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生命的代价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0:27本章字数:15011字

    “楚先生,你没事吧!”巡逻的保安上前。“没事,你认识我!”楚胤天探问道。

    “是啊,以前你跟宋小姐一起去买小菜,我站岗,我不是拦过你们嘛!你忘了,也是,你贵人多忘事,这是三年多前的事了。不过经理说,你是云博的总裁……”保安憨厚地笑说。“是嘛,我想不起来了,我们走着去买菜?”“是啊,出小区往前不远就有大商场啊!听说你被绑架,被撕票了……恭喜你大难不死!”

    “谢谢!”“哥……你在这里干嘛呢?你出门,也不说一声,想急死人啊!”楚胤海的轿车吱嘎一声停在了门口,大声嚷道。楚胤天淡淡地说:“有什么可急的,难不成还有人绑架我?”“你们慢聊!”保安快步走了。“你不是失忆了吗?又不带手机,现在都二点了,早过了吃午饭的时间了!听说你去公司,公司里没有你的人,能不急吗?”楚胤海一脸黑线,他有些敬畏的大哥,变成了傻瓜了。一个人坐在门前,想什么呢?

    “你带我去买新的手机!你有这房子的钥匙吗?”“你想起来了?”楚胤海惊声道。

    “没有,我是失忆,不是智障!”楚胤天淡淡说,拉开了车门,上了车!楚胤海扯了扯嘴角,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楚胤海开着车,瞄了他一眼:“哥,你动摇了,你跟陈雪娇上床了没有?你想好了,没结婚都好商量,她救了你。你多给她点钱,或者将她当成妹妹也行。要是结了婚,那只好放弃宋语乔了。要说,这陈雪娇跟宋语乔长的还真像,不是姐妹,也足可以模仿秀的了!”楚胤天容清冷,淡淡地说:“我只想,找回记忆。”

    “想不起来也好,以前的烦恼,恨意也都随从掩埋起来了!你看,以前我们兄弟两很难得说上话,现在我觉得自在多了!”楚胤海淡笑说。

    “你不明白,丢失记忆的痛苦!”楚胤天暗自叹气。一起到了手机店,买了手机,回到了别墅。陈雪莲冲上了前,将他抱住,拍打着他,哽咽出声:“你去哪儿啊,吓死人了!”

    “我哥想起点事了,找到原来的别墅了!”楚胤海故意地说。“想起来了吗?”陈雪莲的脸微微抽搐了一下,不可以,她还没有结婚呢!还没有让他不离开她的把握呢!要知道,宋语乔怀孕,她有孩子,如果他想起来,他肯定放弃的是她!不行,她也要孩子,她必须快些行动了……“胤天啊,你以后出门,能不能说说清楚啊!”汪月梅轻嗔道。

    楚胤天面无表情,一声不吭,径直进门。汪月梅等人倒是都闭了嘴,不敢说话了。楚胤海勾着淡淡的笑,被汪月梅攥住。急声问:“真的想起来了?”“不知道,我怎么觉得越来越好玩了!我们家上演的是一场爱情大片呢?还是阴谋大片,我到希望是爱情大片!谁说我楚胤海是花花公子,情场高手。我看谁也不能跟楚大公子比,有好戏看了……”

    “看你个头啊!你不长脑子啊!他要想起来了,就要将云博给卖了。要不,就让他跟这个女人结婚算了!”汪月梅只想自己抓着楚胤天,可是那是不可能的。他儿子还是聪明人,可是这个陈雪娇跟宋语乔这么像,他看着就出气。“妈,楚胤天回来了!就他的样子,他像是能让你控制的人吗?你还是省省吧!这个陈雪娇绝对不是剩油的灯。我朋友打电话来了,租房子的人是叫陈雪娇,不过公安局传过来的消息,这个陈雪娇跟你见的陈雪娇长的不同。身份证号是贵州的某县某村”

    “什么意思啊?”“意思就是陈雪娇借用了别人的身份证,可能有假证。就是用别人身份证号,再拿自己的照片,去办张假证!一般人都可以骗过,因为身份证号是真的,但是如果去公安局细查就会发现有差别……”“问题是她连身份证都不让我们看到!”“我现在怀疑,她的动机……我就是想让露出点马脚,试探试探……走吧!”“聪明!让人查查,没准就这是一个女流氓,黑社会的……”“啊?”“吴姐说电视里的镜头,最好将这个真的陈雪娇找出来。当然,不要戳穿她,有她的小辫子更好!”汪月梅勾了勾嘴角,别想骑到她的头上。“知道了!”楚胤海一看老妈这笑容,一脸黑线。

    陈雪娇跟着楚胤天进了房,越发觉得心慌。紧紧地抱住了她,抬头覆上了他的唇,他却躲开了。陈雪娇的脸跨蹋了下来,抿了抿唇,心口一阵颤动。楚胤天扯开了她的手,淡淡地说:“我累了,想静一静,你先出去吧!”“胤天,你怎么了?你有事跟我说啊!以前你有事,不都跟我说的吗?现在怎么了?回到这里,你就变了,你变回王子,所以……”陈雪娇眼前一片水雾,他真的变了,变得冷漠。

    “少爷,吃饭了!”吴姐端着饭跟小菜上楼,觉得气氛不对。难道楚胤天真的想起来什么了吗?见两人僵直地杵在那里,却是欣喜。宋语乔是楚胤天深爱的女人,又怀上了孩子,不能这样拆散了。这不是楚胤天的错,去求宋语乔,宋语乔看在孩子的面上,应该会原谅他的。如果跟陈雪娇结了婚,那就麻烦了。再看这陈雪娇怕也是心慌了,这不就说明,楚胤天还是爱的宋语乔吗?就算她跟宋语乔长的很像,没用,老天注定的,抢也抢不到。

    楚胤天这才觉得肚子饿了,朝吴姐扯了扯嘴角,接过了托盘。吴姐退出了门,楚胤天坐在桌前吃着饭,陈雪娇粘到了边上,笑道:“慢点吃,别咽着了,喝点汤……”

    楚胤天端起了汤碗,一饮而尽,淡笑说:“我不是孩子!”“我就喜欢孩子,我是孤儿,我们以后生三个孩子,不六个怎么样?说嘛!”陈雪娇撒娇说。“我在吃饭,别闹了!”楚胤天皱起了眉头,她怎么了?越来越矫情,他不喜欢这样。心里闪过这样的念头,她不应该是这样的……可是,为什么不应该,因为宋语乔不是这样的吗?真的因为她们长的像,所以他分不清了……“好吧,我看着你吃!”楚胤天放下了筷子,端起了托盘,淡淡地说:“我吃饱了!”“我帮你拿下去,你休息一下吧!”“好!”楚胤天看着她出门的身影,敲着额头。不行,他这样不行,他一定要想起来。只有想起来,才能真正跟过去了结,才能不左思右想。他不想伤害陈雪娇,也许她是担心,才会反常的。

    陈雪娇端着盘子下楼,突听得楼下轻轻的说话声:“不可能,陈影桐怎么会让宋语乔进家门,不过,这个女人还真了不起,吴姐,你说这是为什么啊?吴俊不傻吧,又是高官的儿子的,又是富二代,还有我们胤天,可是能进哈佛的高材生啊,居然都被她迷得团团转!别说这两个了,还有胤海,跟她才一起几天啊,居然也差不多被洗脑了,这是怎么了?她身有磁铁啊,吸男人的磁铁啊!”

    “也许宋小姐为人真诚吧!围着少爷们转的女人,总是冲好处来的。可是宋小姐不一样,不就突显了吗?”“那到是,这一次,我还真佩服了……”能让她汪月梅佩服的人,也没有几个。这一次,真没想到。“要说,宋小姐现在的家世也不错了,他爸爸不是美国华人会长吗?二少爷说,关系很牛,家境也很好……”

    “可不是嘛!要不是上头过问,我才不会签那份协议。算了,不提了……”谁知道还有这一出,搬出来的领导真是吓了她一跳。如果三年前,她就找到了爸爸,估计吴志达与陈影桐,要让吴俊抢宋语乔了。哎……

    陈雪娇侧耳听着,虽说她们这样说。可是吴姐明显是向着宋语乔,而汪月梅似乎也有些转机了!哼,现在想明白了,晚了!陈雪娇将盘子放在了地上,径直上楼了。她一定想出个办法,将吴姐赶走,换个新的佣人……当个佣人,嘴巴还这么多……

    推开了门,见楚胤天侧卧在床上。陈雪娇眸光锁紧了门,掀开了被子,躺在他的身边,紧紧地抱住了他。楚胤天紧蹙着眉,推开了她,淡淡地说:“别闹了……”

    “我又不是三岁的孩子,老说别闹了!胤天,我想将一切给你,我爱你……”陈雪娇柔声道,手慢慢地往下移。楚胤天的脸突得冷了几分,抓住了她的手。他不喜欢这样,端坐了起来。掀被下床,陈雪娇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抱住了他,倚着他的背:“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你怎么这样老土啊?我们是恋人,在一起,很正常啊!”

    “我不想伤害你,在我没有恢复记忆前,我不想这样!我已经伤害了两个女人,我不想再伤害你!”楚胤天扯着她的手,可是她就是不放。“要是记忆无法恢复了呢?那我们就一辈子这样吗?难道这样不是伤害吗?你要让我成为第二个徐佳美吗?如果你是以为我贪图了你家的财富,好,我走……”陈雪娇放开了他,迅速地从另一边下床。

    “你去哪啊?”楚胤天轻嗔!“我回自己的地方,这里不是我这样的穷人能呆的!”

    楚胤天阖上了眼睑,烦躁地晃了晃脑袋。陈雪娇失望地回头,他居然没有追出来。陈雪娇眸子微睑,愤恨地冲下了楼。楚胤天这才追出了门,她为什么要这样?他不是为了她好吗?如果他不回到这里,如果他依然是那个一文不名的人。也许他可以忘了过去,跟接受她的感情。可是现在,他听到了太多,他要弄清楚。

    陈雪娇拎着行李出了门,楚胤天拦住了她,嗔怪说:“别闹了,你到底怎么了?”

    “你还问我到底怎么了?我们一起在出租房里,过穷日子的时候,不是这样的?现在你回到家里了,你就不一样了。你做回你的大少爷了,我配不上你。我要走了……”陈雪娇泪珠成串!“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我只是想知道,我以前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重要吗?人活着不是要向前看的吗?如果你想做总裁时的威风,如果想起了,或者对别人还有一点感情,那你就要放弃我了吗?如果是这样,那我……我……呜呜……”陈雪娇痛苦失声,捂着嘴,倚着墙,慢慢地下滑。

    “别哭了,我没说放弃你,你不要这样敏感,好不好?我已经伤害了她们,我不会再伤害你的!”楚胤天安慰道。“我好害怕,我怕你离开我,我再也活不下去了。胤天,我们走吧,我们回到出租房里去,我会打工,拼命赚钱,我们会过上好日子,平凡的日子的……”陈雪娇哀求地望着她,通红的眸子,滚动的热泪,让楚胤天的心揪结在一起。楚胤天抱住了她,轻叹了声,安慰道:“好了,别哭了,不再哭了,我跟你结婚,我马上跟你结婚!我不在乎什么记忆了……”看泪痕斑驳的脸,他好心痛……

    “你们在干嘛呢?生离死别啊?”楚胤海出了房,这个女人还真有一套。楚胤天这个家伙脑袋真的撞坏了,女人一哭就投降。这是楚胤天吗?“怎么了这是?好好的哭什么啊?”汪月梅跟月姐都上了楼。“没什么,我要跟雪娇结婚了,走,我们去选婚纱!妈,我有钱吧,给我钱!”楚胤天淡淡地说。

    “结婚?呵……结婚这么简单的啊?哪有说结婚就结婚的呀?”汪月梅打量了陈雪娇一眼,才回来多久啊,她就逼着他儿子结婚。这还了得,过几天是不是要逼着他,将所有的财才都要回去啊!

    “我这情况适合大摆宴席吗?雪娇,你说呢?”楚胤天牵着她的手,探向了她。

    “我不在乎,我只要跟你在一起!”陈雪娇凝视着他。“哥,不用这样急吧,马上要过年了,过了年结也来得急啊!”“就是,胤天啊,你怎么这样笨啊!女人说不在乎,就不在乎了吗?这是女人一辈子最重要的大事,这样吧,也的确不能大办了,那就将订婚宴改成结婚宴好了!就召集几个好友,来吃一餐,也算是给你们见证一下!这样行吗?婚妙嘛,你们去试吧!妈,拿银行卡给你,看到喜欢的东西,你们就买吧!”汪月梅只得退一步。

    “不用了,伯母,我们去合个影,就可以了!”“这怎么行呢?别说我们欺侮你,妈,还是你带雪娇去买几身好衣服吧,将头发与弄一下。大哥,恭喜你啊!”楚胤海笑说。

    楚胤天淡笑不语,汪月梅拉着陈雪娇的手,笑说:“走,我一定让你改头换面……”

    “不用了,阿姨……”“还阿姨,叫妈吧!”对于汪月梅突然的热情,陈雪娇更觉得不安。他们是要拉开她,好劝楚胤天吧!都是这些人,楚胤天才会这样的!他们最好楚胤天是个傻瓜,才好控制他的钱财吧!

    “哥,你真的要结婚?你对陈雪娇了解多少?你们才认识一个月……”“不要再说了,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楚胤天绝决地说!“如果你真的下了决定,我也没有什么可劝的了!只是,有件事跟你说,陈雪娇租房用的身份证信息是贵州人,照片跟她本来完全不像。一个是圆脸,一个是瓜子脸,再怎么整形也对不上。”楚胤海轻叹说。

    “你们调查她了?”楚胤天蹙眉。“不是我们调查她了,是公安局调查她了。你又不是自己摔倒,出车祸失忆的。你是被人绑架了,撕票才捡回一条命的。”

    “跟她有什么关系?身份证上的照片有几个像的!”他刚下定决心,他不能动摇。否则受伤的人,会更多。她这是这样善良,他不相信,她是这样的人。

    “大哥,有没有关系,需要证明的。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如果你真的下定决心要结婚,我看不如这样,你们进行婚前财产公证。”“婚前财产公证?”楚胤天微愣,这么在哪里听到过?

    “对啊,你以前不就是做过吗?你跟徐佳美,她一定要嫁给你。而你不爱她,就跟她做了婚前财产公证。你能这么快离婚,还缘于那张财产公证。”

    “现在不需要,我应该爱她!”“听,你都说了,你应该爱她,不是你爱她!你也许就是因为将她跟宋语乔给混在一起了。还有宋语乔怀孕五个月了,如果财产是你自己的,日后,就算你跟陈雪娇结婚了,你想补偿她就补偿她。再说了,这也是缓兵之计,如果你以后,你跟陈雪娇真的感情很好,你也真的想不起宋语乔,或者不爱宋语乔了。你可以将公证取消……”楚胤海劝说道。“宋语乔……宋语乔,她就这么好,你这样为她说话?”楚胤天微微有些愠怒,脸也冷了几分。

    “因为这个女人是我唯一佩服的女人,将几十亿财产就这样还给你了。没有任何要求,而且还不要补偿……你的陈雪娇未必能做得到!我也未必能做得到……”楚胤海耸了耸了肩,转身离开。楚胤天杵在哪里,胸口郁结,重重地叹着气。弄混了,因为她们像?烦死了……陈雪娇回来时,发现楚胤天又沉默了。一定是有人劝了,一定是……陈雪娇愤慨至极,拎着衣服回房了。

    晚饭后,汪月梅笑说:“酒席,我都订好了。胤天是长子,所以结了婚,还是住家里。床上用品什么的,明天再去选。雪娇,你还有什么亲戚吗?现在通知来的及!”

    “不用了,我没有什么亲人了!”陈雪娇讪然一笑。“这样啊,那好!趁大家在我,我还有一事要说。云博集团虽然现在已经分股份了,胤天是最大的股东。但是云博是我跟他爸爸,从一家几十人的小公司,辛辛苦苦干出来的。雪娇,我知道你不是贪财的女孩子。你是胤天的救命恩人,就算你不嫁胤天,我们也会好好补偿你的。但是云博的股份,我不想出现状况。以前胤天跟徐佳美结婚,就是做了婚前财产公证的。你是年青人了,应该理解吧!你想想,万一有这一天,你要胤天补偿你多少钱?没关系,这样做,也免得别人说你,嫁进豪门,是为了胤天的钱财……”汪月梅拉着陈雪娇的手,笑盈盈地说。

    “妈……”楚胤天轻嗔了声。“胤天啊,妈没有别的意思。你已经等于娶过二个太太了,现在是第三个了。妈要为企业着想,再说也是为了你跟雪娇!雪娇是孤儿,没有人给她撑腰。她没有安全感,她担心你有外遇,没有一点保障。现在,黑字白字写清楚了,她也有点安慰不是吗?就算哪天在楚家过不下去了,她拿着钱,可以过舒心的日子。雪娇你说呢?”汪月梅慈爱的不能再慈爱。陈雪娇抿着唇,讪讪地,心里那个恨啊!楚胤天不知道说什么了?楚胤海剔着牙,若无其事。“我不要钱,我只想跟胤天在一起!”陈雪娇愤怒,却不能说出口。“啊呀不行,傻丫头啊,男人很难说的。二千万,怎么样?其实,这也只是走过场。如果你跟胤天真心相爱,他的钱也就是你的钱。怎么了?二千万觉得少吗?”

    “不……不是了……我真不是为了钱……”“傻丫头,这是你应得的。如果这样不好,那这样好了,如果你跟胤天有孩子,你的孩子是财产唯一的继承人?是我们楚氏集团未来的总裁,外面的人想生孩子来敲诈,也够不着。你们说呢?”汪月梅笑问。

    “这个好,我要结婚,也定这样的规矩。雪娇,祝你们早生贵子啊!”楚胤海笑赞,他真是服了他妈了。姜还是老的辣啊,这样一来,这个陈雪娇万一没有孩子,等于什么权利也没有。楚胤天脸色黯然,但没有反驳。楚胤海给他打过预防针,他心里还是有疙瘩的。陈雪娇讪笑说:“阿姨,你们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那好,我让律师将文件准备好,我们一起去公证!走,跟我回房,妈有一对钻石耳环,很适合你。应惠跟我要,我都没有给呢!”汪月梅拉着陈雪娇上楼,陈雪娇回头看了楚胤天一眼,见他什么话也不说,气得牙痒痒,还只能打落了,往肚子里吞。

    翌日,楚胤海已经出门了,年终了,所以有很多的事要处理。楚胤天吃了早饭后,上楼了。突然楼梯口传来了一声尖叫,吴姐从厨房里出来时,只见汪月梅从楼梯口滚了下来,撞在转弯的横木上,一动一动。“天呐,夫人……少爷……”吴姐惊呼出声,见汪月梅脸都磕破了,也不知有没有摔断腿。楚胤天听到叫声,出了房间,从三楼往下赶。陈雪娇迎上了前,惊呼道:“胤天,不好了,阿姨摔倒了!快打电话,叫救护车……”

    楚胤天快步下楼,不敢置信,怎么会摔成这样?只到救护车到来,谁也不敢动她!汪月梅晕迷不醒,被医生急送往医院。“胤天,等等我,我去换件衣服!”“你在家等着吧!”楚胤天淡淡地道。“我自己打的过去,一有消息,要立刻告诉我!”陈雪娇担心地说。

    医院里,汪月梅被推进了急救室。人依然晕迷,见医生出来,楚胤天惊声道:“医生,怎么样了?”“腿上的骨折已经做了包扎了,严重的脊椎粉碎性骨折,必须做手术,打钛合金钉。如果修养不好,还有可能瘫痪……”“这……么严重?”楚胤天惊愕地说。

    “天啊,这可怎么好啊?好好的,怎么会摔下来呢?”吴姐捂着嘴,泪水婆娑。

    “哥,怎么样了?”楚胤海跑了过来。听说要动手术,还这么严重,惊声道:“怎么会啊?又不是七老八十的,这楼梯黑灯下火地,也不会摔了呀!怎么会摔成这样?”

    “我哪里知道?医生,动手术吧!”楚胤天蹙眉,还有什么办法!楚胤海的拳头重重地抡向墙,该死,家里怎么了?接二连三的!“怎么样了?阿姨没事吧!”陈雪娇气喘喘地跑上前,问道。没有人答理她,楚胤海接过了医生的单子,去付钱。楚胤天跟着一起去,手术室了。陈雪娇安慰说:“别担心,会没事的……”

    二个小时后,汪月梅才被推出手术室,送到了病房。楚胤天坐在床前,看着晕迷的母亲,说不出的担忧。楚胤海紧皱着眉,第一次,他感觉母亲是这样的弱小。她的母亲向来是强势的,是干练的,有时也是霸道的。所以他们都很反感,想脱离她的撑控。可是突然间,她就这样倒下了,差点丢了性命!

    第二天一早,汪月梅才清醒过来。疼痛让她紧不住地吭吭,脸上的皱纹也堆积起了。楚胤天急忙说:“妈,你别动,你从楼梯上摔下来了,做了手术。医生说了,要静养,你要什么跟我说……”汪月梅这才想起,摔倒的事。泪水顺着眼角飞泄,哽咽出声:“胤天啊,妈差点就摔死,看不到你们了!妈,不想死……”

    “妈,你不会死的!只要好好养养,就没事了!”楚胤天突觉得,母子连心的感觉。“夫人,你会好的!”“吴姐,你怎么搞的,楼梯上有水,你都没看见?”“啊?没有啊,哪来的水啊?”吴姐辩驳,自己不小心,还怪她。“可是……为什么这样滑啊?疼……”“妈,你别说话了,省点力吧!自己不小心,脚下打滑……”楚胤海轻嗔。汪月梅疼地五冠揪急在了一起,可是,明明脚下像抹了油一样,就这样摔下来了……

    汪月梅住院了,吴姐往医院里照顾。晚上,别墅里只留下了楚胤天与陈雪娇。陈雪娇做了晚饭,楚胤海没有回来。陈雪娇洗了碗,收拾了碗筷,正窃喜。见楚胤天下楼,像是要出门。诧然地道:“你去哪里啊?”“我去医院了!”“吴姐说,晚上她照顾!”“她是她,我是我。如果要翻身什么的,吴姐没这个力气!你早点歇着,我走了!”“胤天,我跟你一起去!”“不用了,医院只有一张陪同床,我睡沙发,你去了,没地方睡!”楚胤天说完,便开门走了。陈雪娇将围兜一扔,愠怒地冷哼。什么时候,他们母子关系这样好了?不是反目成仇,快要脱离母子关系了吗?没事,汪月梅在床上至少要躺上三四个月,她有的是时间!楚胤天在医院一连陪了几天,让汪月梅感动的痛苦流涕。儿子就是儿子,他心里还是有她这个妈的。陈雪娇白天也去医院照顾她,还帮忙洗澡,擦屁股的……

    “雪娇啊,谢谢你!”汪月梅感激地说。“阿姨,你太客气了吧!要不是你摔了,我跟胤天都结婚了,你就是我婆婆。媳妇照顾你,是天经地意的啊!”

    “等我好了,一定给你办一个隆重的婚礼,你真是好孩子!”半个多月来,楚胤天跟她轮流照顾,汪月梅很感动。“我从小没有妈,我一直想,我要是有婆婆,就当成我自己的妈。所以,你不要跟我客气!”陈雪娇握住了她的手。汪月梅讪笑着,真要这样,就好了。

    “胤天,你回来了!”“嗯!”楚胤天推门而进,见陈雪娇正在为母亲按磨,笑着上前,坐在了一边,搂住了她的肩。她已经通过考验了,她是个好女孩。他定下决心,珍惜眼前人。随即笑说:“妈,我今天就跟雪娇去登记结婚,等你的病好了,再补办婚事!”

    “好啊!”汪月梅想说婚前财产公证,又说不出口了。现在说了,楚胤天未必同意。到时,他儿子又跟她唱反调,陈雪娇也讨厌她。算了,算了,她能再活几年啊!儿孙自有儿孙福,等她眼一闭,还管得着什么啊?

    “胤天,不用这样急了,等阿姨的病好了再说吧!”陈雪娇羞涩地说。“就这么办吧!妈,那我们走了!一会儿就回来……”楚胤天咧嘴一笑。“你选过日子了?”“今天不是你选好的日子吗?”“噢,我都忘了,真是人老,没用了!”汪月梅这才想到,她在医院里都躺了快半个月了。楚胤天拉着陈雪娇出门,不想再折日了,就今日吧!以后,不管怎么样,就爱她一个。汪月梅思忖着,难道以前的事弄错了吗?陈雪娇去登记结婚,那身份证上的人能对上吗?她不会再用假证吧?

    “妈,哥呢?”楚胤海冲进了门,一脸急躁。“你哥?什么事啊?我躺在床上,还管得了谁啊?你哥带着陈雪娇去结婚登记了……”汪月梅轻叹说。“什么?去了多久了。该死的,手机也不开,他想干什么啊?”楚胤海又冲出了门。“好生什么事了?死小子……”汪月梅惊呼,可是不能动,真想死了算了。

    民证局办事处,楚胤天拉着陈雪娇到了台前。楚胤天填写了结婚申请表,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她的身份证几眼。这绝对不是假的,工作人员拿过了证件,楚胤天拿的是香港护照。加上他的事头版头条的,多看了几眼。又询问了一遍,楚胤海冲进了门,大声道:“等一下,她们不能结婚……”“胤海,干什么啊?”楚胤天嗔怪道。

    “我们为什么不能结婚啊?同志,你盖章吧!”陈雪娇斜了楚胤海一眼。楚胤海弯腰,一把夺过工作人员手中的证件。冷然地说:“为什么?陈雪娇,你心知肚明,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楚胤天,你跟我走!不要被她的表像给骗了,这个女人心肠歹毒,走啊……”

    “你疯了,你说什么呢?”楚胤天愕然,可是楚胤海不像是开玩笑。楚胤天不想在大庭广众下出洋相,跟着出门。揪住了楚胤海:“你倒底想干什么啊?将证件给我……”

    “你回家看看监控,再下决定吧!”楚胤海恼火地说。跟在后面的陈雪娇,愤怒的脸变得苍白无色。愣愣地杵在哪里,脑海一片空白。楚胤海叫了声:“哥,上车啊!”

    “雪娇……走啊!”“你还管她干什么啊?对,我要报警!”楚胤海嘴角勾着冷冷的笑意,楚胤天是越来越菩萨了,他可不是!该死的女人,居然敢对他妈下手。

    “胤海,到底怎么回事啊?报什么警啊?”楚胤天惊声道。“报什么警,你知道她干了什么吗?她在楼梯上倒东西,让妈滑倒。然后打扫了现场,正对着的监控拍得清清楚楚。我们家可是装了不少监控的,你忘了!还有,这个女人,根本不是什么陈雪娇,真正的陈雪娇在云博药业上班呢!她的身份很可疑……喂,你站住……看,她还想跑!”楚胤海开车追了上去,一眨眼的功夫,陈雪娇消失在了人海里。

    楚胤天不敢置信地跌坐在了车上,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楚胤海立刻拔打了110,然然开车回家。愤慨地说:“我看她接近你,就是有目的。没准你的绑架案,就跟她有关。该死,本来我是想先稳住她,然后报警的。没想到,你居然来登记了……要不是过年了,吴姐检查监控,那就惨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楚胤天捧着脑袋,快要疯了。难道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假的。嘎一声紧急刹车,楚胤天冲向了前,撞向了挡风玻璃。车子停下了,楚胤海吓得一身的冷汗。探出了头,怒火地道:“你丫的,怎么开车的,不要命了!”

    “你丫的,怎么开车的,闯公灯还这样嚣张,你谁啊?你爸是李刚啊!这是市区,不是赛道。你给我下来……”那人下了车,惊魂之后,下车冲了过来。楚胤海急忙转了个弯,往另一条路闪了。还好,差点又出事了!轻吁了口气,才见楚胤天瘫乱在一边。楚胤海急忙停下了车,轻拍着他,急声道:“哥,你怎么了?哥……天呐……”

    楚胤天眼冒金星,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见到楚胤海一脸惊慌。突得睁大了眸子,惊声道:“宋语乔呢?宋语乔……”楚胤天打开了车门,楚胤海拉住了他,惊声道:“哥,你去哪儿啊?真是要疯了。宋语乔回美国了!你……想起宋语乔了?哥……”

    楚胤天居然在他的眼睛就这样晕倒了,楚胤海惊得,急忙将他抱回车上,关上了车门,往医院开去。天啊,这是怎么回事啊?想起来,也不用晕过去吧!他们楚家最近是怎么了?那个陈雪娇没准就是个瘟神。

    楚胤天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可是他的头依然好晕。脑海里闪过一段段的记忆,当记忆停留在他跟陈雪娇离去,却将她扔在厅里时。他用力地敲着脑袋,他在干什么?

    “哥,你醒了?快,到医院了,先去检查一下吧!都是我不好,你也是,上车不系安全带的呀!”楚胤海扶着他出门,楚胤天凝视着他。这是他弟弟,他一直以为觉得没有感情的弟弟。可是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劝他,不要轻易下结论。“对不起了,是我不好,你别这样看着我。快走吧!”“我没事了!我想起来了,我要去趟公安局!”楚胤天淡淡地道。

    “啊?去公安局?你知道绑架你的人了?是陈雪娇吗?”楚胤海惊声道。

    “不是,但是我能猜出几分,当时,我被蒙住了眼睛……”楚胤天打开了车门,眸子里闪动着冷然地光芒。楚胤海上了车,急声追问:“是谁啊?是谁这样歹毒?”

    “应该是楚英爱的人……”“啊?大姐?大姐跟我们都分家了,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啊?哥,你想想清楚啊,这要传了去,会影响我们的。云博经不起折腾了……”楚胤海惊声道。

    “就算云博倒闭了,也不能让她逍遥法外。”楚胤天冷然地道,又恢复了以前的强势。

    楚胤海撇了撇嘴,轻叹道:“可是,你有什么证据啊?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没有证据了!”“陈雪娇不是证据吗?从她身上找突破口,对了,我恢复记忆的事,先不要说出去。”“噢,可是大姐为什么要这样做啊?”楚胤海真是要疯了,这算什么啊?当初他是有算计过他的财产,想听老妈的话,娶到宋语乔。可是绝对没有要害人的想法,他也有近十亿的家产,可以快快活活的,没必要将自己逼进死地。“她是你的姐姐,不是我的姐姐。因为云博药业受到停产的严厉处罚,股票也停盘,是吴志达上报相关部门的。他要报复我……”楚胤天想起了那天的事,还真是惊魂。他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什么一亿赎金,都只是为了欲盖弥彰!他是被扔进海里,怎么又到了岸边,被陈雪娇救了呢?一定是又出一计,想让陈雪娇接近他。该死的女人,居然欺骗他,在他面前装腔作势。还害得他,将宋语乔……想到宋语乔,楚胤天急忙掏出了手机,打开了手机,又一想,他的手机还没有开空全球漫游。伸出了手,急声道:“你的手机给我!”楚胤海一脸黑线,将手机摸给了他。楚胤天回来了,这才是真的楚胤天。从小读书第一,牛逼的要命,让他望尘莫及,简直就是他恶梦的楚胤天回来了。从小被人拿来跟他比较,什么也比不过他!他还觉得憋屈,真正憋屈的应该是他楚胤海。被老妈唠唠,读小学就有女生让他帮忙递纸条,心灵从小受打击。反正不如他,所索游手好闲,告诉所有人,他楚胤海不如楚胤天,免得他们再来烦。

    楚胤天一连拨了几个电话,不是没有人接,就是空号。楚胤天的心揪成了一团,家里的电话怎么会是空号呢?楚胤天急忙拨打了向东平的电话,急声道:“东平,你在美国吗?你知道宋语乔回美国了吗?”“你……胤天?太好了,你没事了!”“你快回答我呀!”楚胤天急切地道。“我也不知道啊!宋语乔听说你出事,回国了!我打电话给她,想问情况。一直关机,我打电话到你家,是空号了。我去问了,说是房子几天前卖了。我打电话给她弟弟,乔治说不知道……”“弟弟?”楚胤天惊声道。“就是乔治的,你不知道了吧?宋语乔找到亲生爸爸了。叫乔济深……乔治,你见过,就是那天来接你们的人。乔治也不见了,他们一家人好像都搬家了!反正在曼哈顿就没碰到!不知道去哪了!”向东平轻叹说。

    “你帮我留意一下,好,谢谢!”楚胤天挂了电话,轻嗔了声:“该死的,又玩失踪!”

    “他们一家人不见了?不会吧,她爸爸可是有名的学者,四处演讲的。不怕,只要找到老兔子,就能逮到小兔子,跑不远!”楚胤海轻笑道。可是楚胤天却笑不出来,他感觉想要找到她,不费个九牛二虎之力,恐怕是不可能了!

    “对了,吴俊出国了吗?”楚胤天惊声道。“听说,吴俊正在卖公司,已经申请移民了美国了……到了……”楚胤海将车开进了公安局,下了车。楚胤天却面无血色地靠在车背上,迈不开腿。“哥,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楚胤海打开了车门,关切地道。

    “没……没事……”楚胤天抚了把脸,才慢慢地下了车!进了刑侦大队,做了笔录,大队长亲自将他们送出了门。楚胤天此刻却觉得脑袋空空的,脚下也有些飘浮。失忆了,想不起东西,但是总觉得记忆里有东西。可是此刻,他却觉得心也空了。

    “哥,你没事吧!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楚胤海扶住了他,感觉他一下子被打垮了!急声道:“是不是担心吴俊跟宋语乔?哥,你别担心了,是你的总你的,不是你的……”

    “你不懂,这一回她一定恨死我了!”“可是,再怎么样,她怀了你的孩子。只要孩子生下来,你跟他就有一条纽带。我敢说,宋语乔不可能这么快,投进吴俊的怀抱的。她爱的人是你……”楚胤海连声劝说。“可是伤害她的人都是我,吴俊却一次次帮她……呵……”楚胤天苦笑,她还会爱他吗?楚胤海轻叹了声,扶着他上车道:“那就交给缘份吧!你也别多想了,我们先去医院吧!”车子刚开出公安局,听到了警车呼拉呼拉的声音。然后楚胤海的手机响了,是刑个大队长打给他的。楚胤海一听,惊呼之余,加快了车速。楚胤天惊声道:“出什么事了?”“陈雪娇真这死女人,拖着妈要自杀!”“什么?妈不可以动的!”楚胤天惊呼,这一动,也许就终身瘫痪了!“所以啊,丫的,这个女人……”楚胤海真想将她抽了筋剥了皮。平日里装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居然是这样的歹毒恶女。楚胤天彻底无语,他已经无话可说了。本来,他还想看在她救他的份上,放她一码,没想到……她终究不是宋语乔,膺品就是膺品……

    兄弟两赶到了医院,医院里住楼部下,已经围得人山人海了。陈雪娇站在顶楼的平台上。楚胤天跟楚胤海跟警察打了声招呼,冲进了电梯。到了顶楼,听得汪月梅凄泣的叫声:“陈雪娇,你放开我,救我……”

    “哈哈,救你?汪月梅,你早就该死了!你破坏别人的家庭,还杀害别人的妻子。你为了能控制家产,你还想控制你儿子。你这种人,怎么就摔不死呢?我告诉你,你还是死了比较好,否则成了瘫子,更难过……我告诉你,就是我在台阶上抹了腊。因为我发现,你总喜欢走中间,站在中间很扎眼,很高贵吗?”陈雪娇冷笑。

    “你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害我?”汪月梅痛楚地咬着牙,惊恐至极。“本来我是不想害你的,是你们逼的……你们这些男盗女娼,跟高官勾结,贪污腐败的家伙,却没有人敢动你们。却将我爸爸往死里整,判他死刑,他犯什么大罪了?”

    “犯了什么大罪?陈雪娇,原来你是陈星强的女儿。你爸爸造假药害死了这么多人,你居然还做这样的事!”楚胤海真想冲上去,被警察给拦住了。楚胤天冷然地盯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你们没有害死过人吗?云博药业以前不是楚胤天的管吗?为什么让我爸一个人承担?”“陈雪娇,你快回来,现在还来得急!”“我以为我可以回头,可是你们,不让我回头!楚胤天你根本不爱我,我只是替身!你们这些人才是该死的,你们官官相护,你们官商勾结……”陈雪娇一见到楚胤天,情绪更加激动。

    “陈雪娇,你放了我妈,我可以原谅你,可以为你请律师,看在你救我的份上,我不会起诉你!”楚胤天凝视着她,恳请道。“呵……你别骗我了,我最不该就是爱上你。我反正不想活了,我告诉你,是我找人绑架了你,也是我将你扔进海里。可你居然游回岸边,我假装救了你。你居然失忆了,看看我的脸,为了报仇,我还整了容,跟她像吧!我还天天拿着她的照片画妆,哈哈……”“陈雪娇,真是你做的?”楚胤天愤怒至极。

    “当然还有人帮我,你们有本事去查啊,你们这些警察面对这样的有钱人,像哈巴狗一样。吴志达一声令下,你们就往前冲了吧!”陈雪娇指着警察哭喊笑嚷。

    “这个女人疯了,快救我妈啊!”楚胤海惊声道。“楚胤天,再见了,走到今天,我没有回头路了……”陈雪娇说着,用力一拉,两人连车往前冲了出去。警察冲上前,抓住了车轮上一根钢丝。“妈……妈……”楚胤海跟楚胤天冲上了前,还好汪月梅被绑在车上,还好陈雪娇是拉,而不是推。可是将汪月梅拉上来时,医生急声道:“快,立刻送手术室抢救!”

    楚胤天痛楚地阖上了眼睑,陈雪娇是可误,可她才二十多岁。楚胤海拉着他,轻嗔道:“快走啊,你还想什么呢?这个死女人,她要死,谁也拦不住她……”

    “她不是主谋,应该是有人教唆的!”楚胤天轻叹,不过幸亏当初,没让宋语乔举报。只有吴俊还有他们几个知情,举报材料是宋语乔花了三年时间搜集的。这件事,就连汪月梅跟陈影桐都没有告诉。没想到,他们报复在他的身上,想置他于死地。他们以为,他先将云博药业给他们,然后再以吴志达的权力整她们吧!

    楚胤天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手术室外的。

    片刻,医生开了门,摘掉了口罩,抱歉地说:“对不起,我们尽力了,你们节哀吧!”“什么?医生,你说什么呢?”楚胤海惊声道。“她的脊椎刚做了手术,被硬拉,造成断裂,内出血……”医生抱歉地含了含首走了。

    楚胤天倚着墙,滑下了地面。死了,他妈死了。楚胤海奔进了房,喉咙一梗。他老妈居然死了,打了鸡血似的老妈居然死了!“妈,你醒醒啊!妈……我以后保证听你的话,妈……”楚胤海泪水滑落,蹲在一边,握住了她的手,轻唤出声。

    楚胤天踉跄着进房,站在了门口,面无血色。盯着躺着人,说不出话。子欲养亲不在,她再有错,那也是他的妈,生他的妈。这是他的错吧!

    汪月梅的葬礼安排在了新年初八,从墓地回来,楚胤天的心情依然很沉重。楚胤海轻叹道:“哥,你去找宋语乔吧!公司的事,我先替你管着……”“她不会原谅我了……”

    “哥,你不去怎么知道啊?你又不是故意的,她会原谅你的。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再强大的女人也只是女人,说几句软话,求求她就过去了。再过二三个月,她就要生了,这是争取的最好机会,生下来的是你儿子,你有权探视的嘛!”楚胤海实在看不得,他一天天的沉默与消瘦下去。妈已经死,经过这一件事,反而让他们懂得了,什么叫珍惜!

    “对啊,哥,你要振作一点!你可是我的榜样,不要这样了!”楚英惠轻叹道。

    “我想想……”楚胤天只觉得,脑袋很迟钝,有气无力地提不起精神。“别想了,我帮你机票都订好了,还有,我打听过了,吴俊刚去美国!据说公司已经脱手……”

    “我也要回英国了,我已经考上博士研究生了……”“真的,不过,你读那么多书,以后有人要吗?”楚胤海笑道。“我本来想回家过年再说的,给妈一个惊喜。免得她逼我相亲,可……”楚英惠眼眶微红,随即笑道:“大哥、二哥,我们也别难过了,妈要是看到我们都好好的,她也放心了。妈这辈子不容易,虽然有时,我也很讨厌妈的强势,可是话说回来,要不是妈,我们能有今天的日子吗?公司是妈的心血,是她用尊严,用生命换来的。小时候,妈陪人喝酒,喝得烂醉回家,去求人要工程,多辛苦。只不过,近几年,公司上规模了,可也要陪那些当官的喝酒不是吗?大哥、二哥公司就接给你们了。”

    “楚英惠,你什么时候学会说教了?”楚胤海搂着她,将她的头发摸得乱蓬蓬地。

    “楚胤海,你这个讨厌鬼,你干嘛了!”楚应惠气恼地道。“你再说讨厌鬼……小丫头片子,我们是双胞胎吧,你怎么就这么点大啊?跟只草鸡似的!”“滚开,谁草鸡了……”两人追打着上楼去了。楚胤天独自坐在厅里,环顾着房间,他曾经是多么讨厌这个家。对他来说,就是一个牢笼。他一直恨母亲,特别是宋语乔失踪的三年。他跟徐佳美结婚,只当是最后一次报答她的养育之恩。他错了,血缘是永远也割不开的。他要振作,他去找宋语乔,还有孩子。他不能让孩子,走他的老路……陈雪娇也就是陈盈已经死了,其他的他不想追究,他猜到主谋会是谁,陈盈是楚英爱丈夫的侄女。可是公安局没有证据,当然也没法定罪的!这是血的教训,如果他们有良知,应该会有感悟。

    三天后,楚胤海将送楚胤天,还有楚英惠一起到了机场。楚胤天嘱咐道:“胤海,公司就交给你了,可别马虎!”“对啊,二哥,别花天酒地的,每年要分我钱的!”

    “行了,可说了,我当三年代理总裁。要是有事,你们可要立刻回来。否则我将公司卖了,卷钱跑了!”楚胤海笑嗔。“有本事,你就卷啊,没有我跟大哥签字,你卷哪去啊!我先走了,后会有期!”楚英爱挥了挥手,进了安检。

    “喂,小老女人,记得找老公!”楚胤海笑嚷!楚胤天拍了拍他的肩,笑道:“我也走了,碰到好的女人,也找个结婚吧!也不小了!”“我实的才二十六,我急什么啊!不到三十五我是不结婚的,走吧走吧!给宋语乔带句话,我实际是好人!”楚胤海邪邪地笑道。

    楚胤天笑睨了他一眼,第一他感觉有兄妹真好。第二天上午,抵达了纽约。到了别墅,已经换主人了。楚胤天找到了学校,仍然没有宋语乔的消息。楚胤天找到了警局,宋语乔的确已通过了移民局的申请,拿到了绿卡。可是他们的户籍还在曼哈顿,找到乔济深的家,也是人去楼空。他像疯了一样,打听他们的下落。半年后,好不容易找到了乔济深的新家,敲开了门。出来开门的,竟然是宋雅。宋雅也是大吃一惊:“楚总裁,你怎么来了?”

    楚胤天的脸完全垮塌了,宋雅在这里。吴俊应该知道在宋语乔在这里吧!她生了孩子,所以宋雅来美国看望她吗?宋雅见他的面如死灰,诧然地道:“你怎么了?中暑了?你是来找语乔的?她不在这里!”

    “谁来了?”安娜探问着上前,诧然地道:“这位是?”“是楚胤天!”宋雅轻声道。

    “楚胤天?你来干什么?”安娜警惕地望着他。“语乔呢?请你们告诉我,语乔在哪里?求你们了!”楚胤天哀求地望着她们。“语乔不在这里,你走吧!请你别再来伤害她了……”