈子的。我们的孩子都五个月了,再过几个月,就要生了,你难道想让他没有爸爸吗?”宋语乔痛不欲生,她天天想念的人,只是短短一个月,就成了别人的男朋友。怎么可能,怎么可以……

    “好了,胤天受了伤,你别这样刺激他了。如果你胤天真的爱你,怎么会不记得你呢?宋语乔,现在胤天回来了,你也不用再为股份的事伤脑筋了!”

    “你们什么意思?”乔治扶住了宋语乔,愤慨地说。

    陈雪娇拉着楚胤天,淡淡地说:“快去换衣服吧!你不说那个泼硫酸的女人,很可怜。那个小三挺可恨吗?其实那个女人就是她,这些事交给妈做吧!我不要钱,我只要你!”

    楚胤天紧皱眉头,眸光里多了一份鄙视。宋语乔呆若木鸡,就像被刀子挖了心一样。连喊他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居然鄙视她,他真的不记得了吗?宋语乔往后一个踉跄,心口怦怦乱跳。楚胤海伸手扶住了她,皱眉望着上楼的楚胤天。他居然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这个陈雪娇并非看上去的那么纯真。

    “我们没什么意思,看见没有。错过的就是错过了,这就是缘份,缘份尽了,强求也没用!再说了,胤天跟你也没有结婚,他现在离婚了,他是自由人,他想爱谁就爱谁!”汪月梅淡淡地说。反正她不喜欢这个女人,虽然还不明这个叫陈雨娇的什么来历。至少楚家可以收回家产,这些家产可以由她再收。她这样嚣张,不让她作监护人,拿了楚家大半的家财,还想跟他们一刀两断。这下好,报应来了,真有趣……

    “他只是失意了,不可能……”宋语乔喃喃。“就算是,他记起一切了。他也已经跟雪娇在一起了,他现在喜欢雪娇,难道他醒来,就将她忘了吗?”汪月梅的话就像飞刀,一刀刀直击要害。宋语乔提起的脚又落下,她去跟他辩解有什么用?他已经移情别恋了,如果他真的爱他,他怎么可以将她忘得一干二净……上去,只会自取其辱!

    “宋语乔既然胤天没有死,那协议也不成遗嘱,当然应该将家产交回来了!就算你们不交回来,我们也可以上诉法院,要求返回!胤天送给你的房子,就当是给你的补偿了!如果你生下孩子,确实是胤天的,我们会给抚养费的。当然,如果还给我最好……”汪月梅一丝得意,有着报复后的快感。

    “伯母,你太过份了。你们找个跟我语乔相似的女人,就是为了要回家产?”乔治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刻意而为的。“你说什么呢?感情本来就是瞬息万变的,胤天的女人又不是你一个……”汪月梅双手环抱,淡淡地说。

    宋语乔的身体微晃,她再也支撑不下去了。身体像秋天的落叶,往下坠。乔治惊呼:“语乔……你醒醒……语乔……”“切,还说不是为了钱……”汪月梅冷哼!

    “妈,够了!”楚胤海冷然地低斥。“你们真是……太过分了……”乔治抱起了宋语乔快步出门,他还没见过这么可恶的人。还有这个楚胤天,他再也不想看见了。当初他是亲眼所见,楚胤天将她强行带走的,还天天吃醋。现在倒变成,宋语乔为了他家的家产了。

    “过分,这是报应!”汪月梅冷哼。“妈,这件事是你做的吗?”楚胤天质问。

    “什么事我做的,你在说什么啊!”“那个陈雪娇啊!”“你在瞎说什么啊!我什么也不知道……”汪月梅斜了楚胤海一眼!“真的?那也太巧了吧?妈,你没发现,她跟宋语乔长得很像吗?”楚胤海压低了嗓音,抬头瞟了楼上一眼。

    “管她像不像,管她是什么人?我们趁胤天没有恢复记忆之前,让他将那份遗嘱撕了。还有,你对你哥好一点,我们都要多关心他,听到没有!”

    “这个女人就好吗?”这也太巧合了吧!楚胤天是被人绑架,被撕票。不是宋语乔不见了,他在外面发现一个跟她长的很像的女人。她说是在海边玩时,发现了趴在礁石上,奄奄一息的楚胤天。那为什么不报警,楚胤天的失踪消息,出去也不是一天二天了!还有巨额悬赏的,她为什么不跟他们联系?

    “先利用她,将宋语乔摆平了。然后揭开她的真面目,还有,也不能让她跟胤天同房。稳住这两个人,免得最后又满城风雨的,我们云博真的完了!”汪月梅嘴角勾起了冷冷的笑意,这个陈雪娇她当然不相信。她第一眼看到她,就觉得这个女孩子不简单。一个人的眼睛是骗不了人的,就算她演技再好。既然她要演什么清纯女孩,那就让她清纯好了……

    “万一,他恢复记忆呢?他会恨死我们,或许会毁了一切的……”楚胤天的脾气又不是不知道,说白了,跟那个宋语乔半斤八两,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那天他要想起来了,不要狂才怪呢!“所以说啊,你们兄弟要好好相处。你们是亲兄弟,他现在病了,你关心他也是应该的。我告诉你,关于以前的一切,别瞎说。宋语乔就是为了钱,才靠近他。她本是我们家的女佣,趁着他酒醉,勾引了他。他失踪了,宋语乔就跟吴俊住在一起了……”汪月梅禁不住笑出了声,真是不用编故事,这不都是她们做的事吗?

    楚胤海轻叹了声,起身出门。汪月梅嗔怪说:“你去哪啊?你哥回来了,你还不去看着他!”“宋语乔那里不用安慰了吗?她可是知道了很多云博的秘密!”“呵,你以为世人还会相信她吗?她已经臭了,就算她被扔了,只会有人拍手叫好!”汪月梅使了个眼色,让楚胤海上楼。楚胤海淡淡地说:“你是长辈,你去更有用!我先出去了……”

    “楚胤海……你去哪啊,老毛病又犯了?”楚胤海头也不回地走了,汪月梅恼火,她是前辈子欠他们的啊!

    楚胤海出了门,觉得舒服一点。楚胤天要将云博卖了,他的确不高兴。那是他爸爸一辈子的心血,当然几十亿的钱,他也想分一点。但是,现在这样做,他总觉得不对劲。算了,他还是去酒巴散散心再说……

    乔治带着宋语乔回到了别墅,怎么劝她,她都不说话。也不哭,急死了安娜与乔治。宋雅匆匆地赶来,听乔治说了个大概。愤慨地说:“我就说他们不会死心了,太卑鄙了!”

    “可不是,楚胤天的妈妈简直就是巫婆,太可恶了……”乔治气愤地说。

    “那个楚胤天呢?就这样了?他失忆就相信别人了?失忆总不失本性吧?又不是变白痴了?他怎么可以这样对语乔呢?”宋雅快要气死了,不是楚胤天死缠烂打的吗?要不是楚胤天,宋语乔也许早就嫁给吴俊,他们过着幸福的日子了。现在,将宋语乔的名声也弄臭了,他摆脱了徐佳美了,一脚将她踢开了。这人也太可恶了点吧!要不是吴俊,差点毁容。要是真的毁了容,他又跟别人好了,这不是要吐血吗?

    见宋语乔面如死灰,一声不吭。宋语乔又觉得自己失言了,蹲在一边安慰说:“语乔,你说话啊?心里不舒服就说出来啊!语乔,也许明天楚胤天就想起一切了!”宋语乔阖上了眼睑,但没有眼泪。耳朵嗡嗡地响个不停,她跟他完了……她累了,她不想去争了。去了,只会让别人鄙视、嘲笑……

    “语乔,孩子啊,想开些,你是妈妈,你要保护自己的孩子。没关系,大不了,让他们打官司好了!我们要让他们给我们一个说法……”安娜心疼地抱住了她,可怜的孩子刚刚缓过来一点,又被伤成这样。

    “我要回美国了,马上回美国……”宋语乔喃喃!“好,马上回去,回家去!”安娜泪眼婆娑,这孩子的人生怎么这样坎坷呢!

    “语乔,就这样走了吗?可是楚胤天是被她们欺瞒的呢?那个女人也许是汪月梅找来的托呢?你就这样走了吗?你……”“宋雅别说了,那个男人不好,你不也说失忆不失本性吗?他完全相信了她们,他要跟那个女人结婚了!他们太复杂了,就算嫁给楚胤天,也不会太平的。因为钱,钱太多了!”乔治截过了宋雅的话,再说她怀孕了,一直受着打击。再这样下去,孩子的健康就成问题。离开是必须的,让自己冷静一下也好。问题不在宋语乔身上,而是在楚胤天身上。而且楚家也不是她们想进就能进的,那个汪月梅这样不友善,恐怕都见不到楚胤天了!如果他们是故意的,一定会阻止她们的相见!

    “乔治,去订机票,我从来没想过要靠男人!我才二十五岁,跟一辈子相比,现在还来得及!宋雅帮我打电话给楚胤海,让他们将合同拿过来,我马上就签!以后,什么都跟我没关系了,没关系了……”她受够了,她现在只想过个清静的太平日子。一切都跟她没关系,她要将这个男人忘记,全部忘记……就算去打工,她也能将孩子养大的……就算他记起了,他还能全身而退吗?她不想被第二个女人,泼浓硫酸!不值得,不值得……

    “好,我们立刻去办!你别难过了,你说的对!”宋雅点头,替宋语乔难过。

    安娜扶着宋语乔上楼,躺在床上,眼泪无声地淌了下来。她盯着被角,就这样任由眼泪流淌。脑袋里却是一片空白,一下子她也似乎失忆了,想不起一切。曾经以为的幸福日子,现在怎么也想不起。唯有悲痛,唯有凄凉!她不怪他,怪她自己,怪她自己爱上他……

    傍晚十分,一辆轿车停在了门口。楚胤海下了车,同来的还有律师。看着眼睛微肿,面无表情的他,楚胤海心里莫名的揪心。楚胤海起身,关切地说:“语乔,你没事吧?你不要急,大哥恢复了记忆,会记起你的……”

    “合同带来了吗?给我吧……”宋语乔没有看他,只是淡淡地说。宋雅扶着宋语乔坐下,律师将合同递上说:“宋小姐,你看一下。”“准备的真够快的,这根本就是个套……”

    “宋雅别说了!”宋语乔拿过了笔,她现在只想快刀斩乱麻,只要解脱。

    “语乔,等一下,你不看一下吗?万一,还有什么陷阱呢?我来看……”宋雅夺过了合同,斜了楚胤海一眼,姓楚的一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没有什么陷阱,你名下的房产都归你所有,补偿你一千万人民币。你看行吗?”楚胤海没想到,她想都不想就要签。那可是几十亿的财产啊,她居然都不在乎!令他刮目相看,到手的财产就算是他,也未必舍得放手!

    “不需要,这栋房子还有钱,我不会要的。以后,我跟你们楚家没有一点关系,希望一辈子都不要见面!”宋语乔冷然地说。美国的房子不是想更名就更名的,她留下,是为了孩子有个住的地方。

    “大嫂,别意气用事,你要生孩子,还要读书,不要钱啊?”楚胤海皱眉,她是气糊涂了吧!换成别的女人,肯定是敲诈一笔。宋雅惊声说:“是啊,语乔,你再想想!”

    “我从来不想靠男人活着,也不想再跟有钱人扯不清!”“有我们呢!这样也好,放心吧!你不是你一个人,你有爸爸,还有弟弟,还有我……”安娜捋着她的长发,不想再看到她伤心。如果这样,可以忘记伤痛,没什么不好。真是个好孩子,这样有骨气。这样坚强,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的。如果她不签这个字,恐怕会官司缠身,恐怕会被他们拿来诽谤。这样总没话说了吧!

    宋语乔回头,握住了安娜的手。然后让律师去改文件,楚胤海跟律师都愣了。楚胤海现在明白,楚胤天跟吴俊为什么爱她了!她跟别的女人的确不一样,这年头这样的女人几乎灭绝了。他打心眼的佩服她,楚胤海再三劝说:“这是你应得的……”

    “别再说恶心的人话了,只会让人觉得更可恶!你们这样对语乔,不是你们的损失,是楚胤天的损失!”宋雅实在是气不过,怎么会有这种可恨的人呢!

    “算了,不要说了。乔治将行礼都拿下来……”宋语乔深提了口气,她只想说。楚胤天再见了,是她们没有缘无份!她不恨他,也不是他想这样的……

    “你们要去哪啊?都晚上了?”楚胤海更加觉得过意不去了,早知道他就不来了。就像个千古罪人一样,又不是他犯的错……没有再搭理他,宋语乔穿上了外衣,然后将钥匙放在了桌子上。律师拿着文件快步进门,宋语乔瞟了一眼,就将字签了。本来,这些什么股票啊,股份都不在她的撑控之中。她捏着有什么意思?轻松了,终于可以放下了。可是呼吸之间,她的心口好痛!车是吴俊的,宋雅与乔治将行礼搬上了车。宋语乔回头望了一眼,曾经与他住过的别墅,上了车。

    “这位宋小姐,不像人说的这样嘛!”律师叹佩地说。“傻女人……”楚胤海挑了挑眉,随即也上了车。回头说:“对了,这件事,你先别说出去!也许楚胤天过几天就想起事情了,也许他还会去找她的……”“好的,那你妈那里呢?”“我会跟她说的!”楚胤海开车走了,在没搞清楚陈雪娇是什么人之前,他不会公开这份协议。反正宋语乔已经去美国了,她不会公开的吧?他现在只想着,找楚胤天谈一谈。如果他还是想不起来,以后也怪不到他头上……楚胤海回到了家,见楚胤天独自坐在厅里。他紧锁着眉,目光散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此刻,他虽然失忆了,可是这坐姿,这表情,还是跟以前一样。楚胤海唤了声,坐在了他的身旁,笑问:“哥,想什么呢?雪娇呢?”

    “出去买东西了!”楚胤天讷讷地说!“是嘛,哥,你真的想不起来吗?以前的记忆一点都没有了吗?”楚胤海探究地问。“想不起来了,可是又觉得好像有很多事压在心头……”

    “哥,你真的不记得宋语乔了吗?”楚胤天摇了摇头,淡淡地说:“如果她真是那样的女人,不要再提了!”“哥,你就没有一点感觉吗?她要回美国了,实际上她是个好女人,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你身边的人才是骗你的人……”“你说什么呢?你说雪娇骗我?可是她救了我,要不是她照顾我,我就没命了!”楚胤天只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那个女人不是为了钱才接近他的吗?“我不知道你跟雪娇的事?不过哥,你不要轻易下结论。也不要轻易相信别人,更不要轻易跟她结婚。你跟她同床了吗?”楚胤海探问。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楚胤天越听越觉得烦躁,心口郁闷极了。“据我所知,是你从别人手里,将宋语乔抢过来的。不过那时,我在国外,后来宋语乔去了美国,你又追去美国。然后回来,你就要跟徐佳美离婚。后来你就出事了,所以,你先别忙着要跟陈雪娇结婚。你应该等等,想清楚了。否则,你会后悔一辈子的。我看像宋语乔这样的女孩子,绝对不会原谅一个抛弃了她,结二次婚的男人!因为你是我哥,因为我佩服宋语乔,才告诉你的。你可别说是我说的,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你从侧面观察一下!你只是失忆,应该听得懂这些吧!我出去玩了……”楚胤海说完了这些话,像是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他再想不起来,就怪不得别人了!当然,这样告诉他,也是为了看清那个叫陈雪娇的女人。万一她才是真正耍手段的女人呢?那楚家以后更乱了,他们替她做嫁衣,傻不傻啊……

    楚胤天望着楚胤海的背影,眉头皱得更深了。他为什么要这样说?谁说的才是真的?网上是传闻,难道都是错的?可是他的心为什么这样乱啊?脑海里总是浮现她呆愣的,死灰般的脸。她跟陈雪娇好像,他是因为看陈雪娇久了,才觉得她的脸面熟吧!脑袋碎裂般的痛,楚胤天捧住了脑袋。想不起来,什么也想不起来……

    电话响个不停,胡姐接起了电话。然后唤道:“大少爷,你的电话!要接吗?”

    “嗯!”他当然要接,不管怎么样,他要想起以前的事!失去的记忆不找回来,心里不踏实。楚胤天接起了电话,淡淡地说:“你是谁啊?”“楚胤天,你这个浑蛋,你凭什么这样欺侮语乔啊?你装什么失忆,你这种人就应该去死……”吴俊咆啸出声,他听到了这样的消息,他快要气炸了。

    “你谁啊?管你什么事啊!”楚胤天怒斥,劈头盖点的,原来是为了她打抱不平的。

    “管我什么事?你丫的,从我手里抢走了她,还害得我差点毁容,管我什么事?楚胤天我告诉你,你要是再出现在她面前,一辈子也不要!宋语乔不会再原谅你,你最好记住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她已经将你所有的财产,都还给你了,所以以后要死也死远点……”吴俊说完,啪得将电话给挂了。电话那头只传来了嘟嘟的声音,楚胤天紧握着电话,怒不可遏。愤怒地将电话摔向了地面,将电话摔成了几瓣。可恶,他凭什么警告他,他凭什么不让他见她……一想到这里,楚胤天惊愕,他怎么会这样生气,还要去见她吗?她到底是怎么样的?为什么楚胤天跟这个人都帮她说话,为什么他觉得酸酸的……

    “少爷,你没事吧!”胡姐惊愕。楚胤天摆了摆手,探问道:“刚刚那个人是谁啊?”

    “他没说吗?是吴俊,吴书记的儿子……”“吴书记?你说明白点,我不记得了!”楚胤天急切地道。“吴志达啊,以前是深厦的市长,现在是中央委员,是Z省的市委书记了!你不记得了,吴俊是你同父异母的弟弟……”吴姐在楚家干了几年了,楚胤天虽然不太回家,不过对她很好。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吴姐很心痛。

    “同父异母?”楚胤天揪着头发,随即问:“我妈改嫁了?”“不是的,是你妈……”胡姐正想说,门铃响了,汪月梅跟陈雪娇回来了。胡姐开了门,轻声说:“刚刚我听见二少爷跟你说话了,二少爷说的对,你应该好好想想?夫人不让乱说,有机会再说……”

    楚胤天越来越有种被欺骗的感觉,他的心很慌乱。像是火烧眉毛了,像是车要赶不上了。可是陈雪娇的确救了他,照顾了他很久。她跟他一样,是从网上得到消息的,她不会骗他吧!“胤天,看,伯母给你买了新衣服,也给我买了新衣服!”陈雪娇拎着衣服,嬉笑着上前,挽住了他的手臂。楚胤天却盯着汪月梅,冷冷地盯着她。汪月梅抬头,诧然地问:“怎么了?我是你妈,没错……真是的,这样盯着我干嘛呢!”

    楚胤天这才闪开了目光,淡淡地说:“我上楼了!”他是失忆了,可是在这里,他觉得很随意,有种熟悉感。可是他却看不清人,难道他真的轻信了吗?可是吴俊说的话,跟楚胤海说的话是一致的。还有吴姐,楚胤天开始动摇,因为他听到楚胤海的话后,他的心就乱了……“胤天,等等我,试一下衣服嘛!伯母说,让我先订婚……”陈雪娇追上前,挽住了他的手。总觉得怪怪的,她出去了趟,他好像变了!他想起什么了?不可能吧,给他吃的药,都是维生素片,这样也能恢复记忆吗?还有,楚家的人不喜欢宋语乔,跟她口径一致,不是吗?

    楚胤天没有吭声,面无表情。到了房前,才淡淡地说:“我有些头疼,先回房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吧!”“啊,你让我去哪里睡啊?我们马上要订婚了……”陈雪娇撅嘴说。

    “陈小姐,你的房间已经帮你布置好了,在二楼……夫人找你商量订婚的事,你快去吧!以后有的是时间在一起,你们这些年轻人真的……”吴姐淡笑说。“好!你好好休息!”陈雪娇讪笑着,下楼去了。吴姐朝楚胤天抬了抬眼睑,也一起走了。楚胤天进了房,关紧了房门,躺在了床上,愣愣地盯着天花板。想着这一个月的事,醒来时,他在D市的一家私人诊所里。他什么也不记得了,医生说他头部受伤了,很严重。可是他什么也想不起来?医生说可能失忆了,让他去大医院做检查。陈雪娇就带着他去大医院检查,说,她是从海边将他救起来的。当时他都快冻僵了,可能是自杀,或者失足落水。大医院做了很多检查,都说是脑部受伤,还有淤血。可是他没有钱,她所有人的钱都花完了。她大学刚毕业,还没有找到工作。她是个孤儿,只好配了点药,将他领回了出租房。就这样,他与她一起生活了一个月,她说他在帮他寻找家人,还去了公安局报案。可是没消息,就一直等着……

    她无微不致的照顾着他,烧饭、洗衣服,帮他换纱布!让他觉得好熟悉,好温馨!有一天,她问他,如果找不到家人了,能不能跟她一起生活。因为她喜欢他,爱上他了……他一个来历不名,一文不名的人,她这样救了他,照顾她,他还有什么可说的?他也喜欢她,他好像认识她很久很久……可是心里总有疙瘩,如果他是逃犯呢?是杀人犯呢?他不能害了她,所以他答应,等他搞清了自己是谁,就跟她结婚……

    二天前,他去买药,有人认出了他。说他是云博集团失踪的董事长,立刻报了警。警察找到了他,将他安安全全,客客气气地送了回来,也带着陈雪娇一起回来了。在公安局看到了寻人启示,才知道他的事早就在网上铺天盖地,天下皆知的。楚家的人就将他接回了这里,可是他依然想不起一切。不过,他很高兴,他可以让陈雪娇过安稳的生活。而不是为了几毛钱,跟人砍半天的价,为了给他买药,一边找工作一边做钟点工了……

    可是现在又有人告诉他,事情不是这样的。她不是接近他,拿孩子敲诈她的人。她跟那个男人,不是住在一起了吗?孩子不是也有可能不是他的吗?可是那个男人既然是他的同父异母的弟弟,他是省委书记的儿子。他应该是有钱有地位的人,那个宋语乔又将几十亿的财产,还给了他。这算什么?楚胤天用力地挤着脑袋,他失忆了,他不傻……可是他陈雪娇对他有恩,又是这样的纯朴善良,他跟她虽然才一个月,可是他觉得自己真的喜欢她。每一次看到她笑,他都觉得好温暖……他要找回记忆,就算跟那个女人是真的,那也是过去了。他不能再疑神疑鬼,让另一个女人伤心……

    夜已经很深了,宋雅的手机响个不停。宋雅望了一眼,边上另一张床上的宋语乔。蹑手蹑脚地出了门,躲进了厕所。接起了电话,轻声说:“总裁,语乔睡了,你别打了!”“告诉我,你们现在在哪儿啊?”吴俊气急败坏的,为什么不告诉他。就这样不辞而别了吗?

    “你别这样了,你来了,会让她更难过。语乔不让告诉你,她要回美国了。不会再回来了,她说她欠你很多,不知道怎么报答。但是,她已经不相信男人,也不相信爱情。”

    “那么也不相信友情了吗?”吴俊心痛。“不是了,她是不想再给你添麻烦了!她……现在不是伤心,是绝望了。她不想跟楚家有任何瓜葛,我看也包括你了!”宋雅轻叹了声。

    “我又不是楚家的人!”“可是你是楚胤天的弟弟了……她现在这样难过,你还是别逼她了。过段时间,等她心情放松了,你再去见她吧!再说了,夫人都不许她看到你,跪下来求语乔的,你还是放手吧!不会有希望了,真的……”宋雅又是一声叹息,这是什么缘份吗?这不能怪宋语乔,在这样的复杂的环境里,她既使再挣扎,也没有用。吴俊沉默了,宋雅劝说:“总裁,语乔说这辈子最对不起的是你,可是缘份就是这样!我帮你说了,她就是这样说的。所以不要急,现在这种状况,换成谁都不会好受……”

    “我知道了……”吴俊黯然伤神,挂了电话。抬头望着灰蒙的天空,心似冰封。随即是愤怒,这一切都是楚胤天害的。不过,他也不想再见到这个人渣。他也要跟他断绝一切往来,但愿一辈子不见面。是的,他要将公司卖了,然后去美国。她是个好女人,他没有看错。只要努力,总会让她冰雪消融,重拾信心的……

    “胤天,你起来了!”楚胤天刚打开房门,见陈雪娇拿着抹布,正蹲在地上擦地。“你在干什么呢?快起来……”楚胤天微微皱眉。“闲着没事做,帮忙打扫一下卫生啊!”陈雪娇抬头一笑,又跪地往前抹去。

    “啊哟,陈小姐,跟你说了地不用你抹,钟点工会来的!”吴姐探究地盯着她,这算什么意思啊!明知进了这样有钱的人家,还需要她干活吗?

    “不是了,闲着也是闲着……”“起来了,别干了!”楚胤天将她扶了起来。“我错做事了?吴姐,对不起啊!”陈雪娇抱歉地讪笑。“没事,你是客人,怎么能干这种事呢?家里有人来打扫的!将抹布给我吧!”“我还以为,都是你一个人干的,所以想帮忙。”

    “少爷,早饭准备好了!下来吃吧!”“噢!”楚胤天轻应了声。“胤天,对不起啊!”

    “有什么对不起的,你是钟点工了,以后也不用做钟点工。走吧,吃饭去了!”楚胤天怜惜地看着她,以后不会再让她吃苦了。“我真的可以住这样的大房子吗?睡在大床上,我都觉得像做梦。”陈雪娇挽住了他的手臂,紧依着他下楼。见他不吭声,瞟了他一眼,羞答答地说:“伯母说,半个月后订婚,胤天,你说我真的成为灰姑娘了吗?你不会嫌弃我吧?”

    陈雪娇拉住了他,探究地盯着他。楚胤天正想开口,想起来了楚胤海几人的话。陈雪娇的眼眸黯淡了几分,低下了头:“我就知道,你会反悔,我是孤儿,你是总裁,我们不是一条道上的。我知道了,是我被高兴冲昏了头……”

    “你别胡思乱想了,我的命是你救的,只是我不想你受伤,所以必须弄清楚,我曾经做过什么?我以后能做什么?”楚胤天看着她盈莹的泪水,莫名的心疼。这样的话这样的场景好像早就见过,做过了……“我不要听什么你救的话,也不管你以前做什么?我说过那怕你杀人放火了,你坐牢我也会等你的。我爱你……”陈雪娇说完,仰上前,吻住了他的唇。“喂……一大早的,你们在干什么呢?”楚胤海站在了楼梯口,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宋语乔先入为主,他总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很做作。别的都可以理解,就是想不通,为什么她偏偏跟宋语乔长得这么像?又偏偏救了楚胤天,这个概率也太高了吧!

    陈雪娇的脸儿微红,逃下楼去了。楚胤海搭着楚胤天的肩,看着脸上溢着笑容的楚胤天,探问:“你也爱上她了?如果有一天你想起以前的事,你曾深爱的女人是另有其人,你怎么办?”看他的表情,似乎真的喜欢陈雪娇!他一直以为楚胤天是个牛人,是二十一世纪的痴情汉,心里只有一个宋语乔。没想到,也不过如此……楚胤天挑了挑眉,淡淡地说:“感情的事只能顺其自然!”“呵呵……你说的对!感情的事别人帮不上忙!”楚胤海无话可说,反正他老妈已经找人调查这个陈雪娇了。他对宋语乔也算够义气了,虽然她从来没有将他当成朋友。

    吃了饭后,汪月梅说:“雪娇,你的身份证还有户口本都在吗?”“啊?户口本,干什么用啊?”陈雪娇一丝慌乱,讪然地问道。“给你办证件,带你去香港买衣服啊!”

    “不用这样破费了,再说胤天的身体还没有好,还有,胤天以前的事我也听说一点。不管怎么样,我觉得我们还是低调一点吧!只要跟胤天在一起,这些都无所谓了!”

    “那怎么成啊,我们楚家可是有头有脸的人。你放心,事情总会过去的。你的户口签到原籍了吗?对了,你家在哪呢?我派人去打证明。”汪月梅笑说。她可不能让一个来历不名的人进楚家,再说如果能抓住她的什么把柄,也许更好……

    “不用了,等胤天身体好了,等我们要结婚了,我让他陪我一起去。伯母,我跟胤天去晒晒太阳,这事不急哈!如果真的需要,我让同学帮我打过来,快递过来更快!”陈雪娇笑说。汪月梅微微蹙眉,看着两人出门的身影,眸子里闪动冷意。随即朝楚胤海说:“你看着她,我不相信这个丫头,也许比宋语乔还可恨!”

    “妈,宋语乔可恨什么啊!她都签字了,还什么都不要!”“嗨,你怎么胳膊肘儿往外拐啊?你才认识她几天啊,老替她说话。真是的,那个女人是妖精啊!”汪月梅气闹地说。

    “妖什么精啊,人家什么都还给你了,就一点,我佩服她。我从来没见过不贪财的女人,宋语乔是我见过唯一有骨气的人!你别乱瞎腾了,我看还是带哥去医院治疗!”

    “当然要治疗,但是现在,先得将这个女人赶走了!你还不去上班,磨蹭什么呢?”汪月梅厉声道。“妈,这可是你做的决定,跟我没关系!”楚胤海双手插兜,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真是气死我了,你脑袋撞坏了。你到底怎么了?被谁洗脑了?”汪月梅气结,儿子个个不懂她的苦心。她为了什么啊?不就是想为他们守住财产吗?这年头离婚的多了,徐佳美一离婚就分走了几千万,这还是小的。她可不能将自己辛苦挣的钱,白白送给不相识的路人花。楚胤海套上了大衣,径直出门去了。家里的破事真是越管越烦人,谁让她当初将这么多股份分给楚胤天的。再说,跟女人分手总要出点分手费的吧!要不然,赚钱干什么用的!楚胤海看着笑闹的陈雪娇,眸子微敛,这个女人为什么不愿意打证明?她在掩饰什么?

    “好了,别闹了,我想静一静!”楚胤天挡开了她手,站在阳光下,眉头微皱,望着天空。“胤天,你看,是不是飞机啊……”陈雪娇指着蓝天中,若隐若现的像玩俱一样的飞机。

    飞机?楚胤天的眉头拧得更紧了,是他坐过飞机?还是曾经在飞机里发生过什么事?心口突得沉重起来!“怎么了?胤天,你别多想了。能想起来时,就会想起来了。太拼了,反而不好!我会永远陪着你的!”陈雪娇倚在他的胸口,心里却直打鼓。为什么她觉得离他很近,又觉得离他很远。都摸不着他的心在哪里?就算他爱宋语乔,难道她的脸跟宋语乔还够像吗?还有那个汪月梅,分明是拿她做挡箭牌,将宋语乔逼走。现在又想对付她了,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还有那个楚胤海,还有那个月姐,都怪怪的。她要近快地搞定这些人,否则,下一个离开的就是她了。

    “我想去公司,我要找回记忆。”楚胤天淡淡地说。“你不会是想见你的前妻与前女友吧?我觉得好害怕,我怕你离开我!我以前孤独怪了,可是自从遇见了你,你觉得有了家。你是我的爱人,我的哥哥,我的朋友……”陈雪娇抿着唇,眸子微红。

    “不会的,我不会让你独自孤独,让你独自伤心……”楚胤天凝视着她的脸,诧然问:“你跟宋语乔有什么亲戚关系吗?”“啊?”“你们长的挺像的!”“是嘛,我也在想啊!会不会是我什么远房亲戚……会吗?会有这样的巧合吗?你不会是因为我像她,才喜欢我的吧?”陈雪娇诧然地道。

    楚胤天也自问,会吗?陈雪娇撅着嘴,捧着他的脸说:“我不管,你现在看清楚,我是我,她是她。你要爱的是我,她只是你的情妇。以前你干什么事,我都不计较,我只要现在的你。”陈雪娇双手绕上他的脖子,紧紧地贴在他的胸前。她的心怦然直跳,她情不自禁地喜欢上了他。他是楚胤天,她不能爱上他的。可是她听不进去劝告,她无法遏止情丝。他是这么的帅,这样的善良。换成别人,早就将她合而为一了吧!可是他没有,他说不知自己的底细,就不能害了她。这一点点让她感动,所以她要他的人,她要成为他的妻子!所以要让他彻底爱上她,再也逃不开去。他是她的,谁也不能抢走!她所付出的一切努力,不能化成水。谁要是阻拦,别怪她不客气。庆幸的是,宋语乔这个女这么快就自己退出了。简直是太好了,坐收渔翁之利。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用这样大费周章了!没想到,他会失忆,真是天意啊!天都在帮她……

    楚胤天伸手,轻轻地抱着她。自从回到这里,自从见了宋语乔,他抱着她的感觉,怪怪的,没有踏实感。为什么?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他的心很平静。可是现在他无法平静,就像细波涌动。他跟宋语乔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又一次动摇了,他想知道!

    陈雪娇依在他的胸口,也察觉到不同。抬起了头,他紧皱着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陈雪娇一丝慌乱,为什么?难道她做的不够好吗?不就是他们曾经相爱吗?难道这年头还有什么海枯石烂,天荒地老吗?她的脸还不足掩盖那个人的脸吗?可是她不能追问,否则逼急了,反而刺激了他。“胤天,我们出去玩吧!去海边怎么样?我还从来没见过大海呢!这里不是离海很近吗?”陈雪娇拉着她,欢笑着,拉回他的思绪,不能让再想以前。他的脑袋只要装进现在的画面就行了。

    “我的证件都被抢了,不能开车。而且我也怕自己记不起怎么开车了!”楚胤天淡笑说。

    “坐出租车啊!你现在已经回家了,你是总裁了,怎么,这点出租车的钱都付不起啊?我想看了,你陪我去吗?心情好,伤才能好的快啊!”陈雪娇撅嘴说!

    “好吧,我去要点钱!”出去走走也好,也许能想起点什么!“太好了!”陈雪娇笑嚷。楚胤天宠溺地斜了她一眼,跟个孩子似的。楚胤天回房,向汪月梅拿钱,然后让吴姐帮忙将他的信用卡重办!汪月梅轻嗔:“这么冷的天,去海边干什么啊?别冻着了……”

    “知道了!”楚胤天挥了挥手,带着陈雪娇一起出了门。吴姐诧然地道:“夫人,为什么不让司机送去啊!”“让他自己去适应吧!如果他一辈子想不起以前的事了,现在起他要学习一切不是吗?对了,走,去陈雪娇的房间……”汪月梅急声道。

    “啊?怎么了?”吴姐愕然。“来历不名,为什么连家里地址都不告诉我们,万一是个坐台小姐呢?万一有什么病呢?大家都跟着倒霉!吴姐,你盯着她,在身份没有弄明白之前,绝对不能大意!”汪月梅叮嘱着,扭着腰,快步上楼。

    “是啊,少爷被人绑架的案子还没有破呢?没准像电视里放的,她是什么黑社会老大的女儿,因为喜欢少爷,所以放了少爷!”吴姐惊声说。

    “你的想象力真丰富!所以一定要找到她的身份证!”“她不是住在D市吗?如果她不说,可以派人去查查她房屋登记啊!”“对啊,我最近是脑子越来越笨了。楚胤海这个臭小子,也不帮我。我真是纳了闷了,这个宋语乔是传销站的吗?还能将人都洗脑了?”

    “夫人,如果是这样,赶走宋小姐就损失大了。自古大户人家的长媳,是要这样的能人来担当,家里才能安宁!”吴姐忍不住说,楚胤天跟她的事,她也知道。也是汪月梅气得,天天在家说。说什么这个女孩子怎么高傲,不将她放在眼里。说楚胤天宁可跟她断绝母子关系,也要跟她结婚。她不了解宋语乔,可是她相信楚胤天的眼光。要说楚家的二兄弟,虽然性格完全不同,虽然楚胤海是个花花公子,可都是好孩子。

    “说什么呢!什么长媳啊,她要夺走我儿子,毁了我云博集团。胤天,要将云博的股份卖了,这可是我一辈子的心血啊!”汪月梅气恼地说。吴姐讪然一笑,不知说什么好了。进了房,汪月梅让吴姐翻她的东西。吴姐一脸黑线,又没有办法。小心翼翼地翻了遍陈雪娇的东西,摇头说:“没有啊,应该带在身上了!”

    “你说她为什么就不能大大方方说说家里的事啊!就算是孤儿吧,也有身份证吧!真是的……”汪月梅越想越可疑,立刻给楚胤海打电话去了。

    出租车在海边停了下来,阳光下沙滩闪动着晶亮。海边挂满了红灯笼,再过半个月就要过年了。海风带着寒意,陈雪娇缩了缩脖子,冲向了碧蓝的海边。挥动双手,笑道:“好美的大海啊……胤天,快来啊!”

    楚胤天微笑着,望着开心的她,心情也舒畅了许多。两人沿着海边,缓步走着。陈雪娇握着他的手,迎着风柔声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就不想丈夫多能干,只要钱够花,天天陪着我就好!”“矫情!”“我就矫情,好冷啊!”陈雪娇缩了缩脖子。楚胤天脱下了大衣,披在她的身上。陈雪娇凝视着他,抬头轻啄他的唇瓣。咧嘴一笑,见他淡淡一笑,撅嘴道:“你是男人,为什么都不主动一点,老让人家主动,讨厌……”

    “我想我不是那种讨女人喜欢的男人……”楚胤天又皱起了眉,不然他怎么会背着前妻,在外面找女人呢?如果真的爱那个宋语乔,他应该离婚啊!也不至于弄出泼硫酸这样的丑闻!“忘了以前的事,不好吗?不要去想以前了,我却希望我能忘了以前的事!只要现在快乐,以后快乐就行了呀!你跟我在一起不快乐吗?”徐雪娇说完,又觉得后悔。她不能逼他,说多了,男人一定会反感。

    “不是这个意思,记忆是人的一部分。如果失去了,就像悬在半空中一样。走吧,我们回去吧!”楚胤天轻叹了声。“真的吗?那我们去找回你的记忆吧!但是,你不能找回了记忆,就将我的记忆抹掉!先别回去了,我们就在这里吃午饭吧!前面有酒店……”

    徐雪娇指着前面,将大衣还给了他。拉着他往那边走跑去,楚胤天路过露天餐厅时。停下了脚步,这里他来过。他一定来过,陈雪娇诧然地问:“怎么了?现在是冬天了,在这里吃太冷了!我们去前面的店里了……”不对,她不是应该说,这里便宜。玻璃窗后吃的是装修,这是谁说的话?为什么他记得这句话。楚胤天被陈雪娇拖着往前走,楚胤天突然间什么兴趣也没有,淡淡地说:“我们回去吧,别在外面浪费钱了,家里有吃的!”

    “噢!好,你说的对!”切,真小气!不是吧,吃餐饭最多千来块钱。居然说浪费钱,要在家里吃。陈雪娇心里嘀咕,嘴巴上却是欣然赞同。总觉得他越来越怪了,不行,要跟他换个地方,否则在这里,什么一刺激,他想起从前的事。既然老天给她这样的机会,她不能就这样浪费了!

    回到别墅,徐雪娇回到房里,看到化妆品的位置不对时,冷笑了声。一定是有人进来了,打开了包,虽然还是整整齐齐,但绝对是翻过了。因为她将做了记号,特意将第一件衣服的一解折叠的。而现在平了,太过份了。徐雪娇若无其事地出了门,上楼进了楚胤天的房间。房里没有人,缓步下楼。见汪月梅穿着貂皮大衣,带着闪闪发亮的珠宝首饰,手里提着包,好像要出门。徐雪娇心生一计,她不容她,就别怪她心狠了!

    “阿姨,你打扮的真漂亮啊!要出门啊!”徐雪娇笑唤着上前。

    汪月梅回头淡笑说:“是啊,胤天被人害成这样,不能就这样算了!公安局,刚刚打电话过来,让我过去一趟。不晓得有没什么进展没有……”

    “是嘛,这些人太坏了,这是谋杀。阿姨,要不我陪你去吧!”徐雪娇笑说。

    “不用了,你在家陪胤天吧!再说,我还要去趟公司,我走了!”汪月梅穿上了靴子,出门去了。徐雪娇站在了门口,猜想她一定是去调查她了。吴姐站在厨房里摘着菜,目光却往厅里瞅。这家的气氛怎么这样压抑啊!弄得跟特务营似的!见徐雪娇出门去了,便提步上前,到了窗口,见她不知在电话,便忙自己的事去了。她是管家,管好自己份内的事就行了。否则,吃力不讨好。

    楚胤天翻动着照片,只认出几张小时候的,却没有近几年的照片。还有,他的衣服也好像很少,不像是长期住这里的。楚胤天下了楼,见吴姐正在摘菜,在桌边坐下说:“我帮你!”“不用了,你是干大事的。”“吴姐,你跟我说说以前的事,好吗?”“你啊,读初中就去省城了住校了,一直都是考第一的,很少回家!后来又去北京读大学了,后来,你爸爸……就是楚老总裁生病了,你妹妹让你回来。本来,你要去美国的读书……”“那你知道,宋语乔的事吗?你认识她吗?”“以前见过一次吧,那年放暑假,我儿子结婚。宋语乔就来家里当保姆,不过,听说只干了三四天就走了!后来,你要跟她订婚。你妈不同意,你就搬出去,跟她住一起了。就住在紫辰小区,你的别墅了,快四年了吧!听说吴俊也喜欢她,不过吴俊跟当时高副省长的女人订婚了。后来,两人吵架,出了车祸,就分开了。不过,听说宋小姐退了学,三年不知去向。你呢,就跟徐佳美结婚了,你是被逼的,因为徐佳美的爸爸要挟你妈。不过,徐佳美住在这里,而你却住在外面。”“那后来呢?”楚胤天急声道。

    “上半年,宋小姐回来了。说是还查出了云博药业许多的黑幕,不过她交给了吴书记处理了,听说去了美国。也不知道,你们怎么又碰到了,就跟着去了。听说你还给她买房了,还要将股份都卖了,去美国。所以夫人很生气……我就听你妈生气时说的这些,你可别说是我说的……”吴姐讪笑。

    楚胤天捏着豆角,说不出话来了。为什么他起不起来了?美国还有房子吗?紫辰小区?楚胤天正想问房子的事,徐雪娇进了门,笑问:“摘豆角啊!我来!”

    “不用了,马上好了,你们去厅里坐吧!水果都洗好,放在冰箱里了!”

    “雪娇,你帮吴姐弄吧!我有些事,出去一趟!”“你去哪啊?胤天……”“我去趟公司,你现在去不方便!”楚胤天出了门,他三年没有跟前妻住在一起。而那个叫宋语乔失踪了三年,他却又要跟她在一起。三年啊?他一定要查清楚……

    楚胤天打的到了紫辰小区,让物业带着到了别墅前。一栋小别墅,站在窗前,里边井井有条。厨房、餐厅,客厅,他曾经在这里跟她一起同居。几天前,她搬来这里,没住几天又搬走了!楚胤天只觉得脑袋晕晕的,好熟悉,又想不起来。坐在门前的台阶上,望着天上的浮云,阳光照在身上暖融融的,然而心情却更沉重了。宋语乔,他爱宋语乔?他跟前妻三年婚姻形同虚设,却追着她去了美国,应该是爱她的……不可能养个情妇到美国吧!楚胤天捧着脑袋,痛楚地倚着门。为什么想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